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寄,深情何依?倾城红颜,情困兄弟帝王——《腹黑养女步步惊心》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6 13:59:00 点击:9614 回复:6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简介:她本是长公主府的养女,却不甘于将来被送入宫中,成为保证家族显耀地位的牺牲品; 她不甘于沉浸在人性的丑恶与奸诈中挣扎; 她向往侠客般快意恩仇的生活; 她期待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包括爱情。 当她终于逃离那个让她窒息的家时,却跳不出命运的束缚,冥冥之中设定好的爱恨情仇,谁也逃不过。 人生如寄,深情何依?情劫种种,皆要去渡。
  ———————————————————————————————————————————————————————————————————————————————————————————————————————————————————————————————————————
  第一章 养女生涯
  十岁的苏承欢一个人坐在闺房外的台阶上,呆呆地看着天上的明月,月亮微晕,模糊了她的视线,清风袭来,让她不禁打了个寒战。现在不过是初夏的天气,她竟然感觉有些阴冷。
  她想起她的养母,汝南侯苏念祖的小妾楚红萼,在晚饭时告诉她的话。
  楚红萼莫名地有些情绪异常,她喝了点酒,借着醉意,幽幽地对苏承欢说道:“欢儿,当初给你起名承欢,本意也是希望你能长久地承欢膝下,为娘这一生无儿无女,除了你,也没有更亲近的人啦!可谁知……侯爷和长公主殿下商议着,等过两三年,便把你送到宫里,到时你我就真的永无再见之日了。咳……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你不了解,你还小,你是真的不明白我的心境。早知道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当初我就领养一个丑一点儿的女儿了……”
楼主发言:454次 发图:4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匡庐奇秀甲天下 时间:2017-03-16 18:31:24
  多 发 点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6 20:00:00
  楚红萼摇晃着站起身,丫鬟们连忙扶住她,苏承欢一个人对着满桌饭菜,却无心下咽,楚红萼无力而幽长的叹息声吓到了她敏感的心灵。
  台阶下有只不知名的黑色小虫子缓慢地爬行着,那谨慎而迟缓的模样,让苏承欢很是气愤,她一脚踩过去,虫子瞬间被压扁,再也动弹不得。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7 11:54:26
  她转念一想,自己不就是这个小虫子吗?命运全然不在自己手里,只顾茫然前行着,虽然谨小慎微,却仍是难逃被人一脚踩死的结局。
  她心内有一股无名怒火,她不能随便任人宰割,她要逃出去,像一个侠客一样闯荡江湖,快意人生,绝不能老死在那宫墙之内。
  她虽是苏家的养女,苏家倒是真拿她当亲生女儿般对待,一切吃穿用度皆是随了苏家嫡子苏策,整个苏家,除了苏策,对她都是格外的亲切有礼。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7 12:32:15
  苏策不光是窝里横,在整个京城也是有名的霸王,谁让他的父亲是汝南侯,母亲是长公主呢!
