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鹅泣梦

楼主:峨嵋吹雪 时间:2020-09-22 22:54:46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临睡的时刻读《庄子》,感觉迷离恍惚,深奥难解。
  比如那篇《山木》。庄周带学徒入山觅道,见路边一棵古树。有树节,疙疙瘩瘩,状如瘿瘤。木中空,全靠一圈树皮撑而不倒。但依旧枝叶繁茂,浓荫匝地。伐木人来来往往,携刃带斧,却独独对其熟视无睹。
  庄周指点此情此景,问学徒,知道这棵树的长寿之道吗?
  学徒们七嘴八舌,不得要领。
  庄周点拨,是因为无才。树干不足以打造家具,枝叶不值得拾为木柴。
  入山之后,留宿庄周老友家中。有朋自远方来,招待得不亦乐乎。必需有酒,又要有肉,野物难觅,便想起家中两只老鹅。吩咐家人宰上一只款待。
  家人请问,宰会叫的还是不会叫的。
  要求杀不会叫的。
  次日一早,在山里睡得饱又醒得早的学徒拦着庄周,昨天那棵树因不才寿,那只鹅却为不才亡。请问老师,此情彼境,您将如何处?
  庄周老谋深算,早有主意,回答说他将处所谓才与不才之间。
  不知他的弟子将如何思考,反正我依旧大惑不解。
  庄周授徒,不似孔丘那么坦诚以告。比如孔夫子就提到一位宁武子。
  这位大神本领超凡,不是在才与不才之间,而是既可以智又可以愚。当政治清明,领导人能分清好歹话,表现得就很智慧,问之所及,说得头头是道;即使不问,他也会积极建言。当政治浑浊,靠着基因登大位的人只听颂词,又变得痴呆蠢笨,一问三不知,不问躲得远,常常呆若木鸡,决不多言。
  孔夫子对着他的学生感叹,那个人,“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就这么七想八想,想得我头脑昏昏,恍惚入梦。一时见庄子化作蝴蝶在花丛翩翩起舞,一时见蝴蝶化作庄子,在树荫下枕臂仰卧。
  忽然间,鹅鸣声栖栖遑遑。老家的一只白鹅脚步踉跄,匆匆赶来,眼见它跌跌撞撞,精疲力竭,赶紧把它拦下,问它来此何故。
  见老鹅来到脚下,声嘶力竭:“少主人,我们兄妹三个,生在主人家中。唯有我鸣声高亢,警惕性高。凡有生客,必响警报。谁知老爷那日,将我捉拿,定要把我砍头待客。你道为何,却因为我的鸣声最响,惹他厌烦。若不是客人推阻,我这鹅命早已不保。乞求少主,恳请少主,千万帮我讲话,务请保我不死。”
  当时我闻之哑然,庄周当时,老鹅曾因不鸣死,今日我中华复兴,老鹅竟因为高鸣亡。呜呼噫嘻,世道有变,果已不同。
  恍然梦醒,梦醒处闻四壁虫声唧唧,出门见星河斗转,瑟瑟然霜露寒凉,朔风阵阵,是深秋了。
  2020年9月22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