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七百五十帖 读《新的旅途》

楼主:中国读书达人 时间:2020-11-01 20:33:15 点击:6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读书破万卷(4750)·《新的旅途》
  《新的旅途》,现代新诗集。穆木天著。重庆文座出版社1942年9月初版。被列为郑伯奇主编的“创作丛书”之一。作者事迹参见《读书破万卷(4748)·<旅心>》。
  抗日战争的烽火在燃烧,诗人心中的烈火同样在燃烧。《新的旅途》是诗人抗战诗作的结集,收入新诗19首。这部抗战诗歌集,1936—1940年间写于上海、武汉、昆明和桂林等地。诗篇记录了作者这段时期的足迹和心迹。他说:“民族的战斗的行动/是一部伟大的诗篇,/我们只是/一个诗歌的记录者。”全民抗战标志着“民族的叙事诗的时代到临了”。首篇《全民族总动员》一开始就把严峻的形势摆在读者面前:“现在,到了我们总动员的时候,/你们听,敌人的军马在啼,/敌人的大炮在那里轰击,/天空上,在翱翔着敌人的飞机,/大地上,已经洒满了被屠杀的民众的血迹,/现在,没有地方让我们去苟安逃避,/是退让,还是抵抗,是生还是死!”诗篇歌唱全民总动员,武装上战场;赞颂我国的空军在碧空中展开了民族抗战的伟大诗篇;为庆祝十月革命节,“今天我真是欢喜得若狂”;称武汉为“东方的堡垒”,夸昆明是巩固的后方。此外,诗人赠高兰,祭鲁迅,送朝鲜友人,给 慧,无不由一个抗战的主旋律展开。整部诗集情调高昂,但抽象的叫喊显得单调。《昆明,美丽的山城!》全诗210余行,叙述空洞,缺乏感染力。这些诗篇实践了通俗化、大众化的要求,反映现实斗争,但写得匆忙。诗集的最后3行颇有生活情趣:“慧!请你叫立立大喊一声罢:/‘爸爸/给我多吃一碗饭,/我一个人也要打日本鬼子去!’”。《全民族总动员》、《全民族的生命展开了》、《民族叙事诗时代》等诗,用高昂的音调大声疾呼,赞美全民抗战的热潮;《今天我真是欢喜得若狂》赞美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同时表现了中国将要迅速崛起的勇气和信心;《献给朝鲜的战友们》和《赠朝鲜战友李斗山先生》表现出诗人对被压迫民族解放事业的满腔热忱和与友邦携手共抗日敌的决心;《秋风里的悲愤》抒发了诗人对革命先驱鲁迅先生的无限景仰和怀念,表达了诗人要学习鲁迅先生不屈的斗争精神,拯救国家、誓死抗敌的决心。《新的旅途》中跳跃着时代的脉膊,是昂扬激越的战歌。早期诗作中朦胧的浅斟低唱早已为粗犷豪放的呐喊所代替,没有精巧的雕饰、没有华丽的词采,有的只是热情的喷发和渲泻。它是诗人在现实主义大道上不断探索的结晶,同时也是诗人从事诗歌大众化尝试的产物。作者把自己完全融合于时代,融合于民族战争,彻底地使“诗歌从象牙之塔到十字街头”,实践了他所主张的诗歌表现现实、又推动现实的基本原则。同时,起到了表现民众和时代,鼓动人们抗战情绪,推进抗战文艺发展的伟大作用。但穆木天这一时期的诗作,显得较为直白,艺术上欠锤炼。
  评:抗日烽火在燃烧,心中烈火同样烧。我们全面总动员,天兵怒气冲云霄。以民族崛起的勇气和信心; 迅速掀起全民抗战热潮;前进中跳跃着时代的脉膊,处处昂扬着激越歌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