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改变的忠诚,第一部,长篇反特小说》全新修改版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0:43:00 点击:3000 回复:20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永不改变的忠诚》
  沧海横流见众豪,长空啸举赫连刀。
  英雄自古怀肝胆,壮士何曾恋羽毛。
  红日井冈升冉冉,南昌举义毙顽枭。
  乌江岸畔征袍洗,赤水河边破浪涛。
  晓月卢沟烽火烈,神州怒把战旗高。
  平型隘口击倭匪,津浦千行斩鬼妖。
  血雨八年将晓色,风云骤起路森萧。
  如潮铁马江中越,蒋氏王宫任覆摇。
  浩浩茫茫天地净,苍苍莽莽再多娇。
  人民四亿齐歌舞,紫禁之巅万国朝。
  《永不改变的忠诚,第一部》
  题材:长篇反特小说。
  本书中的事件,时间,地点,人物,部队番号,等等。均为作者虚拟,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特此声明。
  字数:约420千字。
  《永不改变的忠诚,第一部,内容简介》
  两个青年殷清风与霍闪,怀揣着各自的梦想。抗战统一战线中,唯一一次并肩作战,心心相映,成为知己。后,各奔东西,对立争斗40余年……
  各怀绝艺并谋略过人,来自于江湖。他们有的是双重身份,有的是三种身份。这些人投身于八路军,国民革命军,军统。血雨腥风中,演绎着人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故事主要发生在辽西明城(城市名为虚拟)。1933年,4个青年,殷清风,慕容林,欧阳菊,秋兰。心中各有信仰,投身与革命的洪流……1948年,4月下旬,明城国民革命军慕容林部起义。国民党反动军队,国民党起义部队,人民解放军部队,明城保密局特务,明城中共地下党组织,明城一贯道分坛,明城各方反动势力。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9次 发图:3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0:43:49
  《永不改变的忠诚,第一部,书中重要人物简介》:
  殷清风:代号“梅花”。中共“梅花小组”组长。
  身形偏瘦的殷清风,面庞白净,眉目清朗。
  左虎:绰号“关东之虎”。代号“飞虎”。中共“梅花小组”副组长。
  紫红色的国字脸棱角分明的左虎,双眼放射出鹰隼般的寒光,宽厚有力的大手犹如虎爪。
  郑耀祖:绰号“霹雳手”。代号“3号”。中共“梅花小组”成员。
  中等身材的郑耀祖,体壮如牛,目光炯炯,满脸正气。双手手背褐色皮肤青筋暴突,骨骼好似陇起的几道山梁.。手指犹如苍鹰利爪,苍劲有力。
  关小泰:绰号“神拳太保”。代号“苍狼”。中共“梅花小组”成员。
  关小泰黑黑的大脸膛,双眼如虎目,胡子茬好似钢针。
  欧阳菊:代号“寒菊”。中共“梅花小组”成员。
  欧阳菊如丝秀发垂落后背,娃娃脸清涂淡妆,犹如盛开的桃花娇艳欲滴,毛茸茸双眼轻眨时可爱至极。
  龙胜:绰号“开碑手”。中共反特小组成员。
  刀文杰:绰号“蹈海蛟”,代号“蛟龙”。中共反特小组成员。
  身材不高的刀文杰,强健如牛。犀利的目光好似利刃发出的寒光,双手手掌布满厚厚的黑色老茧。
  霍闪:绰号“白头翁”。军统“锋刀特战组”副总指挥。国民党,国家安全局,东南亚总负责人。
  窗边太师椅中,穿着深色华服的霍闪,一头白发整整齐齐,微眯双眼拿着古铜色烟斗,轻吐烟雾。
  柴豹:绰号“碧眼豹”。军统“锋刀特战组”副总指挥。
  柴豹身材不高,体壮如牛,刀条脸,面色较黑。山羊胡微翘,双眼射出寒光。
  司徒峰:绰号“铁臂猿”,“疯子”。军统“锋刀特战组”成员。
  “铁臂猿”魁梧身躯没穿上衣,各部肌肉棱角分明,硕大的繁体杀字刺在前胸。双手滚圆,手指粗壮,犹如虎爪。石壁般坚硬的小臂中,各套着闪亮钢圈二十个。他的光头油光崭亮,大脸盘泛着红润。铃铛般的双眼涌出股股的精光中带着杀气。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0:44:51
  《目录》
  《第一章:铁血群英》
  《第1节:绝密档案》
  《第2节:追击与反追击》
  《第3节:记忆》
  《第4节:潜入者身份》
  《第5节:跨国追击》
  《第6节:森岭残阳》
  《第7节:追踪》
  《第8节:喋血圪硠村》
  《第9节:秘密护送》
  《第10节:英雄血》
  《第二章:尘封档案》
  《第11节:国家公敌》
  《第12节:恶魔出笼》
  《第13节:无与匹敌》
  《第14节:“灵蛇”落网》
  《第15节:利刃屠魔》
  《第16节:梅花小组》
  《第17节:日军军刀折戟沉沙》
  《第18节:命案背后的阴谋》
  《第19节:不可能完成的破坏计划》
  《第20节:奇缘》
  《第21节:极度重犯》
  《第22节:血债》
  《第三章:恩仇日月城》
  《第23节:高山流水》
  《第24节:特殊行动》
  《第25节:围点打援》
  《第26节:霍乱计划》
  《第27节:黑夜里的“暗箭”》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0:45:13
  《第28节:谁是“夜莺”》
  《第29节:抓捕》
  《第四章:风云要塞》
  《第30节:顺手牵羊》
  《第31节:绝密任务》
  《第32节:锋刀特战组》
  《第33节:山雨欲来》
  《第34节:蕴育风雷》
  《第35节:袭击》
  《第36节:暗流涌动》
  《第37节:开卦》
  《第38节:不平静的夜》
  《第五章: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第39节:雷霆时刻》
  《第40节:东门内外的较量》
  《第41节:鏖战东门》
  《第42节:逆转》
  《第43节:罪恶计划》
  《第44节:群魔出动》
  《第45节:趁火打劫》
  《第46节:英雄无悔》
  《第六章:对决》
  《第47节:波澜再起》
  《第48节:诱饵》
  《第49节:野战医院里的魔影》
  《第50节:危机四伏》
  《第51节:“鬼脸”现形》
  《第52节:引蛇出洞》
  《第53节:关门捉贼》
  《第54节:困兽犹斗》
  《第55节:冲破罗网》
  《第七章:博弈》
  《第56节:阴暗中的交易》
  《第57节:抛砖引玉》
  《第58节:永不消失的“夜莺”》
  《第59节:大破苍林庄》
  《第60节:杂牌军》
  《第61节:借尸还魂》
  《第62节:奇袭》
  《第63节:血染青石寺》
  《第64节:公审大会》
  《第65节:天明公路上的对决》
  《永不改变的忠诚,第一部完》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0:45:45
  《序言》
  1990年,夏季某天晌午。
  辽西明城,西城区华阳大道91号院,大门上的横匾写着七个大字,《明城起义纪念馆》。
  前院三层洋楼,一楼宽大的展厅中。一张展桌上的玻璃罩内,并排摆着两把汉阳造88式步枪。
  桌边站着的一位老人身后,一位壮汉魁梧的身躯罩着军服,金水生与一位女解说员跟在二人身边。
  老人双眼中温柔的目光,直视两把步枪。
  虽然已经陈旧的步枪,仍然乌黑发亮,透出寒气。
  “这两把步枪,左手边的那一把,是明城国民革命军起义部队总指挥,慕容林将军使用过的步枪。右手边的那一把,是我党代表,起义副总指挥,殷清风主任使用过的步枪。”
  听着女解说员的话语,老人双眼中含着泪花,久久的凝视那两把步枪。许久,老人转身走向大门,军人紧跟在他的身后,二人缓缓走出展厅大门。
  “金馆长,那位老人是谁呀?”
  说着,女解说员的目光依旧落在老人的后背。金水生说道:
  “他就是,1948年,明城国民革命军起义部队,我党代表,起义副总指挥,‘梅花’首长。”
  “他就是殷清风首长啊,那他身后的军人是?”
  说着,女解说员惊讶的目光依旧落在老人身上。老人与军人将要淡出所有人视线的那一刻,金水生再次说道:
  “那位军人就是,‘孤狼’。”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02 11:02:54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1:11:03
  @菱花舞 2017-01-02 11:02:54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1:38:54
  @菱花舞 2017-01-02 11:02:54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5:10:22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5:10:53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9:05:06
  《第一章:铁血群英》
  《第1节:绝密档案》
  1980年7月7日傍晚,辽西明城,东郊清水河畔。
  友谊桥旁的一座凉亭中,木椅中稳坐的殷清风,古稀之年仍旧精神抖擞,清廋的面庞泛着红润,皱纹是沧桑的写照。搭在椅子扶手上的右手,一条笔直的伤疤贯穿手背。
  殷清风脚前木桩上的鱼竿甩出的鱼线落入水中,水面轻浮的鱼漂,将他的思潮带进A国。