  他自小不学无术,酷爱耍剑弄棒,书房里没有一本四书五经之类的正经书,全是些唐人传奇小说,以及什么五行八卦图。苏承欢常趁苏策不在家时,偷偷地跑到他书房里猎奇,没想到竟真让她找到了几本好书。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7 13:15:09
  其中有一本是涉及如何巧设机关暗道的,被苏策随手扔在桌脚之下,苏承欢捡起来,信手翻了几页,立马像是发现了奇珍异宝般爱不释手,这本书,就此改变了她的命运。
  想要逃走的决心既然已经定下,事不宜迟,她迅速站起身来,开始往房里走,她暗暗盘算着,离她进宫至少还有两年的时间,她的闺房在长公主府最后面,紧挨着院墙,院墙外即是一片竹林,两年之内她完全有能力挖出一条暗道来。
  她会武功,也会长时间地潜水,这些本事都像是预示着她将来不会是个被动受束的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7 19:13:47
  她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平日里缠着苏策跟他学武,苏策也不客气地拿她当陪练,几番寒来暑往,她已经能和苏策打成平手。
  她自此很少出门,将自己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选好下手的地方,准备好器具,白天干活,逢到饭点时才收手出门,穿过一堵打开的墙,去隔壁汝南侯府养母房里用餐,餐毕迅速回房继续劳作,半夜三更无人时,将土石倒在莲花池里,如此便人不知鬼不觉了。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7 19:56:06
  她连续干了一个月,觉得有些苦闷,便打算歇一天,去找哥哥苏策玩。
  苏策正在练拳,遥遥地瞥见苏承欢穿过莲花池的回廊,笑意盈盈地向他走来。他大声笑道:“一个月没见着你人影,你绣花哪?麻利儿地快过来,让你尝尝小爷的拳头,我的功夫可是精进不少。”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7 20:28:34
  苏承欢脸上带着不服气的神情,走近他身边,说道:“学武和读书是一样的需要天分,如我这般骨骼清奇者,多能学业有成,造诣颇深,像某些人看着孔武有力,却不过只是花拳绣腿。”
  她话音刚落,冷不丁倏地一个飞身,踢向苏策,苏策毫无防备地摔倒在地,不禁恨恨地说道:“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这个不孝的徒弟,竟然对对我下狠手!真是没天理了。”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8 11:07:58
  兄妹俩最爱干的事就是拌嘴斗气,苏承欢得了便宜卖乖,得意地笑道:“自己技不如人,怨得着谁?”
  苏策嘲笑她道:“让你狠,让你厉害,将来嫁个夜叉般丑陋的武夫,你们天天有得架打,日子过得也不寂寞。”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8 17:47:10
  苏承欢绝不肯示弱,反击道:“那让你将来娶个河东狮子一样的嫂子,又妒又悍,休想再讨小妾。”
  苏策有心报仇,幸灾乐祸地说道:“饶她再厉害,也挡不了我纳三房四妾的路,大明朝但凡有点地位的男人,哪个不是妻妾成群,你将来不是给人做妾,就是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有什么可……”
  他话未说完,就被苏承欢充满怨恨的眼神所震慑,那眼神分外可怖,像燃烧着的两团怒火。苏策顾左右而言他,悻悻地说道:“不和你这假小子纠缠了,小爷晚上还有局呢!”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8 19:10:13
  他挥挥袍袖,做贼似的一溜小跑。
  他最近越来越不敢惹苏承欢了,因为他也得知她将来要入宫的消息,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她六岁进家,转眼四年的时光,他心里早已经把她当作家人了,只是他为人一向落拓不羁,嘴上缺德,常常爱逗惹她。
  他比苏承欢大两岁,已是通了男女之事,随着苏承欢渐渐长大,他倒有些避嫌,不再主动去搭讪她,由着她来招惹他。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9 09:16:34
  他出了门,见门口早已停好一台轿子,一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的紫衣少年忍不住掀开轿帘,不住地抱怨道:“等你半天了,怎么才出来?陆子南已经在群芳阁订好位子,赶紧的走吧。”
  苏策满不在意地笑道:“那陆子南的父亲不过是个小小的五品官,若不是仗着他姐姐在宫里得宠,也巴结不到咱们头上。”
  紫衣少年嘿嘿坏笑道:“那是。将来你们家承欢妹妹要是进了宫,哪还有她的事。到时,我也得巴结你哟。”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9 12:36:56
  苏策面色一变,顿觉扫兴,转头对管家苏禄说道:“赶紧备轿。要是父亲问起来,就说我去寺里为他祈福去了。”
  苏禄深低着头应声答道:“是,小人记下了”,刻意掩盖起眼角的笑意:这位少爷,每次出去玩都不会用心编一个靠谱一点的理由。
  苏承欢闷闷不乐,独自溜达着,从长公主府一直逛到汝南侯府。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19 14:36:16
  当年长公主朱梓妍下嫁汝南侯时,按照宫规,敕建了长公主府,与汝南侯府毗邻,为了方便来往,长公主命人两处宅子共有的一道院墙打通。汝南侯在不得长公主宣召的情况下,是不能随便进入长公主府的。不过自从苏策生下来后,所谓的规矩也就渐渐成了空谈。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0 09:06:26
  现如今,苏策和苏承欢跟随长公主住着,而楚红萼则随侍着汝南侯住在侯府,两处宅子里大小一应事务,皆是楚红萼在代为打理。
  苏承欢不知不觉逛到了厨房,一股刺鼻的药味传来,她皱起眉头,心下担忧地想道:“侯爷的身子还没见好,长公主殿下又双腿残废,这个苏策却一点儿也不知道关心父母,只晓得追鸡斗狗,胡闹快活。”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0 11:35:23
  第二章:酒宴
  群芳阁。
  陆子南正慵懒地斜倚在一个浓妆女人怀里,他左手托着酒杯,也不饮,只顾盯着酒杯出神。那女人谄媚地笑道:“陆爷,想什么呢?”
