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旅行小说《贵定,今夜不说晚安》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而成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17:09:00 点击:1213 回复: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原创长篇旅行小说《贵定,今夜不说晚安》

  


  你要来,你就悄悄的来。
  给我有个惊喜。
  你要走,就打个招呼。
  让我做好不哭的准备。
  从今以后,我不是你的汪汉城
  你不是我的周紫若……



  《贵定,今夜不说晚安》已入驻天涯文学,希望得到更多的朋友支持,本版块也将持续同步更新,感谢支持很关注!
  天涯文学:http://book.tianya.cn/html2/work.aspx?bookid=86138


  简介:
  北京的周紫若订婚后,因为个奇怪的梦阴差阳错地跑到贵州来旅行。她在贵定摆龙河湿地公园河滩上露营,天降暴雨,河水暴涨,被困河中。山村代课教师汪汉城危急关头将她救起,并带她回布依族山村。为感谢救命之恩,她答应他留山区小学任教一年。他满心欢喜,心存感激地带着她游历贵定以及贵州境内的山山水水……正当他们一路欢笑的时候,她的未婚夫找来了……三个人将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8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17:11:35
  发一次帖子,不是这里错就是哪里错,每一次都不满意。又不能修改和删除,真滴是有点狗屁了。不说了,补发大图。无聊吐槽下!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17:14:12
  第一章:河滩美女
  七月的摆龙河,河水清幽,可没有宋胖子嗓子中安河桥下的水那么清澈。毕竟最近的天气总是阴晴多变,有时像青春期朝气蓬勃的男孩懵懂地放晴,有时又像少女般哭泣时羞答答地下起毛毛雨。可有时又是彩虹满天,有时又是倾盆大雨,雨水满河,然后河水有些浑浊。不过对于喜欢垂钓的人来说,天气丝毫影响不到钓鱼的心情。河岸两边,只要是没有茂密竹林的地方都会被喜欢钓鱼的人光顾。一把太阳伞地下,一张可以折叠的凳子,网兜,外加上几根鱼竿就是个钓鱼爱好者。
  小桥流水边上的牌坊上空乌云厚重,光线慢慢地变暗了下来。河水还在静静地流淌着,汪汉城看着河面,又转头看看田间整齐的秧苗和不远处布依族炊烟袅袅的村落。一阵冷风从河岸边上的竹林缝隙中吹了过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寒颤。看着水桶里几条鲤鱼,也顾不上冷风掀起衣角,而是专心静静地等待着鱼儿上钩。
  不知不觉中感到脚上一阵冰凉,等他反应过来低下头的时候,河水已经漫到了脚边。他站起来走出竹林岸边,在广阔的地方看着远处的山峦,看看天空乌黑的云层。然后又迅速地走进竹林里,准备着收拾鱼竿。看着对面和周边的钓鱼者也走纷纷离去,他也不由自主的惊慌起来。河水涨了,说明上游已经下暴雨。要不了多久雨也会下到这里来,再不走估计要被淋成落汤鸡。
  收拾好工具,沿着河边的小路行走。往日热闹非凡的河滩上只看到一顶帐篷,可却看不到人。此时的汪汉城有点心急了,河滩上毕竟在河中间,高不了河水多少。要是不赶快撤离,估计过不了一会河水就要漫到河滩上,那样会很危险。他二话没说,放下手中的水桶和背上的工具包,三步并作两步走。一边往通往河滩上的吊桥上走去,一边喊着:“喂,帐篷里有人吗?赶紧过来。”他粗狂的声音基本上是被哗啦啦的流水声淹没了。
  河滩上依然没有动静,只有一顶孤零零的帐篷立在那里。看着河水越来越浑浊,天色越来越暗淡,他在木板的吊桥上一路小跑。长期被风雨侵蚀的铁链已经锈迹斑斑,桥面开始摇晃着,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崩断。可他没有想那么多,只想着跑到有帐篷的河滩上确认下里边有没有人。
  河水已经淹没到了脚底吊桥的木板,天空已经下起了稀疏的雨点。雨点大颗大颗的打落在他的脸上,一边喊着:“喂,有人么?要下雨了,赶紧到河岸那边去。”声音一遍又一遍地被流水的声音淹没,连他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了。
  走近帐篷,掀开了窗户的布,看到你女孩在换衣服。女孩“啊”的一声骂道:“哪来的臭流氓,居然偷看老娘换衣服,是不是不想活了。”
  “对不起,我以为里边没有人,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汪汉城有些不好意地说着道歉的话。尽管他道歉了,可帐篷里还传来一阵喋喋不休的谩骂声。
  这一刻他不知该说什么好,瞬间一大颗雨滴拍打在他脸上。他看着上游的河水不断地往下翻涌着,急忙对着帐篷说:“美女,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到岸边吧,不然一会发大水了会很危险的。”
