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八怪画猫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5:10 点击:1133 回复:6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6次 发图:1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5:23
  扬州八怪画猫

  一

  中国美术史上的扬州八怪,一般指清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活跃在扬州地区的金农、郑燮、黄慎、李鱓、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另外也包括华嵒、闵贞、蔡嘉、高凤翰、李勉等与之风格相近的书画家,统称扬州画派。
  与江南七怪不同,扬州八怪的超常之处不是武功,而是诗文书画。他们当中有全能型,如擅长各类题材绘画与书法的黄慎、李鱓和华嵒;也有专能型,如擅长画梅的汪士慎,擅长画竹的郑板桥,擅长画鬼的罗聘。不管怎样,他们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多半画过猫。许多画册的编选者都会歧视喵星人,在为中外画家编选画集时,故意少选或不选猫画,给人造成画家不爱画猫的印象,其实却并非如此。这一次,我们就来看一看,扬州八怪大约创作了多少猫画。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5:29
  金农(1687~1763年),扬州八怪之首,浙江钱塘人,字寿门、司农、吉金,号冬心先生、稽留山民、曲江外史等,工诗文,自创扁笔书体,时称“漆书”,五十三岁後始工画,好游历,卒无所遇而归,布衣终身,晚寓扬州,卖书画自给,尤工画梅。
  目前所见金农猫画,仅有两幅,其一收於十二开《墨戏图册》之二,绘有三色猫背影及青竹,系仿北宋院本而作,款识曰:“此北宋院本也,明季诸公往往摹之,予乌得与诸公有异耶,亦居然画之。”
  其二收在他与弟子罗聘合作的十开《动物花卉册》之中,款识曰:“猫以捕鼠爲能,日坐石径,岂倦于花阴捉蜨耶?绣墪有人,午眠初起,倚徧阑干,待汝归来作伴也,毋爲帘前多言之鸟骂之不辍。曲江外史画记。”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5:37
  从这段话来看,金农是想借画猫来讽刺不谋其政却偏要赖在其位不退的,虽然这未免冤枉了猫咪,因为他们生来就是快乐的哲学家,而不是人类的捕鼠机。不过,尽管金农写得严肃尖锐,画得却是轻松俏皮。那是一匹长毛猫,口部与四蹄雪白,余则纯黑。画面中虽无花阴之蝶,却可以感知它的存在,因为黑猫早已瞧见了它,所以才会蹲在石上,拉开架势,竖起长尾,随时欲扑,志在必得。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5:43
  因孤陋寡闻之故,某些现代人特别讨厌黑猫。在古代,黑猫却是吉利的象征,尤其是金农画的这种白蹄黑猫。《猫苑》云,“乌云盖雪,必身、背黑,而肚、腿、蹄、爪皆白者方是,若仅止四蹄白者,名踏雪寻梅,其纯黄白爪者同。”《相猫猪狗法诀》:“身黄身黑未爲竒,踏雪寻梅世所稀。但看四蹄白如雪,人人共羡好猫儿。猫身或黑或黄而四蹄白者,曰踏雪寻梅。”据此,金农所画的黑猫,差不多算是名贵的“踏雪寻梅”。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5:49
  仔细端详金农画的“踏雪寻梅”,你会发现,他的脸上竟然带有一丝得意的笑容。中国最早的笑猫,应是明代绘画大师沈周1494年作《写生册》之中的那只笑嘻嘻的圆猫。金农笔下的那只黑猫,再次为我们展现了猫咪的笑容。作为扬州八怪之首,金农的猫画多多少少地影响了扬州画派的其他画家,以至於他们也喜欢描绘黑猫或黑尾猫,尤其是“踏雪寻梅”之类的名猫。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6:05
  二