  陆子南轻挑剑眉,别有意味地说道:“可惜啊,可惜。”
  女人忙不迭地接道:“陆爷说话好深沉,奴家听不懂。”
  陆子南闭上眼,轻叹一声,说道:“玲珑,你可知这世上最让男人惆怅的感情是什么?”
  被称作玲珑的女人听了,失声笑道:“玲珑久经风月,斗胆猜测一下,陆爷莫不是害了相思病?想得却得不到。”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0 13:50:40
  陆子南睁开眼,双目放射出夺人的光芒,笑道:“都说娼家妇人是最难哄骗的,果然是情场老手。”
  他点到为止,并不打算真的把自己的心事向一个妓女陈述。
  二人说话间,听得门外有人上楼的声音,陆子南转了口风,嘴角扬起,小声说道:“看样子是他们来了,你快躲在门后,第一个进来被你逮到的,就是你今晚的相公。”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0 19:48:05
  玲珑也甚觉这游戏有趣,便起身悄悄走到门后,守株待兔。
  陆子南也站起来,准备迎接客人。
  “吱呀”一声,门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推开,陆子南一看,第一个进来的是竟是苏策,他一脸怪笑地看向苏策,苏策见他表情怪异,刚想说话,猛地眼前一花,一个香软的身体扑向自己,只得下意识地抱住。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1 11:39:11
  陆子南拍手笑道:“苏爷,看来还是你有女人缘,这玲珑可是群芳阁的新一任花魁哟。”
  苏策莫名地有些脸红,他虽已略通男女之事,但还未被女人如此主动的勾搭过,他粗暴地推开玲珑,甚至不曾仔细地看清她的面貌。
  他身后的紫衣少年,也趁势起哄,笑道:“阿策,怎能对人家那么粗鲁?玲珑,快殷勤侍奉着,苏少爷可是有名的暴脾气,要是得罪了他,他敢把你们群芳阁给砸个稀巴烂。”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1 13:40:43
  苏策转头嗔怒道:“徐耀宗,你是哪一头的?”
  徐耀宗瞬间弱了气势,双眼看天,低声说道:“玩笑而已,玩笑而已。”
  陆子南插话道:“两位爷,里面请。我已备好酒局,玲珑,快把你的姐妹们叫进来。”
  玲珑道个万福,应声出门而去。
作者:真心喜欢你的我 时间:2017-03-21 19:58:10
  好看
作者:阿姨夫妇 时间:2017-03-21 20:05:16
  赞一个
作者:人的吗 时间:2017-03-21 20:11:53
  ??
作者:人的吗 时间:2017-03-22 06:11:00
  ??
我要评论
作者:不在乎你了 时间:2017-03-22 09:32:51
  ??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2 10:47:29
  徐耀宗的好脾气只针对苏策一人,他刚一坐下,便摆起架势,一脸严肃地问陆子南道:“陆兄啊,你今日邀我兄弟二人前来,有什么事吗?”
  陆子南讨好地笑道:“听闻徐爷马上就要袭封定国公,小人特意在群芳阁摆下酒宴,为陈爷庆贺。”
作者:是我一个人的江山 时间:2017-03-22 14:14:44
  ??
