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侦探武侠小说《潇逸隐》系列原创连载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2 16:39:00 点击:10332 回复:95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古龙已逝,金庸已老,然而,江湖还在。

  郭靖,令狐冲,楚留香,陆小凤,张丹枫,金世遗,四大名捕,萧翎,寇英杰等大侠都已成往事,江湖又有了新的传说。

  江湖无处不在,我们所处的世界,就是一个江湖。我们摸爬滚打,生存,成长,拼搏,失败与成功,就是在混江湖。

  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情结。突然某一天,我想要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江湖世界,于是有了《潇逸隐》系列小说。不知该如何分类,武侠,悬疑,侦探,推理,爱情的成分都有。

  然而,分类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好看。我想写的就是好看的小说。

  “潇逸隐”是江湖上的一个组织,以惩恶扬善,匡扶正义为己任。领袖是武林宗师屈骚,坐下五大弟子:陶东篱、李酒、苏壁、关冤、曹梦(女),武艺高强,各有绝技,性格各异,屡破奇案。

  看到这些名字,不知道你想起了什么?相信你肯定看懂了,若是没有看懂,再来问我。

  “潇逸隐”系列故事,单独成篇,又互有关联,连成一个整体。《烽雲客栈》是第一个故事,主角是……(看后便知)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1)

  雪净胡天牧马还,月明羌笛戍楼间。
  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高适《塞上听吹笛》


  这个故事起于风云,落于烽雲。

  日行千里,夜盗百户的“千里独行侠”玄小星这一次真的栽了。

  他从中原跑到西北,又从西北跑到大漠,终于还是没有摆脱那个阴魂不散,死缠烂打的臭婆娘。

  地面的沙尘由灰黑逐渐转为深黄,说明他们已经走出了荒无人烟的戈壁。此时正是中午,阳光很足,金黄的阳光恨不得晒掉人的一层皮肉。

  玄小星腕上戴着一副手铐,锁烤上有一条链子牵引着,链子的另一头攥在那个臭婆娘的手上。

  他看了臭婆娘一眼,在肚子里咒骂了几句。他可不敢让人家听到,不说别的,单臭婆娘那身出神入化的武功,有两个他都不是对手。有时他也很奇怪,为什么臭婆娘年纪轻轻,武功如此高强?

  太阳悄然间掩入云层里,云彩的颜色越来越深。在这瞬息万变的大漠中,常常是一日三变气候。

  玄小星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不经意间向臭婆娘看了一眼,如鼠的目光注视着对方柳腰间的大烟袋。这烟袋锅子很大,足有两尺长,锅子是非石非木的假化石,烟杆是三百年以上的空心藤,烟嘴是产于西域的和田玉。

  他实在搞不懂,这么年轻的姑娘为什么带着个烟袋锅子?

  他是个爱说话的人,已经半天没有说话,他实在有些憋不住:“喂,美女捕头,你为什么随身带着烟袋锅子?”

  他是个认为自己很聪明的人,绝不肯吃眼前亏,肚子里骂归骂,嘴上却要甜一些,他心里清楚,毕竟小命握在人家的手里。

  臭婆娘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他,并不回答他的话。

  玄小星心头一跳,暗忖:“这臭婆娘长的还真俊”。

  缓缓吸了一口气,又问道:“难道你还抽烟?”

  “难道女人就不能抽烟?”臭婆娘没有转过头来,声音冷冰冰的。

  放佛早已习惯了臭婆娘冰冷的语气,玄小星道:“我只是奇怪,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会抽烟,真是意外,意外”。

  臭婆娘一声冷笑,并不答话。

  乌云垂的很低,天地间倏然暗了下来。突兀刮来一阵风,卷起漫天的沙尘,呈螺旋状徐徐上升。

  “妈的,什么鬼天气”。看着旋起的风沙,玄小星咒骂一句,随即换上一副笑脸,有些谄媚地道:“美女捕头,你看要变天了,咱们要不要找了地方躲一躲?”

