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书记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3 09:55:00 点击:6411 回复:3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买书有瘾。虽然天涯有几个非常好的购书的帖子,我也想凑个热闹,说说我买的书。我买的书都比较大众,不入行家的法眼,但确是个人的喜欢,也不在乎在人面前光的身子了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3次 发图:9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3 09:59:29

  
  川端康成的小说散文叶渭渠译得比较多,这是陈德文的新译本。乘书网的活动买的。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3 10:06:08

  
  有人说像这种教人写作的书都是那些不成功的人所写,不知劳伦斯·布洛克算不算成功的小说家。先,我有本麦田版的繁体横排版。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3 10:12:35

  
  王鼎钧的作品集我是出一本收一本,这本出版于2004年的选集较早,我没有。在旧书网上此书价格有些高,看到新书网活动既然还有得卖,遂购了下来。书价半价购得,也是一喜。
作者:批蓑戴笠行走客 时间:2019-10-23 11:45:25
  又有一家可以逛了。
我要评论
作者:快刀切鼠标 时间:2019-10-23 12:04:19
  好,有空得看看
作者:吕家严 时间:2019-10-23 14:22:04
  在书话不愁无书读,书铺这么多。恭喜书铺开张: )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4 09:26:01

  
  我的童年除了瞎玩,所读就是《三国演义》、《水浒传》、《隋唐演义》之类的“小人书”,以致这些书后来这些个名著根本就没认真读过,《红楼梦》也是在四十多岁后才第一次认真读完,尽管看过许多遍《红楼梦》的电视剧。如果说童年只是玩,我就有童年,如果说还有童话、寓言可读,我则完全没有。我只有一半的童年。我的一颗童心或许是在玩中形成的。有孩子后,我给孩子买了不少西方的童话故事,陪孩子一起读,自己多少补了一点课,可所受的熏陶是有限的,我的一颗心早就被残酷、怪诞的现实所摧残得如铁般冷漠。要我再去读童话,可能所获不会多,但这并不妨碍我有时去买几本童话书来抚慰一下如枯木的心。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4 09:37:06

  
  记得以前读过几本乔治·西默农的小书,喜欢梅格雷探长。上海文艺的这套文集,是近些年第一次集中出版的他的作品。我先有一本,在旧书网一家书上买了五本,在新书网上配了两本,收齐了。那知旧书网那家书店或许以为卖上了当,找借口不卖了,结果只有三本,眼看一套书配不齐,这个心里烦啊!再买呗。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4 14:46:05

  
  
  错过了北大版的《废名集》,这个华中科技大学社的《废名作品精选》。说是精选,实则包含了废名1949年前所有的小说和散文,而且说是“最大限度地保留原貌”。应该是套值得收藏的版本。另,此“精选”中《废名散文》书文111篇,字数27.4万字,止庵所编的《废名文集》收文117篇(含2篇译文),字数22.5万字。我没仔细核对,但估计这两本书叠加起来应该是“全”的了。
我要评论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19-10-24 19:05:08
  看见书就忍不住要进来逛逛
我要评论
作者:翔飞抹药店 时间:2019-10-24 22:54:09
  赞一个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19-10-25 02:27:02
  这几天当当买100返50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6 10:01:01

  
  汪曾祺的这套文集总算是配齐了:不是不好配,是相对于单薄的书册,定价太贵些。多年下来汪老的书已买得不少了,各种选本几乎将他所有的散文、小说都收录齐全了,再买或许就是因为装帧和版本的价值了。近年来世面上所选的他的文集都没多大收藏价值,说得不好听都是骗读者钱,但有几个集子却是很不错,一个是梁由之编的两套,一就是李建新编的这套十卷本的文集了。六卷散文、四卷小说。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6 10:19:29

  
  亨利·詹姆斯的小说只读过几个中短篇,还较喜欢,以他的名头出的书当然还是想读一读的。但关键还是科尔姆·托宾,尽管只有他的一篇。他写过亨利·詹姆斯,书名为《大师》,我记得他还以亨利的逸事写过一个短篇,但我查了一下他的两个短篇集却没有。也许我记错了,可能是戴卫·洛奇写过一篇,因为他也写过亨利·詹姆斯的小说《作者、作者》。两位当代大家都以他为题材写过小说,可见亨利·詹姆斯真可谓是作家中作家了。
  • 平静的寄居者: 举报  2020-01-10 08:36:45  评论

    亨利·詹姆斯的小说总体感觉描写细腻,人物形象较为鲜明。描写细致得近似琐碎,故事平淡。《阿斯珀恩的信》感觉最好,心理活动刻画细腻,故事性戏剧性也较强。这是读了一本《亨利·詹姆斯小说选》之后的感想。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10 08:57:21  评论

    评论 平静的寄居者:他与海明威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他细腻委婉,海明威简洁明快。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6 10:29:57

  
  纳博科夫的书我也买过不少,早些年的时代文艺的那套几乎都齐了,只缺短篇集;现在短篇集收了人民文学的上下集,也算是收全了。时代文艺的那套虽好,只可惜装帧太粗糙,搞得像盗版书,不过翻译太行,现代上海译文新版有许多都是采用的时代文艺版的旧译,比方说《普宁》就是梅绍武先生的译文。
  有关纳博科夫的书我也买了不少,就等下决心坐下来读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7 10:48:37

  
  近段时间陆续收了几本王佐良先生的书,谈诗与散文的较多,像《英国浪漫主义诗歌史》、《英国散文流变》等这类专著对我来说过于专深了,内容恐怕力所不逮。但我本意中追慕王先生的译笔和朴实隽永的文章风格,虽然不懂得专门的学问,多少还是可以受到一定的熏陶的。这本《带一门学问回中国》分为五辑:论诗、论散文、论小说、论人、论道,可尝鼎一脔,再窥门径。
  2019年8月购于旧书网,价4.78元。
作者:95号麦昆 时间:2019-10-27 16:42:11
  虽然你的语气平和,内容朴素,但这个网名实在是刁钻邪性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8 14:30:19

  
  鹤西这个名字对许多读书人来说很陌生,我也是无意之中买了本《初冬的朝颜》才知道有这么一位在文坛上销声匿迹得如此之久的作家的。鹤西原名程侃声,湖北安陆人,从本世纪二十年代末期开始发表诗作,第一首诗《城上》刊登《晨报·诗刊》上,后1927年在《小说月报》上先后又发表几十首诗,另有诗文和译作刊载于《华北上报》、《新中华日报》等报刊之上,深得叶圣陶常识。他的诗歌清新、自然,朴素、婉约,有很浓的乡土气息,属于冯至那一派抒情风格的诗人。当他风头下劲时却发生了一件或许影响他一生走向的事情:他因与朋友一起翻译的安德列夫的小说《红笑》被北新书局耽搁了出版,这时由梅川翻译鲁迅帮助修改的根据同一英译本所译的《红的笑》,鲁迅推荐给《小说月报》先发表了。鹤西发现梅川所译的语句和段落有些与他们所译的相同或类似,便发文申明,那知道此举惹恼了鲁迅,鲁迅很快在《语丝周刊》为梅川答辩,驳斥了鹤西。对待这件事鹤西的态度怎样呢?,蹇先艾在一篇回忆文章里说,鹤西就此事对他说,自己是咎由自取,并为自己的心胸狭隘和轻率感到后悔。
  不知是否受这件事情的影响,鹤西渐渐从文坛上消失了,直接投身于农业事业之中,后来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本来就读于北平大学农学院,农业才是他的本行。
  舍此文学一途,造就另一成就,对此,我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以鹤西的脾性,在文坛这是非之地,以他与鲁迅的误会,他的命运恐绝非坦途;那么,他选择默默无闻的从事农业科学研究,未尝不是件好事呢!老爷子出生于1908年、去世于1999年,享有91岁龄,为我国的水稻事业做出不小的贡献,这倒真是值得庆幸的好事!
  不过于中国现代文学来而言,少了一位风格独特的诗人作家,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他早期的散文多为短章,语言隽永、意境幽深,读来有些废名的影子在。他与废名相识,有交往。
  此书购于10月24日,孔网,书价50元。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19-10-28 14:31:57  评论

