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征文】阳伞记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2-12 00:13:38 点击:2846 回复:8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阳伞记


  我家的瓜园,在西河边的坡地上,坡下几十步是蜿蜒而来的西河,坡上十几步,是连绵起伏的岗地,一条乡间小路在前面不远处。我曾问爹为什么不在河滩上种瓜,爹说滩地软,水气重,结的瓜水分足,但不够甜,坡地是刚性的,瓜虽然长得慢,却比滩地瓜甜。我们家的西瓜确实甜,吃完瓜不洗手,手指头会被瓜汁粘到一起,去年西瓜一出园,很快就被人买光。爹说,卖完今年这季瓜,秋天,就可以送我去祠堂跟昌元先生念书了。那年我十三岁,还没念过书。
  六月初,园里的瓜已有碗口大,爹白天黑夜都守在瓜园——不是防贼,乡风淳朴,没人偷瓜,而是防野物,怕野猪、狗獾来地里糟蹋。想到这季西瓜里有我的学钱,我便提出帮爹看瓜,娘反对,说瓜地太远,我又太小,爹却高兴的同意了,我们家是爹说了算,一商量,让我守白天,爹守晚上。
  第二天吃罢早饭,带上娘为我备好的两个馍,就去瓜园换爹,瓜园在野地里,离家三里多路,娘不放心,陪我走了一半。到了瓜园,爹带我在地里转了一圈,临回家时对我说,不要下河玩水,又指着瓜棚口的一个破脸盆对我说,看到野物来了就敲盆,把它吓跑就行,别追,追急了它会回头伤人。我应了一声,爹就走了。
  第一天看瓜,有点紧张,但一天平平安安,什么野物都没来,第二天也一样。第三天一早出门,就遇上同村的二奶奶和莲香,二奶奶夹着把阳伞,莲香姐挽着个小篮子,里面装着两挂油面,十几个鸡蛋。莲香姐说,舅爷添了孙子,她陪奶奶过去送情。她舅爷家和我家瓜园在同一方向,我们就一起走。二奶奶是小脚,走路慢,听说我去守瓜园,一路上夸我,莲香姐比我大两岁,她问我一个人守瓜园怕不怕,我说不怕,莲香姐笑,说,你不怕狗獾子跑来咬你脚?我说不怕,莲香姐又笑。到了瓜园,她们继续向前,我就下坡了。那天去瓜园晚,爹知道我是陪二奶奶一路走来,没说我,还说,过几天瓜熟了,给二奶奶送两个瓜去,我说好。
  有了前两天的看瓜经历,第三天,我已是老手了,在瓜园里走了一圈,看西瓜在那儿平平安安的长,心就闲了,我背着太阳撒了一泡尿,冲散了正打群架的两群蚂蚁,然后忘了爸的交代,下河玩了一会儿水,摸到两条小鱼,放了,怕爹说我不务正业。回到瓜棚,太阳已快当头,我啃了两个馍,躺在草蓆上,迷糊了一阵,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砰的一声枪响,把我从睡中惊醒,听声音就在坡上,我钻出瓜棚,朝坡上蹿去。刚一露头,就顿住了,只见一日本兵骑在东洋马上,手里拿着把枪,枪口还冒着烟,马前十几步,是吓得浑身哆嗦的二奶奶和莲香。那日本兵催马朝前走了几步,跳下来,朝着莲香姐笑,莲香姐拉着二奶奶就跑,那日本兵照她们身边地上又是一枪,随着枪响,我吓得把头缩到坡下,心咚咚乱跳,等我再把头慢慢伸到坡上,见莲香姐和二奶奶都倒在地上。那日本兵一只脚踩着莲香姐,往自己腿上拴缰绳。随后,他两手一分,撕开了莲香姐的上衣,太阳下,我看到了莲香姐白得晃眼的上身。莲香姐拼命嘶喊着、反抗着,那日本人拿枪对着莲香的头,恶声恶气说着什么,莲香姐还是不要命的反抗,蓦地,那日本人将枪口指向倒在地上呻吟的二奶奶,对着莲香又恶声恶气说着什么,莲香姐绝望的朝二奶奶看了一眼,不反抗了,嚎啕大哭起来。我只觉得热血上涌,再小再笨,到这时,也知道那日本人要害莲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冲上去,两腿发软,一步也挪不动;搬救兵,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缩回去,心里又不甘。就在这时,被吓坏的二奶奶突然说起话来,她带着哭哭的声音,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对那日本人说:太阳底下呀,太阳底下呀,做不得这种事呀,做不得呀!她爬起来拾起落在地上的阳伞,往前走了两步,撑开,想上去遮。她撑伞时,离那东洋马很近,那伞尖又恰好对着东洋马的头,那马见眼前突然张开一个庞然大物,惊得长嘶一声,前蹄高高扬起,把二奶奶碰倒在地,那马双蹄落下,便猛地向前蹿出,撒开四蹄狂奔,那日本兵正在解自己裤带,一下被腿上的缰绳拖了个嘴啃泥,就这样脸朝下,惨叫着,生生的被那东洋马拖跑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二奶奶和莲香惊呆了,我也惊呆了,莲香姐从地上翻身起来,一手掩着衣襟,一手掺起奶奶,二奶奶缓过神,不停念着老天有眼老天有眼,随后,祖孙二人相互扶持着,慌慌张张的朝我们村子的方向走去。莲香姐掺着奶奶走了几步,扭头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我赶紧将头缩到坡下,怕她看见。
  过了许久,我爬上坡,朝村子的方向看,二奶奶和莲香已看不到了,往相反的方向,那东洋马拖着日本兵也跑得无影无踪,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二奶奶的阳伞还撑在地上。我收起阳伞奔回瓜棚,一头扑在草席上,哭了很久。