  美眸望着低垂的天空,臭婆娘微微点头。

  风更大了,吹在人的身上,带着丝丝的凉意。愁云惨雾,风沙漫天,四周一片黄茫茫的颜色。

  “美女捕头,你叫什么名字?”话说出口,玄小星又补了一句:“像你这样的美人,名字一定很好听”。

  迟疑了一下,臭婆娘淡淡道:“曹梦”。

  苍穹垂的更低,一片灰惨。黄尘万丈,在空中飘舞着。
楼主发言:351次 发图:14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南柯月初 时间:2017-03-22 16:40:32
  王兄出新贴了?支持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2 16:49:39
  楼主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7-03-22 18:32:37
  支持新帖,晚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03-22 20:36:49
  
我要评论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2 21:24:32
  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逍遥的丰 时间:2017-03-22 21:24:43
  来顶了!记得回访哦!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22 22:32:27
  加油哦!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3 09:06:49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2)

  (二)

  烽雲客栈。

  方圆几百里内唯一的一家客栈。在这大漠苦寒,风沙苍凉之地,有这样的歇宿地方,足以安慰旅人孤寂凄凉的内心。

  掌柜的早早就起来啦,他的年岁已不小,两鬓已斑白,是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几十年的生命轨迹已把他打磨的成熟、冷漠、淡然。佝偻着腰,高高的背驼起,他的身材魁梧,纵使驼着背依然不显得矮小。

  原本湛蓝的苍穹突然灰暗下来,空气中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老人看了看苍穹,喃喃道:“又要变天啦”。

  他的眼睛炯炯有神,闪烁着光芒。走到柜台前,再一次打量着店里的客人。凭借着几十年的阅世经验,隐约间,他有种感觉,今天似乎有事情要发生。什么原因,他也说不清楚。

  客人并不多,只有四桌。他首先把目光投向那个昏暗的角落,那里端坐着一个黄衣人,看不出年岁,神色漠然,右手始终没有离开木质剑柄。那是柄破旧的老剑,连剑柄都是木质的,生满铁锈的剑身弯弯曲曲,犹如一条蜿蜒游动的长蛇。

  老人不禁皱了皱眉,他在关外开这家客栈,已有二十年,各式各样的江湖豪客都见过,而这个人,他看不透。

  黄衣人坐在那里已有半个时辰,身形始终挺拔,保持端坐的姿势。右手边的桌上放着那柄老旧的长剑,左手下垂,双眼目视前方,面容冷漠。桌上只要了一碟蚕豆,一壶大红袍。

  瞧了一眼那柄残破的老剑,老人眉头皱的更深,将目光移开。

  临近黄衣人的桌子,是一个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乞丐,褴褛的衣衫满是油腻,鼾声如雷,酒气熏天,一副醉酒的模样。

  一阵风呼啸着吹来,吹进了几片枯黄的落叶,此时已是初秋,风中带着丝丝的冷意。

  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个少年的剑客。两人都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两人均是身着薄薄的单衫,冷风吹在身上,却是丝毫不觉。瞧在眼里,老人微微有些诧异。

  两位少年剑客轻声交谈,品咂着杯中美酒,其中一人拍掌道:“想不到大漠中竟还有如此纯正的状元红”。

  听这两人口音,圆珠玉润,似是来自风光绮丽的江南水乡。

  第四桌上是一个胖大和尚,脸如满月,神态威猛,穿着灰色僧衣。举止神态却又不像是一个僧人,一进入客栈便要菜要酒,菜要上等的名菜,酒要上等的美酒,看来是一个很会享受的和尚。

  既不避酒肉,又会享受的和尚,老人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情不自禁地多打量了和尚两眼。

  这和尚的年岁已不小,少说也有五十几岁,桌边立着一柄金黄的禅杖。瞧着和尚的眉宇相貌,老人似乎有些发呆。

  那和尚也发觉有人在看他,将一杯三十年陈的泸州大曲喝下肚,杯子往桌子上一墩,喝道:“老驼子看什么看?佛爷喝酒又不是不给你钱”。

  老驼子这才缓过神来,赔笑道:“得罪,得罪”。缓步走出客栈,遥望昏黄低沉的天际,摇头苦笑:“虽然像,但肯定不是,老眼昏花了”。

  那杆色泽已黯淡,瞧不出颜色的酒旗在秋风中猎猎飞扬。

  秋风凛冽,隐隐有一股肃杀之意。客栈旁栽种了一排白杨树,在秋风中摇曳,叶子发黄,落了满地都是。

  玉宇苍茫,乌云翻腾。大漠风光苍凉,遥遥望去,一望无际凄凉的风沙,一副萧然的景象。

  老驼子目光望去,西方走来两个人。两人渐行渐近,看清楚是一男一女,都带着满面风尘之色,在大漠中久行的旅人皆是如此,老驼子也不以为意,将两人迎进客栈。
  • 冰咘噜梆咘噜: 举报  2017-06-20 13:37:59  评论

