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争座位帖》笔记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19 14:57:05 点击:456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颜真卿《争座位帖》笔记
  ◇春风秋水


  《争座位帖》,又名《论座帖》、《与郭仆射书》。它本为唐广德二年(764)十一月颜真卿与郭仆射之书稿。此书稿系行草书。短行不计共六十八行,全文计1193字。真迹北宋时在长安安师文家,曾摹刻上石,即“关中本”、“陕刻本”。原石今在陕西西安碑林,摹刻并妙,仅下真迹一等。其书与晋代王羲之《兰亭序》有“双璧”之誉。北宋苏轼于安氏处见到真迹时云:“比此公他书尤为奇特,信手自书,动有姿态。”宋四家之一的米芾于颜楷鄙为“恶札之祖”,但在《书史》中却说:“《争座位帖》有篆籀气,为颜书第一。字相连属,诡异飞动得於意外。”“此帖在颜最为杰思,想其忠义愤发,顿挫郁屈,意不在字,天真罄露在于此书。”明代王世贞云:“无一笔不作晋法,所谓无意而又从容中道者也。”明代董其昌《画禅室随笔·题争坐位帖后》:“《争坐位帖》,宋苏、黄、米、蔡四家,书皆仿之。唐时欧、虞、褚、薛诸家,虽刻画二王,不无拘于法度。惟鲁公天真烂漫,姿态横出,深得右军灵和之致,故为宋一代书家渊源。”清代刘熙载《艺概》:“《坐位帖》,学者苟得其意,则自运而辄与之合,故评家谓之方便法门。然必胸中具旁礴之气,腕间赡真实之力,乃可语庶乎之诣。不然,虽字摹画拟,终不免如庄生所谓似人者矣。”
  汉代扬雄《法言·问神卷第五》:“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当代书学学者崔学路认为,历代书法中,最接近 “人心本田”、 “书为心迹”的行草书巨卷,当首推唐代书法巨宗——颜真卿的行草书稿《争座位帖》。鲁公出于对朝廷纪纲的维护、对功臣秉义的佑护、对奸佞骄横的摧折书写此稿,忠义之气充之于心、赋之于文、形之于书,全篇理正、词严、文厉、书愤,洋洋千文,如长水蹈海,无可阻挡,遂使历代书家无不为之服膺倾倒。
  今北宋拓本已不传,南宋拓本亦屈指可数。其中以国家图书馆馆藏北宋帖本、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本、上海图书馆藏南宋拓本比较有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5张 | 更多 |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19 15:06:11
  《争座位帖》(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本)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19 15:10:37
  《争座位帖》(日本三井纪念美术馆藏本)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19 15:14:18

  與郭僕射書

  十一月□日[1],金紫光祿大夫[2]、檢校[3]刑部尚書[4]、上柱國[5]、魯郡開國公[6]顏真卿[7],謹寓(奉)書[8]於右僕射[9]、定襄郡王郭公[10]閣下[11]:
  盖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是之謂不朽。[12]抑[13]又聞之,端揆[14]者,百寮[15]之師長;諸侯王[16]者,人臣[17]之極地[18]。今僕射挺不朽之功業[19],當人臣之極地,豈不以才為世出、功冠一時?挫思明[20]跋扈之師,抗回紇[21]無厭之請,故得身畫淩煙之閣[22],名藏太室[23]之廷。吁!足畏也。[24]然美則美矣,而終之始難。故曰:滿而不溢,所以長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長守貴也。[25]可不儆懼乎?《書》曰:“尔唯弗矜,天下莫與汝争功;尔唯不伐,天下莫與汝争能。”[26]以齊桓公[27]之盛業,片言[28]勤王[29],則九合諸侯,一匡天下[30];葵丘[31]之會[32],微有振矜[33],而叛者九國[34]。故曰:“行百里者半九十里。”[35]言晚節末路之難[36]也。從古至今,臮[37]我高祖、太宗已來,未有行此而不理[38],廢此而不亂者也。前者菩提寺[39]行香[40],僕射指麾[41]宰相[42]與兩省[43]、台省[44]已下常參官[45]並為一行坐,魚開府[46]及僕射率諸軍將為一行坐。若一時從權[47],亦猶未可,何況積習更行之乎?
  一昨[48]以郭令公父子[49]之軍,破犬羊[50]凶逆[51]之衆[52],衆情欣喜,恨不頂而戴之,是用有興道之會。僕射又不悟前失,徑率意而指麾,不顧班秩[53]之高下,不論文武之左右[54]。苟以取悅軍容[55]為心,曾不顧百寮之側目[56],亦何異清晝攫金[57]之士哉?甚非謂也。君子愛人以禮,不聞[58]姑息,僕射得不深念之乎?
  真卿竊聞軍容之為人,清修梵行[59],深入佛海。況乎收東京有殄賊[60]之業,守陝城有戴天之功,朝野之人,所共貴仰,豈獨有分於僕射哉?加以利衰塗割[61],恬然[62]於心。固不以一毀加怒,一敬加喜,尚何半席之座、咫尺之地能汩[63]其志哉?且鄉里[64]上齒[65],宗廟上爵,朝廷上位[66],皆有等威,以明長幼。故得彝倫[67]敘而天下和平也。且上自宰相、御史大夫[68]、兩省五品以上供奉官[69]自為一行,十二衛[70]大將軍[71]次之;三師[72]、三公[73]、令僕[74]、少師[75]、保傅[76]、尚書左右丞[77]、侍郎[78]自為一行,九卿[79]、三監[80]對之。從古以然,未嘗參錯[81]。至如節度[82]軍將,各有本班。卿監有卿監之班,將軍有將軍之位。縱是開府、特進[83],並是勳官[84],用蔭[85]即有高卑,會讌[86]合依倫敘。豈可裂冠毀冕[87],反易彝倫,貴者為卑所淩[88],尊者為賤所偪[89]?一至於此,振古[90]未聞!
  如魚軍容階雖開府,官即監門將軍[91],朝廷列位,自有次敘。但以功績既高,恩澤莫二,出入[92]王命,衆人不敢為比,不可令居本位,須別示有尊崇,只可于宰相、師、保座南橫安一位,如御史台[93]衆尊知雜事御史[94]別置一榻[95],使百寮共得瞻仰,不亦可乎?聖皇[96]時,開府高力士[97]承恩宣傳[98],亦只如此橫座,亦不聞別有禮數[99],亦何必令他失位?如李輔國[100]倚承恩澤,徑居左右僕射及三公之上,令天下疑怪乎?古人云:“益者三友,損者三友”。[101]願僕射與軍容為直諒之友,不願僕射為軍容佞柔之友。
  又,一昨裴僕射[102]誤欲令左右丞勾當[103]尚書,當時輒有酬對[104]。僕射恃貴,張目見尤[105]。介衆[106]之中,不欲顯過。今者興道之會,還尔遂非,再猲[107]八座[108]尚書,欲令便向下座。州縣軍城之禮,亦恐未然;朝廷公讌之宜,不應若此。今既若此,僕射意只應以為尚書之與僕射,若州佐[109]之與縣令[110]乎?若以尚書同于縣令,則僕射見尚書令,得如上佐[111]事刺史[112]乎?益不然矣。今既三廳齊列,足明不同刺史。且尚書令與僕射,同是二品,只校上下之階,六曹[113]尚書並正三品,又非隔品致敬[114]之類。尚書之事僕射,禮數未敢有失;僕射之顧尚書,何乃欲同卑吏?又據《宋書·百官志》,八座同是第三品。隋及國家[115]始升,別作二品。高自標致,誠則尊崇;向下擠排,無乃傷甚?況再於公堂,猲咄尚伯?當為令公初到,不欲紛披[116],僶勉[117]就命,亦非理屈。朝廷紀綱,須共存立,過尔隳壞[118],亦恐及身。明天子忽震電含怒,責斁[119]彝倫之人,則僕射其將何辭以對?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5-27 09:32:25
  顶一下。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31 10:14:20

  笔记:
  [1]十一月□日:句中“日”字前本空白,乃起草时所空缺,待正式书写时依实际日期而写定。
  [2]金紫光禄大夫:散官名。《唐六典》卷二“尚书吏部”:“正三品曰金紫光禄大夫,(本两汉光禄大夫也。至魏晋有加金章紫绶者,则谓为金紫光禄大夫。晋则金紫、银青左右四职并置。假金章紫绶及加银章青绶者,并秩第二。自晋以后,皆为兼官,少有正授,梁金紫光禄大夫为第十四班,陈为中二千石,北齐从二品,隋氏因为散官,炀帝为正三品,皇朝因之。)”南齐时,金紫光禄大夫的地位略高于银青光禄大夫。北魏太和中议定百官,金紫光禄大夫秩从一品下,地位在左右光禄大夫之下。北周始置左右金紫光禄大夫以为散官,秩八命。隋初置金紫光禄大夫,秩从二品,授给有声望的文武官员,地位在左右光禄大夫之下;炀帝时降金紫光禄大夫为正三品。唐始以金紫光禄大夫为文散官,秩仍为正三品。(按,宋初沿唐制置金紫光禄大夫,品亦同。)
  [3]检校:官员任用类别之一。南北朝时以他官敕派行事,称为检校,如参知之制,是一种非正式的任用。如检校户籍、检校秘书之类。至隋唐,检校之制盛行。唐制,检校的含义有二:一指代理某官,如贞观六年(632)魏征为检校侍中,次年乃正授侍中;一指地方使节带台省官衔,由于使职本身没有品阶,检校官衔就用来表示其地位。中唐以后,使职、外官多带中央台省官衔,其加三公、尚书仆射、尚书、丞郎等高级官衔者,称检校官,为寄衔之意,仅示官品高下,不掌职事。唐代之“检校司空”、“检校礼部尚书”等,皆为散官。
  [4]刑部尚书:官名。中国封建时代中央政权中刑部长官,六部长官之一。隋代始设刑部,其长官为尚书,主掌刑罚和司法行政。唐、宋、元、明、清均袭此制。《唐六典》卷六:“刑部尚书一人,正三品。(龙朔二年改为司刑太掌伯,咸亨元年复为刑部。光宅元年改为秋官尚书,神龙元年复故)侍郎一人,正四品下。”又说:“刑部尚书、侍郎之职,掌天下刑法及徒隶名覆关禁之政令。其属有四:一曰刑部,二曰都官,三曰比部,四曰司门;尚书、侍郎总其职务而奉行其制命。凡中外百司之事,由於所属,咸质正焉。”
  [5]上柱国:勋官名,官品比正二品,为唐代勋官十二等中的最高品级。
  [6]开国公:爵名。晋、南北朝、隋、唐为开国郡公、开国县公省称。南朝梁始置开国县公,与嗣王、藩王、开国郡公同为二品。陈制同梁。北齐开国县公与散郡公同为二品。唐制开国县公地位在开国郡公之下,秩从二品。开国郡公是正二品。