作者:匡庐奇秀甲天下 时间:2017-03-22 15:36:05
  顶顶顶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2 19:48:33
  徐耀宗淡淡一笑,他是看在陆子南姐姐陆妃的份上,称陆子南为陆兄,其实心底里根本瞧不起这个比自己出身低太多的家伙。
  徐耀宗与苏策皆是开国功勋之后,他是徐家嫡长子,即将承袭定国公之位,而苏策,以后也将袭封汝南侯,苏策比徐耀宗还要尊贵之处,在于他的母亲是长公主,也就是当今皇上的姑母。
作者:遇人不淑矣 时间:2017-03-22 20:53:37
  hello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3 09:53:52
  苏策摆摆手,对徐耀宗说道:“什么公侯的,若真论起尊卑,你是公,我是侯,我还得给你作揖请安,咱们兄弟,情趣相投就在一处玩耍,少来那些官场套路,今个只是饮酒取乐。”
  徐耀宗被噎得无力反驳,只是点头同意。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3 12:53:08
  门外环佩之声迭起,紧接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人鱼贯而入,领头者正是玲珑。
  屋子里霎时充斥着浓郁的脂粉香气。
  苏策抽动鼻翼,一脸嫌弃地说道:“所谓庸脂俗粉,果不其然也。”
  陆子南忙回道:“小人知道苏爷喜欢清雅的,您瞧,最后面的那位姑娘怎么样?”
作者:青灯黄卷古佛 时间:2017-03-23 15:46:55
  ??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3 20:29:07
  苏策漫不经心地歪歪头,打量起那名队尾的女子,见她妆容素净,眉眼清丽,红唇自然一抹樱桃之色,神情端庄,不卑不亢。二人四目相对,苏策有些抵不住她眼中的熠熠之光,不自觉地低下头来。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4 09:19:54
  陆子南一看有戏,便笑道:“苏爷,她可是群芳阁压箱底的宝贝,轻易不现身的,芳名叫做绿拂。”
  徐耀宗玩味地说道:“只听说有晋朝的绿珠,唐朝的红拂,现在又来了个绿拂,何解呀?”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4 11:45:25
  苏策此时如有神助一般,七窍俱通,朗声答道:“看来她是既想像红拂一样巨眼识李靖,又想像绿珠那般忠贞侍石崇。”
  绿拂听他说完,不禁眼波流转,面上露出笑意,似在嘉许苏策。
作者:风韵犹存少妇 时间:2017-03-24 15:36:41
  走过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4 21:06:50
  她这一笑,三个男人都是心神一震,也自然而然地随她一起笑。
  陆子南向绿拂招招手,然后又指向苏策,绿佛会意,轻摆腰身,款款走向苏策,苏策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宿命。
作者:人生自有留爷处 时间:2017-03-24 21:57:40
  顶顶顶,及时更新哈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5 13:19:08
  这个女人,终将会成为他生命中至为重要的一个。
  陆子南示意玲珑去侍奉徐耀宗,他自己搂住一个姿色稍次些的,让剩下那些女子吹曲弹琴助兴。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5 16:00:02
  酒过三巡,陆子南已有了七八分醉意,他猛地放下酒杯,一脸神秘地悄声说道:“两位爷,最近可曾听说了什么小道消息?”
  徐耀宗打个哈哈,接道:“你指的是哪方面?正经事还是风流事?”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5 21:28:54
  陆子南向徐耀宗抛个媚眼,点头说道:“自是风流事,事关那位……”他用手指了指天,苏策和徐耀宗皆立马明白,他指的是当今天子。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6 08:21:47
  苏策本来不爱打听这些市井流言,但一下子想到苏承欢将来是要入宫的人,便问道:“别绕弯子,快说。”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6 12:14:37
  陆子南知晓他的心事,便说道:“这可是从宫里传来的消息,说那位爷,最近又微服私访出宫了,据说他看上了城北薛员外家的两个侍妾,直接强抢入宫,三个月后才放归回家,薛员外气得把那两个侍妾直接卖到妓院,那位爷听说后,又把人从妓院里捞出来送到薛家门口,薛员外这下子,不要也得要……”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6 17:06:26
  徐耀宗忍不住笑出声来,此事真是好笑,太像极了那位爷的作风。
  苏策却笑不出来,他面色凝重地问道:“听说那位爷,比较偏好于妇人,是真的吗?”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7 10:53:21
  陆子南认真地点点头,说道:“这位爷真心特别喜欢有风月经验的女人,对处子不大感兴趣。”
  玲珑不合时宜地插嘴道:“妈妈说,那位爷还曾经来过我们群芳阁,大概是三年前。”
  苏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绿拂将一双玉手搭在他手上,悄笑道:“不过是坊间传言,何必当真?”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7 14:17:15
  夜已阑珊,人已醉。
  门外负责保护苏、徐二人的护院头领苏东和徐飞,彼此用眼神沟通着,苏东一边拿眼瞟着门内,一边示意徐飞,那意思是:你赶紧进去提醒二位爷,该走了。
  徐飞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又用手在脖子前一横,那意思是:你没看见他们喝得正在兴头上,我这时进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8 09:23:05
  苏东没办法,只得自己做恶人,因为苏策还没到可以在外面过夜的年纪,这个苦差只能自己接下。
  他谨慎而轻柔地敲了一下门,奈何屋子里太过喧闹,根本没人听见。他顿了半响,只得壮着胆子,加了一把力道,又敲起门来。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8 12:48:34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问询道:“是谁啊?”
