【原创】蔚然珍惜

楼主:小耳朵兔纸桑 时间:2018-01-14 00:08:36 点击:309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楔子
  这是一个在大山地下的北方小镇,郁郁葱葱的大树,景色宜人,向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一般,人口稀少,庄家农田土地都是大自然的气息。
  飞机的轨道划破长空瞬间,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遮挡。抬头仰望没有任何顾虑,却思绪万千。
  转眼间看到对面的争吵却没有任何说法,只有落寞的看着,看着。。。。
  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喊:“这个拖油瓶,谁想要谁要,跟我没关系“一个女人身为母亲却能说出这样的话,不可为人。
  “她只有你一个亲人,你是她的妈妈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她才8岁,你想怎样?“孤儿院的黎院长耐心再一点点的被这个女人磨平,也越来越急躁。
  女人看着这个耐心慢慢消失的老师,再看看没有一点防范的8岁女孩,脑中闪现出的只是十月怀胎的痛苦及再也没有出现的孩子的父亲。心中的悲痛与憎恨再也控制不住哀求:“那个男人自从有了这个孩子再也没有出现过,你知道我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这个孩子不能阻碍我今后的道路,院长,求求你。。。“,女人已经痛不欲生的痛哭起来,抽泣着:“你就收了她吧,这几年我都不曾好好待她,没给她取过名字,没给她喂过奶,没让她好好生活。我已经到极限了。。。。求求你。。。。。呜。。“这个女人哭的脸上的妆已经全哭花了。
  黎院长拍了拍女人的肩,心想这个孩子真可怜,连自己的妈妈都不要她谁还会疼她,她不能放任不管,女孩也挺可爱,若是再跟着这个女人估计就毁了。不能走正规手续办理,孩子没户口什么都没有说简单也简单。
  她语重心长的对歇斯底里的女人说:“我明白了,我们去办手续吧“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女孩儿摇了摇头,便和女人进办公室,留下女孩儿一人在院子。
  磨光的条绒布裤在夏季这个不合适的季节穿在女孩儿腿上,泛黄的白色长袖T桖过大的包裹着她干瘦的身体,长发随便的在脑后扎成马尾。女孩儿低着头默默不语,该来的总归是要来,也要面对,自己最好不要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她有多么恨自己,妈妈不要她,世界上除了这个女人再也没有什么亲人可以依赖和依靠,每每想起,眼泪在眼眶内打转,再也忍受不了,冲出了孤儿院。
  不知跑了多久不知过了多久,定眼一看类似与公园般的地方,她蹲在长凳旁,头埋进身体。
  内心崩溃的女孩儿心里一直想着:那个女人是我的妈妈,没有给我买过一件新衣服都是捡别人的,自己光鲜亮丽,但是对自己的女儿却什么都不给,一直都说我养着你你应该感谢我,我就不应该生下你,为了讹他们家真的是毁了我的一生。这么多年她终于抛弃了我,要去追求她的自私人生,将我一个人扔在了这个小镇。
  我在哪里?到哪里?我要去哪里?泪水顺着脸颊流到脖子及胸口,混成一滩泪潭。
  “你怎么了?“不知从哪冒出的声音,温和,干净,稚嫩。
  恍然抬头,泪水还在脸颊。不语。男孩突然出现让她紧张不已。
  “我叫蔚然“爽朗的笑容在天空下显现的那么突兀,让人喘不过气,却无法自拔。
  名字?我没有名字,女人每次都是“你““喂“这样的叫她。难以想象她是这个女人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心底的疙瘩越来越大,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名字“低头,太过阳光的孩子她应付不来,不知怎么应对,从来没有人关心她,这样的一个男孩子的出现让她在此时不知所措。
  北方有些时候天气是像人的心情一样说变就变,暴雨就这么的突然间来了,没有一点预兆,也没有一点的顾忌。