  太阳快下去的时候,爹来了,他一见我就问:怎么眼睛又红又肿?咦,一排牙印,还有血,你怎么把下嘴巴咬破了?我又哭了起来,断断续续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爹。爹脸色象铁,脖子上青筋暴起,听我讲完,他恨恨的吼了一声:狗日的,该死!
  那天,爹不放心,送我回家,回到家,爹也没返回瓜园。在路上,爹反复叮嘱:儿,今天的事千万不可对任何人说,你莲香姐还小,还要做人,万一传出去让日本人知道,你莲香姐一家就完了。我说记住了。
  当天晚上,我浑身烧得像火炭,半夜迷迷糊糊中醒来,看到娘跪在神龛前擦眼泪,神龛上燃着三柱香,又迷迷糊糊听到爹在那儿低声咒骂:天杀的东洋鬼,惊了我的儿!
  第二天天亮,我清醒了,爹摸摸我的额头,长吁了一口气,娘说,儿,你一晚上发梦天,又是喊打又是喊杀又是喊跑,把你爹和娘吓坏了。他们守了我一夜。爹娘走到外间,隐隐听娘小声说,唉,也不知莲香那孩子被吓成什么样了,爹叹了一口气。中午,爹听赶集回来的人说,一匹东洋马拖着个日本兵跑回了乡公所,那日本兵死得惨,浑身稀烂,整个脸都磕没了,但枪套扣得紧,枪还在。众人依他脚上的缰绳推测,那日本兵肯定是下马方便时出的事,我们那儿是岗地,野地里一棵树都没有。
  两个月后,二奶奶走了,那天受到惊吓,又被马磕碰,一回去就卧床不起。出殡那天,莲香姐哭得好伤心。
  秋天,爸送我去祠堂,跟昌元先生念了两年书,日本人就跑了,我又被大伯带到城里学手艺,三年满师,十八岁,我已长成了一个大人。
  满师那年腊月二十四,我回乡过年,这是我三年来第一次回家,乡里乡亲都来看我,却没见到莲香姐。向娘问起,娘说,你莲香姐还没嫁,提亲的人踏破门槛,她都不应,临了,娘轻轻叹息了一声。那年的事,娘知道,心疼她。三年前我还在村里时,就很少见到莲香姐,她变得很少出门,而我也怕见到她,有时偶尔遇到,也是远远低头,不敢看,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这次回来,想去看看她,还是不敢。
  二十六的晚上,刚吃完饭,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莲香姐的声音,她问我娘:三婶娘,家普兄弟回了吧?我想问他一点事。娘说莲香快进来,你家普兄弟在家,莲香说不了,你叫他出来,就几句话。娘对我说,快去,你莲香姐找你问事。我心里有点慌,但还是快步迎出去。莲香姐看我出来了,往开走了几步,我跟上去,说,莲香姐,你找我?她说是,我说什么事,莲香姐低下头,犹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她小声的说:那天你在?我知道她问的那天是哪天,但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我觉得自己脸一下红了,但又不敢撒谎,只好小声说,是。莲香姐说,你都看到了?我不敢撒谎,还是说,是。莲香顿了一会儿,说,那天我看到你了•••• 这么多年,你一直帮我守住这件事,我心里感念,不然,我哪还有脸做人,连性命都不知保不保得住。她的声音有点发颤,我羞愧无地,说,莲香姐,那年的事我有愧••••莲香姐拦住我说,莫,不怪你,你那时小,你冒出来,也只会送死。又顿了一下,莲香姐声音更小了,她说,家普,我的上身那天你也看到了,我是干净的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等你,在等你长大,现在你也长大了,有句话,我只能自己来对你说,家普,你要是不嫌姐比你大,你要是还看得上姐,就让你娘请人上门提亲,你要是看不上,姐不怨你,我一生就做老姑娘。说完这些,莲香姐也没等我回答,低着头走了。
  我的心咚咚直跳,一回屋,就对爹和娘都说了,娘听我说时一边擦眼泪一边笑,爹有点动容,一直在那儿搓着手。娘说,娘只问你,你喜欢莲香不?我红着脸点点头。第二天,娘请我大婶娘上门提亲,第三天,娘捧着两幅花布,爹提着一刀肉两壶酒一只鹅,在村里两位长辈陪同下,上门下聘,两个月后,也就是第二年三月初三,莲香姐在热热闹闹中过门,成了我媳妇。
  成亲那天晚上,送走喝喜酒的客人,我回房,莲香姐还戴着盖头坐在红烛下。我正准备上前揭开,莲香姐却先说话了,她小声说,家普,奶奶的阳伞呢?我说,在,莲香不说话了,我轻轻揭下盖头,见她泪流满面。我弯下腰对她说:都过去了,从今天开始,都过去了。莲香姐泪眼濛濛的看着我,点点头,像个听话的孩子。二奶奶那把伞我用布包着,藏在阁楼上,我一直不敢和她说,也不敢给她家送去,怕她知道那天我在。其实,她心里清楚。
  清明上坟,莲香和我把那把阳伞烧给了二奶奶。莲香说,奶奶一生,只要出门走亲戚,都会带把阳伞。
  我们家乡有句风俗语,女大三,抱金砖。莲香姐只比我大两岁,我没抱到金砖,却抱到一双好儿女,儿女的长相随娘,都生得好看。儿子刚学会站着撒尿时,莲香就一次一次的对儿子说:记住,不能对着太阳撒尿!
  这句话,小时我娘也是这样对我说,我们祖祖辈辈也都是这样说。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2-12 00:52:14
  91号征文
作者:潘西2018 时间:2018-02-12 01:51:48
  好看,写得好。

