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与佛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02 15:03:37 点击:2183 回复:5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事略

  三四岁前吃肉,长大后吃肉即吐,以素食为主,但吃鱼虾。
  一次祖母去西竹庵烧香,因丰子恺正在睡觉没叫他,傍晚回来时缠着再去庵里。
  元帅庙元帅菩萨迎会第二天生病。母亲许愿,父亲请医生,吃丸药后好了。办猪头三牲,请菩萨。
  中元节集资办佛事,以超度亡魂,名曰放焰口。若干年后在杭州“请”得一册《瑜伽焰口施食》。
  1918年李叔同携丰子恺拜访程中和。此后不久丰子恺遇到程中和已落发为僧(法名弘伞),李叔同告丰子恺不久也要出家。
  5月24日李叔同与丰子恺、刘质平合影留念并题字。
  出家前某日,李叔同携丰子恺拜访马一浮。
  8月18日,李叔同叫丰子恺、叶天底、李增德三人到他房间分送物品。8月19日三人送李叔同前往虎跑出家,改口称李叔同为“法师”。
  1921年春,赴日本前几天往凤生寺向弘一法师告别。
  1926年春,丰子恺与夏丏尊从上海前往杭州招贤寺访弘一法师,自感十年迷途,在法师明镜中照见影子,暂得静观。弘一法师赠立达《续藏经》。
  与夏丏尊等买水彩颜料及宣纸赠弘一法师手写经文。
  暑假某日,弘一弘伞两法师造访丰子恺上海寓所,访法师在俗故地城南草堂。
  秋冬时节,弘一法师从江西返杭在上海停留。丰子恺在小方纸上写许多喜欢且可以互相搭配的文字,两次都抓到“缘”字,遂名居舍为“缘缘堂”。
  1927年秋弘一法师云游在上海丰子恺永义里居住一个月。每晚丰子恺必上楼谈话,从暮色到天黑。安排李叔同、谢颂羔会面。和李叔同等访印光法师。
  10月21日(农历9月26日,丰子恺三十岁(虚岁)生辰)在钢琴边皈依,法名“婴行”,茹素戒酒,仪态由随意转为严谨。
  因信了佛教,对人生发出总总感想,信笔写出,刊载于郑振铎等办《文学周报》、《小说月报》。
  始绘护生画集,原拟二十四幅,后李圆净居士提议将画集赠送日本各处,又逢1929年是弘一大师五十岁寿辰,共绘50幅,弘一法师题诗,马一浮序。1929年2月开明书店发行李圆净居士编辑《护生画集》第一册。
  1929年9月弘一法师嘱丰子恺绘澄照祖像一幅。
  1930年2月3日母钟氏病逝,深感无常之痛。
  1931年1月《缘缘堂随笔》由开明书店印行。
  由弘一法师介绍,为厦门南普陀寺广恰法师绘释迦牟尼像。此后常书信往返。
  4月6日(农历清明)代李叔同送两块印石给马一浮,马谈《护生画集》,解说无常。
  1933年1月第三次拜访马一浮,预备《无常画集》请教。马言:“无常就是常”。
  春,缘缘堂在石门湾落成,马一浮题写匾额。匾额下方是吴昌硕《红梅图》,两旁是弘一法师和丰子恺书写的对联。厅的两壁挂弘一法师书写的《大智度论·十喻品》。书房挂弘一法师法华经普门品集句对联。
  1933年底《东方杂志》“个人计划”来年想写一册非战画集。
  在杭州招贤寺租屋而居,和马一浮寓所相邻,偶尔阴雨天拜访。弘伞法师常过来座谈。
  1936年为李圆净居士《旅行者言》作插图,1941年于《佛学半月刊》刊载。
  1937年11月日军侵华逃离至桐庐,常至汤庄拜见马一浮先生聆听教益,是为“桐庐负暄”。
  流亡后已开始饮酒,赴宴或与人共食,吃三净肉随喜,但家居照旧素食。
  12月至兰溪,同学曹聚仁邀请会餐,关于艺术抗战等言语不欢。1938年3月后到汉口又听闻曹聚仁说《护生画集》可毁,多次发文阐述文艺观及护生理念,和曹绝交。
  1938年6月抵桂林,7月致函弘一法师希望来内地,未获法师同意。
  9月及次年1月弘一法师嘱丰子恺绘释迦佛像多纸。
  秋马一浮抵桂林,丰子恺与友人为之觅屋并常过从。
  由广西宜山历千辛万苦转移至贵州都匀,丰子恺称之为“艺术的逃难”,又“宗教的逃难”。
  1939年完成《续护生画集》,绘60幅,弘一法师题诗,夏丏尊序。1940年11月由开明书店发行。弘一法师邀绘六集护生画集,丰子恺“世寿所许,定当遵嘱”。
  1939年及1940年在《觉有情》杂志刊载多幅护生画。
  1940年发愿画佛像千尊赠有缘,四方求者络绎。
  1942年10月收到弘一法师圆寂电报,发愿绘法师画像一百幅。1943年1月始动笔绘像。
  在遵义罗庄居住期间,和子女谈话有“人是要死的”的话。
  1943年3月写《为青年说弘一法师》,同样有“我确定弘一法师必有死的一日,以为他是‘人’”。
  春至乐山请马一浮为弘一法师做传,马未写。
  1943年前后丰子恺多次前往长安寺访太虚法师,1947年写有《怀太虚法师》一文。
  1944年春往丰都参观阎王殿,对雕塑及对联命定劝善印象深刻。
  1947年3月招贤寺旁赁屋居住,马一浮居葛荫山庄,时相过从。
  1947年《弘一大师全集》序;《佛教公论》发表《弘一大师遗影集募印源起》。
  1948年11月由台湾到厦门,与光恰法师在南普陀寺相会。凭吊弘一法师讲律遗址。为厦门佛学会做《我与弘一法师》的演讲,提到人生三层楼。后去泉州,凭吊弘一法师圆寂之地。参谒开元寺。
  1949年1月迁居厦门,闭门三月完成《护生画三集》创作。4月至香港请叶恭绰题字。1950年2月 ,《护生画三集》由大法轮书局发行
  1949年及1950年在《觉有情》杂志刊载多幅护生画。
  1950年为弘一大师及其他名家佛教歌曲结集《海潮音歌集》做序。
  1953年9月,与钱君匋等筹款在虎跑后山为弘一法师筑舍利塔。1954年1月舍利塔落成,马一浮题“弘一大师之塔”。
  1956年致函光恰法师言所作《李叔同先生传》已寄浙江人民出版社,后未出版。
  1956年至1957年陆续写下多篇缅怀弘一法师的文章(疑即李叔同先生传内容)。
  1957年为新加坡弥陀学院做校歌。
  编《李叔同歌曲集》交北京音乐出版社于次年1月出版。
  1958年拟筹建杭州弘一大师纪念馆,因故未能建立。决定将款项移作出版《弘一大师遗墨》。
  1960年完成《护生画四集》,朱幼兰居士题字,广洽法师募款于次年初在新加坡印行。
  1962年致函光恰法师发愿绘观音像一百幅广赠信善,纪念弘一法师圆寂二十周年。
  10月2日,参加上海佛教信众举办的“弘一大师生西20周年纪念会”。10月5日前往杭州虎跑寺祭塔。
  丰子恺编广洽法师捐款《弘一大师遗墨》在上海印行。
  1963年3月,游宁波天童寺及舟山普陀寺。
  1964年8月,为泉州弘一法师纪念馆书“弘一法师故居”匾额。
  9月5日,发起刊印《弘一大师遗墨续集》。
  10月21日护生画集初集50幅重绘完毕寄光恰法师。
  广洽法师在新加坡影印出版丰子恺序马一浮书写《弥陀经》。
  1965年8月完成《护生画五集》,北京佛学院虞愚居士书写,广洽法师募款于9月在新加坡印行。
  11月至12月广洽法师回国观光,丰子恺陪同前往苏州、杭州,临别作《送广洽上人》诗。
  1967年丰子恺被关,和同屋邵洛阳谈无常之恸、吃素和戒杀。
  1971年翻译汤次了荣《大乘起信论新释》。1973年10月在新加坡印行。
  1973年3月前往杭州,欲往蒋庄凭吊马一浮故居而不得。
  1973年完成《护生画六集》,朱幼兰居士题字,1979年10月在香港印行。
  1975年9月,在本子上画了一些图形,成为留给世人的绝笔。

