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之书——记2020年10月所购图书 000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5 21:15:57 点击:418 回复:4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0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5 21:16:12
  图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k4NjM1MA==&mid=2247493101&idx=1&sn=d295cd5a1613ba9fc273649101c5db1a&chksm=ea7d7decdd0af4fa87157618765c470426e7fb60fa8e25e077187cec4b0ef8fe7b0324b9da0c&token=1862258483&lang=zh_CN#rd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5 21:17:02
  刚才发的帖子被系统好心地珍藏了,那么就在此发链接,看看是否还能得到同样待遇。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5 21:19:12
  测试一下:藏猫乎?!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05
  2020年10月10日 星期六
  23:14。前些年,在我家附近的楼房台阶上发现了一种奇特的苔藓植物,长得与常见的葫芦藓完全不同,竟然带有近乎圆形但有齿的绿叶片,上面长着一个个的圆东西,仿佛一只只淡绿色的圆眼睛,中间的深绿色部分却仿佛眼球。今早准备去道台府书摊时,又从那片台阶跟前路过,就蹲下来瞧了瞧,却发现其中多了两种东西:一种好像白绿色的小莲花,一种好像海葵的触手,只不过是绿色的。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11
  这到底是什么植物呢?给它拍了几张照片,上了公交车,开始查找,终于知道了它的大名:地钱。百度上的介绍是:地钱,地钱科,地钱属,“叶状体暗绿色,宽带状,多回二歧分叉,边缘呈波曲状,……背面具六角形,背面前端常生有杯状的无性胞芽杯,……假根平滑或带花纹。雌雄异株。雄托盘状,波状浅裂成7-8瓣;精子器生于托的背面。雌托扁平,深裂成9-11个指状裂瓣……”
  那么说,我瞧见的淡绿色的圆眼睛,其实是芽胞杯,地钱属植物特有的无性繁殖器官,而圆眼睛中间的绿眼球里面,隐藏着地钱属植物的胞芽。至於我瞧见的白绿色小莲花和绿色的海葵触手,其实是分别是地钱属植物的雄生殖托和雌生殖托,但有些雌生殖托已经变成了紫红色。可是地钱的雄生殖托和雌生殖托有时离得太远,难得有卿卿我我的机会,急於生二胎甚至抱孙子的地钱干脆就不指望那两个银样镴枪头,而是在绿眼睛里面悄悄地培育胞芽——有人介绍说,只要胞芽得到雨水的滋润,就有可能自我发育出一个新的植株,就像是克隆出来的,尽管没爹也没妈,也不需要转基因,却照样能够健康成长。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18
  看到这里,脑子里有点儿乱,且让我重新梳理一下:光天化日之下,地钱就那么赤裸裸地生长,赤裸裸地抛出花一样美丽的生殖器官,在风雨中招摇,警察却不来制止,更不会将其拘留,而地衣的生殖器官只不过是幌子,其实多半靠看起来比荷花还要廉洁的芽胞繁育后代,只要跟雨水这个小三暗中勾搭,就不愁子孙满堂……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可是,地钱为什么叫地钱呢?估计是因为带有圆形胞芽杯的叶状体近似圆形,看起来好像铜钱吧。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24
  在道外区下了车,感觉有些失望,因为没有发现我想象中的大片水曲柳红叶,就连黄叶都少了。别看今天气温高得惊人,最高足有19度,把人热得不行,但明天起将迅速降温,到时候水曲柳的树叶就会迅速凋零,什么叶都没得瞧了。不过有些榆树的叶子居然变得火红,茶条槭的叶子更是红得仿佛正在燃烧一样。