  我还没有明白这个梗:为什么不要对着太阳撒尿。当初,莲香并没有看到家普撒尿吧?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若啬 时间:2018-02-12 02:15:00
  觉得非常好。
  安静地看评了。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2-12 02:38:32
  回潘西:
  古代先民的原始信仰只有两种,一是祖先崇拜,一是自然崇拜,不能对着太阳、月亮撒尿,便是自然崇拜的一种表现形式,违背了,会被被视作对神明的不敬,会受到惩罚。这种观念的泛化又进一步演进为一种约束机制:举头三尺有神明,太阳底下,不能干坏事。
  直到今天,中国的许多乡村仍保留着这一传统。潘西可能对乡村不太了解。:)
  第一次写“小说”,有许多没说清楚的地方,潘西多指正。
我要评论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2-12 02:51:58
  @若啬 2018-02-12 02:15:00
  觉得非常好。
  安静地看评了。
  -----------------------------
  问好若啬!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2-12 07:01:01
  我爱读好小说,这就是一篇好小说!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8-02-12 07:02:36
  我给丈夫口齿清楚的读着这篇小说,读完后问他:“你听清楚了吗?”
  他回答听清楚了。

  过了会儿他又说:“写的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夜明波 时间:2018-02-12 09:20:40
  我觉得很好看,就是日本兵有点傻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2-12 12:50:08
  好看!真的!
我要评论
作者:鸟山居士 时间:2018-02-12 13:51:34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孟庆德 时间:2018-02-12 13:53:46
  真好!
作者:闲闲书话 时间:2018-02-13 11:22:13
  赠送您1 份“ 幸福3两 ”,您已被赠送 950 积分
  祝福语:感谢你对征文活动的支持,让我们啜饮。。。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2-13 12:18:26
  @孟庆德 2018-02-12 13:53:46
  真好!
  -----------------------------
  问好孟兄!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18-02-13 17:23:25
  学习了,我挑不出毛病,喜欢这篇。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2-14 00:15:13
  @酒醉扶墙走 2018-02-13 17:23:25
  学习了,我挑不出毛病,喜欢这篇。
  -----------------------------
  不是学这一行的,凑个热闹而已:)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18-02-14 18:08:46
  草桥兄文字不错,写小说有前途:)