  [7]颜真卿:字清臣,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郡望琅玡临沂(今属山东)。北齐黄门侍郎颜之推之后,初唐著名学者颜师古之从曾孙。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七十八”和《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七十八”。尤善正、草书。少家贫缺纸笔,其以黄土扫墙而练字。初学褚遂良,后从张旭得笔法,又汲初唐四家特点,兼收篆隶和北魏笔意。其正楷端庄雄伟,骨力遒劲,气势恢宏,英风凛烈,行书遒劲舒和,世称“颜体”,与柳公权并称“颜柳”,有“颜筋柳骨”之誉。北宋欧阳修云:“颜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爱也。其见宝于世者不必多,然虽多而不厌也。”(《文忠集》卷一四一“集古录跋尾卷八·唐颜鲁公书残碑二”)“斯人忠义出于天性,故其字画刚劲独立,不袭前迹,挺然奇伟,有似其为人。”(《唐颜鲁公二十二字帖》)苏轼称:“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画至于吴道子,书至于颜鲁公,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尽矣。”(《东坡题跋》)“颜鲁公书,雄秀独出,一变古法,如杜子美诗,格力天纵,奄有汉、魏、晋、宋以来风流,后之作者,殆难复措手。”(《论书》)南宋陆游《自勉诗》云“学诗当学陶,学书当学颜。”北宋书学理论家朱长文(字伯原)赞其书云:“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志,自羲、献以来,未有如公者也。”(《续书断》)朱长文《墨池编》云:“其发于笔翰,则刚毅雄特,体严法备,如忠臣义士正色立朝,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扬子云以书为心画,于鲁公信矣。”南宋王炎(字晦叔)《过浯溪读中兴碑》:“日光玉洁元子辞,银钩铁画颜公书。百金不惮买墨本,摩挲石刻今见之。”颜体书对后世影响极大,唐以后大多数书法名家,无不从中汲取经验。
  [8]谨寓(奉)书:此句原作“谨寓书于”,“寓”旁注小字“奉”,但“寓”字并未被涂抹掉。
  寓书:寄信。《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子产寓书于子西。”杜预注:“寓,寄也。”
  奉书:谦辞,写信给对方。
  [9]右仆射(yè):官名。东汉末置,为尚书台次官,位在左仆射之下,佐尚书令掌台务。《汉书·百官公卿表上·尚书仆射》:“尚书仆射一人,六百石。本注曰:署尚书事,令不在则奏下众事。”注:“献帝分置左右仆射。”《宋书·百官上·尚书》:“汉献帝建安四年,以执金吾荣郃为尚书左仆射,卫臻为右仆射。”魏、晋、南北朝、隋、唐沿置,亦称尚书右仆射。魏、晋、南朝宋、齐为三品,梁武帝天监七年(508)定为十五班,陈二品,北魏、北齐、隋、唐皆从二品。《唐六典》卷一:“尚书左丞相一人,右丞相一人,并从二品。(左、右丞相,本左、右仆射也。……隋置左、右仆射,从二品,皇朝因之。自汉已来,章服并与令同。能朔二年改为左、右匡改,咸亨元年复为仆射。光宅元年更名左、右相,神龙元年复为仆射。开元初,改为左、右丞相。)”
  [10]定襄郡王郭公:即郭英乂(yì),字元武。其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七·列传第六十七:“郭英乂,先朝陇右节度使、左羽林军将军知运之季子也。少以父业,习知武艺,策名河、陇间,以军功累迁诸卫员外将军。至德初,肃宗兴师朔野,英乂以将门子特见任用,迁陇右节度使、兼御史中丞。既收二京,征还阙下,掌禁兵。迁羽林军大将军,加特进。以家艰去职。朝廷方讨史思明,选任将帅,乃起英乂为陕州刺史,充陕西节度、潼关防御等使,寻加御史大夫,兼神策军节度。代宗即位,加检校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元帅雍王自陕统诸军讨贼洛阳,留英乂在陕为后殿。东都平,以英乂权为东都留守。既至东都,不能禁暴,纵麾下兵与朔方、回纥之众大掠都城,延及郑、汝等州,比屋荡尽。广德元年,策勋加实封二百户,征拜尚书右仆射,封定襄郡王。恃富而骄,于京城创起甲第,穷极奢靡。与宰臣元载交结,以久其权。会剑南节度使严武卒,载以英乂代之,兼成都尹,充剑南节度使。既至成都,肆行不轨,无所忌惮。玄宗幸蜀时旧宫,置为道士观,内有玄宗铸金真容及乘舆侍卫图画。先是,节度使每至,皆先拜而后视事。英乂以观地形胜,乃入居之,其真容图画,悉遭毁坏。见者无不愤怒,以军政苛酷,无敢发言。又颇恣狂荡,聚女人骑驴击球,制钿驴鞍及诸服用,皆侈靡装饰,日费数万,以为笑乐。未尝问百姓间事,人颇怨之。又以西山兵马使崔旰得众心,屡抑之。旰因蜀人之怨,自西山率麾下五千余众袭成都,英乂出军拒之,其众皆叛,反攻英乂。英乂奔于简州,普州刺史韩澄斩英乂首以送旰,并屠其妻子焉。”
  郡王:爵位名。南朝梁始置,秩一品。陈制同梁。北周时郡王与国王、县王、国公、郡公同为正九命。隋沿置,为九等封爵的第二等,地位在国王之下。唐制郡王与嗣王同为从一品,食邑五千户。
  [11]阁下:古代多用于对尊显的人的敬称。后泛用作对人的敬称。唐·赵璘《因话录•征》:“古者三公开阁,郡守比古之侯伯,亦有阁,所以世之书题有阁下之称……今又布衣相呼,尽曰阁下。”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31 10:17:51
  [12]盖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是之謂不朽:语本《左传·襄公二十四年》:穆叔曰:“豹闻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句中“大上”即“太上”。这一说法后来被称为“三不朽”。“立德”,具有完善的道德;“立功”,建树社会的功业;“立言”,倡立正确的言论。三者虽有层次等第,但皆具“不朽”之价值。与之相反,“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绝祀,无国无之。禄之大者,不可谓不朽”。从道德价值和社会长远效果上论述了“三不朽”,为后世大多数思想家所肯定。东汉末徐幹充分肯定人生“存道”、“立德”、“弘义”这三者的不朽意义,说:“夫形体固有朽弊消亡之物,寿与不寿,不过数十岁;德义立与不立,差数千岁,岂可同日言也哉?”(《中论·夭寿》)认为人生的精神价值高于人的形体存在。近代魏源提出“立德”与“立功、立言、立节”相结合的“四不朽”主张,认为:“无功、节、言之德,于世为不曜之星;无德之功、节、言,于身心为无原之雨。”(《学篇九》)进一步发展了古代“三不朽”的思想。
  [13]抑(yì):连词,表递进关系,相当于“而且”。
  [14]端揆(kuí):尚书省长官称端右,又称端揆。《晋书·职官志》:“建安(汉献帝年号)十三年,罢汉台司,更置丞相,而以曹公居之,用兼端揆。”《梁书·沈约传》:“初,约久处端揆。”《南史•谢举传》:“虽屡居端揆,未尝肯预时政,保身固宠,不能有所发明。”后成为宰相的代称。
  按,《旧唐书》卷四十三“志第二十三·职官二”:“武德、贞观故事,以尚书省左右仆射各一人及侍中、中书令各二人,为知政事官。其时以他官预议国政者,云与宰相参议朝政,或云平章国计,或云专典机密,或参议政事。贞观十七年,李勣为太子詹事,特诏同知政事,始谓同中书门下三品。自是,仆射常带此称。自余非两省长官预知政事者,亦皆以此为名。永淳中,始诏郭正一、郭待举、魏玄同等,与中书门下同承受进旨平章事。自天后已后,两省长官及同中书门下三品并平章事,为宰相。其仆射不带同中书门下三品者,但厘尚书省而已。”
  [15]百寮(liáo):同百僚,即百官。寮,小窗。 寮,通“僚”,官僚,同僚。《诗经·小雅·大东》:“百僚是试。”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字又作‘寮’,同。”又《大雅·板》:“我虽异事,及而同寮。”毛传:“寮,官也。”按:唐陆德明《经典释文》本作“僚”,云:“‘僚’字又作‘寮’。”《尚书·皋陶谟》:“百寮师师,百工惟时。”孔传:“僚、工,皆官也。”(按《盐铁论·刺复》、《文选·东京赋》引《书》作“僚”。)《经典释文》作“僚”,云:“本又作‘寮’。”《左传》文公七年:“荀林父曰:‘同官为寮,吾尝同寮,敢不尽心乎?’”晋杜预注:“寮,本又作‘僚’。”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寮,本又作‘僚’。”清阮元《校勘记》:“(寮)作僚用,假借字。”《三国志·吴书·步骘传》:“至於今日,官寮多阙,虽有大臣,复不信任。”晋潘岳《西征赋》:“寮位儡其隆替。”瞿蜕园注:“寮,同‘僚’。寮位,官佐。”《晋书·孟嘉传》:“九月九日,温燕(宴)龙山,佐寮毕集。”《北史·杨大眼传》:“大眼顾谓同寮曰:‘吾今之日,所谓蛟龙得水之秋,自此一举,不复与诸君齐列矣。’”南朝陈江总《诒孔中丞奂》诗:“畴昔同寮寀,今随年代改。”《世说新语·品藻》:“时人共论晋武帝”注引《晋阳秋》曰:“百寮内外,疑归心齐王,太子安得之乎?”《文选》王仲宣《赠蔡子笃》诗:“及子同寮。”
  [16]诸侯王:汉代皇子封建为王,总名诸侯王。唐杜佑《通典·职官》十三《历代王侯封爵》:“汉兴,设爵二等,曰王、曰侯。皇子而封为王者,其实古诸侯也,故谓之诸侯王。”《汉书·百官公卿表》上:“诸侯王高帝初置,掌治其国。”颜师古注:“蔡邕云:汉制,封子为王,其实诸侯也。周末诸侯或称王。汉天子自以皇帝为称,故以王号加之,总名‘诸侯王’。”汉卫宏《汉旧仪》卷下:“帝子为王。”清章学诚《文史通义》卷六《地志统部》:“比如汉制子弟封国,颁爵为王,而诏诰章奏,乃称为诸侯王。当时本非诸侯,则亦徇古而沿其名也。”汉代诸侯王分两种: 异姓诸侯王和同姓诸侯王。汉初,诸侯王金玺盭绶, 掌治其国,有太傅辅王,内史治国民,中尉掌武职,丞相统众官。百官臣僚的建制职掌同汉朝相同,仅员额少于中央;除太傅、丞相为中央代置外,其余均由诸侯王自行任命。
  [17]人臣:臣子,臣下。《大学·邦畿章》:“为人臣,止于敬。”君称人主,臣称人臣。《苟子·王霸》:“人主不公,人臣不忠也。”《左传•僖公十五年》:“陷君于败,败而不死,又使失刑,非人臣也。”《谷梁传·宣公十五年》:“为天下主者,天也。继天者,君也。君之所存者,命也。为人臣而侵其君之命而用之,是不臣也。为人君而失其命,是不君也。君不君,臣不臣,此天下所以倾也。”《战国策·齐策四》之《齐宣王见颜斶(chù)》:“宣王不悅。左右曰:‘王,人君也。斶,人臣也。’”《战国策·赵策四》:“人臣之子也,骨肉之亲也,犹不能持无功之尊,无劳之奉,而守金玉之重也,而况人臣乎?”
