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日寺

楼主:宋欤焉 时间:2018-01-28 22:19:34 点击:1007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日寺

  日升而嚣,日落而寂。
  ——题记



  (上)


    半年前,为了给杂志社拍摄一组与民俗文化相关的照片,我去到蜀东南的一个古镇。在那之前,我听说古镇上有位说书先生,颇具陈四文的风范;另有一位手艺高超的老太太,尤擅纸艺,其制作的纸灯堪称蜀中一绝。只是古镇偏远,又位于深山之中,相对闭塞,因此不为众人所知。那一年,我碰巧得到了一笔数目可观的意外之财,就和妻子商量着购置了一座小型四合院。妻子在装修好房子后,一直念叨着要买一盏与客厅的两个太师椅相适的纸灯,我想如果合适,正好可以将老太太的纸灯购置一二,给妻子一个惊喜。
    依稀记得,当时开着我那辆九八年的四轮驱动北京吉普,在浓雾弥漫的深山老林里打着双闪、鸣着汽笛,一路不紧不慢地颠簸着向前行驶。不少本地识途的小货车司机开得又快又野,有好几次在弯道上错车,我都提心吊胆谨慎驾驶,才算是有惊无险地避过了。山路错综复杂,我的方向感一向不太可靠,一路走走停停,问了几个路过的樵夫,才不致迷路。
    虽然一早就从山脚出发,但几经波折到达目的地时,已接近正午。那时雾已散去,散得很突然,就像老天爷把头顶的锅盖揭开了一般,阳光倾泻而下,强烈得有些刺眼。我把车停在一户人家旁的土坝里,取出随身物,向古镇走去。
     古镇主街的入口处有一个不起眼的小石方子,石方子背阴的一面布满了绿幽幽的青苔,向阳的这一面中心刻着“青瑶”二字。我取出相机,将小石方拍下。再往里走,狭窄的街巷里人来人往,一看便是本地人,他们口里喊着一种有如山歌般腔调的方言。我凝神细听,倒还能连猜带蒙,明白一二。偶有几个奇装异服的人从我身侧经过,他们大刺刺地打量着我胸前的相机,目光澄澈,满眼好奇,想来是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少数民族。漫无目的地溜达了一会儿,我渐渐觉得有些腹饥,便寻思着吃些斋饭聊以果腹。随意打听了一下,本地人说走到这条路的尽头,然后沿着上山的小径走,那里有一座庙。于是便一路寻去。
     寺庙位于山顶,门前有数百级长梯,梯侧皆是青杉,高耸入云。从低处望,庙身似有百尺高。令人疑惑的是,随着我不断地上行,视线也不断抬升,寺庙竟逐渐缩小;待我走近一看,门更是小得可怜,凡五尺以上者,必躬身而入,其百尺之躯仿佛只是我在强烈阳光照射下的一个错觉。眼前的寺庙不仅小,且破败不堪,枣红色的土墙因多年失修而满布裂痕,尤其靠近地面的部份,其表皮几乎脱落殆尽,只余青苔和灰尘,悄然间轻柔地覆于其上。我先将装有设备的包袱取下,放进门洞里,然后稍稍仰头掠过门的顶部——我的身材不算高大,俯仰之间,便得其门而入。殊不知,刚踏进寺庙,抬头一望,内堂光景竟与其外表有天壤之别,令人叹为观止。
     寺庙的内部之大,恰如山下所见,足百尺有余,而堂内空阔如一空山虚设,几无摆设,只有一几一案位于偏西的角落。几案后是一个牙白素屏,案上迭着一沓螺纹宣纸,纸上压着一个白玉环,环中伸出一只佛手,佛手的指尖横过一支笔,笔尖略带湿意,却不见水墨。既无香火、又无僧人,也不见普通寺庙的天井,虽是室内却恍若书斋。这寺不像寺、庙不像庙的地方,顿时令我心底微微发凉。我放缓脚步,小心翼翼地走近几案,想要一探屏风后的究竟。
