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米斋随笔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0 00:44:02 点击:1437 回复:1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戴香囤了不少米,她有囤积症,这我是知道的,这一次严重了。昨天,我找东西,打开了几个平日总也不打开的柜门一看,傻了。米就不说了,光是餐纸手纸,方的摞圆的,圆的摞方的,足有一百多卷。除了书法和书,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纸,不知她什么时候倒腾回来的,强哉矫!
  换个帖子,以后在这里写,爱米斋是我的斋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74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07-10 10:02:48
  好奇地问一下,跟小米有关系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0 12:10:25
  十年来,我的三句话。

  1、互相学习,为汉民族语言表现力的丰富尽一点力。
  2、代表当今汉语运用的最高水平。
  3、爱祖国、爱人民、爱生活、爱说话,有理想、有追求、有知识、有文化。简称“四爱四有”。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0 12:27:02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0 13:23:22

  看毛尖的一本书,时评文章,都是近二十年前的事了。文笔轻盈、意象清新没的说,但却难掩总体上陈旧过时的气息。搞时评,写时评文章就是这样,当时吸睛满满,像加了杠杆似的,效果显著放大,日后再看,读感上便会大打折扣。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点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这一段当时的“美女宣言”:把六十岁的思想搞乱,把五十岁的财产霸占,四十岁的妻离子散,三十岁的腰杆折断,二十岁的通通滚蛋。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0 20:02:06
  高阳一生写了九十多部历史小说,真不少。写作时,烟酒交替,运笔如飞,以酒来提振灵感,辅之以烟,怪不得写那么多。我就奇怪了,女人,女作家靠什么来提振灵感?烟不抽酒不喝,干写?总不能就抠脚丫嚼口香糖吧?李杜白,哪一个不嗜酒,从而成就辉煌,没酒哪来得光焰万丈长。十几岁时课桌下偷看《胡雪岩》,津津有味,那时高阳还活着,后来看《慈禧》时,他已谢世。想来活人的书真是没读过多少,谁又不是这样。高阳曾与一位持西方学论的词学家就某一论题观点相左,高阳说:“用一把欧美名牌钥匙,怎开得起中国描金箱子的铜锁?”神来之喻。有说高阳不引酒伤身还能多活二十年,那将是本人之幸、读者之福。本人之幸且不论,但未必然是读者之福。不借助酒神,成就不了那么多的著作,活到九十九也与作品无关紧要。朋友之言,感情出发点是好的,话客套好听,但有时不一定是那么回事。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1 10:29:06
  做了一个梦。一个舰艇,像潜艇,比潜艇小,封闭式玻璃舱,固定在半空展览,产于五十年代,退役物品。我进入时,驾驶舱坐着两个人,他们走后,我坐到驾驶舱。刚坐下去就感到舰艇启动了,开始向下俯冲。急忙按操作盘上的按钮,试图阻止,最终还是冲下去了,差一点撞倒一片人。下到地面后,一边继续寻找制动按钮,一边驾驶着舰艇在院子中周旋,期间想到万不得已“跳车”逃生。后来速度降下来,停住了,停在一个人的面前,这个人惊讶地问道,你怎么把文物开出来了?我猜他是这家博物院的院长,我说,哪是我开出来的,你们文保工作做的不好,没有固定牢......总之这是你们的问题,平白无故受了一场惊吓,我不告你们就不错了。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1 13:54:53