  [18]极地:最高地位。
  [19]功业:功勋事业。
  [20]思明:即史思明,唐朝著名“胡将”,为“安史之乱”的罪魁之一。其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二百上“列传第一百五十”:“史思明,本名窣干。营州宁夷州突厥杂种胡人也。……
  与安禄山同乡里,先禄山一日生,思明除日生,禄山岁日生。及长,相善,俱以骁勇闻。”后与安禄山一同做营州(今辽宁省朝阳市)的互市牙郎(唐朝与突厥和契丹互市交易的中介人)。后参军为幽州节度使张守珪的部将,屡立战功,进至平卢节度都知兵马使。天宝十四载(755),随安禄山举兵反唐。安禄山死后,他为叛军统帅,对抗唐军。乾元二年(759),僭号自立为大燕皇帝。上元二年(761),为其子史朝义所杀。“朝义便僭伪位。”“思明乾元二年僭号,至朝义宝应元年(762)灭,凡四年。”
  [21]回纥(hé):中国古代北方与西北民族名、政权名,与春秋时的狄和汉魏时的丁零有渊源关系。北魏时称“袁纥”(即“十姓回纥”),属铁勒东支诸氏族之一。隋代称“韦纥”,活动范围由鄂尔浑河、色楞格河流域迁至土拉河北。605—618年,趁西突厥被隋王朝打败,联合土拉河北其他铁勒部众反抗西突厥,成立同盟,总称回纥。贞观三年(629),与唐、薛延陀联合攻灭东突厥。646年,助唐灭薛延陀,唐于回纥住地设置瀚海都督府。显庆元年(656),出骑兵5万助唐灭西突厥。天宝三载(744),得唐相助,灭后起的东突厥,从此建立起回纥汗国,大致继承了原东、西突厥的疆域。与唐关系密切,两次助唐平定安史之乱,唐三次与其和亲。有文字,为突厥文和粟特文。原信萨满教,后改信从唐传去的摩尼教。遇丧事整面,逢大典拜狼旗。唐德宗贞元四年(788)改称为回鹘。840年左右,因内乱和天灾疫疾,被黠戛斯所破,一部分南下依附唐朝,余众分3支向西北迁徙,与原住在河西和西域的同族人相汇合,先后建立起高昌回鹘、河西回鹘和喀喇汗王朝3个政权。
  [22]凌烟之阁:即凌烟阁,封建王朝为表彰功臣而建筑的绘有功臣图像的高阁。北周·庾信《周柱国大将军纥干弘神道碑》:“天子画凌烟之阁,言念旧臣;出平乐之宫,实思贤傅。”唐·刘肃《大唐新语·褒锡》:“贞观十七年,太宗图画太原倡义及秦府功臣赵公长孙无忌……等二十四人于凌烟阁,太宗亲为之赞,褚遂良题阁,阎立本画。”《旧唐书·太宗纪下》:“(贞观)十七年(643)春正月,……戊申,诏图画司徒、赵国公无忌等勋臣二十四人于凌烟阁。”《旧唐书·代宗纪》:“(宝应二年,763)秋七月,……功臣皆赐铁券,藏名太庙,画象凌烟阁。”
  [23]太室:太室:太庙中央之室,亦指太庙。太室,亦作大室、世室。《尚书·洛诰》:“王入太室裸。”孔传:“太室,清庙。”孔颖达疏:“太室,室之大者,故为清庙。庙有五室,中央曰太室。”《春秋·文公十三年》:“大室屋坏”,《公羊》作“世室”。
  [24]足畏也:初稿作“不其威矣”,后被涂去。
  [25]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语出《孝经·诸候章第三》:“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富贵不离其身,然后能保其社稷,而和其民人。”
  按,《通玄真经》(《文子》)卷五:“处大,满而不溢;居高,贵而无骄。处大不溢,盈而不亏;居上不骄,高而不危,盈而不亏,所以长守富也;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 《后汉书•光武帝纪上》:“策曰:‘在上不骄,高而不危;制节谨度,满而不溢。’”《说苑》卷十:“故士虽聪明圣智,自守以愚;功被天下,自守以让;勇力距世,自守以怯;富有天下,自守以廉;此所谓高而不危,满而不溢者也。”
  [26]《书》曰:“尔唯弗矜,天下莫与汝争功;尔唯不伐,天下莫与汝争能。”按,《尚书·虞书·大禹谟》:“汝惟不矜,天下莫与汝争能。汝惟不伐,天下莫与汝争功。”孔传:“自贤曰矜。”矜(jīn),自夸;自恃。《公羊传·僖公九年》:“矜之者何?犹曰莫我若也。”不矜,不骄傲;不夸耀。《后汉书•胡广传》:“不矜其能,不伐其劳。”不伐,不自夸耀。《周易·系辞上》:“劳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三国·魏·刘劭《人物志•释争》:“盖善以不伐为大,贤以自矜为损。”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31 10:25:41
  [27]齐桓公:春秋时齐国国君。公元前685—前643年在位。姜姓,名小白。齐僖公之子,齐襄公之弟。为公子时,因见内乱,离齐至莒(今山东省日照市莒县)。襄公被杀,齐之大夫迎立为君。即位后任用管仲,改革内政,国势强盛。桓公七年(前679)于鄄(今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北)之会始称霸诸侯,奉行“尊王攘夷”政策。二十年,奉周王命讨伐卫国。二十二年,伐山戎,救燕国。二十五年,败狄救邢、卫二国。三十年,伐楚,与楚在召陵(今河南省漯河市郾城东)结盟而还。三十四年,周因王子带争王位而起内乱,率诸侯会于洮(今山东省鄄城西南),尊周襄王为王。次年,与诸侯盟于葵丘(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东北),规定与盟诸侯永保和好,维护等级制度。后又两次命诸侯戍周以御戎。因“九合诸侯”,“尊王攘夷”,故为“春秋五霸”之首。
  [28]片言:一句话,一声号令。
  [29]勤王:谓尽力于王事。多指君主的统治受到威胁而动摇时,臣子起兵救援王朝。《后汉书•袁绍传》:“乃下诏书于绍,责以地广兵多而专自树党,不闻勤王之师。”
  [30]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论语·宪问》:“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史记》卷三十二“齐太公世家第二”:“於是桓公称曰:‘寡人南伐至召陵,望熊山;北伐山戎、离枝、孤竹;西伐大夏,涉流沙;束马悬车登太行,至卑耳山而还。诸侯莫违寡人。寡人兵车之会三,乘车之会六,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唐张守节《史记正义》:“左传云鲁庄十三年,会北杏以平宋乱;僖四年,侵蔡,遂伐楚;六年,伐郑,围新城也。”“左传云鲁庄十四年,会于鄄;十五年,又会鄄;十六年,同盟于幽;僖五年,会首止;八年,盟于洮;九年,会葵丘是也。”“匡,正也。一匡天下,谓定襄王为太子之位也。”合,聚合,聚集。
  诸候,西周、春秋时分封的各国国君。最初由周天子将疆土、人民分封给诸侯,建立封国。诸侯则承担镇守疆土,捍卫王室,缴纳贡物,朝觐述职等义务。《周易·比卦》:“先王以建万国,亲诸侯。”孔颖达疏:“建万国,谓割地而封建之;亲诸侯,谓爵赏思泽而亲友之。”《国语·周语上》:“诸侯春秋受职于王,以临其民。”但诸侯在本国内在政治、经济、军事上有很大的独立性。春秋以降,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列国诸侯多有僭称公者,楚与吴、越皆用王号,鲁、齐、晋国世卿专擅而为诸侯,鲁国自行用鲁公纪年,周天子日益衰微,诸侯日渐强大。诸侯不再向周王尽义务,同时,各诸侯国之间战事不休,遂演战国之事。
  [31]葵丘:古代有两个地方名叫葵丘。一是春秋时宋邑。在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林七乡西村。《左传》:僖公九年(前651),“夏,公会宰周公、齐侯、宋子、卫侯、郑伯、许男、曹伯于葵丘。”晋代杜预注:“宋子,襄公也。传例曰:在丧公侯曰子。陈留外黄县东有葵丘。”又《左传·僖公九年》:“九月戊辰,諸侯盟于葵丘。”二是春秋时齐地。在今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城西三十里。《左传》:庄公八年(前686),“齐侯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杜预注:“葵丘,齐地。临淄县西有地名葵丘。”按,文中葵丘之会指的是第一个地方。《左传·僖公九年》:“夏,会于葵丘。寻盟,且脩好,礼也。王使宰孔赐齐侯胙,曰:‘天子有事于文、武,有祭事也。使孔赐伯舅胙。’”天子谓异姓诸侯曰伯舅。又,“秋,齐侯盟诸侯于葵丘,曰:‘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后,言归于好。’”《谷梁传·僖公九年》:“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桓盟不日,此何以日?美之也。为见天子之禁,故备之也。 葵丘之会,陈牲而不杀,读书加于牲上,壹明天子之禁,曰,母雍泉,毌讫籴,毌易树子,毌以妾为妻,毌使妇人与国事。”注疏:“讫,止也,谓贮粟。 树子,嫡子。” 《管子·小匡》:“葵丘之会,天子使大夫宰孔致胙于桓公曰:‘余一人之命有事于文武。使宰孔致胙。’且有后命曰:‘以尔自卑劳,实谓尔伯舅毋下拜。’”
  [32]会:指会盟。古代诸侯相会结盟。语本《左传•昭公三年》:“令诸侯三岁而聘,五岁而朝,有事而会,不协而盟。”《左传正义》:“《十三年传》云:‘明王之制,使诸侯岁聘以志业,间朝以讲礼,再朝而会以示威,再会而盟以显昭明。’彼谓诸侯於天子朝聘会盟之数,计十二年而有八聘、四朝、再会、一盟。此说文、襄之霸令诸侯朝聘霸主、大国之法也。诸侯朝天子,因朝而为盟会,所以同好恶,奖王室。霸主之合诸侯,不得令其同盟以奖已,故令有事而会,不协而盟,不复设年限之期。周室既衰,政在霸主。霸主不可自同天子,以明王旧制大烦诸侯,不敢依用,故设此制以简之。”
