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散集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19-02-02 16:24:22 点击:18287 回复:87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10 11:09:15

  
  禁夜闭门习草书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10 18:08:21
  @郑午然 2017-05-13 22:05:05
  
  七律 倏忽
  2016-11-06 11:09:51
  倏忽流光早到晚,
  秋深草色自难堪。
  老僧闲奕云和月,
  弃子安排计连环。
  人世升沉无定数,
  官衙凉热总翻盘。
  举棋若定参名谱,
  旧局还当新局看。
  -----------------------------

  旧作。重温。昔人言“太阳底下无新事”,信然。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15 16:50:26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15 20:05:32
  @郑午然 2017-05-13 15:39:05
  
  五绝 童心
  2016-12-05 09:24:07
  童心无所悔,
  泪眼偶盈盈。
  力不能支久,
  语迟若受惊。
  -----------------------------

  我再谈谈旧体“情诗”。我想,情诗可以非常吸引人,当然它有前提,比如,它出自深闺或名媛,或者某个有名的纨绔子弟,那容易成为名篇。但情诗是一个狭窄的题材,今人专写情诗,积攒几千首,那就跟书法爱好者中间,有人一辈子就练“室雅人和”这四个字,是一回事。三十岁以后,无论男女,都不再适宜写情诗,以免滑稽。情诗之外,是一个广阔的领域,到处都能找到诗意。对不对。:)

  • 大槐公主: 举报  2020-02-15 20:28:35  评论

    不管什么诗吸引人的前提是写得超凡脱俗,与是什么人写并没有关系!老郑,你邀段干末去西藏野地里一起撒尿话,能成为红袖天涯经典名诗,并不是因你是纨绔子弟,而是内容引人入胜勾起人们遐想。
  • 郑午然: 举报  2020-02-15 20:37:33  评论

    评论 大槐公主:新诗、小说是这样,不论作者。而旧体诗、散文随笔有所不一样,它要看作者是什么人。比如刘晓庆当年写一篇《我的路》,轰动一时;普通人写《我的路》,谁看呢?都没有人看。:)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17 18:15:43

  
  • 云石胶: 举报  2020-02-17 18:22:53  评论

    郑老师,单个字看着不错,放在一起感觉有点儿眼花,是不是章法的问题?:)
  • 郑午然: 举报  2020-02-17 20:44:59  评论

    评论 云石胶:行草较之狂草,章法较为简单一些,较少大开大阖、跌宕起伏。试看怀素草书千字文,就是这样。我这个当然大有不足,但我即时看不出来,要过些日子,才能看明白问题所在。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20 17:07:19
  @郑午然 2017-05-14 17:21:03
  
  
  五律 闻方方荣膺“路遥文学奖”
  2017-04-28 15:22:38
  与国同忧戚,
  为文济世艰。
  何来乌有责,
  几度莫须篇。
  风景抒江汉,
  泥湖忆楚天。
  软埋心迹在,
  史笔寄云烟。
  -----------------------------

  旧作一首。近日微信朋友圈中许多人盛赞方方。在武汉爆发疫情的这些日子里,方方是唯一有效发声的作家。我看到了一个真正杰出的作家应有的良知、勇气、胆识和风骨。疾风知劲草,殊为难得,诚可敬也。

  • 卼臲: 举报  2020-02-20 19:45:59  评论

    不错哦,郑作的压箱底的扛鼎力作都翻出来了。我觉得郑作的书法比诗更有灵气。
  • 郑午然: 举报  2020-02-20 21:41:55  评论

    评论 卼臲:这首诗还行吗,二危?:)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21 20:29:19
  @卼臲: 2020-02-20 21:58:36 评论
  评论:很好,风格不拘一格,如果中间的对仗更 工稳精严 一点,就更好了。我觉得书法比诗好,可能是觉得书法里面有一种飘逸的灵动。
  ------------------------------------

  我讲一讲,正好闲着。“何来乌有责,几度莫须篇”,指的是当年一些人对方方小说的攻击。这是个妙对,既工且稳。“风景抒江汉,泥湖忆楚天”,指的是方方的另两部作品《风景》和《乌泥湖年谱》。“江汉”对“楚天”,也还不坏。而“何来”对“几度”,则有点“无情对”的意思,对不对?