  道台府书摊上,依然没有要买的书。来到花鸟鱼市场,又看到上周看到的红枫,上周每盆要价50,每盆的叶子都是鲜红,这周没问价,但每盆的叶子已经转为暗红甚至涌起绿意。我家的红枫也是如此,叶子越来越绿,除非新生的,看见东北的自然条件还是不太适合红枫,所以叶子长大就容易褪色。五块钱买了一盆微月和铁甲秋海棠,但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养活微月。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31
  通往江边的路终于畅通了,虽然路尚未修完。走到松花江跟前一看,江水退得很快,上周只看到三层台阶,现在可以看到六层了。游泳的不见了,钓鱼和休闲的还有。幸运的是,这次在江边看到一群江鸥,离岸边比较近,给它们拍了好多特写。
  来到古玩城,五元购《女王的威士忌》([法]摩诺著,周仰煦译,上海文艺出版社1959年初版),作者是一位女性,写的是母女二人在一战前夕的遭遇,书中有些原版插图,印得还挺清楚。这位作者似乎没什么名气,英文网上连她的简历都没有。古玩城内的糠椴树,叶子全都变得黄灿灿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流淌的奶油,秀色可餐。
  有人在卖财神像,看起来好像通天教主,集庄严阴险滑稽於一身,脚下有只可爱的小老虎,那么这位财神一定是赵公明了。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38
  返回的路上,瞧见两块雕花松木板,一长一短,短的雕刻着花饰,长的雕刻着一枝葡萄藤,中间有五颗葡萄,一只脑袋长得怪模怪样的红狐狸,正在兴冲冲地品尝其中五颗,估计这次狐狸肯定不会说那是酸葡萄了。这些图案应该是用拉花锯一点点地锯出来的,但松鼠的身体花纹、眼睛和耳朵都是木刻的;图案侧面有明显的粗糙锯齿,显然未经打磨,可是狐狸吃甜葡萄的图案设计得挺不错。我估计,这两块木板应该是过去的门窗或衣柜装饰,说不定是七八十年代或者更早的。摊主走过来,说两块木板三十,最低二十。想了想,顺便买下,就当向民间艺人致敬了。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44
  本来打算再去新开的哈尔滨博物馆瞧瞧,但当时已经下午两点,那边四点就闭馆,只好以后再说。回到家,把新买的微月拿出来,发现里面有四棵。按照专家建议,把四棵月季都拔出来,用清水冲洗根部,只在一棵月季根部看到短而少的白根,其余三棵则只有黑根。把它们分别栽种到两个小花盆里,用塑料袋罩一周,到时候再看看会不会成活吧。
  昨天终于把徐悲鸿画猫目录编集并简介完毕,前后竟然用了四个月。不过其中有两个月的时间,基本没怎么工作,因为当时天气太热,动不动就30度甚至35度,大脑无法思考。接下去开始写《徐悲鸿猫画综述》,估计几天即可完成。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2:01:58
  图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k4NjM1MA==&mid=2247493129&idx=1&sn=7d5e81669e080922cd50fb5bec569295&chksm=ea7d7e08dd0af71eaf1e9b0905d20c05ecc7ec9a9b15aa4842812edcd556a83d42580025bdb7&token=2014398305&lang=zh_CN#rd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10-26 13:06:19
  看完
  内容驳杂,写来却不乱,让人看得有趣,这真不容易呀。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6 13:55:18
  @独庸生 2020-10-26 13:06:19
  看完
  内容驳杂,写来却不乱,让人看得有趣,这真不容易呀。
  -----------------------------
  就是流水账而已。
作者:云小香 时间:2020-10-26 15:09:40
  看到图图了,毛毛的流水账都带着思考味道,哈哈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10-27 10:33:37
  没想到地钱还挺有意思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0:18
  2020年10月24日 星期六