    改:“风头正劲”
  • 5432112345: 举报  2019-10-28 19:29:28  评论

    按《初冬的朝颜》所述,鹤西生前在云南农科院工作,估计就是这点渊源,云南的出版社出了这本书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9 13:11:08

  
  林文月是我喜欢的港台散文作家,此书购于多抓鱼,价52.7元。我犹豫了好几回才买下来。因为设置了到货提醒,当我还在犹豫时别人就买走了,这次让我抢了先。如果不是抢先恐怕还下不了决心。书网上港台版做活动也只52元,关键是不爱看繁体字,才没有买的。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9 16:06:38

  
  此书收《废名集》第四卷大部分内容,未收《阿赖耶识论》,不过此书容易找。买不起那套书,这书本也非常不错。此书分为两辑:一辑为“废名讲新诗”,一辑为“废名讲旧诗”。第二辑收有:《诗经》讲稿、杜诗讲稿、杜甫论、杜甫诗论和一些有关文艺的散文作品。
  此书2019年10月26日购于孔网,价40元。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0-29 22:17:24

  
  杨典的书我曾买过一本《鬼斧集》,是短篇小说集,看过几篇,印象很惊悚(是小说的题材和内容)。杨典七零后,但给人感觉年龄七十还不止。全才:操琴、绘画、吟诗、作书、写小说、撰笔记……不知还有什么不会的!
  此书版权页图书分类为随笔,我以为定义为笔记更为妥当些。其实就是笔记,是当代人写的笔记。此笔记内容驳杂:古今中外、稗官野史、谈狐论鬼、街谈巷议、引经据典……还有什么没涉及到的!此君读书之多、之杂令人不禁佩服之至!
  2019年8月购于旧书网,价14.4元。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01 09:06:45

  
  黄裳甚至成了我的魔怔,这不又收了一本;不过这本是佚文、信札、题跋、题词的合集,内容全新。
  原价88元,对折收于新华书店网站。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02 09:35:29

  
  明知道买这些书浪费钱,可总是忍不住想看看他们在读什么书、怎么读的!好奇。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04 15:21:12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06 18:29:05

  
  好不容易等到做活动,这不又收了一本。手上有几本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版的文言小说选,可惜所收篇目不是太多。这本收530篇,内容够全的,但《聊斋志异》、《子不语》、《阅微草堂笔记》这些习见笔记小说的篇目收多了些,应该均些篇目给那些不常见的作品。
作者:夏螳螂 时间:2019-11-06 19:32:52
  三鸟兄真勤奋啊。
  俺数了数,你这里的书,绝大部分俺都没有,好多是根本没读过。。惭愧
我要评论
作者:95号麦昆 时间:2019-11-07 12:41:06
  昨天在新天地随意漫步的时候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美女,戴的帽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款式,姑且称为御姐帽吧。
  我没有多的犹豫,直接走过去搭讪。她俩当时走在商场门口阶梯上,背对着我。我在她后面说:美女,你好。
  她回过身来,我对她说:你挺漂亮的,可以跟你认识一下吗?
  她楞了一下
  我又说:加一下微信吧
  她很爽快,非常干脆的说:可以。然后就掏出手机让我扫
  我摆弄手机的时候跟她聊了两句,问她是不是这的人,她也问我是哪里人。这个过程可能长了点,让她的闺蜜很不耐烦,直接来拽她,意思是让她赶紧走
  我发现啊,女人的嫉妒心理还是很重的,我这个也是属于得罪人。你想啊,搭讪一个忽略另一个,夸赞一个漂亮,对另一个无视。。。你说她能不气嘛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07 21:24:46

  
  买《莫泊桑全集》,搭了本《二个人的车站》,价格364元。这是今年第二笔几百元以上的购书,那一笔是《孙犁文集》。
  做活动买书,总有些感觉对不起书店;买得越多,愧疚的心理就越重。那天在肖毛老师的帖子上,肖毛老师说我这种人出版社喜欢,因为我爱买新书。那么我不愧出版社,却有些愧对书店,所以说我现在一般都不去书店了,以免加深我的负罪感。
  现在的书确实贵了些,但猪肉都贵了,还有什么不贵呢?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95号麦昆 时间:2019-11-08 10:52:01
  莫泊桑好些篇幅虽然不出名,但写的并不比著名的几篇差。这种看似平淡的内容读的时候往往对其中精妙的细节之处轻易的忽略了
  我这里也有一套莫泊桑小说选,里面有的,你这个全集里面必然也有。回头整理一下我阅读时候看到的认为精到的地方,你看看你有没有注意到
  读书就是要读到别人捕捉不到的地方,这是读书的精华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08 19:43:47

  
  他的二个短篇小说集都读了,这新的两本是他的中篇小说,这一本和《布拉格练习曲》,共收四个中篇。
  读了他的短篇小说,认为写短篇最少要到五六十岁才能到一定的境界。他好像七十多岁才开始写的。
作者:野下秋草 时间:2019-11-09 22:14:22
  看来您看了不少书。真是个读书人!
  好让人心生向往和羡慕!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19-11-09 22:55:21  评论

    读了一些书,但也不多。这里有书友比我读得多的太多了。问好!
  • 野下秋草: 举报  2019-11-10 20:14:35  评论

    评论 一石三鸟2016:在这都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之人士。读书是心灵的安抚,也是前途的希望。有时我也想,也在这留下个疏浅的足迹,但后来还是有点心虚。只是个旁观者。况且进入的篇幅也少。在这像是熟悉也是陌生。天涯是个好地方,在这随时可遇各路高人各方大家伙。只是我,学薄才浅,只徒有一怀胡思。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10 11:18:37

  
  终于收齐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11 08:59:11

  
  之前一直没有搞清楚《地下室手记》与《死屋手记》是两本书。那天随手在省图借了本耿济之的《死屋手记》,读完后想再找另外一个译本来读读,就发现人民文学有曾宪溥、王健夫的译本。我本不喜欢两人甚至多人的合译本,如果不是没得选,一般情况下这种书我是不会买来读的。后来才知道人民版的这个译本其实是曾宪溥一个独译,但出版时非得加一个王健夫才行,曾宪溥为求出版才不得已而为之。这种操作,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玄机?在旧书网上没有找到品相价格满意的曾、王译本,这回双11有上海译文的这个版本遂买了一本。人民文学的那个译本有机会再说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13 09:30:18

  
  听几节法国文学课。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13 19:22:10

  
  我手上的一本梁遇春的散文集是湖南文艺很早以前的《醉中人生》,除收《泪与笑》与《春醪集》外,兼收翻译小品和佚文,还算比较全的。但书保存得不是太好,再加之书籍本身的印刷和装帧都很简陋,读起来没什么感觉,想买本新。正好见到陈子善先生主编的“新文学丛刊”这个版本,据介绍是根据初版本重排,遂买了。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26 19:19:09