  我没觉着爱玲漂亮,九五年第一次读到她的书,书前有她的照片,就是那张微仰着头爱搭不理人的照片,神情欠兮兮的,穿的是她自己裁剪的时装,中不中西不西,不管是什么时装吧,时过境迁,透露着古墓的味道。可能是我见过的美丽漂亮的女子多,确实没觉着她好看。后来听说嫁了一个大几十岁的洋老头,进一步自甘堕落,更觉着糟糕。拜金女于强势威风面前确实没什么人格,这是肯定的。十里洋场,软骨症比比皆是,对内瞧不起大陆,对外跪服称臣,道德虚伪,犹觉着自己是上等人,以救世主的左膀右臂自居,那下面的狗谁来当,谁也不愿意当,其实已经是了。文化帮凶欺弱。洋务派的后代,骨子里早就没救了。九十年代,她的书再度盛行,社会西化正炽,算得上是配套读物,把一些文艺青年,尤其是女青年迷得颠三倒四,至今转不过弯来。香港那面也是。
  • 绿竹安安: 举报  2020-07-11 16:21:24  评论

    我也没觉她漂亮。她的散文我觉得好。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7-11 18:15:04  评论

    杨降曾对她有评价,还是比较公正的。张其实就是个爱标新立异的人,当然天分还是有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3 00:21:06
  明代中举,捷报传来,若为寒素之家,差役会将门窗当场击破,名为改换门庭。秀才虽穷也属于特权阶级,著青衣,免丁役。课上看包拯传,凉半截老师于窗外发现后,敲窗示意我出去,我出去后,他让我回去把书拿出来,我又回去把书拿出来,递到他手中。凉翻了一下书,抬起头说,嗯,怀明旺,你的品味还不错,别人看琼瑶、梁羽生,你看包公,品味还不错,没收了!我节省早点钱买来的书,说没收就没收没道理。我说,半截儿,你别太嚣张,折腾我进去出来两趟,长脸了是吧,你给我老老实实把书放回去,今天咱们就算没事儿,不然我让你整个人都变凉。后面是臆想。对于包公,很长时间于文字上仅有一句印象,生于公元九九九年。看了半页,书就让凉老师拿走了,坏蛋。课堂纪律还是要遵守的。十三岁,一晃三四十年过去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3 23:19:24
  帖名起得不错,“爱米斋随笔”。“爱米斋书话”、“爱米斋散文”,都行,很有意境。古往今来,文人辈出,斋名堂号何止千万,好名已殆尽,尚能起出“爱米斋”这样素朴温情、意蕴灵秀的名号,也算是难能可贵。爱米斋、爱米轩,都好;爱米堂、爱米室,就差得多了。梦到要做一个“儒僧化问题”的报告会,已在日程上。为了配合这个报告会,梦里作了一首排律,醒来后全忘了。我记得别人梦里作诗,醒来多少能记得一句两句,日后写进书里也算没白在梦里用功。难得梦中作诗,为了这首排律,梦里费了不少劲,醒来一句没记住,真是浪费感情和精力。下午坐着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西辞唱诗 时间:2020-07-13 23:42:33
  爱米鼠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5 14:51:59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5 22:08:48
  书柜高了点,我见戴香踮起脚尖找最上面一层的书,找一本不是,又踮起脚尖找另一本,像个孩子,我说我来帮你找吧,她说不用。这个高度,我踮起脚尖来,再往上两层也能够得着,她就比较费劲。她买了一台缝纫机,晚上轧轧轧,轧轧轧,为自己轧裙子,似乎越来越懂得生活了。不知怎么想起要买缝纫机,我那几天正好不在家,回来见到衣帽间,布匹、布头乱糟糟的,当间放着一台缝纫机,我大概有几十年没见到过这个东西了,不过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感觉像是回到了七十年代。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7 22:45:33
  《容斋随笔》有一条“六十四种恶口”,录《大集经》所载之六十四种“恶口之业”。看完想了一下,觉着一个人想要不造口业只有失语。这一句大约就得犯妄语、错余、说三宝语这三项口业。其中,别离语、喜语、歌语,同属恶口之列,这是平日所意识不到的,即使意识到也难以做到。另有一些不明所指,更是不可避免了,例如:烧语、入语、系语、缚语、地语,等等。此外,再有一点不清楚的是,毛阅《容斋随笔》是宋刻,元刻,明刻?没查。大约是宋刻,宋代没刻,那就是元刻。若是明刻,那就太珍贵了。不是物质的珍贵,是思想理念方面的珍贵。我没查,我也不愿意查,不知他老人家读的是哪个刻本。我看的中华书局是1978版校点本,字儿也够大,蛮舒服的。这一点史实方面的事,也挺在乎,不是无所谓。挺蛮横,不讲理。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9 17:22:10
