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3-19 08:45:30 点击:298 回复: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3-19 08:55:02
  有个帖子发不出,奇怪,好吧,当成纸筐杂记也好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3-19 08:59:33
  表弟


  在中国办事,我们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对,就是找熟人,托关系。也不管有用还是无用,若是没有“熟人”,没有关系,感觉就不踏实,焦虑惶恐。谁都知道,在中国办事,要么是多麻烦,要么就极不容易,没有熟人,关系好使。人情社会,人治社会,自然而然就养成这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

  我遇到了大麻烦,自己无法解决。姐姐说荣表弟可能认识人,帮我约好了明天饮早茶时详谈。但姐恰好有事不能来,问我还认得表弟吗?有多久没见过表弟了,久得都差点忘了有这个表弟了,从来没有来往。幸好,几年前有个活动,和表弟见过一面,表弟的相貌比较好认。我说我记得。但我最怕应酬,从来是能免即免,但滋事体大,也只好腼着老面了:平时绝无往来,一见面就有事相求,自己也觉得自己势利和庸俗。真想说,算了,别麻烦人了。

  忐忑中拔通表弟的电话,我不知怎介绍自己,不料刚说出名字,电话那边就传来回答:哦,表哥,你好。几乎没有停顿,不由好生感激。古话说,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易,当你落难,是好话一句三冬暖。姐已把情况和表弟说过了,我来电话,表弟当然不意外,让我意外是,他叫我表哥,叫得很自然。

  表弟如约而到,还是出了小小状况,表弟约的熟人忘了这回事,不能来了。我没有失望,反而暗暗轻了口气,不必再为如何面对陌生人头痛了。表弟问了问情况,我把相关资料早复印好,给了表弟一份,他说明天亲自去找朋友问问情况。

  除了说情况,我几乎没说什么,都是表弟在说。表弟显然很健谈,一直在说自己创业经历。表弟现在是开幼稚园的,之前做过好多生意,几次亏本,吃了不少苦头,直到七八年前,和朋友一起开幼稚园,才迎来人生和事业的大丰收。他说,他和朋友现在开了好几家幼稚园了,有一家正在谈。

  “表哥,你不知道,我真是熬出来的,你也知道,我们是什么家庭背景。当初学做生意,手里只有几千块,难呀。”

  我知道表弟不是显摆什么,见我不善言辞,总得要找点话来说,不好问我什么,只好说自己,这是难得的体贴。我笑他是有钱人,有本事,头摇得象拔浪鼓,表情带些苦笑:“你以为我好,我以为你好罢了。谁不想过轻松的日子,要生活呀,没办法,没办法呀,这社会你也知道是怎回事。只好拼了,不拼也不行呀。”

  表弟一直没问我的情况(指工作事业一类),我是什样的人,大家都知道。也没劝我别再吊鱼郎当,要发奋图强什么的。只是说人人都不容易,不自傲,没看不起人,很实在,让我免去好多尴尬。我不知道表弟是不是有意为之,感激之余难免还是有些惭愧。我知道,不应和别人比,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但是,生活不光是自己的,生活,也真的存在好坏。我的生活,不说也罢。

  虽是星期天,也不好谈太久,表弟的电话一直在响。分手后,我幽幽和妻子说:其实,他不是我表弟,他应叫我表叔。他是我姑母(我父亲的姐姐)的孙子,我和他爸才是一辈的。现在的人,都不太讲究这些,只论年龄,能尊称你一声哥,就很难得了。

  2017-7-31
我要评论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3-19 09:04:56
  诸生原宪贫
  侄儿刚上来坐,是来推销保险的。说是要冲业绩,想免费去丽江游行。结果却让他失望了。