  最近看了一部1982年的苏联电影《火车停驶》,讲的是火车深夜与前车相撞,司机好容易在临死前停住车,车里人统统没事。第二天,调查员展开调查,发现这其实是恶性事故,乃是他们从不遵守规章而至,各级领导和普通人却只需英雄,不想真相公开,于是官员保住了职务,死去的司机得到了纪念碑,报纸得到了正能量新闻,民众得到了谈资,皆大欢喜,调查员却变成万人恨,只能黯然离去。电影内容简单,却让我想到很多,比如历史,电商,中药,还有健康码。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0:25
  《邪恶力量》最后几集更新之前,偶然发现一部反超英美剧《黑袍纠察队》(The Boys),每季八集,目前已播出两季,在《邪恶力量》中扮演迪恩和他父亲的演员下一季也将加入。出于好奇,就去看了看,感觉拍得不错,用几晚的时间全部看完。在漫微和DC电影里面,无所不能的超英时刻都在准备牺牲自己,拯救世界;在《黑袍纠察队》里面,则有七个超英,类似美国队长和神奇女侠等等,但他们的救人只为谋取私利,背后无恶不作。为了揭露他们的阴谋,一支由普通人组织的小队开始与之对抗,试图把他们拉下神坛。随着调查的深入,真相渐渐浮现。原来他们根本不是什么天生的超人,只不过都是从小被打了药却没有因副作用而死的幸存者。这些剧情挺有意思,神奇但不荒诞。我们身边的伪英雄和神药难道还少吗?从双黄连到板蓝根,不知成就了多少英雄人物,却从没有人揭露他们的英雄氅下面藏着的“小”。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0:32
  《黑袍纠察队》的导演之一Eric Kripke恰恰是《邪恶力量》的编剧,这大概就是在《邪恶力量》中扮演迪恩和他父亲的演员将会加入《黑袍纠察队》第三季的缘故。事实上,《邪恶力量》里面的好些演员都在《黑袍纠察队》的前两季中出现了,在《邪恶力量》里扮演鲍比叔叔的演员,在《黑袍纠察队》里的戏份甚至还不算少呢。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0:39
  《黑袍纠察队》的每一集里面都有些好听的老歌,这恐怕也是Eric Kripke引入的,因为在《邪恶力量》里面就是如此。那些老歌,自然多半是听过的,但偶有例外。在第二季第四集里,星光和男友在车里听收音机时,听到一首动感强烈的老歌,忍不住跟着高唱,它的名字是《火不是我们放的》(We Didn't Start The Fire),词曲与演唱者都是比利·乔(Billy Joel)。以前买过一张比利·乔的CD,感觉并不好听,而这首歌完全颠覆了我对他的印象。遗憾的是,在网上只找到他的四十来首歌曲,越听越舒服,感觉他的嗓音可与空气补给站相比,穿透力胜过了埃尔顿·约翰,歌曲水准可以上接甲壳虫。《火不是我们放的》的旋律动听自不必说,它的歌词也很有特点,竟然把从1949年到1989年的102件世界大事通过人名、地名等关键词统统串了起来。听着比利·乔用Rap的形式唱出那些名词的时候,你会感到莫名的激动——这才是真正的神曲呢。至於它的副歌,仅有那么两段: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0:46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 It was always burning / Since the world's been turning(火不是我们放的 / 天天都烧个不停 / 从地球旋转之时就已开始)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 No we didn't light it / But we tried to fight it(火不是我们放的 / 不是我们点的 / 但我们曾努力将之扑灭)
  这里的fire代表什么呢?越想越有意思,却想不出标准答案。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0:53
  这些天来,只要出门,就会去拍附近的秋叶。秋天的榆树之美,总是给我以感动,而最美的无疑是沧桑的老榆躯身与或金或红的榆叶。随着天气变冷,榆叶渐渐变黄,叶脉则渐变成黑色,好像用毛笔描绘出来的,夹杂在那些依然沉醉在夏天的绿叶中间,仿佛无数在阳光中小憩或起舞的玉色蝴蝶。白桦树的叶子,如今已变得鲜黄,鲜得仿佛随时有可能在西风中流淌。当白桦的金叶、银腰与蓝得仿佛随时有可能化作高原湖泊的天空同框,那就是人世间最为壮丽的诗篇。尽管在哈尔滨街头看不到金色的银杏树,金色的榆树和白桦,却可以为我稍稍弥补这个遗憾,何况还有别的黄叶可看呢。比如说,杏树的叶子如今也已变黄,还有变红的呢。敏感的五叶地锦,叶子早已由黄转红,最终叹息着飞旋起来,对这动荡的一年进行最后的告别。沉着的柳树,假装此时仍是夏天,满不在乎地在风中摇曳着长长的绿辫子。喜欢打扮的山葡萄,挥起秋天的彩笔,把她的叶子画得五彩斑斓,却还意犹未尽,顺便给她那紫黑色的小圆果添上了一层蓝霜,看起来好像蓝莓一样高大上。忍不住摘了一粒山葡萄,轻轻地咬开,竟然觉出一丝甜味,在初秋时却只能尝出令人刻骨铭心的酸,可见寒冷并非完全是坏事——白菜不也是在经霜之后後才会变甜吗?前几天买过一种南方产的小柿子,也是越冷的时候味道越甜,而且毫无涩味,除非连皮吃掉。同样在冷後变甜的,还有枸杞和如今已变得稀少的天星星,因为他们仇恨城市里的土地,时刻都想在那上面浇筑水泥。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1:00