  [33]振矜:倨傲,傲然自大。《公羊传·僖公九年》:“九月,戊辰,诸侯盟于葵丘。桓之盟不日,此何以日?危之也。何危尔?贯泽之会,桓公有忧中国之心。不召而至者,江人、黄人也。葵丘之会,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震之者何?犹曰振振然。矜之者何?犹曰莫我若也。”《文选•陆机<五等论>》:“片言勤王,诸候必应;一朝振矜,远国先叛。”李善注:“《公羊传》:葵丘之会,齐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震之者何?犹曰振振然。矜之者何?犹莫我若也。何休曰:‘震矜,色自美之貌。’” 西汉桓宽《盐铁论·世务第四十七》:“文学曰:‘昔齐桓公内附百姓,外绥诸侯,存亡接绝,而天下从风。其后,德亏行衰,葵丘之会,振而矜之,叛者九国。《春秋》刺其不崇德而崇力也。故任德,则强楚告服,远国不召而自至;任力,则近者不亲,小国不附。此其效也。’ ”
  [34]判者九国:《史记》卷三十二“齐太公世家第二”:“三十五年夏,会诸侯于葵丘。周襄王使宰孔赐桓公文武胙、彤弓矢、大路,命无拜。桓公欲许之,管仲曰‘不可’,乃下拜受赐。秋,复会诸侯於葵丘,益有骄色。周使宰孔会。诸侯颇有叛者。”《史记集解》:“公羊传曰:‘葵丘之会,桓公震而矜之,叛者九国。’” 《公羊传注疏》卷十一:“下伐厉善义兵是也。会不书者,叛也。叛不书者,为天子亲遣三公会之而见叛,故上为天子,下为桓公讳也。会盟一事不举重者,时宰周公不与盟。”
  [35]行百里者半九十里:语出《战国策·秦策五》:“《诗》云:‘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此言末路之难。”百里者,已行九十里,适为行百里之半耳。譬若强弩至牙上,甫为上弩之半耳。终之尤难,故曰“末路之难”也。
  [36]末路之难:最后一段路程最艰难。比喻保持晚节不易。出处参见上条。
  [37]臮(jì):同“暨”,及,到。
  [38]不理:不顺,不利。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31 10:28:48
  不好意思,打错字了。
  “判者九国”应为“叛者九国”。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5-31 10:32:06
  [39]菩提寺:位于唐长安城平康坊南门之东。隋开皇二年(582), 陇西公李敬道及僧惠英所奏立寺。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续集卷五载:一般寺院制度,钟楼皆在东,唯此寺因宰相李林甫宅在东,故建钟楼于西。寺内有郭令玳瑁鞭及郭令王夫人七宝帐。唐宣宗大中六年(852),改名保唐寺。《名画记》载,菩提寺有吴道玄、杨廷光、董谔、耿昌言画。《寺塔记》载,佛殿东西障日及诸柱上的图画,是东廊旧郑法士画,开元中因屋坏,移入大佛殿内槽北壁。食堂前东壁上,系吴道玄所画《智度论色褐变》,笔迹遒劲,如磔鬼神毛发。次堵画礼骨仙人,天衣飞扬,满壁风动。佛殿内槽后壁,为吴道玄画《消灾经》事。《酉阳杂俎》还载,菩提寺先有一僧,不言姓名,常负束藁,坐卧于寺两廊下,不肯住院。后以束藁焚身,唯存灰烬,无血之臭。众人方知为异人,遂塑灰为僧于佛殿之上,世称为束草师。《太平广记》卷九十八“异僧”和北宋赞宁《宋高僧传》卷二十三亦载录此事。
  按,菩提:梵文Bodhi的音译,意译“觉”、“智”等,指对真理的觉悟。旧借用老、庄术语,译为“道”,指通向涅槃之路。”《成唯识论述记》一:“梵云菩提,此译为觉,觉法性故。”佛教伦理把断绝世间的一切烦恼、成就涅槃作为人生的最终目的,所谓“菩提”即指所有去烦成佛的智慧。在具体理解上,佛教各派有所不同。《大智度论》卷四十四鸠摩罗什注:“菩提,秦言‘无上智慧’”。《大智论度》卷四:“菩提,名诸佛道”。似把菩提等同于佛教的最高智慧。《维摩诘经》僧肇注:“道之极者,称曰菩提”,认为它是觉知“无相”的般若智慧。《大乘起信论》认为菩提是先天具有的佛性。还有人主张菩提唯佛具有,称其为阿耨多罗二藐三菩提。
  [40]行香:古代礼拜神佛的一种仪式。始于南北朝。初,每燃香熏手,或以香末散行。唐以后则斋主持香炉巡行道场,或仪导以出街。《南史•王僧达传》:“先是,何尚之致仕,复膺朝命,于宅设八关斋,大集朝士,自行香。”《旧唐书•职官志二》:“凡国忌日,两京大寺各二,以散斋僧尼。文武五品已上,清官七品已上皆集,行香而退。”宋·姚宽《西溪丛语》卷下:“行香起于后魏及江左齐梁间。每燃香熏手,或以香末散行,谓之行香。唐初因之。文宗朝,崔蠡奏设斋行香,事无经据,乃罢。宣宗复释教,行其仪。朱梁开国,大明节百官行香祝寿。石晋天禧中,窦正固奉国忌行香,宰臣跪炉,百官立班,仍饭僧百人,即为规式。国朝至今因之。”
  [41]指麾(huī):同“指挥”,安排。
  [42]宰相:除了辽代曾用为正式官名外,其余各个朝代,自周秦、隋唐至明清统非正式官名,而为丞相、三公官、中书令、尚书令、录尚书事、侍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等等别称。“宰相”之称,源自先秦诸子。唐代宰相称号既众,“名号尤不正”。初期以三省长官(尚书令、中书令、侍中)与尚书左右仆射为宰相。其中尚书左、右仆射,入高宗朝后,须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方为宰相。自太宗朝贞观起,非三省长官,而带“参预朝政”、“参知政事”、“参议得失”、“专典机密”、“知军国重事”、“平章国计”、“同中书门下三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等,为宰相。其间,龙朔中、天宝初,曾改侍中、中书令为左、右相,侍中或改为纳言、黄门监,中书令改为内史令、紫微令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或改为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同紫微黄门平章事等。玄宗朝天宝之乱后,侍中、中书令多为藩帅兼领之职,称“使相”,宰相官统一到以他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名号上了。唐·杜佑《通典·职官》三《宰相》:“大唐,侍中、中书令是真宰相。尚书左、右仆射亦为宰相。其间或改为纳言、内史、左相、右相、黄门监、紫微令等名,其本即侍中、中书令也。共有四员。其仆射,贞观末始加‘平章事’,方为宰相。其余以他官参掌者,无定员,但加‘同中书门下三品’、‘平章事’、‘知政事’、‘参知机务’、‘参与政事’及‘平章军国重事’之名者,并为宰相。”《新唐书》卷四十六“志第三十六·百官一”:“宰相之职,佐天子总百官,治万事,其任重矣。然自汉以来,位号不同,而唐世宰相,名尤不正。初,唐因隋制,以三省之长中书令、侍中、尚书令共议国政,此宰相职也。其后,以太宗尝为尚书令,臣正避不敢居其职,由是仆射为尚书省长官,与侍中、中书令号为宰相。其品位既崇,不欲轻以授人,故常以他官居宰相职,而假以他名。自太宗时,杜淹以吏部尚书参议朝政,魏征以秘书监参预朝政,其后或曰‘参议得失’、‘参知政事’之类,其名非一,皆宰相职也。贞观八年,仆射李靖以疾辞位,诏疾小瘳,三两日一至中书门下平章事,而‘平章事’之名盖起于此。其后,李勣以太子詹事、同中书门下三品,谓同侍中、中书令也,而‘同三品’之名盖起于此。……自高宗以后,为宰相者,必加‘同中书门下三品’。……永淳元年,以黄门侍郎郭待举、兵部侍郎岑长倩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平章事’入衔,自待举等始。自是以后,终唐之世不能改。”(1)以三省长官与尚书左、右仆射为宰相。《新唐书·房玄龄传》:“太子(秦王李世民)即位,为中书令。……进尚书左仆射、监修国史。……居宰相积十五年。”同书《王珪传》:“太宗召为谏议大夫。……封永宁县男、黄门侍郎,迁侍中。……时珪与玄龄、李靖、温彦博同、戴胄、魏征同辅政。”(2)以它官带“参预朝政”、“参知政事”、“专典机密”、“同中书门下参掌机密”、“门下中书平章政事”、“同中书门下三品”等为宰相。《旧唐书·魏征传》:“太宗新即位,励精政道,数引征入卧内,访以得失。……贞观二年,迁秘书监、参预朝政。……七年,代王珪为侍中。”同书《岑文本传》:“(太宗)以文本为中书侍郎、专典机密。……拜中书令。……文本既久在枢揆,当途任事。”《新唐书·李靖李勣传》:“(李靖)迁尚书右仆射。靖每参议,恂恂似不能言,以沈厚称。……若疾少间,三日一至门下中书平章政事。”“太宗即位……晋王为皇太子,(勣)授詹事兼左卫率,俄同中书门下三品。……高宗立……进开府仪同三司、同中书门下参掌机密。”(3)高宗朝以“同中书门下三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入衔为宰相官称,至天宝后,以它官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逐渐固定为真宰相。《旧唐书·岑文本传》:“长倩,少为文本所鞠,同于己子。永淳中,累转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垂拱初,自夏官尚书迁内史、知夏官事。俄拜文昌右相。”按: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入衔自永淳始。《新唐书·杜如晦传》:“拜中书舍人、户部侍郎,为学士承旨,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建安县男。自帝即位,不阅岁至宰相,搢绅骇异。”同书《牛僧孺传》:“(文宗立)复以兵部尚书、平章事。……它日延英召见曰:‘公等有意于太平乎,何道以致之?’僧孺曰:‘臣待罪宰相,不能康济。’”同书《来济传》:“永徽二年,拜中书侍郎兼弘文馆学士、监修国史,俄同中书门下三品。”同书《李义琰传》:“上元中,进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右庶子。高宗欲使武后摄国政,义琰与郝处俊固争,事得寝。……义琰曰:‘以吾为国相,且自愧。’”(4)高宗龙朔、武后光宅、中宗神龙、玄宗开元天宝间,三省及其长官名屡有改易,宰相官称亦随之改复,然其本质,以“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等为宰相职未变。《新唐书·苏世长传》:“(良嗣)迁文昌左相、同凤阁鸾台三品。遇薛怀义于朝,怀义偃蹇,良嗣怒,叱左右批其颊,曳去。武后闻之,戒曰:‘弟出入北门,彼南衙宰相行来,毋犯之。’”《旧唐书·岑文本传》:“格辅元者……弱冠举明经,历御史大夫,地官尚书、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同书《李林甫传》:“天宝改易官名,为右相。……天下威权,并归于己。……宰相用事之盛,开元以来,未有其比。”同书《姚崇传》:“复迁紫微令。……黄门监卢怀慎,既庶事曲从,竟亦不敢逆崇之意。……同时宰相卢怀慎、源乾曜,但唯诺而已。”同书《源乾曜传》:“(开元)四年冬,擢拜黄门侍郎、同紫微黄门平章事。”宋·王溥《唐会要》卷五一《官号·侍中》:“隋为纳言。武德初,因旧制,四年三月十日,改为侍中。龙朔二年四月四日,改为东台左相;咸亨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改为侍中。光宅元年九月五日,改为纳言;神龙元年二月四日,改为侍中。开元元年十二月一日,改为黄门监;五年九月六日,改为侍中。天宝元年二月二十日,改为左相;至德二载十二月十五日,改为侍中,旧是三品。大历二年十一月九日,改为正二品,与中书令同。”同书《官号·中书令》:“武德元年,为内史令;三年,改为中书令。龙朔二年,改为西台右相;至咸亨元年,改为中书令。光宅二年,又为内史;神龙元年,复为中书令。开元元年,为紫微令;五年,复为中书令。天宝二年,改为右相;于德二载,复为中书令。”
