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第六十期:中国诗人眼中的植物世界

楼主:闲闲书话 时间:2020-07-01 00:12:33 点击:3248 回复:27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国诗人眼中的植物世界

  (一)诗人眼中的梅兰竹菊

  注:黄永武《中国诗学》读书笔记


  诗人眼中的梅兰竹菊

  梅兰竹菊号称四君子,君子之谓在古代是知识分子的至高标准。考证君子的概念,《诗经》里,君王和贵族中有德之人常称为君子,君子不仅是一个称谓,还是古人精神追求的至高标准,还是生命价值的高度体现。西汉,儒家伦理占据社会意识的主导地位后,君子便成了知识分子生命价值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君子,外在进入社会修身,内在进入心灵修心。中国人的生命哲学里,自古就有一个自然的概念,心不仅是承载精神变化的主体,同时还是天地自然的一面镜子。花鸟鱼虫便自然成为了映照心灵镜子的载体。
  梅兰竹菊在中国文化里能有四君子的称谓,体现的便是心灵映照自然的一种尺度。
  吟咏梅兰竹菊的诗词自古就自成一脉,梅兰竹菊能被称为四君子,可见中国诗人对这四种植物的青睐。四君子的称号肇始于何人?据黄永武推测,可能是明朝的岳正,岳正在《类博稿》里赞美葡萄的德全,“宜与菊兰梅竹并驰而争先”。岳正是明代正统十三年状元,卒于成化三年(公元1467年),终年五十岁。

  1. 梅
  好梅者,精神意志上一定坚韧敏锐,内在定然有强烈表达的自我,在社会标签上可以美其名曰“理想主义者”(其实大多数人,少年、青年时都是怀抱理想的,成年则慢慢在妥协和惰性中变成了如泥鳅一样刁滑的现实主义者)。梅是报春讯的使者,腊月雪中见腊梅(这里澄清一个误解,腊梅虽然称为梅,其实在植物谱系里腊梅有自己独立的科属,它是腊梅科的植物,而我们常说的春梅,是蔷薇科的植物),中国人的天地观念,天然有一种精神上的洁癖,这洁癖在精神上表现为一种孤傲,一种绚烂的独往,迎雪怒放,傲寒不屈,梅花的生命意志,守时应答,在雪花和冰晶中间打开生命春天的门扉,梅内含的生命力,激发和触动人精神意志的欢悦。梅便成了春晓时分自然启悟人心的代表。

  南北朝的陆凯有《赠范蔚宗》: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诗未见梅,一枝春说的正是道不尽心事与怀想的一剪梅。

  北宋爱梅如妻的林逋,作《山园小梅》,诗中写了梅魂的乱影纷飞: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千古的名句,说的不仅是梅影,更是花魂,本质还是中国人浸养精神世界的那份通透又暗藏的天地。不管贩夫走卒,还是诗人权贵,谁没被水影迷过一瞬心魂,谁没在黄昏月上的时候沉醉于怀想和雀动的暗香。古人分析花香的种类,梅的暗香,清冽;兰的凝香,幽幽;菊的明香,冷艳;荷的清香,淡远……花香的奇致,对应着人心志的姿态,花魂映着心魂,才让人的生命价值有了更加广阔的天地和回声。

  小学时读到《拍案惊奇》里的一句诗:不是一番寒彻苦,争得梅花扑鼻香。用毛笔楷书抄录了,贴在房间的墙壁上,夜晚读书时,抬头看一眼隐约会动的词条,常会心动,学习的精神头重又从懈怠中活跃起来。梅能解语,梅能醒神,梅自然也应该是一种能够凝固在心头的精神轮廓。

  南宋陆游的《梅花》绝句,梅即我,我即梅,后人便能看到一个如此自爱,又如此爱着山河的放翁: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明代诗人高启作《梅花》诗,到让人看到继承自魏晋的清雅和风情: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很显然,一枝梅,既是隐于林间的君子,又是闭门独赏的俏佳人。男子之高雅,女子之绝颜,梅都兼而有之。正因为如此,一朵盛放的梅花里,不仅藏有自我的完美,也藏有男女忠贞的爱情。任何一丝缺憾,都会在梅的面前自惭形秽。诗人越是身处逆境,咏梅的诗作的越多。梅之所以令人钦佩,正在于它临寒愤雪,在地气归藏的冬天,依然保持着生命力勃发的超然个性,生命不死,心志不灭,冰霜做了梅的证人。
  唐代的郑叙诚作《华林园早梅》:
  独凌寒气发,不逐众花开。
  梅不是孤芳自赏,梅不随波逐流,天地众寂,唯我独开。这是一份超然的勇气,是人生天地间的那份孤独。
  唐代陆希声作《梅花坞》:
  知君有意凌寒来,羞共千花一样春。
  诗中可见出一个梅友,与诗人共坐,那种心上孤独的欣悦从诗中满溢出来,到为梅的寒意添了一份暖色。
  追寻梅花的轨迹,对诗人几乎就像一种宿命。
  我曾想过几次,想要写成一个《追梅人》的短篇,却总是写而不成,终还是自己对梅的理解太过肤浅了。