  至于“灵气”,这属于读者的主观判断。鲁迅《题“未定草”-7》有相关论说,十分精辟,他谈的是“静穆”,也属于读者的阅读印象和判断。“灵气”之于我,类似乡下老猎人自制长铳上的准星,那已经是可有可无的部件,老猎人举枪就打,都不用瞄了。奥运赛场上打飞碟,也是这个打法。:)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卼臲 时间:2020-02-21 21:42:07
  看来没有夸到心上,夸到点上,这样显得很不真诚。

  郑作的诗不仅工稳无出其右,而且法度精严,自然天成,意境深邈脱俗,渊雅高古,确然不拔,如姑射山中人。其技巧之圆熟,不可方物,这就是康有为称之为 神品和化境,古往今来,只有少数人能够企及。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22 19:14:19
  
  七律 无题

  绿荫春到夜还霜,
  杜宇梢间哀怨长。
  天际心随云淡荡,
  楼高身处意疏狂。
  唯将酣梦当憧憬,
  莫是浅樽换悲凉。
  无可奈何萧瑟处,
  西窗日日对残阳。

  ---------------------------------

  转发。:)我哥在成都,这是他刚刚在微信上自拍的一张照片,还写下一首诗,题为《无聊〉。他熟读旧诗,但从未动手写过诗,也还不赖,寓意很老成。:)

  • 卼臲: 举报  2020-02-22 19:59:36  评论

    从未写过,起点都这么高啊,太有天分了,个别地方的格律按不平,也无大碍。郑作可以向你哥看齐 :)
  • 郑午然: 举报  2020-02-22 20:20:01  评论

    评论 卼臲:“悲”字出律,其它正常。:)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2-29 16:34:10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09 17:21:36
  原来我这也是幢树屋,此前竟然毫无感觉。(新来的红袖网友将烦人的长帖称之为“树屋”)
我要评论
作者:大槐公主 时间:2020-03-11 21:39:25
  老郑,你回复我的内容被删除了,只能在系统提示里看!这也算是奇葩✺◟(∗❛ัᴗ❛ั∗)◞✺

  
我要评论
作者:泼雷 时间:2020-03-11 21:58:04
  哪天从头到尾追踪一下,算郑作的论坛朋友圈儿吧
我要评论
作者:泼雷 时间:2020-03-11 23:02:22
  主楼文字的节奏感,读起来真是舒服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13 16:16:56
  。
  
  重来一遍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14 17:16:40
  @郑午然 2017-05-14 17:17:40
  
  五律 自画像
  2016-10-08 08:57:32
  何物花岗石,
  异哉若脑瘤。
  江滨横绝壁,
  颅内成浅丘。
  不信安魂曲,
  未闻绕指柔。
  临风墙上草,
  摇曳亦千秋。
  -----------------------------

  旧作。眨眼已是好几个年头了。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15 18:30:39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16 11:10:12
  
  五律 迷局
  2017-01-12 10:35:23
  世乱如迷局,
  茫然莫可知。
  荒腔走板日,
  故态复萌时。
  百念皆由己,
  一私徒费词。
  圣躬总如愿
  青史更称奇。
  -----------------------------
  @郑午然 2020-03-16 09:37:43
  旧作。半岛一景。观感。这就是我的基本立场。没有任何心理缺憾,恰恰相反,我想这是一个稳健的、平和的、清醒的当代作家应有的基本立场。:)

我要评论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03-17 20:18:12
  只能围观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23 16:29:17

  
  唐代张继《枫桥夜泊》一首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23 22:28:49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大蝈蝈 时间:2020-03-23 22:40:44

  
  五律 迷局
  2017-01-12 10:35:23
  世乱如迷局,
  茫然莫可知。
  荒腔走板日,
  故态复萌时。
  百念皆由己,
  一私徒费词。
  圣躬总如愿
  青史更称奇。
  -----------------------------
  @郑午然 2020-03-16 11:10:12
  @郑午然 2020-03-16 09:37:43
  旧作。半岛一景。观感。这就是我的基本立场。没有任何心理缺憾,恰恰相反,我想这是一个稳健的、平和的、清醒的当代作家应有的基本立场。:)
  -----------------------------
  多么威武、雄壮呵。
我要评论
作者:泼雷 时间:2020-03-27 16:20:02
  果然懒散:)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饭后钟声 时间:2020-03-28 11:39:58
  好字!认不全
  • 郑午然: 举报  2020-03-28 12:22:09  评论

