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小说中的经典桥段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08:44:42 点击:2502 回复:8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新的坑
  估计
  不太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09:04:48
  一、掉包计

  最为人熟知的掉包计,大概是《红楼梦》中宝钗换黛玉那节,若读小说体会不到那股子伤心欲绝,那么越剧版王文娟的表演,会让你有更直观的感受。

  掉包计,或者还可以换一种说法,元杂剧《金水桥陈琳抱妆盒》中,狸猫换太子的故事后来被移植到《三侠五义》中。许多剧种都演过这故事,陈三发子非常喜欢,还带去台湾,演变成歌仔戏,我本人比较喜欢张氏兄弟的评弹版本。

  我第一次在舞台上看掉包记,却是7,8岁时在天蟾舞台看京剧《花田八错》,这个故事的原型来自《西厢记》,但是其中人物用的却是《水浒传》中的一些人。

  掉包计的故事很多了,常见类型富家小姐,一个亲妈生的,一个后妈养的。找对象时,后妈养的就被差别对待。然而情节往往反转,好人好报,坏人坏报,这也是传统小说的基本表达内容。

  这路桥段,在西方小说中也是常见的,灰姑娘遇见王子之类,又或者落难公主与青年俊才的故事。

  在真实史料中,比较有名的,是程婴的故事,这个大家也知道,就不多说了。

  重点要讲的,是日本动作电影中的掉包计,这部分内容将在三年后显示。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20-05-25 09:11:50
  有意思,继续!
我要评论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09:36:29
  二、诲淫计

  一般说中国古代男女礼教森严,大概是明清以后的事了。小姐关在屋里,那时候也每翼装飞行,顶多荡秋千时故意荡高一点,偷看一眼外面的男人。而男人见不到女人,就各种幻想。想得多了,就有一部分青年才俊变成了导演,变成了段子手。

  在这些段子里,各种想入非非。怎么接近这些被囚禁的妇女同志呢?于是幻想出卖针头线脑的,又或者做法事看佛牙的。反正就没教人点好,所以历代对这路男欢女爱的小说都采取行政手段。但是人的心理,你越不让看,人越喜欢看。80年代改开初,先是一点点的试探,《庐山恋》之类,拉个小手亲个嘴,然后很快各种动作片就席卷大江南北,就是这个道理。

  穷书生荒村孤庙,幻想碰到貌美如花的狐狸,除了气味有点熏,别的都让人很激动。有钱人写这路东西就淡定地很,比如李渔的《十二楼》,这书借鉴了著名的二人转剧本十八摸,全书十二卷,每卷一个故事,每卷一个女主。笠翁在《与陈学山少宰书》中,曾言”不效美妇一颦,不拾名流一唾“,在当时这路小说遍地开花的情况下,充分表现出在这个领域的创新意识。

  当然,提到这路小说,有个人得提一下:维多利亚女王。在她那个时期,这路小说蓬勃发展,有兴趣的,可以做个文本比较。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10:07:31
  三、割发计

  曹操马踏秧苗,割发代刑。所以,这一节,要讲的其实是传统小说中的替代式惩罚。这个原型最早大概可以追溯到《战国策》豫让击赵襄子故事。几次都失败了,只好跟赵襄子商量,说没法子了,要不你把你衣服给我,让我象征性刺你。赵答应了,豫让刺完,立刻自杀了。那个时代的男人有骨头,不像现在的男人,吃一吨神油也很媚。

  当然,在人类思维中,替代物也是很了不得的。布留尔《原始思维》中说的鹰的羽毛也具有鹰的相应属性,这在中外巫术中都有非常多的表现。中国的神怪小说中,常有取人一物,千里之外将人咒死的,就是这个道理。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需要龙须凤发,也是这个。以前管这叫封建迷信,很多本子这些东西就给删了。

