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追忆老师

楼主:夜雨宿巴山 时间:2021-09-10 15:29:20 点击:353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多年来养成了一种习惯,每至教师节,我总会或短信,或微信地给李老师发去一份节日祝福,年年虽是素语短句,但都是情真意切。可是从今年起,这份习惯却被无情地终断了。因为我在尘世间投递的这份祝福,远在天国的老师是再也看不到了…我们所敬重的李老师已经离开我们两个月了。

  最后一次见到李老师是在殡仪馆。告别仪式结束后,目送灵柩车被司仪推行着,渐行渐远,直至在转角处慢慢消失,听到那送别的长号响起,看到曾经的老师将化作青烟,升入天国,从此我们便是天人永隔,我心底的悲情伤痛如潮涌来…

  李老师是我小学时期从一年级至六年级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当年她悉心地给我们从拼音识字教起,直到我们可以组句行文。也正是她把懵懂无知的我们培育成识理认世的少年。可以说,人生历程中的童年长河,正是一直由李老师这艘“渡船”载着我们度过。说起来也奇怪,在多数人的求学历程中,对后期的大学老师记忆深刻,反而对早期的小学老师更为漠然淡忘。而对于我们这届同学来说,反而对当初小学老师的恩情更为铭记在心,即使后来遇到过中学和大学老师无数。

  车行驶在去公墓的路上,窗外是盛夏时节的川西坝子,晴空浮云,稻田上蜻蜓盘旋,绿林中夏蝉嘶鸣。车中久别重逢的几位同学,各自追忆起当年与李老师的交往时的旧事趣闻。虽然大家同学毕业已经多年,无论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多次的司同学,经历了商海沉浮的杨同学,还是走南闯北过的李同学。但说起旧年的事,在大家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追述中,那二十前的旧事如映眼前,曾经的少年时光又似回流。大家说起当年的李老师,除了同学少年时的十分敬畏,和历经世事后的敬重有加,还有成年后对老师的满怀感恩。

  我们印象中的李老师是不怒自威,令当年我这们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顽童不得不敬畏有加。这种“威”,来自老师课堂上的不言苟笑,也来自教学上的严格认真。李老师对教学工作的一丝不苟,历来是出了名的。在语文的教学中,方块汉字是一笔一划地教,字义的解读是一句一句地阐明,词语的拓展是举一反三地从近义和反义双面展开,寓言和诗词除了强化记忆,还会用直白浅显的话简短阐明,作文的写作,通顺为要,词语丰富更佳。我们的字如果写得缭倒歪斜,她会严厉地批评这字如鸡爪薅过,这样是无法过关的。古诗词难以背诵,她会加班“陪”你背诵,作文字句不通,她会逐字逐句的纠正,除了教学方式上的严,李老师还会对教学工作的执着和全身心地投入。我们班通常是全校最后一个放学的,在其他班级放学后,李老师还会不计报酬地给同学们补课。当年同学们贪玩的同学们,一味地报怨“太阳过了山,太阳过了河,李老师就是不放学”,其实哪能领会到李老师当年的良苦用心。因为我们这群乡下孩子基础薄弱,不要说与大城市的同龄人竟争,就是与三线工厂里那些子弟学校的同学Pk,也是“不可以道里计 ”的。面对现实的差距,除了让这些乡下娃娃们勤能补拙外,还有别的办法吗?况且当年的乡下娃娃,一旦放学后,不是在途中贪玩,就是被家长捉去做补充劳力,惟有如此,方可补缺现实的不足。

  我们当年这群乡下的孩子野性十足。若犯爬树掏鸟,下河逮鸭这类事并不算啥新闻,甚至有时野起来可以干闯些无法无天的祸来。小学四年级时,有同学贪玩地从附近三线工厂里拿走重要零件,以致惊动有司。出现了这种“骇人听闻”的“大案”,李老师肩负的压力可想而知。她不得不连夜奔走各家同学,调查具体情况,配合有司的取证。虽然最终“物归原主”,以“顽童的非恶意”结案,但对一向要强,并且是厂内员工家属的李老师而言,其肩负的压力和自责,以至多年后她和我谈起这桩旧事,她仍感慨万千…

  在记忆中,李老师留给我们的旧事,除了学习上的严格认真,还有少年时的带我们劳动或游玩时的趣事。每年春天的春游,或早在油菜花开之际,或在晚在桐花万里时。川北处处秀山丽水,风景本来就无处不在。去春游,不过是老师随意选定地点,或在流水湾处,或在山坳林下。到了指定地点,或铺陈开携带的熟食糕点,或垒灶野炊,烹煮食物。虽无古人那种“风乎舞雩,咏而归”的雅意, 但于久困教室的儿童来说,确实是一件欢快的趣事。

