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长河 沧桑孤旅

楼主:卡夫卡李 时间:2020-06-25 15:58:09 点击:440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长河孤旅
  ——黄万里九十年人生沧桑
  赵诚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前段时间网上有人爆料说卫星地图显示三.峡大坝变形,相关部门及专家马上出来说是地图计算数据有问题,过了几天相关部门及专家又出来说出现变形是正常的,早在意料之中,接着各种关于三.峡修建的帖子和视频开始涌现,包括李南.央的一段采访视频,包括黄万里当年的一些建议和观点。于是我想起了书架上还有这本书,于是拿来一读。
  黄家的故居在老川沙县城,我曾在那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印象中路过过黄炎培故居,是一个白墙的小院子,但是也没进去参观。与我有类似这样交集的上海名人还有傅雷,我已经卖掉的在上海购置的第一套房子旁边的社区中心的草地上有一座落寞的傅雷坐像。我每次经过总会瞅他两眼,因为我很喜欢傅雷的译作和《傅雷家书》。坐像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表面上涂着一层铜色,乍看上去还行,仔细看就会发现很粗陋,毫无质感。距离那社区附近的下沙镇就是傅雷的老家,好像也有一个故居,但是我也没去看过。
  黄万里出身名门,受过良好的教育,留美学习水利。归国后拒绝进入政府和学校,投身于四川、甘肃的实际水利建设,做出过杰出的贡献。白山黑水之间,工作生活条件艰苦,几次死里逃生。有那样深厚的学养、卓越的实际工作能力,还有那样刻苦的精神,实在令人敬佩。49后受政治运动影响,郁郁不得志,在三门峡问题上大胆直言,成了大右派,被批斗到精神恍惚,下派到农村劳动,差点病死。平反后也一直得不到重视,又在三峡问题上直言进谏,为权贵所不喜,英雄无用武之地,直至离世。
  李锐说:黄万里是中国水利界一位非常伟大的马寅初式陈寅恪式的悲剧人物。陈寅恪治学不附和政治,长期受到压抑,49后完成的《柳如是别传》《论再生缘》《元白诗笺证稿》虽然优秀,但与其所致力于的主要领域和相对于其高山仰止的功力而言,这几本书远远不及世人所寄予他的期望,中国史学研究因此受到的损失可说无法弥补。黄万里因为三门峡、三峡的意见,自己和家人长期受到迫害,而那些意见不被采纳所导致国家民众的损失简直无法估算。每一个这样的悲剧式人物的背后,都是无法面对的历史罪责和国民巨痛。
  黄万里的夫人丁玉隽是位令人敬佩的坚强的忠贞的智慧的女士,虽然出身名门,但能舍弃舒适的生活,陪着夫君在白山黑水间艰苦工作,在艰难的岁月里守在夫君身边共渡难关,黄万里下放江西本来名单里没有她,为了照顾黄万里,她自愿陪同前往。没有这样贤妻的支持,黄万里恐怕很难支撑过那些岁月。黄万里诗词极佳,所作“代内作”《送万里火葬》,文婉意切、感情深挚,堪称上品。
  优秀的负责任的人物传记往往同时是优秀的历史、社会著作,深刻认真的人物描述其实是时代的聚焦式展示。此书把人物放在时代中写,把时代投射在人物身上表现,两相关照,不虚不糊弄,精彩耐读,堪称佳作。所收照片极多,图文并茂,49后黄万里的表情不外恍惚、迷茫、忧郁,令人感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卡夫卡李 时间:2020-06-25 16:13:10
作者:青鸟12345 时间:2020-06-25 16:37:34
  “代内作”《送万里火葬》

  黄万里

  甲寅冬至,妻、子异地同日梦我遇祸,同日来信。时年六十三,寓三门峡,固健如也。因念渊明有自挽之诗,盍别创一格,代内为之?人生如寄如戏。聊以哭泣博嘻笑云耳。


  调寄兰陵王。


  送卿去。
  卿去我归何处?
  重霄外,雨冷风凄,谁复须卿帝乡路。
  长烟浓—缕。
  魂气扶摇直赴。
  乱云过,莫阻仙途,转瞬长空净如故。

  卿去最谁苦?
  念庭犬丧家,梁燕无主,归来触物增凄楚。
  怜冀缺和泽,恩情难数。痴孙犹问卿何顾,
  倚户斜阳暮。

  卿去,尚还否?
  忆黄卷埋首,灯下衣补,
  匆匆卅载沧桑度。
  叹繁华麈世,留似朝露。
  而今零落,对子女,共泣诉。
我要评论
楼主卡夫卡李 时间:2020-06-26 09:34:11
  上山莫若水,而能为大灾
  禹公钦饱学,不只是诗才

  ——赵朴初
楼主卡夫卡李 时间:2020-06-26 09:36:47
  昔有南冠今右冠,书生报国本来难。
  大堤蚁穴谁先见,叹息泥沙塞巨川。

  ——金克木
楼主卡夫卡李 时间:2020-06-26 09:43:11
  情系江河早献身,不求依附但求真。
  审题拒绝一边倒,治学追究万里巡;
  为由良知吞豹胆,全凭正气犯龙鳞。
  谁知贬谪崎岖路,多少提头直谏人。

  ——张承甫、鲍慧荪
我要评论
楼主卡夫卡李 时间:2020-07-13 22:38:04
  顶一个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14 13:10:07
  我一朋友的父亲是小浪底工程师,水利专家,某次谈起三门峡,老人说,唉,当年如果有人听黄万里的,也不至于今日。
  • 卡夫卡李: 举报  2020-07-14 21:53:52  评论

    三门峡引起的移民灾难和后期因河床抬高水淹沃野一点儿没有让那些无良的人反省
我要评论
楼主卡夫卡李 时间:2020-07-18 09:08:08
  倾听华县华家公社主任宁东梅报告三门峡坝造成后的灾情
  1973年夏

  听罢毕家遭害苦,不禁簌簌泪交颐。
  暴洪施虐知拦阻,恶碱侵农待溉漓。
  凡此事先皆可见,一般律定莫相违。
  平生积学曾何用,愧对苍生老益悲。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