  2. 兰
  首先要分清兰草和兰花。
  梅兰竹菊称为四君子的叫法,大概开始于明朝(可能更早,还有待考证),这里的兰,指的是兰科的兰花。两千五百年前《诗经》中的兰指的是香草,是菊科泽兰属的草本植物。自古至今,兰都是君子的隐喻,这个是一脉相承的。兰虽有幽香,梅有孤高自傲和孤身前往的冷冽气质,兰骨子里和梅一样,但兰的气质是中正平和的,温润,情投意合。
  不管是泽兰还是兰花,都是喜水的植物,兰生水边,因此便一定对德性有自己独特的要求。屈原在离骚里说“纫秋兰以为佩”,在天地之间,兰有自己花开华谢的时位,诗人写兰,几乎都是将兰比作君子出处行藏的暗喻。
  相传孔子作《猗兰操》,见“隐谷之中,香兰独茂”,感叹自己与众草为伍,难逢“王者之香”。
  后汉的郦炎,作《兰》诗:
  灵芝生河洲,动摇因洪波。秋兰荣何晚,眼霜悴其柯。哀哉二芳草,不植太山阿。
  黯然神伤的是兰花生不在时,兰花开不当位。政治的艰险,社会的复杂,道德的难立,却还要在这样时位错乱的艰难环境里,保持兰花(君子之志)的盛开,这不能不让中国的知识分子忧伤(说中国是诗国,诗的诞生,便是与忧伤共舞)。
  古诗十九首以兰说妇女易逝的青春:
  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
  首先是将蕙兰当做女子的自比,虽然说这是一个妙龄女子的自比,诗中忧伤,透着幽幽风情,正是妙龄女子风流烂漫的韶华,蕙兰的盛开随风摇曳,天下的男子啊 ,谁是闻到这盛开兰花幽香的人?
  李白说兰花,另有风致。《赠友人》诗:
  兰生不当户,别是闲庭草。夙被霜露欺,红荣已先老。
  谬接瑶华枝,结根君王池。顾无馨香美,叨沐清风吹。余芳若可佩,卒岁常相随。
  对这首诗有不少猜测,一种猜测说,这首诗里藏有李白隐晦供述自己的身世,李白可能是玄武门事变中受难者的遗族,他的先人出奔国外,尔后归来。诗人借着咏兰,道出自己的心事。
  兰在诗中,基本都是一种在野者身份的隐喻。是抱着幽贞志节的君子,一朝进入社会的大河洪流,幽静深邃的情趣逐渐被嘈杂的名利和喧闹的日常打破了,这是兰质之人内心常有的惋惜。中国诗人大多心向田园,想着退隐山林,这也是内心与现实,幽兰与庭草交织的一份矛盾的最终取舍,是从于心志,还是屈服于欲念?
  岑安卿在《栲栳山人集》中作《盆兰》:
  猗猗紫兰花,素秉岩穴趣。移栽碧盆中,似为香所误。
  吐舌终不言,畏此尘垢污。岂无高节士,幽深共情愫。俛(fu)手若有思,清风飒庭户。
  兰对时与位的要求其实更高,梅要傲雪盛放,本质必然更为锐利,兰处深谷,更内敛安神,形似柔和,内在涵养却无比强大。兰如同穴居隐士,空谷佳人。
  黄永武认为,兰能身居四君子之列,香的评分占了重要优胜点。岁寒三友中,竹有节少花,梅有花少叶,松有叶少香。人们赏竹花、梅叶、松香,而兰则兼具花叶香的长处。
  宋朝末年的郑所南,以画兰出名,他画的兰都不画土地和兰根,别人询问原因,他说:“土地被外族夺去了,你还不知道吗?”这失根的兰花,更成了一个民族文化根性的代言。
  明末的林子野,效郑所南,画竹子无根,题诗《为鄢德都画竹》:
  所南之兰无土,耻斋之竹无根。想见百千年后,荧荧纸上血痕。
  这是有关“失根之兰”和“无根之竹”的典故。
  中国的文化能够绵延而不断绝,一个重要的节点,也是有像佩兰独行的屈原、郑所南、林子野这样抱着坚贞之志的愁人。兰之本性在他们心上放大、凝练、升华,兰既成了承载文化之本的君子的象征,同时也成了接续文明断点的“幽人”、“遗民”的象征。
  幽是兰的空间格调,清嘉庆进士魏周琬作诗:“种花当种兰,爱香兼爱幽。”时间的尺度即文明,中华文明的滋味是什么样的?这个问题颇为奇妙,因为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读到这里,到觉得,中华文明的滋味与兰香的滋味应该是吻合的。

  3. 竹
  竹引人遐思还在于它的个性。
  常说竹有节,这个节在人格上总对应着气节。
  竹子的节是什么样子?刚劲,便称为劲节,但这个刚劲并不只是刚猛,还富有弹性,内敛与外放是自如的。古人说,“绿竹可斧而不可折其节”,这就是劲节,这就是高风亮节的一层内涵。古代君子称竹为“节友”(梅称为清友,菊称为逸友,兰称为逸友)。看竹、听竹、种竹、画竹正是士人的雅事。苏东坡说“无竹使人俗”,宋之问说“何可一日无此君”的意思,正在这里。
  一节竹子是中空的,这就好像学习的姿态,退后一步,保持虔敬的态度,吸收天地万物有益于身心的精华以强健自身,竹子的中空,隐喻了一个人虚心的姿态,大到一个文明,也就是我们这个文明因为有这样的虚心,说明中华文明是一个富有好奇心的文明。
  竹子的空心,不但是虚心,那空白就像一扇天窗,能令整间斗室光明。君子效法竹子的虚心,正是深入体会生命的内层,或者不能太实用,完全物欲的人生会不知不觉阻隔和天地万物的交流,阻隔易生腐朽,生机的滋养也就不在了。
  竹的姿态挺直,有着一种潇洒脱俗的姿态。常说,一个人身如修竹,意思是他由内而外,心中的信念,身体的姿态,身心如一,彰显着一种与天地和谐一体的风度魅力。这是竹吸引中国文人重要的一点。
  很奇妙的是,传说竹茎可以化龙,竹实可以召凤。在这样一个瑰丽的想象世界里,竹不再是静态的,而是生龙活现,与天地动和情致变发生着神奇的共鸣。
  梁代的梁孝先作《竹》:
  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
  耻染湘妃泪,羞入上宫琴。谁能制长笛,当为吐龙吟。
  这里所说的龙吟,不仅在赞颂长笛发出的笛声,更是在赞颂气节之吐纳在心中形成的辉煌宏大的气象。山间笛声,不止清幽,更有灵魂的孤高与坚贞,高阔与灵动。
  化龙成为诗人自爱的象征,“召凤”则成为为人所爱的象征。
  唐太宗作《赋得临池竹》:
  拂牖分龙影,临池待凤翔。
  明代的杨荣,在《明诗选最》卷八的《题竹》:
  不知昨夜蛟龙起,化作潇湘一片秋。

  南唐的孙岘作《赋竹》,近于素描:
  万物中潇洒,修篁独逸群。贞姿曾冒雪,高节欲凌云。
  《明诗选最》选明太祖朱元璋所作《咏雪竹》,对于写竹来说,也算是不错的一幅小素描:
  雪压竹枝底,虽低不着泥。明朝红日出,依旧与云齐。
  霜雪压竹枝,但阻止不了竹直上青云的意志。竹子生命内在的韧劲,正应和了中华民族的生命姿态。正因为如此,历史上那么多忍辱负重的人物,才能坚韧不拔,最终获得超然的智慧和功业。
  竹是如此清新脱俗,它才会成为中国园林屋舍中最常栽种的植物。竹性并不远避世俗,这是它与梅和兰不同的地方。也没有清高的姿态。它顺从天性,修直自身,却也自安而然和日常生活相伴随。
  卢照邻作《临阶竹》:
  卿将议凤质,暂与俗人谐。
  雅者要心比凌云,贪婪者要节节高升,庸常之人要日报平安。竹性的深入无处不在。
  赋竹诗中,杜甫的《苦竹》异军突起,别有一份天地:
  味苦夏虫避,丛卑春鸟疑。
  竹的多重性格,也隐见中国文化的多面性和复杂性。