     我本惴惴不安,以为会有不俗之物,却不想屏风之后,只是一堵实墙。我怏怏退后,转过身来,举目环顾四周,堂内光线明亮,空气中纤毫毕现,南北两侧的墙上满是高低不一、此起彼伏的窗户,密密麻麻、星罗棋布,仿佛一座空山壳上的大窟窿,我顿时觉得,自己正置身于一个被无限放大的、不规则的陶埙之中;说是窗户,倒也不尽然,因为它们既无窗框或窗纸,亦无任何阻隔之物,室内也一团和气,丝毫不见风的痕迹。似乎这些声孔般的窗洞于无形之中,将这座庙宇在连接外物的同时又孤立了起来。
     因为窗多,窗外的景象几乎一览无遗。北面是一片悬崖,崖下有瀑布,隐隐可闻水声;南面极远处有一座雪山,听说山峰积雪,终年不化,翻过雪山之巅,便出了蜀界。当地的童谣里有一个关于雪山的传说,似乎只要某些人出现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并且在特定的地点——指的便是这座雪山——就能看到时间的尽头;或者根据古语,也可理解为某种类似虫洞的隧洞。然而,线索到了这里却突然了无踪迹,仿佛被人为地抹消了,余下这个传说也无从考证。南面的不远处是四季如春的连绵山坡,山坡上绿草如茵,几只山羊正好整以暇地吃着草。至于东西两面,是两堵密不透风的土墙,东面只有一个来时的入口,从我站立之处望去,小门的方位依旧,尺寸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不知何时竟放大数倍,如飞瀑一般长达半墙有余,且直悬不下——自下而上,离地半丈高——且不说这大门我不可能攀出,一想到那些低矮处的窗洞连空气都能阻绝,我顿时心下惊异,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这时,从西边的角落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回音阵阵不绝于耳,惊得我汗毛倒竖。我回头一瞥,只见一根如发丝般的细线从纸上滑落在地,除此以外,别无它异。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肉眼本不应该如此清晰地见到这一幕,而自从进了庙里,我的感官似乎异常敏锐,几乎能明察秋毫。我心里这样想着,便越发觉得恐惧和好奇。刚才那声巨响,难道就是眼前这根细线发出的?我举手向光,细察掌纹——是我缩小了,还是庙堂放大了?
     我顿时屏息凝神,不作半点声响,双腿如同两根木桩从地底生出,纹丝不动。
     室内静默无声,只有空气在微微颤动,纤微之物在空气中胡乱打着转。我壮着胆子环顾四周,窗外景象一如初见:窗洞里投射着大片明朗的日光,隐隐可闻瀑布声从北面传来,山羊在不远处吃草——它们专心致志地反复咀嚼着,对世界的动静恍若未觉。
     仔细打量一番后,我将目光锁定在门下靠墙的随身包上,那里面有一台单反和一个小型家用DV。
    半晌,依旧不见有任何新的动静。在意识到这座寺庙不可以常理而度之时,我虽然心中满是猜疑和胆怯,却隐约感到一丝莫名的兴奋。我决定再四处察看一番,并将此景拍摄下来。刚迈开步子,腹中突然传出“咕咕”声,音量奇大无比,响彻耳际。我仿佛被五雷轰顶,双腿不由自主地一颤,冷汗尽数而出。我凭借行走的惯性快步来到随身包旁,取出DV,手忙脚乱地调试机器。
     随着那声巨响的回音慢慢消失,我才缓过神来,明白那不过是因为饥饿而从胃中发出的声响。
     好在机器一切正常。我一边匆忙拍摄,一边寻找出路。奇怪的是,每当我的眼睛离开取景器,再将视线投射在实地时,照片上所对应的景象似乎就发生了一些变化,可具体是什麽,却说不上来,仿佛只是错觉。
      过了午时,太阳已有些下沉,当我再向南面望去时,山羊已经不见了。
     紧接着,光影突然发生了变化。
     那些窗洞投下的阴影,缓缓地流动起来。影子的流动很平滑,没有波浪或水纹般的肌理,却出人意料地易于辨认。它们的轮廓变得柔软、模糊不清,有的部份一点一点地凸显出来,另一些则逐渐凹陷,变得愈发具体。我急忙低头,看见我的影子也蠢蠢欲动。又举目遥看四周,目之所及,无不是光影动荡不安之景,无论是角落里的屏风,还是几案上的佛手,一切事物的阴影都如水般流动起来。