  1980年7月7日夜,东南亚某岛国A国。
  都芶市北郊,一座豪华别墅的后院墙外。
  夜空密布的乌云遮住月光,大地漆黑一片。
  “咔嚓”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映出后院墙外的四个人影。
  戴着面罩与耳麦,身着作战迷彩,背着黑色双肩背包,腰间刀鞘插着军用猎刀,手持各式武器。
  这四个人分别是慕容国良,倪红,“毒龙”,“美洲虎”。
  瞬间,暴雨倾盆而下,天地雨雾茫茫。
  “开始行动!”
  23点整,看着手表的“毒龙”对耳麦轻声说完,其余三人对着耳麦轻声应答:
  “收到,明白。”
  倪红手持AK-47突击步枪与紧握手提式轻机枪的“美洲虎”,持枪警戒。
  慕容国良与“毒龙”各自将固体遥控炸弹贴上墙面之后,拿出飞爪射上墙顶,拉直绳索攀上墙头,拿出望远镜观察院内所有景物。
  后院墙边甬道树木成排,路灯光线荧荧。远处人工湖回廊曲曲弯弯,茉莉花丛一米多高,巡逻人员雨中巡视。
  远处的前院网球场两侧房屋整齐排列,一座三层洋楼灯光明亮,另外一座五层办公大楼雨中矗立。大门前的停车场内各式军车整齐停放,巡逻人员雨中巡视。
  慕容国良朝着倪红与“美洲虎”做着手势,四人戴上夜视仪,先后跳进后院,越过甬道闪进树林消失。
  前院停车场后面,五层办公大楼内。
  四楼某房间里,家具典雅,花卉众多。
  窗边太师椅中,穿着深色华服的霍闪,一头白发整整齐齐,微眯双眼拿着古铜色烟斗,轻吐烟雾。
  “当,当,当。”
  “报告。”
  “进来。”
  房门开关声中,霍宪章来到霍闪面前。
  “主任,客人都送走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霍宪章轻声说完,霍闪缓缓说道:
  “宪章,雨越下越大了。”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9:05:39
  “主任,值班人员和巡逻小组,各自都在岗位上。”
  霍闪眯眼吐着烟雾,霍宪章继续说道:
  “刘风雷在大门值班室里,赵铁钢在办公大楼里值夜,赵林海在后楼里巡夜。‘魔雕’和‘苍鸷’都在隔壁房间里,还没回去休息。”
  “嗯,忙了几天都累了。叫‘魔雕’和‘苍鸷’回去休息。”
  “是,主任。”
  霍宪说着章转身来到门边,将要打开房门。霍闪再次说道:
  “宪章,到一楼监控室里看看后楼的情况,没问题,就回去休息吧。”
  “是,主任。”
  后楼三层洋楼,二楼走廊灯光明亮,干净整洁。
  两个男人身着中山装,肩挎美式M16-突击步枪,握着多功能手电筒,缓步走廊巡视。
  “楼里静得出奇。”
  一个男人说完,另一个男人说道:
  “除了雨声,每天夜里都是这么静。何况,今天是主任大寿,都喝了不少酒,睡得沉了点。”
  “也对,你在走廊守一会,我去卫生间。”
  卫生间门外,一个男人说完,另一个男人说道:
  “我正好也去。”
  “都不在走廊上,主任知道了,又得挨顿臭骂!”
  站在门边的一个男人说完,另一个男人顺口答道:
  “一分钟工夫,算什么事。何况,今天是主任大寿,心情都好着呢!”
  “也对,酒喝得多了点。”
  说话间,两个男人先后进入卫生间内。这时,走廊西侧尽头,闪出慕容国良与倪红。
  拐角外墙边,慕容国良蹲身贴墙,稳端AK-47突击步枪,听着卫生间里“哗哗”水声,凝视走廊。
  倪红斜背AK-47步枪,闪到一个房门前,拿出钥匙插进锁眼里转动。刹那间,房门开了,她闪进屋里掩上门。
  室内十分宽阔,豪华家具一应俱全,花香四溢,飘逸清馨。
  左墙一幅山水画前面,方桌上摆着两排花盆。
  她缓步桌边转动唯一的一盆君子兰,轻微的机械声响,左墙山水画向旁边移开,露出嵌在墙里的保险柜。
  她再次拿出一把钥匙,插进保险柜的锁眼里,把住密码盘转动的同时,耳朵贴近箱面,倾听里面细微的声响。片刻,柜门开了,她快速打开里层柜门,现出摞得整整齐齐的两本档案。
  突然,窗外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亮了档案袋封皮上正中硕大的国民党国徽,以及右上角红框里的两个红字:
  “绝密”
  她打开最上层档案袋,抽出里面档案。此时,窗外又是一道闪电,震得大地左右摇晃。同时,也照亮了档案封皮上的四个大字。
  “霍乱计划”
  由于重量减轻,最下层档案底部压住的一个按钮,正在朝上缓缓升起,随之而来的刺耳警报声传遍后楼三层洋楼内外。
  卫生间里,两个男人大惊失色,快速提上裤子摘下肩头步枪,飞身跃出卫生间踏上走廊的一刹那。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9:06:24
  拐角外墙边,慕容国良端枪扣动扳机,子弹飞速出膛,两个男人扑倒在地,手中步枪滑落一旁。
  “红姐,暴露,撤退。”
  说完,慕容国良听着耳麦里的女人话语:
  “收到,明白。”
  虚掩的房门打开了,闪出倪红的身形。此刻,走廊东侧尽头,出现赵林海和两个男人。他们稳端M16步枪,连续射击。
  拐角外墙边,慕容国良轻扣扳机。
  “哒哒”
  走廊东侧尽头,一个男人胸中两弹,后背撞在墙上,身子软面条般顺墙壁出溜到地面。
  房门边,倪红探出半个身形,端枪轻扣扳机。
  “哒哒”
  走廊东侧尽头,另一个男人栽倒在地。赵林海打出一串子弹,缩身拐角里隐蔽身形。