  祝福新年快乐!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2-15 18:08:30
  相当好看
  去年征文草桥兄草草应付,今年这是知耻后勇的节奏:)

  鸡年的最后一天,我这挑错的也跟上进度了
  草桥兄,咱们春节愉快吧!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2-15 18:09:12
  两个问题

  【爹却高兴的同意了】
  注:的=地

  【看西瓜在那儿平平安安的长】
  注:的=地

  【莲香姐还是不要命的反抗】
  注:的=地

  【莲香姐绝望的朝二奶奶看了一眼】
  注:的=地

  【她带着哭哭的声音,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对那日本人说】
  注:象=像

  【生生的被那东洋马拖跑了。】
  注:的=地

  【慌慌张张的朝我们村子的方向走去】
  注:的=地

  【爹脸色象铁】
  注:象=像

  【他恨恨的吼了一声】
  注:的=地

  【她小声的说】
  注:的=地

  【莲香姐泪眼濛濛的看着我】
  注:的=地

  【莲香就一次一次的对儿子说】
  注:的=地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2-16 00:17:18
  @关粉儿 2018-02-15 18:08:30
  相当好看
  去年征文草桥兄草草应付,今年这是知耻后勇的节奏:)
  鸡年的最后一天,我这挑错的也跟上进度了
  草桥兄,咱们春节愉快吧!
  -----------------------------
  关版辛苦,春节愉快!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2-16 00:17:54
  @涉江采芙蕖 2018-02-14 18:08:46
  草桥兄文字不错,写小说有前途:)
  祝福新年快乐!
  -----------------------------
  涉江新年快乐!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3-28 19:54:56
  祝贺草桥兄夺魁!:)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3-28 20:00:56
  为公平起见,征文过程中所有帖子都不加精。现在结果已揭晓,第一名的作品先给红脸,以示奖励!
作者:论金 时间:2018-03-29 16:03:02
  读的时候不知不觉,突然出来的情节很震撼。
  有点像电影。
作者:苏守黑 时间:2018-03-30 10:42:03
  语言和结构都很好,但是公式化了。
作者:samwang996 时间:2018-03-30 13:26:14
  文字和小说节奏都好,就是工整了些。
作者:小说读者 时间:2018-03-30 19:44:17

  这个故事很旧,像个老人写的,作者暴露自己的年龄了吗,要是90后,能写这个,那就奇了。


作者:若啬 时间:2018-03-30 19:56:29
  若啬 2018-02-12 02:15:00
  觉得非常好。
  安静地看评了。
  -----------------------------
  接着看。
作者:深圳一石 时间:2018-03-31 12:43:43
  稳稳的扯一片生命的布,才难。

  文如镜平,意在文下。

  一口气就看完了。像个绣荷包,一件完整的玉器。不管语言、故事,都暖暖的,又揪着心。
作者:竹素园主人 时间:2018-04-28 16:59:53
  好小说。前三自然段大体可删
  • 葡萄牙月桂: 举报  2018-04-28 17:22:20  评论

    前大三段删了,不就直接把抄袭别人的创意马系脚脖子上放大啦吗?层主不厚道啊(?ò ? ó?)
我要评论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4-29 23:04:10
  @葡萄牙月桂: 2018-04-28 17:22:20 评论
  前大三段删了,不就直接把抄袭别人的创意马系脚脖子上放大啦吗?层主不厚道啊(?ò ? ó?)
  ————————————
  事涉名声,不能不回

  @葡萄牙月桂,请拿出《阳伞记》中涉嫌抄袭的证据。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4-29 23:11:59
  既然你敢断言《阳伞记》中涉嫌抄袭,那一定是证据在手,请你拿出来吧。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4-30 04:42:28
  前大三段删了,不就直接把抄袭别人的创意马系脚脖子上放大啦吗?层主不厚道啊(?ò ? ó?)
  ————————草老师,你这连着两次艾特我,大有升堂提审的架式。吓死宝宝(。ò ∀ ó。)我喝完水,看了系统提示,愣了有几分钟,在想该怎样回复能不再伤害草老师!是说草老师阅读能力不行,把我的话断章取义拿出一个词来找事?还是说我不会高级黑,不像有的网友朋友在某帖子里指出了“马系脚脖子”的出处?或者是说,于正应该请草老师做代理,重新就和琼瑶阿姨的案子做抗诉?…………算了,算了,算了!人艰不拆,全是我的错好了(。ò ∀ ó。)如果,草老师认为我在这里道歉诚意不够,等我睡完了回笼觉,再写个【道歉】帖子,每个版块发一次。要不草老师为了名誉走法律程序,这个马系脚脖子的创意大概也过了知识产权保护期吧,你完全可以胜诉,千万不要心慈手软哈(。ò ∀ ó。)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4-30 09:05:03
  @葡萄牙月桂 2018-04-30 04:42:28
  ————
  别人怎么高级黑我不知道,但抄袭二字由你嘴里说出,你就得为它负责。