  侄子是为我们好。看他在努力游说,忽然有些内疚。习惯了简单的生活,习惯了过自己的生活,没有对比,也就心安理德,一有对比,就发现虽不是赤贫,但也是收入较低的阶层。我自己不烟不酒,一年不过两身衣裳,能保温就行,好不好看,已不是我会考虑的事。妻子买衣服,也多是在地摊上,常常不超过百元,说得好听是朴素,不好听就是寒酸。一家人几年难得在外面吃一顿饭(当然有妻子不喜欢在外面吃的原故),除了一年一次游行,我们的日常支出是小之又小。有时我想,估计只有我妻子也算是对金钱渴求不大,相信没有多少人可以忍受这样的近乎拮据且泛味的生活。记得朋友曾在我面前叹息说:嫂子真不容易。是的,我也觉得妻子不容易。这一生人,最对不起的,就是妻子了,跟了我没享过什么福,更因我个性懦弱,不知受多少担心受多少气多少苦。虽然我是阿Q,偶尔还是深觉惭愧。

  看着侄儿失望的表情,除了内疚还有些惭愧。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过着这样的生活,只能证明自己真的太无能了。我没妒忌过别人富有,但羡慕还是有的,作为男人,作为父亲,作为儿子,我也想她们过得好些,至少,不会有自卑感。不是说要大富大贵,但现在的时代,毕竟不是我们儿时的时代,只要吃饱穿暖就行,落在平均线下,在别人面前,多少有些自卑。现在,朋友见面,不是说房子,车子,就是票子,别说没有,不好也有羞于出手似的。记得多年前有次我去看我妈,有一个阿姨问我:你住的带电梯不带?老房不带电梯,新房才带电梯,有电梯证明住高档小区。相信那阿姨也没别的意义,只是说明,现在社会,在不自不觉地以钱衡量成功和本事。你说你不爱钱,视金钱如粪土,别人不是说你是傻瓜,就说你准是个穷光蛋。没钱的人说视金钱为粪土,总是欠底气。生活落得这样,责任全在我,是我,是我不努力,不主动,不…我这生人,是标准的游手好闲派,别人以为我是坐拥金山,其实是我好食懒做,不用费心罢了。唉。

  等我妻子回来时,侄儿拿起我放在几上的书,翻了翻,问这是什么书呢?这是杜甫诗集,有原诗有注解有白话翻译,所以侄儿没马上发现是诗集。我忽然觉得有点脸红,不是为侄儿没马上认出诗集,是脸红自己还在看这些无用的东西。我若是学者,读书是我的工作,这当然不是问题,或者我是位作家,写作是我的专业,也不是问题,但问题是,我全不是。读书,说为兴趣,为爱好,为享受,我突然觉得有些脸红,醉生梦死,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样的生活,有意义,这样的人生,有价值?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可能对别人是有,对我别说有,望梅止渴的作用也算不上。世界在高速发展,人人在奔波忙碌,个个在大挣金钱,而我,却躲进小楼,不管日新月异,几十年如一日,自欺欺人,读一些闲书---真说要读,也没读多少本,也没读明白多少----百无一用是书生,我是连书生也算不上,百无一用,却是事实确凿。要是有朋友问我,你爱好是?我若说读书,我会觉得这是一种幽默,要不就是一种虚伪。一个连自己的生活,也过得不汤不水的人,读什么书呢?读书不是使人明智么,知识不是力量么,我不是愚昧无知,至少是天真幼稚。除了,在内心自以为是有些自视过高,真在人面前,我有什么底气?读书,呵,有什么用呢?人生,不应和贫困为伍。

  我是个小气的人,眼光短浅,胸襟狭隘,这绝不是自谦,妻子早就这样说我。我也早知是这样的人,就是无法改变。年近过百,要求也不高,不过,偶尔受点“刺激”,就心起波涛,就象这回,说明,我不豁达,也不潇洒。算了,不说了。
  2016-12-19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3-19 09:06:33
  文章何处哭秋风


