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解红楼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5-08 18:31:03 点击:606 回复:1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4 18:28:21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5 08:37:41
  3 红楼梦曲 分骨肉
  第五支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牵连。[戚序夹批:探卿声口如闻]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5 08:38:41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5 08:39:21
  [分骨肉]为第五支曲,暗写雍正五年,李煦被流放千里之外。
  “一帆风雨路三千”。
  唐朝韩愈有一首诗:《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唐朝尊崇佛教,元和十四年正月,唐宪宗亲迎佛骨,刑部侍郎韩愈上《谏佛骨表》进行劝阻,触怒了宪宗,要处死韩愈,幸亏宰相裴度等大臣苦苦相劝,宪宗改判韩愈流放潮州,韩愈早晨上书,晚上就接到圣旨被流放,紧接着冒着大雪被迫走上八千里的流放之路。
  探春的曲词判词曲子与韩愈这首诗十分相似。“一帆风雨路三千,”正是韩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的缩写,曲词“恐哭损残年”暗合了韩诗的“惜残年。”判词“清明涕泣江边望”暗合“好收吾骨瘴江边”。韩愈贬官时五十多岁,也是忠而获咎拟论死罪后免死而改判贬谪的,跟李煦的遭遇类似,雍正帝先是拟斩李煦,后来免死改判流放,最终死在流放地。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奴去也,莫牵连。”几句是有意用了书中探春语气。所以戚序本批:“探卿声口如闻。”
  李煦流放到打牲乌拉。第五十三回那个庄头叫乌进孝,贾珍称为“老砍头的”,路上走了一个月零两天,给贾珍拉来很多野猪狍羊,暗藏着“打牲乌拉”四字。
  黛玉葬花诗中有“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他埋在哪里了?天尽头,那坟墓多遥远啊,还未必有坟墓。

作者:左右开弓2016 时间:2020-07-05 09:27:05
  深受启发,支持你朋友。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5 17:12:29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5 17:13:07
  3 红楼梦曲 分骨肉
  第五支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牵连。[戚序夹批:探卿声口如闻]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5 17:15:16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5 17:15:56
  [分骨肉]为第五支曲,暗写雍正五年,李煦被流放千里之外。
  “一帆风雨路三千”。
  唐朝韩愈有一首诗:《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唐朝尊崇佛教,元和十四年正月,唐宪宗亲迎佛骨,刑部侍郎韩愈上《谏佛骨表》进行劝阻,触怒了宪宗,要处死韩愈,幸亏宰相裴度等大臣苦苦相劝,宪宗改判韩愈流放潮州,韩愈早晨上书,晚上就接到圣旨被流放,紧接着冒着大雪被迫走上八千里的流放之路。
  探春的曲词判词曲子与韩愈这首诗十分相似。“一帆风雨路三千,”正是韩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的缩写,曲词“恐哭损残年”暗合了韩诗的“惜残年。”判词“清明涕泣江边望”暗合“好收吾骨瘴江边”。韩愈贬官时五十多岁,也是忠而获咎拟论死罪后免死而改判贬谪的,跟李煦的遭遇类似,雍正帝先是拟斩李煦,后来免死改判流放,最终死在流放地。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奴去也,莫牵连。”几句是有意用了书中探春语气。所以戚序本批:“探卿声口如闻。”