    字以人传。要在字外获得些许声望,字才有价值。否则的话,纯属自娱自乐。:)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3-30 16:27:19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03 17:14:09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07 21:12:51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08 20:53:29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11 08:24:09
  脆弱中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泼雷 时间:2020-04-11 16:30:16
  怎么了呀,不会新冠的,新确诊的屈指可数。不要乱想,好好保重
作者:泼雷 时间:2020-04-11 21:25:21
  郑作,还好吧,,抽空来报个道,,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14 16:13:44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14 16:19:01
  @泼雷 2020-04-11 21:25:21
  郑作,还好吧,,抽空来报个道,,
  -----------------------------

  我为一部接近尾声的长篇小说《童年的秘辛》而夙兴夜寐,差点殉职在案头。多谢泼雷mm惦记。令人感念。:)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15 09:21:55
  @巷底臭椿 2020-04-13 16:14:30
  敬请不快——周泽雄论《方方日记》海外版
  《方方日记》国际版有望年内问世,消息一出,引发了新一轮有关日记的热议,其中颇多有意无意的误解,令人遗憾。本文系评论家周泽雄发布在朋友圈的评论,持中而不乏尖锐,所论深得童心。为便于阅读,未经老周审阅和许可擅自刊布于此,如有不便,有告即删。

  一

  在亚马逊美国站看到《方方日记》英文版的预售广告,太棒了。为什么国内没有出版社抢先出版呢?这是他们的失职,怨不得老外捷足先登。

  因为思维频道不同,听说相当一部分国内网友对日记海外版大为恼火,我觉得奇怪。首先明摆着,这事轮得到他来嚼舌吗?他可以买,可以不买;可以读,可以不读;读后可以批评或赞扬,也可以默不作声。这就是他与《方方日记》的全部关联,没有更多的了。——的确,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当有人想就一位作家出书的时机和方式发表建议时,他立马变成一个不自量力的小丑。

  至于说《方方日记》会令官府和一部分国民不快,那就更没问题了。《方方日记》至少在气质上属于知识分子写作,该种写作的鉴定标准就是用明确的事实、锐利的观点让人不快,包括让官方不快。所有的不快都是他们应得的,非但无损、而且有助于写作者的荣耀。所以,敬请不快。

  何况,截至目前,在不快者嘴里,我还没有见到一个略值一驳的观点,所见只是一股股倚多为胜的低端谩骂。谁也没办法阻止无趣者的谩骂欲,那也是一种天灾。我将这种谩骂视为复制扩增中的病毒,提早隔离就行了。

  至于抢先从中读出种种政治寓意,我得说,一些人的阴谋景深太单调,都不会简简单单地读一本书了。书就是让人读的,无论他要抖露何种高明观点,都必须耐下心来,静候书的出版。如果他打算用未卜先知的“政治敏感”替阻止日记出版一事张力,那么,他就不幸地沦为政治敏感的一部分了。

  刚刚对朋友说,我认为方方有一种拒绝权衡利弊、正道直行的孤胆气质,我想借用我喜欢的利物浦的队歌说:你永远不会独行。

  二

  这位作者(指链接中的文章《方方有点对不起支持她的人》作者)对方方的失望,缘于一个臆想的事实——方方是在最近一个月才决定出版日记海外版的,遂得出如下判断:“这对于急于甩锅的外国政客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事实不是,方方日记海外版的授权时间要早得多,约在3月初,当时欧美世界并不严峻,本国疫情则在好转,若非如此,方方本来不打算出版它。她甚至不认为那是“日记”,“日记”是别人叫出来的,她从俗而已。再则,方方自拟的书名是《武汉日记——封城60天记录》,目前还未全部交稿,她或许会添加一些必要的注解。以上事实,是我“亲自”向方方核实的。

  此外,就算方方日记是在三月中下旬授权的,我也不以为非。这绝对是她的私人权利,外人——尤其是一个昧于群己权界的家伙——偏要发表公共意见,是极度滑稽的。如果他受限于自身的知识和公民格局,坚持认为何时出版具有举足轻重的重要性,那么,收手吧,你猜错了。

  真正的知识分子总是绝顶聪明,这份聪明足以让他蔑视并放弃小黠小慧,比如用审时度势、见机行事的政客式权谋来决定出版时机。以真理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其使命中天然包含对权势和普通民众的冒犯,他们与政客不同,务必摒弃取悦民众之心。向真相负责,向自身的公民使命负责,对方方就足够了。

  至于作者拾遗君这样的脆弱小心灵,自己学着改进就是了。

  在最好的意义上,那些希望方方能够依照其犬儒建议进行出版的人,也发散出一股东方伪知识人的宫廷酸气,大概《三国演义》看多了。
  -----------------------------
  • 郑午然: 举报  2020-04-15 09:24:27  评论

