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麻雀肝儿 猜作者(转载)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20-10-25 10:48:52 点击:9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以 下是从天涯某版帖子里摘录的一段,其作者是书话资深作者,请猜是谁,猜中无奖,只是看你是否读过或者能不能从文风判断作者!如果猜不对或者不猜,就看看这一段,也是有意思,有益无害的

  吃麻雀肝儿    七十年代末,有一段儿时间村里有收麻雀的,一毛钱一只。不过我上班丈夫去地里干活,没有逮过麻雀去发那个财。   那个时期普遍的生活水平很低,一年也舍不得吃几顿饺子买斤肉,除了高粱面就是玉米面,曾经一段时间天一黑我眼睛就会视物模糊,就是那样还得每天晚上开会。厂医务室给了几天的鱼肝油丸,厂医告诉我吃动物肝脏最好。   没有想过买,感觉不是什么大病就瞎模糊的耗着,一次他说:我给你逮个家雀子,吃家雀肝眼睛就好!“你逮的住吗?他吹大的:嗨!逮个家雀不用支筛子撒谷粒,咱西屋椽子缝里就住着家雀,逮一两只家雀儿还不是箅子上拿窝窝——手到擒来!   不说不知道,一说想起来了!就是,盖了二年的西屋就有家雀在里边睡。   那两间西屋是我供模子他打坯,外加买了三千砖做表砖盖的西屋,夏季在里边做饭,冬天做仓储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点火用的柴草,喂猪用的糠。晚秋一冷点燃屋里的火炉人很少去,房檐下椽子缝里成了麻雀过夜的好地方。有此处住麻雀他大话好吹牛皮不破!   一个深秋的夜晚,他给我要破袜子。我看他:铁丝握成圈儿,针线连缀得袜子筒儿在铁丝圈儿上不掉,袜子破洞也缝几针。然后把铁丝圈固定在竹竿头起,举竹竿让铁丝圈袜子袋对准椽子空,在屋里用竹竿一捅,家雀钻到袜子筒袋儿里了。   他逮了两只麻雀,将麻雀用和好的泥糊满,不露一点儿羽毛然后放到捂着煤泥的火炉里,墩上烟囱。我很自豪,那烟囱是我半年里捡来的破铁皮桶剪剪咬边卷成烟囱,全村就我一家有这设施。等着,估计麻雀熟了他拿出那个泥蛋蛋,放到炉子边上磕磕厚厚的泥酥了,一块块剥掉泥,泥掉的同时把羽毛根也粘了下来。   我像个等着人喂的孩子,更像很尊敬师长的学生,眼巴巴的看着他。我从来没有见过啊!   土抹的墙,15°灯泡,二人侧立与炉子旁,悬挂在三间破北屋中央的十五度灯泡把黄黄的亮投进二人中间,他一本正经大人样儿给我边剥边讲:“麻雀没有多少肉,主要的肉就是两个大腿。”说着他把家雀大腿上肉的 放到我嘴里。他解剖着:“还有胸脯上一边一点儿。”看见他的手过来我又张嘴,没有一点盐味儿肉在我嘴里没有感觉的咀嚼着。“这是肝。”   看过他的解剖,我拿过来另一只家雀,双目望双手,麻雀开膛了我还是不敢确定那圆乎乎的东西是肝否?说着:“你看看这是?”他伸开手我把两个手指捏的东西放在他手心:“是肝儿吧?”看他微笑着点头听到‘嗯’了一声我很高兴;长能耐了!迅速捏起放到嘴里,上下牙齿对咬立时皱眉咧嘴:“啐”   他眉目俱弯弯口角翘翘笑的肩头起伏。   看官,您可知道我咬碎了什么?家雀的胃!(下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20-10-25 10:57:08
  现在是不允许捉麻雀吃肉吃肝吃胃了,但是此一时彼一时,不可一概而论!

  致谢原作者!

  预先谢谢试猜的朋友!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20-10-25 13:31:01
  是春江大姐写的吧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20-11-19 09:34:56
  猜对!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20-11-19 19:27:11
  再猜一个,请猜作者是谁

  钱宾四先生《晚学拾零》之“为学与做人”(载先生全集《素书楼余渖》书中)说“中国人主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实为学与做人,亦人生之两端,亦贵兼顾而用,使各得其中。”又说“孔子十有五而志于学,即学在做人。三十而立,则已能自立成人。……是孔子毕生为学,亦学在做人而已。”          为什么孔子说“小人哉,樊迟也”?今人或以为孔子轻视劳动,樊迟要学农、学圃,就被孔子看不起。其实不然,钱先生说“盖樊迟志在学一艺,而不志在学做人,故孔子讥之如此。”接下去钱先生又说,《论语》四子言志“子路、冉有、公西华或主治军、或主理财、或主外交,所志皆在一艺,而曾点则仅言日常生活,志在为人,而孔子与之。”         那说樊迟小人也,和这个赞许曾点“莫春者,……风乎舞雩,咏而归”,正是一个问题的两面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