  李煦流放到打牲乌拉。第五十三回那个庄头叫乌进孝,贾珍称为“老砍头的”,路上走了一个月零两天,给贾珍拉来很多野猪狍羊,暗藏着“打牲乌拉”四字。
  黛玉葬花诗中有“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他埋在哪里了?天尽头,那坟墓多遥远啊,还未必有坟墓。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7 06:49:34
  3 红楼梦曲 分骨肉
  第五支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牵连。[戚序夹批:探卿声口如闻]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7 06:50:34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7 06:51:12
  [分骨肉]为第五支曲,暗写雍正五年,李煦被流放千里之外。
  “一帆风雨路三千”。
  唐朝韩愈有一首诗:《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唐朝尊崇佛教,元和十四年正月,唐宪宗亲迎佛骨,刑部侍郎韩愈上《谏佛骨表》进行劝阻,触怒了宪宗,要处死韩愈,幸亏宰相裴度等大臣苦苦相劝,宪宗改判韩愈流放潮州,韩愈早晨上书,晚上就接到圣旨被流放,紧接着冒着大雪被迫走上八千里的流放之路。
  探春的曲词判词曲子与韩愈这首诗十分相似。“一帆风雨路三千,”正是韩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的缩写,曲词“恐哭损残年”暗合了韩诗的“惜残年。”判词“清明涕泣江边望”暗合“好收吾骨瘴江边”。韩愈贬官时五十多岁,也是忠而获咎拟论死罪后免死而改判贬谪的,跟李煦的遭遇类似,雍正帝先是拟斩李煦,后来免死改判流放,最终死在流放地。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奴去也,莫牵连。”几句是有意用了书中探春语气。所以戚序本批:“探卿声口如闻。”
  李煦流放到打牲乌拉。第五十三回那个庄头叫乌进孝,贾珍称为“老砍头的”,路上走了一个月零两天,给贾珍拉来很多野猪狍羊,暗藏着“打牲乌拉”四字。
  黛玉葬花诗中有“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他埋在哪里了?天尽头,那坟墓多遥远啊,还未必有坟墓。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7 16:44:01
  3 红楼梦曲 分骨肉
  第五支分骨肉
  一帆风雨路三千,
  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
  恐哭损残年,
  告爹娘,休把儿悬念。
  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
  奴去也,莫牵连。[戚序夹批:探卿声口如闻]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7 16:52:10
  宝钗又掷了一个十六点,数到探春。探春笑道:我还不知得个什么呢。伸手掣了一根出来,自己一瞧,便掷在地下,红了脸,笑道:这东西不好,不该行这令。这原是外头男人们行的令,许多混话在上头。众人不解,袭人等忙拾了起来,众人看上面是一枝杏花,那红字写着瑶池仙品四字,诗云:
  日边红杏倚云栽。
  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众人笑道:我说是什么呢。这签原是闺阁中取戏的,除了这两三根有这话的,并无杂话,这有何妨。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大喜,大喜。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7 16:52:51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7 16:53:42
  第六十三回探春的花签“日边红杏倚云栽”这句诗,形象地画出“李煦”二字。“注云得此签者必得贵婿,”贵婿是“归宿”之意。“我们家已有了个王妃,难道你也是王妃不成?”王妃是“亡于非命”的谐音。
  李煦的父亲是明末投降清朝的,探春身上写了汉人降清后的悲哀。第五十四回王熙凤病了,让李纨探春跟宝钗管事。李纨消极怠工,宝钗躲在后面出主意,不愿意惹人。只有贾探春尽心尽力,秉公忘私,对待下人比王熙凤还要严厉。她连自己的亲娘舅都不认,只认金陵王家和小皇帝。可是最终还是难免被抛弃的悲剧命运。