  4. 菊
  菊科植物是双子叶植物的第一大科,有一千多个属,三万种左右。梅兰竹菊中四君子之一的菊,说的是秋菊,也叫黄菊或帝女花,是人工栽培的园艺品种,种类有上千种之多。陶渊明《饮酒 其五》作“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可见菊花栽培和文人精神之间的关系。
  【中国栽培菊花的历史非常久远,最早记载见于《周官》、《埠雅》。《礼记•月令篇》:“季秋之月,鞠有黄华”,说明菊花是秋月开花,当时栽培的菊花可能都是野生种,花瓣黄色。春秋战国时代的《诗经》和屈原的《离骚》中都有菊花的记载。《离骚》有“朝饮木兰之堕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说明菊花与中华民族的文化,早就结下不解之缘。秦朝的首都咸阳,出现过菊花展销的盛大市场,可见当时栽培菊花之盛。
  汉朝《神农本草经》记载:“菊花久服能轻身延年”。《西京杂记》:“菊花舒时,并采茎叶,杂黍米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饮焉,故谓之菊花酒”。“当时帝宫后妃皆称之为“长寿酒”,把它当作滋补药品,相互馈赠。这种习俗一直流行到三国时代。“蜀人多种菊,以苗可入莱,花可入药,园圃悉植之,郊野火采野菊供药肆”。从这些记载看来,中国栽培菊花最初是以食用和药用为目的的。
  南北朝的陶弘景(452-536年)将菊花分为“真菊”和“苦薏”两种。茎紫、气香而味甘,叶可作羹食者为真菊;青紫而大,作蒿艾气,味苦不堪食者名苦薏,非真菊也。这对菊花的认识又进了一步。
  唐朝(618-907年)菊花的栽培已很普遍,栽培技术也进一步提高,采用嫁接法繁殖菊花;并且出现了紫色和白色的品种。如李商隐诗:“暗暗淡淡紫,融融冶治黄”。白居易诗:“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等就是明证。这时,菊花从中国传到日本,得到日本人民的赞赏。之后他们将菊花与日本若干野菊进行杂交,而形成了日本栽培菊系统。
  宋朝栽培菊花更盛,随着培养及选择技术的提高,菊花品种也大量增加,这是从药用而转为园林观赏的重要时期。在此期间的菊谱,对所栽的品种即以花色归类,并对花形也有较详细的记载。刘蒙的《菊谱》(1104年)是最早记载观赏菊花的一本专著,记有菊花品种26个。范成大菊谱(1018)记载有35个品种,其中的“合蝉”、“红二色”是管瓣出现的最早记载。其后,花色又出现了绿色的“绿芙蓉”和黑色的“墨菊”。在栽培上对菊花的整形摘心、养护管理和利用种子繁殖获得新品种等都有了进一步的经验。《致富广集五记》记载:“临安园子,每至重九,各出奇花比胜,谓之开菊会”。《杭州府志》中记载:“临安有花市,菊花时制为花塔”。可见南宋时的首都临安有了花市、花会。流传至今的菊花会是在南宋时杭州开始的。宋未史铸的《百菊集谱》记载有131个菊花品种。
  明朝栽菊技术又进一步提高,菊花品种又有所增加,菊谱也多了起来。如黄省曾、马伯州、周履臣、高濂、乐休园等人都著,有《菊话》。在黄省曾的《菊谱》中记载了220个菊花品种。李时珍的《本草纲目》(1580年)和王象晋的《群芳谱》(1630年)对菊花都有较多记载。《群芳谱》对菊花品种作了综合性研究,记有黄色92个品种,白色73个品种,紫色32个品种,红色35个品种,粉红22个品种,异品17个品种,共6类、271个品种;至少有16种花型。
  清朝的菊花专著更多,有陈昊子《花镜》、刘灏《广群芳谱》、许兆熊《东篱中正》、陆延灿《艺菊志》、闽延楷《养菊法》、徐京《艺菊简易》、颜禄《艺菊须知》、计楠《菊说》、陈谋善《艺菊琐言》、吴仪一《徐园秋花谱》等等。《花镜》一书记载当时菊花有黄色的54种,白色的32种,红色的41种,紫色27种,共计154个品种。计楠的《菊说》载有菊花品种233个,其中新培育的品种有100多个,并提出了菊花育种的方法。清朝菊花品种日益增多,在乾隆年间还有人向清帝献各色奇菊,乾隆曾召集当时花卉画家邹一注进宫作画,并装订成册。在文人中画菊题诗,也蔚然成风。中国菊花传入欧洲,约在明未清初开始,1688年荷兰商人从中国引种菊花到欧洲栽培,1689年荷兰作家白里尼曾有《伟大的东方名花——菊花》一书。18世纪中叶,法国路易•比尔塔又将中国的大花菊花品种带到法国。19世纪英国植物学家福穷(Fortune)曾先后在中国浙江省舟山群岛和日本引入菊种,并进行杂交育种,而形成英国菊花各色类型。不久,又由英国传至美国。从此,这一名花遍植于世界各地。中国的栽培菊花也就成为今天西洋菊花的重要亲本。
  民国以来,菊花品种大批失散,已无正式文献可查。解放后,随着园艺事业的发展,菊花也经历了曲折历程而日益发展壮大。菊花的栽培历史,是中国花卉园艺发展的一部分。近年来,在继承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提高栽培技术,采用杂交育种、辐射诱变、组织培养等新技术,不仅提高了菊花的生产质量,并使品种数量剧增,据不完全统计已经达7000个品种以上。大立菊一株可开花5000朵以上,案头菊、盆景菊的发展。】
  (方括号内内容为摘录)
  诗人眼中的菊,面对恬静秋光,不趋炎附势,具有幽人隐逸的标格,偏在万物萧杀的霜降时分怒放盛开,决然没有一丝苟活偷安的念头。诗人赋予秋菊恬退又进取的性格,这性格的二重性,既是矛盾的,又是统一的,它们共同塑造了菊的灵魂。
  晋人袁山松作《菊》:
  春露不染色,秋霜不改条。
  不染色是菊“恬退”的隐士性格,不改条诗菊迎着萧杀霜雪依然怒放的受难者的烈士性格。中国诗人对菊花的喜欢,就在于它兼而有之的这二重性里。儒家的格局,道家的通透,都能在菊的身上得到体现。穷则冰清玉洁的“处士”性格,富则兼济天下的“国士”性格,正在菊花身上得到体现。
  试看中国人心目中的巨人,从孔子开始,既有奔走列国,“明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热忱,又有“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叹息。如范蠡,扮演完“受难者”的角色,然后去做五湖烟树中的隐士;如诸葛亮,过不成高卧隆中的隐士生活,就做鞠躬尽瘁的受难者;像谢安,为了天下苍生出来受难,终忘不了内心向往的闲适心境;杜甫说,“非无江海志,潇洒送日月”,也有隐退的志愿,可是“生逢尧舜君,不忍便永诀”,终不肯放弃自比社稷的志愿。就是和菊花关系至深的陶渊明,也是走完了一段从受难者到隐士的心路历程,以陶渊明早年情感的热烈,与晚年的恬淡相对照,正可以用菊花去象征他。
  菊花之所以会列入四君子,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有着决定性的关系。
  明人孔泗渔的诗中说:“不有平生陶靖节,世人都作野花看。”
  字陶渊明之后,诗人受了心理上同化作用的影响,爱菊花同时便爱陶潜的生活。
  菊花常做隐士心愿的化身,忍饥耐寒,成了隐士分内的事。明人曾异对一株深冬的菊花说:“凡事甘迟暮,风霜便损威。”菊的那种“淡而能久”的性情便更像是淡薄的隐士的心声。
  但菊的世界并非只有一个维度。清人张佩训作《咏菊》:
  老圃荣华真宰相,甘泉服饮古神仙。
  入世可以是一位朴实可信的承担者,老圃一样的容貌,却又宰相一样的真才。出世可以是一位餐菊饮露的神仙,菊潭芳洁,杯觞延年。张氏还说:“菊抱九仙骨,披一品衣,古称花之隐逸,终非定评。”
  冽冽风霜中,万木枯僵,维菊荣光独灿,照亮藩篱。这一丛秋天的金精寒香,正是风折霜摧下百炼而成的。“一点秋金百炼钢”,写尽菊的写照。好男儿不仅有接受苦难的勇气,还须在苦难的锻炼中抖擞精神,完成自我。
  关于菊,唐代末年,打破京都,杀人百万的黄巢写过一首《不第后赋菊》,气势是如此激烈: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菊花的气势如此不凡,它不与万木争春,却披着金甲,和萧杀雪意酷烈西风激战。善用菊的气骨者,成王,不善用菊的气骨者便只能是一个草寇了。