  “臭流氓,你可别忽悠我。我可不吃你那一套,刚刚偷看我换衣服,现在又要叫我上岸。你到底想干嘛?”女孩依然躲在帐篷里不肯出来。
  “流氓也好,臭流氓也罢,请你先出来看看河水。你再不出来,就来不及了。”汪汉城有些慌乱了,看着河水带着泥土的颜色正向河滩这边涌过来。河水已经漫过吊桥上的木板,被铁链拖住的桥身在来势汹汹的河水冲击着,不断地摇晃,随时都有可能被河水冲段。
  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准备走过去想再次揭开帐篷被小窗的时候,姑娘出来了。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河面。姑娘不由得惊讶了起来:“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才几分钟就发大水了。”
  “你也知道发大水了,赶紧走吧,这里很危险。”汪汉城继续要求姑娘上岸。
  她已经听不进汪汉城的话,眼神已经顾不了他,而是又迅速的窜进帐篷。姑娘的反应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河水已经哗啦啦的漫到了河滩上,再不走真的就来不及了。
  “美女,走啊。快走啊,河水已经冲击过来了,一会桥断了,那可真的走不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跑过去直接拉开帐篷的帘子。
  “急什么急啊,忙着去投胎啊。我收拾下就走,你看我这么多东西。”姑娘一遍慌乱地收拾着平板电脑,各类化妆品,还有各种颜色的衣服裤子……
  “再不走,真的就要去投胎了。”说话的瞬间,河水已经漫到了帐篷外面。他窜了进去,帮她把晾在帐篷里的内衣袜子,鞋子,还有各种散落的物件一股脑儿的塞进了旅行包里。然后很迅速的背着背包,拉着姑娘撑开帐篷的门帘就往外跑。等她反应过来,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已经被眼前那浑浊翻滚而来的洪水吓到了。
  “哎呀,我的妈啊。怎么会这样子!”她已经被吓傻了,呆呆地站在那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危险。
  “走啊,快走啊。”汪汉城拉着她的手就往吊桥的方向跑去。他跑得有些快,姑娘的脚步跟不上,踉踉跄跄地一路摔着走。他没有放弃,一路拉她起来,一路慢跑着。
  “我的iPad还在帐篷里,我得去拿过来。”姑娘话音刚落,一下子就挣脱了他的手,一路往回跑。
  “你干什么,不要过去了,太危险了。”他放心不下,也跟着跑了过去。
  她窜进了帐篷里,他无可奈何地也跟着窜进去。两人在里边翻了几下,也没有找到。可她还是不甘心,慌忙地翻动着睡袋和那堆来不及装进包里的衣服。
  “走了,不要找了。再不走洪水就要涌过来了,到时候我们谁都走不了。”他的话有些激动,又准备拉着她的手往外跑。这次他没有拉到她的手,而是被她甩开了。
  “我要留下来找我的平板电脑。”她说什么都不愿意走,可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留下来帮她一起找。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17:15:00
  “走吧,洪水就要来了,我们没有时间了。大不了上岸后我赔给你一台就是了,我汪汉城说到做到。”他信誓旦旦地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她赶紧的离开河滩。
  “我和你无亲无故,我是不要的。我必须要找到我的平板,因为它对我很重要,里边装有我的回忆,我必须要找到它。”一遍说着,一把拉住汪汉城背上的背包,一股脑儿地把里边的东西被全部倒出来。
  包里的所有东西散落在睡袋上,她一件件地翻动着。
  “找到了,找到了。”她打开了凌乱的衣服,平板就被包裹在里边。
  “可以走了吧!”他帮忙着收拾被倒出来的物品,一股脑地又往背包里装。
  “走吧,睡袋我不要了,帐篷也不要了。”说完便起身走出帐篷。
  帐篷搭在河滩上的小土丘上,周围全是蔓延过来的水。眼前都是翻涌的洪水,哗啦啦地洪水在怒吼咆哮着。没见过这样惨烈声响的她,差点被吓得哭了起来。
  “走啊,别愣了。赶紧走!”他牵着她想之前那样往吊桥那边跑。
  吊桥已经被洪水淹没了,只剩下两条冰冷而又孤零零的铁链子横挂在洪水之上。洪水来的很快,已经淹没到了他们的膝盖。姑娘的脸瞬间被吓得煞白,话都说不出来了。
  “跟着我走,动作快一些。洪水越来越大了,不然我们谁都走不了。”说着便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两人小心翼翼地顺着铁链摸索着前行。
  洪水越来越汹涌,翻滚的水中带有树枝,石头,木棍等杂物,不时地冲击着她的腿。此时的洪水已经淹没到她的大腿上,脑子一片空白的她只能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哗啦啦的洪水在身边翻涌而过,她感觉到脚步越来越沉重。