  [43]两省:门下省与中书省的合称。南宋郑樵《通志略·职官略第二·中书省第四》:“时谓尚书省为南省、门下中书为北省。亦谓门下省为左省,中书为右省。或通谓之两省。”
  《旧唐书》卷四十三“志第二十三·职官二”:“门下省(秦、汉初,置侍中,曾无台省之名。自晋始置门下省,南、北朝皆因之。龙朔改为东台,光宅改为鸾台,神龙复。)
  侍中二员。(隋曰纳言,又名侍内。武德为纳言,又改为侍中。龙朔改东台左相,光宅元年改为纳言,神龙复为侍中。开元元年改为黄门监,五年复为侍中。天宝二年改为左相。至德二年复改为侍中。武德定令,侍中正三品,大历二年十一月九日,升为正二品。旧制,宰相常于门下省议事,谓之政事堂。永淳二年七月,中书令裴炎以中书执政事笔,遂移政事堂于中书省。开元十一年,中书令张说改政事堂为中书门下,其政事印,改为中书门下之印也。)侍中之职,掌出纳帝命,缉熙皇极,总典吏职,赞相礼仪,以和万邦,以弼庶务,所谓佐天子而统大政者也。凡军国之务,与中书令参而总焉,坐而论之,举而行之,此其大较也。凡下之通上,其制有六:一曰奏抄,二曰奏弹,三曰露布,四曰议,五曰表,六曰状;皆审署申覆而施行焉。……
  门下侍郎二员。(隋曰黄门侍郎。龙朔为东台侍郎,咸亨改为黄门侍郎,垂拱改为鸾台侍郎,天宝二年改为门下侍郎,乾元元年改为黄门侍郎,大历二年四月复为门下侍郎。武德定令,中书门下侍郎,同尚书侍郎,正四品上。大历二年九月敕升为正三品也。)门下侍郎掌贰侍中之职。凡政之弛张,事之与夺,皆参议焉。”
  《旧唐书》卷四十三“志第二十三·职官二”:“中书省(秦始置中书谒者,汉元帝去‘谒者’二字。历代但云中书。后周谓之内史省,隋因为内史省,置内史监、令各一员。炀帝改为内书省。武德复为内史省,三年改为中书省。龙朔改为西台,光宅改为凤阁,神龙复为中书省。开元元年改为紫微省,五年复旧。)
  中书令二员。(汉、魏品卑而付重。魏置监、令各一员,历南朝不改。隋省监,置令二人,正三品。隋文帝废三公府僚,令中书令与侍中知政事,遂为宰相之职。隋曰内书令。武德日内史令,寻改为中书令。龙朔为西台右相,咸亨复为中书令。光宅为凤阁令。开元元年改为紫微令,五年复为中书令。天宝改为右相,至德二年复为中书令。本正三品,大历二年十一月九日,与侍中同升正二品,自后不改也。)中书令之职,掌军国之政令,缉熙帝载,统和天人。入则告之,出则奉之,以厘万邦,以度百揆,盖佐天子而执大政也。凡王言之制有七:一曰册书,二曰制书,三曰慰劳制书,四曰发敕,五曰敕旨,六曰论事敕书,七曰敕牒,皆宣署申覆而施行之。……
  中书侍郎二员。(汉置中书,掌密诏,有令、仆、丞、郎四官。魏曰中书郎,晋加“侍”字。隋置内书省,改为内书侍郎,正四品。武德初为内史侍郎,三年改为中书侍郎。龙朔、光宅、开元,随曹易号。至德复为中书侍郎。武德定令,与尚书侍郎俱第四品。大历二年九月,与门下侍郎共升为正三品也。)中书侍郎掌贰令之职。凡邦国之庶务,朝廷之大政,皆参议焉。凡临轩册命大臣,令为之使,则持册书以授之。凡四夷来朝,监轩则受其表疏,升于西阶而奏。若献贽币,则受之以授于所司。”
  [44]台省:东汉至隋、唐对中央中枢官署尚书台(省)、中书省、门下省和御史台等的简称及其合称。唐龙朔二年(662)以尚书省为中台、门下省为东台、中书省为西台,称三省为“台省”,三省官为“台省官”。
  [45]常参官:日常参朝的官吏。《新唐书•百官志三》:“文官五品以上及两省供奉官、监察御史、员外郎、太常博士,日参,号常参官。”
  [46]鱼开府:即鱼朝恩(722—770),唐朝宦官。泸州泸川(今四川省泸州市泸县)人。玄宗天宝末年,以宦者入内侍省。性聪敏,善宣答,通书计。肃宗至德初年,常令监军事。九节度讨安庆绪于相州(今河南省安阳市),不立统帅,以朝恩为观军容宣慰处置使。“观军容使”这个名目,自他起始。后又官加左监门卫大将军。时郭子仪屡建大功,他妒其功高,屡进谗言。史思明再陷洛阳,他以神策军镇陕。洛阳平,徙屯汴州,加开府仪同三司,封冯翊郡公。代宗广德元年(763),吐蕃入犯京师,代宗逃亡至陕。时禁军散乱,朝恩大军到来迎奉,禁军方振。代宗深加宠信,由他专门统领神策军。朝恩性本顽劣,恃功自伐,无所忌惮。常与腐儒及轻薄文士交往,讲授经籍,作为文章,以标榜自有文武才干,蒙上邀宠。永泰中官授国子监,兼鸿胪、礼宾、内飞龙、闲厩使,封郑国公。干预朝政,目空一切。他采纳神策都虞候刘希暹的诡计,置狱北军,人称“地牢”。大历五年(770),被代宗与宰相元载计议诛死。其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四”和《新唐书》卷二百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开府,即开府仪同三司。汉、魏时期始有“开府仪同三司”之号,三司指太尉、司徒、司空。三司都有官属,“开府仪同三司”,指设官、待遇与三司相同。如做加衔,其本身必另有其他职务。唐、宋、元三朝以开府仪同三司为一品官阶。只称“仪同三司”者,为次一级。确切地说,唐代的开府仪同三司是从一品。《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开府仪同三司、文散官。(开府仪同三司及特进不带职事官者,朝参禄俸并同职事,仍隶吏部也。)”
  [47]从权:采用权宜变通的办法。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02 18:01:13
  [48]一昨:前些日子。
  [49]郭令公父子:初稿“郭令公”下涂去“中丞”二字。令公,原是对中书令的尊称。《魏书·高允传》:“于是拜允为中书令……高帝重允,常不名之,恒呼为令公。”唐代郭子仪时为中书令,故有此称。唐·赵璘《因话录》卷一:“礼缘人情,令公(指郭子仪)勋德不同常人,且又为国姻戚,自令公始,亦谓得宜。”中唐以后,节度使多加中书令,使用渐滥。
  郭子仪(697—781),唐代著名将领。华州郑县(今陕西省渭南市华县)人。平定安史之乱有功,任朔方节度使。肃宗以为关内河东副元帅,收复长安、洛阳。击败吐蕃、回纥联合入侵。封汾阳郡王。德宗赐号“尚父”。去世时,德宗为之废朝五日。赐谥曰忠武,配飨代宗庙庭。郭子仪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侈穷人欲而君子不之罪。其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一百二十“列传第七十”和《新唐书》卷一百三十七“列传第六十二”。其子曜、旰、晞、昢、晤、暧、曙、映等八人,婿七人,皆朝廷重官。
  [50]犬羊:旧时对外敌的蔑称。汉·陈琳《为袁绍檄豫州》:“尔乃大军过荡西山,屠各左校,皆束手奉质,争为前登,犬羊残丑,消沦山谷。”
  [51]凶逆:凶恶判逆。犬羊凶逆,指吐蕃和铁勒族人仆固怀恩的叛军。
  [52]衆:同“眾”。《说文·㐺部》:“眾,眾立也。从三人。凡乑之属皆从乑。”段注:“《玉篇》作‘衆’也。《国语》曰:‘人三爲衆。’”
  [53]班秩:官员的品级。
  [54]文武之左右:唐代官制,左官要稍高于右官。如《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左光禄大夫、(从一品)右光禄大夫(正二品)”。至于唐诗中的“左迁”乃是降官,贬职。乃沿用汉代习惯语。汉代以右为尊,故称仕于诸侯者为左官,以示地位低于朝廷官员。《汉书·诸侯王表》:“武有衡山、淮南之谋,作左官之律,设附益之法。”注:“汉时依 上古法,朝廷之列以右为尊,故称降秩为左迁,仕诸侯为左官也。”后也称降职外迁的官为左官。《汉书•朱博传》:“(朱博)迁为大司农。岁余,坐小法,左迁犍为太守。”《汉书·周昌传》:“高祖曰:吾极知其左迁,然吾私忧赵,念非公无可者。”注:“师古曰:是时尊右卑左,故谓贬秩位为左迁。”《后汉书·任延传》记任延“为武威太守,坐擅诛羌不先上,左迁召陵令。”南朝·梁·沈约《立左降诏》:“是故减秩居官,前代通则;贬职左迁,往朝继轨。”唐·柳宗元《送李渭赴京师序》:“过洞庭,上湘江,非有罪左迁者罕至。”
  [55]军容:官名。军职,南北朝时已有。《南史·王敬则传》:“敬则大叫索马,再上不得上,兴盛军容袁文旷斩之,传首。”《南齐书•桓康传》:“宋大明中,随太祖为军容。”唐代观军容宣慰处置使简称军容,亦称军容使。唐肃宗乾元元年(758)九节度之帅围讨安庆绪,朝廷不设统帅而置此职,为监视诸军将帅的最高军职,以宦官鱼朝恩充任。其后又设左、右神策军观察使。僖宗中和三年(883)又任命田令孜为神策军十军兼十二卫观军容使,统领全部禁军,为禁军最高首领。唐末此职均由宦官把持。至唐末始废。见《新唐书·兵志》、《旧唐书·职官三·左右神策军》。
  [56]侧目:即侧目而视,不正眼相视,而是斜着眼睛看对方。形容畏惧、憎恨或鄙视的样子。《战国策·秦策一》:“(苏秦)妻侧目而视,倾耳而听。”《史记·汲黯列传》:“天下谓刀笔吏不可以为公卿,果然。必汤也,令天下重足而立,侧目而视矣!”