  倪红瞥一眼拐角外墙边,见慕容国良作出停止手势,掏出炸弹遥控装置倾听着。
  走廊西侧尽头拐角里,楼梯上,两个男人端着M16步枪,轻踏楼梯朝二楼楼梯口靠近。
  拐角外墙边,慕容国良按动炸弹遥控装置。
  拐角里,巨大的爆炸声中,烟雾夹杂着碎砖块冲上二楼的同时,一个男人的身体被炸飞抛上二楼走廊地面,M16步枪滑到一边,另一个男人顺楼梯翻了下去。
  拐角外墙边,慕容国良做出撤退手势的同时,身贴墙面,端枪凝视走廊。
  房门边,倪红单手持枪,奔向走廊西侧的玻璃窗。
  倪红腾身空中犹如猎豹,撞碎玻璃窗飘身楼外,坠落草丛就地一滚,闪到树后环视四周。
  几十米外树丛中,十几个男人持枪射击中,扇形围了过来。
  不远处的茉莉花丛内,隐藏身形的“美洲虎”,端着手提式轻机枪。另一簇茉莉花丛中,左手握着AK47突击步枪的“毒龙”,右手按动手中的炸弹遥控装置。
  爆炸声接连响起,火光冲天,哀叫声此起彼伏。
  楼内二楼,拐角外墙边,慕容国良端枪凝视走廊。
  “国良,安全,撤退。”
  听着耳麦里女人的话语,慕容国良对耳麦轻声说道:
  “收到,明白。”
  慕容国良单手握枪,转身奔向二楼西侧走廊尽头的玻璃窗。
  二楼走廊东侧尽头拐角外,赵林海探出半个身形,端枪扣动扳机。
  五层办公大楼,四楼某房间里。
  窗边太师椅中的霍闪,眯眼拿着烟斗,轻吐烟雾,沉思着:
  “后楼传出警报声,有人潜入图谋不轨。老朋友,你终于不甘寂寞无闻,还是派人来了。”
  “当,当,当。”
  “报告。”
  听着敲门声与报告声,霍闪吸了一口烟斗,缓缓说道:
  “进来。”
  房门开了,霍宪章走了进来。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19:07:39
  “主任,身份不明的两个武装人员,一男一女,悄悄潜入后楼二楼书房抢走档案。现在,正在前院里和巡逻人员交火。这两个人应该是从后院墙翻进来的,院里还有两个同伙接应撤退,墙外树林里可能有同伙接应。”
  霍闪眯着双眼吸着烟斗,霍宪章继续说道:
  “‘魔雕’带着特勤人员在停车场里,等待主任下达围歼任务。”
  “我们内部应该有内鬼,情况允许下,抓活口!”
  吐着烟雾,霍闪继续缓缓说道:
  “内外夹击,围歼潜入者,拿回档案,揪出内鬼!”
  “是,主任。”
  霍宪章说着快步来到门边,霍闪再次缓缓说道:
  “宪章,你再仔细看看监控,看看有没有可疑之处。”
  “是,主任。”
  五层办公大楼前,停车场内,几辆军用车辆里坐满持枪男子。
  一辆吉普车旁,“魔雕”紧握手提式轻机枪,“苍鸷”斜背M40AI式狙击步枪,赵铁钢与刘风雷各持M16步枪。
  “小弟,你和风雷带人在院里追。”
  看着“苍鸷”,“魔雕”继续说道:
  “主任叮嘱,潜入者身份不明,疑团重重,有可能下,要抓活口。”
  “哥,放心吧。”
  “苍鸷”说完,“魔雕”再次说道:
  “铁钢和我带人,绕到后院墙外的小路上进行堵截。后院墙外可能有潜入者援兵,切断内外联系,干掉院内潜入者,阻断他们的援兵。”
  “明白。”
  众人先后应答着,“魔雕”挥手说道:
  “行动。”
  大门已经敞开,几辆军用车辆依次出了大门。
  前院,室内网球场外。
  大树旁,两个男子手持步枪。不远处的房脊上,两个男子端着步枪伏卧在那里。
  雨还在倾盆而下,天地漆黑一团。
  茉莉花丛中,“毒龙”与倪红端枪扣动扳机。
  夜空中的细雨里,枪声伴随着子弹飞速旋转。
  大树旁,两个男子低哀声里中弹倒地。房脊上,两个男子扣动扳机,子弹接连打进草丛。
  另一处草丛内,慕容国良与“美洲虎”各自投出手雷。爆炸声中,房脊上的两个男子摔下房去。
  别墅院墙外,土道中,行驶着六辆军车。
  五辆吉普车在前,一辆卡车在后,车轮快速旋转溅起土道上的积水。
  第五辆车内,“魔雕”坐在后排座位中。
  “小弟,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说完,“魔雕”听着耳麦里的话语:
  “哥,根据枪声判断,潜入者比我们快了3分钟左右。现在,他们应该在后院人工湖附近!”
  “追上去,咬住他们。”
  “明白。”
  《第1节完,未完待续。》
作者:o秦时月o 时间:2017-01-02 20:53:23
  元旦出行游玩,迟到的支持[d:花]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21:13:58
  @o秦时月o 2017-01-02 20:53:23
  元旦出行游玩,迟到的支持[d:花]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2 21:14:36
  @o秦时月o 2017-01-02 20:53:23
  元旦出行游玩,迟到的支持[d:花]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09:58:41
  《第2节:追击与反追击》
  后院,人工湖岸边回廊外。
  林内草绿花艳,路灯光线荧荧。
  几个男子穿着雨衣,手握步枪隐蔽在树后。此时,不远处的花丛里,飞出的几枚手雷落进林内。
  “手雷,快隐蔽。”
  一个男子话音未落,接连传出爆炸声。
  林内弹片横飞,烟尘四起。几个男子翻倒在地,步枪滑入草丛。