  第五十回李纹的诗“误吞丹药移真骨”,说的就是贾探春,吃了佛手香椽一类的丹药改变真骨迷失本性,心里只有金陵王家忘记自己的亲娘是谁了。她房中摆着小锤(金)比目磬(玉)和佛手暗喻金玉姻缘,纱帐上绣着蝈蝈蚂蚱都是蝗虫,与二虫共眠,这就是红楼梦引子中的风月情浓,十分可悲。

  作者又写了一个“偷下瑶池脱旧胎”尤三姐,尤三姐即犹三姐,跟贾三姐命运差不多的人很多,尤三姐是这一类人的形象。第六十五回先写贾琏说尤三姐“玫瑰花儿可爱,刺大扎手”;接着兴儿说探春,“三姑娘的浑名是玫瑰花”,“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的,只是刺戳手。”这就暗示尤三姐是补充贾探春的,贾三姐的结局应与尤三姐相似。
  探春绣帐上的二虫是都是皇虫,与虫共眠。尤三姐的“二虫”是两个人,她跟贾珍贾蓉二在一起,落下了不好的名声,后来断然跟二虫决裂,用鸳鸯剑斩断情丝宁死不悔。
  尤三姐思嫁柳湘莲与袭人改嫁蒋玉菡一样,纯属子虚乌有。柳为客串,蒋为优伶,两人都是戏子。作者在作戏,根本没有的事。袭人改嫁蒋玉菡(将玉含)指红楼戏中宝玉与袭人的情事。“思嫁柳湘莲”,暗指书中晴雯黛玉(与探春同影李煦)二人看似对宝玉有情,其实是作者掩人耳目的幻笔,全是假的。
  柳湘莲是替香菱复仇的,四十七回“惧祸走他乡”暗隐曹雪芹乾隆二十四年江南之行。
  第六十四回林黛玉写了《五美吟》,五首诗基本是说误嫁,这也是石头记全书主旨。其中有《红拂》一篇,说的就是尤三姐:“长揖雄谈态自殊,美人巨眼识穷途。尸居余气杨公幕,岂得羁縻女丈夫。”误嫁的出路只能是改弦更张弃暗投明。
  脂批说:“《五美吟》与后《十独吟》对照。”十独吟即指第五十一回薛宝琴的十首怀古诗,《蒲东寺怀古其九》写:“小红骨贱最身轻,私掖偷携强撮成。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说的是作者的遭遇。作者家已经是丢官罢职沦为一介平民了,这就是“小红骨贱最身轻”,没有任何负累和牵连。“虽被夫人时吊起”指皇室对曹家的惩处,“已经勾引彼同行”,就是跟反清人士走到一起了。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9 09:16:00
  第二十二回:
  又往下看是:
  阶下儿童仰面时,清明妆点最堪宜。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
  【庚辰夹批:此探春远适之谶也。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致流散也,悲哉伤哉】
  贾政道:这是风筝。探春笑道:是。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9 09:16:56

  
楼主微尘土 时间:2020-07-09 09:17:33
  探春暗喻曹寅妻兄李煦的遭遇。
  风筝即纷争,李煦参与了诸皇子内部的纷争,因而召祸。南直祸后李煦流放到东北打牲乌拉这个地方,不久死在在那里。
  游丝一断浑无力,断线风筝随东风而去,永远回不来了。
  李煦此人,热心于慈善事业,收养了很多流浪儿童,当地百姓敬仰,称之为“李佛”。 李煦家口被籍没时,就有十几名被收养的儿童,如何处理这十几名儿童,曾让雍正皇帝十分作难。“阶上儿童仰面时”,就是暗写对李煦人品的赞叹。
  后三句照应第五回的判词,亲人们只能在清明祭奠,梦中相见。
  “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致流散也,悲哉伤哉”。试想,一个女孩儿家,即使不远嫁,她能永远不嫁吗?如果嫁在近处,探春是个女流,对娘家的事务不会有太多的干涉也不会没有太大的能量,也做不到“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致流散”。所以这样理解探春结局为远嫁是不合情理和逻辑的。批语说的“远适”,主体是女子,是能释为远嫁。但“适”的第一义是“往”,“远适”就是远去的意思,批语后文就是“此人不远去”,为什么不说“此人不远嫁”呢?
  按照古人行文习惯,对一个女孩子极少称“此人”,“此人”大多是指男性。
  正解应是:曹寅死后,李煦主持了好多曹家的事务,曹頫一就李煦表奏过继给曹寅的,曹頫继任江宁织造,也是李煦向康熙表奏的。“使此人不远去”,就是假设李煦没有获罪,即使曹家败了,李煦也能帮助,或许还有希望,不致走到这步田地。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