    这名字起得是有多懒啊。。。 陶东篱-陶渊明-采菊东篱下; 李酒-李白-将进酒; 苏壁-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关冤-关汉卿-窦娥冤; 曹梦-曹雪芹-红楼梦;
  • 冰咘噜梆咘噜: 举报  2017-06-20 13:38:09  评论

    这名字起得是有多懒啊。。。 陶东篱-陶渊明-采菊东篱下; 李酒-李白-将进酒; 苏壁-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 关冤-关汉卿-窦娥冤; 曹梦-曹雪芹-红楼梦;
我要评论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3 09:34:23
  名字不错啊
  
我要评论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7-03-23 11:58:21
  加油,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田虚 时间:2017-03-23 15:05:16
  拜读!
我要评论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23 19:33:34
  马克
  
我要评论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3 21:46:03
  顶
  
我要评论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3-24 09:14:29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4 09:58:40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3)

  拍了拍身上的风沙,两人才找了一个位置坐在。

  那男子腕上带着副手铐,另一头牵在女子手上。男子年岁不过二十几岁,眉目也还算清秀,嘴角微微上翘,带着滑稽诙谐的神情,一双乌黑的眼珠骨碌碌的乱转,透着一副机灵。

  老驼子注目手铐一眼,暗忖:“这定是那个江洋大盗逃到大漠中,又被捉了回来”。

  那女子身材颀长,穿着纯黑色的捕快劲装,裁剪的很合那窈窕的身材,丰满的胸,纤细的腰,修长的腿。碧绿的眼珠犹如闪闪发光的两颗宝石,秀发如云,垂在肩后,犹如玫瑰笼烟,樱唇紧闭,显得果敢、精明、干练。

  看年纪,那女子二十左右岁,半截粉颈,白酥细嫩,明眸皓齿,眉目如画,虽然面有风尘,却难掩她的绝世姿容。这女子的相貌极美,然而,给人一种淡漠、神秘、看不透的感觉。

  与她极美的容颜不相称的,她手里提着一杆二尺长的烟袋锅子,一坐下去,“当啷”一声,将烟袋锅子放在桌上。

  女子走进来时,那两名少年剑客、和尚、伙计们都抬起头,看了她几眼。除了乞丐醉酒昏睡之外,只有那角落里黄衣人面无表情,冷漠如常,不曾抬起头来。

  这二人正是曹梦和玄小星。

  这时,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秋风也放佛更加冷了。

  “曹女侠,今天我请客”。玄小星嘻嘻一笑,有些讨好的说道。

  掌柜的将饭菜端上来,就下去啦。

  待掌柜的走远,玄小星颇为神秘的看了曹梦一眼,低声道:“曹女侠,你可看出来啦?”

  “什么?”曹梦随口说道,语气依旧冷冷的。

  “难道你没看出来,这掌柜的不是什么好路道,咱们要小心些,不要着了他的道”。玄小星将声音压的极低。

  “嗯”。曹梦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玄小星很想表现一番,继续说道:“我注意到那老驼子手上拇指和食指生满了老茧,定是修炼过一指禅、金刚指这类的武功。这种指力硬功在江湖上并不多见,但每一个都是高手”。

  曹梦美眸随意地瞟了玄小星一眼,露出赞许之色。

  心中一喜,玄小星神色间有些得意,望了望那喝酒吃肉的和尚,悄声道:“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个和尚法号妙颠,来自普陀山铁佛寺”。

  “你知道还不少”。曹梦淡淡道。

  “那你看,小爷我在江湖上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情看不出来”。说话间,玄小星大喇喇地喝了一杯酒。

  玄小星有些得意,眉毛一扬,继续道:“那两个年轻人听口音来自江南,瞧他们的身份气度,似乎出自某名门大派”。

  “没啦?”曹梦扫了那两名少年剑客一眼,问道。

  “没啦,至于他们的确切身份,我还需要再观察”。

  吃了一口葱椒羊肉,曹梦悠悠道:“那个穿黄衣服的人,你看出他是什么来头?”

