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身合是诗人未(诗七首)

楼主:湖北青蛙 时间:2020-08-04 00:21:17 点击:451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此身合是诗人未(诗七首)




  [凤凰]

  这个春夜,我想见我们楚国的凤凰
  的确存在于郢楚故地,一切皆本真,光明。
  我想我们哪怕是麻烦事缠身,章华台上火光冲天
  香草王国多灰烬,凤凰于飞,犹然适合理想。
  至纯之象,像关怀,牵念,却又是难过
  和投影。大地上普遍的春天如是敞开,必须离去。

  此处涉及私人内容。一夜雨水贯穿始终。



  [仿佩索阿:天空中的棉花]


  很少有人没看过天空中的棉花
  即便是瞽者,妮迪娅,那些被一代代人浪费的棉花
  它们仍能被感知。它们既生于植物
  也生于肉体。
  当然,也生于亿万光阴来去匆匆天空之母腹。无穷的生
  无穷的死,永无尽头。它们前赴后继,以此说明
  此恨绵绵,出现你,至少需要二十
  四载。或一万两千年。
  今天白天,妮迪娅,天空蓝得没有一点点办法
  天空中的棉花,只好装在我脑子里。
  今天夜晚,妮迪娅,天空乌黑,突然浓重地想你出现
  你不要装着不看见。
  ……只要人类还存在一天,妮迪娅,我想你
  就将存在一天。
  山河延绵,妮迪娅,棉花一直在去向你那里。
  棉花一直在你那里。
  它们被我盲目地感知,它们与永恒
  在一起。



  [弹舌音]


  在南方,具体地说在宜兴,在夜里
  又听到,闷壶炉般布谷短暂的一声。
  仍然想到遥远的青春,种子,日期
  但已全部失去。叶赛宁给了我一个半世纪
  留给诗歌的日子,何其仓促,转眼
  所剩无几(或称三分之一)。
  但我同时保留了俄罗斯,荆门,潜江那种
  奇特的地域口音,继承了
  与生活并不相关的小传统。就像只有一只布谷
  在内心,说与你听。就像只有一颗心脏
  装着徘徊河边的孤愤。就像只有一种孤愤
  喷薄古老的光辉。就像光辉
  带来了金属的声音。
  我不能说,时间太晚了,太晚了,山河和大地
  历史全都辜负了我。事实上
  月亮也是废墟。
  我可以走在没有古意与古迹的任何地方
  我生而有幸,说这种语言
  这种弹舌音。



  [九江云物坐中收]


  我的朋友,感谢你
  让我生少年或青年才生的那种病。
  就像本雅明说到德国悲剧的起源,忧郁的人
  拥有一种强烈的快乐。
  哎呀,有一年,听见江汉平原上的瞎子们
  唱情歌,就像在拷问我——
  什么样的人生可算作完整无缺?
  喝着苦药,任人评说这落后可笑的写作
  反对破坏分子,和被困的知识王国。
  事实上还无人就此长篇大论:龚纯
  你暗僻蹊径,也只是抒情。
  好吧,我看到一位小诗人站在腊梅树下
  觉得这是文学行为。
  我的朋友,着迷于美丽的、不寻常的剧情
  演练可以肯定,并且就是强迫症
  自我虐待,精神折磨。



  [那么多白天,那特殊的夜晚]


  古老的天气里,有薄薄的雾气
  故人回来:土地看上去还是土地,烧饼还是烧饼
  听见促织啼鸣。

  慢慢能够看清,牛郎奔忙,织女
  浇园,回归触摸不到的天庭。

  古老的天气里,一次次看微博,读短信: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空气潮湿,天阴,无祥云。偏执的情人还没有等到归期。

  放下窗帘,有瞬间的黑暗。天空突然放晴,不能辨认
  眼中的物体
  仿佛,已经很久没有想你。

  古老的天气里,旁边的树老了旁边的树
  年轻,旁边的天空
  古老得让人想不起我,让人想起

  那么多白天,那特殊的夜晚。



  [星球上的大雨与闪电]


  大雨就要来临
  这爱情的闪电通知了整个人间
  在各自的生活中,他们互相听见。

  他们在各自的河汉两岸,看见河水满溢
  在其他的日子,也互相思念
  思念如此怪异:分为白昼,又分为夜晚

  思念如此怪异:有时静谧得如此热闹——
  像布满宇宙的繁星

  有时热闹得如此静谧——
  睡在不同的星球上,能感受到彼此的不安。

  大雨就要来临,独坐在幽暗的城市
  爱情的闪电找到我,有那么一瞬,我处在
  四分五裂的光亮中。

  你派来的闪电,告诉我,大雨就要来临
  我们相会前要以大雨洗净城市、乡村、天空
  只是十月的山区,还十分遥远。



  [宋朝以来的爱情]


  过了很多年,我还偶尔想起你:红酥手,黄藤酒
  伤心桥下春波绿。其间多少个春秋
  一支诗笔因你而微微颤动。

  但这世上,已经没有你的踪影。颓墙废池
  又经无数次修葺。熟悉你的人
  早已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