  过去的两个周六都是坏天气,这周六则不然,虽然最高气温不到9度,但是晴天,所以早早地出了门,准备去新桥市。当时只有零度,市场上却照样红红火火,只是摊床的包装略有变化。一般来说,每到冬天,早市和夜市的摊床都要尽量封闭成蒙古包的样子,尤其是卖蔬菜水果的,否则很快就冻坏了。至於这种蒙古包摊床,大体可分为豪华型、经济型和廉价型,摊床的搭建材料则分别是薄棉被、帆布和塑料布。此外还有一种硬汉型摊床,就是什么都不包,仅仅把汽车和地面当作摊床,而摊主必须是不怕冷的硬汉,否则就得穿上军大衣,把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1:06
  下了公交车,发现道外区的水曲柳多半光秃了,只剩少数黄叶,却显出别样的美。道台府的地摊依然存在,但还是没有一定要买的书。然后去花鸟鱼市场和江边转了转,两元买了一棵吊花,网上说是钻石翡翠吊兰,又名白脉豆瓣绿,学名白脉椒草,胡椒科,椒草属,因叶面有五条凹陷的月牙形白色脉纹而得名。可是我买到的这种,叶脉是三条的,或者是同属的其他植物吧。10日在花鸟鱼市场买的铁甲秋海棠和四棵微月,如今活得还好,只是微月死了一棵。
  古玩城旧物市场里,也没有可买的书。每年冬天都会出现在古玩城里的糖葫芦车,今年出现得更早,品种也更为丰富,其中竟然包括大姑娘、无花果、冰淇淋和火龙果的糖葫芦,简直是一切皆可糖葫芦了。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1:13
  准备离开时,忽然想到,古玩城的另一边,以前从没去过,那条路会通往哪里呢?好奇地往那边走,看到几座翻新的中华巴洛克建筑,外观比较普通,其中一座原名天泰栈,建造於1920年至1923年间。路的尽头还是路,路的对面是一座三层楼的中华巴洛克建筑,顶部有两个洋葱头。墙上的牌子说,这是中央大戏院旧址,原名水都电影院,建于1929年。往楼顶看,顶上挂着新闻电影院的牌子,中间挂着哈尔滨地方戏院的牌子,顶部和两侧山花上带有花卉图案浮雕。据查,中央大戏院,1929年7月21日在傅家甸许公路248号开业,也称平安茶园,1932年7月改建为平安电影院。1947年,被改名工人俱乐部。1949年,再被改名为水都电影院。1956年,改称新闻电影院。看起来,它的最新名字应该是哈尔滨地方戏院了,旁边的售票窗口里卖的是二人转票。至于许公路,如今叫做景阳街,因为再也没有人在乎许公究竟是谁,曾经为哈尔滨做过什么贡献,又是怎么被卖国贼慈禧杀害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8 22:01:22
  图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k4NjM1MA==&mid=2247493171&idx=1&sn=b39ba7669c9a8f80d7ed171b8ce8b29b&chksm=ea7d7e32dd0af724bb82ea301e6ecd2520488f32e33962269d15f4f87fc7f9ea7095427303c7&token=1365219526&lang=zh_CN#rd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20-10-29 12:59:47
  比利 乔被称为“美国的埃尔顿 约翰”,活跃在七、八十年代的“钢琴手”乔,一直半红不黑。《火非我们燃》系他的后期名作,但手头有张乔的金曲双CD反而未收此歌,是日本人制作的版本。好在二十多年前即看过《火非我们燃》的歌词,来自于西安人弓枚的一本书,弓枚作为一高校外语教师,在互联网不发达的1994年前找到那些摇滚乐大牌乐队及歌手的歌词,还真不容易,他那书算破了禁,毕竟,毕竟里边好些歌词还不宜译为中文,即使是现在,因此书里边保持着原文,恰好是难得的资料,虽说现在找歌词容易多了。