  (待续)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若啬 时间:2018-06-02 23:36:25
  ……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03 21:04:37  评论

    :)
  • 若啬: 举报  2018-06-03 23:42:47  评论

    评论 samwang996:觉得很喜欢,却又无话可说。看您的帖子,觉得您特别有计划,条理,整合能力极强。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03 21:04:11
  二 无常

  失去母亲让丰子恺深感痛苦:母亲抚育成长,而未曾有涓埃报答。痛恨之极,“心中充满了对于无常的悲愤和疑惑”。自己又没有能力解除,堕入颓唐。直到拜访马一浮先生,预备做《无常画集》请他指教。马一浮欣然指示这种题材的佛经和诗文集,又背诵了许多佳句。最后翻然说道:“无常就是常。无常容易画,常不容易画。”一句话将丰子恺从无常的火宅中救出。

  丰子恺幼小就敏感。一是“空间”。从屋内到屋外到城外,“再过去还有地方吗?”追到宇宙,仰首驰想:“向这苍茫中一直上去,有没有止境?有的么,其处的状态如何?”二是时间。一年过去了,不复是六岁。千字文纪年,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到焉哉乎也,“那时你已经死了!我也死了!”天以前也以后,时间从何开始,何时结束?呼吸之间翻入“过去”的深渊,生命跟着时间流走,不可挽留。

  《大般涅槃经》偈曰:“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前两句为世俗谛,名法色法无常生灭。后两句是胜义谛,勘破生灭涅槃为乐。无常之恸,是佛教起信的出发点。“一切慷慨的,忍苦的,慈悲的,舍身的,宗教的行为,皆建筑在这一点心上。”无常就是常,勘破无常就是常。

  丰子恺收集了众多抒发无常之感的诗歌。有借花感叹人生无常:“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借杨柳树木感叹人事无常:“江风霏霏江草齐, 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 依旧烟笼十里堤。”由因月而兴感慨:“独上江楼思渺然,月光如水水如天。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无常画集》虽然没有出版,也常以此为题材绘画。人间世看是讽刺,更是无常。散文中也时时透露无常思想。人生无常本是常理,但世间“相逢并不知老”的人太多,苦痛就多。

  抗战而来,迭经变乱,见各种死法,既为死而悲愤,同时亦真正勘破无常生死。不讳言死,可以很平静的谈死。“人总是要死的”对子女如此说。弘一法师圆寂后,讲述了同样的看法:

  “我敬爱弘一法师,希望他在这世间久住,但我确定弘一法师必有死的一日,因为他是‘人’,不过死的时日迟早不得而知。??他的死是我意料中事,并不出于意料之外,所以我接到他死的电告,并不惊惶,并不恸哭。”

  对于弘一法师“悲欣交集”,丰子恺有自己的理解:

  “弟以为此四字义甚简明,与婆娑世界离别是悲,往生西方是欣。山川草木,宫室楼台,尊荣富贵,乃至亲朋骨肉,在佛教徒视之,如昙花一现,皆幻象也;皆梦境也。梦中离别,亦有悲情。然若明知是梦,则虽有悲情,乃是假悲,非真悲也。‘假悲’二字,易被浅见者误解为不道德,则宜改称‘幻悲’,‘虚空的悲’。盖与极短暂之幻想别离,本不足悲也。欣是真欣。涅槃入寂,往生西方,成就正觉,岂非最可欣之事?”

  丰子恺在抗战中往往给人以勇猛之感,爱国爱民之外,更因勘破生死。WG中多人不堪羞辱自杀离世,而丰子恺坦然面对泰然处之,是真正勘破了无常就是常。

  临终前病情恶化,心中有话表达,已发不出声音,最终在本子上画了一些图形,无法辨识。抑“悲欣交集”欤?丰子恺一生追随弘一法师,此时应也是往生西方,成就正觉了。


  (待续)
作者: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6-03 23:33:38

  讀子愷日記,民族存亡中師生輾轉遷徙弦歌不輟延續中華學術文明血脈讓人感慨。

  陳巨來《安持人物瑣記》有記豐子愷晚年居牛棚遭大字報批鬥情形。

  【有借杨柳树木感叹人事无常:“江风霏霏江草齐, 六朝如梦鸟空啼。 无情最是台城柳, 依旧烟笼十里堤。”】 江風 似應作 江雨?

  問好samwang兄。

  

  南普陀【葉恭綽贊豐子愷畫太虛大師造像:以方便智行菩薩道 雲過天空雷轟電掃 白日昭昭澄波浩浩 鷹影長留慧燈永照 想象風徽虎溪舒嘯。】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04 12:40:43  评论

    事了兄好。丰子恺谈太虚法师,以为其正信慈悲又勇猛精进。此语也可用于丰子恺。后续章节也会谈到。太虚籍贯崇德,但出生成长在海宁长安。海宁近现代佛学大师太虚外,还有印顺。 “江风霏霏江草齐”从丰子恺文中录出,其写文多凭记忆(记忆极好),或许记错,或许异文。其他文中诗句也发现过。多谢指出。
我要评论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04 21:19:54
  三 真如

  十年上来营生,丰子恺心境如驱羊,拉东牵西,瞻前顾后,困顿至极。“近年我返故乡,母亲常说我面上憔悴瘦损,已变狗脸了。时间,……在我真如灭形伐性之斧了。”孩子们的出生成长,童真的世界吸引了丰子恺。“我向来憧憬于儿童生活,尤其是那时,我初尝世味,看见了当时社会里虚伪骄矜之状,觉得成人大都已失本性,只有儿童天真烂漫,人格完成,这才是真正的‘人’。”

  1926年再次亲近弘一法师,使得丰子恺有了进一步的感悟。“哎!我今晚受了这孩子的启示了:他能撤去世间事物的因果关系的网,看见事物的本身的真相。”渐渐,尘世的网越来越清晰,丰子恺想寻求剪刀剪破“世网”。“我仿佛看见这世间有一个极大而极复杂的网,大大小小的一切事物,都被牢结在这网中,所以我想把握某一种事物的时候,总要牵动无数的线,带出无数的别的事物来,使得本物不能孤独地明细地显现在我的眼前,因之永远不能看见世界的真相……所以我想找一把快剪刀,把这个网尽兴剪破,然后来认识这世界的真相。艺术,宗教,就是我想找求来剪破这‘世网’的剪刀吧。”