  不远处花丛,慕容国良,倪红,毒龙”,“美洲虎”。四人端枪朝林内射击。
  前院,五层办公大楼后面不远处,三层洋楼二楼走廊西侧某房间。
  敞开的房门边,站着赵林海与几个男子。屋里灯光下,站着霍闪与霍宪章。
  左墙山水画向旁移开,露出嵌在墙内的保险柜,里外两层柜门已经全部打开。
  “‘霍乱计划’和‘老爷子’档案被抢。”
  霍宪章说完,霍闪微笑着说道:
  “档案被抢,那也未必是坏事!”
  “主任,是您布了个局,故意让档案被抢,引出内鬼!”
  霍宪章笑着说完,嘴角露出诡异笑容的霍闪,将烟斗送到嘴里吸了一口,缓缓吐着烟雾。
  门边的赵林海,瞥了一眼空空荡荡的保险柜与众人的表情,他的细微动作并没有被人留意。
  “潜入者未遇到任何的阻碍就进入了书房中,轻易地躲过室内地面和墙边画前,以及桌上花盆边,许许多多的各种警报设施。轻而易举的打开保险柜拿出档案,这才触动了应急警报,说明有内鬼提供详细的情报,甚至有内鬼配合他们的行动!”
  霍闪微微点头,霍宪章继续说道:
  “谁会对档案这么感兴趣呢,而且,又费尽心机的要拿到档案。应该是他,必定是他。”
  “哼,不是他,那还会有谁那。我这个老朋友,从来都是不甘寂寞呀!”
  “主任,殷清风沉寂了数年,看来,他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霍宪章说完,霍闪点头说道:
  “不单单是殷清风自己那么简单,是他和他的那帮爪牙,又开始惦记咱们了。他们胆大妄为,必定铺好了后路。后院墙外,必定藏着潜入者的同伙。一定抓活口,将他们一网打尽!”
  别墅后院墙外,土道上的一条羊场小路伸向远处。
  路边林内隐蔽着“毒蛇”,迈克•邦,克鲁斯•迪诺,一个黑人大汉。
  四人戴着面罩与耳麦,身着作战迷彩,外罩深色雨披。
  “毒蛇”手持德拉格诺夫SVD狙击步枪。迈克•邦斜背AK47步枪,肩扛40火。克鲁斯•迪诺和黑人大汉各握手提式轻机枪。
  别墅后院墙内,甬道,树木,花草,被雨雾笼罩。
  四个男子穿着深色雨衣,手持M16步枪,呈正方形隐蔽在甬道边的林内。
  二百多米外的林中。“苍鸷”,刘风雷,三十多个男子,各持武器朝着后院墙的方向急进。
  林内,慕容国良与倪红在前,“毒龙”与“美洲虎”在后。四人朝着后院墙边的甬道靠近。
  此刻,雨势减弱。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09:59:11
  “红姐,前方约40米,树后有人,干掉他们。”
  轻声说完,慕容国良听着耳麦里的女人话语:
  “收到,明白。”
  “后方100多米外,30多个人,朝着我们围了过来。”
  听着耳麦里的话语,慕容国良轻声说道:
  “龙兄,警戒后方,我和红姐攻击前方敌人。”
  “明白。”
  慕容国良与倪红同时扣动扳机。枪声里,甬道边树旁的两个男子中弹倒地,另外两个男子迅速射出子弹。
  树后草丛伏卧身形的慕容国良,按动手中炸弹遥控装置。
  爆炸声连续传出,树木折断,碎砖横飞,雨雾夹杂着烟尘弥漫空中。后院墙被炸出一个大洞,另外两个男人被炸倒在地。
  跃出树林的倪红越过甬道,闪进后院墙墙洞内。
  慕容国良退到林边,将要跃过甬道时。草丛中,满身血污的一个男子跃起身来。
  左臂环抱慕容国良腰间的那个男子,肩头顶住他的后背,并用右手死死抓住他手中步枪的弧形弹夹。
  林内,树丛中。
  “苍鸷”,刘风雷,三十多个男子持枪射击。
  “目标在后院墙边的甬道,包围过去,抓活口!”
  “苍鸷”说完,刘风雷应答着:
  “是,围过去,抓活的!”
  这些人朝着后院墙边的甬道,扇形围拢过来。
  树后,“毒龙”与“美洲虎”端枪射击,连扔手雷。
  后院墙的墙洞里,倪红探出半个身形端枪射击。
  慕容国良弓身拔出右腿猎刀,奋力扎进身后男子的右肋。顺势一划抽出猎刀,侧身抬右膝猛撞在他的身上,将猎刀深深扎进他的左肋。迅速抽回猎刀插进刀鞘,一连串动作完成在瞬间。
  那个男子瘫倒在地,慕容国良蹲身持枪扫射。
  “龙兄,虎兄,撤退。”
  说完,听着耳麦里相继应答的慕容国良,越过甬道闪进墙洞里。
  “毒龙”与“美洲虎”各打出一串子弹,扔出一枚手雷,转身窜出林子跃过甬道。
  墙洞边蹲身射击的“美洲虎”,做出撤退手势,“毒龙”闪进墙洞里。
  树后,“苍鸷”稳端M40AI式狙击步枪,手指轻搭在扳机之上。
  此刻,雨势再次减弱,小雨淅淅沥沥。
  打出一串子弹,“美洲虎”转身将要钻进墙洞时。
  树后,“苍鸷”扣动扳机。
  “啪”
  一颗子弹出膛旋转中,飞速穿过细雨,穿透“美洲虎”左肩。他身形摇晃,脚步趔趄,手提式轻机枪脱手落地。
  后院墙边,墙洞旁。
  “美洲虎”一头栽进墙洞里。墙洞外,慕容国良将他拽出去,倪红朝墙洞里扫射,“毒龙”将两枚手雷抛过院墙扔进后院里。
  慕容国良背着“美洲虎”,倪红与“毒龙”持枪观察周围。
  四人越过土道,奔上杂草丛生的羊肠小路。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09:59:54
  林内树旁,“毒蛇”端着狙击步枪,用枪身上的高倍瞄准镜观察着。
  “邦,迪诺,‘黑子’,准备战斗!”
  “毒蛇”对耳麦说完,听着耳麦里的应答:
  “收到,明白。”
  迈克•邦,克鲁斯•迪诺,“黑子”,三人相继应答中紧握手中各式武器。
  后院墙里,甬道边林内。冲出“苍鸷”,刘风雷,众多男子。