  乔说到的“火”,估计典出于美国黑人作家詹姆斯 鲍德温的一个散文集“The Fire next Time”,中译文本叫《下一次将是烈火》,1963年出版的,而乔的歌曲创作于1990年前后,好一个历史节点。《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意味深长啊。

  

  

  

  
作者:sound1973 时间:2020-10-29 13:09:19
  另外,比利 乔罗列冷战以来的世界政治、经济、社会事件及人名,也很有点英国文化史家雷蒙 威廉斯的意味。不作批判,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十几年前,咱也模仿过乔的这种风格,在小文《691基地纪行》里边玩了一把,也是因为《火非我们播》的影响,只是“天涯社区”几年前咔嚓掉了那篇贴子,“百度”得出,被其他人复制过转为他用。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29 15:20:16
  我这次查了才知道,由于是那年的歌,写到那年的事,那首歌曾经在国内被抹去了,这就是我以前从不知道的原因。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7:37
  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15:44。昨晚看了真人动画电影《刺猬索尼克》(Sonic the Hedgehog,2020),感觉挺好看,比以前的游戏改编电影都要强。金·凯瑞在其中扮演反派,但形象与印象中的大不一样,表演风格也变了。
  早上出去吃饭,然后去附近小区拍秋叶。一只金毛跑过来,非要跟我走,见我不同意,这才假装要去草坪里玩耍,只是碰巧与我同路而已。金毛的旁边,有一株低矮的玫瑰树,虽然叶子瘦小,却也被秋天打扮得小家碧玉:有的彻底金黄但上面有黑斑,宛如传说中的美人痣;有的叶面镀了金,但叶脉还是绿的;有的叶面黄绿相间,不知要往哪个方向转化;有的叶面染成紫红,又残留着若干黄绿色,仿佛在染缸里浸了一会儿就后悔了,赶紧抽出来,却早已失了本色,就像那些总想离开大城市可是又不能决心回去坚守乡愁的现代人。
  虽然与玫瑰树一样是奇数羽状复叶的,火炬树的叶子却要壮美得多,在空中无拘无束地铺展开来,以北国的蓝天为画布,以黄绿红为颜色,尽情挥洒着奇妙的彩笔,创造出千变万化的景观,任谁都可以免费欣赏,唯一的代价是累脖子,因为你必须时刻仰着头才能瞧得清楚。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7:44
  与火炬树叶的舒朗对比强烈的,是榆树叶的紧密。如果气温是渐渐变冷的,榆树的叶子就不会一下子冻死,而是将渐变成不同颜色,由绿转黄再转红,黄者赛金,红者胜火,满枝满眼,密若彩霞。比较而言,榆树的金叶最为美丽,叶脉深如刀刻,总会让我想起摇钱树的金叶,或者东北的麦穗饺子上面的皱褶。
  至於丁香的圆叶,却不能说是舒朗,也不能说是紧密,但或许可以用散淡来形容,那一片片的叶子,就像一把把洋溢着古典风的团扇,可以把你的记忆轻轻地送回已逝的盛夏。只是这些扇面上画的并非山水人物,而是大自然的涂鸦。丁香的叶面有些是纯金的,有些仍然青翠但叶脉转黄,有些虽然变黄但叶脉深碧,有些转为紫红但叶脉黄绿交织,有些则完全酡颜醉秋,无语凝噎,望断晴空,如同那些被健康码迫得只能借酒浇愁的穷苦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7:52
  杏树的圆叶,一般变成黄绿、黄褐、纯黄或暗红色,红得比较腼腆;茶条槭的剑叶,往往变得鲜红,红得比较炽烈。草莓的叶子也能变色,黄绿红都有……就在我观察叶子时,忽听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高喊,声音发嗲,内容古怪:“你好叔叔好阿姨好奶奶好爷爷好弟弟妹妹好!”难道她受了什么刺激吗?等到她走近了才知道,原来那只是推着婴儿车的母亲在教孩子说话。
  中午去面馆吃了一碗罐罐面,其实就是在药罐子里与各种青菜同煮的面条,可以倒在麻酱汁里蘸着吃,面条则是机器压制的,看起来仿佛刀削面,却没那么筋道,因为毕竟不是手擀面。虽然罐子不大,装得却不少,怎么也吃不了,只好不逞英雄。出门以后,发现路边的丁香树上有一片奇特的叶子,上面写着一个歪歪扭扭的“佛”字。走两步,又发现一片有字的叶子。再走几步,发现一棵丁香的树叶上写满了同样的字,这就应该是患者所为了,虽然我无法给他确诊。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7:59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8:26。