  [57]清昼攫金:大白天劫夺他人财物。典出《列子·说符第八》:“昔齐人有欲金者,清旦请冠而之市,适鬻金者之所,因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问曰:‘人皆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对曰:‘取金之时,不见人,徒见金。’”
  [58]闻:初稿“闻”字上边涂去“窃见”二字。此句出自《礼记•檀弓上》:“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郑玄注:“息犹安也,言苟容取安。”《资治通鉴•唐肃宗乾元元年(758)》:“自是之后,积习为常,君臣循守,以为得策,谓之姑息。”胡三省注:“姑,且也;息,安也;且求目前之安也。”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02 18:04:24
  [59]梵(fàn)行:泛指符合于佛教戒律、可趋求解脱的修行。如《增一阿含经》卷三○谓:“若有人戒律具足而无所犯,此名清净、修得梵行。”晋·法显《佛国记》:“王净修梵行,城内人信敬之情亦笃。”《法苑珠林》卷六一:“彼乱己整,守以慈行,见怒能忍,是为梵行;至诚安徐,口无粗言,不瞋彼所,是为梵行;垂拱无为,不害众生,无所娆恼,是为梵行。”
  [60]殄(tiǎn)贼:殄灭叛贼。殄,消灭。《尔雅·释诂上》:“殄,尽也。”又《尔雅·释诂下》:“殄,绝也。” 
  [61]利衰涂割:指得失恩怨。利衰,佛教用“八风”喻称“世间八法”,指能直接扇动世人心绪、动摇修道意志的八种际遇和影响,即:利、衰、毁、誉、称、讥、苦、乐。北宋·元照《行宗记》卷一:“《智论》云:衰利、毁誉、称讥、苦乐,四顺四违,能动物情,名为八风。”又《摩诃僧祇律》卷四:“世间八法,常随世人,世人亦常随世八法。何等为八?一、利,二、不利,三、称,四、不称,五、誉,六、毁,七、乐,八、苦。如是比丘,愚痴凡夫少闻少知,于正法中心不调伏,于圣贤法心未开解。”
  涂割,北凉天竺三藏昙无谶译《大般涅盘经》卷三“寿命品”:“世尊,若有一人以刀害佛,复有一人持栴檀涂佛,佛于此二若生等心,云何复言当治毁禁?若治毁禁,是言则失。”《大般涅盘经》卷七“如来性品”:“如以刀割及香涂身,于此二人不生增益损减之心。唯能处中故名如来。”《大般涅盘经》卷三十“师子吼菩萨品”:“虽胜一切而无憍慢,涂割二事其心无二,智慧通达于法无碍。”东晋沙门法显共天竺沙门觉贤译《佛说大般泥洹经》:“如来平等,塗割处中无怨无爱。”
  [62]恬(tián)然:安然,不在意貌;满不在乎的样子。《淮南子•原道训》:“恬然无思,澹然无虑。”
  [63]汩(gǔ):扰乱。《小广雅·广言》:“汩,乱也。”清·王筠《说文句读·水部》:“伪孔传以乱训汩,则美恶不嫌同词也。”
  [64]乡里:周制,王及诸侯国都郊内置乡,民众聚居之处曰里。《吴子•治兵》:“乡里相比,什伍相保。”
  [65]上齿:敬老。上,通“尚”。齿,指高年。《礼记•王制》:“耆老皆朝于庠,元日习射上功,习乡上齿,大司徒帅国之俊士与执事焉。”孔颖达疏:“又于乡学习此乡饮酒之礼,令老者居上,故云上齿。”《大戴礼记•保傅》:“帝入南学,上齿而贵信,则长幼有差,而民不诬矣。”《新唐书•百官志四上》:“太子宾客四人,正三品,掌侍从规谏,赞相礼仪,宴会则上齿。”
  [66]宗庙上爵,朝廷上位:语本《庄子·天道》:“夫天地至神,而有尊卑先後之序,而况人道乎?宗庙尚亲,朝廷尚尊,乡党尚齿,行事尚贤,大道之序也。语道而非其序者,非其道也;语道而非其道者,安取道?”《孟子·公孙丑下》:“朝廷莫如爵,乡党莫如齿,辅世长民莫如德。”
  按,宗庙,古代帝王、诸侯或大夫、士祭祀祖先的场所。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庙,尊先祖貌也。”段注:“尊其先祖而以是仪貌之,故曰宗庙。”《礼记·中庸》:“宗庙之礼,所以祀乎其先也。”《孝经·丧亲》:“为之宗庙,以鬼享之。”《孝经·丧亲章》邢昺疏引旧解:“宗,尊也;庙,貌也。享祭宗庙,见先祖之尊貌也。”《尚书·太甲上》:“社稷宗庙,罔不祇肃。”《论语·乡党》:“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据《礼记》中的《王制》和《祭法》等篇介绍,周代宗庙制度规定,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庙合而为七;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太祖庙合而为五;大夫三庙,一昭一穆,与太祖庙合而为三;士一庙;庶人无庙,只能祭于寝。
  [67]彝伦:伦常,指人与人之间通常的道德关系和正常的社会秩序。《尚书·洪范》:“我不知其彝伦攸叙。”蔡沈集传:“彝,常;伦,理也。”后世儒者常用以指社会伦理道德的常理。东汉蔡邕《释诲》:“登天庭,序彝伦。”
  [68]御史大夫:官名。战国时有御史,为国君的秘书,在君主左右掌文书、档案、记录等事。秦汉置御史大夫,它一方面具有中央政府秘书长的性质,一方面又具有独立于行政系统以外的监察长的性质,与丞相、太尉合称三公,丞相缺位时往往即由御史大夫递升,在中央官职中居于崇高的地位。后改御史大夫为大司空,东汉去“大”字称为司空,与太尉、司徒合称三公。御史大夫转为司空之后,由中丞率领侍御史出为外台,转属少府。隋代始恢复御史大夫之名。但其时的御史大夫仅为御史中丞的改称,不是秦汉御史大夫的旧制。至唐代,始复在御史中丞之上置御史大夫一人,专掌监察、执法,而以御史中丞为其副职,唐代御史大夫名虽崇高,秩仅从三品(后改正三品)。唐高宗龙朔二年(662)曾改御史大夫为大司宪,御史中丞为司宪大夫,武则天时御史台改称肃政台,分左右,故长官也各置一人,称左右肃政大夫,后仍合并复旧称。《新唐书》卷四十八“志第三十八·百官三·御史台”:“大夫一人,正三品;中丞二人,正四品下。大夫掌以刑法典章纠正百官之罪恶,中丞为之贰。其属有三院:一曰台院,侍御史隶焉;二曰殿院,殿中侍御史隶焉;三曰察院,监察御史隶焉。凡冤而无告者,三司诘之。三司,谓御史大夫、中书、门下也。”
  [69]供奉官:侍奉皇帝左右之近臣。唐代指侍中、中书令、左右散骑常侍、黄门侍郎、中书侍郎、谏议大夫、给事中、中书舍人、起居郎、起居舍人、通事舍人、补阙、拾遗等官。按,唐高宗永徽(650—655)以后,皇帝多居大明宫,宫中所置从官称东头供奉官,原大内从官称西头供奉官。《资治通鉴·唐睿宗景云元年》:“明日,中宗雨泣,谓供奉官曰:‘几不与卿等相见。’”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02 18:10:07
  [70]十二卫:隋唐禁军机构。统御禁卫兵。隋炀帝大业三年(607),改置十二府,并扩充为十六卫。除不领府兵的四卫外,其余合称十二卫,即左右卫(左右翊卫)、左右武卫、左右候卫、左右屯卫(左右领军卫)、左右御卫、左右骁骑卫。唐沿隋制,但名称略有变化,其领府兵的十二卫为:左右卫、左右骁卫、左右武卫、左右威卫、左右领军卫、左右金吾卫。《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左、右卫府、左、右骁卫府、左、右武卫府,并除‘府’字。左、右屯卫府为左右威卫,左、右领军卫为左右戎卫,武候为金吾卫,千牛为奉宸卫,屯营为羽林军。……光宅元年九月,……左、右骁卫为左右威卫,左、右武卫为左、右鹰扬卫,左、右威卫为左右豹卫,左、右领军卫为左右玉铃卫。左、右金吾卫依旧。”又,“左右卫、左右骁卫、左右武卫、左右威卫、左右领军卫、左右金吾卫、左右监门卫、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左右英武六军大将军、左右千牛卫大将军,自左右卫已下,并为武职事官。”均为正三品。
  [71]大将军:武官名。始置于战国赵,李牧、廉颇为赵大将军,位在诸将之上。秦沿置,楚汉之际,汉高祖以韩信为大将军,武帝以卫青、霍去病为大将军。东汉始有名号大将军,如建威大将军之类。魏晋南北朝沿置,名目日益增多,如骠骑、车骑、辅国、冠军之类。西魏、北周时大将军为统领府兵将领之一,北国时秩正九命,地位在六柱国和二十四开府中间,常领开府将军出征。隋沿置,秩从三品。唐代十六卫均置大将军。
  [72]三师:北魏、北齐以太师、太傅、太保合称三师,以有勋德者充任,掌以美德劝导君主,无实际职务。与二大、三公、丞相、开府仪同三司并为诸公。隋唐、五代沿置,为掌训导之官,职无所统,不设府僚。《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贞观“十一年,改令置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师。”《新唐书·百官一·三师三公》:“太师、太傅、太保,各一人,是为三师……皆正一品。三师,天子所师法,无所总职,非其人则缺。”
  [73]三公:官名。三公之称,古已有之,但所指各异。隋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均正一品。其职在参议国家大政。其位之尊,仅次于三师,不轻易授人。隋初三公开府置僚,其后不置府僚。唐代因袭此制,三公和三师一样均为正一品。《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武德七年(624)定令: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尚书、门下、中书、秘书、殿中、内侍为六省。”《旧唐书》卷四十三“志第二十三·职官二”:“三公,论道之官也。盖以佐天子理阴阳,平邦国,无所不统,故不以一职名其官。大祭祀,则太尉亚献,司徒奉俎,司空扫除。”
  [74]令仆:尚书令与仆射的合称。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赏誉》:“桓公语嘉宾,阿源有德有言,向使作令仆,足以仪刑百揆,朝廷用违其才耳。”唐·卢照邻《释疾文·粤若》:“俯仰谈笑,顾盼纵横,自谓明主以令仆相待,朝廷以黄散为经。”
  [75]少师:官名。大戴《礼记·保傅》:“天子宴瞻其学,左右之习反其师,答远方诸侯,不知文雅之辞,应群臣左右,不知已诺之正,简闻小诵,不传不习,凡此其属,少师之任也。”春秋时,随、楚均置少师,秦汉以后省。北周复置少师,为三孤之一,特示尊崇,无职事。西晋始置太子少师,以避司马师之名,称为太子少帅。北魏、北齐沿西晋之制置太子少师,与太子少傅、少保合称东宫三少,太子少师居三少之首。隋唐以后多为虚衔,作为大臣的荣典。《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尚书左右仆射、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京兆河南太原等七府牧”均为从二品。
  [76]保傅:负责辅佐教导的官,如太保、太傅、少保、少傅,为保官和傅官的统称。《大戴礼记·保傅》:“保,保其身体;傅,傅其德义。”唐代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均为从二品。