  
  止庵曾出过一本谈画的书,书名好像是《画廊故事》,这本《画见》是在此书的基础上重写的一部书。张爱玲散文全编里有两篇谈画的文章,一篇是《忘不了的画》、一篇就是《谈画》,这两篇我都喜欢。音乐和绘画是所有艺术中门槛最低的,只要眼睛不瞎,耳朵不聋,任谁都可以欣赏。但我们的评论家却硬是把它们当成是最高深难解的艺术,一大套专业术语可以把人弄得兴趣全无,不再关注绘画本身,甚至是不再去欣赏作品了。张爱玲的这两篇文章,没有专业术语,不谈流派风格,只关心绘画本身,从画面从读取自己的故事。我不知道止庵有否受她的影响。止庵是服膺张爱玲的,还主编了一套张爱玲全集。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27 09:45:07

  
  买书读书多年范围多在小说、散文、笔记类,理论书籍的偶有涉及,诗词类基本不读,除早先家父所传下来的几本唐诗宋词元曲的集子外,家里几乎是没有现代诗的踪影。进书话后看书友们谈诗论词,怕露怯,才又购了一些诗词来读,这不又才买了一本周梦蝶的诗集。
  • 深秋的旷野: 举报  2019-11-27 10:46:35  评论

    我是在网上读完这本诗集的,很有特点的诗歌诗人。有个叫张枣的诗人,某句据说为人称道,那句就很有周梦蝶诗作的影子。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28 09:22:33

  
  听书友介绍买来读读,以前我只读郑逸梅的掌故文章。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28 09:35:40

  
  王鼎钧的散文一扫港台散文的纤弱气象,有历史厚度,语言也极具特点,但在国内似乎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这是我看到的第一本研究性的专集。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1-30 12:15:53

  
  书分春、夏、秋、冬四辑,一题目一画,插画者王弘力,连环画《十五贯》《天仙配》的作者。购于2019.11.30,价十六点二元。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04 10:17:51

  
  
  冷冰川的画经常在一些文艺刊物的插页中见到,特点鲜明,非常喜欢,可一直都没有收集他的画册来观赏。这册小书也是无意中看到的,50幅图,50篇文,是男人与女人的对话,而话题是女人这个永恒的主题。
作者:退墨斋 时间:2019-12-05 17:16:38
  好个爱书人。佩服。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05 17:26:34

  
  这本书出版于2013年11月份,是梅杰(眉睫)所写的一系列有关废名的文章汇编,大部分完成于大学期间;2009年曾有台湾的出版社出版过繁体版。梅杰是湖北黄梅人,与废名是同乡,写作的动机大约也是为纪念这位先贤吧!
作者:michellemaomao 时间:2019-12-05 18:17:50
  居然一本都没有看过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06 10:32:59

  
  是在知堂的文章中知道松尾芭蕉的名字的,仅名字就一看而喜欢。芭蕉令人耳闻夜雨、座对枯灯,遐想无限。知俳句与诗是不能译的,遂连俳句与外国诗都不读了,但终究遗漏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好在近期出版了不少日本俳句与和歌的书籍,可以补课。陈德文的《松尾芭蕉散文》和郑民钦的《奥州小道》旧书网上价格不菲,这部郑清茂的《奥之细道》正好可以弥补些许遗憾!更可喜的是此书配以川濑巴水的版画,自从我看到川濑巴水的画以来,就沉浸在他笔下日本的自然景观、风土人情之中无力自拔。从他的画中我读到了宁静、幽寂、永恒乃至于死亡。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06 15:29:46

  
  我喜欢毛姆的短篇,长篇读得不多,可他著名不著名的长篇小说却买过不少。早些年有段时间曾四处收集他的作品,上海译文的那套蓝色封面硬精装的系列收得差不多了,有:《别墅之夜 蓝贝斯的丽莎》《卡塔瓦娜》《刀锋》《月亮与六便士》,《人性的枷锁》则是厚厚的一册小字普及本。近年来毛姆成了公版书,上海译文、译林,人民文学所出的新旧版长短篇小说、随笔、游记,除了那本历史小说则几乎全都收了。广西师大的短篇全集还差最后一本没有出,如出,毛姆的书基本上就齐了。读完《卡拉马佐夫兄弟》后,突然想重读《刀锋》和《月亮与六便士》,又重购了上海译文新版这两种,可读的还是旧版。有时我真还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08 22:34:32

  
  我手头有本陈德文译的《日本百家散文》,收有日本文学史上风格和流派作家一百人,计一百五十二篇,是本较为全面介绍日本散文随笔的选集。既然有了这本较全的选集,可我还是买了这本《日本随笔经典》。这套“日本文学典藏版”分为两种,另一种是《日本小说经典》,主编是叶渭渠先生。叶先生是当代日本文学研究方面的权威,我尤喜其翻译的川端康成的小说和散文作品。这个选集范围比陈德文先生小些,但所收皆名家名作,或许更具代表性吧,可惜的是译者过多,水平不勉有些良莠不齐。我买这本书更多的原因是收有郑民钦所译的《奥州小道》全文。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09 23:04:48

  
  范烟桥与郑逸梅、吴湖帆、叶圣陶、顾颉刚等都是苏州草桥中学的同学,后来皆为一时俊彦。这事想想都羡慕。范烟桥的书我手上只有一本海豚社的《鸱夷室文钞》,收文三十余篇,极具晚明小品风范。这本《范烟桥游记》是“现代游记丛编”之一种,另两种是《周瘦鹃游记》《郁达夫游记》,还有一种《蒋维乔游记》未出。我喜读老辈人的文章,主要在其语言,像郑逸梅、包天笑、周瘦鹃、张恨水等人的文字功底非我辈所可比拟的;我不喜读当代作家的东西,关键就是语言,平淡如水,读来无味。我不知文白相杂是否是现代白话发展的正途,可我就喜其涩,有嚼头,够味道!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10 23:03:39

  
  
  因在两本日本文学书籍插图里看到川濑巴水的彩色版画而喜欢上他的画作,近日在书网上浏览,发现浙江美术出版的《至爱 川濑巴水》明信片,遂买了一套来看。
  小时候曾学过画画,虽时间不长,但对美术的热爱却保持了下来。可关注的对象要么是西方绘画,要么是中国的山水花鸟,于日本美术缺少兴趣,只知道有东山魁夷这么个风景画家。知道他完全因为川端康成的缘故,川端十分推崇东山魁夷,爱屋及乌吧!而东山不仅是位风景画家,散文随笔也写得好。国内画家散文随笔写得好的吴冠中算一个,而且他们两人的绘画风格都非常独特,都是我非常喜欢的那类画家。
  除东山的风景画外,再就知道浮世绘和竹久梦二,但都不太熟悉,仅此而已。当发现川濑后才找到了我最爱的作品,估计要保持一段时间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11 12:00:17

  
  
  这是三联书店所出冷冰川作品套书的另一种,先前我所买洁尘的《遁词》是一种,这两本书收图一百零六幅(略有重复),仔细阅读当能大致了解冷冰川绘画作品的主题和独特的表现手法。
  这两本书装帧上配合了冷冰川作品的独特表现语言:黑与白。洁尘的《遁词》纯白封面为底色,下配仰面横卧的黑色女人体,反差强烈,凸显生命的张力;祝勇的《最后的罂粟》则是黑色封面,配以俯卧的银灰色女人体,整个给人某种迷人的魅惑感。
  图配文的方式不失为一种解读,这好比一部经典小说,每个读者都有自己的感悟,也如一首音乐小品,不同的音乐家可以演绎出自己的风格:或柔美、或哀怨、或悲伤……绘画给人的歧义可能与诗一样丰富。画家与解读人对一幅绘画作品的解读甚至是南辕北辙的,即便画家本人也未见得理解自己作品的真正涵义。
  解读者的自说自话应该是自己思想和情感上的独白,画面中的某个细节引发了他(她)的记忆,如“小玛德莱娜”的点心勾起了普鲁斯特对贡布雷的回忆。
  书中有幅图洁尘与祝勇都有选,这幅图是右下角有一女人体跪卧在一张条桌上,头部枕在一本翻开的书上,面朝向里,脸上似乎在微笑;头部和身体的外侧是几枝像芦苇类的植物或孔雀的翎毛,脚头处是一张藤制沙发;左上一张细密的竹帘填满了画面的大部分空间,竹帘外画面的右侧是弧线优美的丛丛修竹,这是整个画面中仅有的白色线条。就这幅画洁尘的标题是《俳句》,祝勇的标题是《秋霜》。祝勇写到:“停留的时间很短,像,夏季与冬季的一次偷情。”洁尘则引用了松尾芭蕉的俳句:“雪融艳一点,当归淡紫芽。”而我认为与春天有关,一切女人体都与春天相关切。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11 22:52:41

