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与齐白石四绘猫图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5 17:23:52 点击:1337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1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5 17:24:03

  徐悲鸿与齐白石四绘猫图

  提起徐悲鸿与齐白石的画,多数人都会想到徐悲鸿的马和齐白石的虾,却不知他们二位也能画猫。尤其是徐悲鸿,一生所作猫图,至少超过三百幅,或比其马图数量更多,质量同样上乘,甚至尤有过之——至少在我看来,徐悲鸿画得最好的是猫不是马,而他本人也这样认为。
  齐白石所作猫图,数量应该不多,目前所见,仅十余幅,有虚谷画风。若与齐白石绘鼠牛鸡等动物相比,齐白石所绘之猫,似不能算是高妙,而这或是其不常画猫之故。即便与徐悲鸿联袂创作猫图时,也只负责画鼠及其他,而将画猫任务交与徐悲鸿。
  徐齐共绘猫图,应始於1929年农历2月,题曰《捕鼠图》(齐白石画鼠、徐悲鸿补猫),原图照片查而不得,但《眉山县誌》(四川人民出版社1992年出版)第952页对此图有文字叙述:
  “捕鼠图,纸本,长93.5厘米,宽45.5厘米。画一蜡台,上插蜡烛,放在桌上,桌面上有很多书。有一只老鼠正爬上蜡台,书後有一只猫,只露头部。题款二则:‘白石老人,年六十八。’‘已巳仲春,悲鸿补猫。’有徐悲鸿印章一方。”
  1929年(已巳年)时,齐白石67岁,故《捕鼠图》齐白石款识所言“年六十八”,乃是虚指,或为凑整之用;徐悲鸿款识所言“已巳仲春”,即1929年农历2月,始於3月11日,其与齐白石合作此图,则应在同年3月11日或之後。
  欲知徐悲鸿与齐白石为何共绘《捕鼠图》,须从林风眠说起。
  1925年,林风眠回国,任北平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校长兼教授;1927年春,林风眠将齐白石聘请为该校教授。故齐白石在《白石老人自述》中回忆说:“民国十六年,我六十五岁。北京有所专教作画和雕塑的学堂,是国立的,名称是艺术专门学校,校长林风眠,请我去教中国画。我自问是个乡巴佬出身,到洋学堂去当教习,一定不容易搞好的。起初,不敢答允,林校长和许多朋友,再三劝驾,无可奈何,只好答允去了,心里总多少有些别扭。想不到校长和同事们,都很看得起我。”
  既然如此,当初齐白石之所以接受教职,是因林风眠与“许多朋友,再三劝驾”,有人却据此敷衍出林风眠“三顾茅庐”故事,未免夸张。
  1927年秋,林风眠辞职,齐亦辞去教职。
  1928年,北平国立艺术专门学校改称北平大学艺术学院。当年11月,徐悲鸿接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一职,力排众议,三次拜访齐白石,欲再聘其为教授;12月3日,齐白石被正式聘为中国画系教授。
  1929年初,因坚请齐白石任教事及其他种种缘故,徐悲鸿辞去院长一职,不久齐白石亦辞职。
  据推测,徐悲鸿应在离京前与齐白石话别,顺便共绘《捕鼠图》,或於齐家见到此画,不禁提笔在书後添一猫头,以防鼠辈啮书,齐遂将此画赠徐。
  一年之後,即1930年农历2月,齐白石忆及去年此时与徐悲鸿话别事,感慨万千,遂绘《月下寻旧图》并题辞曰:
  “草庐三请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深信人间神鬼力,白皮松外暗风吹。(戊辰䆋,徐君悲鸿为旧京艺术院长,欲聘余为教授,三过??山馆。先生试考诸生,其画题曰白皮松。考後与余商定甲乙,余以廖生为首,感先生信之。)
  一朝不见令人思,重聚陶然未有期。海上风清明月满,杖藜扶梦访徐熙。(先生辞余出燕,余问南归何所,答云:‘月满在上海,缺在南京。’)
  悲鸿道兄先生两教,此幅作为《月下寻旧图》何如?
  庚午春三月中,齐璜。”
  此图所绘,乃是一位银发老者,身穿长袍,头戴黑帽,扶杖而行。图中老者仅有背影,却与朗静山1946年拍摄齐白石照片极其相似,不妨将其看作白石老人自画像。
  由图中题辞可知,齐白石为徐悲鸿作诗二首,其一回顾徐悲鸿1928年“草庐三请”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任教及与其商定考生成绩事,其二写别後想念,直欲“杖藜扶梦”,去南京拜访“徐熙”即徐悲鸿(因徐熙系金陵人,即今南京,而徐悲鸿当时正在南京任教)。然後,齐白石提议,将此图题为《月下寻旧图》,其下标明创作时间“庚午春三月中”,即庚午(1930)仲春,距离“已巳仲春,悲鸿补猫”时,恰好一年。