  1927年秋弘一法师云游在上海丰子恺永义里居住一个月。每晚丰子恺必上楼谈话,从暮色到天黑。佛法薰习,10月21日(农历9月26日,丰子恺三十岁(虚岁)生辰)在钢琴边皈依,法名“婴行”。弘一法师虎跑断食后曾改名为李婴。此法名,有老子所谓专气致柔复归于婴儿,更是众生心不染归于真如。

  《大乘起信论》曰:“所谓法者,谓众生心。是心则摄一切世间法,出世间法。依于此心显示摩诃衍义,何以故?是心真如相,即示摩诃衍体故。是心生灭因缘相,能示摩诃衍自体相用故。”众生心染净不二,摄一切法;是心真如,体大相大用大。一切诸法唯依妄念而有差别,从本已来,毕竟平等,无有变异,不可破坏,唯是一心,故名真如。

  三十岁上送妻子回家奉母,和母亲到后面的空地里测量,种下造屋念头的种子。母丧后,辞去一切职务,1933年春缘缘堂在师门湾落成。“正中悬挂马一浮先生写的堂额。壁间常悬的是弘一法师写的《大智度论·十喻赞》和‘欲为诸法本,心如工画师’的对联。西室是我的书斋,四壁陈列图书数千卷,风琴上常悬挂弘一法师写的‘真观清净观,广大智慧观。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的长联。”缘缘堂的灵终于变为实物。缘缘堂,是艺术之屋,也是宗教之屋,成为丰子恺全真养性之所。一年后,又在杭州租屋居住,是为缘缘堂的支部,外人称为“行宫”。以有涯之生,为无利之事。读书并不抛费,笔墨相当繁忙,热心游玩与欣赏。于无人相识的市井中观览,每见可惊可怖可喜可哂可悲之相,辄以记之,是为人间世。隐于楼上而观览世间,出入世间。

  抗战时,丰子恺全家辗转流徙到达重庆。逃难把深门重院打开,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人在某一时间相会。目睹苍生浩劫,有生命倏忽而去,也有新生命出生成长,励恒心而习勤劳。以教育为抗战,斥暴力而倡和平,以美好创幸福。1943年夏租地自建沙坪小屋,辞去教职,恢复抗战前闲居生活,以卖画卖文为生。1944年,夏丏尊译出谷崎润一郎《读缘缘堂随笔》,1946年抗战胜利后丰子恺回应中谈到:

  “我自己明明觉得,我是一个二重人格的人。一方面是一个已近知天命之年的、三男四女俱已长大的、虚伪的、冷酷的、实利的老人(我敢说,凡成人,没有一个不虚伪、冷酷、实利);另一方面又是一个天真的、热情的、好奇的、不通世故的孩子。这两种人格,常常在我心中交战。虽然有时或胜或败,或起或伏,但总归是势均力敌,不相上下,始终在我心中对峙着。”

  丰子恺既世俗的,也艺术的、宗教的生活着。天真和世故既是对峙的,又是统一的。外在事物已明澈,行事也就无拘泥自在无碍。如果说青年在童真,中年在全真,到了晚年已得真如,出世入世浑然一体了。

  (待续)
作者:吕家严 时间:2018-06-04 22:30:52
  问好散木兄!学习哈!
我要评论
作者:诗里寻Ta 时间:2018-06-05 10:25:21
  学习学习
我要评论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05 21:26:25
  四 护生

  1927年,丰子恺始绘护生画集。访印光法师时,李圆净恭恭敞敬伺候着。“后来他和我招呼,知道我正在和弘一法师合作《护生画集》,便把我认为道友,邀我到他家去坐。”李圆净《续护生画集》跋:“翌日,子恺以戒生漫画两幅来访。”弘一法师致丰子恺书信:“李居士乞代致候。前答彼一信片,想已收到。《戒杀》画文字甚愿书写。”致李圆净书信:“书悉。题名为《护生画集》,甚善。”可知《护生画集》原拟名《戒杀画集》,依李圆净建议修改。原拟二十四幅,李圆净提议将画集赠送日本各处,又逢1929年是弘一大师五十岁寿辰,共绘50幅,弘一法师题诗,马一浮序。1929年2月开明书店发行李圆净居士编辑《护生画集》第一册。

  大乘五戒: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五戒,是佛门四众弟子的基本戒,出家在家皆须受持。不杀生,不但是五戒中的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大智度论》云:“诸余罪中,杀业最重。”有情无情,皆是众生。戒杀,只因众生平等,大慈大悲。从戒到护,从被动到主动,从利己到利他,更体现大乘佛教的菩萨精神。

  心生法生,各正性命。知护心则知护生,护生更是护心。《护生画集》倡导庇护众生外,更在于常养慈悲之心。马一浮《护生画集》序对此阐述颇详:

  “圣人无己,靡所不己,情与无情,犹共一体,况同类之生乎!夫依正果报,悉由心作,其犹埏埴为器,和采在人。故品物流形,莫非生也;爱恶相攻,莫非惑也;蝡动飞沈,莫非己也;山川草木,莫非身也。以言艺术之原,孰大于此?故知生则知画矣,知画则知心矣,知护心则知护生矣。”

  为广弘佛法,传播护生理念,《护生画集》书后就标注了“欢迎翻印”。开明印行后,大中书局、大法轮书局、佛学书局等相继印行,在佛教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一些人因护生画集皈依佛教,更多人因护生画集生恻隐之心,除荤行善。也有一些人如柔石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抗战后,生灵涂炭,同仇敌忾,抗战文艺成为主流,关于护生画集的不同声音开始多起来,有时候甚至很激烈。其中和曹聚仁争论断交最为典型。

  1937抗战流亡至兰溪,恰遇一师同学曹聚仁,曹邀请在聚丰园会餐。曹聚仁后撰写《数月来的繁感》一文记述了此次相遇和会面。丰子恺撰《决心——避寇日记之一》附注:“内有数处错误:他说我对他自称以前‘昏聩’,又说‘以后要改变做人的态度’,皆非我的话。”丰子恺一以贯之,对此杜撰的记述已有不满。1938年到汉口后,又听人说:“曹聚仁说你的《护生画集》可以烧毁了!”引起了极大的不满。又写了一文《一饭之恩——避寇日记之一》阐述护生理念,护卫《护生画集》:

  “‘《护生画集》可以烧毁了!’这就是说现在‘不要护生’的意思。换言之,就是说现在提倡‘救国杀生’的意思。这思想,我期期以为不然。……他们都是但看皮毛,未加深思;因为拘泥小节,不知大体的。《护生画集》的序文中分明说是:‘护生’就是‘护心’……救护禽兽鱼虫是手段,倡导仁爱和平是目的。……我们为什么要‘杀敌’?因为敌不讲公道,侵略我国;违背人道,荼毒生灵,所以要‘杀’。故我们是为公理而抗战,为正义而抗战,为和平而抗战。我们是‘以杀止杀’,不时鼓励杀生,我们是为护生而抗战。”