    尽管方方认为“知识分子从未像今天这样猥琐”,但公正一点说,真正的知识分子始终存在,在噤声中,这个群体不会消亡。台上扰嚷的那些显赫犬儒,他们从来也算不上知识分子。周泽雄三言两语,即见一个卓越的文学评论家的洞若观火。本人深感受教。貌似小巷几位书话网友还稍有轻藐之意,这是荒唐的。:)
我要评论
作者:若神在 时间:2020-04-15 09:54:48
  集体沉默中的每个个体,其实还是各有心路吧。

  对错、正邪,小孩的理想主义,文字的良心家。习惯与人情社会传承,才是隐身的主宰与真实,又有哪个敢拍着胸脯说不在其中?

  人民间清算与和解,文艺与地球政治,不象周泽雄说的那么简单吧。而网络时代的信息泛化,使宣教和导师都不必要了,每个人都会用他的眼睛和脑袋的,也会敲敲字。

  但是文化界海量众生,该各自说说,但很少说的,这也真有意思

作者:若神在 时间:2020-04-15 09:57:23
  铁肩担道义,怎么个担法,是真的犬儒太监了,还是地球村真的就美丽动人,听不到声音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4-15 10:21:30
  弱智才会认为方方日记在给外国送弹药

  文/童大焕

  【1】

  方方日记敲定在美国8月份出版,现在正在预售中。据说有很多一度传阅方方日记的中国人,态度180度转弯,情感上接受不了“家丑外扬”。有人希望我谈谈看法,那我就谈谈看法吧。方方日记在本次疫情中,是永远无法绕过去的存在。

  【2】

  我对方方日记在美国等地出版,只有羡慕,没有妒忌,也没有恨。她的书8月份就将在美国面世,让我想起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写作半年就出版,再半年二版。

  顾影自怜,我的《世界越来越陡峭》,谈城市化的书,2016年初签约,多方辗转三年多,还是出不了,最后我主动撤稿。虽然,城市化的道路,最终还是越来越沿着我分析的“大城市化”方向走。

  【3】

  方方日记在哪里出版,首先是言论和出版自由。只要双方自愿,哪里出都可以。

  很多年以前,我有一个观点:出版权就是作家和知识人的财产权。这个权利缺失,相当于普通人的财产权缺失。

  “国内本来有十多家出版社想要出版此书,但是因为极左人士的叫骂,目前所有国内出版社都不敢出了。我的出版人还在国内努力,希望争取抢在国外出版之前。她们非常敬业,我也很感动。”(方方)

  由于来自国内有形无形的巨大压力,方方将放弃该书的一切国内外版税收益(全部用于捐赠),和她公众号不开通打赏,压力是一样的。

  这相当于方方放弃了几千万元的收益权(仅公号打赏一项,我估计最低线是1200万元)。这不仅是方方个人的损失,也是这个时代的损失。

  【4】

  “家丑不可外扬”的说法,是一种非常滑稽的认知,屁股已经坐上信息时代高铁,头脑依然停留在“烽火戏诸侯”时代。

  早在出版之前,方方的武汉日记已经风靡网络,国内国外,很多人彻夜等候她的每日更新。现在网络上也都能找到所有文本。用图书形式再现,只不过更方便阅读而已。

  不仅“家丑外扬说”很滑稽,“家丑说”也站不住脚。

  本次疫情,借助伟大的互联网,从2020年1月23日起,几乎全球直播,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情况,都在第一时间对全世界透明,只是不同的人解读和评价的方法和角度不同而已。

  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优点,也都有缺点。有的是困于体制,有的是困于治理,有的是困于文化,有的是困于科技。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是十全十美的。

  【5】

  有人说,方方日记有很多批评,是否损害国家利益和国家形象?

  维护国家利益和形象,不等于只能说好话,不能批评。

  在欧美国家,是不允许官办媒体的,即使有,也只能对外宣传。知识分子和媒体,都是以批评政府和首脑为天职,但并未被政府和人民指责损害了国家形象。相反,这些批评对政府决策起到了监督、纠错、匡正的作用。

  普通公民,也认为批评政府是天经地义的,只有赞扬没有批评才是不正常的。

  被美国学术界誉为七十年代法国“最有力思想家”的福柯,一九八四年在一次与记者的对话中谈到知识分子的角色时说:“知识分子的工作并不是塑造别人的政治意志,教导别人做什么,而是通过在自身领域所作的分析研究对那些明显的公设再次提出疑问,动摇传统的思维和行动方式,打破常规,重新衡量机构的组成法则,这就是知识分子的特殊工作,知识分子正是通过这种思索来参与政治意志的塑造,从而尽到公民的责任。”

  正是在这些意义上,方方日记在海外出版,恰恰是在树立更为良好的中国形象!它告诉世人,中国是容得下批评的!