  玄小星就要转过头去打量那黄衣人,曹梦一声轻叱:“不要看”。可是已经晚了,黄衣人好像知道二人在谈论他,向二人看了一眼,神情冰冷,没有一丝表情,彷若僵尸。

  与他那双冰冷的眸子一接触,玄小星不禁一抖,从脚心泛起一股寒意,瞬间流变了全身。

  玄小星赶忙将头转过来,过了半晌,才缓过神,轻声道:“这个人神秘莫测,我看不透”。声音压得极低,生怕被对方听了去。

  “呦,遍走江湖的玄大侠,原来也有人没见过,也有事情不知道”。曹梦揶揄道,抿着嘴轻笑。
作者:南柯月初 时间:2017-03-24 11:16:41
  顶回去,嘎嘎
  
我要评论
作者:独孤晓贱 时间:2017-03-24 11:25:21
  喜欢古龙,王兄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4 11:38:03
  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古典浪漫主义2016 时间:2017-03-24 14:43:46
  同时开两个贴子啊,会不会太辛苦
我要评论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24 17:14:3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3-24 17:35:38
  @王者之风lll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3-24 17:36:20

  
我要评论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7-03-24 19:54:59
  @王者之风lll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4 22:06:42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5 09:24:14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4)

  脸刷的一红,玄小星低着头,咳嗽了几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有些后悔刚才把话说大了。

  只听曹梦嫣然开口:“那两位少年用的剑又窄又短,江湖中只有雁荡派用这种既险又绝的剑。这两位少年剑客想必是雁荡七英中的人物”。

  玄小星眸子微瞥,看清楚了那两位少年剑客的佩剑果然寒光闪烁,细窄短小,心里却有些不服气,故意道:“你怎么确定他们是雁荡七英?”

  雁荡派是武林中的名门大派,“雁荡七英”更是雁荡第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他可不相信对方这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雁荡七英”。

  夹了一块香喷喷的椒盐排骨,曹梦娥眉一竖,也不理他,轻启樱唇:“驼背老者修炼的武功还可能是弹指神通、摩诃指,或者大力鹰爪功、两极乾坤手的某一脉系。然而,观他拇指、食指长满的茧子来推测,最可能是摩诃指”。

  默不作声,玄小星喝了一口闷酒。

  吃下椒盐排骨,曹梦缓缓道:“普陀山铁佛寺乃是佛门净地,这位妙颠和尚的来头没有那么简单”。

  再喝了一口酒,玄小星冷冷一笑:“那你说,他是什么来头?”

  正在这时走进一个瘦长汉子,马脸,招风耳,面色蜡黄,粗手大脚,手背上青筋暴起,穿着粗布衣裳,明显是一个农夫。腿上打着绑腿,走起路来渊渟岳峙,极是沉稳,显得下盘很有功夫。

  那农夫在店内扫视了一圈,朝着妙颠和尚走去。妙颠和尚见到农夫,非常欣喜,叫到:“七弟,你来了”。

  在妙颠和尚对面坐下,农夫淡淡一笑:“四哥,你来的好早,原来这些年你做了和尚”。

  妙颠和尚叹了口气:“你不也做了农夫,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那农夫一声长叹:“好什么好,不提了,大家伙还没来吗?”

  自从农夫一踏入客栈,那老驼子一双老眼始终没有离开他身上,脸上神色极其复杂。

  秋风呼啸,外面酒旗猎猎飞舞的声音清晰可闻。

  已近黄昏,火红的夕阳探出头来,斜着窗子照进来,投下斑驳的影像,又有几片黄叶随风飞入室内。

  大漠中夕阳光景,飘落的飞絮,加深了悲凉的意境。

  “邯郸城南游侠子,几度报仇身不死。门外车马常如云,令人却忆平原君。君不见今人交态薄,黄金用尽还疏索。且与少年饮美酒,往来射猎西山头”。

  随着一声长吟,醉酒酣睡的老乞丐突然坐起,饮完诗句,高声叫道:“掌柜的,再来二斤烧刀子”。

  众人进来时,这老乞丐便在那里呼呼大睡,这时见他醒来,都很好奇的看过来。只见他身上衣衫极是破烂,打满了补丁,身材矮小,瘦骨嶙峋,脸色却是红润。须发苍然,年岁已是极大,那双三角眼炯炯有神。

  他见人都看着自己,嘿嘿一笑,三角眼滚碌碌一转也在客栈内扫了一圈,喃喃道:“我老叫花子睡了一会觉,竟来了这么多人”。

  老叫花子目光看向妙颠和尚和与农夫时,停留了几眼。随即转过来,白眉立起,微一思索,浑浊的老眼又看了过去。

  妙颠和尚与那农夫此时也正在看着他。

  三人六只眼睛一相交,那农夫神色激动,问道:“二哥,是你吗?”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25 09:46:41
  顶
  