  “快跑“瞬间落汤鸡的男孩拉着她的手快步消失在公园内的滑梯下面。
  蹲在下面的两个孩子面对面,男孩灿烂天真的笑容。
  “我奶奶家在这,我们基本上每年暑假都能来对这里的天气真是了如指掌,说变就变,应该一会儿就停了”男孩露出天真烂漫的笑容说道
  不敢直视男孩儿的眼睛,“谢谢你“她红着脸低下头低语。
  男孩儿的笑容依旧。
  暴雨就如男孩儿所说在瞬间开始又在瞬间结束,同样没有预兆的晴天又来了。
  夏日,雨后初晴,阳光明媚。瞬间,天空中出现一道彩虹,它是一道横跨天空的七色彩带,红、橙、黄、绿、青、蓝、紫,宛如一座彩色的拱桥飞架天空。
  “快看!彩虹!“顺着男孩儿指的方向,七色彩虹在天空映衬出来,那瞬间的美丽让人赞慕,被眼前景象震撼到的女孩儿漏出了从未有的笑容,从来没见过彩虹,曾经谁会带她在雨后初晴时出门看彩虹呢?。转头看着盯着彩虹兴奋的男孩儿,她的脸微微泛红,从未出现过的紧张在心底荡起波澜。
  “你是第一次看见彩虹吗?”男孩儿问她,她红着脸点点头。
  绯红的脸颊再也无法安静的看着他,好像跟他一直看着彩虹,但是跑出来好久了是不是该回去了?再不回去是不是会挨打?但是回去的路怎么走?她一点也不知道,于是对男孩说:“这里的孤儿院你能带我去吗?我找不到路。“泛红的脸看着男孩儿。
  男孩儿迟疑的看着她好一会儿从口中说出了“好“字。
  这种感觉不知是什么泛起的涟漪,不知是什么在心头荡漾,也不知是为什么这么记忆犹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小耳朵兔纸桑 时间:2018-01-14 00:22:22
  序章一 真兮
  八年的时间过的说快也快说慢也慢,送她来的女人八年间欲从来不曾出现。这也是理所当然。自从八年前自己跑出孤儿院被黎院长训斥后再也没有独自跑出去过。黎院长给她取了名字——真兮,没有姓氏只有名字。黎院长认为她的父母实在是不能称之为父母的人,着实不想她再受到她们的影响而痛苦。取名真兮也是希望以后遇见的人会珍惜她,爱她。
  16岁的真兮准备着高中联考的考试,早已习惯了孤儿院的生活,学习,帮助老师干活,带比她小的孩子教会功课,样样都很拿手。做事干练,迅速。只是有一点这么多年来却从来没见她笑过。
  每次看到天空出现彩虹,真兮都会回忆起刚来这里时遇到的那个男孩子。自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孩,虽然男孩儿说过他每年暑假都会来这里,但是真兮每年夏天暑假都在寻找都没有见到,他感觉就是真兮的生活动力和光明一般的存在。
  真兮每每想到是被亲生妈妈抛弃来到这里的,就一直坚持看见彩虹就一切豁然了。也坚持着相信自己努力学习努力去做所有的事情,即使自己是被抛弃的事实就会因为自己的努力而忘记。努力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从不让院长及老师担忧。唯一值得担忧的就是一直没有一个家庭愿意去收留真兮,因为不可爱不喜欢笑始终得不到任何一个家庭的怜惜。
  孤儿院也是福利机构,很多没有孩子的家庭会到孤儿院来领养小孩,真兮见证了多少的分分离离,曾经和她一样的孩子基本都被带走了,只剩她一人。她习惯了这样的分离,也习惯了根本没有家庭会将她带走,她不是不想笑,而是那天之后就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笑,为什么去笑,被妈妈抛弃的事实就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真兮的身上,始终得不到释怀。
  真兮一直再等那一次的他和那一次的彩虹再次出现。
  每个月的第二个星期五,是个特殊的日子,是镇上的参观日。真兮收拾着桌椅,安排小朋友们做到自己的位置,准备歌唱。真兮坐在钢琴前等待即将到来的客人,钢琴是进孤儿院后黎院长教的,黎院长曾对8岁的小真兮说“小真兮,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要自食其力,自己试着去努力,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做到最好,相信自己,没有什么困难能够压倒你,记住了吗“。这是鼓舞着真兮做每件事都仔细认真努力的源泉。没有什么困难能够压倒你。