  “冲出去,追上他们!”
  “苍鸷”话音刚落,两个男子应答中先后进入墙洞。
  激烈的枪声响起,二人栽倒在墙洞里。
  “风雷,组织人手上墙,架上机枪反击,快!”
  “苍鸷”话音刚落,刘风雷应答着:
  “是。”
  小雨稀稀拉拉,乌云慢慢消散。
  后院墙外,土道中。
  一字排开行驶的六辆军车,快速旋转的车轮溅起土道上的积水,朝前快速行进。
  第五辆吉普车中,后排座位上坐着的“魔雕”,凝视车窗外远处的枪火。
  “哥,潜入者逃上羊场小路,林子里有人接应,他们火力很强,封住院墙缺口,我正在组织人手反击。哥,你还有多远呢?”
  听着耳麦里的话语,“魔雕”说道:
  “我们距羊肠小路800多米,现在,我马上组织火力支援你们。小弟,不惜一切代价追上去,咬住他们?”
  “明白。”
  “铁钢,收到请回话?”
  说完,“魔雕”听着耳麦里的说道:
  “大哥,我是铁钢,请讲。”
  “让1,2,3号车,马上组成交叉火力网,封锁羊肠小路,阻止潜入者撤往河边。同时,策应院里的人员追上去。”
  “明白。”
  快速行驶中,前面三辆吉普车的后车厢中,各有男子手把车载机关枪扣动扳机。瞬间,喷出的三条火蛇先后扑上羊肠小路。
  林中树后,稳端狙击步枪的“毒蛇”,轻扣扳机。
  “噗”
  沉闷的枪声里,“毒蛇”拉动枪栓,再扣扳机。树后,“黑子”端着轻机枪,手指已经搭在扳机上。
  土道上。第一辆吉普车内,手握车载机关枪的男子,前胸好像被大锤重重的砸了一下,身体飞出车外撞在后院墙上。
  紧接着,第二辆车中,手握车载机关枪的男子,前胸好像被重击一拳,弓身后仰翻出车外落在土道上。
  第三辆车来不及躲避,在那个男子身上快速轧过去。晃动的车厢里,握着机关枪的男子被射过来的一串子弹击中,飘身翻出车外。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10:00:17
  第五辆车中,“魔雕”锁眉凝视车窗外。
  “大哥,后车厢里的弟兄,全都被干掉了。”
  耳麦里的话语完毕,“魔雕”锁眉说道:
  “马上派人继续反击,要快!”
  “明白。”
  前三辆吉普车中,有人翻上后车厢内,把住机关枪射击。
  林内树旁,肩扛40火的迈克•邦,勾动扳机。
  “咣”
  一团火光中,尾翼打着螺旋桨的一颗炮弹,划过夜空打在第一辆吉普车上。巨大的爆炸声中,那辆吉普车腾空而起的车身,坠落在急驶的第二辆车上再次爆炸。
  林内,树后隐蔽的“毒龙”与倪红,端枪扫射。
  “伙计,都准备好。”
  听着耳麦里的话语,“毒龙”说道:
  “交替撤往河边,要快!”
  “明白。”
  小河东岸林内。隐蔽着阿兰德•塞恩与一个黑人大汉。他们脸上戴着面罩与耳麦,身着作战迷彩,外罩深色雨披。
  阿兰德•塞恩斜背AK47步枪,肩扛40火。黑人大汉紧握手提式轻机枪。
  二人凝视林外河上的小桥,以及西岸林中弯弯曲曲的羊肠小路。
  别墅后院墙外,羊场小路上。
  三辆吉普车在前,一辆卡车在后,四辆车朝前快速行驶。
  “轰,轰,轰。”
  爆炸声里,小路上烟尘四起。第一辆吉普车火光冲天。
  后面的车辆紧急刹车。车门打开,“魔雕”,“苍鸷”,赵铁钢,刘风雷,以及数十个男子,跳下来站在车边。
  “大哥,小路上埋了地雷!”
  赵铁钢说完,刘风雷说道:
  “大哥,从小路两侧林子绕过去吧。”
  “铁钢和风雷各带一队,从两侧林子过去。小弟组织人手推开吉普车,排雷前进。”
  “魔雕”说完,众人应答着:
  “是。”
  赵铁钢,刘风雷,二十多个男子,冲进路两侧林内。几个男人推动着炸毁的吉普车车身。这时,两侧林内,连续传出爆炸声。
  小路上,杂草丛生。
  慕容国良背着“美洲虎”朝前奔跑,冲出西岸林内的羊肠小路,越过河上木桥进入东岸林内。
  阿兰德•塞恩朝着慕容国良,做出撤退手势。
  片刻,“毒龙”,倪红,“毒蛇”,克鲁斯•迪诺,迈克•邦,“黑子”。先后跑出西岸林内羊肠小路,陆续越过木桥进入东岸林内。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10:00:56
  时间不大,西岸林子边缘隐现持枪的几十个男子。林内羊肠小路上,缓缓开出两辆吉普车与一辆卡车,“魔雕”,“苍鸷”,赵铁钢,刘风雷,隐蔽在车辆旁。
  细雨时落小桥桥面,河水轻轻流淌,林内一团漆黑,寂静无声。
  凝视东岸密林,“魔雕”对身边人说道:
  “全体人员,对东岸树林火力覆盖。”
  瞬间,子弹暴风骤雨般射了过去。
  东岸林内,尘土飞扬,草木折断,败叶及断枝混合着子弹肆意乱飞。
  片刻,“魔雕”做出手势,射击停止。
  这时,“隆隆”的轰鸣声由远而近。夜空中,两架武装直升机飞了过来。
  《第2节完,未完待续。》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11:23:44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12:38:59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03 13:00:24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17:58:47
  @菱花舞 2017-01-03 13:00:24
  