  前几天高心在回帖中说要少上网,多增加点财气,更觉得自己上网无聊无益。虽然不全是无聊的人才上网,但我肯定是无聊才上网。一位好朋友就不止一次说过我,说我无所事事,终日沉迷虚拟的网络,抛掷光阴,浪费时间和精力,更荒弃了正事。男人是要有事业,要有上进心才行的;朋友话中的恨铁不成钢,我不止一次感觉到,每次总是羞愧不已。但羞愧归羞愧,过后总是死性不改,依然如故,我想我没救了。

  想想自己,真是一事无成,更无一技之长,虽然不爱嫖赌,似乎是蛮“高雅”的爱读点闲书,写几句费话,其实和以前游手好闲的闲汉,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懒汉没什么区别。不思进争,又爱面子,不通世务,更不善经营,不至于家徒四壁,靠佘借度日,却是前途暗淡,生活愁苦,以致母恨妻愁女怨,三口之家终日闷闷不乐。

  本来舞文弄墨也不失为一技之长,可养家糊口。今天登陆天涯,有一版主留言给我约稿,是和旅游,美食、地理、文化,风土人情有关,但检看自己的帖子,才发觉自己写的竟然全是空洞无物的东西,说得好听是抒发感情,有闲情逸致,不好听就是无病呻吟。就算不至,但内容不够充实,不够贴近生活,题材不广是肯定的。很多谢那朋友看得起,尤其是在这几天我心情郁闷的时候,但同时也勾起愁绪:原来凑了这么久的文字,能力依然是这样有限。诗,我不会写,小说,我写不了,稍稍想写点有内容的也因生活的贫乏陷入无米之炊的困境。并不是想要当什么作家,只是厌了写空洞的文字,倦了无病的呻吟,不想笔下的世界,文字天地里全弥漫是心情的雨雾,闲逸的云烟,想有狂风暴雨,有电闪雷鸣,有巍巍高山有澎湃的大海,有铁血悲歌,也有牧歌的咏唱……。

  也许,我真正的悲哀,是我不敢挑战自己。我用力有不逮为借口,其实不是推唐别人而是自己。一个月前,搜狐有一位朋友就邀我帮忙编书,当然只是帮他找找资料之类。你有这个能力,为什么不向这个方向努力下?尝试一下?朋友惋惜之情溢于言表。朋友的话当然有过誉,但肯定是真诚的,更令人心里越发苦涩。这事后,让我不知怎面对这位朋友。

  性格决定命运。我这生人欠的不是机会,缺的是把握。我不知道我真是太爱自由,不想拘束,还是真的不敢负担责任。在我当然是乐意认为是前者,这样至少可以用清高来遮羞,但内心深处我有时是承认是后者。但我也不是不想尝试,这次当猪,我是出自很私人的理由,我想放开自己的笔,要杂,要散,我想改变写法,改变风格,让自己可以适应不同的题材和文体。不一定是为了要写作,就算是爱好,也到了非变不可的时候了。天涯的朱板就婉转说过我笔法转统,应多吸引学习,推荐我看王小波和高行健。我死爱面子,不好意思在天涯搜狐这样东拉西扯的,21毕竟是我家。

  “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曹丕的话,其实很大程度上是骗人的,文章虽好,终是点缀之物,饥不能食,渴不能饮,寒不能衣,字字珠玉,不过是一纸空文,不如一米。读书,为文不是不好,但最怕是不通世务,成了呆子书虫,苦了自己又累了家人。做人比为文更重要。
  2006-6-3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20-03-19 09:13:15
  这就是世相,很写实,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03-19 09:41:19
  诚恳
我要评论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20-03-19 10:24:40
  这些文字就是生活,生活的东西才最贴近实际。

  这文字很好!
我要评论
作者:静等花开16 时间:2020-03-19 14:07:20
  大多数人的生活亦如此……生活方式没有对错,自己舒服最重要!
我要评论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3-19 16:31:31
  除非好梦,夜夜留人睡

  曾说过2017年,是我大悲之年。现实种种既无情又无奈。我不知如何面对。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谁没心伤事?伤心事又多是俗事,自己也不想说起。可说的是与感情无关,与生活有关。