  他一直握住她的手,慢慢向前走。手都被他握疼得已经没有知觉了,嘴角开始在打颤。她突然感觉到好冷,像是掉进了冰窟一样。洪水一浪比一浪冲击更大,水没过了他们的腰间。可离岸边还有好一段距离,虽然看起来不远,可随着洪水的冲击,已经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了。她在眼前这个被自己喊成臭流氓男子身上看到了希望,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抓住他。脑海里除了哗啦啦的洪水翻滚的声音,基本上什么都听不到。他让她抓紧他的手,他只能看着他的嘴唇在动,判断出个大概。
  天空忽然地掠过闪电,电光把大地和山脉瞬间照亮了。就在此刻,天空像不怀好意一样地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点掉落在他们的头上,衣服被渐渐地打湿。然后又是一声响雷在不远处炸响了起来,就像爆炸物一样。吓得她腿哆嗦一脚踏空,整个身体都掉到水中。他也被她扯到洪水中,还好他反应快,另一只手刚好拉到了另一侧的铁链,而另一只手还在紧紧握住姑娘的手腕。
  姑娘在水中挣扎着,脑袋被冲击过来的洪水拍打着。她深深的呛了一口水,表情很痛苦。“快救我,拉……我……!”一句话没有说完,又被水浪打了过来,又深深的呛了一口水。汪汉城想要呼救,由于下雨的原因,河岸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他放弃了呼喊,可没有放弃她。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把她拉到吊桥上,可洪水已经淹没到了胸口。她的手紧紧握住他,他紧紧地拉住她。站在水里,洪水不断冲击着她,身体不断地摇晃着。刚刚缓过气来,又被翻涌过来的浪拍打着。
  “走了,我们得赶紧走。不然会被冲走!”他试着迈开水中的步子,可无论踩到哪都是空的。
  “喔……”她一脸的惊愕,经历刚才那一幕让她感到更加的害怕。
  桥身的木板已经被水冲跑了,无可奈何他只能用脚顺着铁链慢慢往岸边靠近。她跟在他身后,嘴角已经发紫,嘴里的牙齿在大家,头发和衣服已经全部湿透。
  他身上的背包沉沉浮浮地在身后牵引着,雨越下越大,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手拉着铁链子,一手拉住姑娘奋力地往前走。可任凭他怎么努力,可依然是步履维艰。拉住铁链的手已经发疼,可依旧没有放手。
  洪水越来越大,越来越汹涌。水已经渐渐淹没到了脖子,有时一个浪翻腾过来,水已经漫到嘴角。河滩上的帐篷已被打翻,随着洪水一起往下流走。他正想对她说什么,刚刚一开口就呛了一口水,咳了几声才缓过来。上游被冲下来的石块和一些不知是什么坚硬的东西一直在重装着脚,有时感到一阵疼痛才把脚往另一边挪动。
  两个人在洪水中挣扎着前行,连个喊呼救的对象都没有。此时此刻只能在保证不被冲走的情况下慢慢靠近岸边,别无选择了。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没有可以依靠的时候,会变得很自我,内心变得更加的强大。也许这就是生命体的本能反应,也是强烈求生欲望的表现。
  就在这时候一阵浪翻滚过来,重重的冲击着吊桥的铁链。随着一阵强烈的冲击,他们握住的铁链断了,他眼前一阵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他连同她一起被洪水卷走了,离岸边越来越远。混沌中他吃了一大口水,睁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就感到身边全是水,还有一股力量将自己往下拖。他奋力地把头抬起来,可又被翻腾的水打下去。身上的背包漂浮了起来,将他的身体往上托起。他再次的把头伸出水面,模糊地看到姑娘在离他不远处下游处努力拉着河滩上的一颗小树,努力的和洪水抵抗着。
  “救命……救命……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她大声地呼喊着,一只手奋力地向他挥手。他顺着水流游向了她,背包在脑后漂浮着,让他头部没有被冲击下沉。努力了好一会,他游到了她身旁。他牵住她的手的那一刻,她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地就出来了。可天空还在下着大雨,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
  她整个身体浸泡在水里,双手紧紧地抓住那棵树。他站在她的身边,一手拉住她,一手拉住不知道在哪里冲过来卡在树干上的干枯树枝。
  “别怕,有我在,没事的!”他安慰着她,眼神不断地在周围寻找要是否能够借助树枝靠岸。