  郑板桥(1693~1766),江苏兴化人,祖籍苏州,原名郑燮,字克柔,号理庵,又号板桥,乾隆元年进士,官山东范县、潍县县令,後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诗书画三绝,是扬州八怪的重要代表人物。
  如果有人告诉你,郑板桥一生只画兰、竹、石,你可千万不要相信,因为他也画过梅菊、鸟雀和猫。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6:11
  目前所能找到的郑板桥猫画有两幅,一是用来祝寿的耄耋图,上绘黑尾花猫,类似乌云盖雪,眼望蝴蝶,张开嘴巴,馋虫大动,款识曰:“最得闺中妇女怜,牙牀绣被任他眠。偶来花下寻蝴蝶,吉兆先期九十年。板桥老人。”
  二是《芭蕉猫趣图》,内容更加丰富,绘有芭蕉兰石,一只黑白花猫,尾如浣熊,正在顺着小路往下去,不知看到了什么猎物,款识云:“板桥郑燮。”款识下方,有几行清代书法家张廷济(1768~1848)的画评:“板桥先生善写兰竹,今观是帧画走兽,世所罕见,断非赝本,若此淋漓生动,天机活泼,盖古来大学问人,无有不佳者,嘉兴七十九岁老者张廷济叔未甫。”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6:25
  黄慎(1687~1772),福建宁化人,初名盛,字恭寿、恭懋等,号瘿瓢子,别号东海布衣,擅草书,亦能诗,以狂草笔法作画,擅长人物、山水、花鸟,康熙间至扬州卖画,与郑板桥、李鱓、金农、高翔等交往密切。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6:32
  目前查得黄慎猫画六幅。一是《双猫图》,上绘菖蒲双猫。双猫相对,模样古怪,黄白花者似蟾蜍,黑白花者如奶牛。蒲叶如剑,直指苍穹,右侧题诗三首:“泛览昌蒲花,那得同凡草。惟兹能引年,令人长寿考。致兹含笑花,谁似长年好。莮草春色归,安得不速老。十载江南木,不识江南路。片片落花飞,来去知何处。瘿瓢。”
  二是1725年作《猫蝶图》,绘有一猫一蝶,猫则纯黑,面胸爪皆白,勉强可算“乌云盖雪”,眼珠黄绿,眼神好奇,款识云:“乙巳夏五月写,闽中黄慎”。美国人喜欢将白胸白爪的黑猫或面孔局部、腹、尾尖皆白的黑猫称为礼服猫或燕尾服猫(Tuxedo Cat),那么这幅《猫蝶图》中的猫,也可勉强称为“燕尾服猫”。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6:38
  三是1731作肥猫图,绘有一只微笑的黑白花猫,好像正在瞧着什么可乐的情景,款识曰:“雍正九年花朝月写,闽中黄慎。”
  此外三幅,皆为《耄耋图》,第一幅作於1737年,绘有仰望蝴蝶的花猫,头呈三角形,身体与《双猫图》中黑白花者类似,仿佛奶牛,款识曰:“耄耋图。瘿瓢。”画中另有王震题辞:“瘿瓢子耄耋图。丁巳冬仲,白龙山人题签。”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6:44
  第二幅作於1745年,上绘猫蝶,但前者好像狮子狗,後者好像蝙蝠,款识曰:“耄耋图。乾隆十年小春月,黄慎。”另有谢稚柳题辞:“耄耋图。己巳初冬题黄慎画,谢稚柳。”
  第三幅内容略同第二幅,款识曰:“耄耋图。宁化瘿瓢子慎写。”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6:56
  三

  李鱓(1686~1756),字宗扬,号复堂,又号懊道人,江苏兴化人,康熙五十年中举,五十三年以画供奉内廷,因才雄遭忌离职,乾隆三年(1738)任山东滕县知县,因得罪上司而於两年後罢官,後居扬州,卖画为生。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7:03
  李鱓之名,有两种读音。当“鱓”字同“鼍”,即读如驼,指鼍龙,又名猪婆龙,即扬子鳄;当“鱓”字同“鱔”,则读如善,仅指鱔鱼而已。虽才华出众,李鱓却因才离职,後又罢官。据说在落魄之时,李鱓曾署名“李鱔”,借以感怀身世。李鱓与郑板桥同乡且有类似遭遇,彼此惺惺相惜,结为知己,郑有“卖画扬州,与李同老”之言,李鱓却先他而去,所以郑又说,“惜复堂不在,不复有商量画事之人也。”
  李鱓笔精墨妙,除山水、花卉、虫鸟之外,也精於画猫,乃是扬州八怪之中的画猫大户,目前查到的猫图已有十几幅。一是1730年作《耄耋图》,绘有一只黑尾花猫,颇为肥硕,端坐柳树之上,仰望蝴蝶,款识曰:“耄耋图。雍正八年六月,李鱓写。”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7:12
  二是1736年作十二开《杂画册》之十,绘有一只石上望蝶的花猫,款识曰:“耄耋。”
  三是1741年作《墨猫图》,画中之猫,仰头向天,白腹白腿,尾巴纯黑,乃是正宗的乌云盖雪,只是肚子极大,赛过青蛙,款识曰:“乾隆六年七月,李鱓。”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7:19
  四是1743年作《耄耋同春》,画中之猫,亦为乌云盖雪,动作同《墨猫图》,但身体近乎圆形,头顶有一只蝴蝶,款识曰:“乾隆八年前四月,李鱓写。”另有清代收藏家、苏州怡园主人顾文彬(1811~1889年)1881年在他的过云楼中写的一页题跋:“李鱓,字宗杨,号复堂,又号懊道人、木头老子,兴化人,康熙五十年举人,官滕县知县。花鸟为蒋廷锡弟子,又得高其佩指授,绘事大进,供奉内廷数载,以不容於画院,乃卖画於扬州,书画纵横驰骋,不拘绳墨,多得天趣。复堂此册,纯以淡墨写成,用笔流畅,淋漓洒脱,墨色滋润,出神入化,有白阳、青藤遗韵,款字老到,极具颜筋柳骨,非高手不能至。此画册虽小,然小中见大,气象万千,为其妙品,殊可宝也。光绪辛已十月,过云楼主顾文斌识。”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7:26
  五是1745年作《耄耋鸣禽》,画中有梧桐鸣禽,山石菊花,甚至双蝶,那只浣熊尾花猫却统统不看,也不知究竟发现了什么好东西,款识曰:“乾隆十年嘉平,复堂李鱓。”另有一页陶敦临、陶剑秋的题辞,前者曰:“梧桐庭院庆朝阳,树绿阴浓栖凤凰。看到齐眉登耄耋,黄花晚节有余香。戊午暮春题。”後者曰:“李复堂博学,能诗文,精书画,与郑板桥同里,时人称扬州八怪,复堂与焉。此轴,先大父得之汴梁,甚珍惜之,乙酉孟夏,吾兄悬弧,今晨检以为赠,祝文斋齐眉耄耋也。禺山陶剑秋,时同客墺岸并识。”据此可知,《耄耋鸣禽》初由陶福祥(1834~1896,刻书家、藏书家,广东番禺人,次子陶敦临,廪生,曾任河南某知县,喜收藏)之父得自开封,传给陶福祥次子陶敦临。1858年(戊午)春末,陶敦临根据此画内容,在画外写了一页诗,後来将此画送给弟弟陶剑秋。将近三十年以後,即1885年(乙酉)初夏,陶敦临喜得贵子,当时与其同住的陶剑秋拿出此画,在陶敦临当年题诗之下的空白处记录此事,又把画送还陶敦临。
  六是1749年作《猫石图》,绘有纯白猫咪与踏雪寻梅黑猫,以及菊石双蝶,款识曰:“乾隆十四年竹醉日,画於江南之孙村,复堂李鱓。”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7:38
  四