  2020/6/30晚草成于甘肃秦安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20-07-01 06:44:33
  梅兰竹菊,闲谈佳话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20-07-01 08:20:04
  闲谈是关粉儿版主首倡,书话的“王牌节目”,2015年始,每月一期,从未间断,至今已出到第六十期。我们会坚持做下去,望大家继续热情参与,有好的话题,也请支持我们。愿闲谈节目成为缠绕书话的一棵常春藤,在喧嚣浮躁的时代伴随书友们度过此间安静悠长的岁月~~~
作者:深圳一石 时间:2020-07-01 09:31:28
  微火相继,这也是书话传统!
作者:大槐公主 时间:2020-07-01 09:41:16
  啧啧啧~你们就直说,自己能力不足开辟一个新时代,只能做后关小粉时代的守门员得了!
  这一大早晨的,遇到你们这两颗葱,唉!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07-01 09:50:30
  哇,这个堪称大作力作。分量十足呀。
  先围观讨论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07-01 09:54:30
  这个系列都很高质量
作者:将来将去 时间:2020-07-01 10:24:02
  关粉儿黑恶霸,知法犯法,屡犯《天涯社区斑竹管理规定》,将斑竹这个名词形象糟蹋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四君子之一的“竹”,是彻底被灌粉儿毁了。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20-07-01 11:07:00
  有意思的是,对一些植物的爱,是情结。一些植物经由古今文人的厚爱,有了品性和灵气、甚至拥有了情感,谓之(花)“神”不为过。没有比花草树木更合适作为“伴侣”,共此长生的了。文人爱花,并非玩物,是格物。

  而且。喜欢同类植物的人,一般都有高度默契,时间和空间都无法阻隔。

  例如水仙,又称雪中四友、凌波仙子(黄庭坚所爱)。其花高于叶,花枝长度相同,明眸善睐,亭亭玉立。“芳心尘外洁,道韵雪中香”。反正是下凡的仙子。

  还有,水仙既非花中高圣者(只能远观)也非花中庸俗者(容人亵玩),正谓花之“中人”者,有性情。她素雅却不寡淡。可群生,可独处。喜欢水仙的人,绝不枯素。喜欢竹子的人就难说了。

  
  (上图为《水仙开花》笨笨小丑鱼网友作品)

  • 深圳一石: 举报  2020-07-01 11:41:54  评论

    “神”会说很妙。 古人与植物,最初是自然的概念,就像陶渊明的人菊、苏东坡的竹、屈原的佩兰、林逋的梅,形神相会,天人一体,由生活进入到了生命价值的体验了。 现代人有个强烈的识的认知,先是博物,后是生命体验和审美感受。 中国古典诗文中的植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忘情!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20-07-01 11:59:51  评论

    评论 深圳一石:“忘情”也很妙,正是这种感觉。今天快节奏生活里,居家日常中能找到这种感觉,打理喜爱的植物定算上一条。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将来将去 时间:2020-07-01 12:10:01
  在中国诗人眼中,几千年,才见到四种植物?这审美也太局限狭隘了吧。

  就一个当代诗人,还“四十四种有毒的植物,我一一爱过它们“呢。
我要评论
作者:语斯言 时间:2020-07-01 13:12:12
  一直以为兰花就是兰草,小时候有一段时期,兰草炒得很火,去挖过不少。

  百度了一下兰花和兰草的区别:
  叶子区别:兰草的叶子呈长椭圆形或是披针形,叶子的表面很光滑,边缘具有细齿;兰花的叶子呈两列分布,形状有带状或是狭椭圆形。花朵区别:兰草是头状花序,排列成复伞状花序;兰花是总状花序,花是两侧对应花。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20-07-01 13:16:45
  花的人文隐喻太复杂,而再复杂又不过拈花一笑
作者:吕家严 时间:2020-07-01 13:38:45
  喜兰,色洁,香郁,不经意间沁人心脾。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20-07-01 14:33:49
  鼓子花