  苏东用尽生平所有力气,扯着嗓子喊道:“是小人苏东,爷,已经亥时了。”
  没想到他实际发出的声音却很小,徐飞表情滑稽地看着他,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8 19:28:35
  苏策一听是苏东在说话,心下明了,便不耐烦地回应道:“别催了,马上就走。”
  徐耀宗打趣道:“真是春宵苦短,谁让你还小?像我这个年纪,就少了诸多约束。”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9 10:21:54
  苏策没好气地反驳道:“不过比我大三岁,有什么好炫耀的?反正你老也比我老得快。”
  徐耀宗指着绿拂,不怀好意地笑道:“真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绿拂可与我同年哟。”
  苏策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应对,尴尬地挠挠头,不敢看绿拂。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9 18:08:37
  绿拂并不介意,笑对苏策道:“对于女人来说,姿色二字,姿在色前,纯以色事人,色衰而爱驰,姿却是一生皆在的,妾身愿以姿事君,但愿郎君能不以色取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29 20:48:04
  她这番话是说给苏策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只可惜这番话的深意,对于当时还正年少懵懂的苏策来说,犹如天书一般深奥难懂。
  苏策憨然一笑,说道:“我走啦,等有时间再来看你。哦,对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说与陆兄,让他及时通知我。”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30 09:05:25
  绿拂端坐着,神情有些落寞,她扬起脸看了一眼苏策,明眸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
  苏策站起身来,对陆子南说道:“多谢陆兄了,今日酒宴畅叙,甚是过瘾,下次苏某做东,陆兄不要爽约哟。”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30 12:47:04
  陆子南见苏策已然对他十分的亲近,开怀笑道:“苏爷客气了,小人送二位爷下楼。”
  徐耀宗于人情世故上皆已圆熟,趁陆、苏二人说话的间隙,悄对绿拂说道:“苏策还小,你的深情不必完全孤注一掷,且权衡着一点一点地付出。不然,你会得不偿失的。”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30 19:49:08
  绿拂听了,心下有些清怨,知她者,徐耀宗也,可是偏偏他们二人并没有对对方动情。她认定了苏策,错过了徐耀宗,徐耀宗虽懂她,却不喜欢她。
  她打开窗户,看到苏、徐二人的轿子渐渐远去,直到淹没在夜色里。
作者:qlxj66 时间:2017-03-30 23:20:20
  ^ _ ^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31 10:19:29
  ^ _ ^^ _ ^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31 12:57:25
  陆子南并未走,送完客,复又折回,他掩上门,屋子里仅他和绿拂两个人。
  陆子南笑道:“恭喜姑娘,将来富贵了,可不要忘了在下这个月老。”
  绿拂轻摇着头,淡漠地说道:“陆公子话说早了,以我这个身份,怎么可能进得去侯府。”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3-31 19:55:16
  陆子南说道:“事在人为嘛,最重要的是苏爷动了情,这个年纪的少年若是真心喜欢一个姑娘,无论如何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得到。汝南侯和长公主殿下,可是非常宠溺苏爷的,你进侯府,不过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1 09:44:05
  绿拂定定地看着陆子南,带着几分探询地口气问道:“陆公子在苏爷那个年纪,也是喜欢过一个人的?”