  画出《月下寻旧图》之後,齐白石余兴不减,遂提笔重绘,但题辞有所改动:
  “草庐三请不容辞,何况雕虫老画师。深信人间神鬼力,白皮松外暗风吹。(戊辰䆋,徐君悲鸿为旧京艺术院长,欲聘余为教授,三过[借]??山馆,余始应其请。徐君考试诸生,其画题曰白皮松。考试毕,商余以定甲乙,余所论取,徐君从之。)
  一朝不见令人思,重聚陶然未有期。海上风清明月满,杖藜扶梦访徐熙。(徐君辞燕时,余问南归何处,答:‘月缺在南京,月满在上海。’)
  作画寄赠徐君悲鸿,并题二绝句,犹有餘兴,再作此幅。??山唫馆主者。”
  齐白石寄送徐悲鸿之《月下寻旧图》,可称徐藏本;齐白石重绘者,今藏北京画院,可称画院本。将徐藏本与画院本比较可知,两者题诗相同,诗注与其他文字却有区别。画院本第一首诗注释中,齐白石不小心写出两个“借”字,前简後繁,故将笔画简者圈除,又於其後添“余始应其请”五字,将此事决定权归於自己。徐藏本诗注中,有“先生试考诸生”句,画院本诗注则将其改为“徐君考试诸生”,对徐悲鸿有所降格。徐藏本诗注指明,考试成绩最佳者系“廖生”,画院本却隐去此人,改称“余所论取,徐君从之”,态度由感激转为自豪。
  画院本第二首诗注,文字虽有改动,内容未变。画院本第二首诗注之後内容,与徐藏本完全不同,仅言明此画来历及再作缘由,其後亦未注明时间。此外,不管徐藏本还是画院本中均有“草庐三请不容辞”句,可见“三顾茅庐”者实乃徐悲鸿,而非林风眠。
  《齐白石全集》第十卷(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末附《齐白石年表》云,1929年初:“徐悲鸿辞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之职南返。白石有《作画寄赠徐君悲鸿并题二绝句》,诗後自注云:‘戊辰,徐君悲鸿为北京艺术院院长,欲聘余为教授,三过借山馆,余始应其请。徐君考试诸生,其画题曰白皮松,考试毕,商余以定甲乙,余所论取,徐君从之。’”
  据《月下寻旧图》徐藏本与画院本可知,所谓《作画寄赠徐君悲鸿并题二绝句》,其实作於1930年农历2月。《齐白石年表》所引诗注,出自画院本,因徐藏本直至2017年方公开露面,而这应是《齐白石全集》未收《月下寻旧图》之故,因编者当时连此画名称都不知道。但不管徐藏本还是画院本,诗注开头皆非“戊辰”,而是“戊辰䆋”,第三字乃“秋”之古体字。《齐白石年表》中所谓“北京艺术院院长”,其实应作“旧京艺术院长”,因其时尚无北京之名。
  廖静文《徐悲鸿传》称,“流言飞语,诽谤刁难,明枪暗箭,一时俱发。悲鸿的改革计划遭到了强烈的阻挠,他感到孤掌难鸣,只好拂袖而去。这天,他去辞别白石先生,准备南归。白石先生心情黯然,他颤颤索索地拿起画笔,画了一幅《月下寻归图》送给悲鸿。画面是一位穿长袍的老人,扶杖而行,这是白石先生的自写。……”在引用齐白石诗注时,廖静文抄出“月满在上海,缺,在南京”句,故其所据为徐藏本。
  廖静文有关《月下寻旧图》叙述,基本不错,但将此画创作时间误定为1929年,後人不辨就里,屡次引用,竟至以讹传讹。
  至於齐白石二绘《月下寻旧图》时,何以更动诗注及其他,目前尚未寻得合理解释。或因二次作画时,齐白石热情有所冷却,觉得自己比徐悲鸿年长三十多岁,称其“先生”未免过分,故修改款识内容,将双方身份扳平。
  徐悲鸿与齐白石再绘猫图,应在1943年中秋节,即10月1日。当时徐悲鸿应在重庆,齐白石应在北京,故此画或是以书信夹画邮寄方式,彼此合作而成:徐悲鸿绘猫并题字“廿二年中秋,悲鸿”,齐白石绘花卉并题字“八十三岁,白石老人”。
  1948年,两位大师至少共绘过两次猫图,因其时徐悲鸿亦定居北平,双方经常往来,一起作画。
  1948年农历2月,徐悲鸿绘猫石,齐白石绘青蛙及蝌蚪,题曰《猫趣图》,图中徐悲鸿款识云:“白石、悲鸿合作,戊子仲春。”
  1948年大暑即7月23日,应齐如山之请,徐悲鸿绘猫并题款“如山先生雅命,戊子大暑,悲鸿”,齐白石绘油灯与二鼠并题“白石画灯鼠”。
  齐如山(1875~1962),戏曲理论家、剧作家,曾为梅兰芳编剧。1917年,齐白石於琉璃厂卖画时,结识齐如山挚交罗瘿公。1919年,齐白石与齐如山已有交往。1920年,齐如山介绍梅兰芳与齐白石见面。1903年,齐如山搬入北平西裱褙胡同,直至离开北平。1948年,齐如山欲飞往台湾,中途在上海转机,与梅兰芳话别。此时齐白石与徐悲鸿亦应在上海,故为齐如山合作此画,题曰《捕鼠图》。
  限於资料,目前所知徐悲鸿与齐白石共绘猫图,惟有以上四幅,将来如有发现,再来补充。