  有人曾说古代的所谓隐者,都是些自己不适应社会,反而装出清高的样子,让人讨厌。不知对错,话说得有些狠了。诸葛亮隐居隆中时,不知算否隐者?可能不算吧,好吟《梁父吟》的诸葛亮,自比管仲,怎看也不象出世之人。姜太公不遇文王,终为钓叟,伊尹不遇成汤,不过阿奴,不遇之前,他们杰出还是平庸?杰与庸,遇或不遇,人与人也是有不同的,我相信。但习惯成败论英雄,有才不显,有能不施,有德不彰,意义何在,与庸人无异。

  人情社会,会做人,会处世,比有才有能更重要。才高处下,无才处尊,是常态。有德无用,无德有效,不出奇。世间几个孔明,几个姜太公,几个伊尹?又有几个文王,几个成汤?千里马重要,伯乐更重要,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想深一层,这似伪问题。千里马也好,伯乐也好,不都是人才嘛,为什么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呢?
  其实,在这个寓言里,千里马才是人才,伯乐不是人才,是赏识人才的社会环境,社会现实,社会机制等代表现实现状的各种社会因素。才是个人的,用才却是社会性的,不被社会承认,你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也没用。孔明未出隆中,姜太公未遇文王,伊尹未逢成汤,说其有才也行,说他无才也行。隐者避,清者贫,有不适世者,也肯定有不同流者,真淡泊者,一概斥之不适应社会,过于武断。圣代无隐者,稍知历史就能知道,我国传统是人情社会,人治社会,权力无法无天,国情一贯如此,真有几个圣代?数来数去不足一掌。

  如此感慨,以为自叹怀才不遇。不是,是小人物在感慨生存艰辛,困难及无奈。屈原悲愤之至,乃有离骚天问,我无才无能,问天天不应,问地地不灵。只有牢骚。悲人悲世也自悲,我非隐者,倒真是不适世者。庸而自扰,徒呼奈何。听说公平,平等,自主,不合国情,不合传统,于是苦者无声,悲者难歌,难道中国人不是地球人,是太空物种,这样与众不同?不是不适合,是没有与之相配的社会环境。这也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千古难题。

  中国有个形容人生,形容人生真实的词,叫人生如苦旅。人生是苦旅,自三王五帝起,就烙下了苦的胎记,不吃苦耐劳,不逆来顺受,很难活下去,所以不是麻木不仁,就是阿q。至今依是,只是处境稍减,可以吃饱吃好。但社会依然是这个社会,环境还是那个环境,今天所有,明天可能全失全无,无保障,无安全,无法自主。屈原若生于当世,依然会赋离骚,不解问天。我这样的小人物,除了自悲,悯人也没气力。

  世道人心,相提并论,从来是重世道而轻人心。有一个俗语叫劣币驱逐良币,人情社会,多是如何。存在就是合理,其实不过是西方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换个说法,其实与进步,文明完全无关,只是动物最本能的自然淘汰,不足称道。一个文明的社会,一个进步的社会,应是不适者也可生存的社会,也能发挥所长。

  心情郁闷,无以释怀,唯胡言乱语。
  2018.1.17
作者:秦川梦回新 时间:2020-03-19 16:38:17
  稀有的不是千里马而是伯乐
我要评论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3-19 16:51:29
  刈草


  刈,是古字,我不会读,知道大意是割。刈草,也就是除草割草。想到它,是我正要卷起衣袖来刈草。不说除草,不说割草,非要说刈草,是想到诗经,诗经里常读到这个词。著名者如《汉广》: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诗经时代的刈,和现在耕种时在地里除草割草不同,刈不应是耕种活动,应是在野处打草回家当柴火烧。我们少时候,乡下无煤无炭,更别说煤气,天然气什么的,烧火做饭,不是烧草(稻草或杂草),就是烧柴。小孩子想给家里帮点忙,最常做的就是打草。打草,当然要割,少不了一把镰刀。也有不必动刀的,有一个竹耙就行。竹耙当然是用竹做的,破开竹竿成几条,再弯成爪,样子有点象猪八戒的九齿钉耙,专门用来收拢枯枝败叶断草。枯枝败叶,也是烧火的好材料呀。以前几乎每家都有一个竹耙,现在乡下也不多见了。