  “嗯!”她点了点头,眼睛红润。雨滴在她轻盈的脸颊滑落,她表现得也很冷静,虽然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可她还是选择相信眼前的男子,已经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了,何不如选择相信呢。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2-08 17:22:43
  顶一个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17:26:31
  @沂涟漪2017 2017-02-08 17:22:43
  顶一个
  -----------------------------
  感谢支持了,嘿嘿!
作者:项络臣 时间:2017-02-08 18:31:17
  支持,马克,??
作者:项络臣 时间:2017-02-08 18:33:41
  支持,马克,??
作者:项络臣 时间:2017-02-08 18:34:20
  @罗敦城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鲤鱼被清蒸 时间:2017-02-08 18:35:57
  支持小友力作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18:37:54
  @项络臣 2017-02-08 18:34:20
  @罗敦城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嘿嘿,感谢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沙清1977 时间:2017-02-08 18:45:49
  不错,楼主加油,等更
我要评论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21:23:15
  寒冷的街道上,等候出租车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所以翻开帖子,自己给自己顶一下!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21:51:49
  @rkariu36388 2017-02-08 21:49:50
  顶贴是一种美德
  -----------------------------
  ??????谢了!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8 23:10:44
  我已经感觉到了春天的来临!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9 00:09:47
  是不是已经都睡觉了啊,怎么没人了。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9 01:52:06
  睡觉了,晚安了!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9 10:18:52
  第二章:臭流氓
  雨,噼里啪啦地掉落在洪水中,消失了。洪水在他们的周围汹涌地奔流着,眼前这棵树不停地随着水的冲击力而摇晃着。两人的重量附加在这棵单薄的树上,随时都有可能被连根拔起。
  “我不会游泳,你可看着办。”姑娘说着,看了汪汉城一眼。
  “好吧,你拉住我的衣服吧!”他让她一手紧紧地拉住他,他把身上的背包脱了下来。
  “你背上背包吧,这包是防水材料做的,不沾水的,它可以帮把你头部浮起来,这样才不会呛水。”说着他把背包里的衣服和物品全部扔在水里,口红、香水、洗面乳、面膜,甚至连钱包都全部消失在水里,连同刚才她视如珍宝的平板电脑也沉入了水里。
  在危险的紧急时刻,再美好的回忆都不觉得那么重要了。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再多的金钱都变得没有意义了。她背上的背包,感到身体不是那么重了,反而觉得比之前轻松得多。
  她没有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张被雨水打湿后,额头不断滚落雨点的脸。她突然想到远在北京的未婚夫,想到了照顾她长大的父母。她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毕竟现在所处的环境让她感到害怕,感到一阵阵恐惧。可越是担心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一切都像已经早有准备。如今想闪躲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早已置身其中。
  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又是一阵巨浪打过来。两人被冲散,被迫和那棵树分离,被呛得满满一口水。汪汉城从小都生活在河边,八岁就会游泳,所以在关键时刻还是发挥了作用。面对着哗啦啦像是沸腾了的洪水,他只能顺着流水而下,寻找机会靠岸。背包在水的作用下,像救生衣一样让她的身体浮了起来,也不至于呛水。对于不会游泳的她来说,没有呛到水,背包起了很大的作用。