  看了一部电视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十九集。看到第十集时觉着拍的挺好,就查了一下相关信息,这一查才知道是一部国产剧,张光北(吕布)导演。我说怎么剧情情感越看越贴合中国人的心理,中国情,中国味。后面几集的战斗场面、五位女战士先后壮烈牺牲的场景很感人,很感人,凋谢感。这部剧是2005年拍摄的,第一次看。又看了二十多分钟2015年俄国自己拍摄的同名电影,显然美感上差得多了,更像是战争而不是演战争。女战士的军装质料、外型不及中国剧的美,演员不及中国剧的美,女中士的大烟嗓子俄语,更是觉着不美,比中国剧男性化得很,这大概才更接近于真实的战争状态。让俄国人看这部中国剧也许会感到“娘”了点。所塑造的女性性格形象更东方化一些,金色的头发、蓝眼睛、东方的细腻温柔,很是完美,这样牺牲了,倍觉可惜,难怪动人。正应了美言不信,信言不美。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19 22:46:33
  带领五名女兵战斗的大胡子是一名准尉,叫什么来着,俄国人的名字乱七八糟的,根本记不住。最初,准尉向上级提出请求,说给他派一些不喝酒、不搞女人的士兵来。上级满足了他的这个请求,派给他两个班的女士兵归他指挥,的确不喝酒、不搞女人,整天叽叽喳喳的,爱美,爱洗澡。他的上级是一名少校老头子,少校老头子命令准尉,不许让她们掉一根头发,记住了?打仗本来是男人的事,女人是给我们养儿育女的,记住了?大男子主义严重。女兵们的受教育程度高、觉悟高,她们说,掉不掉头发,丢不丢性命那得希特勒说了算,打仗不分男女。父女般的关爱,兄妹般的关爱,都体现得非常好。原著小说获得了不少奖,苏联时期,俄罗斯文学伟大优良的传统还是继承了的。我们这一时期的文学,阶级性太过于突出,不敢有这样的人性美的表露。相同的ZHENGZHI意识形态下,文学艺术水平的高低优劣还是显而易见的。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1 15:11:31
  女兵是裙装、长靴,露着一大截腿。战争时期,裙装显然不合适,可是习俗难以改变。据说,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欧洲妇女才有了着长裤的习惯,思想上并没有那么开放,一直认为女人穿裤子是不符合礼仪的,只有裙子被视为正装。欧洲的守礼时代延续了很久很久,大约直至二十世纪初方宣告结束。守礼时代的上层社会妇女听到一句脏话也有当即晕倒过去的,可见端淑贤良到什么程度了。俄国的裙装是由叶卡捷琳娜二世保守下来的,她有一次穿裤子接见外国使团,发现自己穿着裤子时两腿自始至终是分开的,很难看,远没有穿裙子端庄,这以后裤子便不再被正式场合接受。现在俄国女兵也还是裙装吧?军装没有长裤。按俄国男人的想法,原本也没打算让她们一线参战,在后方做一些后勤工作,着裙装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二战苏联女兵八十万,死亡四十万。四年的苏德战争,苏联士兵阵亡近九百万,德国阵亡四百多万。苏联方面,平均一百名士兵只有三人存活。战争之初,苏联人口1.94亿,战争结束为1.67亿,死亡2700万人,其中平民1800万。这些数字是1956年赫鲁上台后最终确认公布的,在斯大时期没有对外公布真实数字。世界上任何的自然灾害短期内也不会造成这么多人的死亡,真是够多的了。用残酷来形容这场战争似乎远远不够。年轻人谈恋爱,一方对另一方不好或是甩了对方,也能用到残酷。残酷的进一步是极其残酷,再没有高级别的词了,依我之见,应该为二战尤其是苏德战争的恶性程度专门造一个词出来,这个词还不能宗教化神学化,恐怕是造不出来,源于经验不足,认识能力有限。这两天还翻了翻李德•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和曼施坦因的《失去的胜利》。
我要评论
作者:林泠烟 时间:2020-07-22 00:55:11
  这是我看过的你说的最正确的一段话。必须赞一下。
  怀琴的照片发出来,她同意了吗?
我要评论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20-07-22 15:39:51
  顶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云泥之中 时间:2020-07-22 19:39:54
  来散步的,内容没读,抱歉!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5 17:48:25
  《容斋随笔》之“汉轻族人”,这一条论说西汉爰盎、主父偃、郭解三起遭族灭的事。爰盎,景帝使劾奏;主父偃,武帝欲勿诛;郭解,吏奏解无罪,这是事发之后上层最初的态度,不愿杀,不必杀,罪不当诛,交由再议,再议的结果皆遭族灭。对此,作者洪迈说,原本可不杀,议决要杀,按理杀当事人就可以了,何必族灭?于情于理不通。结论是“汉之轻于用刑如此!”