  2020年10月5日 15:33 肖毛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5 17:27:56
  图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k4NjM1MA==&mid=2247492931&idx=1&sn=f001a63f1e48be83ef7014533ff6cf09&chksm=ea7d7d42dd0af454db52d9ea4d46cc3cf0304f72325d00fe3556057a2f83778ab8a0471d48d4&token=1605988420&lang=zh_CN#rd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10-05 19:56:27
  读这些掌故,很有意思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20-10-05 20:27:10
  好看,他们各有特点,能成为莫逆之交,合画,补画,也令人羡慕。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20-10-05 21:08:51
  写画的文章,却未能贴画,见文不见图,是为遗憾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5 22:52:20
  @石中火 2020-10-05 21:08:51
  写画的文章,却未能贴画,见文不见图,是为遗憾
  -----------------------------
  请看前面的链接,图都在那里呢。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5 22:55:04
  转帖几张图过来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20-10-06 07:49:22
  这个看着舒服,好精神的猫儿!:)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6 09:12:14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6 09:21:43
  顺便说一句,画院本里的老者画像,外观基本不变,脑後头发却由白转黑,真是越活越年轻呢。
作者:香小赖 时间:2020-10-06 09:46:30
  学习,都是大家
作者:香小赖 时间:2020-10-06 09:47:21
  那个猫真像虎,外行看个热闹,毛毛误怪,哈哈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06 09:58:14
  我也外行。不过你说哪个猫好像虎?我贴了好几张猫图呢。
我要评论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10-06 15:24:35
  齐如山也是很厉害了。
作者:好猫不一样 时间:2020-10-12 11:17:10
  猫画的这不错
作者:薛依云 时间:2020-10-21 14:01:46
  有艺术评论家说:张善子画虎,徐悲鸿画马,张书旗画鸽,齐白石画虾,凌立如画鸡,任伯年画猫。