  七是1750年前後作《耄耋图》,绘有黑白花猫,似为乌云盖雪,此猫坐於石上,仰望自树梢悬吊的笼子,笼中有一只纺织娘,树身与山石均为扁豆(东北人称之猪耳朵豆角)枝缠绕,枝上有豆花有豆荚。款识曰:“古木秋风豆叶黄,依稀此地有农桑。可怜江北机声少,辜负花间络纬娘。复堂李鱓。”李鱓多次创作类似作品并题写此诗,但其中都没有猫,如1750年作《豆叶络纬图》,款识曰:“古木秋风豆叶黄……。乾隆十五年春月,复堂懊道人李鱓。”1754年作《扁豆蚱蜢图》,款识曰:“古木秋风豆叶黄……。乾隆十九年秋八月,复堂懊道人李鱓。”他在1754年作《农桑闲秋图》时,仍然没有画猫,但在画上多题了一首诗:“鞠有黄花老少年,柳根篱豆自相缠。德禽络纬因人累,何似高梢饮露蝉。毫端野趣豆棚多,劈苇编笼养绩婆。轧轧夜声人不寐,授衣时节听如何。寓海陵何村,即景题画,秋风冷落,大有归志。古木秋风豆叶黄……。乾隆十九年八月,复堂懊道人李鱓。”由此可知,《耄耋图》应作於1750年前後,画中之诗则流露了他对於农村经济的担忧。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7:45
  八是1753年作《耄耋长寿》,绘有石上黑尾花猫,款识曰:“乾隆十八年,李鱓制。”
  九是《猫石小鸟》,绘有猫石与树枝六雀,画中之猫,酷似老虎。款识曰:“不寐题诗入画图,夜深月上酒频呼。怪来家雀欺黄腊,难掩光明照乘珠。复堂懊道人李鱓。”另有一页题跋:“李复堂先生设色神品。壬子正月,避乱海上,重装。竺汀题。”据此推之,此画应於夜晚所作,李鱓夜间饮酒,忽见月下家猫捕猎,六雀惊飞,落满黄腊树枝,故作此画并题诗,其中“照乘珠”借指猫眼,猫行无声,却目射精光,暴露行踪,故曰“难掩光明照乘珠”。
  十至十四皆为《耄耋图》。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7:52
  十是石上黑尾花猫,应是乌云盖雪,仰望蕉叶上蝴蝶,款识云:“老圃秋雨後,黄菊无××。奴狸拳石捕,飞蜨闹芭蕉。复堂。‘无’下落‘限好’二字,李鱓并记。” 据此,“黄菊”句应为“黄菊无限好”。此诗之意,与《猫石小鸟》题诗类似,但场景改为白天,猫於石上捕蝶,将其惊飞,至於芭蕉叶上。
  十一是黑尾花猫,肥硕异常,仰望蝴蝶与蜻蜓,款识曰:“拟青藤老人意,懊道人李鱓。”另有一页题跋:“李鱓是画,青藤画意,巴人藏。”青藤老人,即徐渭,但不知其是否画过如此肥猫。目前仅查得徐渭猫画一幅,绘有乌云盖雪及蕉菊蝶,款识曰:“冬烂芭蕉春一芽,隔墙似笑老梅花。世间好事谁兼得,吃厌鱼儿又拣虾。青藤漱老墨谑。”另有一幅徐渭《墨梅芭蕉图》,亦题此诗,落款“徐渭”,画中无猫。比较而言,李鱓第十幅《耄耋图》倒应是“拟青藤老人意”而作,可见徐渭另外至少还有一幅猫画。
  十二是双猫,一纯白,一乌云盖雪,另有双蝶,款识曰:“小雨烟中戏药阑,轻毛曾趁午风乾。惯从花底窥蜂蝶,射出瞳光一线寒。复堂。”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8:01
  十三是黑尾花猫,望向高处菊花侧面蝴蝶,款识曰:“耄耋图。懊道人李鱓。”
  十四是黑尾花猫,面对菊花,花上有蝴蝶。所见照片仅为局部,不知别处内容,也不见款识。
  另有两幅所谓李鱓猫画,下笔草草,或是伪作。一是耄耋图,绘猫石蝶花,款识曰:“鼠避仓除静,花香蝶又来。不甘闲处卧,苔径小徘徊。复堂懊道人制。”一是《猫趣图》,会有黑白花猫,仰望花枝小鸟,款识曰:“粉墨团成露气香,引梢舒萼在山房。从来幼妇宜黄绢,莫认风流着道妆。懊道人李鱓。”此诗取自李鱓《花卉集册》的一页,并非咏猫用,而画中之猫仿自李鱓1750年前後作《耄耋图》中仰望纺织娘之猫,但画得敷衍潦草,伪造的可能性极大。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28:14
  图文见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k4NjM1MA==&mid=2247493307&idx=1&sn=0925beb4de5f65693167d70095353b8a&chksm=ea7d7ebadd0af7ac2942564687a5835043b683bd8e293798855066590a12c539cc2e6a6c611a&token=160188854&lang=zh_CN#rd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31:04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33:02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8:16
  五