  1939年丰子恺又绘《续护生画集》60幅寄往泉州,请弘一法师配文。法师收到给丰丰子恺信中道:“朽人七十岁时,请仁者作护生画第三集,共七十幅;八十岁时,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岁时,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岁时,作第六集,共百幅。护生画集功德于此圆满。”流亡中生死难卜,惶恐异常,丰子恺复信曰:“世寿所许,定为遵嘱。”《护生画集》以怖戒杀,多触目惊心者。《续护生画集》虽绘制于杀机炽盛时代,但物我一体,人物相感,更见护生的仁爱和平。

  1949年尊弘一法师嘱绘《护生画三集》,对于画集中“劝人勿杀食动物,劝人吃素菜。同时又劝人勿压死青草,勿剪冬青,勿折花枝,勿弯曲小松。”似乎自相矛盾之处,序言再次阐述护生护心理念,需体会其理,不可拘泥字面:

  “护生者,护心也。(初集马一浮先生序文中语,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世。)——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故曰‘护生者,护心也。’详言之:护生是护自己的心,并不是护动植物。再详言之,残杀动植物这种举动,足以养成人的残忍心,而把这残忍心移用于同类的人。故护生实在是为人生,不是为动植物,普劝世间读此书者,切勿拘泥字面。”

  1960年完成《护生画四集》,次年初在新加坡印行。预防世寿所限,1965年提前完成《护生画五集》,在新加坡印行。WG中,资料书籍几被查抄一空,委托朱幼兰搜寻可参考的书籍。朱找出一册《动物鉴》,丰子恺以此参考终绘百幅护生画。朱幼兰为弘法也冒险题字。1979年《护生画六集》在香港印行。六集护生,世寿不许,亦不辱命。

  (待续)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6-05 21:42:14
  暑假某日,弘一弘伞两法师
  -------------
  师兄弟?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05 22:07:52  评论

    弘伞弘一在虎跑相继出家,是师兄弟。弘伞后为虎跑寺主持,抗战胜利后收弟子宽盖,敏于办事深得信任,渐掌寺院大权,卖虎跑田产若干,卖契上是弘伞的图章,法院传拘弘伞,逃出杭州不知所踪了。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6-05 21:49:09
  由弘一法师介绍,为厦门南普陀寺广恰法师绘释迦牟尼像。此后常书信往返。
  4月6日(农历清明)代李叔同送两块印石给马一浮,马谈《护生画集》,解说无常。
  ---------------
  山姆兄,此处用李叔同不用弘一似乎没什么道理?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6-05 22:02:54
  丰子恺的,只看过钟叔河编写的《周作人丰子恺儿童杂事诗图笺释》,其它就没了,说来惭愧。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05 22:12:23  评论

    周作人不喜欢丰子恺为其儿童杂事诗配的图。丰子恺是艺术家、宗教家,不是学者,也有不足。周作人评其“浮滑”也由于此。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6-05 22:52:18
  samwang996: 删除 举报 2018-06-05 22:12:23 评论
  周作人不喜欢丰子恺为其儿童杂事诗配的图。
  ----------
  是的山姆兄,不过我觉得配得还可以啊:)
我要评论
作者:竹素园主人 时间:2018-06-06 14:19:09
  路过。爱读丰子恺,朴实无矫饰。
我要评论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06 20:58:04
  五 持戒

  “我从小不吃肉,猪牛羊肉一概不要吃,吃了要呕吐。三四岁以前,本来是要吃的,肥肉也要吃。但长大起来,就不要吃了。原因何在,不得而知。大约是生理关系,仿佛牛马羊不要吃荤,只要吃草。……于是我成了一个不食肉者,连鸡鸭也不要吃,只能吃鱼虾。”

  丰子恺晚年回忆儿时谈自己从小就不吃肉,其皈依佛教或许亦是早定宿命?

  1927年皈依佛教后,丰子恺即茹素戒酒,仪态由洒脱随意转为端庄严谨。赵景深在《丰子恺和他的小品文》记述了这一变化:

  “后来有一次,子恺到开明书店来玩,使我很诧异的是,他竟完全变成另一个子恺了。他坐在藤椅上,腰身笔直,不像以前那样衔着纸烟随意斜坐;两手也直直地垂在膝上,不像以前那样用手指拍椅子如拍音乐的节奏;眼睛则俯下眼皮,仿佛入定的老僧,不像以前那样用含情的眸子望着来客;说起话来,也有问必答,不问不答,答时声音极低,不像以前那样声音有高下疾徐。”

  近现代佛教复兴,然戒律松弛,光暗互见。弘一法师披剃出家,本修净土,在马一浮点化下,发心学戒。又有徐蔚如居士劝请:“自古至今,出家的法师们,讲经的多,讲律的少,尤其近几百年来,就没有专门研究律学的,有也不彻底。你出家后,可以研究律学,把中国的律宗重振起来。”徐居士又请回刊刻南山三大部文献,感动弘一法师誓愿弘扬南山律宗:“原从今日,尽未来际,誓舍身命,拥护弘扬,南山律宗。”

  弘一法师自出家讫圆寂,研修弘扬律宗,敬虔奉行律法。丰子恺记述道:

  “法师的僧腊(就是做和尚的年代)二十四年。这二十四年中,我颠沛流离,他一贯到底,而且修行功夫愈进愈深。当初修净土宗,后来又修律宗。律宗是讲究戒律的。一举一动,都有规律,做人认真得很。这是佛门中最难修的一宗。数百年来,传统断绝,直到弘一法师方才复兴,所以佛门中称他为‘重兴南山律宗第是一代祖师’。”

  戒律有小乘戒,大乘戒;有《十诵律》、《四分律》、《摩诃僧祗律》、《五分律》等;四分律在唐代大盛,又分为三大派:《相部律》、《南山律》和《东塔律》。戒律又有五戒、八戒、沙弥十戒、比丘受持二百五十戒,比丘尼受持三百四十八戒,菩萨戒等,其根底何在?《南山律》云:“无论受何戒法,皆要先发大乘心。”戒律首要还在大乘慈悲利他之心。

  弘一法师以为无论出家或在家,首在三皈五戒。“因受持五戒,来生定可为人。既能持五戒,再说念阿弥陀佛名号求生西方,临终时,定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岂不甚好。”五戒首先要懂,其次量力而行,能持则受戒。“五戒者:杀,盗,淫,妄,酒。当师父说明五戒意义时,切要用白话,浅近明了,使人易懂。受戒者听毕,应先自思量如是诸戒能持否,若不能全持,或一,或二,或三,或四,皆可随意;宁可不受,万不可受而不持!”