  天气太热了,出去一趟晒得屁股都化了。去年在峨眉山买了一把竹扇,才五块钱,这两天用上了,一杯茶,一本书,一把扇子,还有一个童儿侍候着,日子别提多幸福了。
  天长地久有时尽,一定要珍惜。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5 17:52:58
  林泠烟:2020-07-23 22:31:05 评论

  评论 怀乡病者:你不正确的话多了,


  林囡,这事另当别论,我们说点别的吧。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5 22:43:22
  琦君散文读完了,每晚临睡前读几篇,读了半个多月。好书。夏志清谈台湾文学,将她与梁实秋并称,一代散文艺术大家,我觉着不过分,确实是好。这本散文集是琦君去世前几年回故乡,应浙江文艺出版社之邀编选的一本集子,她亲自参与选编,选编得好。读到一本好书,像中一次彩票大奖似的不易,这样说按林囡的意思肯定不正确,就这样吧,债多不愁。读完琦君的散文,上周,我又找了一本王鼎钧的散文来读,同样准备在睡前读几篇。说实话,机缘不好,刚读完大家的作品,再读这样的就有些看不下去,相形见绌。散文,诗化的程度过深,呓语,主观抒情,不接地气,像季羡林二十岁时写的一样,没什么看头,只好扔在一旁不看了。指头拨着翻了一下后面的内容,看得出整本书没打算好好说话,作者像是一个人独立在乞力马扎罗山顶吆喝,让他冻着吧。找了一本蒋勋的忘言书,睡前读一下,不知怎么样。
  • 林泠烟: 举报  2020-07-26 11:09:32  评论

    这个我倒是赞同你的,好书不易。这个琦君我没读过呢,你说得这样好,也该瞅瞅去
  • 一石三鸟2016: 举报  2020-07-26 11:41:10  评论

    我倒不同意你的看法。读书有时是要讲机缘的。王的散文与琦君的散文风格完全不同,细腻、委婉,王的散文大气,风格多样,有阳刚之气,有历史的纵深,这些都是琦君所没有的。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7 01:05:06
  蒋勋也是第一次读。怎么搞的,又是花啊草的,除了这些难道没有可写的了么?抑或写到一定份儿上都奔着花啊草的去了?我家园子里种了一颗丝瓜,邻居家的园子里种了一颗木瓜,一会儿青葱了,一会儿葳蕤了,这就开始磨叽了,苏东坡这儿摘两句,李流芳那儿摘两句,下一篇还是如此,都是这个套路。好像是寄托了多大的得意失意在其中,千百年来写不尽的花啊草,也不考虑草木们承不承受得起这些反复无聊的咏叹。草木们想,你们失意了,拿我们解闷儿,这也就罢了;你们得意了,摘我们吃我们,还写得那么风风雅雅,装好人,你们真无聊。草木有情人无情,有情不装无情装。昨晚看了三四篇,全是花啊草的,磨叽造作,扔在一旁不看了。指头拨着向后翻了翻,发现还有不花花草草的内容,试着再看一两个晚上吧。况且,这么扔下去,也着实没得书可看了。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7 22:24:34
  前几年的一个案子,超乎想象的离奇,法制节目报道过,应该可以说。一个小伙子到外地出差,入住一家酒店,白天跑业务,晚上回去住宿,一连住了五六天。事发这一天,他回到宾馆,见房间里警察正在办案,他自然要接受盘问。警方问,床板下这个女尸你就一点没察觉?已经开始腐烂,尸水都渗到地板上了。小伙子说没发觉,就是这几天回来总闻到一股臭味,也没当回事,每天东奔西跑的,汗臭也是臭;前天晚上回来不久,见床下有一滩浑浊的液体,以为是外面下雨,自己鞋底带进来的泥水,闻着臭臭的,也没当回事,倒头睡了。真够粗心的,顿感成这样,隔着床垫与裸尸共处了五六个夜晚,没有察觉,直到警方调查时告知实情。当然也排除了他的嫌疑。法制节目侧重报道案件的侦破,我倒希望记者能顺带采访一下这名小伙子。不管是什么神经类型,回想起来难免惊魂不定。无知无觉等于不存在,一住五六天毫发无损,没什么暗物质,一旦获知就不同了,谁能科学理性起来。专业人员,比如法医,也只有在工作状态下科学唯物不当回事,让其遭遇小伙子这样的事情,恐怕心理同样难以平静。看新闻,杭州这起案件,事发小区这几天有人做法事,有人彻夜不能入睡,有网民评论说,什么年代了,还搞这些迷信活动,愚昧无知。真是大小道理张口即来。这一次这起案件关注度高,我以为有什么特别之处,一问才知是网民关注讨论的多,精力没处使造成的。情杀仇杀奸杀谋财害命,命案无非就这么几种类型和动机。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8 19:31:42
  1、全世界喜欢猫的人团结起来。
  2、拳大臂粗,一看就是个比较无产阶级化的粗人。
  3、东一本西一本,十几本“花啊草的”书,戴香前些年先后买回来的,谈美学,谈诗词,谈红楼。我建议她全部扔掉。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9 08:59:12
  7、你来,我欢迎,但我不会去,礼尚来而不往。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9 10:07:46