昨晚看了杰夫·布里吉斯(Jeff Bridges)主演的《K星异客》(K-PAX 2001),与他演对手戏的竟然是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他在片中扮演自称来自K星的普洛特,被送到精神病院之后,杰夫·布里吉斯扮演的医生负责为他治疗,询问K星的情况,普洛特回答说,他们的星球上没有家庭,没有父母子女,也没有法律,听起来好像传说中的共产主义,每个人都可以超光速旅行。在普洛特看来,地球上有好吃的东西,也有好朋友,但地球人的社会制度很可笑,人们一错再错,却从不吸取教训。所以他在临别前告诉医生,每隔一段时间,宇宙就会膨胀,然后缩回原形,而人类的一切错误都将在此时重演,所以你们最好有错就改,因为下一次也许就不再有机会了。那么普洛特究竟是人格分裂的精神病还是真正的外星人呢?直到电影结束,普洛特突然消失,留下他所附身的男人,导演也没有明确交待,但在片尾的彩蛋中,医生对着天文望远镜观察星空,显然是想看到遥远的K星球,可见普洛特终究还是外星人。顺便说一句,在片尾出现的医生之子竟然是在《绝命毒师》中扮演老白学生“小粉”而出名的亚伦·保尔(Aaron Paul),那应该是他第一次拍电影。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8:06
  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11:48。早上本想去新桥市,但天色阴沉,狂风四起,末了竟然下了雨,虽然不大,却足以打消我逛街的念头。吃了一碗豆腐脑,一个烧饼,匆匆回家。
  这几天晚上都在看《大地惊雷》(True Grit,1969),起初以为那是杰夫·布里吉斯主演的,后来才知道他主演的是科恩兄弟2010年的翻拍版。以前看过科恩兄弟导演的《老无所依》《逃狱三王》《醉乡民谣》,感觉《老无所依》一般,後两部却十分精彩,尤其是里面的插曲。于是下载了《大地惊雷》的科恩兄弟翻拍版,然后继续看它的1969年初版,这一版的主演是大名鼎鼎的约翰·韦恩,让他首次拿到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而他在其中的表演确实精彩。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8:13
  到昨晚为止,已经把《大地惊雷》的1969年初版看了一半,喜欢其中的大橘猫,他的名字叫做General Sterling Price,源自美国内战中的一位将军。没事的时候,这位将军喜欢在窝里趴着,仁慈地瞧着耗子在墙角吃东西;当可怜的耗子被打死,即将被女孩丢出门外,他却喵呜一声站起来,乐颠颠地抢过耗子,在院子里细细品味。这么有情义同时又是这么务实的喵星人,自然是人见人爱的,所以女孩曾经问约翰·韦恩扮演的硬汉,将军是不是你的猫,那位硬汉立刻哀怨地回答说:“将军可不是我的。猫不属于任何人!他只不过是跟我同住而已。”(General Price don't belong to me. Cats don't belong to nobody! He just rooms with me.)在电影里,这段对话只是一闪而过,却足以透露出常人难以见到的铁汉柔情,另外也恰如其分地说明了人与猫之间的关系。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8:21
  提到人与猫的关系,不禁想起新星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喜欢引用吉卜林的贼》(劳伦斯·布洛克著,徐秋华译),其中有这样一句译文:“我最喜欢的一首是《退休的猫》,我确定是在这一本书里。”这里提到的《退休的猫》,是英国诗人威廉·柯珀(William Cowper,1731~1800)的诗集当中的一首,题目是《The Retired Cat》,其中的Retired一词倒是可以有退休之意,但猫又怎么能退休呢?所以好奇地找到那首诗的原文,发现开头几句是这样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8:27
  A POET'S cat, sedate and grave, / As poet well could wish to have, / Was much addicted to inquire / For nooks, to which she might retire, / And where, secure as mouse in chink, / She might repose, or sit and think.
