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果木记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18-06-12 11:00:56 点击:242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马鞍山公园多树,间有果树,春去夏来,正是绿树成阴子满枝时。

  西门旁小径入口前有两株芒果,果实累累。应属青芒一类,果熟偶见浅黄,更多青绿如叶,如枚枚绿丸。说丸其实不准确,丸是圆形,芒果是椭圆状,但我想不到用什么形容好,芒果大家都知道,不会误会。

  以前不喜欢食芒果,有个朋友却极喜欢,一次南来,整天竟以芒果当饭。那是很大的芒果,一枚一斤多,甚至二三斤,别于我们这里拳大的小芒果。一尝,果然香滑,自从亦喜欢芒果。尤爱金煌芒,不光甘甜,肉厚核小,最能餐足。

  芒果是常绿乔木,美阴,故常作绿化树,核大而酸,只堪观赏,且文明社会,亦禁攀摘。常见三五颗掉落人行道上,被踏成“黄泥”。

  芒果旁是两株木蒲桃。蒲桃是种奇特的水果,怎样奇特法?无皮无壳,中空有核,摇而能响,是种可以玩的水果。我们小时候,就爱当成乐器,摇之乐之歌之,嬉笑不辍。后来读书见“天将以夫子为木铎”,不知木铎为何物,涌上脑海的就木蒲桃。

  还有另一种玩法,带点小恶作剧的小把戏,以图一乐。在果上挖个小孔,塞进粗盐(那时只有粗盐),再原物封好不使漏洒,粗粗一看是看不出问题的。我们就拿这“盐果”请小伙伴吃,小伙伴不察,塞进嘴里猛咬一口,马上咸得五官皱起一团,慌忙吐出,怪叫不止。其狼狈之作,成我们嬉戏之资。亦曾中计,亦曾“谋”人,每每忆起,不觉嘴角含笑,随即怅然:早非童幼,鬓毛已衰。
  蒲桃未熟皮青,熟浅黄,肉甘脆。花亦奇,无瓣只蕊,如绒团,色浅黄。果落易碎,蒲然有声,蒲桃之名由此?(当然,捏之,也蒲一声而裂)

  莲塘边有株雾莲。雾莲这种水果,许多人不曾见过,我以前也一直不以水果视之,虽红艳诱人,淡而无味,近似嚼腊。更主要是有股类似薄荷一样的异味(当然没薄味让人喜欢),殊不喜欢。似乎喜欢的人也真不多,水果摊上一直未见有售,乡间偶有一株,果实累累也任其烂掉。有人见之好奇,或为其色所诱,摘而尝之,总是尝一口就扔掉。

  之前不知它叫雾莲,只是觉得它和蒲桃有点相似,开近似的花,虽然蒲桃近圆,雾莲如梨若钟,一样是无皮无壳,粗看还真有点象。雾莲实心,无核,底大上小,底心内凹,剖面如钟,样子更可爱。

  雾莲比蒲桃更小见,听说台湾盛产,质量也最佳,爽口应是温热带植物。后来一查资料,雾莲果然是属蒲桃科。

  公园东门有几棵荔枝。荔枝是岭南特产,是果中之王,肉似白雪,清甘脆口,东坡的名句无人不知,其实是东坡说出了大家的喜爱之故,是物之美然后觉诗之美。描述荔枝最佳者,应推白居易,其《荔枝图序》寥寥数十字,远胜图画。既前人之述备矣,我就不多说了。

  我以前根本没注意到这几株荔枝树,今天在公园闲逛,烈日当头,蝉声钻耳,挥汗间,忽见前面绿云里缀满红宝石,映日成彩,极醒目,极好看。才知竟是荔枝树。日高人渴,越觉珊红可爱,恨不能上树采摘。

  乡下曾有个院子,满院是父亲手植的果树,龙眼、蒲桃、芒果、人心果、石榴、黄皮,当然还有几株荔枝。品种是三月红和妃子笑,都属早熟品种,地贫果稀,味多酸。有年妃子笑却大丰收(唯一一次丰收),父亲候果熟,特意把我们全召回来,开荔枝宴,那是我记忆中吃过最甘美的荔枝---摘果的就是我。

  后来院子给铲平盖个铁皮屋,种下不久,荔枝树还未长成,不过高我少许。现在,姐倒有个荔枝园,说是园不过二十来株而且,不是三月红,也非妃子笑,是桂味。没人打理,株瘦枝高,今年挂果没?
  2018-6-11
  图网上找
  蒲桃

  
  雾莲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2张 | 更多 |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8-06-12 16:26:46
  雾莲的果实看着真诱人![d:花][d:花][d:花]
我要评论
作者:事了扶伊去 时间:2018-06-12 17:52:09
  @独庸生

  是霧蓮還是蓮霧?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