我要评论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3-25 15:11:39
  顶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5 16:34:22
  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南柯月初 时间:2017-03-25 18:12:30
  这两天考试,好久没来逛了,顶一个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7-03-25 19:14:38
  @王者之风lll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逍遥的丰 时间:2017-03-25 20:11:39
  @王者之风lll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5 20:44:51
  

  
作者:丁莉 时间:2017-03-25 21:37:03
  @王者之风lll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25 22:24:41
  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5 23:17:06
  欣赏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6 08:54:01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5)

  老叫花子嘻嘻笑道:“四弟、七弟你们也来了”。也不见他怎样动作,已如一股轻烟般掠到农夫那张桌子,稳稳地坐在凳子上,速度极其迅捷,宛如夜空中的流星。

  他露了这一手轻功,众人都不禁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敬佩。就连角落里的黄衣人也向老叫花子瞥了一眼。

  “这老乞丐邋里邋遢,竟会有这么好的轻功”。玄小星轻声赞叹了一句。

  “‘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这句话你没听过吗?”曹梦淡淡道:“行走江湖,最不该以貌取人的”。

  夕阳的光芒更加耀眼,透过窗子,可以看见天边挂着几段绮霞。

  农夫知道这位二哥爱喝酒,连忙倒了一杯酒,递过去。老乞丐也不客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抄起油腻的袖子抹了抹嘴,老乞丐嘿嘿笑道:“我等了一天,怎么就你们两个来了,其他人呢?”

  “还没见到,大哥约咱们今天见面,估计他们也快到了”。妙颠和尚说话间,也给老乞丐倒了杯酒,显然对这位二哥很是尊敬。

  “二哥,这些年难道你一直都在做叫花子?”农夫忍不住问道。

  端起酒杯,一口喝干,老乞丐随手拿了个猪肘,啃了一口,嘴上沾满了油花,叹道:“一直难尽,哎,一言难尽”。

  瞧着老叫花子,那掌柜的神情变幻,更加复杂。

  “好像有人约他们在这里聚会,曹女侠,你看他们是什么道路?”玄小星低声问道。

  老乞丐那身轻功在江湖上已可算上一流的高手,妙颠和尚、和那农夫看样子也是身负绝学,这些人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们好像在等什么人?

  曹梦早就注意到了他们,略一思忖,摇摇头:“不好说”。

  风声激荡,一阵哗哗的声响,似乎客栈外的白杨树急速晃动,黄叶刷刷落下。窗外风卷黄叶,尘沙飞舞。

  “你们来的好早啊”。一个女子的声音遥遥传来,娇媚温柔。

  她说“你”字时,尚还在很远,说“啊”字时,便已到了门外,这份身法,轻功并不输于老乞丐,在江湖上已是远超凡俗。

  妙颠和尚一拍桌子,喜道:“是五妹”。老乞丐与那农夫均面露喜色

  “还算你们有良心,没有忘了我”。说话间,一团红影如海燕掠波般飘进客栈,落在老乞丐旁边的凳子上。

  那是一个穿着兰红色衣裳的中年美妇人,长襟两侧用墨丝勾绣着娇艳的几朵芙蓉。脸如新月,美艳光华,一双秋水盈盈的眼眸,巧笑嫣然,眉宇间十分的风流妩媚。

  这妇人相貌颇美,因为擅于保养,虽已过中年,看上去却不过三十几岁的样子,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妇人与三人亲热地打了个招呼,伸出一双如葱的纤纤玉手,倒了杯酒,双手捧给老乞丐,媚笑道:“别人我不知道,二哥爱喝酒这毛病是不会变的”。

  “还是五妹了解我”。老叫花子呵呵笑道,接过酒杯,一口饮干。

  “五妹,不用你说,我能猜出来这些年你在做什么?”妙颠和尚颇为神秘的一笑。

  “四哥,你说说,五姐这些年做什么?猜对了小弟敬你一杯酒”。农夫微笑凑趣道。

  “青楼绿馆,歌舞调情,这是五妹最拿手的,不做妓女岂非埋没了才情?”妙颠和尚哈哈笑道。

  周围几人听到这里,都有些想笑,只有强自忍住,没想到这和尚长相粗莽,却颇有口才。

  那妇人啐了一口,杏目微嗔,骂道:“我就知道你这秃驴嘴里没好话”。

  “四哥,看来你是说中了,小弟敬你酒”。农夫笑道,与妙颠干了一杯。

  “老娘做妓女怎么了,告诉你说,老娘这些年红遍洛阳,多少王孙公子、江湖豪客去请老娘,老娘都不爱搭理,老娘这些年的日子过的潇洒、滋润的很”。中年妇人说着这些话,脸上不红不白,也不怕被人听见,一瞧便知确是在烟花柳巷摸爬滚打的风尘女子。

  自从这美妇人进入客栈,玄小星一双眼珠就没有离开她的身子。这时听她说这番话,肚子里就和猫挠一样,痒痒的,一双鼠眼瞧着妇人放了光。

  他江湖为盗,常走青楼妓馆,暗忖:“她在洛阳哪家妓院,我怎么没有会过?”

