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活出意义来》

楼主:峨嵋吹雪 时间:2020-07-27 21:12:21 点击:5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活出意义来》的作者维克多•弗兰克,本是一名奥地利精神科医生。作为犹太人,曾被关进奥斯维辛集中营。其间种种苦难,令人刻骨铭心。
  入营之时,先被搜身,随身证件和物品尽遭没收。每个人由此只是个编号。接着是换营,病弱而无力工作者遭到淘汰,遣送到设有煤气间和火葬场的大型集中营里。剩下的人被迫脱光衣服,进行全身剃毛,每个人除了赤溜光滑的身体,一无所有。重新穿戴起的衣履,全不知曾属于何人。然后是服苦役。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铁路沿线上挖土和铺铁轨。实际上是被集中营卖给了承包工程的公司当奴役。
  规定的每日饮食是十点半盎斯的面包(实际会更少)和一小碗稀汤。到了后期,每日口粮,只有一天一次的稀汤和少量的面包。除此,还有所谓的“额外点心”,一片劣等腊肠,或一小块乳酪,或一匙稀汤似的果酱等。当最后一层的皮下脂肪消失净尽,他们便活像是披上皮肤和破衣的骷髅。
  睡硬木板床,每张六尺半到八尺宽的床挤九条大汉,九个人仅分盖两条毯子。每天有一件重要任务是捉虱子。光着身子站在寒气逼人、天花板上结满冰柱的茅舍内认真完成,否则一整夜休想睡个好觉。
  从囚犯中挑选出的酷霸对俘虏的态度,比警卫还要苛薄;打起人来,也比纳粹挺进队员还要凶狠。殴打、惩罚和凌辱是家常便饭。人命如蝼蚁。一大群人,像羊群一样任人随意驱赶,毫无自己的思想和意志。
  死亡如影随形,很多人早已麻木。活着甚至显得偶然。遂令作者想起“德黑兰死神”的故事。
  一个有财有势的波斯人有天和他的仆人在花园中散步,仆人大叫大嚷,说他刚刚碰上死神威胁要取他的命。他请求主人给他一匹健马,他好立刻起程,逃到德黑兰去,当晚就可以抵达。主人答允了,仆人於是纵身上马,放蹄急驰而去。主人才回到屋里,就碰上死神,便质问他:“你干嘛恐吓我的仆人?”死神答道:”我没有恐吓他呀!我只是奇怪他怎么还在这里而已。今天晚上,我打算在德黑兰跟他碰面哩!”
  有些人不堪煎熬,放弃了生的渴望。在1944年圣诞节到1945年元旦的一周之中,死亡率前所未有地大为增加。这并非因为环境更恶劣、伙食更差或者气候甚或新的传染病;而是因为大多数的俘虏都希望可以在圣诞节前重归故里。当佳节逼近,佳音杳然,于是万念俱灰,抗力削弱,一个个相继死去。
  与之对照,那些本来过惯了知性生活的人,看起来弱不禁风,反而比健硕粗壮的汉子更经得起集中营的煎熬。
  作者之所以能够幸存,正因为他在空洞、贫血、孤绝的俘虏生涯中,强化内心生活,以遁入过往的方式,找到了一个避难的港口。他透过车窗上的窥孔,凝视萨尔兹堡附近山峦沐浴在落日余晖中的美景。在劳动间隙留意落日余晖中的巴伐利亚森林。直到有一日他灵光一闪,开始默默中和根本不知所踪的妻子对话。
  作者写道,人在陷身绝境、无计可施时,唯一能做的,也许就只是以正当的方式忍受痛苦。不可剥夺的精神自由,使得生命充满意义并有其目的。痛苦正如命运和死亡一样,是生命中无可抹煞的一部分。没有痛苦和死亡,人的生命就无法完整。生命的终极意义,就在于探索人生问题的正确答案,完成生命不断安排给每个人的使命。人们应当为生命找出意义、特别是要找出某一时期中的“特殊的生命意义”。那些知道还有一件任务等待他去完成的人,最容易活下去……
  我读该书时,恰逢新冠肺炎在神州大地肆虐。室外禁足,每日徘徊斗室。既为之深深吸引,掩卷之际,却又觉读得艰难。至今提笔追述,更感觉难上加难。为什么而活着,活着的意义何在,每个人都需要思考,每个人都应该给出答案。
  2020年6月6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