  陆子南哭笑不得,叹道:“为什么世间最最聪慧,最了解男人心思的女孩子,都流落风尘了呢?”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1 17:35:50
  话一出口,他便有些后悔,绿拂是个敏感又多愁的人,不宜说这些伤人的话。
  他开了门,临走前说道:“姑娘只需稳坐钓鱼台,自会有人沉不住气来看你,对于男人,欲擒故纵,半推半就,总好过直接将一腔热情挥洒出去,弄得他承受不住落荒而逃。”
作者: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4-01 18:23:01
  支持好文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1 19:25:26
  绿拂道个万福,充满感激地说道:“绿拂有自知之明,对于能改变我一生命运的情事,自然会多些心计在里面,不会全然感情用事。”
  长公主府。
  苏策刚回到家,苏禄便凑上前来,握住苏策的手臂,低呼道:“我的小祖宗,你可回来了,侯爷在长公主殿下房里等着你呢!”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1 19:27:06
  琅琊王冷冷道:“岸上说话,水中有鱼,不是别人有心偷听,而是你说得太大声了,别人不想听,也进了耳朵。”
  青城环顾姐妹,问道:“我说得很大声吗?”玉容点点头。青城皱皱眉,尴尬地坐下。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1 20:28:34
  苏策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地问道:“我爹是请来大罗神仙了吗?他的病好啦?居然能跑到我娘那里,也真是够稀奇的!”
  苏禄一边推着他赶路,一边不住地叮嘱道:“少爷,侯爷身子不好,你可别说些惹他生气的话,要不然有你受的。”
作者:转眼间看到风景 时间:2017-04-02 09:15:09
  太精彩了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2 16:27:43
  苏策嘿嘿一笑,大大咧咧地说道:“你可真够啰嗦的,我是那种没脑子的人吗?”
  转眼到了正堂旁的卧室,长公主的贴身侍女青衫站在门外转悠,猛抬眼瞅见苏策,哪还顾得上平日里的矜持,小跑着过来说道:“少爷,赶紧的,公主殿下和侯爷等你半天了,侯爷脸色很难看,正窝着火呢!”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2 18:41:34
  苏策也有点惊惶,他知道父亲一向不生气,一旦生起气来,后果很严重。
  苏策快步跑进房里,二话不说,双膝一跪,将头杵着地,一动不动。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2 21:20:42
  长公主和汝南侯一看,又好气,又好笑,长公主本来板着的脸,居然漾出一丝憋不住的笑意。
  她训斥的语气里,也少了应有的狠辣:“你这逆子,出去玩,居然都忘了时辰,半夜三更才回来,成何体统?”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3 08:27:31
  最后一个“统”字拉长了声调,本来是想加重语气,没承想竟然流露出她的真实意图,声调里带着一丝丝的笑谑。
  苏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只要母亲不是真的动怒,父亲也就好对付些了。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3 13:40:59
  汝南侯无奈地看了一眼妻子,心里叹道:“真是慈母多败儿。”他强撑着精神,语气沙哑又虚弱地说道:“策儿,爹听管家说,你去寺里给我祈福去了?”
  苏策不善于圆谎,因为父亲从来没把他的谎言当真过,今天着重地盘问起他来,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3 15:20:18
  他思忖了半天,只得开口道:“儿子本来打算去寺里的,半路上遇到徐耀宗,他拉着我去找陆子南联络感情去了。”
  长公主鼻子里哼出一丝冷气,不阴不阳地说道:“娘没听错吧?你堂堂一个侯爷家的嫡子和未来的定国公,去找陆子南联络感情?那陆子南是荣升国舅了吗?”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4-03 15:37:45
  欣赏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3 20:51:09
  苏策似是找到了突破口,抬起头来,义正辞严地反驳道:“娘,你可知那陆子南的姐姐陆湘在宫里甚是得宠?孩儿找他,不过是想为以后承欢进宫,找一个可以交好的朋友。”
  汝南侯咳嗽了两声,那咳声像是突然断了弦的琴,嘶嘶啦啦的震荡着别人的耳朵,苏策忍不住下意识地也清清嗓子。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09:49:40
  汝南侯慢悠悠地说道:“不承想你还会有为家族谋算的一天,爹的日子不多了,一生享尽富贵荣华,本无憾事,只是担心你将来不学无术,又不善于经营,再致家族衰败啊!”