  汪士慎(1686~1759),安徽休宁人,字近人,号巢林、溪东外史等,寓居扬州,卖画为生,工分隶,擅画梅,精于篆刻,1739年一目失明,自刻“尚留一目看梅花”与“左盲生”等闲章,1751年双目皆瞽,但仍能挥写狂草大字。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8:25
  目前所见汪士慎猫图,仅有两幅。一是1728年作《耄耋忘忧》,绘黑尾黑背白猫,近似乌云盖雪,肥硕程度可与李鱓猫画相比,另绘萱草石蝶等,款识曰:“每餐先备买鱼钱,曾记携归小似拳。一自爪牙勤黠鼠,傍人安稳卧青毡。戊申七月九日,近人汪士慎。”一是同年作《猫石桃花图》,画中之猫几同《耄耋忘忧》,却并未望蝶,而是在桃枝之下,湖石之上,貌似休闲,眼睛却盯着左边,不知瞧见了什么。款识曰:“每餐先备买鱼钱,曾记携归小似拳,一自爪牙勤黠鼠,傍人安稳卧青毡。戊申九月,近人汪士慎写於七峰草堂并题近句一截。”
  尽管汪士慎《耄耋忘忧》与《猫石桃花图》所绘皆为外出玩耍的猫,与诗中所称“傍人安稳卧青毡”不符,有些画家还是喜欢把这首诗题写在自己的猫画上,画的也同样不是“傍人安稳卧青毡”的情景。如黄胄《猫趣图》,绘花丛白猫一只,款识云:“每餐先备买鱼钱,曾记携归小似拳,一自爪牙勤黠鼠,傍人安稳卧青毡。汪士慎诗,黄胄仿其意。”
  杭州女画家韩敏2001年作《秋色狸奴图》,绘石间花猫与秋叶,款识云:“每餐先备买鱼钱,曾记携归小似拳。一自爪牙勤黠鼠,傍人安稳卧青毡。右题古人句也,辛巳年春,缪君携来余于九三年圣诞夜之旧作狸奴图,属补钤印。旧作重现,恍若隔世,自愧不堪入目矣,重画一幅赎过,略得心安。韩敏。”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8:32
  罗聘(1733~1799),字遯夫,号两峰,又号衣云、花之寺僧、金牛山人、师莲老人等,祖籍安徽歙县,其先辈迁居扬州,为金农入室弟子,布衣,好游历,擅长画鬼,人物、佛像、山水、花卉等,无所不工。
  目前所见罗聘猫图,仅有两幅。一是《猫趣图》,绘有黑白花猫,扭头仰望竹间白蝶,设色精妙,猫与蝶的立体感极强,呼之欲出。款识云:“自唐王摩诘双钩法传于江南,而世之画者多宗蜀主,故黄荃父子擅名,当代黄华老人而下,高房山、李蓟丘、赵松雪诸人,皆工墨竹,铁钩锁之法绝响矣。两峰道人罗聘。”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8:38
  二是《猫王图》,所绘乃黑尾花猫,毛发蓬松,身体夸张地鼓成圆形,脑袋位于中间,虽然不如沈周的猫那么圆,却是威风凛凛,猛如金刚。款识曰:“此天竺猫王也,鼠一见伏地而死,旁观者哑然大笑不止,不知此语出藏经。花之寺僧记。”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8:44
  类似天竺猫王故事,明代即有。慎懋官撰《华夷花木鸟兽珍玩考·卷之七·西番猫》:“景泰初,西番贡一猫,经过陕西庄浪驿时,福建布政使朱彰,以事谪爲驿丞,彰管其贡,使译问猫何异而上供,使臣书示云:‘欲知其异,今夕请试之。’其猫盛罩於铁笼,以铁笼两重,纳着空屋内。明日起视,有数十鼠伏笼外,尽死。使臣云:‘此猫所在,虽数里外,鼠皆来伏死,盖猫之王也。’朱彰,原交趾人。”严从简撰《殊域周咨录·第十六卷·撒马儿罕》亦记此事,文字相同;郎瑛撰《续巳编·猫王》(收於《说郛续》卷十四)则删除末句,前几句内容稍异,其余一如前述二书:“福建布政使朱彰,交址人而寓於苏,景泰初,谪爲陕西庄浪驿丞。有西番使臣入贡一猫,道经於驿,彰舘之,使译问猫何异而上供……。”余懋学撰《说颐》卷二《猫王蜂义》亦收此事,之後略加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8:52
  六