  如果将其译成中文,大意则是这样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8:37
  诗人的猫,沉静寡言 / 恰如诗人希望的那样 / 更喜欢忙着搜寻隐居之地 / 以便她安全地歇坐与沉思 / 有如缝隙中的老鼠
  所以,《The Retired Cat》应该被译为《隐居的猫》,而不是《退休的猫》。译者之所以出现失误,应该是由于他仅看诗题,却没有花时间查找全诗并且读一遍。而由此可知,在翻译过程中,有些看起来简单的词汇,其实反而容易译错,假如你不对其进行深入考察的话。比如“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中,有一个叫“Hermione”的人物,中译本译为“赫敏”——表面看来,这个译法没有问题,但Hermione是希腊名字,不应该按照英文读法去译。在希腊神话中,Hermione是斯巴达国王墨涅拉奥斯和海伦之女,而她的名字显然源自另一个更加著名的希腊名字,即Hermes,希腊神话中的众神使者。Hermes的中文译名,通常是赫尔墨斯。Hermione的英文读音,应该是“Her-my-oh-nee”,可以译为“赫耳弥奥涅”或者“赫尔迈厄尼”,就算译成“赫妮”也贴一点边,译成“赫敏”就有点儿远了。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8:44
  说到这里,不得不顺便提到安徒生的那篇著名童话《The Little Mermaid》。有人说,那篇童话的题目就该译为《小人鱼》或者《小美人鱼》之类,叶君健却把它译为《海的女儿》,所以是误译。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既然安徒生童话的原本是用丹麦文写的,那就应该由丹麦文而不是英文题目得出结论。于是请教网友靳兄,他告诉我说,那篇童话的丹麦文题目是《Den lille havfrue》,其中的havfrue是由hav和frue构成的,而hav相当于英文的sea(海),frue相当于英文的wife、lady(妻子、小姐)。英文的mermaid(美人鱼)一词,由mer和maid合成,按照《简明牛津词典》,mer是中古英语mere,就是sea(海)的意思;maid,意思是少女。
  既然如此,不管是根据《Den lille havfrue》还是《The Little Mermaid》,都可以采用灵活变通的译法,译为《海的女儿》,而这无疑比直译为《小美人鱼》更为高明。也就是说,惟有叶君健那样学贯中西的大家,才能够把那个看似简单的题目译得那样高妙。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8:51
  附
  2020年10月购书1册目录

  2020年10月10日,实付5元
  1.《女王的威士忌》,[法]摩诺著,周仰煦译,上海文艺出版社1959年初版(原上海文艺联合版印9000,新文艺版印7300),印数3000,定价0.9元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0-31 17:49:19
  公众号插图版明天才能发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1 09:32:56
  图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k4NjM1MA==&mid=2247493255&idx=1&sn=38b5278c772c81f6e76940e4386efbf8&chksm=ea7d7e86dd0af790f584054657bc0102e276ec2f06b44f7457a586c8a06d73d82a6549f5ea43&token=1507426547&lang=zh_CN#rd
作者:云小香 时间:2020-11-01 19:22:41
  毛毛,你这些书都能静心去读吗,真心不容易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11-01 21:19:51
  渐变的叶子写得可真细致。罐罐面,这个做法想不通。
  • 肖毛: 举报  2020-11-01 22:04:40  评论

    就像煮砂锅一样,但估计你不清楚砂锅在东北的概念,与南方完全不同的。
  • 绿竹安安: 举报  2020-11-02 10:35:40  评论

    评论 肖毛:东北没去过,我同事家在长春养鹿,邀请我去,拖拖拉拉到底没去。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2 11:30:15
  这是我吃的罐罐面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2 11:32:17
  这是我吃的砂锅和坛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