  [77]尚书左右丞:官名。秦置尚书丞一人,属少府。西汉沿置,成帝时增为四人。东汉光武帝时减为二人,始称左右丞。秩四百石,为尚书令属官。历代沿置。唐高宗龙朔年间(661-663)曾改为左右肃机,旋复旧称。职掌纠举省内官吏违章之事,协助尚书令、仆通判尚书省事务。唐代左丞总辖吏、户、礼三部,右丞总辖兵、刑、工三部。宋代为执政官之一,权尤重。元时尚书省并于中书省,置中书省左右丞。明因袭,尚书左右丞乃废。
  按,《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尚书左丞为正四品上(永昌元年(689)进为正三品,如意元年(692)复旧),尚书右丞为正四品下(永昌元年进为从三品,如意元年复旧)。
  又,尚书,官名。隋唐时三省制度确立,尚书省为行政的总汇,其分部也已定型。隋设吏部、礼部、兵部、都官、度支、工部六尚书。唐改都官为刑部,度支为户部,定六部序列为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是正三品),此后相沿至清代光绪庚子之役以前,始终未改。宋代中书、门下两省渐成空名,尚书省更显重要。按,唐龙朔二年(662)名太常伯,咸亨元年(670)复旧。中唐以后,多由宰相兼任或成为外官所带检校官衔,不治部务,渐成虚衔,六部事务实由侍郎主持。《旧唐书》卷四十三“志第二十三·职官二”:“尚书省领二十四司。(六尚书,各分领四司。)尚书令一员。(正二品。武德中,太宗为之,自是阙而不置。)令总领百官,仪刑端揆。其属有六尚书:一曰吏部,二曰户部,三曰礼部,四曰兵部,五曰刑部,六曰工部。凡庶务,皆会而决之。左右仆射各一员,(从二品。龙朔二年,改为左右匡,光宅元年,改为文昌左右相,开元元年,改为左右丞相,天宝元年,复为左右仆射。)掌统理六官,纲纪庶务,以贰令之职。自不置令,仆射总判省事。御史纠劾不当,兼得弹之。”
  [78]侍郎:唐代之侍郎,因其任职官署不同,可分为二。(一)中书、门下二省,各设侍郎二人,均正三品(旧班正四品上,大历二年升)。分别为中书令、门下侍中之副。其主官如缺,可以代判本省庶政。平时也参议朝廷大政。(二)尚书省所辖的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之下,各设侍郎一或二人,分别为正四品上(吏部侍郎)或正四品下(户、礼、兵、刑、工部侍郎),各为本部尚书之副。如尚书职缺,侍郎则代行尚书职。
  按,隋大业三年(607)改制,于吏、民、礼、兵、刑、工诸部置,正四品。诸曹侍郎均改称郎。唐代因之,改民部为吏部,吏部正四品上,诸部正四品下。龙朔二年(662)改名少常伯,咸亨元年(670)复旧。中唐以后,六部尚书多为外官带职,部务实由侍郎主持。
  [79]九卿:初稿“九卿”句上涂去“从昔已然,未尝参错”。作者已将此句补在后文。
  九卿,始于周朝。周以少保、少傅、少师、司空、司寇、司马、宗伯、司徒、冢宰为九卿。秦汉以少府、治粟内史(后改为大农令、大司农)、宗正、典客(后改为大行令、大鸿胪)、廷尉、太仆、卫尉、郎中令(后改为光禄勋)、奉常(后改为太常)为九卿。北齐改廷尉为大理,少府为太府。《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太常、光禄、卫尉、宗正、太仆、大理、鸿胪、司农、太府,为九寺。”
  [80]三监:唐代官署国子监、少府监、将作监的合称。《旧唐书》卷四十二“志第二十二·职官一”:“贞观元年,改国子学为国子监,分将作为少府监,通将作为三监。”又,“垂拱元年二月,改“少府监为尚方监。……将作监为营缮监,国子监为成均监。”国子祭酒、少府监、将作监,均为从三品。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02 18:20:19
  [81]参错:错乱。
  [82]节度:节度使省称。《新唐书·兵志》:“夫所谓方镇者,节度使之兵也。”唐初,军队戍边防守的,大者为军,小者为守捉,而总领的机构称为道。而道有大将军一人,一般称为总管,不久又改称都督,实际上都督与总管并存。高宗永徽以后,都督带使持节(符节)者,实际上已是节度使,但当时并没有正式任命为节度使的,直到睿宗景云二年(711),才在边疆地区正式任命节度使,以贺拔延嗣为凉州都督、河西节度使,至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才在朔方、陇右、河东、河西诸镇置节度使,至天宝初年又有增置。节度有大使、付大使。每以数州为一镇,节度使即统辖此数州,州刺史成为其下属;他们又多兼按察、安抚、度支等使,统管军事、民政、财政、任高权重。及至范阳节度使安禄山发动叛乱之后,中央军队不敌,洛阳、长安相继落入安禄山之手,唐玄宗逃往四川,肃宗在灵武即位,中原大乱。待安史之乱平定后,一些军队的首领和士兵,由于军功卓著而被皇帝封为王侯的皆成为节度使。“由是方镇相望于内地,大者连州十余,小者犹兼三四。故兵骄则逐帅,帅强则叛上。或父死子握其兵不肯代;或取舍由于士卒,往往自择将吏,号为‘留后’,以邀于命。”(《新唐书·兵志》)。由于中央无力平叛,皇帝只好任命这些人为节度使,以致于形成藩镇割据,直到唐朝灭亡没有发生变化。
  [83]特进:散官名。隋初始以特进为散官,秩正二品,授给有声望的文武官员,炀帝时不置。唐为文散官,秩与隋同。
  [84]勋官:北周至明给予文武官员的称号。其始本为北周与北齐交战时北周为奖励军功而设,后渐及于朝官,自上柱国以至都督,共分十一等,秩自正九命至七命。隋勋官之制沿袭北周,亦分十一等,名称略有变动,秩自正二品至七品。唐制勋官自上柱国至武骑尉,共分为十二转:(1)上柱国,视同正二品;(2)柱国,视同从二品;(3)上护军,视同正三品;(4)护军,视同从三品;(5)上轻车都尉,视同正四品;(6)轻车都尉,视同从四品;(7)上骑都尉,视同正五品;(8)骑都尉,视同从五品;(9)骁骑尉,视同正六品;(10)飞骑尉,视同从六品;(11)云骑尉,视同正七品;(12)武骑尉,视同从七品。按被授勋之官,其地位虽然尊崇,并无职事可做,故有散官之称。《旧唐书·职官志》说,勋官“据令乃与公卿齐班, 论实在于胥吏之下,盖以其猥多,又出身兵卒,所以然也。”开元时,勋官的地位已很卑下,他们不但不能与职事官和散官相比,而且还得定期至兵部和本郡服役,被官府役使如僮仆,其实际地位仅略高于平民,有被选补为吏胥的资格。故唐代的勋官实与秦汉时的军功爵相似。
  [85]用荫:因父祖之官职、功业、勋位而得官。官荫,封建时代父祖有官爵可以荫及亲属子孙的制度,也称“资荫”或“荫”。始于汉代的任子制度,迄自清代。历代官荫通常是在父兄辈的功劳和等级上实行荫职,所荫的职位要低于父兄原职或只取得做官的资格。有官荫者犯罪时,处理亦较庶民为轻。《资治通鉴》卷一九三“唐纪九”:“上曰:‘然。向者卢祖尚虽失人臣之义,朕杀之亦为太暴,由此言之,不如文宣矣!’命复其官荫。”胡三省注:“复其官,则得荫其子若孙。唐制,凡用荫:一品,子正七品上;二品,子正七品下;三品,子从七品上;从三品,子从七品下;正四 品,子正八品上;从四品,子正八品下;正五品,子从八品上;从五品及国公子,从八品下。三品以上,荫曾孙;五品以上,荫孙;孙降子一等,曾孙降孙一等,赠 官降正官一等,死事者与正官同。郡、县公子视从五品孙,县男以上子降一等,勋官二品子又降一等,二王后孙视正三品。”
  [86]讌(yàn):同“宴”。
  [87]裂冠(ɡuān)毁冕(miǎn):撕烈其冠,毁坏其冕。冠,帽子;冕,古代王侯卿大夫所戴的礼帽。旧指诸侯背弃礼法。语本《左传·昭公九年》:“周甘人与晋阎嘉争阎田。晋梁丙、张趯率阴戎伐颍。王使詹桓伯辞于晋,曰:‘……我在伯父,犹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原,民人之有谋主也。伯父若裂冠毁冕,拔本塞原,专弃谋主,虽戎狄,其何有余一人?’”周为列国宗主,晋背弃王室,犹如自毁冠冕。后因用“裂冠毁冕”为比喻背弃王室之典。《南史·齐高帝纪上》:“桂阳负众,轻问九鼎。裂冠毁冕,拔本塞源。烈火焚于王城,飞矢集乎君屋。群后忧惶,元戎无主。”
  [88]凌:即凌驾,压倒。
  [89]偪(bī):同“逼”。
  [90]振古:自古以来。振,极,远。《诗经·周颂·载芟》:“匪今斯今,振古如兹。”朱熹集传:“振,极也……盖自极古以来已如此矣。”晋·葛洪《抱朴子·名实》:“历览振古,多同此疾。”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12 20:25:15
  [91]监门将军:隋设左右监门府,各置将军一人,掌宫殿门禁及守卫事。唐初也设左右监门府,龙朔二年(662)改称左右监门卫,掌宫殿门禁及守卫事。《旧唐书》卷四十四“志第二十四·职官三”:“左右监门卫。(汉、魏曰城门校尉,始置左右监门府,省将军、郎将等官,国家因之。龙朔二年,去府字为卫。)大将军各一员,(正三品。)将军各二员,(从三品。)中郎将四人。(正四品下。)监门将军之职,掌宫禁门籍之法。凡京司应入宫殿门者,皆有籍。左将军判入,右将军判出。若大驾行幸,即依卤簿法,率其属于牙门之下,以为监守。中郎将,掌监诸门,检校出入。”另外可参见《新唐书·百官四上·十六卫》。
  [92]出入:犹言上报下达。《史记•五帝本纪》:“命汝为纳言,夙夜出入朕命,惟信。”张守节正义引孔安国曰:“听下言纳于上,受上言宣于下。”
  [93]御史台:官署名。自秦汉以后,历代均置,但名称各异。《旧唐书》卷四十四“志第二十四·职官三”:“御史台(秦、汉曰御史府,后汉改为宪台,魏、晋、宋改为兰台,梁、陈、北朝咸曰御史台。武德因之。龙朔二年(662)改名宪台。咸亨(670—674)复。光宅元年(684)分台为左右,号曰左右肃政台。左台专知京百司,右台按察诸州。神龙(705)复为左右御史台。延和年(712)废右台,先天二年(713)复置,十月又废也。)大夫一员(正三品),中丞二员(正四品下)。大夫、中丞之职,掌持邦国刑宪典章,以肃正朝廷。中丞为之贰。凡天下之人,有称冤而无告者,与三司讯之。凡中外百僚之事,应弹劾者,御史言于大夫。大事则方幅奏弹之,小事则署名而已。若有制使覆囚徒,则与刑部尚书参择之。凡国有大礼,则乘辂车以为之导。侍御史四员。(从六品下)掌纠举百僚,推鞫狱讼。凡有别付推者,则按其实状以奏。若寻常之狱,推讫断于大理。”
  [94]知杂事御史:即侍御史知杂事,官名。唐代置,以资深御史充任,总管御史台庶务。《旧唐书》卷四十四“志第二十四·职官三”:“侍御史年深者一人判台事,知公廨杂事,次一人知西推,一人知东推也。”
  [95]榻(tà):《说文》新附字:“榻,床也。”《释名·释床帐》:“人所坐卧曰床。……长狭而卑曰榻,言其榻然近地也。”榻,狭长而低矮的坐卧用具。其形制与枰相似,但比枰大。汉代流行,到六朝至五代时期非常发达。榻有四足,一般比较矮、比较窄,有两人坐用的,为合榻;也有专供一人独坐的榻。古人常以榻待客坐卧,所谓“扫榻以待”即是。《后汉书·陈蕃传》:“郡人周璆,高洁之士。……(蕃)特为置一榻,去则县之。”《三国志·魏书·管宁传》裴松之注引《高士传》:“管宁自越海及归,常坐一木榻,积五十余年未尝箕股(箕踞),其榻上当膝处皆穿。”
  [96]圣皇:对皇帝的尊称。此处指唐玄宗李隆基。