  据说中央党校校刊一位德高望重的掌门人在微信群里有几段话,是不是斯人所说,我没有确证,但话语本身,震聋发聩:

  “日记在各种微信公众号上能发出来,在国外出版,恰恰说明中国的进步与宽容,尊重言论权利,有利国家形象。如果因此把一个作家当作公敌,反倒会制造口实,大大损害中国形象。其实利用方方日记的机会,可以作正面宣传。利用得好,会大有好处。美国人说美国问题的多了。我们的思维方式有问题。地势坤,厚德载物。想成为大人物,要容得下别人批评;想成为大国,要有大国胸怀。……方方日记能在自媒体上连续发出来,其实我是给中央点赞的。如果能宽待在国外出版这件事,更可点赞。”

  自信的人和国家,容得下不同观点不同声音,甚至是“异端”的声音。创新,总是从打破传统的观念和秩序开始。

  【6】

  有人认为,方方日记在国外出版发行,等于给外国人起诉中国“送弹药”。这种观点和说法,尤其弱智。

  姑且不论外国人起诉中国的是是非非。“送弹药”这种说法,等于说外国的法律体系、情报体系、流行病调查研究体系都是十足的白痴和弱智,需要类似方方日记这样一种凭借普通人都可以理解的二手资料写成的记录或评论文章来搜集证据。

  要么是“送弹药”观点持有者、传播者都是十足的白痴和弱智,要么是外国的法律体系、情报体系、流行病调查研究体系都是十足的白痴和弱智,两者必居其一,且仅居其一。

  在本次病毒全球大流行中,方方日记并不是重要时间轴上的一个节点。重要的时间节点,在流行病毒的进化树上,在层层级级的吹哨路上,在各级、各国政府的信息往来中。这一切,都会有非常清晰的历史记录。

  【7】

  方方日记和它的海外出版,的确刺痛了很多人的情感。但我认为,它刺痛的人越多,反对它的人越多,日记本身的启蒙价值就越大。每一个反对和谩骂,说不定,都在为这本书的诺奖登基,添砖加瓦。虽然,这本书并不是一本精细的文学作品。

  小码哥在《再说方方》(有马体育2020.4.9)一文中写道:


  《方方日记》要在海外出版又引起了不少人反对。有评论家语重心长地指出,方方这样做不妥,对“公众是一种刺痛”。

  我觉得《方方日记》本身确实是一种刺痛。有谁不为疫情中发生的一切感到刺痛么,毕竟人是感情的动物,或者按照毒舌祖师孟子的说法,“无恻隐之心,非人”。

  并且我觉得刺痛并非坏事。只有往事并不如烟,如芒在背,如鲠在喉,方能如履薄冰,如梦初醒,就像米兰·昆德拉所说的,“人类是为了反抗过去才成就了未来”。

  【8】

  错把陈醋当成墨
  写尽半生都是酸
  洒向人间都是恨
  缘何迁怒到方方

  【作者介绍】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著有《穷思维 富思维》、《俯仰天地间》、《江湖上的中国》、《冰封的火焰》、《中国钥匙》等书。现为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编辑、东方早报评论专栏作者、搜狐星空财经评论专栏作家。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4-15 11:00:51
  【从昨晚起,闷了两天的网络,突然又活跃起来。长江日报以三篇魔魅式短文,瞬间刺激到诸多人的大脑皮层。看了它们,大家觉得自己似乎又有了活力。这活力来自想要骂人的心情。其实,骂人或是骂事,都是疏导心理的好方式。我女儿的爷爷活到99岁。有次问他,你的长寿秘诀是什么?他说,吃肥肉,不锻炼,骂某某某。看看,第三条秘诀就是骂人。】2月13日(正月二十)


  ----
  疫期需要的是真相和冷静,而不是他家祖传的第三条长寿秘诀
  • 郑午然: 举报  2020-04-15 11:14:16  评论

    她这是妙笔。疫情时期,你和丝绒、段干教授都可以沉下心来,略作揣摩,适应这种妙笔,乃得其趣。
  • 郑午然: 举报  2020-04-15 11:32:45  评论