  第一回见到这个花名儿是在辛弃疾的词里。
  《临江仙·簪花屡堕戏作》,开篇就是它:
  鼓子花开春烂漫,荒园无限思量。
  今朝拄杖过西乡。
  急呼桃叶渡,为看牡丹忙。
  不管昨宵风雨横,依然红紫成行。
  白头陪奉少年场。
  一枝簪不住,推道帽檐长。
  令春天烂漫起来的花是什么呢?
  百度百科词条如下:鼓子花,植物名、旋花科、多年生蔓草,茎细长,缠络他物之上,叶互生、戟形、有长柄,夏天开漏斗状合瓣花,色淡红,又名鼓子草。单叶互生,又名打碗花,为多年生草本。茎缠绕,稍被毛,具棱。生于山坡、平原、荒地。分布于我国江苏、安徽、浙江、湖北、湖南、广西、四川、贵州等地 。朝鲜、日本也有。
  原来是打碗花。
  继续查,李时珍:“其花不作瓣状,如军中所吹鼓子,故有旋花、鼓子之名。”
  又找到360图书馆里一篇比较细细详说这种花的植物志,名字叫《落日风吹鼓子花,荒园无限思量》,作者不详。里面说到:
  【这种野花有着悠久的身世。早在几千年前,它就出现了《诗经》里了:“我行其野,言采其葍。不思旧姻,求尔新特。”这首弃妇抒发心中哀怨的诗,出自《诗经·小雅·我行其野》,诗中的“葍”就是旋花,被视为恶草之一——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攀援植物大多得不到好评。】
  这文里还提到此花的种种植物学复杂分类,与喇叭花与牵牛花不是一种,甚至与打碗花也有细微的区别,想细究的可以参考此文。
  不管是鼓子花喇叭花还是打碗花,比喻都热闹纷沓。
  跟一个热爱植物的朋友提起这种花,他补了两条有趣的信息。一个是:明.俞弁《山樵野语》卷十:诗人以妓女无颜色者谓之鼓子花。与牵牛花肖似。另一个是幸田露伴曾有句"良夜短似鼓子花。"幸田露伴还有专门写花的《花儿种种》一文,颇有趣味。推荐我看。
  我最不耐烦考据文章。仅就好玩,击鼓传花,不求甚解。某种花也草率,像人一样囫囵着过。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7-01 15:18:18
  支持一个,好话题。

  忘忧草---

  【双调】庆东原
  [元] 白朴
  忘忧草,含笑花,劝君闻早冠宜挂。
  那里也能言陆贾,那里也良谋子牙,
  那里也豪气张华?
  千古是非心,一夕渔樵话。
  黄金缕,碧玉箫,温柔乡里寻常到。
  青春过了,朱颜渐老,白发凋骚。
  则待强簪花,又恐傍人笑。
  暖日宜乘轿,春风宜试马,
  恰寒食有二百处秋千架,对人娇杏花,
  扑人飞柳花,迎人笑桃花。
  来往画船游,招飐青旗挂。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素心人语 时间:2020-07-01 15:37:38
  凑个热闹,分享几个常用的植物查询网站

  中国植物志电子版
  http://www.iplant.cn/frps2019/

  中国植物标本资源信息库
  http://www.cvh.ac.cn/index.php

  中国植物物种信息数据库
  http://db.kib.ac.cn/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2 12:18:58
  一石,请问,古人所爱之梅,是腊梅还是春梅(红梅等)?我总觉得是腊梅:)
  • 巷底臭椿: 举报  2020-07-02 12:41:53  评论

    腊梅,香不够暗,影不够疏,色不够雪
  • 饭后钟声: 举报  2020-07-02 13:09:14  评论

    评论 巷底臭椿 :腊梅很香呢!黄色的那种,开的早,我年年去看,一两棵,远远的就有香味儿,整条花径都香。等满山坡几百株红梅盛开,却没闻到啥香味。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7-02 12:43:20
  这话题,我不与谈,如不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07-02 22:18:06
  植物对人的潜在影响其实蛮大的。

  以前读木心,读到他一句话,在之前却一直没有意识到,他说古人作诗,都要言及植物,仿佛不说植物就不会作诗似的(大意)。

  古人多言及草木,这现象,只要打开诗经,就不难有这样的发现。我以前也曾奇怪,古人怎这么多草木地理类的常识?因为在印象中,似乎古代这样的知识不多,当然这是我的错识偏见,可能古人这样的常识还是有的。我是后来,才慢慢意识到,今人和古人的最大不同,是和草木或者和自然的关系的不同,明显,古人和自然的关系是很亲密的,而现在,随着城市化,工业化,人与自然的距离是越来越远了,我们似乎是离开了自然。

  古时,地广人稀,一出家门到处是树林,草地,哪怕古人的植物常识不多,可是触木所见,无非是草木,人在其中,自然对所见之植树,就绝不陌生。既是熟悉,自然而然就言及。古人是生活在自然里,他们的生活和自然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可现在不同了,所以读古诗和今人诗,除了植物多寡,最显著一点,就是古人似乎是在野外写诗,而今人像是在室内写诗。在野外者,故多自然,而人是外向的,室内人,故离自然,人是内向的。可以说,从古而今,人是从外而到内,或者说是人从对自然的关注转向对自身的关注,这种转变,当然有多种原因,却恰好反应了人和自然的近疏关系。

  人的内心是很丰富的,但是自然世界才是世界的根本,最丰富的内心,也离不开自然的宝藏,不可想象离开自然的陶冶与作心灵甘泉,人的内心是不是丰富得有些离奇?自资本社会以来,有一个词频繁出现:异化。为什么会出现异化,难道以前就没有?据说这是物对心灵的伤害而来,其实根源就是人疏离了自然之后,心灵日渐荒芜,或者芜杂所至。物欲的澎涨,和自然的退却,让人活得烦躁而不安,为了填补心灵的空虚或焦虑,人不断尝试,不断寻刺激,而这样的尝试和寻找,也不断促进空虚或焦虑,这是一个坏循环。因为,我们的内心只有了物质,没有了自然。

  我读古诗词,让我陶醉的,除了人的感情,还有就是环境的优美。哪怕是送别,也是在桥边或水边,还得折柳什么的,这些所有活动,都不会是独自或在室内就能进行的,也许古人无意于自然,而是在本身就生活在自然里。就象我们无意于自然,而我们本身又不在自然里,成了两极。科技只给予方便,常不能给予心灵的慰藉。我们生活在科技里,我们失去了自然。

  街道的绿化,或者公园一类,当然有植物,可是就算这样的植物,占比有多少?很少,根本和古人出家门就见树,是见树多过见人的情形有本质的区别。别国的诗歌我不清楚,就我国的诗歌来看,可以说是现代诗远不如古诗有味道,一首古诗常能把人带到野外,带到室外,而一首现代人,往往只是诗人的意念在回旋,尽管这意念可以上天入地,却多是名词而少形象,我们抱着的是玩赏的心态,不同于古人是生活的心态。我们的意念和想象远比古人要大要广,可是我们的感情却远比不上古人的真和诚。古人把自己投入自然,我们把自己从自然里拔出来。