  任伯年(1840~1896)是晚清著名的画家,他画人物、山水、花鸟都有很深的造诣。他也很擅长画猫,他画的猫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一)这里说个任伯年与猫的故事:

  有位朋友求任伯年画一张《狸猫图》。他画了几幅都不满意,始终不肯拿出来,弄得那位朋友莫名其妙。而他也不愿随便画一幅敷衍了事,为此感到焦躁不安。一天夜里,皓月当空,万籁俱寂,任伯年端坐桌前,正在凝神构思。忽然,他听到邻居房顶上有猫叫声,他连忙站起,推开窗子想看个仔细,谁知响声把猫惊跑了,他不失时机地赶忙爬上房,还好,猫还在房顶上。他全神贯注地看着猫,只见猫躬腰拖尾,瞪着双警惕的眼睛扭头看人,又惊又怒的样子。任伯年越看越有意思,竟忘了还在房顶上,一不小心,跌落在邻居家院子里,幸好还未跌伤。时值深夜,惊醒了邻人,起来一看,原来是任伯年。邻居还以为他是越墙偷盗的贼。当任伯年说明情况后,邻居为他这种精神所感动,并将他护送到家。

  回家以后,任伯年当即挥毫泼墨,画出了姿态惟妙惟肖、跃然纸上的《狸猫图》。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二)再说个徐悲鸿与猫的故事

  话说1941年,蒋介石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国立中央大学的进步师生对蒋介石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纷纷口诛笔伐。在中大艺术系任教的徐悲鸿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回到他在盘溪筹办的中国美术学院后,满怀悲愤画了一幅《怒猫图》,图中一只小老虎似的雄猫立于巨石上,竖起两耳,怒睁着一双像电灯泡一样闪闪发光的圆眼睛,猫须挺直如利锥,咬牙切齿,微张巨口,面向纸外作捕鼠状。图上没有题词,只写上了寓意深刻的“壬午大寒”4个小字,并盖上了悲鸿名章。不久田汉来访,悲鸿将此画给他看,田汉赞不绝口,当即吟诗一首,用遒劲的书法写在画幅的右上角。诗云“已是随身破布袍,那堪唧唧啃连宵,共嗟鼠辈骄横甚,难怪悲鸿写怒猫“。诗中对徐悲鸿爱憎分明的正义感给予褒扬。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1 15:32:44
  多谢补充。
  任伯年的我就不说了,我对他的画毫无兴趣。
  徐悲鸿那个传说,有不实之处。下面是我写的一段话——


  125 1942 02《怒猫图》:“壬午大寒。”(原图影像,查而不得)
  ★ 此图另有田汉题诗:“已是随身破布袍,那堪唧唧啃连宵,共嗟鼠辈骄横甚,难怪悲鸿写怒猫。”
  佚名《徐悲鸿写“怒猫”》(刊於2018年第36期《北京广播电视报人物周刊》)云,听闻皖南事变消息,徐悲鸿当晚作《怒猫图》,图中之猫,“咬牙切齿,微张巨口,面向纸外做捕鼠状”,此外并无题词,仅有“壬午大寒”四字。不久,田汉来访,徐悲鸿拿出此画,田汉遂为之题诗云云。刘运祺、蔡炘生《现代名家诗词选注》云,1942年冬,田汉在桂林作题徐悲鸿《怒猫图》。两种说法,皆有问题,且口径不一。1941年1月6日,叶挺、项英及其部队在皖南泾县茂林地区遭袭,叶挺被俘,是为皖南事变,其时徐悲鸿正在马来西亚举办画展。“壬午大寒”,即1942年1月21日。如《怒猫图》款识确是“壬午大寒”,那么此图并非作於皖南事变不久,而是一年之後,其时徐悲鸿已在归国途中,即将或已经进入雲南,所谓“田汉来访”事亦不会有,因其时田汉身在桂林。直至1942年底,徐悲鸿方才抵达桂林,与田汉会面,故《怒猫图》应绘於1942年初之雲南,田汉题诗应作於年末之桂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