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交加加,谁能得会

楼主:夏螳螂 时间:2020-07-27 21:03:22 点击:247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不大懂,这句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夏螳螂 时间:2020-07-27 21:05:10

  说这江西节度使准备修缮庐山使者庙。浔阳县令就派了县上的一个官员来主管这件事。
  这位官员到城里召募了一位画工跟他上山。
  刚出城,官员就显得昏头昏脑的,喝醉了一样,还解下自己的腰带扔...扔在地上。
  画工以为他是先前喝了大酒,就帮着把腰带捡起来,在后面跟着。
  很快,官员又扔掉自己的帽子,解下衣服,一件一件地丢弃。
  到了山中,官员已经完全洒脱,可以拍写真了。
  快要到使者庙的时候,那里的溪涧中静静地站立着一个差役打扮的人,仿佛在等待他们。刚靠近,差役伸手一捞,就把有伤风化的官员抓住了。
  画工试图解救,说:“此醉人也。”
  自古天子尚且避醉汉对不对......
  可这差役,咧开嘴,龇着牙,低哮一声:“嗷~~~~”
  那倒没有。差役就是怒气冲冲地说了那句话:“交交加加,谁能得会!”
  画工明白那差役恐怕不是人,赶紧跑到寺庙求救。
  庙里的人赶过来时,差役已经消失了。
  官员还稳稳地坐在水中,矗着一身白花花的肉,“已死矣”。
  后来查阅官员的账本,发现工程款已经被他贪了一半了。
  *** *** ***
  不理解“交交加加”。百度多有用啊。大概意思是纷乱,纷扰。当时的习语吧
  放在这里还是有点不解。画工只是说了句:“此醉人也。”如何算得上纷乱?
  多念几遍“交交加加,谁能得会!”,感觉还很上口。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夏螳螂 时间:2020-07-27 21:26:29
  你有什么可豪横的?
  “豪横”一词火了。
  无意中读到一个“出处”:)
  太平广记中的一则:“唐何泽者,容州人也......性豪横......”说这娃豪横,喜欢吃鹅鸭,要求下面乡胥里正供纳,常豢养鹅鸭千万头,日加烹杀。
我要评论
楼主夏螳螂 时间:2020-07-28 23:22:41
  这语言风格就豪横:
  “让某某坐着熬过这样的采访,他会趴在地上哭着找妈咪。他会说,妈咪,妈咪,快带我回家。”
楼主夏螳螂 时间:2020-07-28 23:29:23
  维叶萋萋)
  士人孔元举,住在城外,经常白天造访州学,晨往暮归都要经过一乱葬垄。
  这一天,他回来得稍晚,夕阳衔山,忽然听到有人在高声诵读“维叶萋萋,黄鸟于飞”,读了好几遍。
  走得更近一点,原来声音来自于道旁的墓地。他转过头一看,有个东西,像是蹲着的猫头鹰,浑身毛毵毵的,伸着长长的猪嘴,双目鲜红,瞪着孔生,又尖叫了一句:“维叶萋萋!”
  孔生赶紧往家跑,一回去就生病了。
  这算不算是“因材施教”?要是一没念过书的,听不懂就当是鸟叫了。

  这古代,随随便便一个小妖怪都这么有文化,你说气人不。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夏螳螂 时间:2020-08-02 20:02:27
  《豫章人》

  豫章人爱吃蘑菇,就像小白兔爱吃大白兔奶糖,就像大熊猫爱吃小熊饼干。
  就像就像。
  当地有一种黄姑蕈,据说最为美味,吃了让人熏熏欲醉。
  这一家修建房屋,就是煮的黄姑蕈来给工人吃。给他们吃大白兔奶糖,给他们吃小熊饼干,让他们熏熏欲醉。
  有个工人爬上了厨屋的顶部,一块一块地铺设房瓦。
  他就成了“在厨房顶上的人”。
  “在厨房顶上的人”不看远处的风景,看的是下面的厨房。
  厨房里没有人,只有一口大锅煮着东西,上面盖着一大木盆子,嗞嗞嗞冒着蒸汽儿。
  那蒸汽儿让人心里安静,让人想从房顶跳下去。可他在铺瓦,不能跳下去。
  一会儿,厨房里冒出来一个很小的小人儿,啥也没穿,就只管绕着那大锅一圈一圈地跑。
  跑跑跳跳。
  在厨房顶上的人的视线下跑圈圈,厨房顶上的人在看你跑圈圈。
  厨房顶上的人感觉自己的视线在跑圈圈。
  他这么一感觉,故事就发生了变化。
  其实,在原来的故事里,会多出来许多人:那小人儿跑着跑着忽然就没入大锅里了。没多久,主人家把那一大锅蘑菇汤端出来让做工的都来吃。就房顶上这人不吃。后来天黑的时候,吃了蘑菇的人都死了。
  这是分摊给众人的悲惨故事,改变不了的对不对?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但是“厨房顶上的人”就喜欢厨房顶上观看的这个场景。故事后来的那许多人,都和远处的风景一样,跟当时的他无关咯。
  一个痴迷于奔跑,一个痴迷于观看。他们就发生了自己的故事。
  “小小的人儿啊,风生水起呀,天天就爱穷开心哪~~~”小人儿又跑又唱。
  厨房顶上的人也摇头晃脑,一下一下。他们在同一个场景里,还在同一个节奏里。
  但他仍然在房顶。
  小小的人儿怎么也跑不累。但是他忽然,或者终于,想通啦——想到了厨房房顶上的看客。小小的人就向上伸了手,说,来吧来吧,不用看了吧,下来咱们一起吃黄姑蕈吧。
  “黄姑蕈”三个字有点拗口。小人儿又说:下来咱们一起吃蘑菇吧。
  厨厨房顶上的人就跳下来了。
  他们一起在厨房里,揭开锅,用木瓢舀里面的蘑菇,一瓢一瓢的全都舀起来吃了。厨房顶上的人吃得特别多,吃完了,就跟小人儿一起绕着锅灶跑圈圈,“小小的人儿啊,爱跑圈圈呀,让其他人都没得吃啊……”
  咱豫章人就爱吃蘑菇。
  • 夏螳螂: 举报  2020-08-02 21:24:26  评论

    豫章人好食蕈,有黄姑蕈者,尤为美味。有民家治舍,烹此蕈以食工人。工人有登厨屋施瓦者,下视无人,惟釜中煮物,以盆覆之,俄有一小鬼倮身绕釜而走,倏忽投于釜中。顷之,主人设蕈,工人独不食,亦不言其故。既暮,其食蕈者皆卒。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