  
  这本书是我看见书名就想买的书。和辻哲郎中的这个“辻”字是查字典才知道读shi的,而且我也打不出来这个字。我对寺庙有种天然的好感,不知前身是和尚,还是希望在寺庙里找到寄托,我每年大年初一早上都要到我们这座城市的归园寺去许个愿,数一数500罗汉,寻一个相应的罗汉,获得一句偈语,来展望一下未来的运势。我当然不太相信这些东西,可如果偈语中的诗句恰巧是应景的吉祥话语,我也是乐意接受的。
  这也是我想读的书,如果插图多一些,可以更直观一点,或许就更好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12 14:14:13

  
  读了不少爱尔兰的短篇小说集,不禁对这个欧洲小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怎样的一个神奇的国度竟然贡献了如此之多的优秀文学作品!手头上有本伯尔的《爱尔兰日记》,读了一部分还没读完,但给人的印象是爱尔兰人的生活节奏很慢,纯朴而热情,比较悠闲。约翰·班维尔的小说我有本《海》,买来了但没有读,说是语言相当优美,是语言大师级的人物。这是我的第二本他的作品。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13 09:36:16

  
  田纳西·威廉斯是美国最为著名的戏剧家,有名的作品有《铁皮屋顶上的猫》和《欲望号街车》,奇怪的是我一篇都没有读过。这部回忆录是“上河·文化生活译丛”中的一种,据说内容大胆、出格。买来读纯属猎奇,想读读怎样个出格法。阳光之下没有新鲜事!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19 12:22:27

  
  喜欢戴敦邦完全是源于少儿时期的记忆,那时的连环画就是我所有文学艺术的来源;对《三国演义》、《红楼梦》、《水浒传》等这些系列连环画的熟悉程度,在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影响了我对原著的阅读。而这些连环画的作者在我的眼里是比其他画家更优秀的人物,我记忆中的有:刘继卣、刘旦宅、贺友直、华三川、程十发、卢延光、雷德祖,当然少不了戴敦邦了。这些画家中除雷德祖外,都是以传统的白描见长,画中的人物在他们的精准的、神奇的线条下惟妙惟肖、活灵活现,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之中。雷德祖是采用的西方素描的绘画方式,也以其独特的风格令我记忆犹新。这些连环画的作者当中大部分成为了中国人物画大师级的艺术家。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22 17:11:39

  
  陈从周乃中国著名古园林建筑艺术大师,于建国后先后参与了上海豫园、嘉定孔庙等许多古旧园林的修复和设计工作,并于七十年代末期按苏州网师园的部局,在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修建了“明轩”,开创我国园林建筑对外输出的先河。《说园》是集陈从周先生一生的艺术追求、理论研究及实践修复和建造经验而完成一部古园林艺术的颠峰之作,叶圣陶评述说,此书:“熔哲、文、美术于一炉,臻此高境,钦悦无量。”这书与其说是一部讲园林的专著,不如说是融文史哲艺为一炉的文学作品,叶老说得真是没错;我就是把这部书当成美文来读的,其实我于园林是不折不扣的门外汉。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19-12-23 09:15:48  评论

    陈从周虽然专业上是古园林建筑,本质上实则是个传统的文人,诗文书画昆曲样样,都能玩出个名堂出来,这种人在民国还能找出不少,当代则是凤毛麟角了。此流风余韵的消散究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还是教育体制出了问题值得探讨。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23 09:50:47

  
  郑逸梅先生的“纸帐铜瓶室文丛”以前我买过两本,一是《小富则集而藏》,一是《先天下之吃而吃》,封面统一,白色硬精装,皆是上海文艺版。这本《照影留痕忆旧游》也是“纸帐铜瓶室文丛”之一种,可却换成了上海书店出版社,封面也变了,不知是何原因;但不管如何只要有好书读就成。虽则如此,可我还是有些忧虑。现如今出版社热衷出选本,优点是扩大受众面,让喜欢阅读的朋友多接触好书、好文章;缺点是重复地选来选去,即浪费出版资源不利于原创出新,又损害读者的利益。特别是害了我们这些书虫们,本来经济就不富裕——富裕的人哪有时间读书——却又要为自己喜欢的作家一再重复的选本买单。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27 18:00:08
  陈从周的自编随笔集我手上只有两种,一是《世缘集》,由同济大学社出版1993年3月,是他自编随笔文集的第五种,一是《《梓室余墨》,1999年5月三联书店版。这回上海书店新出了一套“陈从周自编文随笔集”为六种七册,《梓室余墨》是上下两册。除这两种而外,其余四本为:《书带集》《春苔集》《帘青集》《随宜集》皆是同济大学出版的。
  我喜读陈从周先生的文字,他的《说园》我是当成美文小品来读的,此文及续文即便是搁在明清小品之中也是不遑多让的。他虽说是古园林建筑的专家,实则是个纯粹的文人,诗、书、画、文样样拎得起来,且还能拍曲,常与俞平伯辈唱和。这种人在明清时节或许大有人在,在民国也能找出不少,但在当代那就是凤毛麟角了。
  不久前买了本《陈从周散文》,由陈的两位晚辈所选,收文一百余篇,计五十余万字,狭义的“散文”毕升收录其中。可当我知道上海的这套随笔集出来后,我还是买下了我没有的四本,凑成一套了。
作者:批蓑戴笠行走客 时间:2019-12-27 18:10:12
  买书少了,都没内容写,羡慕!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27 22:10:28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19-12-29 17:38:24

  
  借一本陆谷孙的《余墨集》,文章只读了几篇,书却买了好几本。陆谷孙是英语学界的大家,没想到随笔写得真好,典型的学者散文。
  所买书如下:《余墨集》《余墨二集》《全民疯狂的欧洲》(《东西莫辨逛欧洲》)《偏跟山过不去》(《林中远足》)、《“小不列颠”札记》。
作者:西湖隐者 时间:2019-12-29 17:53:46
  @一石三鸟2016 2019-10-23 09:59:29
  
  川端康成的小说散文叶渭渠译得比较多,这是陈德文的新译本。乘书网的活动买的。
  -----------------------------
  我也他的日语版。喜欢他,说明你口味不差。
我要评论
作者:西湖隐者 时间:2019-12-29 17:57:24
  @一石三鸟2016 2019-12-06 15:29:46
  
  我喜欢毛姆的短篇,长篇读得不多,可他著名不著名的长篇小说却买过不少。早些年有段时间曾四处收集他的作品,上海译文的那套蓝色封面硬精装的系列收得差不多了,有:《别墅之夜 蓝贝斯的丽莎》《卡塔瓦娜》《刀锋》《月亮与六便士》,《人性的枷锁》则是厚厚的一册小字普及本。近年来毛姆成了公版书,上海译文、译林,人民文学所出的新旧版长短篇小说、随笔、游记,除了......
  -----------------------------
  也喜欢过毛姆,中学时代了
我要评论
作者:夏螳螂 时间:2019-12-29 23:17:46
  两个星期前,我把你34楼推荐的法国文学课《文字传奇》订购了一本,是我感兴趣的
  可就只翻了翻,一直没有时间读
  现在能找出一长段、能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真的不容易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19-12-30 09:09:33  评论