  请你提供证据。
  • 寂寞沙洲93: 举报  2018-04-30 09:33:14  评论

    哈哈哈,草老师你真的吓死我了!怎么办我不喜欢别人命令我,也不想得罪人啦,或是在这里和你们对帖子玩。就算我犯迷糊啦点到为止吧……你要是还不依不饶的,举报找关粉儿封杀我好啦!
我要评论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18-04-30 10:48:00
  大家都说好,我就不说了,就顶帖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4-30 11:02:59
  @草桥关 2018-04-30 09:05:03
  @葡萄牙月桂 2018-04-30 04:42:28
  ————
  别人怎么高级黑我不知道,但抄袭二字由你嘴里说出,你就得为它负责。
  请你提供证据。
  -----------------------------
  @葡萄牙月桂: 2018-04-28 17:22:20 评论
  抄袭别人的创意马系脚脖子上


  “马系脚脖子上”,这个“创意”,是你的,还是别人的?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4-30 11:09:41
  不平则鸣。你说别人“抄袭”,别人也会说你“抄袭”。扯蛋,扯蛋,就是这么来的。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4-30 11:22:22
  反日,是对的。但是,不能瞎反,“马系脚脖子上”。这是不是石版主所说的“违和感”呢?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4-30 11:23:53
  当然,你这篇小说,获得冠军,为“书话”男同志们争了气。值得鼓励。
作者:宋欤焉 时间:2018-04-30 23:04:07
  文字很好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1 11:43:17

  寂寞沙洲93: 黑名单 举报 2018-04-30 09:33:14 评论
  哈哈哈,草老师你真的吓死我了!怎么办我不喜欢别人命令我,也不想得罪人啦,或是在这里和你们对帖子玩。就算我犯迷糊啦点到为止吧……你要是还不依不饶的,举报找关粉儿封杀我好啦!
  ————
  这位网友不知是谁,请你不要代@葡萄牙月桂 说话。
  如果你是@葡萄牙月桂 的朋友,请你向她转告,她说草桥关在《阳伞记》中有抄袭,事涉我草桥关的名声,这不是“就算我迷糊啦”几个字可以搪塞的,如果她不拿出证据,我肯定会不依不饶。她泼别人一身脏水却要别人点到为止,天下没这样的道理。
  也请你转告:草桥关从来单打独斗,我可懒得去找关版封杀她。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1 11:46:27
  竹素园主人: 好小说。前三自然段大体可删
  @葡萄牙月桂 : 2018-04-28 17:22:20 评论
  前大三段删了,不就直接把抄袭别人的创意马系脚脖子上放大啦吗?层主不厚道啊(?ò ? ó?)
  ————————————
  事涉名声,不能不回
  @葡萄牙月桂 ,请拿出《阳伞记》中涉嫌抄袭的证据。

  • 弹指123: 举报  2018-05-01 13:48:26  评论

    “马系脚脖子上”,旁证,你和郑午然,惺惺相惜,相互赠诗。而郑午然,“大俗大雅”,水平不高。
我要评论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1 12:26:39
  @弹指123 2018-04-30 11:02:59
  @葡萄牙月桂 : 2018-04-28 17:22:20 评论
  抄袭别人的创意马系脚脖子上
  “马系脚脖子上”,这个“创意”,是你的,还是别人的?
  -----------------------------
  者妹,别人有没这个“创意”我不知道,但我严重怀疑你是不是北方人。
  这叫什么狗屁创意!
  者妹,你回到“现场”。如果你是那日本兵,要强奸一位姑娘,怕自己的马跑了,那马又无处栓,你说,你对那缰绳怎么办?抓在手上?系在腰上?这都直接影响到他要干的事情:强奸,只有系在腿上,才影响最小。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哪是什么狗屁创意!