  关于衣服与灵魂的关系,《太平广记》中韦公子心爱的小姐死了,嵩山任处士通过衣物,将亡魂招了出来。王士禛在《池北偶谈》中还记载了明末广州发生的一件类似的事情。

  在《琴操》中,同样把这个故事原型,与民间故事杂揉在一起。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11:49:19
  《打龙袍》是个经典剧目,这个接上面说的狸猫换太子。李娘娘想起往事,气不打一处来,让包黑子打皇帝,结果最后打衣服了事。裘盛戎先生的花脸,那在舞台上,中气之足,至少能顶18个张学友。不过要论气势,可能豫剧《打龙袍》更足,可能河南话发音自带重音,听上去会有点冲。

  《西游记》中白骨精,三个变化中有一个是用绣花鞋所化,原理也是类似。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12:15:39
  四、绘真计

  由割发计,引申出此计。人类对于世界的经验,往往通过模拟与仿真获得。割发,是名与实之间的关联。而所谓绘真,则是通过归纳,对事物进行还原。在祭祀活动中,实物遗存与画像都很重要。释尊造像遍布各地,而他的舍利也被阿育王送往四面八方。

  在古人经验中,画像会摄取一个人的灵魂。这种观念,直到近现代依然还存在。马达汉去到蒙古,给人拍照,当地人害怕被摄魂。王延寿《鲁灵光殿赋》中就描述了景帝之子的画像有多活灵活现。《淮南子》中有尧舜,桀纣皆著于明堂的说法。高诱注:著,犹图也。曹植的《画赞序》非常有名,其中有一段描述就非常到位。

  《太平御览》中讲了个故事,这故事也是从《北齐书》中引的,所以不能看作小说。说一个崔姓男子,梦见一个龙王女儿,非常漂亮,没整容,没美颜,穿的衣服还是破了,看得出心灵也很美。这样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符合传统小说中的许多心理预设。当然,接下去天亮了,公鸡一叫,发现是个梦。这是大多数包括我在内的吊丝常有的经验,接下来,奇迹发生了。第二天,崔公子在一个祠内,发现一画像。画像女子一模一样,衣服破的地方也一样。

  这路故事,再发展,就变成《太平广记》中《王氏见闻》中的幻术。《夷坚志》中张书生考试途中,在宾馆捡到一张卡片,上面有个美女很惹火。这家伙就打电话求欢,还真就来了。而且每到一个地方,只要拿出卡片,就有人来上门服务。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12:30:26
  《封神演义》中纣王题诗,结果女神看了很激动。派了三个妖精去搞纣王,我觉得女神其实并没怪罪纣王。否则为啥要派三个国色天香的妖精?不能派凤姐,芙蓉那种?那样,昏君就改邪归正了,岂非利国利民大好事?

  其实,画像的神性在许多记录中都有表现。《作佛形象经》中有”作佛形象其得福过于四天下江海水十倍“一说。《管锥篇》中引了一则两个画师斗法的故事,这则故事是从日本人修的《大藏经》那引来的。《酉阳杂俎》中说佛画中那些菩萨一个个眼睛放光。去年去泰山,在碧霞元君祠问几个老太太,老太太说亲眼见过神像发光。这是宗教传播中,圣迹世俗化的一种表现。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12:34:34
  讲完图画,下面可以讲讲做梦计,这个可以讲的太多了。《西厢记》就是对这画像发春梦。
  好像有点困了,还是睡会去。
  发小卡片的,记得加我微信。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20-05-25 15:19:58
  丝绒兄对古中国的巫术有没有兴趣?整一个看看:)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20-05-25 15:46:11
  类似武吉扁担脱肩打死人,姜太公教他挖个坑躺下去躲过周文王的卦象。桃花女斗周公两人一系列的出招拆招,这一类的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16:05:39
  @涉江采芙蕖 2020-05-25 15:46:11
  类似武吉扁担脱肩打死人,姜太公教他挖个坑躺下去躲过周文王的卦象。桃花女斗周公两人一系列的出招拆招,这一类的
  -----------------------------
  对巫术很感兴趣,但是没接触太多。在关注明清民间教派的一些资料时,对其中的幻术有很大兴趣,这一部分,应该就是从巫那里来的。即便有所了解,也只是从文字获得,比如《金枝》一类已经成型的东西看一些。至于各地地方志中,方术一类的文献,能需要搞课题的人才会去整理研究。