  我要刈草。想到刈,除了诗经里常见这字,还因为这首《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在我还不知有诗经时,就读到这首诗,但我忘了是在课处,还是课本上,是小学,还是中学。具体的情形都记不住了,只记住了诗中那缕淡淡的悲哀:亡国之悲。有时,文学就这样神奇,那时的我绝对是少年不识愁滋味,更不懂什么叫亡国之悲,以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杜牧是真的在指责商女们。我就是那样的幼稚天真。可我竟然似乎读懂诗要表达的东西,我感染到悲哀杂夹着愤慨的情绪。我也因此知道了一个成语:黍离之悲。后来,还知道另有一首诗叫《麦秀歌》,同样是表达亡国之痛,合称麦秀黍离。再后来,读诗经,在《王风》卷中读到《黍离》,惊诧复惊喜,印象越发深刻。诗经里却没有《麦秀歌》。

  我不耕种,也非打草,面对杂草离离,还有几株小树苗,不过一年,曾经的房子如今的空地,竟长出这么多杂草,荒芜至斯,任谁都生今昔之感。故园不比故国,房毁不比国亡,但情相仿,心如一。要除草,自然就想到诗经中的刈草,自然就想起《黍离》,诗经中长的是黍稷,是粮食,是庄稼,而我这里长的却是杂草荒树,其实更为荒凉。不过一年罢了,竟然就长得过膝齐腰,这一丛是芦苇吧,这一株是滴水观音,这一棵又是什么树?乱七八糟,杂乱无章,最大一株竟然有小臂粗,高及人头。

  是我让它们长得这么多的。这年中,也曾回来过几回,它们在砖隙墙角冒出来,钻出来,开始肯定又矮又稀疏,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清除,我视而不见,或心不在焉。时间是魔术师,也是治疗师,不能总是消极怠懈了。

  手拨,脚压,铲挖,还好浮地松土,芦苇等杂草,一挖就成团连根拔起,树苗就难办些了,根粗又扎得深。把土挖开,摇松,已是东歪西倒,拨出来还得要鲁智深的力气。实在挖不出来,只好乱刀断根了事。几株下来,汗出如浆。还好是阴天,没有烈日暴晒,否则,就更狼狈了。乱草平,杂树去,露出断砖残木,另一种狼籍,但毕竟不再是杂草萋萋。
  2018-3-7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4-08 20:53:34
  谁与我,醉明月

  书房里看不见有没有月亮,送岳母回去,忘了抬头望天。

  李白说花间一酒壶,对影成三人,有月的夜晚,总会减小一点孤寂吧?太累了,人反而不想睡,先要缓一下才行。于是泡壶茶,坐在书桌前,喝茶望天(窗外可以看到一点天空),就想起月亮。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为什么一个人住在月亮的广寒宫里,我以前很好奇,隐约听说嫦娥是偷了丈夫的神药,才会奔月。为什么要偷神药就不知道。李诗是说嫦娥在人间有爱人吗,要不,为什么要悔?

  反正,不会是念我,就没多少兴趣想嫦娥念谁。有时却不由痴想:会有人念我不?认真数着指头,越数越没信心。自己似乎真的一无所有。草木一秋,知为谁生,古人在叹草木,其实是在叹人生。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普希金说他自造的纪念碑,高过亚历山大的石柱,杜甫说不废江河万古流,但一般人没有这么大的奢望和能力,只是希望,会有一二人记得自己,至少会偶尔想起自己吧?