  又,者妹,此事涉及我的名声,你有话说,请集中在一条好吗,谢谢!
  • 弹指123: 举报  2018-05-01 13:28:04  评论

    你直接回答“是”或“不是”。不要吞吞吐吐。
  • 弹指123: 举报  2018-05-01 13:30:14  评论

    “马系脚脖子上”,是不是你的原创?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5-01 13:54:55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1 12:26:39

  者妹,你回到“现场”。如果你是那日本兵,要强奸一位姑娘,怕自己的马跑了,那马又无处栓,你说,你对那缰绳怎么办?抓在手上?系在腰上?这都直接影响到他要干的事情:强奸,只有系在腿上,才影响最小。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哪是什么狗屁创意!
  ---------------------------------------------
  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你这是生搬硬套。要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你懂不懂?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1 18:28:33
  者妹,为保护你,我已将你拉黑,特此告知。
作者:冰大头 时间:2018-05-01 20:30:03
  者妹今年已经被很多人拉黑了,悠哉老师说他“满嘴喷粪”
  草桥关这篇写的挺好的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1 22:02:32
  @葡萄牙月桂  “咸丰三年,山东幅匪起,掠费县之仲村集。有一贼骑马走荒郊,遇少妇独行,遽下骑推妇于地,将淫之。不知此妇固倡也,殊不惭惧,乃反笑曰:“汝骑将逸,奈何?”贼思其言良是,而四顾无可系马处。妇又笑曰:“拙哉,贼也!何不即系于汝足?”贼亦笑曰:“诺。”乃引马缰系己足上,解衣就妇。妇猛起拾地上贼刀,力斫马尾。马惊,又负痛,狂奔十余里不止。贼为其牵曳而去,颅碎肋折,生死不可知矣。妇望之,鼓掌大笑,检贼衣,得巨金数锭,怀之归。”《右台仙馆笔记》俞曲园
  ——————
  你总算拿出了“证据”,很好!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1 23:06:46
  @葡萄牙月桂,下面的问题是,你如何以俞曲园这段笔记作为“证据”证明《阳伞记》中有抄袭?
  是场景一样、情节一样、人物一样,还是语言一样?
  只有一点是一样:将缰绳系于足上。
  这就是抄袭的证据?
  请你说说理由。
  提醒:在说理由之前,先去查查什么是抄袭!
作者:郑午然 时间:2018-05-01 23:25:46
  :)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5-02 06:04:06
  @葡萄牙月桂,下面的问题是,你如何以俞曲园这段笔记作为“证据”证明《阳伞记》中有抄袭?

  是场景一样、情节一样、人物一样,还是语言一样?

  只有一点是一样:将缰绳系于足上。

  这就是抄袭的证据?

  请你说说理由。

  提醒:在说理由之前,先去查查什么是抄袭!(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草桥关 草老师真是做律师的料!于正的宫锁连城和梅花烙是场景一样情节一样人物一样还是语言一样?只不过女主角都是身上烙了朵梅花吗(。ò ∀ ó。)还好,你总算还承认“只有一点是一样:将缰绳系于足上。”这就够了!我一直都在说的也就是这一点抄袭!!!至于抄袭定义上的抄袭部分多少或是程度的轻重,我也不是法官或者是评委,没必要查!我只是有我的标准,别人改变不了!

  另,你把我师父拉黑了就证明“将缰绳系于足”上是你自己的创意了吗?别人就会把关注那帖子里的焦点转移到他身上吗?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的手段,尽量还是少用吧!你的帖子多长时间了,他去过吗?这一次,只不过是他爱徒心切,怕我不是草老师对手,上来说了两句话而已!

  @冰大头 看了你对我师父冷嘲热讽的,没必要!这才几天让@郑午然 追着质问,这么快就要五十步笑百步玩了?你真的对草老师好,不是粘着人屁股后面喊口号说他写的好,连我这么个学渣也知道他写的不错,可以和手撕鬼子有一比!我支持你这大神级人物来给《阳伞记》写篇赏析,让我这迷糊派也清楚清楚那个小说真正的好处在哪里?为什么评委会给高分得第一?让我崇拜一下你们呗(。ò ∀ ó。)

  本不想进来,喜欢单打独斗的草老师还是找了关粉儿把我帖子伴舞了,就过来再贴一遍吧。我是最不学无术还爱犯迷糊的,草老师和我是争不出胜负的,谁也不能把谁怎样,争论一点意义没有,我们就此打住吧!
  • 冰大头: 举报  2018-05-02 11:26:54  评论