     渐渐地,阴影的流速越来越快,其轮廓细微之处的变化愈加难以捕捉。这样的动静之异,仿佛独立于时间之外,又或者,这就是时间本来的面目?我逐渐感到自己毛孔的收缩、汗液的流失,逐渐听到一些细小的声响,也许是尘埃之间的摩擦,或是我的呼吸化作的暖风,抑或来自阴影的流动之声——在这一切变幻之时,有的光线也有所变化:或弯弯曲曲,或断断续续,不断地与阴影重合、交叠、穿插,又不断抽离,滞缓、犹疑,紧接着又再次重叠,周而复始,直到后来,原本寻常的蓝色阴影,竟在不知不觉间,散发出夕阳的光辉。
      而这一切并未就此完结。
     这发光的阴影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它似乎正在弥散,并一点点上升,其边缘逐渐呈立体状,形成一道透光的、三维的阴影悬浮于半空之中,而与此同时,它的光芒忽明忽暗,转而变得浑浊起来。细微的光和影不断在尘埃之上交换着位置,每一粒水汽的反光都闪烁着阴影的色彩,每一缕纤维上都布满了错综复杂的光影,似乎每一个角度的光源都在寻找自己的阴影。有时,一道阴影刚覆上一丝光线,另一道阴影立即又叠加上去,而上一线光转瞬便迸射出来——它们变换又交融,循环往复并且毫无章法,唯一的规律就是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这种看似毫无先兆又缺乏逻辑的变化,却在我眼前以一种高超的速度和准确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纵然调动了所有被放大的感官,依旧令我应接不暇。
     就在我以为到此为止的时候,这一道道悬浮的阴影开始摆动起来,它们高速地交叠着彼此的轮廓,每一毫厘都精准无误地变换到新的位置,每一个步骤都按部就班并且循序渐进。不出多时,阴影竟不知不觉竖立起来,在我周围继续改变着轮廓和明暗,到了最后,看到眼前的壮景,我才恍然大悟——
      此时,每一个由空气中的一切物质和声音构成的阴影都在我周围穿行,它们都有着人的轮廓,隐约可以辨识出着装:一些有着宽大的袖口、落地的长袍;有的则扎紧袖口和裤管,腰部也呈束带状。除此以外,也可以猜出他们各自在做什么。有一个矮小的身影,手握一扫帚状物体,正匆匆奔向空中,欲从某个窗洞出去;另有七八个着同样装束的身影,呈一字排开,坐在由阴影组成的蒲团般的物件上,一副摇头晃脑的模样,似乎正在背诵经文;另有一个着长袍的身影,正从我身侧走向几案,他刚在案边落定,身体里的尘埃之物便与案上毛笔的阴影衔接起来。我凑过去一看,那影子正执笔写字,纸上却只见手执笔的阴影,不见笔下的字,而笔尖的水分却浸湿了些许纸页。然而,一星二点的水印很快便干涸了,什么都看不出,只见那水汽蒸发到半空中,与周围的影子融为了一体。
      眼前的景象仿佛正是这座寺庙的日常,这些身影各就其位,各司其职,对我的存在不予理会。而不远处,原本离地面约半丈高的门洞,正随着夕阳之光缓缓下落,一不留神,已落到我抬脚便能离开的高度了。
      我看了看手中的影像,DV忠实地记录了眼前的一切。夕阳西下,阴影齐聚一堂,大门即将归位,虽然心中的疑问和好奇越来越重,但我脚下的影子却已然延伸到了门外,像是某种忠告。
      我最后环顾了一遍周围的一切,然后迈开脚步离去,一种莫名的恐惧使我失去了回头的勇气。直到踏离寺庙外的最后一级长阶,我才回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寺庙身后几乎隐去的夕阳,长舒了一口气。