  -----------------------------

  
作者:雷本祖 时间:2017-01-03 19:28:06
  晚间支持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19:30:15
  @雷本祖 2017-01-03 19:28:06
  晚间支持
  -----------------------------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03 21:40:22
  支持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3 22:44:11
  @sdhzdmhfszcb 2017-01-03 21:40:22
  支持
  -----------------------------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04 08:26:58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11:29:13
  @菱花舞 2017-01-04 08:26:58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19:02:57
  《第3节:记忆》
  泰国,缅甸,老挝,三国边境。
   角山区,东山军营内。
  一千多米高的谪仙台上,树木茂密,鸟语花香,皓月长空。
  一座竹楼二楼某房间里,陈设豪华。窗边木椅上坐着的白荷,凝视月色回想着往事。

  明城西城区,华阳大道91号院。
  后院洋楼二楼东侧走廊尽头,卧室里,家具古朴,摆放精巧。
  窗边梳妆台前,木椅上稳坐的白荷,怀抱一个小女孩。
  娃娃脸粉里透红的小女孩,毛茸茸的双眼轻眨时可爱至极,惹人怜爱。身上的白色衣裙一尘不染。她手中把玩着,身穿白色衣裙,头烫黑色卷发的一个布娃娃。
  白荷秀发飘散后背,素面犹如盛开的桃花娇艳欲滴。眉毛里隐藏着细小的一条伤疤。她微启朱唇露出整齐的皓齿,看着小女好玩意正浓。白荷呢喃着:
  “秀婷,你是妈妈的心肝宝贝,你知道吗?”
  “嗯。”
  应答中,小女孩依旧把玩着布娃娃。白荷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小女孩的笑脸,在她额角上亲了一下,抚摸着她的娃娃脸,柔声说道:
  “宝贝,你看那?”
  顺着白荷手指的方向,小女孩看着窗边几案上的古筝。
  “秀婷,你长大以后,妈妈教你弹《高山流水》。还给你讲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好吗?”
  “嗯。”

  收回思绪,白荷依旧凝视着月色。
  二楼另一个房间里,陈设古朴。
  窗边梳妆台前,长条几案上摆着香炉与古筝,案子后面的木椅上坐着白秀婷。
  她的秀发如丝般垂落后背,娃娃脸清涂淡妆,毛茸茸的双眼轻眨时可爱至极,朱唇微启中隐露皓齿,细柳般的身姿穿着红色锦缎旗袍。
  香炉中,烟缕袅袅升腾在空中回旋盘绕。
  白秀婷玉指反复轻拢筝弦,筝音浑厚深沉,如潺潺溪水流淌。
  她瞥了一眼梳妆台上,一个相框里的照片。
  照片里的背景,一所校园大门右侧,挂着的长条木牌上刻着八个大字。
  “反共抗俄军政大学”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19:03:22
  大门前,慕容国良与白秀婷穿着国民党军军服,互相拉着手,年轻的面庞挂着灿烂的笑容。
  白秀婷玉指反复拢挑筝弦,曲音清脆悠扬,直上云霄,绵绵不绝于耳。
  此刻,她微启朱唇,轻声唱着:
  “《前世今生》
  花好月常圆,钟情越万年。诗题红叶上,足系赤绳连。
  《三世情缘》
  相随共比肩,恩爱意缠绵。秦晋珠联璧,春秋并蒂莲。”
  这时,门开了。缓缓走进房间的白荷,来到白秀婷身后,听着她那柔柔的歌声。
  夜色中,海面上。
  两架武装直升机,贴着海面飞速前行。
  第二架直升机里坐着“毒龙”,慕容国良,倪红,“美洲虎”,穿着野战服的几个男人。
  慕容国良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的背景,一所校园大门右侧,挂着的长条木牌上刻着八个大字:
  “反共抗俄军政大学”
  大门前,慕容国良与白秀婷穿着国民党军军服,互相拉着手,年轻的面庞挂着灿烂的笑容。
  看着照片,慕容国良回想着往事。