    为什么很多人拉黑你师傅?你跟着他,像两个蚂蚱,要干什么!?
我要评论
作者:郑午然 时间:2018-05-02 10:38:31
  依老夫之见,这是有趣的故事,略微不足在于它仍然只是一个故事。小说前几段,不可以删,实际上,这几段铺垫很重要,它也是作者试图超脱出故事框架的一次使劲——在紧张的故事情节之外的舒缓描画(或曰闲笔),恰恰是小说艺术的应有特征。小说与“抄袭”八竿子打不着,而彼此相熟的网友制造话题,扩大作品关注度,貌似网络炒作常态,老夫但微颌之。:)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2 13:07:55
  @葡萄牙月桂 2018-05-02 06:04:06

  我是最不学无术还爱犯迷糊的,草老师和我是争不出胜负的,谁也不能把谁怎样,争论一点意义没有,我们就此打住吧!
  --------------------
  就此打住?明白相告,不可能!我计划的时间还没到。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2 13:16:26
  @葡萄牙月桂 2018-05-02 06:04:06

  本不想进来,喜欢单打独斗的草老师还是找了关粉儿把我帖子伴舞了,就过来再贴一遍吧
  -----------------------------
  请拿出我找关粉儿的证据!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2 18:22:13
  @葡萄牙月桂 2018-05-02 06:04:06

  本不想进来,喜欢单打独斗的草老师还是找了关粉儿把我帖子伴舞了,就过来再贴一遍吧。我是最不学无术还爱犯迷糊的,草老师和我是争不出胜负的,谁也不能把谁怎样,争论一点意义没有,我们就此打住吧!
  ——————
  我和你争论什么胜负?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
  你从头到尾再看一遍:
  我有要求你道歉吗?没有。
  我有要求网友来作个评断吗?没有。
  你要我找关版封杀你,我找了吗?没有。
  我对你用过一次侮辱性语言吗?没有。
  我只要求你提供证据、提供证据、提供证据。
  我为什么只要求这一点?我可以告诉你:
  因为你能否提供证明《阳伞记》中有抄袭的证据、你提供的是什么证据、你的证据是否让人信服,一众网友自有评价。而在这一过程中,葡萄牙月桂与草桥关的道德人品,也同时在受到一众网友的检验,他们的心中自有评价。因为抄袭与汚指他人抄袭,都涉及道德人品。
  在我看来,这就够了。如果一个人的道德人品为众人所不齿,对他或她意味着什么?这就不用我多说了。
  事情由你挑起,不能你说就此打住我就按你说的就此打住,你不能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
  现在,你又说草桥关找关版把你的帖子转版务了,这又涉及到我的名声,@葡萄牙月桂,请你提供证据!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5-02 20:20:26
  关关,稍安勿躁!你这样的劈雷火闪的,说是不争胜负难免口是心非了哈:)
  老郑去年为了个玩笑,发信息让我在这里呆不下(好像我稀罕这里似的),我都走了枫叶为了我的id大做文章,指難发飙,关粉儿封杀,踏尺、不主流满嘴脏话……我都和他们争胜负了吗?请你也拿出“你以为别人也和你一样”的证据来,让网友看看我和谁不是点到为止,真的要争出胜负来?
  关关,我和你根本没有利益冲突,我们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你和我纠缠无非就是那几条归纳为你的诉求:让我丢人现眼呗,让我的人品为大家所不齿呗!就这么个诉求,你自己主张自己举证吧,做为被告我拒绝出庭!你们可以缺席审判,我领了就是(。ò ∀ ó。)

作者:冰大头 时间:2018-05-02 21:40:13
  @葡萄牙月桂
  如果法庭见是够不成抄袭的,输的一定是你。俞曲园的笔记是你以前就看过的还是针对这篇小说的情节专门去查询的?古典小说中情节因袭前人的地方很多,没人说是抄袭。郑午然写了一首20个字的诗,其中10个字从字面到用意都是陶渊明的一首诗里出现过的,你说严重不严重?我才说他是半抄袭。这篇小说有一半的字句和情节场景是前人作品中曾经出现过的吗?完全不是嘛!只能说是小说情节冲突上袭蹈前人,有一定的借鉴或是剽窃迹象,善意恶意的看怎么说了,但不是抄袭
我要评论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4 12:21:08
  @葡萄牙月桂 2018-05-02 20:20:26
  关关,稍安勿躁!你这样的劈雷火闪的,说是不争胜负难免口是心非了哈:)
  老郑去年为了个玩笑,发信息让我在这里呆不下(好像我稀罕这里似的),我都走了枫叶为了我的id大做文章,指難发飙,关粉儿封杀,踏尺、不主流满嘴脏话……我都和他们争胜负了吗?请你也拿出“你以为别人也和你一样”的证据来,让网友看看我和谁不是点到为止,真的要争出胜负来?
  关关,我和你根本没有利益冲突,我们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你和......
  -----------------------------
  你扯的这些人与我无关,你的id有什么可做的文章我不知道,什么发飙我不懂,封杀你我没这权利,骂你我不会,这么多人这样对你,你心里是否明白我也不知道。
  我只会一样:请你拿证据。
  葡萄牙月桂,你必须对你的行为负责,请拿出我找关粉儿转移你帖子的证据!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4 12:21:39
  @葡萄牙月桂 2018-05-02 06:04:06
  本不想进来,喜欢单打独斗的草老师还是找了关粉儿把我帖子伴舞了,就过来再贴一遍吧
  -----------------------------
  @草桥关 2018-05-02 13:16:26
  请拿出我找关粉儿的证据!