    我也没读,但对法国文学一直心存好感。不管怎样只当是听讲的,对自己总有帮助。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19-12-31 22:52:14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19-12-31 22:54:46
作者:吾诗将成 时间:2019-12-31 23:33:13
  这么多好书,羡慕得俺直流哈拉子:)
我要评论
作者:批蓑戴笠行走客 时间:2020-01-01 10:04:31

  
我要评论
作者:青鸟12345 时间:2020-01-01 12:53:00
  一石三鸟兄新年好:)
我要评论
作者:骞腾斋 时间:2020-01-02 11:58:39
  读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02 15:32:36

  
  知道柳鸣九先生是他早先主编的一套“法国廿世纪文学丛书”,我按图索骥购买了十好几本,没有收全,但先生的大名却记住了。这套丛书有十辑七十一册,几乎将二十世纪法国重要的文学作品囊括殆尽,是一套大规模、高水准的国别文学丛书。这套书在当下经济社会是不敢想像。后来,柳先生先后主编了几套丛书:“盗火者文丛”、“本色文丛”、“世界短篇小说精品文库”、“世界名著名译文库”等等,这些文丛里的书,我都选自己喜欢和感兴趣的买过一些。他的文集我也收藏了几种:《山上山下》、《子在川上》等。
  这本《名士风流》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了。喜欢是因书中所写的人物都是我景仰的西学大儒,不能亲聆謦欬,退而求其次,听听与他们有过接触的人谈谈多少弥补一些遗憾。
  此书购于孔网,价26.52元。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03 09:45:19
  不知道为什么68楼的文字和图片给删除了。就是有关《唐宋词选》配林风眠插画的一本书,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03 11:24:52

  
  不管哪朝哪代书画家都是时代的宠儿,或许是因为他们皆是天才的缘故——天才哪会循规蹈矩、那个人没有怪癖?——所以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都比常人来得有趣,而且人们也都会善意的谅解。在坊间,这种记录书画家(当然也包括音乐家、作家、诗人)轶事的书籍层出不穷,每每有人爱读,那本陈巨然的《安持人物琐记》虽然定价不菲,可竟然成了畅销书,登上了畅销书榜。而后来花城社、上海书店等出版的一些文化丛书里,几乎都有那么一两本谈论书画家琐事逸闻的书,可见有人爱读。我记得有本《雀巢语屑》也火过那么一段时间,但我认为在现当代写文人艺术家轶事的能超过郑逸梅先生的恐怕没几人吧。郑逸梅先生一生写文约有千万字,说有过半文字都是写文人轶事恐怕还是保守的估计。他的那本《艺林散叶》,远追《世说新语》《东坡志林》,近承明清小品流韵,许是可流传后世的一部隽永的小品集。
  这本《书画家轶事丛抄》是另一种类型的书籍,征引书目近百本,自汉迄清末民初择抄两百多位书画名家近三百余则轶事,简直可以当一部中国书画简史来读。作者乃孙旭升,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退休教师。孙旭升之前出过《晚明小品名篇译注》《笔记小说名篇译注》,《尘与土》(自编文集),直到出了一本《 苦雨斋背后的故事:孙氏偶记》才稍为人所知。这几本我都有,《晚明小品名篇译注》则是我近期的床头书之一,而这部《书画家轶事丛抄》恐又会占据我睡前的那段时光。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3 20:40:33
  你喜欢短篇,那么对林清玄的散文是什么看法呢,他的游记也很多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03 21:59:09  评论

    读过几篇,典型的港台散文特点,有些鸡汤。台湾的张晓凤、林文月,甚至蒋勋都要高过他。
  • 顾威2019: 举报  2020-01-04 13:53:25  评论

    评论 一石三鸟2016:别管他是鸡汤还是菜汤,总之,他有自己的味道。散文就是要有自己的气质在里面。比起汪曾祺这样的散文大家,我觉得林高出太多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4 14:32:26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04 14:43:44  评论

    我是另几个版本:朱其铠的全本新注,张友鹤的三会本,任笃行的全校会注集平本,其它还有三四个一般的版本。我非常喜欢聊斋。
  • 春和景明v: 举报  2020-01-07 20:56:20  评论

    聊斋不光故事精巧,语言更是精美得让人啧舌:)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4 17:49:43
  生命的化妆

  林清玄


  我认识一位化妆师,她是真正懂得化妆、而又以化妆闻名的。
  对于这生活在与我完全不同领域的人,我增添了几分好奇,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化妆再有学问,也只是在表相上用功,实在不是有智慧的人所应追求的。
  因此,我忍不住问她:“你研究化妆这么多年,到底什么样的人才算会化妆?化妆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样的问题,这位年华已逐渐老去的化妆师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她说:“化妆的最高境界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就是自然。最高明的化妆术,是经过非常考究的化妆,让人家看起来好像没有化过妆一样,并且这化出来的妆与主人的身份匹配,能自然表现那个人的个性与气质。次级的化妆是把人凸现出来,让她醒目,引起众人的注意。拙劣的化妆是一站出来别人就发现她化了很浓的妆,而这层妆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缺点和年龄的。最坏的一种化妆,是化过妆以后扭曲了自己的个性,又失去了五官的协调,例如小眼睛的人竟化了浓眉,大脸蛋的人竟化了白脸,阔嘴的人竟化了红唇。”
  没想到,化妆的最高境界竟是无妆,竟是自然,这可使我刮目相看了。
  化妆师看我听得出神,继续说:“这不就像你们写文章一样?拙劣的文章常常是词句的堆砌,扭曲了作者的个性。好一点的文章是光芒四射,吸引了人的视线,但别人知道你是在写文章。最好的文章,是作家思想感情的自然流露,他不堆砌,读的时候不觉得是在读文章,而是在读一个生命。”
  多么有智慧的人呀!可是,“到底做化妆的人只是在表皮上做功夫。”我感叹地说。

  “不对的。”化妆师说,“化妆只是最末的一个枝节,它能改变的事实很少。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体质,让一个人改变生活方式,睡眠充足,注意运动与营养,这样她的皮肤改善,精神充足,比化妆有效得多。再深一层的化妆是改变气质,多读书,多欣赏艺术,多思考,对生活乐观,对生命有信心,心地善良,关怀别人,自爱而有尊严,这样的人就是不化妆也丑不到哪里去。脸上的化妆只是化妆最后的一件小事。我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明: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
  化妆师接着做了这样的结论:“你们写文章的人不也是化妆师吗?三流的文章是文章的化妆,二流的文章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文章是生命的化妆。这样,你懂化妆了吗?”我为这位女化妆师的智慧而起立向她致敬,并深为我最初对化妆的观点感到惭愧。
  告别了化妆师,回家的路上,我走在夜黑的地方,有了这样深刻的体悟:这个世界一切的表相都不是独立自存的,一定有它深刻的内在意义;那么,改变表相最好的方法,不是在表相上下功夫,一定要从内在里改革。
  可惜,在表相上用功的人往往不明白这个道理。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04 18:25:52  评论

    我相信你一定明白这个道理。书读多了,高下立现。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04 18:56:04  评论