  曹梦见他呆呆的看着中年妇人,“咳咳”,突然咳嗽两声。玄小星这才缓过神来,脸上发红,便如猪肝一般。

  一见到那妇人,老驼子神情更显惊异,呆呆地看了一阵,缓缓走入内室。
作者:逍遥的丰 时间:2017-03-26 09:04:02
  果断顶起,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6 09:10:00
  顶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26 13:51:16
  顶
我要评论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26 15:37:21
  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3-26 15:58:52
  支持朋友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26 19:25:27
  顶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26 19:27:24
  好帖必顶!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6 20:02:36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6 22:13:43
  马克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7 10:27:17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6)

  看着老驼子佝偻萧索的背影,微微一怔,中年妇人随即摇头苦笑:“奇怪,看见这驼子,我竟会联想到他”。

  夕阳如火,斜射遍地黄沙。西方天际残霞漫天,暮色更浓了。

  轻轻啜了一口杯中美酒,中年妇人嫣然笑道:“二哥,你说大哥这次叫咱们来有什么事情?”

  老乞丐摇摇头,就在这时,一声马嘶,飞扬天际。紧接着马蹄声如密雨敲窗,奔近客栈。

  “你们猜这次来的是谁?”美妇人媚笑一声,一双妙目盯着门口。

  其他人也将目光望向门外,那农夫道:“听声音是两匹马”。就连曹梦、玄小星、那两位少年剑客的目光也是有意无意地看向门口,只有那黄衣人无动于衷,正襟危坐。

  那马奔行如风,片刻间便到了客栈外,两匹枣红色的大马上翻下两人,身法干净利落。

  那两人将马交给客栈伙计,径直走入客栈。众人皆是身怀绝技,眼力极好,早已看出马上下来的是一位青年公子和一个小伴当,老乞丐桌上四人叹了口气,大失所望。

  走在前面的是位长身玉立的青年公子,约莫二十七八岁年纪,面目清秀,俊美不凡,那双眼睛仿佛暗夜中的星辰。一身雪白的长衫,极为考究,裁剪的很合身。一双手非常秀气,苍白而修长,右手上带着一枚汉玉扳指。

  那公子相貌英俊,白衣如雪,一见面便给人好感。只是脸色颇为苍白,嘴唇红的发紫,就像刚刚吐过血一样。手中握着一条雪白的丝巾。

  后面的小伴当十六七岁的样子,唇红齿白,肩上背着一个灰布包袱,身穿的衣服质料也很好。

  曹梦身怀医术,一看之下,便知那白衣公子怀有恶疾,已趋不治之症,不禁多看了两眼。

  “咳咳”轻轻咳嗽一声,青年公子用丝巾掩住嘴,曹梦已瞧见雪白的丝巾上浸着血迹,暗暗叹了口气。

  放下丝巾,那公子扫视了店内一圈,见曹梦貌美,多瞧了几眼。曹梦也在看着他,四目相对,青年公子满面春风,微微一笑。

  曹梦赶忙转过头去,脸上已是一片绯红。

  只见白衣公子背负双手,曼声长吟:“逍遥蓬莱沧海间”。

  老乞丐桌上四人正在轻声谈笑,听到此句,均是一惊。老乞丐放下酒杯,苍老的眸子看着白衣公子:“仗剑大漠尘连天”。

  “江湖行侠事已杳”。妙颠和尚朗声道。

  白衣公子不慌不忙,缓缓吟道:“风云苍狗二十年”。

  四人这一惊都是非同小可。妙颠和尚猛然一拍桌子,厉声呵斥道:“臭小子,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们聚会相约的暗语?”