  “大大,秀婷呢?”
  段文影怀里的小男孩,向慕容林伸出可爱的一双小手,继续说道:
  “大大,秀婷咋不见了,我要和她玩!”
  “国良吵着闹着要找秀婷,真没办法。”
  慕容森说完,慕容林捏着小男孩的手说道:
  “张副官,快带国良去找秀婷。”
  “是,师座。”
  张江海与抱着小男孩的段文影出了房间,慕容林与慕容森互视而笑。

  收回思绪,慕容国良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放回怀中。
  “当当当。” 别墅五层办公大楼,四楼某房间。
  窗前太师椅中,霍闪眯眼拿着烟斗,轻吐烟雾中回想往事。

  1932年夏季某天,南京一所大院里。
  办公大楼二楼某房间中,家具古朴,花香四溢。
  办公桌后面的木椅上,霍云鹤身着国民党校呢军服,手拿古铜色烟斗,面无表情的吐着烟雾。
  这时,房门开了,霍闪快步来到桌边。
  “爹,又有行动了吧!”
  说着,霍闪稚嫩的面庞,充满兴奋的表情。
  “闪儿,在局本部要叫爹主任。进上级办公室要敲门报告,你怎么全忘了!”
  霍云鹤锁眉说完.霍闪满眼不在乎的说道:
  “爹,您经常教导我,做大事之人可不拘小节!”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19:03:48
  “不拘小节,不等于就没有了规矩。”
  吐着烟雾,霍云鹤柔声说下去:
  “爹给你起名的意义还记得吗?”
  “记得。儿出生那天正打雷下雨,霍闪意为霹雳。”
  “闪儿,人生短暂,绝不可默默无闻。把每件小事做好,积累经验和威望,磨砺性情,才具备干大事业的条件。”
  吐着烟雾,霍云鹤继续柔声说着:
  “爹要把你育成党国栋梁,干一番大事业,完成爹对你的期望!”
  “爹,儿明白了。”
  “嗯,出去敲门报告。”
  “是。”
  说着,霍闪转身出屋关好门。
  “当,当,当。”
  “报告。”
  “进来。”
  房门开关声中,霍闪快步来到桌边敬着军礼。
  “主任,霍闪向您报到。”
  “嗯,任务完成的顺利吗?”
  “一切顺利。”
  “回家看看了吗?”
  “还没有。”
  霍闪说完,微微点头的霍云鹤,吐着烟雾说道:
  “近期有个特训班,我给你报了名,回去准备准备,过几天有人送你过去。”
  “主任,您的意思是?”
  “特训班里的教官,都是戴老板手下精英中的精英。你在那里会学到很多特种技能,对你大有帮助。”
  “主任,我明白了。”
  “还有,你出去的这段日子里,你娘很担心你,抽空多陪陪她。”
  “是,主任。”

  收住思绪的霍闪,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吸了一口烟斗。
  “潜入者必定是殷清风派来的,但是,殷清风不会轻易派部队越境作战。那么,这伙人是从哪里来的呢?雇佣兵,不应该,根本也没那个必要。 角国军里殷清风有暗藏的内线,潜入者应该是从 角来的,应该是西山军营和北山军营里的国军。”
  霍闪眯眼吐着丝丝烟雾,继续思索着: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19:04:15
  “潜入者在后院外的羊肠小路上,提前设好了援兵,并有着详细的进退路线。这说明,他们预谋已久,我们内部有殷清风的内线。谁是内鬼呢?没有一点蛛丝马迹。藏得很深。殷清风不惜启动埋藏已久的内线,就为了这次拿到档案,难道和越南有关。我们仓促的追击潜入者,必定没有效果。潜入者撤退的方向应该是 角,撤退的第一站就应该是B国或是D国,二者选其一。D国和美国十分友好,在D国里需要几千里的长途奔袭,才能到达边境,更需要越过边境才进入 角地区,很危险,这不是最佳撤退路线。那么,他们是要先到B国,然后穿过C国到达边境,越过湄公河进入 角地区。B国和美国敌对,C国是中立国,这条撤退路线需要翻山越岭。但,没有敌对国家的部队围剿,相对安全得多。”
  “当当当。”
  “报告。”
  听着急促的敲门声和报告声,霍闪收住思路,缓缓说道:
  “进来。”
  门开了,霍宪章快步来到霍闪面前。
  “主任,都联系好了。”
  “嗯.”
  应答中,霍闪依旧眯眼吐着烟雾,霍宪章继续说道:
  “A国海军马上封锁周边海域,切断潜入者海上通道。20分钟后,城南驻军派出的一个连兵力协助围剿。30分钟后,空军武直赶过来增援。”
  “嗯。”
  “主任,向局本部发个电报,请求增援吗?”
  “看事态发展再说,目前不需要。”
  “站长,我是赵铁钢,收到请回话?”
  耳麦里急切的话语在空中回荡,霍闪依旧眯眼吐着烟雾,霍宪章对耳麦说道:
  “铁钢,是我,请讲。”
  “站长,潜入者有两架武直接应,我们伤亡很大。‘魔雕’和‘苍鸷’也都受了伤!”
  听到这里,霍闪突然睁大双眼问道:
  “伤的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吗?”
  “伤的怎么样,有生命危险吗?”
  快速说完,霍宪章听着耳麦里说道:
  “几处外伤,不太严重,正送往医院。”
  霍闪再次眯眼吐着烟雾,缓缓说道:
  “让他们都撤回来,你马上拟定追击计划。刻不容缓,即可实施。”
  “是,主任。”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19:04:44
  辽西明城,西城区,华阳大道91号院。
  前院内办公楼,三楼某房间里,灯光下,站在窗前的殷清风凝视明月。
  “当,当,当。”
  “报告。”
  “进来。”
  房门开关声中,身穿人民解放军军服的一个战士来到殷清风身边,打开本夹说道:
  “首长,密电。”
  “念。”
  殷清风说完,那个战士说道:
  “敌先批人员进入B国,查找线索,‘独狼’。”
  “回电。”
  “首长请讲。”
  “深深埋藏自我,‘梅花’。”
  说完,殷清风在本夹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战士转身出门。
  “霍闪会动用谍报人员,千方百计查找行动队队员的身份,确定追击目标和路线。即便行动队进入A国,也并没有脱离险境。”
  思索中,殷清风背手凝视窗外。这时,再次传来敲门声。
  “报告。”
  “进来。”
  房门开关声中,又一个战士来到殷清风身边。
  “首长,密电。”
  “念。”
  “‘霍乱计划’和‘老爷子’档案,已经拿到,并安全撤进B国,有队员受伤,‘孤狼’。”
  “回电。”
  “首长请讲。”
  “迅速撤离B国,越过C国赶往湄公河与‘快枪’汇合,‘梅花’。”
  《第3节完,未完待续。》
作者:文刂姥姥 时间:2017-01-04 21:54:57
  欣赏。剑文,你这小说可拍电视。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22:02:51
  @文刂姥姥 2017-01-04 21:54:57
  欣赏。剑文,你这小说可拍电视。
  -----------------------------
  谢谢姥姥一直以来的支持,快写成完本了,有文友建议我到沈阳文联投稿,网站的编辑建议我签约,我沈阳的朋友(政协的),也在想是投稿还是签约。我也正在犹豫中,呵呵。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4 22:03:40
  @文刂姥姥 2017-01-04 21:54:57
  欣赏。剑文,你这小说可拍电视。
  -----------------------------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05 08:21:12
  支持O(∩_∩)O~
  