  《我们的父辈》,德国人自己拍的二战剧,三集,四个半小时,9.6分。看了一下评论,没有一个说不好。这么高的得分很难被打破,十年,也许更长时间,不会有这么高分的影视剧。不知最高是多少,9.5以上很少见。三十多年前有一部西德剧《我娶了一家子》,九十年代央视播出过,很好看的一部家庭剧,找各大网站都找不到这部剧,不知什么原因。剧中沃尔夫的女儿,一个十五六岁的德国姑娘,猫性猫情,长得很美。我想看一下现在的眼光和当时看剧时有无变化,可惜找不到这部剧。应该是68、69年出生的一位演员,叫什么不知道,以后再演没演过别的影视剧也不知道,不知长成什么样了。
作者:哥选择放过你 时间:2020-07-29 10:15:34
  欣赏佳作支持顶帖!赞!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29 20:07:55
  《我们的父辈》,春天的时候看了个开头,我看演员有点丑,就没再往下看。前天又想起这部剧,接着看,看完了。疯狂的德国人,强者崇拜,想得出这个诞生过优秀思想家哲学家音乐家的国度,早晚得拼凑出一堆疯子来干坏事,思想的光芒和阴暗如日月如天垚如地凹如虎如鼠,大概也呈榫卯结构。早年翻词条翻到隆布罗索,犯罪遗传学家,NZ种族主义理论从他这里获得强有力的理论依据。也是个犹太人,真不可思议,这不成了自己的掘墓人,理论先行,实践在后。这些理论就是核武器,已为疯人按下过键。看剧,女性相对还是温柔克制的,理性丧失得有限度,男性的大脑在那个年代普遍坏掉了,癫疯状态。看剧看人性,底线在哪里,好剧好编导,这方面不会让观众失望。国剧让一帮弱智把持住,暂且见不到会蠢到哪里去,那些神剧类的东西(持续制作了十多年,据说今年开始收敛了)。主角是五位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德国青年,三男两女,他们的故事。有名人说,这一代人就是为战争而生的。故事人物有原型,片尾显示叫威廉的这名青年战士,九死一生,还活着,2013年该剧在德国播出时还活着,(1920-),今年若还活着就一百岁了。遥远的年代过来的人,见证过大历史。也就这几年,不会再有活着的了。另外四位剧中人物的生卒年分别是:1921-1945,1923-1945,1921-1997,1921-2003。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30 21:45:15
  各项指标都好,很棒。大夫说,你这年龄这么好的肝真不错,应该接种疫苗维护好。彩超时,大夫说,皮肤真好,像二十多岁的人。呵呵,表扬了两次,两位女医生真好。身体是真不错啊,怪不得对什么都感兴趣,除了运动。只是散散步,偶尔游游泳,以懒养生,这不身体就很好么。有些人喜欢走路,每天几万步,背着个破包,人像上了发条似的,狂走不止,这样对身体真的好吗?以为是在锻炼身体,其实是在劳损身体。跑步的更不用说了,膝盖之类的将来都得换,每天成千上万次剧烈地弯折,也就是人体,换作金属,早就报废成山了。身体各器官使用次数都是有限的,腿脚能例外吗。年轻时喜爱田径,跑完就爱往地上坐,有人说站起来站起来,当心屁股坐大。屁股大江山稳,气象福瑞,有什么不好,哈哈。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31 14:42:24
  台湾人说你们大陆怎么总说“搞”这个词。有位大陆学者去台湾,人家问他做哪方面的学问,答曰:我以前搞李清照,这几年搞林黛玉。“搞”的基本释义是:做、弄、干、办。外国老板来中国做生意,学会这个词足矣,“搞”或“不搞”,具体怎么搞,让下面人去搞。台湾话里好像也没有“基本”、“基本上”这样的说法。那么,“基本上该怎么搞”,不知能不能听懂。台湾说“打屁”,在他们来说习以为常,这词听着真是不文明,“聊天”、“侃”为什么说成是“打屁”,女孩子们也这么说,粗俗。开始以为是“放屁”的意思,跟打雷似的,台湾人莫非都这么大动静?还好不是,不然就更不文雅了。这种词比“搞”还难听。台湾话放屁叫“撇风”,撒尿叫“撇条”,听着真够别扭,按这样构词,大便该不会叫“撇堆”吧?还有一个词“拉风”,外国人真是一头雾水,汉语构词没规律。相对来说,还是医院文明,“排气”,想了想还真找不出更合适的词来代替。医生总不能每天问术后的病人“今天放屁了没?”即便简作“放了没”也不好。“排气”的说法约定俗成,很关怀。一念及这些生理问题,人的神性就荡然无存了,再功成名就的人又有什么可崇拜的呢。没有那么多崇拜也就没有那么多灾难。做一个吃喝拉撒的俗人。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7-31 21:00:53
  台湾人说大陆怎么总说“搞”这个词。有位大陆学者去台湾,人家问他做哪方面的学问,答曰:我以前搞李清照,这几年搞林黛玉。
  “搞”的基本释义是:做、弄、干、办。外国老板来中国做生意,学会这个词足矣,“搞”或“不搞”,具体怎么搞,让下面人去搞。
  台湾话里好像也没有“基本”、“基本上”这样的用法。那么,“基本上该怎么搞”,不知能不能听得懂。
  台湾人说“打屁”,在他们来说习以为常,这词听着真是不文明。“聊天”、“侃”为什么说成是“打屁”,女孩子们也这样说,粗俗,煞风景。
  开始以为是“放屁”的意思,跟打雷似的,台湾人莫非都这么大动静?误解了。这个词比“搞”还难听。
  台湾话放屁叫“撇风”,撒尿叫“撇条”,听着真够别扭,按这样构词,大便该不会叫“撇堆”吧?