  扬州八怪之中的李方膺和高翔,不知有没有画过猫,反正目前尚未找到,但是我们可以把华嵒与闵贞的猫画加进来,因为他们也是扬州画派的画家。
  华嵒(1682~1756),字德嵩,更字秋岳,号白沙道人、新罗山人、东园生、布衣生、离垢居士等,福建上杭人,擅画人物、动物、山水、花鸟、草虫,一生贫困,以卖画为生,中晚年频繁往来於杭州、扬州,与金农、高翔、李鱓、郑板桥等都有交往。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8:58
  人们常常称赞华嵒擅画动物,却从没有人提到他擅长画猫,这实在不够公平,因为华嵒与李鱓同属画猫大户,光是目前找到的华嵒猫画就在十幅左右。
  一是1728年作猫石秋葵图,绘有花猫,黑尾黑背,笑意盈盈,比金农的笑猫笑得更加开心,款识曰:“小雨烟中戏药栏,轻毛曾趁午风乾。却来石上窥花影,射出瞳光一线寒。雨窗新罗山人偶笔,时戊申春二月八日也。”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9:05
  既然以诗书画三绝著称,华嵒就应该尽量在题画时自己写诗,而不是抄改前人作品。但他偏偏要这么干,而且居然抄改到内部人头上,只是目前还难以查清,他抄改的究竟是谁的诗。前面说过,李鱓曾有一幅猫画,款识曰:“小雨烟中戏药阑,轻毛曾趁午风乾。惯从花底窥蜂蝶,射出瞳光一线寒。复堂。”扬州画派之中,有一位与李鱓同岁的画家蔡嘉(1686~1779後),字松原,一字岑州,号雪堂,一号旅亭,又号朱方老民、云山过客、菜畦老圃,江苏丹阳人,後侨居扬州,工草书,花卉、山石、翎毛、虫鱼,无一不能,与高凤翰、高翔、汪士慎等交往,还曾与金农、高翔、华嵒等参加邗江吟社,常在画作上写诗,诗句清新,有林下风。蔡嘉曾作《耄耋图》,上绘黑猫、山石、射干,款识云:“小雨烟中戏药栏,轻毛曾趁午风乾,翻从花底窥蜂蝶,射出瞳光一线寒。朱方老民蔡嘉。”考察华嵒、李鱓、蔡嘉所题猫诗,差别在第三句。比较而言,华嵒句不够含蓄且转折突兀,蔡嘉句亦显突兀,李鱓句则更为贴切,故李鱓诗似是原创,但也不排除蔡嘉诗为原创的可能,华嵒诗则应是抄改之作。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9:14
  二是1730年作《猫蝶图》,绘有黑尾黄猫,肥硕可爱,伏於萱草之下,兴致盎然地仰望蝴蝶,款识曰:“庚戌夏日,画於清松山馆之吟秋小阁,新罗山人并识。”
  三是1737年作《猫趣图》,绘有黑尾花猫,扒着横斜的树干,身体悬空,随时可能掉落,却是毫不气馁,树上缠绕着开花的薜萝之类,树下有几丛水仙花,款识曰:“饮罢屠苏乐有余,花阴真似小华胥。但敎杀鼠如邱作,四脚撩天一任渠。丁巳年秋朔日。新罗山人华嵒写。”画中另有几行题辞:“新罗嵒妙笔自运,形神毕肖,丹泉。”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9:21
  丹泉,应即河北画家邵开鼎,京东八家之一,1933年重修《昌黎县志·人物志·流寓传》有其小传:“邵开鼎,字丹泉,迁安人。壮年游昌黎,遂家焉。年四十餘无子,平生不衫不履,工绘事,以人物、花卉、博古著名。家赤贫,借笔墨为生活。每作画,悬纸壁间,卧视之,细心安置章法;兴到日画数十张,否则终日不拈笔。性骨鲠,素契合者,为作画谢金多寡不计,或竟不受;所鄙夷者,虽寿以百金,不能得尺幅。尤工诗,有宋人风味,多散佚;今所存《丹泉诗稿》一卷,乃邑人张念祖抄辑而仅存者。”
  华嵒《猫趣图》中题诗,原为元好问为何尊师《醉猫图》所题二诗之一,全诗见《元好问全集》卷第十三,题为《醉猫图二首何尊师画宣和内府物》:“其一、窟边痴坐费工夫,侧辊横眠却自如。料得僊师曾细看,牡丹花下日斜初。其二、饮罢鸡酥(一作苏)乐有余,花阴真是小华胥。但敎杀鼠如丘了,四脚撩天一任渠。”华嵒对原诗略加改动,倒也无妨,但不该将“鸡苏”改为“屠苏”。屠苏指药酒,鸡苏却是薄荷一类植物,因猫以薄荷爲酒,故称猫嚼鸡苏为饮。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9:26
  七