    好文章是循循善诱的,它并不试图告知你什么,一切都由你自己去感悟。它是和风细雨似,而不是把作者的意图强加给你。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5 12:24:58
  你在孔网的店铺叫什么,去看看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5 13:08:32
  简单写一下很多年前在孔网的购书经历
  那个时候好像还没有引入快递,都是挂刷。邮局也是不嫌麻烦,先送取件凭证到家,然后自己还要亲自取。这迎来送往,书仍旧躺邮局里,其实是某种效率上的浪费
  那段时间我取件不方便,可是到的书又非常的多,几乎每天都下单。然后我想到一个主意,就是把所有单子的地址都集中在一家我很喜欢的书店,我本身在那里也买不少书,它叫做国学国艺,不知道楼主有没有印象
  这家书店做的很精致,它是一家公司,书籍的品相明显比一般卖家好得多,虽然也都是旧书。我跟客服美眉那段时间聊的不少,有一次我跟她说起生活中的困扰,虽然我无意开玩笑,但是可能我说的内容对听者而言确实有些搞笑,又或者这位美眉是本身一个乐天友善的性格,她当时听完很乐,我能感受她的快乐。因为接触比较多,我就请她帮忙,把我买的书都先送到她那里,然后再加上在她这里买的,一起给我寄过来,邮费根据实际称重来结算,由我出。她很爽快,一下就答应了
  这并不容易,这需要人与人之间的默契和理解。遗憾的是,在我收到她寄来的包裹后,看到她们书店的一本书上有一点点瑕疵,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完全可以忽略不计。除此以外,其他的书都很好,包装得也非常用心。
  随后我就接到这个美眉打来的电话,她跟我说了书上的瑕疵,声音也非常好听,轻柔温和中带着紧张和忐忑。可是,我那个时候完全痴迷在书籍上了,对买的书不允许有一点瑕疵。因此,电话中我语气很不善,话都没讲完就挂断了。
  这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忘怀,因为我做错了。用现在的话讲,我当时的做派就是一个直男癌。本身美眉是在帮我的忙,那么多家的书都寄到她那里,她要负责查收,还要一件件拆开来,再一本本的包装起来寄给我,却得不到我的致谢,反倒遭受不近人情苛刻的责难
  事后想想,不是生活中没有美好的机缘。如果她不是对我好奇和有好感,又何必不嫌麻烦的跟我聊天,何必帮我的忙,她没有那个义务。本来事情可以变得很好,我也许还可以去北京看看她,让她做向导,带我去看看景点,吃一些美食。智商和人品都有问题啊
  • 顾威2019: 举报  2020-01-05 13:15:18  评论

    上面说错了,因为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记得不清楚了,好像不是挂刷,是普通包裹还是什么,如果是挂刷,应该直接送到家的吧?记不清楚了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05 14:41:52  评论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应该珍惜的事却当成了平常,过后回想,可能错过了一生当中最美值得珍惜的事情。所以认真的活在当下,珍惜每一次相遇和相逢,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 你这就是好散文,情真,至少不比林清玄差。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6 12:24:16
  现在提倡给幼儿看绘本,绘本也就是图片为主,文字很少。理由是,让幼儿自己看画面,可以培养包括想象力在内的多方面能力,而传统的家长给孩子讲故事的形式呢,会替代孩子想象的过程,是起阻碍作用的,楼主怎么看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06 14:11:48  评论

    这要看一定的年龄段,不识字,或刚识字应该看绘本,绘画是形象思维,而且色彩鲜艳容易激发幼儿的想象力;但讲故事也是必要的,当孩子的理解能力达到一定的程度,听故事、看图文都对小孩子的智力有帮助。还有一点更重要,就是多听音乐,对塑造性情有很大的帮助。
  • 绿竹安安: 举报  2020-01-06 14:15:14  评论

    因为我一直在给孩子看绘本,也讲故事,所以我冒出来说一句,我觉得既要让他们自己读,也要大人的讲,我家的现在上一年级了,开始迷恋字更多更长的故事了,绘本的吸引力小了.我觉得哪一样都没有阻碍到孩子的想象力.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兰守欣 时间:2020-01-07 09:17:02
  都是好书,令人眼热。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07 18:51:56

  
  福克纳曾说过他先是想当一名诗人,没成,后又想做一名短篇小说家,又没成功,结果他才成为了一名长篇小说家。这句话不无调侃的成份在里面,但也多少说明诗和短篇小说在创作上的难度,或许是最接近完美的艺术。福克纳无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家之一,用十八个长篇和数十个短篇小说凭空虚构了“……一片邮票般大小的土地”——约克纳帕塔法县,构建了一个世系,为后代作家开辟了一个崭新的领域。后世最有名的大约就是马尔克斯的马孔多,莫言的高密,苏童的香椿树街也是受到他的影响而虚构的一条故乡的街道。福克纳虽心长篇见长,但短篇小说也同样出色,他一生创作了100多个短篇小说,经典篇目不少,不过仅凭《纪念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这一篇就可跻身一流短篇小说行列而毫无愧色。
  他的几部重要的长篇小说我都有买,但我更爱其短篇,这与我的个性可能相关,我比较喜欢短小精致的艺术品。我买得最早的一部福克纳的精选集是陶洁所选编的《福克纳作品精粹》,河北教育出版社1990年6月版, 内收几个经典短篇小说及几部重要的长篇小说的节选。2001年9月译林出了个《献给爱米丽的一朵玫瑰花》,收短篇17篇,我也买了。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见他新的短篇小说集面世,直到最近几年前燕山社的那套 “世界四大现代短篇小说之王”系列 收了《福克纳短篇小说集》,收短篇14篇,还是李文俊先生、陶洁女士和其他几位译者的译文,极少几篇新译,因为喜欢我还是买了一本。 有一回在旧书网上搜有关福克纳的短篇,发现一本中国文联版的《福克纳中短篇小说选》,是“世界文学丛刊”中的一种,收中短篇18篇,由美国的H·R·斯通贝克选,出版于1985年7月,比我的那本《福克纳作品精精粹》早5年。可能以前购书的渠道闭塞,我没机会见到吧,于是我网购了一本。以上几个集子我大约比对了一下,除去重复的篇目,国内估计译有福克纳的短篇小说35、6篇左右,也不算少了。
  但当我得知《威廉·福克纳短篇小说集》(精装版全两册)出版(收短篇42篇),还是非常期待,立即预定了一套。这个短篇集由福克纳亲自选编,一经出版即荣获美国国家国书奖,应是最为权威的版本了。书收到了,非常喜欢,如果说还有点小遗憾的话,那就是所有的篇目译者最好是李文俊,如果不行,或者是某一位能担当此任的译者独译也行。这可能是我买的汉译福克纳短篇小说最后一本了,我正准备买一本英语版学着对照来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8 11:41:23
  书店把书塑封起来,让读者不能翻阅的做法,是不对的。虽然,书店有它的理由,可是这样做,就如同揭开盖头才能看到新娘长相的古代婚姻是一样的
  一本书是什么内容,有没有深度,写作的文笔合不合口味,这都需要基本的了解。只看封面和背后的简介以及广告营销式的名家吹捧,这并不能让人知道是否值得购买,恰恰,这会做出误导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08 11:45:49  评论

    有些书店做得比较好,有试读本。不过买书一般情况下都是有准备的,对这个作家多少有些了解,偶尔买的书就要碰运气了,不过这也是买书的趣味之一:或许有意外的惊喜!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08 15:06:29