  哎呀,都不知扯啥了。见大家谈植物,我就胡思乱想一下,就算牛头不对马嘴,也无妨,有正经谈的,不妨有我这样不知说啥的。
  2020-07-02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雪中煮醴西湖白 时间:2020-07-02 23:03:29
  别国的诗歌我不清楚,就我国的诗歌来看,可以说是现代诗远不如古诗有味道,一首古诗常能把人带到野外,带到室外,而一首现代人,往往只是诗人的意念在回旋,尽管这意念可以上天入地,却多是名词而少形象,我们抱着的是玩赏的心态,不同于古人是生活的心态。我们的意念和想象远比古人要大要广,可是我们的感情却远比不上古人的真和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番话经不起推敲。
  古人写诗也有写的不好的,垃圾诗。现代人也有写的经典的,将会流传下去。
  感情的真与诚,更是难以高下比较。怎么就我们的感情就比不上古人了?
  还是你自己觉得自己的感情假而虚呢?
  你说呢?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雪中煮醴西湖白 时间:2020-07-02 23:27:53
  一首古诗常能把人带到野外,带到室外
  ——————————————————————
  随便举个栗子:杜牧的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樽前笑不成。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把人带到野外了吗?带到室外了吗?

  • 石中火: 举报  2020-07-03 09:43:46  评论

    他只是说“一首古诗常能”,并非说“所有古诗都能”,可对?
  • 雪中煮醴西湖白: 举报  2020-07-03 09:52:54  评论

    评论 石中火:常相对不常。既然不能”常“”能。那么以偏概全已经犯了逻辑错误。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7-03 09:02:27



  诗言志,言其本心而已
  言及草木,则草木有本心,同心相感而言之矣
  失其本心,则无诗
  失其本心而言诗,非人云亦云而何
  失其本心而言诗中之草木,非话说三遍如狗屎而何
  方今之日,全球大疫,丧心者以邻为壑,遂成病狂,远则灯塔,近则天竺
  震旦不失初心,民人稍安,忧患之秋,人人求其本心比于草木则可,放心而谈之言不及义则吠影吠声而已矣
  可笑之甚者,书话炎凉文丑之将狺狺然逼一与世无争之树发露本心畅言世事,从而毒咒之辱骂之丑化之,转眼自饰以梅兰竹菊之属,其心何在,北山之北欤,南山之南欤,盖放之既久,遂同于兽,猩猩之言,何足对哉
  • 大槐公主: 举报  2020-07-03 09:16:16  评论

    话说三遍如狗屎——没想到臭椿对自己下手也这么狠!你确实该自己长自己的嘴!
  • 大槐公主: 举报  2020-07-03 09:23:40  评论

    段干末说【底线,纯粹是一种技术活儿,从来都与什么道德无关。(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所以,大家知道你们是技术人员就行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大槐公主 时间:2020-07-03 09:42:01
  咏春柳

  数九未竟时,

  草木不敢萌。

  莺燕巢里望,

  春江哑无声。

  一枝有绿意,

  万条生机动。

  冰霜消融否,

  我先试寒风。(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20-07-03 10:39:13

  雅俗不定的桃花。

  “褪粉梅梢,试花桃树。”桃花开,可称艳,最助娇态,桃之笑笑,收尽春光,实为多情。有桃花的地方就有美人,才有桃花运。桃树结果,大蜜桃。是为俗。

  刘禹锡《竹枝词》”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桃花落,成片成片,粉粉一地,最伤春。意喻空幻失意的爱情,这种涩涩的忧伤,凄迷缠绵,更加长久。求而不得的神往,拿起与放下,是亘古就有的人生课题。是为雅。

  


  

  (此时必须上美女,可能是就当是:桃花夫人息妫)


  • 草桥关: 举报  2020-07-03 10:57:58  评论

    两千六百年前事,只有桃花似旧时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20-07-03 12:51:06  评论

    评论 草桥关:是啊,什么人可以做到呢。只有承载咏思的文字和日月山川,植物们可以吧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20-07-03 11:07:18
  07年,曾横空出来“中国第一个诗歌自律公约”:《天问诗歌公约》。被骂惨了。
  确实很有意思,主要内容:
  一、每个诗人都应该维护诗歌的尊严;
  二、诗人天生理想,我们反对诗歌无节制的娱乐化;
  三、诗人必定是时代的见证;
  四、一个坏蛋不可能写出好诗;
  五、语言的魅力使我们敬畏,我们唾弃对母语丧失敬畏的人;
  六、没有技艺的书写不是诗歌;
  七、到了该重新认知传统的时候了,传统是我们的血;
  八、诗人是自然之子,一个诗人必须认识24种以上的植物,我们反对转基因。”
  --------------------------------------
  提醒大家注意第八条。啊,植物对诗人来说很重要。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7-03 13:19:32
  孤雁儿并序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 。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 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
  诸君可以参一下易安居士的这个俗
  意象以前人为定式,没有自身体悟,就是俗套,什么【好梅者,精神意志上一定坚韧敏锐】,真可谓下笔便俗,乃知易安不妄
  • 石中火: 举报  2020-07-03 13:47:32  评论

    写的挺好,但是你果真睡的是藤床纸帐?点的是玉炉沈香?你的玉楼是几号楼?吹箫人又在何方?语境早已变了,仍然堆砌这些古人诗词中的意象,何谈不俗?
  • 巷底臭椿: 举报  2020-07-03 13:59:15  评论

    评论 石中火:说你文盲吧,每个字都认得,说你不文盲吧,作者也可以弄错了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将来将去 时间:2020-07-03 14:00:28
  酒醉扶墙才会走,贴两张水仙桃花感觉得自己腰壮如牛了?
  还“你别说那些没用的,拿个植物出来瞧瞧,瞧你有几把钢叉。 ”
  好吧,只送你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不仅有大把大把植物,还有你长臂猿的手都攀援不上的墙呢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20-07-03 14:48:07  评论

    熬呦,把你厉害的。没听说长臂猿还爬墙,猿公,号称悬崖峭壁上的那什么,我忘了。爬墙的是张生。
  • 将来将去: 举报  2020-07-03 14:57:26  评论

    评论 酒醉扶墙走:别人女子是艾吆,你是熬呦。你脑壳熬了几勺油?动物园的长臂猿可不爬墙?你多学点。别光爱演城管交警。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3 18:48:11

  梅兰竹菊在中国文化里能有四君子的称谓,体现的便是心灵映照自然的一种尺度。
  ——————————————————
  我很欣赏这句话!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07-04 18:42:30
  今天见着一种以前从未见过的荷花品种,盛开有如菊花,又似有点像红牡丹,发上来让大家也看看。也许真的就叫菊莲
  

  

  

  

  

  
  • 酒醉扶墙走: 举报  2020-07-04 22:47:18  评论

    哎,看着了,谢分享啊。这花儿穿的裙子不一般,有变化有层次。“比似茜裙初染一般同。”好看好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20-07-05 14:39:08
  幸田露伴的《花儿种种》挺有趣的,网上找来几篇分享。

  凤仙花
  (亦称“指甲花”,凤仙花科,一年生草木)
  前栽透篱外,远望多娇艳。近置于眼前,趣味已索然。浅绿叶和茎,阳光透叶背。小小繁花丛,红花已开放。作为玩赏之物,并不可憎。以指摘其果实,如虫子般自己跳动起来。花荚破裂,花籽飞溅,速度极快。联系所见之有关事物,不禁想到草木鸟兽,各有其生存之道。刘伯温云:此物何足为数!此说如何?