  “喂,你不要怕,我过来了。”两人被冲散后,他再次努力地游向她。她听到他竭力的嘶喊声后,意识地反过脸来看他。
  “在北京呆着不好么,每天睡到自然醒,每天都有好吃好玩的,非得要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现在还处于洪水猛兽之中。”她默想着自己为何要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心里不断在自责自己的冲动行为。面对着眼前的洪水,她再次感到绝望。此时的她已经感觉到好累,感到异常地寒冷,感觉异常地绝望。随时都有可能沉入水里,消失在暴雨中的汪洋。
  心里一个声音告诉她:“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吧。”大自然的力量是无法抗拒和战胜,第一次她感到自然界的神秘和可怕的一面。可她也看到了人性善良的一面,自始至终从开始到现在,尽管处境和很危险,但是眼前这个被自己喊成臭流氓的男子丝毫没有放弃营救自己。本以为人都像北京城里的那样生活在欲望的都市里,除了朝九晚五的上下班,过自己灯红酒绿忙碌应酬的生活。除了父母兄弟,朋友姐妹,谁会去关乎你的开心快乐和生死,谁会去在乎你此刻有没有危险,过得好不好。又一阵洪浪冲击过来,她感到身体下沉了一下,然后又浮了起来。
  天空渐渐地明亮了起来,暴雨也渐渐地下了起来,只是洪水依然还是那样汹涌。在一处河面宽阔的地方,水流不是很湍急,他抓住了机会奋不顾身地努力靠近她,再一次的来到他身旁。他跟在他后边看着她往下飘,试图向河岸游去。可河面就有多米宽,加上体力透支得厉害,所以要想在流水中游上岸也是件不容易的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背不知道被什么物体重重地撞了一下。随着身体的疼痛,他反过脸来看到一截圆木漂浮在身后。圆木像救命稻草一样被他抱住了,那一刻他感觉像是得救了一样。他努力地骑上在圆木上,双腿紧紧地夹住,深怕一松开就又要被洪水冲走。
  “把手给我,快上来吧!”他激动地说。
  “好!你拉我吧!”她把手伸了过去,在他帮助下她也准备骑到圆木上。
  在她准备骑上去的那一刻,圆木翻滚了一下,他从上面滚落到水里。他努力使自己不下沉,又迅速地追上圆木并抱住。
  “可能是我太重了,它承受不住我。还是你上去吧!”说着他便再次伸手过来拉住她。
  “我有背包了,不会沉下去的,还是你上去吧。”她看着他认真地说,两人相互谦让着。
  “你必须听我的,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生命不能开玩笑,快上来!”他似乎用了一种命令的口吻在和她说话。
  看着她没有多大动静,他干脆把她推向圆木。他双手往圆木上抱住,作扛在肩膀上的动作。
  “快上来啊,我用手托着你上去!”他示意她抓紧时间到圆木上去。
  他伸出一只手臂弯曲着,她顺势地踩在他手臂的弯曲处。他奋力地抬起手臂把她往上托起,她一只脚踩在他肩膀上顺利地骑在圆木上。看着她坐在圆木上,他放心地放下了手臂。他游到她的身后,努力地和流水抗争,将她和圆木一点点的向岸边方向推。她趴在圆木上,双手双脚一起用力掌握着方向慢慢地靠近岸边。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9 10:20:00
  不知道努力了多久,他们终于靠岸了。岸边都是茂密的竹林,趁着有倒垂到河里的竹子,她伸手过去一拉,圆木靠岸的速度加快了。等她上岸之后,想要转身说句话的时候,却看不到他的身影。可洪水还在迅猛地流淌着,带有黄土的颜色,根本看不到底。她感觉不妙,心里往最坏的方面去想。
  “该不会是被洪水冲走了,啊……”她的脑海闪过了这几个字,鼻子一酸就哭出了声音。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样,大脑也随之空白。
  “喂,你在哪了?听到我说话吗?”她平复了心情,开始在岸边呼喊着。声音一遍又一遍地穿梭在竹林的缝隙里,可任凭她的声音再大声,也是徒劳。因为洪水怒吼的声音太大了,足以把她小家子的声音给淹没。
  “喂,你在哪里?快出来,听到了没有?你可不要死啊,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求求你了……你在哪里?”声音越喊越弱,哭着喊着都快没了力气。她惊慌失措地穿梭在岸边的林子里,任凭手脚被荆棘划伤,她没有放弃寻找他。
  她绝望地看着远处山脚下的村落,雾气横升,可却看不到有人在路上经过。在这人生地不熟地方,被一个男子救起来了,可却找不到了他。这一切很艰难,可一切都像梦一样深深地印刻在她的脑海里。
  在这深不可测的河里,翻涌而过的浪花要想带走一个人那真是几秒钟的事情。沉沦下去就会在瞬间无影无踪,死不见人,活也不见尸。大自然面前,特别是自然灾难的时候,人和人的生命是岌岌渺小的。她哭着,喊着,没有放弃寻找。河岸边已经被她走了一遍又一遍,可一次次的失望让她变成了个泪人。