    此外,这篇日记中使用”魔魅“,替代”鬼魅“,表现出对遣词用语极尽微妙的把握和高度分寸感,可称大手笔,也应略作揣摩。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4-15 11:42:44
  【7】

  方方日记和它的海外出版,的确刺痛了很多人的情感。但我认为,它刺痛的人越多,反对它的人越多,日记本身的启蒙价值就越大。每一个反对和谩骂,说不定,都在为这本书的诺奖登基,添砖加瓦。虽然,这本书并不是一本精细的文学作品。



  【8】

  错把陈醋当成墨
  写尽半生都是酸
  洒向人间都是恨
  缘何迁怒到方方


  ----
  就这种小肚鸡肠,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 郑午然: 举报  2020-04-15 11:50:37  评论

    当然,这不是有力量的文字。行文要显示出深厚力度,周泽雄那就是。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4-15 11:48:33
  【真正的知识分子总是绝顶聪明,这份聪明足以让他蔑视并放弃小黠小慧,比如用审时度势、见机行事的政客式权谋来决定出版时机。以真理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其使命中天然包含对权势和普通民众的冒犯,他们与政客不同,务必摒弃取悦民众之心。向真相负责,向自身的公民使命负责,对方方就足够了。】


  ----
  这应该是郑作倍感受教的段落,其实也是最蠢的一段
  【向真相负责】,只管喷的日记对得起这五个字吗
我要评论
作者:若神在 时间:2020-04-15 14:40:07
  商女不过就唱了首后庭花吗,就被狭隘地解读了。看来国人眼界不宽,古来如此

  据说后庭花是我国古代优秀的一首流行歌曲,就因为唱错了地方,让人诟病不已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17 21:27:54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22 10:28:29
  @郑午然 2017-05-13 09:30:39
  
  五律 大梦
  2016-12-01 16:52:36
  大梦荒原暗,
  狂澜倒海天。
  凡尘岂由命,
  神怪总垂涎。
  吐纳三千丈,
  存亡一息间。
  乾坤仰巨臂,
  夜静到酣眠。
  -----------------------------

  旧作。@酒醉扶墙走 酒醉mm对旧体诗有兴趣,见解也很好,博士后嘛,当然要有这个见解。但是,今人习诗,多在临摹阶段,满篇常见前人陈句,倒腾来倒腾去,拼凑一通,这是远远不够的。写通顺了也远远不够。要有这个认知。诗词艺术,贵在创新。满篇旧词句、旧意象,出自今人之手,那完全没有意义。而一些诗词习作者无法出新,表达不了新的寄慨,为什么?功夫在诗外。一个囿于自身、对社会和时势见解平庸的人,是不具备超出常人的大境界的,也就写不出新的气象。

  旧诗新气象,这是当代诗词习作者们唯一的追求方向。否则的话,必沦为王蒙所指的“死诗”,毫无艺术价值。:)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20-04-22 12:19:42
  老郑谬赞,我是耽于此中而已,多谢反馈哈。所说旧诗词新气象,功夫在诗外,很有道理。写诗必先提高眼界。我觉得,多读是基础,临摹是必经环节,达到化境还要看造化。怎么做到有新意又不失雍雅的古典气象。最害怕见到的,除了不出新意,还有不伦不类、不古不今的情况。
  这首旧作,可以看到一个从激荡归于平静的过程,还有个安天命的处理方式,读来也是有趣的。
  • 郑午然: 举报  2020-04-23 10:45:10  评论

    “不伦不类、不古不今”犹在门槛之外。“满篇旧词句、旧意象”可视为门槛之内,但是,这仍然是个初级阶段。一些年轻的诗词习作者(通常心比天高,通常脑子也有点毛病),能不能从这个初级阶段再进一步,那就得看造化了。对不对。:)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20-04-23 22:51:31  评论

    评论 郑午然:嘿嘿嘿
我要评论
作者:卼臲 时间:2020-04-25 11:22:33
  好久没有发言了。

  郑作真是用生命去拥抱写作啊。作为古典人文精神暨唐宋诗歌的活性载体,盛世昌明,更要对这样的文脉进行抢救性修复。

  你的书法,合乎魏晋法度,又飞动脱略,有远接右军之意,身负着扛鼎大旗,有“扶大厦之将倾”和“挽狂澜于既倒”,将传统书法艺术发扬光大的担当和使命。

  所以你不仅是为自己好好活着,更是为延续岌岌可危的传统文化的一脉香火而活着,否则是太不负责任了 :)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25 20:46:23
  二危客气。我算是偶染小恙吧,啥事也没有,继续写作长篇小说《童年的秘辛》的最后部分。它必须是一部有分量的作品。完稿后我还将再试试与北京的出版社接触一次,希望它不被排斥。如果能顺利出版,我将淡出网络,以有生之年完全投入到闭门造车式的创作之中。出版不了,我也准备自己印刷,在网上造点声势,希望它是一部畅销作品。人生短暂,突然之间,许多事情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创作。:)