  长公主凤眼圆睁,狠狠地瞪了丈夫一眼,不满地说道:“这种丧气话,你就不要再说了。策儿现在还小,只要用心调教,总会有出息的。”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13:29:05
  第四章 楚红萼的努力
  楚红萼此时面色凝重地坐在房里,她面前跪着苏承欢的两个贴身丫鬟海棠和芍药。
  楚红萼手里把玩着一柄小巧的玉如意,半响,才缓缓说道:“小姐最近怎么了?除了吃饭时才会来我房里,吃完饭又着急着回去。”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17:05:40
  海棠和芍药面面相觑,她们两个人其实也很纳闷,海棠回道:“回姨娘,奴婢们也不甚清楚。大概一个月前,小姐便把我们两个人撵回西厢房住,不让我们陪睡在侧。奴婢问起原因,小姐说夏天闷热,我们在她屋子里容易让她更燥热,睡不安稳,再说她也大了,不需要人陪睡了。”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17:20:42
  楚红萼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这个养女精灵古怪,颇有主见,搞不好又要惹出事端来。她细细思忖最近有什么事能触动苏承欢一反常态,忽然一个念头犹如电光石火闪现在眼前。
  楚红萼懊恼地半闭着眼,问海棠道:“我是不是把小姐要进宫的事告诉她了?”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17:21:36
  王非烟道:“有什么鬼主意,说出来。”
  王青城说:“这样,咱们不比谁荡得高,比谁扔得远,我们以鞋为注,谁在荡秋千时把鞋子扔得最远,谁就获胜。”
  王非烟和几个丫鬟听完,都笑了,这玩法新奇有趣。王非烟笑道:“好啊。”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18:08:24
  海棠如捣蒜般点头答道:“是的,姨娘,就是您有一次喝了酒,然后就说出来了,算算时间,就是在一个月前。”
  楚红萼骤然起身,问门外侍立着的婢女道:“侯爷可回来了?”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18:26:49
  侍女回道:“回来了,刚才侯爷让人捎话来说他今日精神爽朗,姨娘不必亲自去侍奉,姨娘且歇下吧。”
  楚红萼心里荡起一丝暖意,感觉此生并没有虚度,苏念祖对她,确是情深意重。她叮嘱海棠和芍药道:“你们两个人从今天起密切关注着小姐的一举一动,但是要做到行事隐密,不要让小姐发现你们在监视她,明白了吗?”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4 19:22:35
  海棠和芍药都俯身回道:“婢子记下了。”心里却不约而同地想道:小姐那般精诡,我们两个人岂是她的对手,一旦被她发现,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楚红萼走出门,对侍女说道:“走吧,去长公主处。”
  青衫正在侍奉长公主更衣,听得门外侍女禀道:“楚姨娘求见长公主殿下。”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5 10:11:00
  青衫皱了皱眉,小声嘟哝道:“这个楚红萼,今日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长公主并不恼怒,微微一笑道:“她这么晚来,定是有什么要紧事。快宣吧。”
  青衫领诺,对门外说道:“宣。”
  楚红萼进得门来,跪拜道:“贱妾拜见长公主殿下。”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5 12:37:13
  长公主指指床沿,浅笑道:“快坐过来,咱们两个好久没有秉烛夜话了。”
  楚红萼不敢起身,一脸愁苦地说道:“贱妾深夜打扰殿下,是有一事相求。”
  长公主注视着她的脸,饶有兴致地问道:“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但凡你能解决的,你绝不会求到本宫,说说看,是什么事?”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5 13:33:39
  楚红萼一字一字地道:“贱妾想求殿下,收回让承欢进宫的决定。”
  长公主一愣,有些百思不得其解,遂问道:“当初和侯爷商定此事时,你并没有反驳,今天怎么又变卦了?”