  秋海棠
  (亦称断肠花,海棠科,多年生草木)
  秋海棠,株不似矮者,叶片宽阔者为花中绝佳。譬如,其无华贵女子之心,性情宽厚,不骄傲自大,却有超人美貌。开在小小书斋北窗下,遮盖地面厚厚绿苔,联想到寂寞独居主人,人品清雅。

  白及
  (亦称白芨,兰科,多年生草本)
  白及,世人对紫兰之称谓。淡紫色花形,胜于红色,似春兰般纤细,看上去堪称奇异。叶如紫兰那样小巧,一根茎上,开着六朵七朵五朵花,像玉簪花。在山谷中居住时,见庭之一隅开此花,移放到雨露之下,却一棵不剩都死了。如今住在寺岛庭院,阳光充足,长势喜人。方知有嫌弃湿气之习性。依此花样子作些许想象,画出了鬼面孔,可作提线木偶。去年曾作此联想,今年亦然。

  牵牛花
  (亦称朝颜,旋花科,一年生缠绕草本)
  朝寐,为福神所嫌也。少时疏于生计,居西南不夜城,沉湎于杯中物,恨耳畔催人钟声。天明因讨厌白云,关闭拉门,堵塞窗户,摆上蜡烛,不管世上是白昼黑夜,一味尽情玩耍。若金银用尽,则以身相抵,无关他人之事。在穷尽时,以易用尽之金银,在装饰品店作抛光银匠。即使有日本长者之名,如今家私不足百贯,不能像昔日那样讲排场。急忙将家财分别寄存在亲戚家,持所有金钱离开代代居住之住所,作为大阪福岛和尚行义之家人,放眼望北方山野之景色,自以为十分满足。倘若如此,即使缺乏物质享受,生活倒也有乐趣。百贯利银,今应稍作考虑,无论如何,也要收一收若有旁骛之心。倒不如不思玩乐,改变只爱花鸟之恶习,成为宗因之孙西山昌札门徒,学作连歌。从前在岛原那里听说,杜鹃鸟叫如今听不到了,原来发音用五个字加工而成,做人做到穷途末路,却仍有乐趣。

  木芙蓉
  (俗称芙蓉花,锦葵科,落叶灌木)
  木芙蓉,叶养眼,花亦美。秋花之中,除菊之外尚无可与之媲美。名为晴雯之女,死后专司此花之神,多情男子爱恋之余,于此花开放前,不顾黄昏露深,磕头膜拜,奉献四样祭物:群花之芯,冰鲛之鳞,沁芬之泉,枫露之茗,念其呕心呖肺之祭文,所说之事,具有意图。桥场某君,庭院宽阔,此花盛开。当年秋之夕暮,见某人于此痛哭,楸榆飒飒,蓬艾肃肃,月光淡淡,西风猎猎,见此花更加艳丽,徘徊前后,浮想联翩。故事皆非真事,细思之,而又自嘲之,我之情痴,亦不亚于彼男子矣!如今再三思之,本想变得更加贤明,孰料却越来越愚蠢。

  梨花
  (蔷薇科,落叶乔木)
  李花悲,梨花冷。海棠花美在朝露初绽,梨花雅于月光之夜。樱花丰腴,梨花清癯。花中瘦削者应数梨花,始终耐得寂寞而又不俗。听说异邦有色红而千叶者,即使称不上珍品,异邦之花也美于我邦之花。莫非我邦只顾得其果,而直其枝杈,矮其树干?此乃我邦之人对梨树外表,梨花之趣知之甚少,自然对其美丽之处视而不见,实乃过于贫乏之故也。较之诗歌,和歌对梨花褒扬甚少。

  忽然意识到这期题目是中国诗人眼中的植物世界,我跑题到日本去了,囧。但这个幸田露伴却是很有造诣的汉学家,他眼中的花儿是中日审美交互的产物了。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5 17:09:58
  @巷底臭椿 2020-07-03 13:19:32
  孤雁儿并序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 。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 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 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 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
  诸君可以参一下易安居士的这个俗
  意象以前人为定式,没有自身体悟,就是俗套,什么【好梅者,精神意志上一定坚韧敏锐】,真可谓下笔便俗,乃知易安不妄
  -----------------------------
  臭椿矫情
  1,一个是首词,一个是句大白话,你将它们放一块比雅俗,可以比吗?你至少也要拿一首词或哪怕是一首诗来比,才说得过去吧?
  2,论雅俗,从形式上看,大白话肯定是俗,但论内容,李清照全词就一句好: 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如果也矫情一点,这一佳句,技不俗,但情俗,意俗,是诗词中出现过无数次的儿女情事,是怀人,是寄远,如此而已。
  3,李请照词写于北宋末或南渡初,这个时段可能是个节点,是个赋予梅兰竹菊新意涵的节点,异族的入侵、北宋的灭亡、生灵的涂炭,在在迫使人们思考,即使在审美情趣上,也会发生反映,比如梅兰竹菊,我们开始更注重它们精神、志节、坚贞、不屈的一面,并将之作为“心灵映照自然的尺度”,只要这个尺度还在,这个民族的希望就在。而这个节点所带来的变化,也反映在李清照身上,这便是她南渡后写下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4,以宋室南渡为节点来看梅兰竹菊审美意趣上发生的变化,可能能作为一个话题,但李清照的词和那句大白话,在讨论时,还是应该稍加注意,因为那句大白话,反映的是节点后。
  臭椿以为如何?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7-06 08:45:17



  @草桥糊涂
  1.臭椿意在李易安小序反省的那一个【俗】字
  2.李易安的词你也看不明白,怪哉,几乎跟石板一样文盲
  3.【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分明是夫亡之后了,哪来什么北宋末
  4.所以,此词正是节点后的事,啪啪