  • 卼臲: 举报  2020-04-25 22:45:20  评论

    刘长卿善五言,自封“五言长城”,表示自己的诗像长城一样固若金汤。五言难度远超七言。特别是五绝,最难写的诗体。短短20个字,闪展腾挪的空间极为有限,要在短小的篇幅里包含着丰富的内容,一般人很难轻松驾驭这种体裁,至少我没有尝试过。郑作尤擅五绝,暂时可称为“五言短城”,未来尚可加量 :)
  • 卼臲: 举报  2020-04-26 00:21:35  评论

    祝顺利出版,早日大卖。为了更畅销,书名不知道能不能更fasion一点,更sensation一点(*?????*)????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26 17:03:36
  @辉泯王令已渐远:2020-04-26 09:01:18 评论
  看书名,象是儿童文学作品
  --------------------------------

  这是一个父辈的童年眼里的民国故事,是一部幽默小说。“童年”只是叙事的切入点,写一个乡下大户及其家族,一个纨绔子弟的荒唐生涯。我有把握地说,小说以故事取胜,无数笑点,令人捧腹,可读性是很强的。:)

作者:辉泯王令已渐远 时间:2020-04-26 17:42:05
  @辉泯王令已渐远 :2020-04-26 09:01:18 评论
  看书名,象是儿童文学作品
  --------------------------------
  @郑午然 2020-04-26 17:03:36
  这是一个父辈的童年眼里的民国故事,是一部幽默小说。“童年”只是叙事的切入点,写一个乡下大户及其家族,一个纨绔子弟的荒唐生涯。我有把握地说,小说以故事取胜,无数笑点,令人捧腹,可读性是很强的。:)
  -----------------------------
  老兄大作《民国叛将》,从书名到封面设计,会给人以传记类的地摊货之感。现在这部呕心沥血之作,不要因书名不慎让书友失之交臂。百年之后享誉,应当不是郑作期望的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4-27 10:50:11
  辉泯兄高论,提醒得及时。拙著《民国叛将》,当年得到上海文艺出版社资深编辑丁元昌老师赏识,魏心宏总编辑认可并出版,那是大不寻常的一件事情。这个书名考虑到的是发行量。书名要顾及作者身份,作者默默无闻,就没有资格弄那种空灵的、有感觉的、言不及义的书名。不得不老实一点。:)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卼臲 时间:2020-04-27 11:13:17
  可以把《童年的秘辛》名字换成《我那弗洛伊德也不能拯救的童年啊,背后竟是修仙界最大的秘辛》。

  用“本我、自我、超我”这三种力量的角逐,把儿童文学、潮流精神、时尚创意、民族情结和传统文化完美地对接起来。

  仅做参考。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05 20:16:19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20-05-05 22:23:19
  @郑午然 2020-04-25 20:46:23
  二危客气。我算是偶染小恙吧,啥事也没有,继续写作长篇小说《童年的秘辛》的最后部分。它必须是一部有分量的作品。完稿后我还将再试试与北京的出版社接触一次,希望它不被排斥。如果能顺利出版,我将淡出网络,以有生之年完全投入到闭门造车式的创作之中。出版不了,我也准备自己印刷,在网上造点声势,希望它是一部畅销作品。人生短暂,突然之间,许多事情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就是创作。:)
  -----------------------------
  老郑,你要好好享受人生:)
  • 郑午然: 举报  2020-05-06 09:51:10  评论

    我是荒野里一株从未绽放过花蕾的百年老树,饱经雷电风雨,不再迎风招展,只能收缩外围枝叶中的液汁,全力养育皲裂的老躯干上萌生的一枝嫩芽。我创作它,期待它,其它我就顾不上了。人生到此,夫复何求。:)
  • 卼臲: 举报  2020-05-06 10:49:59  评论