  临歧路而泣,见染丝而悲,可能是多情,也可能是敏感,更可能是害怕改变。人生,无一刻不在变幻。昨日之灯火,今日之辰星,都不长久。都说最深情的是陪伴,为什么许多天天相对,却成厌烦?“倘若无常野的露水和鸟部山的云烟永不消散。。。纵然有大千世界,又哪里有生的情趣可言呢?”以我的智商,对这些问题,常是迷茫。

  “沅湘日夜东流去,不为愁人住少时”,天地在变,人心也应随之而变吧?不是有句话就叫;适应。人得适应现实,不能叫现实适应你。哈姆雷特大叫: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为什么上升到哲学层次,我想,内里也有一个适应的问题吧?适者生存,可能在任何时候,都是真理。

  黑夜,有时能让人心灵平静,让人沉思细想。倘若有月,谁与我,醉明月?
  2018-1-24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6-16 22:33:36
  小雪已过,大雪未满

  站在岳母家的阳台,忽有所感。

  这是十四楼,又是城郊的乡下,十四楼已经是鹤立鸡群,阳台外海阔天空。先不说有没有风景,就这视野,就很有点极目楚天舒的快意与诗意。让我略感悲哀的,是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站在高处眺望。

  家住八楼,又面对着小区,抬头看到的,永远是对面的楼层,近得如挂在眼帘上,举头望天,天不过巴掌大。以前不自知,现在才突然发现如困井底。这两年,人浮心燥,无法安宁,是不是与此有关?

  “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曾非常流行的话,不由又泛上心头。有些话,是注定要流行的,也注定让人难忘,因为它们拔动我们的心弦,教人感动或让人惆怅。人是贪新厌旧的,所以美和魅力,总是未知和远方。小时候,似乎每个人都作过飞翔的梦,长大后才发现,自己不光没有翅膀,甚至走不出方圆百里的一个圈子。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自己却仿佛在世界之外。谁不想去看看呢,就象不是骑白马的都是王子,去看看的有的叫离乡别井的,有颠沛流离的。

  地球每时每刻都在旋转,人不行。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有时是奢侈,有时是无奈,有时是痛苦,当然,有时也是幸福和愉快。世界太大,永远看不过来,但这刻,更让倍感悲哀是,天地这么高,我想望得远,竟也不可得。天天对着“四壁”,人怎不变得目寸光,胸襟、境界,又从何谈起?真的连自己也觉得面目可憎,语言无味了。以前的云淡风清,以前的雪月风花,都哪去了? 以前的白衣飘飘,流水花开,都在哪了?
  我不是王粲,不赋登楼,但只要是一个有感的人,怎能无所动,无所感?眼前的海阔天空,我多久没有见过,没有感受到了?都习惯了自己的麻木不仁了。虽然天际有些雾气,视野有点迷蒙,虽然高低错落的楼屋,显得杂乱无章,虽然,不是很蓝的天,不是很白的云,但是,天空海阔,任目飞,让心驰,确确实实,荡涤心胸,闷气全消。鸟脱樊笼,鱼入深渊,这一刻,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也是这一刻,我真真切切发现低处和高处竟然是两个天地,两个世界。

  回想起来,自己住过的地方,真的从没有超过八楼,在现在这个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的人间,八楼有如深谷。“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 郦道元的三峡,曾让我惊叹如此大手笔,不下于三峡的鬼斧神工,现在却是无比是惊心,自己如身在峡里。天天望着四堵壁,和天天望着长空大地,真的会有不同的。我发现了,自己的小和陋。

  也许是景由心生。我比王粲更早下楼,望了几眼,空叹几声,就不得不急匆匆到“远方”办事去。前几天还恨不得穿羽绒,今天却恨不得短袖单衫。我麻木得对气温也变得迟钝了,竟然还穿着薄毛衣,燠热让人烦躁不堪。偏偏到了半途,才发现身份证丢在了银行,人仰马翻,才算赶到目的地。傍晚回来,堵车堵得人生无可恋,望着兵荒马乱的窗外,有一刻真怀疑这不是人间的景象。