  四是1741年作《竹雀猫菊图》,绘有双雀翠竹,黑猫秋菊,猫身滚圆,尾若拂尘,菊花或白或红,与黑猫形成强烈对比,一枝白菊,恰在黑猫身后,叶片肥大,白绿黑三色,交互掩映,色彩冲击力超强,富有装饰意味,款识曰:“金风飒飒晓雲轻,西圃秋容尽吐英。岂为白衣争送酒,酡颜篱下醉渊明。辛酉九秋,新罗山人。”画中题诗,颇为幽默,借用白衣送酒典故,将菊丛醉雀黑猫,比作醉酒的陶渊明,又用一“争”字,暗示黑猫沉醉之深。《猫苑》云,“凢純色,無論黃、白、黑,皆名四時好。”据此,《竹雀猫菊图》中黑猫,可称四时好。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9:32
  五是1750年作八开《花鸟草虫图》之二,题为《华阴乳犬》,绘有山石秋葵,石下双犬,一卧一立,立者几乎全黑,望向石上黑尾花猫,似在与之交谈:“你咋不戴口罩呢?”“你不是也没戴吗?相距超过三米,用不着戴,傻帽儿!”款识曰:“华阴乳犬,仿宋人点笔。”画中黑犬,天真活泼,神色渴切,好像正在打听消息的小男孩,花猫却神情恬静,不慌不忙,仿佛阅尽沧桑的智者,与之形成鲜明对比。此猫形象应化自八大山人的一幅猫石图,但将猫身由长改圆。李鱓1753年作《耄耋长寿》与乾嘉年间书画家张敔(1734~1803)1765年作《耄耋图》,同样仿自八大山人的那一幅猫石图。华嵒多次画过《华阴乳犬》,如十开《灵兽册》之三,款识曰“华阴乳犬,仿宋人法”,其中却仅有一只黑犬,并无猫咪。
  六是《耄耋图》,三开《花鸟册页》之二,绘有黑尾花猫,扭头望蝶,猫眼与蝶相距不远,眼神如醉,款识曰:“耄耋图。新罗山人澷笔。”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9:40
  七是《富贵耄耋图》,又名《猫趣图》,绘有山石牡丹,石下有一狮猫,仰望牡丹,期盼蝴蝶。此猫全身皆白,眼圈尽黑,堪比熊猫,不让佐罗。款识曰:“新罗山人,嵒。”画中另有林则徐题辞:“华嵒,字号秋嶽、新罗山人等,善人物、山水、花鸟、草虫、走兽,无所不精,此帧为其中年所作猫趣图,生机盍然,意趣无穷,少穆林则徐,观後敬题。”
  八是十开《灵兽册》之五,绘有黑尾花猫,卧眠石上,款识曰:“鼠翻盆,汝不顾,却来石上花荫卧,罪过。”如果说金农的猫画款识“猫以捕鼠爲能,日坐石径,岂倦于花阴捉蜨耶”尚有指责之意,华嵒的这幅猫画款识却是明里谴责,暗含怜惜,且语气更为幽默,令人忍俊不禁,所以时常被後代画家引用。如赵少昂1981年为徐悲鸿1943年赠丘堤《猫石图》题辞:“鼠翻盆,汝不顾,却来石上花阴卧,罪过,罪过。悲鸿先生画马,善新时声,尤爱其画猫,神情活泼,此作可以见之。辛酉春二月,赵少昂题。”张大千1970年自题《花间懒猫》与1971年自题《萱草狸奴》时,皆曾引用此诗,但与赵少昂一样,也对诗句稍作改动:“鼠翻盆,汝不顾,却来花间石上卧,罪过。”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19:59:46
  九是《群猫》,绘有四只黑尾花猫,好像整过容的小绵羊,款识云:“碧眼乌圆食有鱼,仰看蝴蝶坐阶除。春风漾漾吹花影,一任东风鼠化鴽。”此诗同样并非华嵒所作,而且略有改动,其版权应归劉基所有,收於《全明詩》卷五十五:“《題畫猫》:碧眼乌圆食有鱼,仰看胡蝶坐阶除。春风漾漾吹花影,一任东郊鼠化鴽。”华嵒将“东郊”改为“东风”,不但意思有变,也与前面的“一任”二字不合。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20:00:03
  十是作於1752至1756年的花猫柳石图,绘有黑尾花猫,肥硕之极,好像癞蛤蟆,款识曰:“新罗山人写於解弢馆。”华喦是福建上杭人。上杭古名新罗,故华喦自号新罗山人。华喦晚居杭州,将西湖边的几间房屋称为解弢馆:“仆解弢馆之东北,有余地一方,纵横仅可数丈,中有湖石两块,方竹四五竿,金桔、夹竹桃、牡丹、月季,高下相映。自壬申秋,置杖闲居,无关家事,而晴窗静榻,方可娱情。”壬申乃乾隆十七年,故此画应作於1752至1756年,系其晚年作品。
  另有一幅所谓的华嵒《猫蝶图》,绘有黑尾花猫与蝴蝶,款识曰:“乾隆乙未秋,前三月,华嵒。”乾隆乙未是1775年,而华嵒在1756年即已去世,故此画必属伪作。
  顺便说一下,华嵒有一幅《峰虎图》,所绘非猫,但至少算是猫亲戚,画中之虎,愁眉苦脸,伸爪拭泪,可怜之极,身后树枝,立一野蜂,打哭老虎者,必是此辈。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20:00:11
  八