    老郑,你在广阔天地,还大有作为,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07 10:47:08
  创作辛勤。在纷至沓来的一条条线索中,必须清理出最正确、最精妙同时也是最能吸引读者的那一根线,这需要高速转动脑筋。我在《童年的秘辛》的写作中,第一次尝试引入另一双眼睛,那就是我设想的读者的一双慧眼,它无比凌利,它在稍有感觉失神、无趣时就会合上眼睑。我时而与这双眼睛对视,提醒自己:可读性,可读性是压倒一切的,尤其在读者不再有耐心的当代。一部有分量的作品不可或缺的诸如重大主题、深刻内蕴,都必须服从于它:可读性。

  • zhilishu9: 举报  2020-05-07 13:51:29  评论

    评论 郑午然:不要过急过累。多保重。
  • 大槐公主: 举报  2020-05-07 13:55:13  评论

    郑午然mm,你昨天又折叠我回复,还骂我蠢,这笔帐怎么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20-05-08 10:30:58
  还没看,顶一下帖子。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10 17:04:42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16 09:24:43
  持续肠胃不适。虚汗。这也影响写作。我需要一个不受任何滋扰的写作状态,可以心无旁骛。上天保佑吧,这一刻我如此虔诚啊。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16 11:13:02
  无法设想这部小说,《童年的秘辛》,它在将近尾声的时候戛然而止。即使我交待后两三章的梗概,它的故事结局,它也是不可代笔的。它有独特的语言习惯,它意在言外,它时简时繁,它很难被把握得恰到好处。我必须坚持下去。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17 17:16:06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18 09:01:51

  
  辛晓琪《领悟》:多么痛的领悟,你曾经是我的全部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5-22 16:20:57

  
  书未老,人已老。愿假我以时日,人书俱老,则何憾之有。

我要评论
作者:陌上乔治 时间:2020-05-22 18:00:34
  @郑午然 2020-05-18 09:01:51
  
  辛晓琪《领悟》:多么痛的领悟,你曾经是我的全部
  -----------------------------
  郑作家,保重身体,别为写作太废寝忘食。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02 17:07:57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泼雷 时间:2020-06-02 22:10:14
  还好吧:)
我要评论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20-06-03 17:37:26
  确实进步了!赞!:)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06 10:57:09
  恍恍惚惚地写作。改书名《童年的秘辛》为《寒颤》,不妥。再改为《客军过境》,可以吗?完稿在即。半个月内争取定稿。写作伤筋动骨,呕心沥血。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12 10:58:02
  耗时一年,小说完稿。再需要二十来天润色一遍将近二十万字的书稿。我用多少心血浇灌出了一朵当代文学奇葩:《客军过境》。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16 08:34:26

  
  外柔内刚,谁谓无骨?

我要评论
作者:卼臲 时间:2020-06-16 20:50:07
  真是越写越好了,裱起来送我一副吧。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19 08:16:52
  《客军过境》完稿。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25 10:08:27
  
  • 郑午然: 举报  2020-06-25 10:11:59  评论

    《客军过境》已交付出版社,正在审稿中。我新写一个短篇小说《旅大市长》,刚刚开篇,第一段,还行吗?
  • 云石胶: 举报  2020-06-25 11:23:59  评论

    郑老师写得真棒!赞!:)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26 09:35:47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28 08:48:10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郑午然 时间:2020-06-28 17:04:42
  
  • 郑午然: 举报  2020-06-28 17:06:34  评论

    既然绿mm认可,再贴一页。接上页。请指正。:)
  • 陌上乔治: 举报  2020-06-28 17:59:47  评论

    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平常锁事生动有趣描述出来是考文字能力的。现在书话很有几个朋友文笔细腻生动。这也是我值得学习的地方。比如:草桥君、郑作、村长、石中胶、花神……。就郑作刚帖出来这段文字,我看了感觉就是很想知道下文会是什么情况?也就是引起了读者阅读兴趣,这就很难得。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20-06-28 18:06:18
  老郑,别又胎死腹中,出师未捷:)
  靠谱吗
作者:卼臲 时间:2020-06-28 21:53:13
  郑作应该是"才情在握,触手生春。"

  这篇小说,完全不是你的正常发挥的水平,写得太敷衍了,太懒散了,像在逛菜市場。我们都相信只要你像路遥一样没日没夜地多次累晕在电脑桌旁边,一定能够写出超越这个时代的伟大作品。
作者:陌上乔治 时间:2020-06-29 09:08:32
  任何认真码字一个认真码字的人都是寂寞耗心力的,比如路遥。祝福爱码文字的朋友吧。问好:)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20-06-29 09:33:28
  赞
作者:大槐公主 时间:2020-06-29 17:37:04
  @郑午然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