  当年的乡下学校,硬件设施极为落后。晴时扫地满面尘土;雨时则会一脚烂泥;开学时第一件事便是挥锄满地蒿草;寒假前的最后十来天,也是寒意肆虐时,三九风穿过无玻璃的窗,坐在教室里的我们耳朵疼如刀割,脚似冻麻木。最后备考时期,李老师总会组织大家备些柴火,在教室里“围炉而坐”,这时候的李老师不像讲坛上的严师,更像亲和的家长。这种今天看来不可思议的“取暖”,我们追忆起来,当年的穷困也是极为温暖的。

  我们这些80年的农村娃娃们在当年从来不知零花钱为何物?家家户户支付柴米油盐都捉襟见肘,更休提筹集班级活动经费的事情。毕业那一年,学校组织班级活动,别无他法的李老师只好在周末带我们在附近农家包揽插秧的活,用每次劳动后换取三十或五十的报酬,筹集了经费,为最后一年的六一活动开支所用。并非农家出身的李老师,每次躬亲示范,即使春水甚寒,即使农田淤泥虽脏,李老师和我们一样,挽起裤腿,躬身田亩。当年的田间旧事,现在回想也是乐事,更是那书中纸上,学不来的一种体验。书上那些“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艰辛,对粮食“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的珍惜等等道理,也是在这种行知合一地实践中,才更能体会真切。

  现在想来,总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我们这个班凝聚到一起,即使同学们毕业了二十多年,也各自有了不同的人生经历。这份力量的核心应该来自李老师。我们这群她看着长大的娃娃,谁的脾性如何,谁的性格怎样,谁的长处在哪,谁的缺点是啥,她都了然于胸。看着我们这群飞走的娃娃,谁有想不通的时候她总会亦师亦有的劝慰和开导,谁有人生不顺的环节,她总会长悲亲友般地勉励。即使我们已经远走高飞,她也总关切这些当年的学生。曾经听闻远在江苏的我,正在准备装修房子时,她立马电话给我,殷殷关切。见到李同学在朋友圈发了条秒删的怨言时,她立马语重心长地开导李同学一些家庭的经营之道…

  总感觉李老师总是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寞寞地关注着我们这些学生。在我们需要时,立马现身给出师长般的关切和朋友般的温暖。而事后又“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李老师每次回乡,都有打听同学们的状况如何;若和同学们相聚,也常忆旧事,欣慰于大家的家和事兴。虽然我们这群学生未成大器,但我们终是做到了李老师所教导的方正做人。

  人至中年的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过得一地鸡毛。平凡的我们终是为养家糊口奔波终日,为柴米油盐劳碌常年。见李老师如大多数退休人员一样地含饴弄孙,我有时和她开玩笑的说“少年子弟江湖老,当年先生仍青春”,我们总觉得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将来还有许多机会能与李老师再聚,听她笑谈当年的少年趣事,听她开导人生困惑。但不幸的是突然来临病魔,已不再给我们机会了,夺去了李老师的生命,终成憾事。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老师之恩,终生难忘。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夜姬落 时间:2021-09-10 15:57:12
  师恩难忘,感人文章。
我要评论
作者:东化村 时间:2021-09-10 17:45:02
  赞
我要评论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21-09-11 07:34:59
  纪念恩师的好文,发在教师节,夜雨兄是也。推荐推荐!
我要评论
作者:键盘侠的小孤傲 时间:2021-09-12 08:10:04
  好快啊
作者:毕明迩 时间:2021-09-12 11:15:21
  教师节那天,学校退休教师原定到校集会纪念,并且老同事得以相会。后说因为防疫,会取消,请在下午一点半到三点时间段内,到校门口,领取节日慰问。

  我就没有去,在退休小群内写了一句"节日愉快“,告假了(此群是小组的群,十余二十人而已,通知也是从此群看到)。
  • 夜雨宿巴山: 举报  2021-09-12 11:44:13  评论

    问好毕老,道声节日快乐! 自宾四先生算起,毕老家是教育世家,一门名师数名,高足早已遍布四海,作为后学的,我十分敬仰!
我要评论
作者:天下谁之中 时间:2021-09-13 14:29:50
  天下尊,是教师;天下孝,是父母。
作者:小崽儿嗨劳爺 时间:2021-09-13 21:26:33
  教师节的日期选定,是走资派的扯淡也是读书人的耻辱,是这个民族的恶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