  最後说说闵贞的猫画。
  闵贞(1730~1788),字正斋,号青乔、青桥、蓼塘、蓼塘居士,祖籍江西南昌,寓居湖北汉口,善画山水、人物、花鸟。有人说他曾流寓扬州,有人则认为他从未去过扬州,但他的绘画风格与黄慎相似,所以也被归入扬州画派。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20:00:17
  目前所见闵贞猫画有五幅,全是水墨小品,画中仅有猫咪,每幅画的款识都是“闵贞画”。
  一是《肥猫图》,画中之猫,白胸白脚,口鼻部白色,余皆黑色,勉强可算乌云盖雪,黑尾朝天,如同旗杆。此猫有二奇:一是胸口白毛居然呈长圆形,仿佛挂在黑绒布之上的大鸭蛋,黑白对比强烈;二是竟有两个红脸蛋,又是笑眯眯的,颇具漫画色彩。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20:00:23
  二亦是肥猫图,画中之猫,一如《肥猫图》之猫,同样在微笑,但并未站立,而是卧在地上,并无红脸蛋。
  三是双猫图,画中双猫,一只同《肥猫图》之猫,同样在微笑,但仅用两只前腿站立,而且没有红脸蛋,一只则是黑尾白猫,也在微笑。 《猫苑》云,“純白而尾獨黑者,名雪裡拖枪。”故此黑尾白猫应为雪裡拖枪。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20:00:28
  四是《猫戏图》,画中双猫,一是白爪黑猫,可称踏雪寻梅,一是黑尾花猫,身体近乎白色,类似雪裡拖枪。花猫捂着脸,好像在玩躲猫猫,则黑猫扭头看着别处,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五是白爪黑貓图,图中之猫,仅见侧影,并非纯黑,可勉强称为踏雪寻梅。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20:00:35
  至此,目前统计出来的扬州八怪猫画(不含伪作)有:金农两幅,郑板桥两幅,黄慎六幅,李鱓十四幅,汪士慎两幅,罗聘两幅,华嵒十幅,闵贞五幅,蔡嘉一幅,计44幅。这个数字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太少。如果可以看到江苏美术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扬州八怪现存画目》,估计能够从中找出更多猫画,但那书贵得买不起,所以只能根据手头的画册和网上查到的情况进行总结,不但容易挂一漏万,而有可能将赝品列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能等到日後有新发现时再说了。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4 20:00:40
  总的来看,扬州八怪的猫画,虽然各有特色,却也有共性,那就是他们多半喜欢画肥猫或圆猫,尤其青睐乌云盖雪、踏雪寻梅或类似之猫。除纯白猫之外,他们笔下的猫,多半都是黑尾。扬州八怪的猫画,往往只为祝寿或单纯写猫之用,即使手法精妙,思想境界却没有提升,中国多数画家的猫画也都是如此,惟有八大山人和徐悲鸿的例外。在中国美术史上,第一个让猫画具有象征意义的是八大山人,他笔下的猫咪往往等于他自己,体现着他的喜怒哀乐。遗憾的是,此後再没中国画家有意识地借猫喻人,直到徐悲鸿画猫,再次赋予猫画以各种象征意义。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一至四日
  肖毛于哈尔滨看云居
作者:ty_郭小米215 时间:2020-11-04 20:14:07
  好。谢毛哥整理。我收藏了
作者:独庸生 时间:2020-11-04 21:44:13
  这么爱猫
  对了,你说爱猫才叫肖毛,这毛指猫,近音之故?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5 08:41:39