  (下)


      那一晚我投宿古镇的旅舍,望着远处的雪山,思及白日轶事,辗转难以入眠。
      翌日晨,我带着相机,再次前往寺庙。一路上见到许多本地居民,挑着蔬果、赶着牛羊,老老少少、山上山下,都来古镇赶集。在通向寺庙的一段路上,我看见十几个满目虔诚的人,其中几个口中念念有词,陆陆续续地,都在往寺庙的方向去。
      此次到了长阶处,却见寺庙大小如常,再往上走,也只是稍微大了些,唯远近之别而无玄虚之异。走得近了,逐渐能听到人声、犬吠,庙中青烟缕缕,香火不断。这自然与普通庙宇别无二致——遥想昨日之寺,恍如一场幻梦。
     我踏入庙中,庙里有不少人正在烧香拜佛,再往里走,也都是人来人往的景象。却见有一小僧正在打扫中庭,那身形似曾相识,在我刚要上前询问时,他却提着扫帚,从另一个方向的门洞处匆匆离开了。我寻之不及,又将寺庙仔细查看,却再也找不到丝毫与昨日相似之处。那小僧也没有再度出现。
     除此以外,后来的一切都很顺利。我拜访了说书先生与纸艺老太太,并为新家购置了一对纸灯,虽然价格不菲,但其造型和做工都很合我与妻子的心意;我的摄影作品也被选用了,唯独在那个神秘的庙宇中匆忙录下的视频令我哭笑不得,播放出来,竟然成了一段再普通不过的庙中日常:一个老和尚立于案后,七八个大和尚在念经,一个小和尚提着扫帚匆匆跑开。画面的开始,是不远处山坡上一群细嚼慢咽的羊。


  SYY
  2014.03.09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1-28 22:41:03
  82号征文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18-01-28 22:59:53
  相当棒!
  看到中途之时非常兴奋,有看博尔赫斯的感觉。
  “下”有点稍稍失望。
我要评论
作者:地下丝绒 时间:2018-01-28 23:33:00
  用了大半篇幅画画了,开始以为是马原写西藏那种神秘虚构。第二节那句依稀记得没必要,这句弱化了后面细致的描述,而且多少显得有点矛盾。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18-01-31 19:23:46  评论

    有同感,这种经历应该记忆非常非常深刻。
  • 宋欤焉: 举报  2018-01-31 23:43:41  评论

    用“依稀记得”,当时的想法是,所写的经历犹如梦中事,亦如许多人类与外星人的接触案例(此处不讨论其真假),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其记忆都是从清晰到模糊,事后往往有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现在想来,确实容易有矛盾感。
我要评论
作者:若啬 时间:2018-01-28 23:42:18
  慢慢读了两遍。有好奇,亦有猜测。

  静待……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18-01-29 09:03:33
  这篇似乎在公众号有看过
  我本惴惴不安,以为会有不俗之物,却不想屏风之后,只是一堵实墙:)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1-29 15:36:15
  看过,
作者:苏守黑 时间:2018-01-31 11:13:26
  看了一点,记号,待细看。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1-31 19:24:01
  以写实的方法写幻境,使幻境相当真实,好奇是否真的看见过那个场景,是不是偶然跨入异时空也未可知,是个闯入者。
  • 宋欤焉: 举报  2018-01-31 23:47:10  评论