  这天的参观日来了一对开着豪车的陌生的男女。
  黎院长看着面前的穿着时髦且不失素养的夫妻问“你们要找谁?“男人拿出一张泛黄了的照片说。
  “我们找这个孩子!“
  黎院长扶了扶眼镜,照片上是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儿侧脸仰望没有表情。“这个孩子多大?我们这里没有。“
  “院长,这是8年前的照片,这孩子的妈妈说就是把她送到这里了,孩子来的时候8岁,她妈妈没有给她取名字。“女人突然抓住院长的手,恳求的说。“她妈妈当时真是作恶多端,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想要,就想过自己的好日子,现在却由于吸毒和杀人进了监狱。院长,求求你,让我们把她带走吧!“
  黎院长清楚他们说的是谁。“你们是谁?和这孩子什么关系?她被送来的时候她妈妈恳求我收留她,当时因为她根本不符合孤儿的条件,但是我真的不想看见一个可爱的孩子毁了,就还是留下了她,哪有一个身为母亲的人不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子,不给她吃饱穿暖,我当时真的很气愤,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
  “院长求求你,我是她二叔,她是她的姑姑,让我们见见她,我们想把这么多年她受的委屈弥补回来,让她去过她应该过的生活。“男人也恳求道。
  真兮永远想不到与她有瓜葛的人还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不想她平静的心再起波澜,准备中考的她根本不想考虑其他事情。当看着眼前的夫妻,一脸的茫然,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真的很像你的爸爸,简直一摸一样“爸爸?面前的女人在说什么,16年来自己从来没见过爸爸,凭什么说像?
  “我爸爸在哪里?我都没见过他,你怎么会认识我?从我出身以来他从来没有出现,你们是谁?“真兮句句戳中要害。
  女人掩面而哭,男人扶住女人说“真兮,我是你叔叔,她是你姑姑“男人拍了拍女人的肩旁,继续说道“你爸爸叫顾伟冉,16年前死于车祸,你妈妈为了钱把你藏起来不愿意让你回到本家,所以你才没见过你爸爸没见过我们,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找你和你妈,可谁知你妈妈这个女人居然狠心的把你扔在了这里!“
  真兮看着眼前的自称是二叔的人,身着昂贵的名牌服饰,带着名贵手表,显然成功人士的感觉。再看看女人,俨然贵妇的风范,不施粉黛,端庄大方。
  “我们想带你回本家,回去你应该去的家,我们找了你这么久终于找到了,该回家了孩子“男人伸出双手搭在了真兮的肩膀上,充满慈爱的看着她。
楼主小耳朵兔纸桑 时间:2018-01-14 00:23:38
  序章二 蔚然
  妹妹因为我的失误永远也回不来了,多么恨自己,多么恨自己的无能,多么恨自己的鲁莽。爸爸妈妈最喜欢的妹妹因为我再也回不来了。
  那年夏天才八岁的蔚然和三岁的蔚末在爸爸妈妈的带领下回到了北方奶奶家的小镇,那个小镇到处充满着绿色,小溪,山川,空气都是那么的美好。如同森林般的小镇出门就能望见山川,那天空中的一抹绿,让人心旷神怡。
  这是蔚然第二次回奶奶家,南方长大的蔚然对北方的空气都格外的好奇,到处跑跑看看,没有任何城市的喧嚣,到处都有好玩儿的事情,庄稼,果树,野花,野生动物样样俱全。蔚然最喜欢每年暑假都到奶奶家来,有好多好玩儿的,比如去爬山啊,摸鱼啊,追小动物啊等等。。。。
  那天如同往常的疯狂,撇下正在睡午觉的妹妹,自己独自溜了出去感受北方中午的炎热?,小镇唯一的公园。去往公园的路上会路过一个小小的孤儿院,蔚然朝内看去,一个和他一般大的女孩儿低着头突然的就冲了出来跑向公园的方向,他诧异并好奇的迅速追了过去。
  看见蹲在椅子旁边的那个女孩儿在哭
  “你怎么了?“蔚然走过去,看着眼前的女孩儿,没有好的打扮,全身上下的衣服感觉没有一处是合身的。
  女孩儿没有说话的看着他后低头不语。眼神闪现的那种落寞及悲伤深深的刺痛了一下蔚然的心,突然觉得不能放下她一个人呆在这里。
  “我叫蔚然“是不是太过于冒失吓着她了?