  

  
我要评论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5 15:05:08
  今天刚刚收到35.5元在孔夫子购买的两部顾志红作品,分别列入文杏书系第一辑与第五辑,前者名曰《康乾时期扬州界画流派研究》,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年初版,後者名曰《清代扬州美术年表》,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5年初版。与在网上找到的《扬州八怪现存画目》内页相比,《清代扬州美术年表》收入更全,但对于各画家的册页不做说明,其中应该有不少猫画。或许由于出版时间太早的缘故,《扬州八怪现存画目》收入的画目比《清代扬州美术年表》更少,但每幅画的款识差不多都一同收入了,後者却仅收入题目和出处。
  遗憾的是,把《清代扬州美术年表》从头翻到尾,却只找到三幅我在《扬州八怪画猫》正文中没有提到的猫图,分别是李鱓1727年作《正午狸奴图》(藏于美国伯克莱加州大学)、黄慎1734年作《猫蝶图》(藏于福建省宁化县纪念馆)、闵贞1786年作《猫石牡丹》(藏于朵云轩),这就是我花35.5元买来的信息,虽然代价不算低,却可以让扬州八怪的猫画总数增加到47幅。
  2020年11月5日又及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5 15:05:20
  下半部图文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ODk4NjM1MA==&mid=2247493332&idx=1&sn=dd75f6869b20239d6120ea8ace9ddcc0&chksm=ea7d7ed5dd0af7c37bac09b03cf78e06794a37f29ea5ba44d1f6005fa5758ee9a5f72da33541&token=13063149&lang=zh_CN#rd
作者:云小香 时间:2020-11-05 19:04:06
  顶一个,好可爱,毛毛的帖子有营养,超级喜欢喵星人,在名家的笔下栩栩如生又形态各异
作者:酒醉扶墙走 时间:2020-11-07 16:00:31
  心里痒痒的也想养了。但猫太聪明,最后不知道谁养谁了。
  看这只猫,我就想到和珅,准确的说应该是王刚。
  

  看这只猫,就觉得肥肥的还特别妙曼。它前面两爪的画法很奇特,有意思呀,为啥成一片了。是不是这只猫正在飘飘然。

  



我要评论
作者:绿竹安安 时间:2020-11-07 19:54:54
  最近发现人民文学出版的一套猫书,有老人和猫,猫之物语,等等,想买齐呢,书很薄,价也不便宜,字大,适合我家小学生读的。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7 21:37:49
  猫之物语:擅长装扮的老猫经(精装)
  猫之物语:小猫尤什卡(精装)
  猫之物语:独来独往的猫(精装)
  猫之物语:老人和猫(精装)
  ————————
  你说的是这套吧?
  我刚刚查了一下,擅长装扮的老猫经,插图中国人画的,肯定不如原版,一会我给你上图就知道了。
  小猫尤什卡,库普林小说,不知道译文质量如何。
  独来独往的猫,如果是吉卜林动物短篇小说选,那也没啥新鲜的。
  老人和猫,据说是个精神病学专家写的,我对这种人的东西不报什么希望。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7 21:39:04

  
  
  
  
  
楼主肖毛 时间:2020-11-07 21:39:35
  为了省一点钱,我买的是平装本,如果不差钱,应该买精装的。画得可爱死了。
作者:遇到潜力股 时间:2020-11-16 11:33:28
  看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