  丰子恺原茹素戒酒,抗战时期,开始饮酒(一说30年代初期即已少量饮酒,未找到原始资料,待查),赴宴或与人共食,为不给主人增添麻烦,吃三净肉随喜,但家居照旧素食。其变化除了抗战条件所限外,和马一浮负暄过从也有关系。马一浮精熟内典,阐扬心理,当给丰子恺以相当的启发。戒律首在大乘心,在心,在理。丰子恺在多个文中谈到此观点:

  “我们对于宗教上的事情,不可拘泥其‘事’,应该观察其‘理’。”

  虽然还是茹素,修行到此地步,戒律不再是约束,从内到外都自然而然,圆融无碍。在台湾为黄酒所苦,晚年致幼子新枚书信中谈到吃蟹,也一点不突兀。正如朱光潜所说:“我认为他是一个真正了解佛家精神的人。”

  (待续)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07 17:11:01
  六 因缘

  1926年秋冬时节,弘一法师从江西返杭在上海停留,来到永义里丰子恺家中。丰子恺与弘一法师商量为自己的寓所取名。法师叫丰子恺在自己喜欢而又可以互相搭配的字,团成许多小纸球,撒在释迦牟尼画像前的供桌上,拿两次阄,拆开来都是“缘”字,于是就将寓所命名为缘缘堂。不但堂名缘缘,丰子恺一生可以说和缘结缘。

  首先是和弘一法师的佛法因缘。

  在《佛法因缘》一文中,记述了1926年春,在赴日本前向弘一法师告别六年后,弘一法师从杭州招贤寺寄来一信,于是和夏丏尊去杭州访弘一法师。独自先回上海,“这次来杭,我在弘一师的明镜里约略照见了十年来的影子了。我觉得这次好像是连续不断的乱梦中的一个欠伸,使我得暂离梦境;拭目一想,又好像浮生路上的一个车站,使我得到数分钟的静观!”弘一法师从杭州经上海前往庐山,原不逗留,而到上海后等江西来信决定启程时间,前往丰子恺寓所来访了。“今日何日?我梦想不到书架上这堆照片底主人公,竟然坐在这过街楼里了!……寂静的盛夏的午后,房间里充满着从窗外草地上反射进来的金黄的光,浸着围坐谈笑的四人——两和尚,W与我,我恍惚间疑是梦境。”谈超尘精舍和城南草堂。弘一法师到上海后,客居无事,往大南门访超尘精舍,遍寻不遇,改道访故地城南草堂。哪里晓得,城南草堂的门外,就挂着超尘精舍的匾额。“弘一法师讲到这时候,好像兴奋得很,说:‘真是奇缘!那时候我真有无穷的感触呵!’”陪弘一法师参观立达,第二天又去访城南草堂和世界佛教居士林,瞻观舍利室。“这一天我看了城南草堂,感到人生的无常的悲哀,与缘法的不可思议;在舍利室,又领略了一点佛教的憧憬。”

  然而佛法因缘并不至于此,1927年秋弘一法师云游在上海丰子恺永义里居住一个月。每晚谈话,佛法薰习,10月21日(农历9月26日,丰子恺三十岁(虚岁)生辰)在钢琴边皈依,与佛结缘。

  《大乘起信论》曰:“又诸佛法,有因有缘,因缘具足,乃得成办。如木中火性,是火正因,若无人知,不假方便,能自烧木,无有是处。众生亦尔,虽有正因熏习之力,若不遇诸佛菩萨善知识等以之为缘,能自断烦恼入涅槃者,则无是处。若虽有外缘之力,而内净法未有熏习力者,亦不能究竟厌生死苦,乐求涅槃。”因是根本,缘是外力,有因有缘,必然成果。

  而儿女的出生,也正是另一种因缘,让丰子恺见到儿童的真,照见自己的内心。在《儿女》一文中写道:

  “儿女对我的关系如何?我不曾预备到这世间来做父亲,故心中常是疑虑不明,又觉得非常奇怪。我与他们(现在)完全是异世界的人。他们比我聪明、健全得多;然而他们又是我所生的儿女。这是何等奇妙的关系!……近来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生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这小燕子似的一群儿女,是在人世间与我因缘最深的儿童,他们在我心中占有与神明、星辰、艺术同等的地位。”

  抗战时,辗转内地,也是一路因缘。师门湾烽火陡起,正走投无路,收到马一浮先生书信,言已由杭迁桐庐,并询问师门湾近况,可否安居。遂决定先赴杭州,再走桐庐。千辛万苦到达桐庐:

  “这一路虽只二十三天,却结了不少的人缘。至今回想起来,还觉得有一根很长的线,一端缚住在桐庐的河头上,迤逦经过江西、湖南、广西,而入贵州,另一端缚住在我们的心头上。!……凡此种种人缘,教我今日思之,犹有余恋。使我永远不能忘记,而为我这桐庐避难进行曲的Climax(高潮)的,是汤庄的负暄。“逃难”把重门深院统统打开,使深居简出的人统统出门。这好比是一个盛大的展览会,平日不易见到的杰作,这时候都出品。有时这些杰作竟会同你自己的拙作并列在一块。我在桐庐避难,而得常亲马先生的教益,便是一个适例。”

  弘一法师之外,在马一浮处,丰子恺又得到另一种教益。“无论什么问题,关于世间或出世间的,马先生都有最高远最源本的见解。”。丰子恺抗战中的不少观点可见来源于马一浮。王星贤记录的某次谈话:

  “先生语之曰:辜鸿铭译礼为arts,用字颇好。……礼乐不可须斯去身。平时如此,急难中亦复如此。困不失亨,而不失其亨之道在于贞。致命是贞,遂志即是亨。见得此义理端的,此心自然不乱,便是礼。不忧不惧,便是乐。纵使造次颠沛,槁饿以死,仍不失其为乐也。颜子不改其乐,固是乐。乐必该礼,而其所以能如是者,则以其心三月不违仁。故仁是全德,礼乐是合德。以其干体上已自会得。”

  1939年日军在广西登陆,携眷从广西逃往贵州,分批离开,最后七十多岁的岳母、妻子、十岁女儿和一岁多的小孩五人及十余件行李,欲走而不得。在河池居住旅社时,老板知丰子恺大名请其书写对联。墨渖堆积,历久不干,拿到外面晒干。一会一赵先生求见,是此地汽车加油站的站长。路过旅馆,见到对联墨迹未干便来访问。丰子恺诉说了苦衷,“他慷慨的说:‘我有办法。也是先生运道太好:明天正好有一辆汽油的车子开往都匀,尚有空地,让先生运走。’”晚上赵先生带司机来问明人数,清点行李,第二天一早顺利开走到达都匀。一家相聚,欢乐何限。此次逃难,某君所谓“艺术的逃难”,丰子恺以为缘的“宗教的逃难”:

  “我全靠一幅对联因缘,居然得到了这权利。当时朋友们夸饰为美谈。这就是某君所谓“艺术的逃难”。……极微细的一个“缘”,例如晒对联,可以左右你的命运,操纵你的生死。而这些“缘”都是天造地设,全非人力所能把握的。寒山子诗云:‘碌碌群汉子,万事由天公。’人生的最高境界,只有宗教。所以我的逃难,与其说是‘艺术的’,不如说是‘宗教的’。人的一切生活,都可说是‘宗教的’。”