  相对而言,还是医院文明,“排气”,想了一想还真找不出更合适的词代替。医生总不能每天问术后的病人“你今天放屁了没?”即便简作“放了没”也不好听。“排气”的说法约定俗成,很关怀。一念及这些生理问题,人的神性就荡然无存了。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1 16:35:07
  怎么回事,这两天帖子和回复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昨晚我见白天的帖子不见了,就在下面框子里又默写了一遍发上去,内容竟然飞到郭小米的帖子里去了,你说奇怪不奇怪,这破系统,简直是莫名其妙了。多亏小米的帖子我常去,这要是飞到别人的帖子里,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别人更会感到莫名其妙。值得一提的是,默写能力还可以吧?基本还原了要说的话,出入不大。昨晚贴上来后,发现消失的帖子出现了,回复也出现了,今天再看回复又不见了,帖子暂时还没消失。
  昨晚听到窗外蟋蟀的叫声,这是今年第一次听到,屈屈屈屈屈屈,冤情很重似的。促织,这名起得真好,协作妇女们一起劳作,昼夜不息,妇女们织一夜的布,感到挺委屈,能无怨言?虫儿叫屈,她心里面也叫屈,彼此感情上产生了共鸣。古代劳动妇女不就是如秋蛩一样的命运吗,能高到哪里去。为了孩子和家庭,汗流浃背,辛勤地劳作一生,直至油尽灯枯。窗外犹闻捣砧声,寒衣犹未补,风递捣砧声,一轮奶圆奶圆的月亮高挂在夜空,一派凄清的秋夜秋景。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3 18:02:16
  写字时想了一想,生活在人生最好的阶段了,国家也好,个人也好,最好的阶段。诗家不幸国家幸,个人亦复如此。
  这样一想便释然,生活太好了,大可不必犯贱——憎命达。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3 18:07:26
  绿竹安安好!清霜好!两位的回复我都认真看过了,谢谢。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4 20:30:26
  1900之前,我没再查,我有一本万年历不在手边,想起来了,即使在手边也没有1900年之前的信息。有一年我好像见到过一本能查至1800年的,记不太清了。想获得之前某一天详细的信息,只有靠懂历法的人推算了,很麻烦,宜忌吉凶冲煞物候五行方位等等,等等,几个人能搞明白彻底。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4 21:23:59
  今年浙江高考满分作文《生活在树上》,考场作文作成这样很不简单了,我都有点怀疑考生个人押住题了,考前记诵过若干成文,大致范围内的都可以套上去。

  附:浙江卷2020作文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家庭可能对我们有不同的预期,社会也可能会赋予我们别样的角色。在不断变化的现实生活中,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或错位难免会产生。对此,你有怎样的体验与思考?写一篇文章,谈谈自己的看法。【注意】角度自选,立意自定,题目自拟。明确文体,不得写成诗歌。不得少于800字。不得抄袭、套作。

  这样的半命题作文,自由度这么宽泛,考前押一个大方向,写成一篇,临场切题改动一下即可。只是这样想一想,说一说,怀疑毫无根据。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4 21:40:08
  话说回来,我们浙江,自古人文渊薮,人才辈出,出现这么一篇罕见高分的应试作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篇作文作得“技压群生”,这一点还是可以得到承认的。别说是高三学生,大三、研三学生临场写出这么一篇来的能力也不见有。不信你们自己掂量掂量。哈哈。
  • ty_郭小米215: 举报  2020-08-07 18:17:17  评论

    技压群生?这个技可真够夹生的。用他文中的话说,这叫“洵不能成立”。你见过这种技没?还可以借你的贴子“一觇自我”呢。
  • 怀乡病者: 举报  2020-08-07 20:03:00  评论

    评论 ty_郭小米215:那名打39分的老师,我没觉着他的水平有问题。放在平时,算不上好文章,鉴于是考场作文,与众不同。古语词的用法上,我也不大赞同。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5 02:48:19