  等了好久“我没有名字“女孩儿与他对视后立马有低下了头说。蔚然不知道怎么应对了,根本无法接下面的话嘛,怎么办?
  北方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前一秒还是大大的太阳,这阵就阴云密布立马洒下了雨滴。蔚然看天色乍变拉起女孩儿的手就跑向公园内的滑梯下面的小空间躲雨。
  旁边的女孩儿脸上微红,红的可爱。
  “谢谢你”女孩儿的话语让蔚然高兴不已。
  风雨过后彩虹在第一时间出现,两人手牵手看到了最美的那一抹彩虹。
  却在最后才知道这个女孩儿是一个孤儿,并且才来这里,渐渐明白刚才她为什么哭了。
  然而。。。。。。
  这个记忆却在两天后被蔚然全部忘记了。
  “末末,我们去山上玩儿吧“蔚然叫着三岁的妹妹。
  懵懂可爱的蔚末跟着哥哥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小镇的景色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绿树环绕,泉水顺着山间涓涓细流至小溪里。高兴的兄妹俩挥舞着胳膊感受大自然。“小鸟。。鹿。快看末末“蔚然领着三岁的蔚末,上了镇上的山里。
  人生的路漫漫长,蔚末的人生却在这个北方小镇结束了。他们爬到了山上感受大自然的美,却远远没想到山神将她的生命带走。
  看到妹妹失脚滚下山崖,蔚然大叫大喊,泪流满面。也跟着追着蔚末滚到了山下。
  不知过了多久,蔚然醒来却看到蔚末浑身血红的身体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蔚然懊悔的泪水夺眶而出大喊“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上山带着你。。。“
  灵堂幽暗,昏暗的房内三人低头不语,只有妈妈的抽涕声,蔚然抬头,头上的伤被纱布缠着,偶尔会泛出血红,眼里的泪水夺眶而出,不敢发声,因为都是他的错,他不该带才三岁的妹妹去山上,如果死的人是他就好了。
  他多希望爸爸妈妈能够打他骂他,责怪他。可是他们没有,他知道他们有多爱他,易有多爱妹妹。
  毕竟他还是个孩子他有什么错?
  但是蔚然却深深自责,就是他的错,就是他的错。
  蔚然忘记了,忘记了这里的美。再也不去这个北方小镇,妹妹蔚末的照片随身带着不曾离开。
楼主小耳朵兔纸桑 时间:2018-01-14 00:24:23
  第一回 你能看见什么?
  顾真兮
  回到本家的真兮有了姓氏。本家是个大家族,在这里是有权有势的家族性企业涉及很多领域,包括政府里也有顾家的人,但是顾家在当地的口碑非常好,带动产业经济,为群众办了很多事儿,资助学校让学习优秀的学生免费上学,只要你有能力,学习优秀想去哪里深造都由顾家一手承包。
  真兮刚进顾家,见到了董事长,她的爷爷。顾董在真兮看来就是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眯着眼露出慈祥的笑容。让真兮瞬间增加了家的感觉,使原本忐忑的感觉有了个安定的理由。顾董拉着真兮的手告诉她“孩子,爷爷知道你曾遭受的伤害,从今以后你就安心在这里吧!“然后摸了摸真兮的脸喃喃自语“跟兮子这么像,连名字都一样“
  兮子?是谁?真兮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带了出去。
  来到这里的真兮顺利的进入了重点高中——南林高校附属高中。
  偌大的校园绿树成荫,在这种大城市能有这样的校园绿化,对于高中来说真的是为数不多的。不缺乏财力的支持,这跟校方与顾家财团的合作有很大的关系。经济上的支持,保证了学校的硬件和软件设施。难怪很多学生硬着头皮都愿意考进这里,不管是环境还是升学率都是数一数二的高中,而且这里的学生基本上都是有一定的背景,甚至还有外地的学生为了这个学校考进来。
  一年级的分班表贴在告示栏里,真兮最终在二班的名单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找到自己班级的真兮漫步在校园,她很喜欢学校的环境,到哪里都有成年的老树,最美的地方那就是有紫藤树的走廊,现在的紫藤果实成熟,抬头望见的都是一串串垂下来的豆荚。