  1948年11月,丰子恺由台湾抵厦门,凭吊弘一法师在南普陀的故居。万事缘定,广洽法师正好也在南普陀。自1931年经弘一法师介绍丰子恺和广洽法师通信达十七年而从未见面。抗战后广洽法师退居新加坡弘法,恰好回厦门南普陀寺参加传戒大会。两人见面,一说浙江口音官话,一说闽南口音官话,刚开始还不能完全听懂,然亲情胜缘如已相识。在广洽法师指引下,参谒了弘一法师居处及手种杨柳。丰子恺百感交集,做“今日我来师已去,摩挲杨柳立多时”赠广洽法师,绘制一幅“弘一大师遗像”送给广洽携回薝蔔院供养。由此开启此后二十多年的书信和交游,也有了后续护生画集四五六集及《大乘起信论新释》的出版。在国内佛教转变之际,在海外弘法别开生机。

  (待续)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08 20:11:31
  七 发愿

  丰子恺皈依佛教后,发愿绘制《护生画集》。弘一法师跋云:“李、丰二居士发愿流布《护生画集》,盖以艺术作方便,人道主义为宗趣。……并书二偈,而为回向:我依画意,为白话诗,意在导俗,不尚文词。普愿众生,承斯功德,同发菩提,往生乐国。”抗战中绘护生画集二集,法师嘱绘六集护生画。丰子恺复信:“世寿所许,定当遵嘱。”1949年丰子恺在泉州时,有一位居士拿出此信给丰子恺。丰子恺当即发愿绘作《护生画集》第三册七十幅。后二十余年,环境变迁,世寿难预,亦遵守誓愿,克服种种困难完成六集护生画集,终至功德圆满。

  弘一法师《佛法大意》云:“佛法以大菩提心为主。菩提心者,即是利益众生之心。故信佛法者,需常抱积极之大悲心,发救济一切众生之大愿,努力作利益众生之种种慈善事业。乃不愧为佛教徒之名称。”《佛教之简易修持法》又云:“发菩提心者,应发以下三种心:(一)大智心:不着我相。此心虽非凡夫所能发,亦应随分观察。(二)大愿心:广修善行。(三)大悲心:救众生苦。”发愿应发大菩提心,弘法行善成无上之佛道。丰子恺发愿践行,弘扬菩提心,长养慈悲心。

  1940年,丰子恺发愿绘佛像千尊广赠有缘。通过李圆净居士在《罗汉莱》和《佛学半月刊》刊出《丰子恺先生赠画佛像》启事。弘一法师早年多自绘佛像以弘佛法(偶也嘱弟子绘制),晚年则多嘱托弟子绘制。有记录可查的有:1929年弘一法师赠嘱丰子恺绘澄照祖像一幅;1938年9月及次年1月弘一法师嘱丰子恺绘释迦佛像多纸。实际绘制当更多。丰子恺画释迦牟尼佛像,每尊一百零八笔,每笔念佛号一声。1939年至1940年正值《续护生画集》绘制印行时期,丰子恺画佛千尊,当和弘一法师弘法鼓励有关,以修罗场中广布大觉之音。1941年1月《佛学半月刊》又刊出《丰子恺启事》:

  “鄙人今春发愿:画佛千尊,流通世间,广受供养。半载以来,所绘百有馀尊,斯愿已偿十分之一矣。迺者,沪地某居士将此消息刊登佛教志报。各地信善,纷纷来函相属,至今已得数十通。皆辞意诚恳,信愿深挚,并附最胜宣纸,足数邮票。可见末劫时代,佛法固自存在。修罗场里,慈心相映益彰。斯诚至可庆憙之现状也。”

  1941年致蔡慧诚信言绘制佛像“已达千三百余尊”,实际数量当超过此数。善莫大焉,功德无量。

  1942年秋在贵州遵义收到弘一法师圆寂电报,沉默几十分钟后发愿,为弘一法师画像百幅,分寄各省信仰法师者,勒石立碑,以垂永久。迁居重庆后,次年春才动笔作画,连作十尊,分寄福建、河南诸信士。情动于中,虔诚热烈。“为欲勒石,用线条描写,不许有浓淡光影。所以不容易描的像。幸而法师的线条画像,看的人都说‘像’。大概是他画像的时候,我的心最虔诚,我的情最热烈。”还画释迦牟尼佛像,“共绘一百零八尊,每尊一百零八笔。广赠信善普遍供养,为弘一法师往生纪念。”是纪念也是弘法。

  1962年弘一法师生西二十周年纪念之际,丰子恺再发愿,画观音圣像百帧,托广洽法师广赠信善。纪念弘一法师之际,也在海外广弘佛法,以期末劫重光。

  (待续)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6-08 21:47:01
  家中旧有《缘缘堂随笔》,哪一版不知,印象中开本不大,好像还有小插图,是母亲的。我从头到尾都读过,可惜那时小,都记不得了。
  问好散木兄!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09 20:38:38  评论

    草桥关兄好!《缘缘堂随笔》49后常见的版本是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和1983年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后者有插图,不知兄阅读的是否此版本?丰子恺散文还有再笔、新笔、续笔、随笔二十篇、车厢社会等,一脉相承又各有侧重。同名散文集的有些是1931年版本,有些则是精选合集。遗著续笔最为精彩,可谓炉火纯青。
我要评论
作者:十八岁的冰龙 时间:2018-06-09 10:27:25
  这么厉害
我要评论
作者:黄叶白头 时间:2018-06-10 06:28:55
  在杂乱的阅读中,对弘一法师的感知较多。有一段时间,出家的念头很强,反复研读了他出家前后的历程。曾问过孩子:哪一天,我要是出家去了,你同意吗?孩子眼中有泪:出家那是无路可走才走的路。孩子只得我这么一个亲人,我有护佑之责,自从不敢有出家一念。
  在了解弘一法师的过程中,注意到丰子恺。最先注意的事他那些颇有拙趣的画。买过他的两本书。
  这个帖子看来,丰子恺是深情之人。
  艺术和宗教的相通,在弘一法师和丰子恺身上都有明显体现,前者出世,后者入世罢了。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10 19:38:04  评论

    出家也有内因外缘,时机未到徒增烦恼。对佛教有兴趣也可研究义理,践行菩提,做个和佛结缘的人;如果因缘到了也可皈依为居士,孝悌友爱,广积功德。丰子恺有三层楼喻说艺术和宗教,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艺术其一),三是灵魂生活(宗教)。 弘一法师脚力强,由一到二到三;而自己在二往三望望。
我要评论
作者:青鸟12345 时间:2018-06-10 07:30:51
  顶散木兄妙文:)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8-06-10 18:24:41
  我有一本丰子恺著的《西洋美术史》,文笔生动,见解精辟,很喜欢。
我要评论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10 21:14:41
  八 果报

  《护生画集》初集有多幅果报题材。如:

  6亲与子
  今日尔吃他,将来他吃尔,循环作主人,同是亲与子。

  19“我的腿”
  挟弩隐衣袂,入林群鸟号, 狗屠一鸣鞭,众吠从之嚣。 因果苟无征,视斯亦已昭, 与其啖群生,宁我吞千刀! (明陶周望诗)

  27遇赦
  汝欲延生听我语,凡事惺惺须求己,如欲延生须放生,此是循环真道理,他若死时你救他,汝若死时人救你。(回道人诗)

  34间接的自喂
  养猪充口腹,因爱结成仇,猪若知此意,终朝不食愁,颇赖猪未知,肥肉过汝喉,将来汝作猪,还须偿猪油,此理果弗谬,劝汝养猪休。

  初集丰子恺佛教思想多来自于弘一法师。而其中的果报渊源自印光。弘一法师《略述印光大师之盛德》谈到:

  “大师一生最注重因果,尝语人云:‘因果之法,为救国救民之急务。必令人人皆知现在有如此因,将来即由如此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欲挽救世道人心,必须于此入手。’大师无论见何等人,皆以此理痛切言之。”

  弘一法师也重因果,《佛教之简易修持法》列为第一条的就是“深信因果”:

  “因果之法,虽为佛法入门的初步,但是非常的重要,无论何人皆需深信。何谓因果?因果好比种子,下在田中,将来可以长成为果实。果者譬如果实,自种子发芽,渐渐地开花结果。我们一生所作所为,有善有恶,将来报应不出下列:桃李种长成为桃李——作善报善;荆棘种长成为荆棘——作恶报恶。”

  《佛法学习初步》谓佛法义理高深,我辈易解易行者,惟有人天教也。“常人醉生梦死,谓富贵贫贱吉凶祸福皆由命定,不解因果报应。或有解因果报应者,亦唯知今生之现报而已。若如是者,现生有恶人富而善人贫,恶人寿而善人夭,恶人多子孙而善人绝嗣,是何故欤?”为之详说三世业报及三因六果,“吾人欲诸事顺遂、身心安乐者,须努力培植善因。将来或迟或早,必得良好之果报。古人云:‘祸福无不自己求之者。’”

  丰子恺皈依后,交接不少“信佛”的人,看法颇有些变化。

  “但是,十年以来,这些人我早已看厌了。……因为这班人多数自私自利,丑态可掬。非但完全不解佛的广大慈悲的精神,其我利自私之欲且比所谓不信佛的人深得多!他们的念佛吃索,全为求私人的幸福。好比商人拿本钱去求利。……得了些小便宜就津津乐道,引为佛佑;(抗战期中,靠念佛而得平安逃难者,时有所闻。)受了些小损失就怨天尤人,叹‘佛无灵’,真是‘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他们平日都吃素,放生、念佛、诵经。但他们的吃一天素,希望比吃十天鱼肉更大的报酬。他们放一条蛇,希望活一百岁。他们念佛诵经,希望个个字成金钱。这些人从佛堂里散出来,说的统是果报:某人长年吃素,邻家都烧光了,他家毫无损失。某人念《金刚经》,强盗洗劫时独不抢他的。某人无子,信佛后一索得男。某人痔疮发,念了‘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痔疮立刻断根。……此外没有一句真正关于佛法的话。这完全是同佛做买卖,靠佛图利,吃佛饭。这真是所谓‘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惠,难矣哉!’ ”

  这些变化也体现在《护生画续集》(即二集)。二集物我同感,仁爱慈悲,和煦感人。其有抗战环境的变化,也有其思想变化的缘故。

  因果本是至深之理,佛教为世人权教方便说法,为佛教大行建立功德,也产生流弊。真是深可痛惜!

  (待续)
  • 青鸟12345: 举报  2018-06-11 08:23:08  评论

    然则宗教的根本逻辑里有人类功利的印记,说到底人是因为生死大限的存在才有信仰这回事的吧,说难听点在人就是以信仰换取永生吧。此流弊不独佛教,所有宗教都有吧。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11 21:21:46  评论

    评论 青鸟12345:青鸟兄说的很对,生死大限是宗教产生的根源,宗教首先诉求在人类功利。信仰未必换取永生,也可能是解脱。佛教从小乘到大乘,也是从自利到自利利他。到大乘后,更以菩提心,利他作为佛教的核心,并有一套教理理论。但这套太高深,太无私,所以有权教方便。流弊似乎也比基督教等更多。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6-10 22:25:38
  近现代佛教复兴,然戒律松弛,光暗互见。弘一法师披剃出家,本修净土,在马一浮点化下,发心学戒。又有徐蔚如居士劝请:“自古至今,出家的法师们,讲经的多,讲律的少,尤其近几百年来,就没有专门研究律学的,有也不彻底。你出家后,可以研究律学,把中国的律宗重振起来。”徐居士又请回刊刻南山三大部文献,感动弘一法师誓愿弘扬南山律宗:“原从今日,尽未来际,誓舍身命,拥护弘扬,南山律宗。”
  ————————
  读此段颇多感慨。
  李叔同先生居然出家,出家居然学律,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结。以李叔同先生之材质,学法华、学华严、学禅,无有不可,但他最后却选择繁琐乏味清苦无比的南山律宗,令人叹惋。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11 13:48:13  评论

    草桥关兄好!李叔同先生从对道教有兴趣,到辟谷,到对佛教有兴趣,从净土到律宗,其中的清净自律是一脉相承的。李叔同先生已在文坛、美术、音乐、话剧等绚烂绽放,如我等或许惜其材质,法华华严禅学义理繁华,然其自己已完全放下,而求灵魂之安放及弘法济世,求仁得仁,亦不必叹惋,而应随其欢欣。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6-10 23:21:11
  曾读《四分律戒疏》匆匆半过,实在读不下去:)而弘一法师却卓而成一代宗师,真是让人敬佩。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11 13:54:04  评论

    说来惭愧,只读了《梵网经》而没读《四分律》。正如丰子恺所说,弘一法师人格上的特点,使得他做事情没有不成功的,“卓然而成一代宗师”!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6-11 08:25:48
  卓然而成一代宗师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11 20:53:07
  九 嗔慢

  弘一法师对印光法师独为心折,多次拜谒印光大师,盛赞大师盛德。《略述印光大师之盛德》云:

  “大师为近代之高僧,众所钦仰。……生平不求名誉,他人有作文赞扬师德者,辄痛斥之。不贪蓄财物,他人供养钱财者至多。师以印佛书流通,或救济灾难等。一生不畜剃度弟子,而全国僧众多钦服其教化。一生不任寺中住持监院等职,而全国寺院多蒙其护法,各处寺房或寺产,有受人占夺者,师必为尽力设法以保全之。故综观师之一生而言,在师自己决不求名利恭敬,而于实际上能令一切众生皆受莫大之利益。”

  丰子恺等对印光法师的印象则颇有不同。1927年秋,弘一法师云游上海时,丰子恺等曾陪弘一法师访印光法师。晚年在《戎孝子和李居士》谈到:

  “弘一法师对印光法师行大礼,印光端坐不动,而且语言都像训词。叶圣陶曾写一篇《两法师》,文中赞叹弘一法师的谦恭,讥评印光法师的傲慢,说他‘贪嗔痴未除’。我亦颇有同感。”

  叶圣陶《两法师》常被引证为两法师渊源盛德,而其中评价其实十分明显。

  “他说来声色有点儿严厉,间以呵喝。我想这触动他旧有的忿忿了。虽然不很清楚佛家的‘我执’‘法执’的涵蕴是怎样,恐怕这样就有点儿近似。这使我未能满意。 ……他的话语很多,有零星的插话,有应验的故事,从其间可以窥见他的信仰与欢喜。他显然以传道者自任,故遇有机缘不惮尽力宣传;宣传家必有所执持又有所排抵,他自也不免。 ……故可以说,印光法师乃是一般信徒用意想来装塑成功的偶像。”