  昨天是农历六月十五,今年中秋国庆在同一天,上一次是在二零零一年,下一次是在二零三一年。之前几次分别是一九八二、一九六三、一九四四,之间相隔十九年。怪的是一九四五至一九零零,期间再没有重合。莫不是我老眼昏花了,不应该吧。公元纪年,公历。当然,一九四九之前重不重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5 12:58:41
  我又查了一查,一九四五至一九零零,确实没有再重合。这是不是闲的,呵呵,闲书四种,浮生六记、闲情偶寄、菜根谭,还有一个什么来着,三十年前的一本出版物,那个时候大家精神上都忙,冠之以这种书名的出版物显得很消极,不为普通大众所理解,现在当然不再话下了。二三十年也算天翻地覆了,二十多年前北京的房价才两三千元一平米,以今观之,白菜价。也就是说,一九六三、一九八二、二零零一、今年,建成以来第四次中秋国庆同一天。上半个世纪只有一九四四,一次,下半个世纪两次。这个差距怎么感觉很大呢,不是一次两次之间的差距,感觉上如此。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5 20:28:17
  又删了?每天删帖,不好玩了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6 19:43:56
  1\肉肉裸裸地抱在一起。
  2\奶圆奶圆的月亮。
  3\一个慕尼黑近郊农村的养鸡人。
  4\绿竹安安,这个名字我喜欢。
  5\buranyebushibukeyiliao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6 20:20:50
  乌云中的闪电瞬间照亮夜空
  月亮在逃遁,听不见雷鸣
  远方的雨在落,那是多么大的一场雨啊
  我站在窗前,凝望东方
  想起你心中满是欢喜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6 23:57:17
  出去散步,见有母女俩在树下摘果实,已经摘有多半筐,我问她们摘的是什么,说是李子。
  我向前走,边走边抬起头看道边的树,全摘光了,前几天还累累满树,现在仅剩下了叶子。
  这些果实是可以摘的,我把这事忘了,上周还想着再等它们熟两天,拿个盆出来摘。还是戴香英明,她说,等你摘时早就没了。确实,这个院子里女人多,馋不过她们。
  散步结束后,我站在树下向上看,发现还有两颗没有摘尽,我摘下来带回去给琴囡吃,我俩一人一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7 19:48:45
  作为旁观者在梦中
  两个三四岁的男孩儿和女孩儿
  裸身奔跑在田埂上
  男孩儿先一步到我的身旁
  接着是女孩儿欢快地跑来
  男孩儿蹲下去望着跑来的女孩儿
  惊奇地叫着
  你不要再跑啦
  你跑得把小jj都跑掉了
  我们回去找找看

  梦中的我没有阻止他们回去找寻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8 22:53:11
  就以我来说吧,为什么一再我我我,支撑点在哪里?支撑点放到这里,就可以我我我,——我不是热爱文学,我就是文学。
  艺术情趣上,到了看山不厌平的境界,这个真的好吗?存疑。
  王安石说,终日看山不厌山,差强人意。语云,文喜看山不看平。这两年我倒觉着这句话浅薄又深刻,值得反思,它是针对看山还是山而言。
  艺术层面的事,当然无止境,艺术家能力到哪个层面,就有那个层面的理论支持他,或早或晚,尚且无定论。我想永远也可能无定论。这是艺术和艺术家的自由,别的什么家没福分享受这个自由的待遇。造化使然。
  这两天总想起: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润肝润肺,沁人心脾,至境。倘能教西方人把这一首汉诗化透,他们也就知道文明的高度在哪里了,不至于始终秉持着野蛮的文明不放。汉民族伟大,汉语伟大。任凭豺狼怎么叫,它也是豺狼,豺狼的文明高度只可能是有限的高度。我们不做狮虎的高度,我们是要做龙的高度的民族。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9 18:19:56
  去书店翻了一会儿书,买了两本字帖。我想问一问还能经营得下去吗,没几个人,书价又这么高,爱看书的人往往又没什么钱,这就很麻烦了。
  几个蜷缩在角落里蹭书看的,精神面貌也不大好,木木呆呆的。看书人一点气质也没有培养出来,这不等于白看了么,越看越逼仄,越看越穷缩。像我这样精神抖擞的读书人,少。应该多一些才是。不能放眼望去都是些木木呆呆的人,在与书打交道。
  不少人网购图书,折扣高。这样一来逛书店的乐趣就没有了,节省的那点钱值不值得这个乐趣的损失?说来说去还是钱限制了自由。
  有书店可逛,为什么要网购呢?哗啦啦买回一大堆,没见他读几页。逛书店,可以精选一下,少买点,买则必读,这不是既省钱又有乐趣么。
  书虫的名声本来就不大好,买书虫就更糟糕了。木木呆呆的,钱也花不精明。