  抬头仰望的真兮,只顾欣赏风景和数豆荚,并没有看到前面的路。
  “小心”一双大手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把她往后推,真兮后退一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到在地上。抬起头看见一个男生站在前面,好眼熟的感觉,这个男生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她说“你不看路吗?”真兮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由于光看豆荚都忘记看路了,差点撞上柱子。
  真兮站起来低下头说了声“对不起”就跑了。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不是应该说谢谢吗?真兮自言自语的快步走向教室。为自己的鲁莽和冒失懊悔不已。
  进到班级里真兮有点害怕,他原来的学校从来没有这么人,原来的小镇人很少每个班级的人数也就十几个,突然面对40多人的班级,真兮有点喘不过气,如果可以的话真兮真的很想坐在窗户边。
  班级里大家都围着黑板上的一张大表,原来座位表都已经排好贴出来了。真兮想居然连座位表都安排好了,按照学号排位,这个学校不是以学习成绩排名的啊?幸运的是,真兮真的被安排到窗户旁的座位,真兮暗自庆幸,高兴的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诶?这不是撞柱女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真兮转身却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生。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真兮脸红的,又想起刚才差点撞在柱子上的事情,但是这个男生不是刚才用手挡住我的头的人,他是谁?
  那男生看着眼前的女生像不认识他一样,他也嫌麻烦就摆了摆手,示意她最好转回去。
  顾明生,顾明生来了。。他在我们班啊,好幸运。真兮身边的女生交头接耳的兴奋的说着,并拿出镜子和唇彩补起妆来。
  姓顾?他也是顾家财团的?真兮拖着下巴沉思着。完全没有注意后方的一双眼睛正盯着她。
  真兮觉得后背一阵冷风传来,让人瑟瑟发抖,感觉一个黑影就站在身后,猛然回头,一个帅气逼人的男生恶狠狠地瞪着她。真兮感觉气场强大到空气要凝固一般不敢说话,咽了咽口水,刚想问你想干什么,却被对方抢先问起:
  “你能看见什么?”问真兮能看见什么,一脸茫然的真兮心想我能看见什么?什么意思?
  “我眼睛没瞎,什么都能看见。”莫名其妙的火大,没有缘由的文化回答的语气自然也不会客气。
  “我没问你这个。。。你。。“顾明生停顿了片刻,皱了皱眉头又继续说:”。算了。。。如果有希望你第一时间告诉我。。。就这样。”这个男生,刘海帅气的垂在眉毛上方,深邃的双眼,坚挺的鼻子和较好的唇形都一一验证了他是一个帅哥的事实,但是这个帅哥的性格实在是让人望而却步,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他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到最后的座位上坐下了。
  真兮莫名其妙的火大,又莫名其妙的感觉奇怪。什么?我能看见什么是什么?什么叫如果有第一时间告诉他?
  旁边的女生冷冷的看着真兮,暗自盘算这女孩儿居然认识顾明生,她是什么来头,顾明生可是将来继承顾式财团的人,谁都想和他套近乎,谁都想认识他,这女孩儿原来都没见过,高中才进来的人搞什么啊,但是自己是千金小姐,当然要有小姐的风范和举止,微笑着对着真兮说“你认识顾明生啊,你是今年高中考进来的吗?初中部都没见过你呢?你好,我叫费蓝,你叫什么名字?”