  桃花女这个,倒是巧了,去年刚刚看过。我的兴趣点,也是在斗法,好玩嘛。这一类的小说还挺多的,比如《七曜平妖全传》,《三遂平妖传》,《三教开迷归正演义》。还有清末,民初,有一些以大小金川战役为背景的小说,里边也有许多关于苗地的神秘术。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5 16:16:15
  关于巫术,真正要去搞,太需要基本功,门槛太高,能力明显够不着。
  举个例子,陈梦家先生的《卜辞综述》要弄明白,就不是几年时间够的。
  我今天看新闻,看到河南出土的一件6000年前的器物,我就在想,这才是真正可以触摸到的。
  还有道教那些东西,符箓派,丹药派,这些要深究,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6 09:35:01
  五、反转计

  传统小说,往往打着教化的旗号,因此一些行为的道德判断,通常都是先置的。作者如此,看客也是如此。台上演,台下看,都有一致的心理预期。如果好人不得好报,坏人不得坏报,观众就会不满意。这也是长期以来,对中国传统小说的诟病之一,悲剧不彻底。这也潜在影响国民性,中国人更喜欢大团圆,喜欢听好话,喜欢报喜,不喜欢直面苦难,擅长苦中作乐。

  故事反转,至少有两种模式。一种是陈世美,秦香莲那种,穷书生平步青云了,忘了本了,嫌弃糟糠。《聊斋》和《三言二拍》中类似故事都挺多。

  还有一种,书生被各种看不起,然后发奋图强,考中进士,然后巡抚一方时,装作依然很落魄,回去奚落人。比如朱买臣,比如《珍珠塔》中得方卿。

  当然,最理想化的,是王桂英那种苦守寒窑十八年,这是中国人最理想的道德模型。男有义,女有节,海枯石烂,永不改变。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6 11:02:55
  欧洲神话在文学这条线,演变出荷马和古希腊悲剧。中国神话则是向历史学方向发展。出现了《山海经》、《神异经》、《十州记》这路将神话与方志融合的作品。
  《山海经》是“古今语怪之祖”。迅哥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所载祠神之物多用糈,与巫术合,盖古之巫书也。”同时,《山》也是杂录,志怪的开先河之作。夏志清说《史记》是最优秀的中文小说,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五帝本纪》和《夏本纪》的材料来源,就是神话传说。再一个,《左传》,《战国策》这一类作品中的叙事手法,对中国小说都是有深远影响的。这造成中国的神话因为被历史挤占而碎片化进入记录,没有像欧洲那样有个完整的体系。
  • 涉江采芙蕖: 举报  2020-05-27 15:28:33  评论

    是啊,古中国貌似从来没有尊重过神话作为神话的价值,不曾让神话作为神话本身去拥有一席之地。直到今日,仍有众学者打算论证神话之神异为当时之史实,仿佛人类心灵的想像力与创造性不应该存在似的。
  • 地下丝绒: 举报  2020-05-28 10:40:38  评论

    评论 涉江采芙蕖:神话中既有我们先祖对于现实的关照,也有人类作为一个超越物种在思维方面对自己于宇宙关系的映射。这里边有人类的一些最本质的精神的源头。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7 13:14:17
  六、插话计

  这个也不是桥段,是个常用手法,指的是话本小说中随处冒出来的评论。

  有些套路,一般上来有个开场诗,然后来一段引子,引子完了评说一番。然后说世间事往往如此,哪里哪里又发生这么一出。

  评论可以针对人物心态,针对事件发展趋势,也可以针对作品主题。比较灵活,想插话就可以插话。有时候是对叙述的一种补充,有的时候则是作者突然变身看客,忍不住的多嘴。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中写蒋兴哥贩珠时,与买主发生推搡,那买主是个老年人,结果当即倒地毙命。县官判非殴打致死,原告不服,县官提出验尸,结果死者家属立即撤诉了。这里为什么发生这样转变呢?作者插话补充了:“原来宋家也是个大户,有体面的,老儿曾当过里长,儿子怎肯把父亲在尸场剔骨?”