  三人在电车站等车时,“互诉对于这两位法师的感念。”所谓同感,在那时已是相互交流过了。

  丰子恺在《怀太虚法师》一文中写道重庆与太虚最后的会面,敬太虚法师酒,由于酒杯酒壶和茶杯茶壶相同且正在谈天,太虚法师端起杯子吸一口后连忙吐出,微笑地说道:“原来是酒,我当是茶。”文后添上了一个关于印光法师的闲笔:“倘换了印光法师,我说不定要大受呵斥。”可见对于当时印光法师的呵斥印象是如何的深刻了。

  丰子恺也曾经被人和“嗔”联系在一起,即和曹聚仁绝交的事件。在《未来的国民——新枚》一文中表述了对于曹聚仁的看法后,曹聚仁给宋云彬去信,要求转交给丰子恺。信末云:

  “佛家戒嗔,嗔念一动,就容易神经过敏;我相信子恺兄修养有素,绝不会动嗔念的,这是我对于一个老友的坦白的倾心的谈话,千万请兄替我转一转。”

  丰子恺应该并没有回信,也终于和曹聚仁绝交,并在后面多次撰文提到护生护心以及文艺建国理念。曹聚仁对于《护生画集》看法也始终没变,从他晚年文章可见当时两人分歧的原因。1959年《丰子恺的画》一文道:“他有一时期,绘护生画集,可以说是佛说的传道画。佛说对于我们也是牛角尖,而今他从那牛角尖钻出来了。”可谓不知丰子恺欤。

  (待续)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12 20:37:21
  十 正信

  丰子恺1941年致蔡慧诚信:

  “来函谓近世所谓佛教家庭极少绝对奉佛者,大都与鬼神教互混。此言甚是。此乃未曾认明佛教真相之故。因此误认佛法为迷信一类之事。其实世间最不迷信者,无过于佛法。(连人生都不信。何况鬼神。)但世间能懂此语者,恐寥寥无几。足下致力于净业,今后如有出版,希望将‘佛教最不迷信’一题多所说明,使一般似是而非之佛教家庭,知有所悟。”

  弘一法师对此也阐述颇力,在《佛法大意》中道“能了解佛法之全系统及其真精神所在,则常人谓佛教是迷信是消极者,固可因此而知其不当。”1938年《佛法十疑略释》第一条即阐明“佛法非迷信”:

  “近来,知识分子多批评佛法谓之迷信。我辈详观各地寺庙,确有特别之习惯及通俗之仪式,又将神仙鬼怪等混入佛法之内,谓是佛法正宗。既有如此奇异之现象,也难怪他人谓佛法是迷信。但佛法本来面目则不如此,决无崇拜神仙鬼怪等事;其仪式庄严,规矩整齐,实超出他种宗教之上。又佛法能破除世间一切迷信,而予以正信,岂有佛法即是迷信之理?”

  《维摩经》:“受诸异道,不毁正信;虽明世典,常乐佛法。”丰子恺《佛无灵》 提到:“真正信佛,应该理解佛陀四大皆空之义,而屏除私利;应该体会佛陀的物我一体,广大慈悲之心,而护爱群生。”正信,需理解佛法精神及义理,方能破除世间一切迷信而不退转。

  丰子恺《怀太虚法师》赞叹太虚法师正信、慈悲而又勇猛精进:

  “正信者,他对佛法有很正确的认识与信仰。慈悲者,他的态度中绝无贪嗔痴的痕迹。勇猛精进者,他对弘法事业有很大的热心。真正的和尚,正信,慈悲,勇猛精进外,又恪守僧戒,数十年如一日,俱足比丘的资格。”

  因为正信,所以慈悲;因为正信,所以勇猛精进。正信者,抱热心救世之宏愿,积极入世;正信者,致力于弘扬佛法,提倡种种慈善事业,成就无上正觉。

  1971年丰子恺翻译日本汤次了荣著《大乘起信论新释》。翻译此书一是因缘,当年读此书受感动而皈依,缘缘堂及WG抄家两次幸存,“信佛有神佛保佑,有意要留给我翻译”。二也是以为翻译此书极有意义,有意义在何处呢?“古来佛教徒藉此启蒙而皈依三宝者甚多。但文理深奥,一般人不易尽解。日本佛学家汤次了荣氏有鉴于此,将此书逐段译为近代文,又详加解说,对读者助益甚多。”

  《大乘起信论》有一因缘分、二立义分、三解释分、四修行信心分、五劝修利益分。卷首归敬颂即阐述了此书要旨:

  “归命尽十方,最胜业遍知,色无碍自在,救世大悲者。
  及彼身体相,法性真如海,无量功德藏,如实修行等。
  为欲令众生,除疑舍邪执,起大乘正信,佛种不断故。”

  结尾修利益分又云:“若有众生欲于如来甚深境界得生正信,远离诽谤,入大乘道。当持此论,思量修习,究竟能至无上之道。”

  丰子恺翻译《大乘起信论新释》意义,还在于此书基于义理讲起信,是为正信;此书翻译为语体文,又详加解说,让更多人能看懂佛理,起大乘正信,绵延佛法。

  (待续)
楼主samwang996 时间:2018-06-13 20:38:37
  十一 楼喻

  1948年11月丰子恺应厦门佛学会作《我与弘一法师》的演讲,提到“三层楼喻”:

  “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

  丰子恺以为虽是三层楼,但并不是第一层到第二层,然后到第三层。有些人从第一层到第三层;有些人第一层也不住,直接上第三层。

  “不过我们的弘一法师,是一层一层走上去的。弘一法师的‘人生欲’非常之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他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楼中。中年专心研究艺术,发挥多方面的天才,便是迁居在二层楼了。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于是爬上三层楼去,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

  而太虚则直接跑上了三层楼:“驻闽中的高僧,我所知道的还有一位太虚法师。他是我的小同乡,从小出家的。他并没有弄艺术,是一口气跑上三层楼的。”

  弘一法师和太虚法师都是旷世高僧,为世人所敬仰。在三层楼上,灵魂宁静健壮。

  而丰子恺自己呢?“我脚力小,不能追随弘一法师上三层楼,现在还停留在二层楼上,斤斤于一字一笔的小技,自己觉得很惭愧。但亦常常勉力爬上扶梯,向三层楼上望望。”

  丰子恺是艺术家,也是宗教家。艺术和宗教关系如何?丰子恺如此论述道:

  “艺术的最高点与宗教相接近。二层楼扶梯的最后顶点就是三层楼。故我希望:学宗教的人,不须多花精神去学艺术的技巧,因为宗教已经包括艺术了。而学艺术的人,必须进而体会宗教的精神,其艺术方有进步。”

  丰子恺是一个真正了解艺术和宗教的人。其艺术(绘画、文学)也因为体会宗教精神而独树一帜,隐蕴光彩。

  (完结)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18-06-13 21:36:42
  散木兄辛苦:)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8-06-13 22:14:25
  楼喻有意思,我就在一二层晃荡吧,第三层看也不看,看也白看,想看也看不着:)
  • samwang996: 举报  2018-06-14 19:57:12  评论

    这可说不准:)或许哪年关兄也会往三楼望望看看。人生很多不在自己预计中。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