  真兮心想刚才那个人就是顾明生?的确是个帅哥胚子。“我叫顾真兮,刚搬来这里。”
  这个女孩儿姓顾?难道她也是顾家的?“你也是顾式财团的?”费蓝推测道。
  “算是吧”真兮低头,顾家果然是一个大家族,看的出来很多人都想和顾家人攀上关系。
楼主小耳朵兔纸桑 时间:2018-01-14 00:26:02
  第二回   熟悉的名字
  真兮一直为顾明生的一句“你能看见什么”而莫名其妙,她回到家里就想问问二叔,真兮从孤儿院回本家就住在了二叔家里,二叔,叫顾伟来是一个人住在别墅里,别墅很大有很多房间,刚来的真兮很不习惯这里的环境,曾经的她都是和孩子们挤在一间房子里睡上下铺。突然有了自己的房间,自己的衣柜,自己的书桌都是她曾经不敢想象的。
  “二叔,今天我见到一个人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真兮在饭桌上对顾伟来说“顾明生”刚说出顾明生的名字,顾伟来就停下了正在吃饭的手。真兮停顿了开口的话,看着顾伟来。
  顾伟来看着真兮,沉默片刻后慢慢问“他问你什么了?”洞察力真是可以,真兮还没说是顾明生问的,二叔就知道了。
  “他问我能看见什么”真兮低头继续吃饭。
  “那你能看见什么?”二叔和顾明生问了相同的话。真兮诧异的抬起头,望着顾明生。
  “二叔?你为什么也这么问?”真兮不解。
  “你12月12日的生日是吗?十六岁还没到呢吧,到十六岁估计就可以了。”顾明生说完低头吃饭,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什么叫十六岁就可以?什么意思?看二叔的表情和举止真兮也不敢多问,
  奇怪
  奇怪
  最近身体也挺奇怪,总感觉轻飘飘,昏昏沉沉。真兮也不愿意去多想,身体不适也不愿意多说,毕竟在这个家里她总感觉她是一个房客一般,刚来二叔家之前,在本家里呆了两天,见了所谓的爷爷,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说她像谁来着?哦对,兮子,这个兮子又是谁?管家和佣人都对她也恭恭敬敬,若即若离的感觉,总感觉哪里不舒服。姑姑也在带她回来的第二天就回自己家中,只剩下二叔说要带她回家,不住在本家,并且说她因为是女孩儿没有资格住在本家。这种大家族果然对待是男是女有很大的差异,男的就可以住在本家,而女孩儿就必须出去。说起来也挺可怕的。
  到现在真兮还是不知道顾明生是顾家的什么人。
  十一月的天气忽冷忽热,有时阵阵细雨有时艳阳高照,在这个城市真兮觉得好不舒服,它不如北方的城市一入十一月基本冬季将至,而不像现在一会儿秋天,一会儿夏季,最容易感冒。
  阿嚏!果然不出所料,妥妥的感冒了。课上昏昏沉沉的真兮举手示意想去趟学校医务室休息一下。
  躺在医务室的隐秘的休息床上果然舒服多了,隔离帘子挡着让这里感觉与世隔绝一般,暖暖的棉被盖在身上那滋味真的如同在家里窝在被窝了的感受,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真兮睁开眼睛时外面的天都已经快黑了。
  立马坐起来,我去!我睡了这么久?但是头还是昏沉沉,又猛然躺了下去。
  “蔚然同学,谢谢你帮我把医疗用品搬过来。”校医的声音传进了真兮的耳朵,同时蔚然这个名字也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她脑海里。
  蔚然?等等!这个熟悉的名字,绝对的百分之百清晰的出现,立马起床掀开隔离帘子,看清况。
  “诶?同学你怎么还在这里?都已经放学了”校医是个年龄将近五十的女人,戴着眼镜,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没有看见校医口中的蔚然,焦急的就冲出了医务室,说不定可以看到还没有走远的那个人。
  但是找了好久都没有见到。
  真兮认为自己绝对没听错名字,肯定是蔚然,她怎么会忘记蔚然,在她被妈妈抛弃的那一天出现在她心底深处的男孩子,暖人心扉。
  那一丝丝涟漪牵动着这八年来真兮的所有坚持。依稀的记得那一抹彩虹和灿烂的笑容,永远都无法忘记。
楼主小耳朵兔纸桑 时间:2018-01-14 00:27:15
  第二回   熟悉的名字