  她是个女汉子性格,从她记事起就没有再哭过。可这次她真的忍不住了,一是绝望,而是悲伤。连救自己一命男子的脸都没来得及看清楚,然而就已经消失了。让她有些难以接受,有些不敢接受这般残酷的现实。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竹子,眼睛看着竹叶遮盖住的天空。接下来该怎么做,该往哪走,该去哪,都一无所知。帐篷没了,睡袋没了,平板电脑没了,香水没了,口红没了,钱包里的银行卡、身份证都不见了,救他的人也不见了……整个人都是湿漉漉的,连一身换的衣服都没有。这是她人生最最狼狈,最最失败的一次,已经到了一无所有的地步了。
  有时候她真的好后悔,在北京过着很多人求之不得梦寐以求公主般的生活不过,偏偏要跑到这穷乡僻壤中来。说鸟不拉屎的不毛之地,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都一点不为过。当然这些都不是她后悔愧疚的原因,如今心底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救她的那个人。到底现在在哪里?受伤了没有,或者是死了没有。脑海中这几个问题一直在纠缠着,让她痛苦过后又绝望,绝望之后又是痛苦,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无法自拔。
  心里想着,要是他回来,毫发无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话,他提的任何要求自己都会答应,只要是能够给他的都会尽自己所能的去帮他实现。她撕心力竭地叫喊着,喊完之后又忍不住失声抱头痛哭。慌乱又无助,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完全已经不知道何去何从。
  “喂,哭什么哭啊,哭够了没有啊!”他走到了他的面前,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喂,真的是你么?我以为你死了呢!”她从悲伤中缓和过来,看了他一眼,简直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是巴不得我死,是吧。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啊,真的是!”他有些不高兴了,不停地用手抹着额头上的水珠。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你回来了。我上岸的时候就看不到你,所以很担心你。我还以为你永远回不来了呢!”女孩连忙解释着,可越是要解释就越是慌乱。可能是太突然了,让她有点不敢相信,再一次的惊慌失措。
  “好啦,好啦。不要说了,我知道了。现在已经没事了,我们赶紧回去吧!”他打断了她的思维,让她不要去想那么,也不要慌乱紧张,毕竟现在已经没事了。
  原来他在把她推向岸边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卡住了腿部。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连同圆木已经走远,无论怎么喊都被洪水咆哮的声音淹没了。所以在圆木和她靠岸的时候,她看不到她了,误以为他被洪水卷走了。被卡住之后,他在水中挣扎了许久才得以逃脱,然而裤子已经被挂破,膝盖已经被划出了几道鲜红的血痕。
  “怎么受伤了,疼么?”她凑了过来,看着他腿上的伤。心里有种说不出莫名的心疼,她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毕竟她从来没有受过伤,也没有人替她受过伤。
  “没事,一点点伤不算什么,只要人回来了就没事了。”他看了一眼腿上被刮破的裤子和被划伤的伤口。
  “对,说得对,人回来就没事了!”她的脸顿时才开始有了一丝微笑,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绝望了,仿佛一个梦醒来了,又迅速地进入了另一个梦境。人生总要遇到几个人渣和流氓,人渣是伤害你的,流氓就是救你的,就像现在的他一样。
  “走吧,我们走吧!衣服都湿了,还是回去吧,在这里呆一会再下暴雨就真的又要遭罪了。”他帮着卸下她背上的背包,抖了一下沾在表面的水滴,可背包里边什么都没有了。
  “嗯,好!”她随口答应了,也就屁颠屁颠地跟在他的后边。其实,她也不知道他会带她往哪里走。
  以前在网络上听人说山区的年轻人由于地势偏僻,经济十分地落后而娶不到媳妇,于是就有人专门拐骗少女到山区卖给那些娶不到媳妇或者精神智障的单身汉。想到这里的时候,她被吓得一身冷汗。可看着眼前的他,她也没有那么可怕。毕竟他救过自己,冒着生命危险救了素不相识,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自己。她还是比较相信他,即使被骗了也是心甘情愿。她脑海中甚至闪过这样的想法,下一刻是什么样她也是去无法预料。