作者:深圳一石 时间:2018-05-04 12:31:33
  好小说。我是真真切切晚上出声读了一遍,留存的印象是“没毛病”。

  跟帖也似小说,只不过坑坑洼洼的。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4 12:44:34
  今天是周末,一个星期了,展示的时间够了。
  我说过我有我的时间计划,时间到了,我停。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4 13:13:17
  谢谢潘西、若啬、臭椿、春光、春江大姐、云石、夜明、鸟山、石中火、论金、苏守黑、山姆兄、小说读者、孟兄、竹素园主、独兄、大头、郑作、欤嫣妹妹、关粉儿、一石兄,谢谢你们看帖评帖。我的小小的不愉快给大家增添了困扰,在此致歉。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吕家严 时间:2018-05-04 14:31:27
  俺也觉得是好小说!俺边读边想,这小说是怎么写的?俺得学着点。《阳伞记》最大出彩的地方我个人认为是二奶奶、莲香、我人物心理的刻画。这人物心理的刻画,不在人物本身,而是世俗观念在人物心理的投影。当时阅读时,还琢磨了很久。作者怎么会这样安排人物?怎会想到把宗教礼法烙印在人物心理上,既而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和人物命运的变化。阳伞作为传统文化的象征物,它给中国人带来的是荫庇?还是什么?作者提出的这个问题,今日想来,对我又是一个新问题。谢谢草桥兄和众诸兄!
楼主草桥关 时间:2018-05-04 14:59:58
  @吕家严 2018-05-04 14:31:27
  俺也觉得是好小说!俺边读边想,这小说是怎么写的?俺得学着点。《阳伞记》最大出彩的地方我个人认为是二奶奶、莲香、我人物心理的刻画。这人物心理的刻画,不在人物本身,而是世俗观念在人物心理的投影。当时阅读时,还琢磨了很久。作者怎么会这样安排人物?怎会想到把宗教礼法烙印在人物心理上,既而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和人物命运的变化。阳伞作为传统文化的象征物,它给中国人带来的是荫庇?还是什么?作者提出的这个问题,今日想来,对我又是一个新问题。
  -----------------------------
  昨晚写好一篇请教帖:《阳伞记》缘起,谈到自己对二奶奶撑伞这一举动在叙述上的无能为力,并向大家请教,今天就看到你这跟帖:)我不改了,整理好再贴上来。
作者:楚木先生 时间:2018-07-23 17:23:22
  @草桥关 2018-05-04 14:59:58
  我家的瓜园,在西河边的坡地上,坡下几十步是蜿蜒而来的西河,坡上十几步,是连绵起伏的岗地,一条乡间小路在前面不远处。
  ———————————————————————————————————————
  猛一看时,俺以为是在读《白鹿原》,这地理环境,语言风格都十分的相像。文学临摹大家之作不是不可,像楼主模仿得如此逼真,要放在书画是绝对的上品,但文学临摹得太过逼真是一块硬伤。
  总之,楼主能通篇不慌不忙,娓娓道来,语言文字朴素无华,但又足够精彩,非常难得,绝非一日之功。本人以为枪响之前的部分要比后面的更好一些。
  俺是看了@葡萄牙月桂的帖子后读的《阳伞记》,至于争论的焦点抄袭不抄袭,俺不敢妄下结论,但生搬了前人的某些情节和创意,应该是成立的。
  其实楼主也别太重面子,嚼古人嚼过的馍并不是什么丑事,中国的孩子有几人没有嚼过母亲的馍,但他一旦长成还会这样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