作者:天南游子 时间:2017-01-05 08:45:36
  支持。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5 11:41:02
  @菱花舞 2017-01-05 08:21:12
  支持O(∩_∩)O~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5 11:41:30
  @天南游子 2017-01-05 08:45:36
  支持。
  -----------------------------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05 15:28:25
  支持支持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06 10:29:17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6 11:09:14
  @sdhzdmhfszcb 2017-01-05 15:28:25
  支持支持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6 11:10:00
  @菱花舞 2017-01-06 10:29:17
  
  -----------------------------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06 11:56:07
  支持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6 15:38:57
  @sdhzdmhfszcb 2017-01-06 11:56:07
  支持
  -----------------------------

  
作者:雷本祖 时间:2017-01-07 19:46:48
  晚间支持
作者:吹仓 时间:2017-01-07 20:06:44
  支持大神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8 22:31:56
  @雷本祖 2017-01-07 19:46:48
  晚间支持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8 22:32:18
  @吹仓 2017-01-07 20:06:44
  支持大神
  -----------------------------

  
作者:o秦时月o 时间:2017-01-09 00:02:29
  夜顶佳作![xyc:顶]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09 14:21:44
  支持支持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9 17:29:59
  @o秦时月o 2017-01-09 00:02:29
  夜顶佳作![xyc:顶]
  -----------------------------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09 17:30:34
  @sdhzdmhfszcb 2017-01-09 14:21:44
  支持支持
  -----------------------------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0 10:04:56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0 10:05:44
作者:涩咪咪 时间:2017-01-10 10:22:41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10 10:55:47
  @菱花舞 2017-01-10 10:05:44
  
  -----------------------------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1 11:07:25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11 11:11:16
  @菱花舞 2017-01-11 11:07:25
  
  -----------------------------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11 12:16:08
  支持
楼主鲜卑慕容氏剑文 时间:2017-01-11 18:19:48
  @sdhzdmhfszcb 2017-01-11 12:16:08
  支持
  -----------------------------

  
作者:雷本祖 时间:2017-01-11 19:45:29
  晚间支持
作者:吹仓 时间:2017-01-11 20:44:44
  拜见大神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12 11:58:44
  支持支持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2 19:22:19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3 09:32:46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4 17:03:18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5 10:01:06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6 09:53:50



  支持剑文O(∩_∩)O~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16 12:16:39
  支持
作者:管理员七公子 时间:2017-01-16 17:24:38
  楼主,看下站短,编辑找~
作者:o秦时月o 时间:2017-01-16 23:21:08
  夜顶佳作[d:花]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7 11:38:30
  亲爱的朋友们,快来给我投票吧。每天可以投5票,投票后可抽奖哦。网页地址:
  http://tysurl.com/ys3BLz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18 11:36:46
  支持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19 13:30:17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19 14:51:32
  支持支持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20 12:52:28




  剑文,小年快乐~~~~~~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21 16:56:15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21 18:08:18
  支持朋友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23 09:42:16
  支持,提前拜一个早年!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25 11:45:10
  支持支持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1-26 10:26:55
  支持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1-26 18:07:34
  支持剑文兄
作者:雷本祖 时间:2017-01-27 17:03:57
  新春到,拜年早:一拜全家好,二拜没烦恼,三拜不变老,四拜幸福绕,五拜步步高,六拜平安罩,七拜收入高,八拜乐逍遥。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1-28 17:14:48



  菱花祝剑文鸡年大吉,万事如意~~~~~




作者:吹仓 时间:2017-01-29 10:18:51
  猴年好运挡不住,鸡年财源滚滚来!!!!吹仓给老师拜年啦!!!!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2-01 14:48:26



  新年大吉,初五快乐~~~~~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2-02 10:42:27
  支持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2-02 20:06:05
  六六大顺转起来!祝你新春好运,越转越顺!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2-03 11:24:44
  支持支持
作者:雷本祖 时间:2017-02-03 17:44:16
  节后的日子愿您依然神采奕奕!
作者:吹仓 时间:2017-02-03 18:13:06
  正月初七继续支持大神!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2-03 18:24:55
  快乐天天,幸福年年!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2-04 20:45:31
  初八吉祥如意,金鸡伴你旺一年,一年更比一年甜!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2-05 10:07:49
  初九快乐~~~~~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