  雨虽然渐渐地停了下来,可洪水越涨越大,已经淹没了竹林边上他们坐在的位置。田间水稻行中传来几声野鸭子的叫声,伴随着一丝寒冷的风从她耳畔掠过。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反过脸来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说什么话。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往前走,往大马路上方向走去。
  尽管下雨了很冷,可这里的空气比北京的要清新得多。山间有雾气,但不是雾霾。从下飞机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觉得这边的空气和视野一样的悠远深邃,给人以无穷无尽的想象。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9 12:32:00
  自己先顶上去。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09 17:27:43
  @罗敦城 2017-02-09 12:32:00
  自己先顶上去。
  -----------------------------
  晚上继续更新!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02-10 20:12:26
  你觉得像不像啊,嘿嘿。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7-10-01 13:54:36
  “走吧,洪水就要来了,我们没有时间了。大不了上岸后我赔给你一台就是了,我汪汉城说到做到。”他信誓旦旦地说,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她赶紧的离开河滩。
  “我和你无亲无故,我是不要的。我必须要找到我的平板,因为它对我很重要,里边装有我的回忆,我必须要找到它。”一遍说着,一把拉住汪汉城背上的背包,一股脑儿地把里边的东西被全部倒出来。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3-23 20:49:11
  顶一下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18:29:28
  包里的所有东西散落在睡袋上,她一件件地翻动着。
  “找到了,找到了。”她打开了凌乱的衣服,平板就被包裹在里边。
  “可以走了吧!”他帮忙着收拾被倒出来的物品,一股脑地又往背包里装。
  “走吧,睡袋我不要了,帐篷也不要了。”说完便起身走出帐篷。
  帐篷搭在河滩上的小土丘上,周围全是蔓延过来的水。眼前都是翻涌的洪水,哗啦啦地洪水在怒吼咆哮着。没见过这样惨烈声响的她,差点被吓得哭了起来。
  “走啊,别愣了。赶紧走!”他牵着她想之前那样往吊桥那边跑。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18:29:45
  吊桥已经被洪水淹没了,只剩下两条冰冷而又孤零零的铁链子横挂在洪水之上。洪水来的很快,已经淹没到了他们的膝盖。姑娘的脸瞬间被吓得煞白,话都说不出来了。
  “跟着我走,动作快一些。洪水越来越大了,不然我们谁都走不了。”说着便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腕,两人小心翼翼地顺着铁链摸索着前行。
  洪水越来越汹涌,翻滚的水中带有树枝,石头,木棍等杂物,不时地冲击着她的腿。此时的洪水已经淹没到她的大腿上,脑子一片空白的她只能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
  哗啦啦的洪水在身边翻涌而过,她感觉到脚步越来越沉重。
  他一直握住她的手,慢慢向前走。手都被他握疼得已经没有知觉了,嘴角开始在打颤。她突然感觉到好冷,像是掉进了冰窟一样。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18:30:01
  洪水一浪比一浪冲击更大,水没过了他们的腰间。可离岸边还有好一段距离,虽然看起来不远,可随着洪水的冲击,已经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了。
  她在眼前这个被自己喊成臭流氓男子身上看到了希望,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抓住他。脑海里除了哗啦啦的洪水翻滚的声音,基本上什么都听不到。
  他让她抓紧他的手,他只能看着他的嘴唇在动,判断出个大概。
  天空忽然地掠过闪电,电光把大地和山脉瞬间照亮了。就在此刻,天空像不怀好意一样地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点掉落在他们的头上,衣服被渐渐地打湿。然后又是一声响雷在不远处炸响了起来,就像爆炸物一样。
  吓得她腿哆嗦一脚踏空,整个身体都掉到水中。他也被她扯到洪水中,还好他反应快,另一只手刚好拉到了另一侧的铁链,而另一只手还在紧紧握住姑娘的手腕。