  
  我有时颇恨自己的这种小资情调,明明有一套非常好的《徐霞客游记》(贵州人民出版社版,全译本,四册),也明明知道自己只能读懂简体横版的内容,却偏要再买这套上古繁体竖版本过瘾。这都是在书话里学坏的!
我要评论
作者:兰守欣 时间:2020-01-08 19:23:05
  小资小知差一个字母,简体繁体都是中国字,喜欢就好。
我要评论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08 22:30:31
  读书人喜欢谈藏书,我与之相反,认为比起藏书,丢书更有意义。为什么要丢呢,我认为不能读两遍以上的书就没有收藏的价值
  丢,是一种验证所阅书籍优劣的积极的方式,比藏更高一级。藏是一种含混笼统的不能代表吸收和分辨了精华或平庸
  丢是取舍之后的选择,而藏,只是简单的堆放而已
  藏,要在舍弃的基础之上才能彰显优秀与自身境界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09 11:34:32

  
  夏志安的《中国现代小说史》我是2005年7月复旦大学的版本,据说此版删节过多,因为没有原版本,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2014年5月广西师大也出过一个版本,手头没书,也无法比较,但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浙江人民2016年11月出的精装版在“版本勘异”上关于删节的问题也是语焉不详,但估计或稍有改善,看来想要读到简体的全本在短时期内恐怕是不可能的事了。以上这部《中国古典小说》是上海人民两部夏志清的专著之一种,另一种是《中国文学纵横》。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10 17:15:31

  
  郭预衡先生是中国古代文学史、古代散文研究的方面的卓然大家,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史》被教育部定为推荐教材,而以一人这之力完成的《中国散文史》(三卷本)填补了古代散文研究的空白,钟敬文先生誉之为“散文有史,创建首推君”。我手上只有一本先生选编的《明清散文精选》,江苏古籍社“文苑丛书”之一种,这套丛书新近由凤凰出版社再版。本想购一套《中国散文史》,无奈价格不菲,先买《历代散文丛谈》一读,再作打算。
  此书购于孔网,价10元。后在当当购《郭预衡自选集》(山东文艺出版社“励耘文库”)价17元。
作者:顾威2019 时间:2020-01-14 20:24:22
  可否谈一下你对约翰克里斯朵夫和城南旧事的评价,另外,猎人笔记这部短篇集,你认为如何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14 21:34:26  评论

    《约翰·克里斯多夫》没有读过。《城南旧事》几十年前读过,些不多都不记得了,但对由此书改编成的电影印象较深,小英子齐眉的流海,小蓝底白花布棉袄,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惹人爱怜。小说与电影都弥漫着淡淡的愁绪。是林海音代表性作品。《猎人笔记》我读过一遍,但不是丰子恺和黄裳他们的译本,但翻译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1-14 21:48:57  评论

    得很棒,语言也优美。名字忘记了,好像姓黄。《猎人笔记》是典型的俄罗斯式的短篇小说,没有精致的结构,比较抒情,而且散文诗化,而且结尾是开放式的。屠格涅夫的风景描写独步天下,在俄罗斯作家中只有契诃夫和薄宁可以媲美。我最喜欢《白令草原》(或译为《别任草原》)《树木与草原》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15 10:56:37

  
  以前我买书一般都到实体书店,接触到旧书网只是从2015年才开始的,由于太方便了,以前朝思暮想的书书网上几乎都能买到,就一发不可收拾,将兴趣都转移到这上面来了,以致很少再去实体书店了。不过不逛实体店也不仅是因为旧书网,两个新书网的也起到了很大作用,但最关键的是书网上书全,信息快,而且折扣非常大,这对于我这种囊中羞涩的爱书人来说是最大的福荫。这么说对那些苦苦经营的实体书店多少有些愧疚。我有个见过几次面的书友,他开了家独立书店,经营了三年之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营利,但他还在支撑,他相信实体书店的春天一定会来,那怕他的书店等不到这一天。我到他的书店去过两一次,一次是参加一个读书会,算是认识了。第二次是自己去的,书店非常安静,有几个学生样的人在角落里读着书,怕打扰他们,我与他到他的办公室聊了三刻钟的样子,话题不离书与书店。上面所说的一些情况就是这次见面所得到的。我对实体书店是持悲观的态度,但他并不这么认为,他是学财经的,在一家大公司做过财务主管,谈话间,他说了一大套经济学的道理来阐述他的观点,我没听懂多少,所以没有说服我,但我由衷的敬佩他,他的境界是我所不能达到的。临走,我也不好空手走,在书店里转了一圈,虽然感兴趣的书不多,但还是买了本《契诃夫书信集》,硬是没好意思要求打折。
  说到张大春的这本《小说稗类》,我曾有本广西师大版的,这本书是我在孔网上买的最早的几本书之一,所以印象非常深。印象深还有个原因,那就是由于卖家是同城的,我直接到书店去取的书。书确实是好书,但张大春的那篇序言写得有些过于卖弄,留下了个不好的印象,而且书的内容也比较绕,所以一直没有认真去读。虽然没读,可总觉得不该错过,他毕竟书读得多,小说也写得不错,所谈应该是有些真东西的。这回“理想国”出了个精装本,我又买了一本,准备认真一读。
  现在正在读。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16 10:44:17

  
  早先有一本艾特玛托夫的《我的包着红头巾的小白杨》,人民文学出版社版的,小32开,薄薄的一册,封面是宝石红与淡黄,中间嵌条黑色像腰带,很有特色;现在这本书不知压在什么地方了。这书我肯定读过,可在内容上一点记忆都没有,只是留下了很抒情和伤感的印象,这或许是苏联文学给我的整体感觉,尤其是那位帕乌斯托夫斯基。我对苏联文学热爱主要是来自于这两位作家。对苏联音乐的喜欢则是像《山楂树》《红梅花儿开》《小路》等这些旋律优美的歌曲,年青时有回住院,躺在床上一月有余,用当时还是女朋友现在是老婆的“随身听”听一盘苏联歌曲的卡带足有三十余天,硬是没听够。到现在只要一听到这些熟悉的旋律,就会产生莫名的感动,而这种情绪在听到朴树和李健的一些歌曲时也会涌现,比如《白桦树》和《贝加尔湖》,这仿佛是某种心灵上的暗合,抑或是与故人在异乡意外重逢时所触发地难以名状的愁绪。
  买这本书的确是怀旧,为了重温那份美好而感伤的记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1-17 11:05:24

  
  为配合2020年多阅读经典的计划,陆续洗版了不少家中已有的老版书籍,只要是人,喜新厌旧这个德性恐怕都免不了,尤其是男人。不过说起男人,虽说在女人眼里永远都是那么花心和不靠谱,但有一点在男人方面是亘古不变的,那就是不管多大年龄的男人永远都喜欢年龄漂亮的女人,没有例外。这或许是男人最值得赞赏的地方,虽然这在女人方面是最深恶痛绝的一件事,害得她们化妆、美容、整形,硬是把自己弄成另外一个所谓漂亮年青的女人。不过男人还有个优点那就是爱买书藏书,很少看到女人喜欢买书藏书的,特别是结了婚以后。怎么谈洗版一谈就谈到男人女人身上来了,回到书上面来。说到希腊神话的书籍,我最早有本戈宝权编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希腊罗马神话典故》,78年版的,这是我父亲于文革后所购的一部分外国文学中的一种。我后来又买了周作人所译的《财神希腊拟曲》和《希腊神话》。小孩出世后,为孩子买了好几种简编的希腊罗马神话故事讲给孩子听,这几种简编本随着孩子长大后都处理了。
  其实早就知道楚图南的这套上下册的《希腊神话和传说》,由于手上有上述的那几本,也就没有购买,这回遇到书网活动便买了一套。当时还在此版与高中甫的那个直译版犹豫了一段时间,才买了这套。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3-11 10:30:15
  说是不买书了,今年元月底到现在这是第一单,的确是太喜欢了。厄普代克是美国当代文学的代表性人物,也是全能型人物,长篇有“兔子系列”;短篇集十余部(仅《厄普代克短篇小说集1953——1975》就选有103篇,并获普利策奖);书评文字长期见于《纽约客》杂志,出版评论集十部;另有诗集十余部。获奖更是无数了。他的“兔子系列”国内最先由重庆出版社出版,是个删节本,删除了不少性描写的片断与场景。性爱、宗教、艺术是他小说的三大主题,如果全部了解这位作家,至少在这方面应该客观公正一些,因为他毕竟不是情色小说家。不知道上海译文新出的那套文集有否删节,删节的程度是多少。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3-11 10:30:41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4-06 22:20:55