  君子爱人以德,细人爱人以姑息
  草桥君爱书话爱一石,此情可感,不过也请自爱,少出丑为妙:)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6 09:08:21
  @巷底臭椿 2020-07-06 08:45:17
  @草桥糊涂
  1.臭椿意在李易安小序反省的那一个【俗】字

  -----------------------------
  你这第一条就没搞清楚,你就说说李是以俗证俗,还是以雅证俗?她是怎么个“反省”?她不是批世人下笔便俗吗,怎么变成“反省”?
  • 巷底臭椿: 举报  2020-07-06 09:12:16  评论

    【世人作梅词,下笔便俗,予试作一篇,乃知前言不妄 。】每个字都认得,组成一句话就解不得,文盲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6 09:12:22
  你连反省都错用,是否也该“请自爱,少出丑为妙”:)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7-06 09:14:40
  石中火: 举报 2020-07-03 14:48:41 评论
  在这首词中,梅花只是一个道具,寄托作者的情思,而不是首要描写的对象,说是咏梅词,并不恰当。把梅花换成杏花桃花,并无太大区别,只是在审美上更出色一些。


  ----
  若作杏花看,岂不成红杏出墙意了,区别太大,文盲:)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7-06 09:19:36
  两位胆大可嘉,还有同参者么
  只往里面贩些个花草图文,有个鸟意思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6 09:22:56
  @巷底臭椿 2020-07-06 08:45:17
  @草桥糊涂

  3.【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分明是夫亡之后了,哪来什么北宋末

  -----------------------------
  你又耍奸,我的原文是:3,李请照词写于北宋末或南渡初,
  注意,后面还有个或南渡初,你这是断章吧?如实说,我并不熟悉李清照的生平,但我的行文是为自己的不熟悉留了“后路”的。:)
我要评论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07-06 09:31:57
  永日向人妍,百合忘忧草。——晁补子

  

  我种的卷丹百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6 09:34:31
  @巷底臭椿 2020-07-06 08:45:17
  @草桥糊涂
  1
  君子爱人以德,细人爱人以姑息
  草桥君爱书话爱一石,此情可感,不过也请自爱,少出丑为妙:)
  -----------------------------
  君子爱人以德,不错,一石一句大白话,你偏要来个“下笔便俗”,没必要吧?这哪是哪。
  • 巷底臭椿: 举报  2020-07-06 09:50:55  评论

    一石一篇长文,在我看,是二手烟吸上瘾了,一时心疼,喝一声,有何不可
我要评论
作者:巷底臭椿 时间:2020-07-06 12:56:27



  关于菊的作业题:

  1.陶集里提到几句菊,于菊有何描写
  2.陶采的是什么菊,采来作什么用
  3.陶独爱菊吗
  4.你真爱陶吗
  5.抄过一两遍陶集的请举手
作者:好猫不一样 时间:2020-07-06 17:30:29
  梅兰竹菊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20-07-06 18:10:05
  草糊涂,臭矫情,起外号,有水平
作者:草桥关 时间:2020-07-06 18:24:39
  @关粉儿 2020-07-06 18:10:05
  草糊涂,臭矫情,起外号,有水平
  -----------------------------
  先放他一马,好让他一门心思去收拾剑龙:)
我要评论
作者:若啬 时间:2020-07-07 01:33:45
  

  沉默是金
  演唱:张国荣(Leslie),许冠杰(Sam)

  夜风凛凛 独回望旧往事前尘
  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
  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
  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受了教训 得了书经的指引
  现已看得透不再自困
  但觉有分数 不再像为往那般笨
  抹泪痕轻快笑着行
  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
  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安守我本份
  始终相信沉默是金
  是非有公理 慎言莫冒犯别人
  遇上冷风雨休太认真
  自信满心里 休理会讽刺与质问
  笑骂由人 洒脱地做人
  少年行 洒脱地做人
  继续行 洒脱地做人
  继续行 洒脱地做人
  ——————————
  读着时,这首《沉默是金》跳了出来。

  :)
作者:力挽雕弓如满月 时间:2020-07-07 12:00:18
  哈哈哈
  天地和人或画或诗,本来或什么时候开始大方的,而又是怎么和如何小模小样起来的,
  这是个问题。

  两年想念了3次李敖,为中国思想趋势求答案,要把金针度与人。
  金针是没有办法度与人的,多绣鸳鸯。

  世间有金针这回事就好。
作者:丁哀鹤 时间:2020-07-07 14:27:14
  吹箫人去,是用的萧史和弄玉的典,不是说真的在吹箫。不要一看到箫,就说意象老旧。
作者:雄镇 时间:2020-07-13 21:35:12
  摘几句杨万里的荷花: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7-14 16:26:03
  

  晚饭花,也叫紫茉莉。关于晚饭花,汪曾祺曾有一篇同名的文章,文里写到:夏天很凉快,上面是高高的蓝天,正面的山墙脚下密密地长了一排晚饭花。王玉英就坐在这个狭长的天井里,坐在晚饭花前面做针线。

  这个花很香,大家也喜欢喊这个是夜来香或者晚香玉,但是查了资料不是一种花。
作者:肖毛 时间:2020-07-14 16:47:37
  @绿竹安安 2020-07-06 09:31:57
  永日向人妍,百合忘忧草。——晁补子
  
  我种的卷丹百合。
  -----------------------------
  这是卷丹,东北常见,南方反而少有。它的种子很古怪,直接长在茎上,那些黑色的小豆豆就是,但不如种球生长快。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7-14 17:33:35
  

  这个叫韭菜莲,还没来的及查阅资料,先放着,我第一次见,开得我见犹怜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20-07-14 19:30:42
  这是什么花?有认识的吗?以前养过,好像是死不了一类的!
  
作者:手心里的云 时间:2020-07-15 09:03:38

  
  缟衣仙子变新装,

  浅染春前一样黄。

  不肯皎然争腊月,

  只将孤艳付幽香。
作者:一地清霜 时间:2020-07-15 09:48:04

  
  风雨兰的另一种,葱兰
作者:打死wo也不说 时间:2020-07-16 13:27:31
  微信朋友圈发文字没人看,都是点击相册,选照片,然后配文字。

  这样的习惯,会改变我们的阅读习惯,不久的将来,没有图片,我们就不会说话了吧?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20-07-16 17:43:51
作者:若神在 时间:2020-07-29 16:47:00

  
  
  
  
作者:若神在 时间:2020-07-29 16:52:43
  韭菜莲真是很有意思,一旦窜出骨朵就长得飞快,我测了一下,24小时,它的花苞长了11厘米。
作者:山林居士2018 时间:2020-07-31 14:27:26
  值得一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