  熟悉我的人,一半在地下,一半在阳光中
  还有零星的几个,在不可知的未来
  穿著不同时代的衣巾,拥有跟我一样哀伤的身躯。

  在新的世代,我们的国家又产生了大量墙壁,但除沈园以外
  再无人找得出一块,题放翁词句。然而有人在桥上
  拍着栏杆,又照见了宋朝的黄昏

  和你的惊鸿之影……也有人徘徊亭榭之间,把女儿红
  纵老泪,一咏三叹,凄凄切切
  摔碎了今朝的酒壶。

  哎,一个人的生死如何能了断他未曾了断的尘缘?戴乌毡帽、摇橹
  今朝我又出现在人世间:婉儿,假如你也在,你可称我为绍兴师爷
  徐渭、陈洪绶、赵之谦、任伯年、徐锡麟、陶成章、迅哥儿。

  假如今朝你仍是多情儿女,来访江南旧迹,走过市井街衢
  廊桥池阁,到沈园望上一望:
  我们年轻时候丧失的爱情,仿佛可以拾阶重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雪中煮醴西湖白 时间:2020-08-04 00:31:08
  此地已经不适宜吟咏
  只适宜枪炮回击
  大雨彻天彻底
  天上电闪雷鸣
  让罪恶和虚伪无处藏匿


我要评论
作者:雪中煮醴西湖白 时间:2020-08-04 10:20:21
  把青蛙的诗歌放在任何一位现代诗人的诗集里,都能看得出是青蛙所作,作品非常有辨识度。作为诗人,这无疑就成功了一半。不谈内容,单从技术上说,个人觉得这些诗歌具有宋元词曲一脉相通的气质传承。语言形式感强,腔调温和华美,长吁短叹的整体节奏,极富音乐性。风格其实就是区分,形成风格不难,难的是既接地气,还能保持精神视野的明晰广阔。这点青蛙做的不错。不说学习了,可以说,有些诗是学不来的:)
作者:雪中煮醴西湖白 时间:2020-08-04 10:34:58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用陆游的句子做标题,强化了这一组诗歌的内涵。也让最后一首诗歌立体起来。
  看来青蛙是真喜欢陆游的。
楼主湖北青蛙 时间:2020-08-04 10:59:19
  @雪中煮醴西湖白 2020-08-04 10:34:58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用陆游的句子做标题,强化了这一组诗歌的内涵。也让最后一首诗歌立体起来。
  看来青蛙是真喜欢陆游的。
  -----------------------------

  陆唐的爱情,还是很让人感叹的啊。
我要评论
作者:西辞唱诗 时间:2020-08-04 17:33:31
  [星球上的大雨与闪电]


  大雨就要来临
  ---------------------------------------------
  三伏天,盼望老天又下一场大雨
作者:xixiange1963 时间:2020-08-04 19:15:07
  青蛙的诗已有自己的风格,这组诗增加了许多古典意象,别有味道,欣赏!
作者:关粉儿 时间:2020-08-04 23:50:05
  [弹舌音]


  在南方,具体地说在宜兴,在夜里
  又听到,闷壶炉般布谷短暂的一声。
  仍然想到遥远的青春,种子,日期
  但已全部失去。叶赛宁给了我一个半世纪
  留给诗歌的日子,何其仓促,转眼
  所剩无几(或称三分之一)。
  但我同时保留了俄罗斯,荆门,潜江那种
  奇特的地域口音,继承了
  与生活并不相关的小传统。就像只有一只布谷
  在内心,说与你听。就像只有一颗心脏
  装着徘徊河边的孤愤。就像只有一种孤愤
  喷薄古老的光辉。就像光辉
  带来了金属的声音。
  我不能说,时间太晚了,太晚了,山河和大地
  历史全都辜负了我。事实上
  月亮也是废墟。
  我可以走在没有古意与古迹的任何地方
  我生而有幸,说这种语言
  这种弹舌音。
  --------------
  这首喜欢

  二分之一吧,人要有理想:)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事了扶伊去 时间:2020-08-04 23:56:12

  
  

  說到陸唐愛情,貼兩則資料供參考。

  • 湖北青蛙: 举报  2020-08-06 17:33:33  评论

    谢谢将两书页帖来。 我有陆游数种书,他有关唐的几首诗,算是很小就背得的。
我要评论
作者:5432112345 时间:2020-08-07 22:43:15
  长干一塔一诗人。
作者:非草即花 时间:2020-08-08 13:18:57
  无意中读到优美文句~
作者:茅台邓 时间:2020-09-22 08:08:23
  老天涯、老版主,怎么现在搜不到食指了?以前的版主好像还有个食指
作者:一地清霜 时间:2020-09-22 18:33:03
  啊呀,青蛙兄啊,看到江汉平原上的瞎子,还以为你揉和了35公里那样的呓语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