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口

楼主:夜雨宿巴山 时间:2020-10-20 14:12:33 点击:72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如今的苏州,知道 相门 的人很多,知道狮子口的人很少。因古城区惟一横贯东西的干将路穿相门而过,相门成为苏州城区的通瞿要津。

  夹处娄门和葑门的 相门本是是古城苏州城垣东面的一座水陆城门,原来风貌早在历史洪流中荡然无存。但前几年的古貌恢复,让仿古的相门城楼又重回苏州,使相门 不再空留余名。对这类仿古城楼从来争议不断。诽议者,对这类混凝土心贴青砖面膜的假古董嗤之以鼻,正如当年林徽音告诫吴晗那句“即使你们将来复建,那也是假的”。于支持者,“往者不可谏”,后来者复旧风貌也是于历史补课。新建筑在历史光阴的打磨中自会行成包浆。但这城楼是"知我?罪我"?或许“只能其惟春秋了”。



  今天游历苏州者,在这仿古的城垣之下思幽怀古。而十年前的造访者,于此见到的是岗哨林立,高墙而围的苏州监狱。说起这监狱,于近现代史中还曾留有几笔浓墨。这就是同 上海的提篮桥,南京的老虎桥并称为民国三大监狱的 苏州狮子口监狱。追根溯源,这成立于宣统年间的狮子口监狱是晚清新政的产物。经历晚清,民国和共和国。而民国时期的 "七君子事件”更让其名闻海内外。

  上世纪30年代的9.18事变发生后,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等社会名流联名发表《团结御侮的基本条件与最低要求》呼应中共停止内战、组成抗日统一战线的主张,要求国民党停止剿共。这自然与当时“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相违背。也同时招致日本帝国主义的施压。南京国民政府遂以“危害民国”罪在上海逮捕了救国会领导人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史良、李公朴、王造时、沙千里等7位救国会的领导人。后移送苏州江苏省高等法院,并羁压于苏州狮子口监狱。这就是历史上的“七君子事件”。这七君子,说起来个个都是名流贤达。沈钧儒,晚清进士,同盟会的革命元老,邹韬奋,三联书店的创刊人,李公朴,更因闻一多的那篇演讲而其名留青史,史良,上海滩的知名律师。三十年后,当囚居秦城的江青得知可以自选律师作辩护时,曾首选这位当年风闻上海滩的大律。因这七君子的名望,让这狮子口监狱受万人瞩目,社会各界都各自奔走,希望将这七君子救出狮子口监狱,无论时孙夫人宋庆龄,还是法国的文学家罗曼.罗兰。

  狮子口监狱再次备受关注是在十年之后。抗战胜利后,审判汉奸让狮子口监狱更是万人空巷。汪伪政府的大汉奸们都羁押于这狮子口监狱。汪精卫的老婆陈壁君就曾羁押于此,陈公博和褚民宜就曾伏法于此。当年那位“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美男子汪精卫还是做了秦桧第二,其追随一生的悍妻陈壁君也成了汉奸,说因红颜祸水让少年的革命者走错正途,那太过牵强。无论因自身性原因,还是因政治党派之争,个人之错终铸历史之祸,这毕竟是事实。至于那位陈公博,曾是少年时就是满腹经纶的才子,当年的一大时的十三位代表之一,但最后在历史浪潮的跌荡中随汪精卫走上了邪途。最终受到历史的惩罚,行刑前在这狮子口监狱留下“大海有真能容之量,明月以不常满为心”的绝笔,谏言?讽言?让后人更是莫衷一是。

  苏州城在历史的进程中逐步括大,旧时的城垣边际早成城区中心。这狮子口监狱于市区也就不合时宜了,到了该完结历史使命之时了。迁移后的狮子口监狱空地,成了某年的苏州地王。滚滚商业潮流,把历史痕迹倒是冲洗的干干净净。

  历史有时很无情,除了干将路上的“七君子”桥名,历史的往事又何曾勾起呢?


  2019年冬于苏州过相门。

  

  雪后的复古城楼



  

  砖下留铭,不过形式罢了。



  

  故垒萧萧芦荻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3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东化村 时间:2020-10-20 14:35:55
  第一张有点儿故宫的气象。。

  璧君也
我要评论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10-20 19:03:40
  对于重建仿古建筑,有时真不知如何评说。若不是为经济,而是文化认同,可能感觉好点,一边破坏,一边重修,常让人以为时光错乱。
  许多重建,还是应该的。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10-20 19:13:56
  说到历史更让人叹息
我要评论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20-10-21 07:19:48
  “大海有真能容之量,明月以不常满为心”。
  提篮桥,老虎桥,狮子口,这些名儿有意思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