    另一个“我”大概正身处她的时空之中吧,想必此番情景早已在某处看过。
我要评论
作者:苏守黑 时间:2018-02-03 19:25:23
  细读了,好得出乎意料。
作者:深圳一石 时间:2018-02-04 16:21:48
  若写幻境,“我”的部分弱了。
  若写时间,看似二元,但缺少唯度。
  若写生命,追溯感,惊觉,惊诧,都只写了一个壳。

  好多部分,在语言上,显露了一些。

  文字的节奏,作为故事,是流畅的。作为故事的结构,幻是最难从平常写到揪住心坎的。一定要在结尾留下力量和情感地凝聚和宣泄。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13 11:20:13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2-14 22:44:56
  拜读,非常好看

  日寺=时

  【当地的童谣里有一个关于雪山的传说,似乎只要某些人出现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并且在特定的地点——指的便是这座雪山——就能看到时间的尽头;或者根据古语,也可理解为某种类似虫洞的隧洞。】

  【渐渐地,阴影的流速越来越快,其轮廓细微之处的变化愈加难以捕捉。这样的动静之异,仿佛独立于时间之外,又或者,这就是时间本来的面目】

  这些是重点所在吧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2-14 22:46:46
  文字相当干净

  几处可能的错误

  【他们大刺刺地打量着我胸前的相机】
  注:大刺刺=大喇喇 或 大咧咧

  【尤其靠近地面的部份】
  注:部份=部分

  【有的部份一点一点地凸显出来】
  注:部份=部分

  【不断地与阴影重合、交叠、穿插,又不断抽离,滞缓、犹疑,紧接着又再次重叠】
  注:抽离 后面的逗号似乎应为顿号?
  • 宋欤焉: 举报  2018-04-25 14:32:33  评论

    大刺刺是错字,应该是大喇喇。抽离后面的逗号是故意的,考虑到抽离与滞缓、犹疑词性上的不同,觉得不应并列。
我要评论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18-04-24 08:36:49
  这篇有意思。
  日寺为时,乃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
  古渔人林尽水源,穿过隧道,得见桃源,今摄影师上高山,入古寺,见的是物理化学与原子:)
  • 宋欤焉: 举报  2018-04-25 14:43:25  评论

    你的评论更有意思,让这篇小文融入时空、串联古今,变得高大上了:)
我要评论
楼主宋欤焉 时间:2018-04-25 14:25:12
  @深圳一石 2018-02-04 16:21:48
  若写幻境,“我”的部分弱了。
  若写时间,看似二元,但缺少唯度。
  若写生命,追溯感,惊觉,惊诧,都只写了一个壳。
  好多部分,在语言上,显露了一些。
  文字的节奏,作为故事,是流畅的。作为故事的结构,幻是最难从平常写到揪住心坎的。一定要在结尾留下力量和情感地凝聚和宣泄。
  -----------------------------
  在这篇文字中,幻境只是浮在表面上的。如果只是幻境,就没什么意思了。也不只是生命。时间的元素应该更重吧,但不是单一的。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深入得不够,余味不足。
楼主宋欤焉 时间:2018-04-25 14:26:10
  哦,回复错了地方。
作者:深圳一石 时间:2018-04-25 21:31:31
  @深圳一石 2018-02-04 16:21:48
  若写幻境,“我”的部分弱了。
  若写时间,看似二元,但缺少唯度。
  若写生命,追溯感,惊觉,惊诧,都只写了一个壳。
  好多部分,在语言上,显露了一些。
  文字的节奏,作为故事,是流畅的。作为故事的结构,幻是最难从平常写到揪住心坎的。一定要在结尾留下力量和情感地凝聚和宣泄。
  -----------------------------
  @宋欤焉 2018-04-25 14:25:12
  在这篇文字中,幻境只是浮在表面上的。如果只是幻境,就没什么意思了。也不只是生命。时间的元素应该更重吧,但不是单一的。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深入得不够,余味不足。
  -----------------------------
  嗯,深入的不够。其它都喜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