  真兮一直为顾明生的一句“你能看见什么”而莫名其妙,她回到家里就想问问二叔,真兮从孤儿院回本家就住在了二叔家里,二叔,叫顾伟来是一个人住在别墅里,别墅很大有很多房间,刚来的真兮很不习惯这里的环境,曾经的她都是和孩子们挤在一间房子里睡上下铺。突然有了自己的房间,自己的衣柜,自己的书桌都是她曾经不敢想象的。
  “二叔,今天我见到一个人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真兮在饭桌上对顾伟来说“顾明生”刚说出顾明生的名字,顾伟来就停下了正在吃饭的手。真兮停顿了开口的话,看着顾伟来。
  顾伟来看着真兮,沉默片刻后慢慢问“他问你什么了?”洞察力真是可以,真兮还没说是顾明生问的,二叔就知道了。
  “他问我能看见什么”真兮低头继续吃饭。
  “那你能看见什么?”二叔和顾明生问了相同的话。真兮诧异的抬起头,望着顾明生。
  “二叔?你为什么也这么问?”真兮不解。
  “你12月12日的生日是吗?十六岁还没到呢吧,到十六岁估计就可以了。”顾明生说完低头吃饭,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什么叫十六岁就可以?什么意思?看二叔的表情和举止真兮也不敢多问,
  奇怪
  奇怪
  最近身体也挺奇怪,总感觉轻飘飘,昏昏沉沉。真兮也不愿意去多想,身体不适也不愿意多说,毕竟在这个家里她总感觉她是一个房客一般,刚来二叔家之前,在本家里呆了两天,见了所谓的爷爷,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说她像谁来着?哦对,兮子,这个兮子又是谁?管家和佣人都对她也恭恭敬敬,若即若离的感觉,总感觉哪里不舒服。姑姑也在带她回来的第二天就回自己家中,只剩下二叔说要带她回家,不住在本家,并且说她因为是女孩儿没有资格住在本家。这种大家族果然对待是男是女有很大的差异,男的就可以住在本家,而女孩儿就必须出去。说起来也挺可怕的。
  到现在真兮还是不知道顾明生是顾家的什么人。
  十一月的天气忽冷忽热,有时阵阵细雨有时艳阳高照,在这个城市真兮觉得好不舒服,它不如北方的城市一入十一月基本冬季将至,而不像现在一会儿秋天,一会儿夏季,最容易感冒。
  阿嚏!果然不出所料,妥妥的感冒了。课上昏昏沉沉的真兮举手示意想去趟学校医务室休息一下。
  躺在医务室的隐秘的休息床上果然舒服多了,隔离帘子挡着让这里感觉与世隔绝一般,暖暖的棉被盖在身上那滋味真的如同在家里窝在被窝了的感受,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等真兮睁开眼睛时外面的天都已经快黑了。
  立马坐起来,我去!我睡了这么久?但是头还是昏沉沉,又猛然躺了下去。
  “蔚然同学,谢谢你帮我把医疗用品搬过来。”校医的声音传进了真兮的耳朵,同时蔚然这个名字也清清楚楚的出现在她脑海里。
  蔚然?等等!这个熟悉的名字,绝对的百分之百清晰的出现,立马起床掀开隔离帘子,看清况。
  “诶?同学你怎么还在这里?都已经放学了”校医是个年龄将近五十的女人,戴着眼镜,眯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说。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没有看见校医口中的蔚然,焦急的就冲出了医务室,说不定可以看到还没有走远的那个人。
  但是找了好久都没有见到。
  真兮认为自己绝对没听错名字,肯定是蔚然,她怎么会忘记蔚然,在她被妈妈抛弃的那一天出现在她心底深处的男孩子,暖人心扉。
  那一丝丝涟漪牵动着这八年来真兮的所有坚持。依稀的记得那一抹彩虹和灿烂的笑容,永远都无法忘记。
楼主小耳朵兔纸桑 时间:2018-01-14 23:34:16
  原创作品,但是思绪很杂乱,不知道怎么梳理,求高人指导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15 20:02:49
  我看了,不是高人不知道说什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