  楚红萼似有难言之隐,有些秘密,就算是长公主殿下,她也不能告诉,她必须将这些秘密烂在肚子里。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5 17:47:52
  长公主沉默良久,才说道:“这些不过是你的搪塞之词,你又有什么秘密是本宫所不知道的吗?楚红萼,你真的太让本宫费思量了。当初要不是你救了本宫一命,本宫定不会冒险收留你这个从宫里逃出来的死人,若不是本宫半身不遂,也不会大度到让你给侯爷做妾。”
  这话一出,二人皆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气氛瞬间凝滞。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5 19:05:55
  楚红萼遥想当年种种景象,仍是心有余悸。她跪行到长公主床前,泪水已经濡湿双眼,她情真意切地说道:“贱妾能获得新生,皆是殿下之功。贱妾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报答殿下,如何让苏家更昌盛安稳,决不敢有半点坏心,若有半句谎话,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只是让承欢进宫,并不一定能给苏家带来稳妥的倚靠。”
作者:为什么没人爱我呢 时间:2017-04-05 20:41:46
  赞赞赞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6 13:08:26
  长公主有些怅然,她说道:“本宫从不轻易布棋,一旦布下,便不会改变主意。承欢的相貌,远胜当年凭一己之力宠冠后宫的张皇后。侯爷也夸承欢是平生仅见之色,就连策儿都爱慕她。皇上小时候和本宫最亲近,他的喜好,本宫了如指掌。本宫确信承欢可以得到他的欢心。你刚才的话倒是也点醒了本宫,你是在宫里待过的,有很多人生经验可以传授给承欢,至于床帷之技,过两年你再教导她。你可还记得?当时领养承欢时,本宫特意让本朝第一大相士袁珙之子袁入云为承欢相面,他说承欢有凤凰之命,富贵不可限量。”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6 17:24:40
  楚红萼当然记得这些,当时所有人都以为囤到奇货,只有她一人慧心独现,明白了袁入云的原话。
  楚红萼来见长公主之前便已知自己不过是徒劳,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令长公主改变主意的,只是她仍心存侥幸,万一有什么奇迹出现呢!现在,她终于死心了,她已尽力,自己心里的愧疚也会因此而减轻些。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6 18:06:16
  从长公主处离开后,楚红萼拐到苏承欢的闺房前,见她房间里仍有些昏黄的光亮,便径直走到门口,一边敲门,一边柔声说道:“欢儿,你可睡下了?”
  并没有人回应她,此时的苏承欢正在秘道里忙活得热火朝天,哪听得见养母的声音。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6 20:04:03
  楚红萼怅然若失,倍感凄惶落寞,她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很多事已经力不从心。
  苏策房里的灯也亮着,这个初尝情味的少年正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让绿拂一切顺遂地进入长公主府,长久地陪伴在他身边。
作者:七色格 时间:2017-04-06 20:39:52
  欣赏,朋友好!
我要评论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7 11:57:46
  第五章 初相见
  苏策合计了一夜,至佛晓才有了困意,遂即昏昏沉沉地睡下。
  苏承欢本就机警,加上做贼心虚,比往日更注意观察周围人群的举止。海棠和芍药这两个笨手笨脚的门外汉间谍,刚一上任,就被苏承欢给发现了。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7 14:22:44
  苏承欢不得不暂时罢手,乍一闲下来,顿觉无聊,便想着不如去苏策那里顺点有用的东西。海棠和芍药寸步不离地跟在她后面。
  苏承欢三人来到苏策房外,见房门掩着,几个丫鬟婆子在屋檐下低声说笑。抬眼看见苏承欢,忙一起迎上去施礼。
  苏承欢笑问苏策身边的大丫鬟阿纤道:“大少爷呢?又出门啦?”
楼主慕容窈窕 时间:2017-04-07 18:44:35
  阿纤将左手围成半圆放在嘴边,悄声回道:“小姐有所不知,昨晚少爷回来后,被长公主殿下和侯爷叫去训话,回房后就睡得不安稳,奴婢听得他在床上不时地翻身,自顾自地叹息一番,又莫名其妙地笑一场,有心想问个究竟,又怕他是在做梦,再惊吓着他。他至四更天方才睡踏实,这不,现在还没醒呢!”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