  [97]高力士(684—762):唐代高州良德(广东省茂名高州市东北)人。本名冯元一,圣历元年(698)入宫为太监,武则天以其聪慧,给事左右。一度因过被逐,宦官高延福收为养子,冒姓高。深得玄宗信任。四方进奏文表,必先经他手。肃宗为太子时,以兄礼事之。李林甫、杨国忠、安禄山、高仙芝等均因其力而位至将相。资产极丰,富过王侯。安史之乱时,从玄宗幸蜀,封齐国公。后为宦官李辅国所恶,被流放巫州(原湖南省怀化黔阳县,1997年已撤销)。宝应元年赦还,途中闻玄宗已死,号哭而卒。其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四”和《新唐书》卷二百七“列传第一百三十二·宦者上”。
  按,力士,力气大的人。《公羊传•宣公六年》:“赵盾之车右祁弥明者,国之力士也。”《新唐书·宦者上》:“高力士,冯盎曾孙也。圣历初,岭南讨击使李千里上二阉儿,曰金刚,曰力士,武后以其强悟,敕给事左右。坐累逐出之,中人高延福养为子,故冒其姓。”
  [98]宣传:宣布传达。
  [99]礼数:古代按名位而分的礼仪等级制度。也指官阶品级。《左传·庄公十八年》:“王命诸侯,名位不同,礼亦异数。”杜甫《八哀诗·故右仆射相国张公九龄》:“向时礼数隔,制作难上请。”后指礼节。
  [100] 李辅国(704—762):唐代宦官,本名静忠。初为闲厩小儿,事高力士,后入东宫侍太子李亨(肃宗)。天宝十五载(756),玄宗避安史之乱奔蜀,献计于李亨,请分兵至朔方。旋肃宗于灵武即位,以功赐名护国,寻改辅国。肃宗还京,任殿中监,领闲厩诸使,进封郕国公,又任兵部尚书。宰臣百司不时奏事,皆因其上决。与张皇后(良娣)互相表里,谮杀建宁王李倓,幽禁太上皇玄宗,并求为宰相,未得。宝应元年(762),与程元振合谋,杀死张皇后,肃宗惊死,乃拥立代宗,被尊为“尚父”,加司空、中书令。政无巨细,皆委参决。曾谓代宗曰:“大家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代宗虽恶其骄横,但念拥立功,又掌禁军,只得先夺其权,后遣人刺杀之。其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一百八十四“列传第一百三十四”和《新唐书》卷二百八“列传第一百三十三·宦者下”。
  [101]益者三友,损者三友:语出《论语·季氏》:“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魏·何晏注、宋·邢昺疏《论语注疏》:“正义曰:此章戒人择友也。……直谓正直,谅谓诚信,多闻谓博学。以此三种之人为友,则有益於己也。……便辟,巧辟人之所忌,以求容媚者也。善柔,谓面柔,和颜悦色以诱人者也。便,辨也,谓佞而复辨。以此三种之人为友,则有损于己也。”
楼主春风秋水 时间:2018-06-12 20:30:52
  [102]裴仆射:即裴冕,字章甫,河东(今山西省运城永济市西)人。玄宗天宝初,以门荫授滑南县尉。后历官监察御史、殿中侍御史、员外郎中、御史中丞兼左庶子、河西行军司马。安史之乱时,玄宗逃蜀,他在平凉遇太子李亨,竭力规劝李亨到灵武即位。肃宗即位后,以其有定策功而拜相,擢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肃宗至德二年(757)因选官举人失职,被罢相,降为散骑常侍、余杭郡太守。后累任尚书右仆射、御史大夫、成都尹、剑南西川节度使,进封冀国公。代宗永泰元年(765),授集贤院待制,兼御史大夫,充护山林使。因坐刘烜事,贬施州刺史,不久改任沣州刺史。时元载辅政,因裴冕顺从附和,推荐他重登相位,拜尚书左仆射,同平章事,代杜鸿渐为宰辅。大历四年(769)十二月卒,赠太尉。为相期间,“悉心奉公,稍得人心。然不识大体,以聚人曰财,乃下令卖官鬻爵,度尼僧道士,以储积为务。人不愿者,科令就之,其价益贱,事转为弊。”其事迹见于《旧唐书》卷一百一十三“列传第六十三”。
  [103]勾当:办理,操办。此处意为指责。
  [104]酬对:应答,应对。
  [105]见尤:受到指责。尤,责备。
  [106]介众:大众。《左传•昭公二十四年》:“士伯立于干祭,而问于介众。”杜预注:“介,大也。”
  [107]猲(hè):通“嚇”,呵斥,喝斥。
  [108]八座:东汉以尚书令、仆射和六曹尚书为八座,见《后汉书·百官志》。魏晋与南朝以五曹尚书、二仆射、一令为八座,见《宋书·百官志上》。隋唐以六部尚书、左右仆射及令为八座,见《通典·职官四》。此文中指六部尚书和尚书左右丞。
  [109]州佐:中国古时历代州一级地方长官辅佐官。不同朝代有不同的佐官。如汉代有别驾、治中、主簿、功曹书佐、(部、郡、国)从事史、典郡书佐等。唐·杜佑《通典·职官》一四《总论州佐》:“州之佐吏,汉有别驾、治中、主簿、功曹书佐、簿曹、兵曹、部郡国从事史、典郡书佐等官。……历代职员,互相因袭,虽小有更易,而大抵不异。”
  [110]县令:官名。为一县之行政长官。西周有县正;东周以后名号不一,宰、尹、公、大夫等,因国而异。《战国策·魏策一》:“西门豹为邺令。”《韩非子·内储说上》:“卜皮为县令。”《史记·赵世家》:“千户都三封县令。”秦时万户以上之县官称令,不足万户之县官称长;汉因秦制。魏晋南北朝其名号或同或异。隋以其地之轻、重,分称长、令。唐代之县,分京、畿、上、中、中下、下六等,统称县令,但品级不同。京县令正五品上;县丞二人,从七品上;主簿二人,从八品上;录事二人,从九品下;县尉六人,从八品下。畿县、上县之县令,均从六品上;县丞各一人,均从八品下;主簿各一人,均正九品上;县尉各二人,畿县尉正九品下,上县尉,从九品上。中县令正七品上、县丞从八品下;中下县令从七品上、县丞正九品上;主簿各一人,均从九品上;县尉各一人,均从九品下。下县县令从七品下、县丞正九品上;主簿、县尉,品级与“中下县”同。各等县令,职掌导风化、察冤狱、听诉讼;县丞为令之副;县尉之职是,分判众曹,收率租调。
  [111]上佐:指州府副长官。《通典·职官十五》:“大唐州府佐吏与隋制同,有别驾、长史、司马一人。”本注:“大都督府司马有左右二员,凡别驾、长史、司马通谓之上佐。”《全唐诗》五一四朱庆馀《送盛长史》:“职处中军要,官兼上佐荣。”别驾、长史、司马,又共称为“上三佐”。唐、宋州府上佐,一般无实际职掌。唐代州、府长官有缺时,上佐可暂为代理行使职权。《唐六典》卷三十:“若亲王典州及边州都督、刺史不可离州局者,就巡属县,皆委上佐行焉。”唐后期及宋代,上佐官或以特恩授士人,或以犯有过失的官员充任。如唐顺宗永贞元年(805),唐顺宗即位,擢用王叔文、王伾等,谋夺中宫(即太监)兵权,实行改革。史称“永贞革新”。革新失败后,柳宗元、刘禹锡等八人(即韦执谊、韩泰、陈谏、柳宗元、刘禹锡、韩晔、凌准、程异)都被贬到边远州为司马,故有“八司马”之称。
  [112]刺史:官名。汉武帝时分全国为十三监察区,除司隶校尉所部区域外,其十二部刺史所辖区域均称为州。东汉时刺史在名义上虽仍为监察官,实际上已与行政长官无异。至东汉末,改刺史为州牧,遂正式形成地方的州、郡、县三级制。州牧常兼将军之职,渐成地方割据政权。魏晋时统治者鉴于州牧之权过重,难于控制,废不复置,仍改为刺史。魏晋南北朝时期新设州郡日多,往往郡只辖一、二县,州只辖一、二郡,州刺史与郡太守之间已无甚区别。故隋文帝于开皇三年(583)迳直将郡一级废除,直接以州统县。于是隋代的州县即等于汉代的郡县,而刺史即等于汉代的郡守。其官属亦废除自汉代以来太守自辟的一系,只保留军府的一系,自从九品以上,均由朝廷任命,沿至唐代,成为定制。中间惟隋炀帝及唐玄宗时曾又改州为郡,刺史改称太守,旋又复故。隋制,州为高级地方行政区,沿南北朝之制分为三等:上州地位特高,由南朝的都督改称总管,尤为重要的,其州为大总管府,刺史由大总管兼领。唐代在未设节度使以前均沿此制,惟改总管为都督。最上等的州为大都督府,次为都督府,下等不设。刺史与都督分掌民政与军政,各自成一机构,各有官属,即使同为一人,而机构不相混。唐制,上州刺史是从三品,中州刺史是正四品上,下州刺史是正四品下。(参见《旧唐书·职官一》)
  [113]六曹:尚书诸曹之合称。东汉尚书台置三公、吏部、民曹、客曹、二千石、中都官六曹,分掌政务。魏、晋、南北朝各代尚书省所置各曹虽名称不同而曹数皆六,故称六曹。各曹皆以尚书为长官。隋唐尚书省分设六部,亦统称六曹。各部又下属若干曹(司),但以郎中为长官的诸郎曹,与以尚书为长官的六曹不同。隋、唐以后,多称以尚书为长官的六曹为六部。
  [114]隔品致敬:南宋王楙(mào,字勉夫)《野客丛书》卷二七“唐宰相视事”:“唐宰相上事日,用隔品致敬,坐受御史中丞、吏部侍郎以下廷拜之礼,自陈夷行始奏罢之。按,文宗时,王涯为仆射,当时御史中丞宇文鼎耻为之屈,奏仆射视事,四品以上官不宜拜,涯建言与其废礼,不如避位以存旧典。帝诏尚书省杂议。李固言:‘受册官始上无不答拜,而仆射亦受册,礼不得独异。虽相承为故事,然人情难安,岂可不改?’帝不能决,竟用旧仪。武宗时,陈夷行为左仆射,乃奏仆射视事,受四品官拜,无著令,比自左右丞、吏部侍郎、御史中丞,皆为仆射下拜阶下,谓之隔品致敬。准礼,皇太子见上台群官先拜,而后答拜,以无二上故也。仆射与四品官并列朝廷,不容独优,左、右仆射位次三公,三公上日答拜,而仆射受之,非是。望敕有司约三公上仪著令。诏可,至是始定。夫以左右丞、吏部侍郎、御史中丞列拜阶下,而仆射巍然坐受于堂上,不几于甚乎?仆尝考之,唐初未尝有是礼。自明皇尊崇张说,乃始习为故事,初非旧典。说初行此,时人亦惊异之,或征所从来,说引圣历间李日及、豆卢钦望同日拜相用此仪。其言如此,初无据也。”
  按,《唐六典》卷四:“凡百官拜礼各有差:文武官三品已下拜正一品;(中书门下则不拜。)东宫官拜三师,四品已下拜三少;自余属官于本司隔品者皆拜焉。其准品应致敬而非相统摄,则不拜。(谓尚书都事于诸司郎中,殿中主事于主局、直长之类,其品虽卑,则亦不拜。若流外官,拜本司品官。)凡致敬之式,若非连属应敬之官相见,或自有亲戚者,各从其私礼。(诸官人在路相遇者,四品已下遇正一品,东宫官四品已下遇三师,诸司郎中遇丞相,皆下马。凡行路之间,贱避贵,少避老,轻避重,去避来。)”
  清·陆心源辑《唐文拾遗续拾》载录陈夷行《仆射上仪依三公奏》:“臣等伏寻礼令,并无仆射上日受京四品官拜仪注。近年礼变,多传旧例。省司四品官,自左右丞、部侍郎、御史中丞,皆罗拜阶下,以为隔品致敬。按诸礼,致敬是先拜後拜之仪,非受拜之谓。又准礼,皇太子初见上台,群官即行致敬之礼,群官先拜,後答拜。荩以尊无二上,礼须避嫌,仆射与四品官并列朝班,比肩事主,岂宜务修僭越,独事优崇。况事有应变从权,礼有沿革损益,受拜既无根据,随俗则乱宪章。臣等尝凶故吏部尚书郑馀庆议仆射上日仪制,不与隔品官抗礼。其时窦易直为御史中丞,奏非郑馀庆所议。及易直为仆射,贪荣近利,忘弃前志,群情鄙之,在列有拂衣而请告者。臣等过蒙宠异,擢任师长,不愿失礼,取诮於时。臣等又按《礼记》云:“大夫士非见国君,无不答拜。”又曰:“君于士不答拜。”今仆射不答拜,是臣其百僚,传为故事,何所取法?复准元元年改左右仆射为左右丞相,位次三公,三公答拜,而仆射受之,固非宜也。臣等上日,伏请依三公上仪,垂为定制。如蒙听允,望令所司约此撰仪注。(《唐会要》五十七)”
  [115]国家:本朝。
  [116]纷披:纷扰滋事。
  [117]僶俛(mǐn miǎn):同“黾勉”,努力;勤奋。《诗经·小雅·十月之交》:“僶俛从事,不敢告劳。”
  [118]隳(huī)坏:破坏,毁坏。
  [119]斁(dù):败坏。《诗经·大雅·云汉》:“耗斁下土,宁丁我躬。”郑玄笺:“斁,败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