  姑娘在水中挣扎着,脑袋被冲击过来的洪水拍打着。她深深的呛了一口水,表情很痛苦。“快救我,拉……我……!”一句话没有说完,又被水浪打了过来,又深深的呛了一口水。
  汪汉城想要呼救,由于下雨的原因,河岸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他放弃了呼喊,可没有放弃她。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把她拉到吊桥上,可洪水已经淹没到了胸口。她的手紧紧握住他,他紧紧地拉住她。站在水里,洪水不断冲击着她,身体不断地摇晃着。刚刚缓过气来,又被翻涌过来的浪拍打着。
  “走了,我们得赶紧走。不然会被冲走!”他试着迈开水中的步子,可无论踩到哪都是空的。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18:30:36
  “喔……”她一脸的惊愕,经历刚才那一幕让她感到更加的害怕。
  桥身的木板已经被水冲跑了,无可奈何他只能用脚顺着铁链慢慢往岸边靠近。她跟在他身后,嘴角已经发紫,嘴里的牙齿在大家,头发和衣服已经全部湿透。
  他身上的背包沉沉浮浮地在身后牵引着,雨越下越大,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一手拉着铁链子,一手拉住姑娘奋力地往前走。可任凭他怎么努力,可依然是步履维艰。拉住铁链的手已经发疼,可依旧没有放手。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18:30:51
  洪水越来越大,越来越汹涌。水已经渐渐淹没到了脖子,有时一个浪翻腾过来,水已经漫到嘴角。河滩上的帐篷已被打翻,随着洪水一起往下流走。
  他正想对她说什么,刚刚一开口就呛了一口水,咳了几声才缓过来。上游被冲下来的石块和一些不知是什么坚硬的东西一直在重装着脚,有时感到一阵疼痛才把脚往另一边挪动。
  两个人在洪水中挣扎着前行,连个喊呼救的对象都没有。此时此刻只能在保证不被冲走的情况下慢慢靠近岸边,别无选择了。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18:31:03
  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没有可以依靠的时候,会变得很自我,内心变得更加的强大。也许这就是生命体的本能反应,也是强烈求生欲望的表现。
  就在这时候一阵浪翻滚过来,重重的冲击着吊桥的铁链。随着一阵强烈的冲击,他们握住的铁链断了,他眼前一阵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他连同她一起被洪水卷走了,离岸边越来越远。混沌中他吃了一大口水,睁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就感到身边全是水,还有一股力量将自己往下拖。他奋力地把头抬起来,可又被翻腾的水打下去。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20:07:57
  身上的背包漂浮了起来,将他的身体往上托起。他再次的把头伸出水面,模糊地看到姑娘在离他不远处下游处努力拉着河滩上的一颗小树,努力的和洪水抵抗着。
  “救命……救命……我可不想死在这里……”她大声地呼喊着,一只手奋力地向他挥手。他顺着水流游向了她,背包在脑后漂浮着,让他头部没有被冲击下沉。
  努力了好一会,他游到了她身旁。他牵住她的手的那一刻,她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地就出来了。可天空还在下着大雨,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
  她整个身体浸泡在水里,双手紧紧地抓住那棵树。他站在她的身边,一手拉住她,一手拉住不知道在哪里冲过来卡在树干上的干枯树枝。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3 20:13:33
  “别怕,有我在,没事的!”他安慰着她,眼神不断地在周围寻找要是否能够借助树枝靠岸。
  “嗯!”她点了点头,眼睛红润,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疼。
  雨滴在她轻盈的脸颊滑落,她表现得也很冷静,虽然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可她还是选择相信眼前的男子,已经到了别无选择的地步了,何不如选择相信呢。
  之前她害怕这眼前陌生的男人就像是梦里那样,会毁容之后把她卖到山区。可是转念一想,那只是梦而已。没想到相遇居然是这么狼狈的场景,难道真是注定的。
楼主罗敦城 时间:2018-04-26 01:55:55
作者:13893190723 时间:2019-10-07 00:35:47
  很不错的故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