  佛说所见即心,所以佛观人无不是佛,我肯定也是冷漠的人,否则,我遇到的怎多是冷漠?有时爱网络胜过爱现实,网络虚拟,而现实冷酷。虚拟的网络能给人麻醉,现实的生活只能让人压抑。其实,是我不满足罢了。

  小雪已过,大雪未满,这是风筝的题目。对南国来说,不论是小雪,还是大雪,只是日历上的节令,就算是现实的也好,晶莹的雪可比的美,只有在心头才不美。

  有点消极了。庸人自扰,不足为怪。也请风筝原谅,把你的题目,写成这样。一切,明天就好。
  2017-11-29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6-16 22:42:45
  好人难当

  要是现在问我,什么人最不好当,我会说好人。

  古话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最后放下屠刀,不管你之前杀了多少人,你都能成佛。这固然有想人向善,有自新的机会,这没问题。但问题是若是一个好人一生都在干好事,只要干了一件坏事,那么,这人就得下地狱,就身败名裂。这也固然有制止人作恶的意图,可何其苛刻。所以,最聪明的办法是,前半后恶事作尽,后半生心生向善,这得既得实利,又得善心。事实上,很多这样的人,一边昧着良心,一边却是佛徒,还很虔诚。反观那些一生行善的,如屐薄冰,如临深渊,时刻怕自己行差踏错,一失足便成千古恨。

  你人好呀,你是好人,为什么要和这样的人计较?于是宽恕,于是退让,于是容让,否则,你还是好人?我真不想当这样的好人,无条件的。记得孔子批过乡愿,解释说乡愿近似好好先生,当时还不明白好好先生为什么要批评呢?现在才慢慢明白,好得有好的价值,或者说要让人觉得你好,若是太好成了必然,或者太好没了个人底线,这好就古怪了。再说,升恩斗仇,不就是对人太好了吗,可结果是太好成了仇。

  就没价值的好,就是你对别人好,别人没一点感激,仿佛是你求着对他好,是欠他的,是理所当然的。拿感情事来说,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大家都说老实的人可靠,可是多数女人选男人,很多都会嫌老实男人象木头,不浪漫,是叫好不叫座。反而是坏坏的男人,让女人心猿意马,喜欢得不得了。可见,好的好听,坏的可爱。

  窃钩者贼,窃国者候,你看越坏好外越大。就是现在,据说想发财,得先把良心给狗吃了,因为在现时社会,你不走私漏税,你不造假制毒,你发不了在财,顶多饿不死。越是心黑,越是无良心,人越富。所以,现在的人不比人品,比的是贱。贱人无敌,多拉风呀。

  真的,我不想做好人。又做不了坏人。唉,真是苦恼。
  2016-12-7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6-16 22:44:48
  绚烂与静美

  生如春花之绚烂,这是所有人的渴望,绚烂过了,才能体会到死如秋叶之静美。

  有的人不曾绚烂,却有秋叶之静美,终是小小遗憾,但人生多半如此。甚至连秋叶之静美,也不曾有,就更是遗憾。不过,绚烂也因人而异,在有的人看来,绚烂也就是平淡或平常,若是这样,平淡就不再是遗憾,而且圆满。但毕竟是少数。

  人生于世,有舍有得,往往是得后才能舍,不求天长地久,也求曾经拥有,拥有过了,才会淡然。少年为什么爱憧憬,爱热烈,就因为都是新鲜的,都是吸引的,都是新奇的,渴望拥有,渴望尝试,渴望了解;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总是少年。惯看秋月春风,就在于惯,啥都经历了,也就看淡了。执着高,还是豁达好,难有常论,少年执着,中年豁达是自然,若相反,好,也有点不好。白璧无瑕,未必不是瑕。