  “逍遥蓬莱沧海间,仗剑大漠尘连天。江湖行侠事已杳,风云苍狗二十年”。曹梦在心中默念了一遍这四句诗,秀眉微蹙:“蓬莱”、“大漠”、“二十年”。眉头越皱越紧,实在想不出这暗语有什么内涵。

  隐约间有种感觉,这首诗绝不简单。

  此时,老掌柜的也从内室走出来,站在柜台边,一双满含沧桑的眸子狐疑地打量着白衣公子。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7 10:36:56
  那个老掌柜的有问题
  
我要评论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27 16:51:36
  楼主很会讲故事,布局很好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3-27 16:59:10
  新周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3-27 17:00:54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27 18:11:51
  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7 20:10:32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7 21:26:04
  文笔好
  
我要评论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7-03-27 21:46:12
  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8 09:40:35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7)

  凉风又起,尘沙从门窗漫进店内。绣着“烽雲客栈”四字的酒旗在风中呼啸飞扬。

  缓缓走到四人桌前,白衣公子神色自若,面带笑容:“拜见几位长辈,小侄温如玉,家父温沉渊”。

  四人脸上都带着惊异之色,那农夫脱口道:“六哥”。

  听到“温沉渊”这个名字,店内的人都为之动容,就连那黄衣人都转过头来看了白衣公子一眼。

  低声念着“温沉渊”这个名字,曹梦思忖一番,心下顿时恍然。先前的疑团也解开了一些。

  “温沉渊是谁?”玄小星悄声问道。

  曹梦淡淡道:“二十多年前江湖上有个大名鼎鼎的‘蓬莱七子’,温沉渊就是其中之一,外号‘妙手昆仑’。不过已经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二十年没有听过他的讯息”。

  “你是说他们,‘蓬莱七子’”。瞥了老乞丐那桌一眼,玄小星面色倏地一变。显然他也听说过“蓬莱七子”的名号。

  二十年前,“蓬莱七子”横行江湖,其声名之响,一时无两。

  “‘蓬莱七子’武功之高,据说可以与当时名门大派的掌门并驾齐驱。行事在亦正亦邪之间,有时行侠仗义,有时又心狠手辣,毒手报仇”。曹梦把声音压得极低,细如蚊蝇。

  玄小星脸色苍白,显然镇于“蓬莱七子”的威名。

  苍穹风云变幻,神秘莫测,一阵阵秋风卷起黄沙,呈螺旋状上升。

  仔细打量白衣公子几眼,美妇人咯咯一笑:“六弟的儿子,长得还真俊。结了婚没有?”

  一声咳嗽,青年公子微笑道:“没有”。

  “你父亲怎么没有来?”老乞丐脸色阴沉,脸显狐疑之色。

  青年公子眼圈发红:“家父过世了”,声音中微带哽咽。

  四人都是微微变色,面带凄苦之容,老乞丐冷哼一声:“你父亲若是健在有四十七岁了吧?”