  书店出来,去一家半年前常去的面馆吃面,找到车位不容易,停下来走过去,发现面馆倒闭了,这个时候又馋又饿,不免感到失望。很大的一个面馆,味道很好的。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09 22:19:36
  听一位作曲技术理论博士讲瓦格纳、巴赫的音乐。听了几段。她说曾经听瓦格纳听得浑身颤抖,十六个小时的《尼伯龙根的指环》听下来,整个人像被淘洗了一遍。
  这些汹涌而丰厚的人,总会带给我们无穷的勇气和力量。精神激动,浑身颤抖,能理解,能理解。羡慕她有这样的感受、专业的艺术感受力。
  古典音乐发烧友,用音乐来舒缓情绪,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也算有一定的聆听基础,更复杂、更细微的音乐信息能不能感受得到不确定。也有颤抖,不专业、不明所以的颤抖,乱颤。
  能激动、能颤抖,听出了沉思忧伤欢乐悲哀彷徨狂喜,管它什么呢,这也算是具备欣赏能力了,对得起耳朵,对得起高价值的音响。对于美,多了一份体验,少了一点遗憾。
  这算得上是高一级的精神需求了,没有也很正常。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10 14:30:54
  翻译中出现成语习语等太过于中国式的表达确实是译者心态和水平的问题。不高明,弄巧成拙,译者意识不到这一点吗?按理说不应该。意识到了,仍这样做,那就是态度问题;意识不到,那就是水平问题。翻译是一项体现不出创造性的技术工作,成绩再优秀、再突出,也仅等同于一个高级技工,够不上工程师的水平,因为他没有设计能力,只有熟与巧,没有创造性,工作性质决定的。翻译到天上去,朱生豪与莎士比亚也不可能等量齐观,草婴与托尔斯泰也不可能同日而语。因此,译者普遍存有这样的心理,挥之不去,纵使别人如何高标他的工作价值,他的自我成就感还是不足的。好的译者,踏实本分,认清了这一点,像一位尽职尽责的奶妈一样,清楚自己的身份,非亲妈,别给人家孩子乱改名、乱穿戴、乱吃乱喝;不好的译者,不称职的奶妈,个别心气儿挺高,想法挺多,翻译(奶孩子)过程中开始“别出心裁”了,奶水儿(译著语言文字,与原著相对)里加盐加醋加香料,这能乱加吗?成语习语滥用,可能是觉着两种语言之间在表达上突然出现了巧妙的契合之处,译者觉着如此翻译很能够体现出自己的发明之功,以此弥补长期遭受压抑的创造性。他觉着这样巧妙,读者却觉着这样做实在不高明。这一段算rhapsody。
我要评论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10 22:01:46
  上周偶尔听到一首歌,听了一遍,第二天还想听一遍,不知歌名,不知谁唱的,就这样一连听了几天,越听越好听。
  昨天查了一下这首歌的信息,以为是新歌,原来是两年前的歌,周笔畅《最美的期待》。这个女人的歌我还是第一次听,很有女人味的嗓音,慵懒骀荡,痒痒的。
  这首歌的曲调有种说不出来的美好的感觉,好像是多年以前于生活中曾经出现过的美好瞬间的感觉。仿佛越听越有这个味道,嗯,难怪叫最美的期待。
  每年能听到一首或两首好听的歌,不期而遇。值得记一下。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11 01:34:32
  语言有穿透力,出神入化,男孩子当如此决绝,务必教她们神一样的崇拜。穿透力,入而化之。女人嘛,她的趋势是柔软,你不化她,她未必舒服,等闲平地起波澜。
  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我也没有想清楚,错过了时机。趁当年,轻力壮,化之。老当益壮,谈何容易,一败涂地。
  男人是上帝,女人是撒旦,派来的符号,且斗不止。这么简单的事,我家琴囡都看在眼里了。这两年鬓毛催,只有被征服的份儿,苟延残喘。
  我家戴香太英明,身体上是有女人味,可是精神上差之远矣,反正我这个年龄是征服不动了,闹得乱七八糟的。
  穿透力、出神入化设想和实施很重要,对于男人和男人的语言来说。哈哈。
  科学解放女性,她们不应该感谢教主,但应该感念上帝吧。上帝将教主解雇了,聘用了一个情人,叫 Black Dildo.
楼主怀乡病者 时间:2020-08-11 01:55:46
  熬到退休还有十多年铤而走险,真是老骥伏枥了。想了一想退休以后的生活,不会种花养殖,这个代谢得太迅速,于情不忍,自找不痛快。还是要写点什么,写一百二十万到一百五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分五个步骤来写。mao时代、deng时代、bajiu时代,慢慢地写来,我这一代精英知识分子的经历一点一滴都写出来,不遗余力,给后人一个信史的交代。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