  《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杜十娘赎身出来时,给了李甲二十两银子做行资,可是第二天上船,李甲又身无分文了。作者写到这里,一想,不对啊,这要不解释解释,人肯定得挑刺啊。于是就插话解释。

  传奇小说与笔记小说中也有插话评论的,但一般放在篇末,不会在情节展开时随便乱插。还有一点不同处,这两者评论,都不用第二人称。而话本小说中评论时用第二人称,直接面对读者说话,“看官,你道..........”。

  《卖油郎独占花魁》中,描写秦重见到瑶琴后动了心思,去临河酒馆吃了点酒,然后挑了挑子,一路走一路想。这里有一大段的心理活动描写,紧接着这段描写,是作者再次按捺不住的点评:“你道天地间有这等痴人,一个做小经纪的.........”。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20-05-29 14:44:42
  我贡献一个“劫营必败计”。像三国演义这类战争剧里面但凡敢冒左倾机会主义危险劫营的,多半是一座空营和四面埋伏等着他。看多了就觉得纳闷,好像守营的一边永远不睡觉似的,假如那天敌人没来,白等一晚第二天打仗还有什么战斗力,这种桥段也挺不靠谱的。
  • 石中火: 举报  2020-05-29 14:48:31  评论

    劫营的一边进来见到空营一座,必定要大喊一声:“不好,中计了!”然后便是四面喊杀声准确地跟上,都跟排戏一样:)
  • 甲肆: 举报  2020-06-02 03:44:56  评论

    劫营不都是有先决条件的吗?要么对方新至立足未稳,要么是粮草不济,要么人心浮动等等。多是料得对方疲累,士卒无心战事时才去偷营劫寨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9 16:17:26
  @石中火 2020-05-29 14:44:42
  我贡献一个“劫营必败计”。像三国演义这类战争剧里面但凡敢冒左倾机会主义危险劫营的,多半是一座空营和四面埋伏等着他。看多了就觉得纳闷,好像守营的一边永远不睡觉似的,假如那天敌人没来,白等一晚第二天打仗还有什么战斗力,这种桥段也挺不靠谱的。
  -----------------------------
  一般事先会有不祥预感,或者大风刮倒旗杆。冲进去后,还会发现草人,或者陷马坑。

  比较惨烈的劫营是《封神演义》中,邬文化拖了个大耙子乱扫一通,周营损失惨重,这一仗还折了龙须虎。
楼主地下丝绒 时间:2020-05-29 16:24:41
  劫营成功的例子在三国中最典型的估计是曹操被张绣在宛城那下子了,长子曹昂命丧,导致丁氏就此跟阿瞒离婚了,更大的损失是典韦在这一仗也挂了,两个重量级,成就了曹孟德喜好人妻的千古美名:)
  • 石中火: 举报  2020-06-02 20:24:55  评论

    其实汉代的士兵因为盐吃得不足,多数患有夜盲症,夜间作战是很困难的,夜战并不经常发生,被后世的小说家夸大了。
我要评论
作者:迷茶小姐 时间:2020-06-15 16:54:25
  哈哈 现在也是啊
作者:涉江采芙蕖 时间:2020-06-15 17:31:52
  贡献一个“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计。
  还有一个“赋诗计”,动不动来一首,有时相当于现代小说的描写功能,有时是抒情,甚至可以诗发表议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