  
  谷林先生的书,除了《知识·趣味·襟怀》外,其他的大致都收集齐了。连他的那本有些偏的《答客问》,我也是多年前在一家批发书店的角落里购得;那会儿,我对谷林还不是太熟悉,只是在张中行的《负暄三话》的序里知道了这个名字,就买了。所以,有时买书也要讲缘分的。
  熟悉谷林先生是缘于“脉望文丛·第一辑”所收的《书边杂写》,能够在超一流的人物中,占得一席之地,其实力不可小觑。历来写书话文章的人不少,但真正写得好的人并不太多,谷林先生算得上一个。止庵对他十分推崇,沈胜衣对其文章也景仰万分。这俩位与谷林先生书信往来频繁,多是请益问学的,而谷林先生也不吝赐教,遇有疑问的地方,也不耻于与后辈探讨,体现出谦谦君子的风度。《书简三叠》收有不少谷林先生致两位的书信。“三叠”中的另一位就是杨之水。《谷林书简》也收录了他们三位和不少书信。
  《爱书来——杨之水存谷林信札》所收谷林致杨之水的书信一百五十六通,除上述两书中已发表的六十四通,另九十二通是首次刊出。此外,附录了杨之水致谷林的信札三十八通。书后陆灏和沈胜衣的跋也有一读。而书中的几封谷林书札的影印件,可解一欲亲睹谷林书札原稿的人的念想。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4-07 13:23:40

  
  《奥州小道》是松尾巴蕉游历纪行之书,也是他的游记散文代表作。大陆有三种译本,一是郑民钦的河北教育版,一是陈德文的作家版,还有就是阎小妹、陈力卫的陕西人民版的(这一版比较少见,我旧书网上没有搜到相关资料),这几个版本都没有再版,前两个版本在旧书网定价很高。我手上的是《日本随笔经典》里面收有郑民钦的《奥州小道》一文。后,北京联合出了本郑清茂的译本《奥之细道》,这本我收了,也仅只这一篇纪游,用文言译出。
  图片中的这本《奥州小道》,实则是河北教育版的再版书,译者还是郑民钦先生。有消息华东师范也即将推出《奥州小道》用的是陈德文的译文,是“陈德文译文选”中的一本。这套译文选里有清少纳言的《枕草子》,虽然手上有周作人和林文月的译本,也还想收有。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4-15 11:45:29

  
  汪曾祺的散文集子,05、06年的时候山东画报出过几本,是按内容来分的,有说戏的、说草木的、说味道的、说文与画的、谈师友的,其中还有一纪念性文集《你好,汪曾祺》。这套书发挥了画报社自身的特长,收录了不少汪自己的画作,可以说是图文并茂,是套有特点的散文选集。此书后来再版过几次。
  汪先生的集子,多年前我收过不少单行本,比如说《蒲桥集》、《晚饭花集》、《受戒——汪曾祺自选集》等,文集有江苏的那套《汪曾祺文集》(五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见到他的集子出版,直到最近几年,他重新火起来,才又买过几本上海三联,河南文艺版的文集。
  山东画报那套书,我买过《说味》、《说戏》,是在一家批发书店里扫的尾货,那是2015年的时候,《文与画》则是去年在旧书网上买的。想买《你好,汪曾祺》,可一直没下手,倒是跑到省图借过两次。在以前,能出纪念性文集那是莫大的荣誉,不像现在宽松了,稍有点名气就可以出,不知是进步了,还是不再讲究了。全集的情况好像也是一样。
  纪念性文集有点盖棺论定的意思,但在我国基本上是好话多说,坏话全无,说到批评也不外乎几句无关痛痒的套话,当不得真的。可我偏偏爱读,这只能说明我中庸的态度。国外也出纪念性文集,情况或许稍有不同。我好像听说过一件事,是一位学界泰斗死后,是家人还是某机构想出纪念性文集,就全面征集师友、故旧、后学的纪念文章。后来收到一篇曾经的学生、现在的死对头的纪念文章,大唱其思想学术的反调,大有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的味道。这篇文章收了没,应该是收了,不然不会传出这么件逸事。还看到过毛姆的一件事,忘记是那读到的,是毛姆九十华诞还是什么,出版社想出本纪念性文集,广征纪念文章,但所收寥寥无几,好像还有回信说:怎么,他还没死?纪念集后来泡汤了。
  这本百年纪念集,所收文62篇,还有16篇存目,比《你好,汪曾祺》要多,装帧也更漂亮,多是名家文章,也可读。但,正如汪朗在前言所说,“好话可能多了些,有分量有见地的文学批评少了点”。
  刚才还是我下单买了本《你好,汪曾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4-16 07:55:45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4-16 08:33:31
  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完整读过一本武侠小说,可以想见我这人是多么的无趣。小时候,我有个街坊,独身,喜读武侠小说,床边有个木箱,里面装满了各种武侠小说。不知是太沉迷于武侠世界,没有讨老婆,还是没娶老婆,才遨游这光怪陆离的成人童话,他大概不到五十就死了,也没来得及问,估计问,也问不出所以然来。现在想来我只是可惜了那箱书,他有个哥哥,亲哥俩,但俩人不亲,这书可能留给了他侄儿了。
  我打小就喜欢读书,也爱惜书,找他借过书没,现在真就没有印象。肯定是借过的,估计没怎么读。虽不爱读,那几个名字还是清楚的,有梁羽生、金庸、古龙、温瑞安、卧龙生、黄易、萧逸,还老一点的有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等,说到这些名字,连我自己都以为我读过不少,事实却相反。
  他们的武侠小说虽没读,但不代表不熟悉这金庸、梁羽生、古龙这几位,前两者的散文集都买过,现在知道有这么一本古龙的散文出版,怎么也得收一本。相较于金庸、梁羽生,古龙活得更狂放、洒脱些。说是他隐居在乡间写作,每周到城里去购物,多是书和酒,仅凭这一点听起来都让人艳羡。最后他死于酒,这或许是最符合狂士的死亡方式。
作者:季卓纯 时间:2020-04-17 08:50:06
  推荐苏联作家格罗斯曼的作品《生存与命运》,着实是好书。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一石三鸟2016 时间:2020-04-17 10:05:21

  
  我这人对饮食要求不高,只是求饱而已。关于吃,我有个朋友总结得很好,他是戏院的打钹的,也应该算琴师一类的吧,一生好吃,曾进过中南海,吃过国宴,他说吃的境界应该是:上吃国宴嘴不谗,下吃萝卜白菜心不烦(好像不对称喔)。国宴我没吃过,谗不谗我不知道,估计在那种场合,再怎么谗也得放矜持一点;萝卜白菜倒是经常吃,可如果天天吃,那有不烦的道理。以前我们单位食堂,白菜萝卜只要你重复两天,就有人向公司上层反映说食堂的师傅克扣菜钱。他的那个境界,我们一般人是达不到的。
  虽然不会吃,但关于谈美食的书我倒是挺喜欢收藏的,不是看人如何吃,如何做,而是想感受一下里面的文化气息。
  王亭之,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好像是研究佛学的,研佛而会吃,真正达到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境界。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