  立德立言立功为儒家三不朽,积极入世,难道全是名利所催?未必。据说世上有使命感,有与无,我说不清,但是,总是有些人,在生存之处,追求别的一些。开始的出发点,就是意义,与草木同朽,是许多人不以接受的,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就是不想白白走一回。高尚,往往也代表沉重,意义,常常伴随牺牲。我敬佩,但我更喜欢量力而行,有追求是应该,但人生不尽为了目的,享受其过程,也许更温暖人心。

  人生如酒也应如茶,酒让人激越,茶让人清心。偶尔的沉醉,偶尔的放纵,更多应是清醒和内省。世界,我们无法掌控,世界,我们无法拥有,但却可以改变自己的内心,让内心变得丰富。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逸少纵论动静,还是着重于外,而忽于内,仰俯之间,应有自省内心之丰。

  是绚烂,还是静美,真是一个问题?我真糊涂了。
  2016-11-3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20-06-16 22:57:41
  我让你失望了

  古人临歧路而泣。想来是歧路出,就有多种可能,而只能选其一,意味着必须放弃其他。选择是种无奈,甚至伤害,故涕零。

  人生,无时无刻都面临选择,大到嫁娶,小到买菜,而选择有时往往极重要,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段时间,可以说也是我面对人生选择的关键,进退皆难,倍受煎熬。

  我最害怕选择,有时都怀疑,那个临歧而泣的古人,是不是我的前身。不敢确实,是有自知之明,金粟如来是后身那是李白的自信和底气,我啥也没有。害怕选择,在我其实是害怕改变。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亦曾渴望过快意江湖,建功立业,最喜欢还是独立岸边,欣赏乱石穿空,看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生命在变,生活在变,社会在变,变是永恒的主题,不变只是偶尔与瞬间。除非能当古之隐者,或是跳出五行中的僧侣,否则,谁能岿然如山,八风吹不动?青山依旧在,已是几度夕阳红。就算青山也有山岚晴雨之变。古人说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样不屈是关乎气节大节,故宜顶天立地,大写人字。若无关气节,更有益生活,难道还要海枯石烂?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毕竟“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颇有所持;“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更是亲自躬耕,自给自足。那么,我是不是应积极一点?

  惯于疏懒,不习殷勤;独爱自我,最怕束缚。统统不过是自我标榜之言,实情是懒之故。俗话说得好:惯做乞丐,懒做官。但问题生活必须要继续,最是心远地自偏,还是不能飞出地球,最是离群索居,也不能不上街,熙熙攘攘,未必皆为利来利往,身在红尘,谁能逃避?

  我也想出人头地,我也想富贵荣华,我也想治国平天下,我也想…我也知道,肯踏出第一步,胜过无数豪言壮志,我也知道,肯踏出第一步,就是自我的胜利,我也知道,肯踏出第一步,就有希望曙光…可凡事总有个过程,不能一蹴而就,“心急吃不了热粥”,欲速而不达是常事。风高浪急,不是更应心平气和?还记得普希金的《假若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需要的未必就是成功,而是生活的态度。人之为人,总得有些精神气。日子比陶渊明富有,生活比杜甫安稳,简简单单,平平淡淡未必就不是福。而我早习惯了简简单单,平平淡淡,不,我承认我就是一个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庸常之人。小人无大志,拥有四海,不如有你在傍,富贵荣华,不如一家平安。春花秋月诗花酒,不如清茶淡饭人无事。

  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不是鹰,我飞不起,我不是马,不能奔驰,东篱黄昏,看落花青苔,山月照无人。
  2018-10-3

  • 薛依云: 举报  2020-06-17 12:48:02  评论

    寄语@独庸生 李白曾留诗说你是鹰-【寄言燕雀莫相啅,自有云霄万里高】。文章末尾,字短意长,犹见功力,如【东篱黄昏】源自: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李清照)。【看落花青苔】源自:落花寂寂委青苔(李白)。【山月照无人】源自:山月不知心底事(温庭筠)。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
  • 独庸生: 举报  2020-06-17 17:14:12  评论

    评论 独庸生:诗书谙熟,让人佩服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