  微微一怔,青年公子道:“这位长辈说笑了,家父属牛的,去年五十三岁时过世,若是健在,今年正是五十四岁”。

  喝了一杯酒,老乞丐微微点头。

  又细细瞧了那公子几眼,妙颠和尚道:“像,这小子和六弟长得真像”。

  “六弟哪有他这么俊啊”。美妇人咯咯娇笑,向白衣公子抛了个媚眼。

  白衣公子脸上一红,低下了头。

  妙颠和尚瞧在眼中,哈哈笑道:“五妹,你这骚脾气还没改,见到漂亮小子就想勾搭”。

  天地间暗了下来,暮色更浓了。

  老乞丐放下酒杯,老眼间寒光一闪,一只瘦小枯干的手掌倏地探出,出手如闪电,突然抓向白衣公子的肩头。

  骤然遭受攻击,白衣公子不及细想,身子一侧,双手柔软如两条长蛇,缠向对方手臂。

  老乞丐变招奇快,左手骈食中二指抓向对方眼珠,攻其所必救。哪知白衣公子两手竟仿佛毫无骨骼,柔软异常,已缠在他左臂之上。正是四两拨千斤的小巧功夫。

  老叫花子嘿嘿一笑,暗运真力,已将缠在左臂上那苍白的手腕镇开。

  两人交手这几招速度极快,恍如电光石火。如玄小星那般的武功、眼力还没有瞧清楚。
  农夫面露喜色:“真是六哥的绝技‘金丝缠蛇手’”。

  温沉渊的绝技“金蛇缠丝手”,普天之下只有他一人擅长,外人是偷学不来的。老叫花子这一试探,便知道这白衣公子定是得了温沉渊的真传。当下再无怀疑,朝三人微笑点头。

  老掌柜的望着窗外的暮色呆呆出神。

  角落里的黄衣人喝了杯茶,暗道:“还真是‘蓬莱七子’”。眉头微微皱起。

  似乎刚才交手动了真气,白衣公子剧烈的咳嗽几下,拿出白丝巾掩在嘴角,又是一团鲜红的血液。

  美妇人向温如玉招手,媚笑道:“来,到我这边坐”。

  温如玉坐在她身边,一股清新的香气充溢在鼻间,登时胸臆一阵舒畅。老乞丐向他介绍几人,温如玉一一见礼。

  美妇人美目顾盼,媚笑道:“和我不用客气,我和你父亲最要好。有空你到洛阳,去群玉楼找我玩,我不收你的银子。我在这行做了几十年,经验老道,保管你快乐赛过神仙”。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28 09:53:09
  写的不错,看的兴奋
  
我要评论
作者:一样秋花 时间:2017-03-28 11:32:01
  写的好,支持楼主又开新贴。
我要评论
作者:南柯月初 时间:2017-03-28 13:31:59
  考试结束了,好久没来了,过来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千成葫芦 时间:2017-03-28 13:34:32
  顶一下!
我要评论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8 16:15:57
  那美妇人有点骚啊,不过我喜欢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8 19:43:44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28 20:05:47
  好帖
  
我要评论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8 22:58:29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9 09:59:14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8)

  (三)

  黑暗悄然笼罩大地,暮色渐浓,云仿佛垂的更低。

  黄叶飘飞,晚风也加重了凉意。

  喝了一杯酒,老叫花子面色渐渐凝重,目光锐利,盯着温如玉:“六弟是怎么死的?”

  “家父早年脏腑受了极重的内伤,一直落下这个病根,年前腊月初九,突然就病死了”。温如玉声音哽咽,眼中已滚下泪珠。

  妙颠和尚一拍桌子,喝道:“没错,当年咱们与那老杂种一战,六弟确是挨了一掌纯冰真气,那髑髅……

  老叫花子打断道:“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四人与温沉渊兄弟情深,此时突闻噩耗,都是极为悲痛,黯然神伤。中年妇人已是眼圈发红,珠泪莹然。

  老驼子留意这边的说话,面容凄楚。

  似乎过分悲痛,牵动心神,温如玉剧烈的咳嗽了几下。

  努力克制心里的悲痛,老乞丐脸色铁青,道:“六弟临死前有没留下什么话?”

  抹去泪水,温如玉正容道:“家父让小侄将他的死讯告知诸位长辈,这次接到大伯父相约的讯息,小侄赶来就是告知此事”。

  红润的老脸急速变幻,老乞丐还想问些什么,远处蓦然传来骏马的凄厉哀鸣,不禁神色一变:“是大哥来了”。

  众人一听“蓬莱七子”的老大到了,都将目光投向店外。就连对旁事一向漠不关心的黄衣人也是如此。

  蹄声破碎,那匹马奔跑的很慢,蹄子踏在尘沙发出沉闷的声响。

  秋风凄楚,不时传来几声马声哀嘶,夹杂着悲伤之音。

  “这叫声有异”。美妇人神色有些复杂。

  曹梦柳眉蹙起:“难道这人已经死了”。

  晚风呜咽,黄沙在晚风中打着螺旋。

  那马终于奔近了客栈,突然伙计在店外一声惊叫:“死人啦,有人死啦”。

  “出去瞧瞧”。老叫花子说完话,身形如一缕清风,当先窜了出去。其他几人紧随其后。

  夕阳残照下,大地一片肃杀。

  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站在白杨树下,不住地悲鸣,便似在缅怀他的主人。

  马背上趴伏着一人,已然毙命。一个小伙计站在马旁,眼神呆滞,大嚷大叫,显然是吓坏了。

  将小伙计一把推开,老乞丐便见到马背上那人是个老年道士,穿着杏黄色道袍。背上插着一柄样式奇古的长剑,年深日久,剑柄处磨得极为光滑,夕阳照射下闪烁乌光。

  那伤口不住有鲜血流出,染红了衣裳、马鞍、马身,一直滴到尘沙地面,殷红的颜色在夕阳下看来极为刺目,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这时后面几人也跟了过来,妙颠和尚惊呼:“风雷剑,大哥”。

  老叫花子脸色铁青,一把将尸体翻过来,那是张相貌清古,长眉白须的脸。他只看了一眼,声音颇为低沉:“不错,是大哥”。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29 11:48:34
  沙发
  
我要评论
作者:逍遥的丰 时间:2017-03-29 12:01:47
  好帖,顶!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29 14:39:43
  马克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29 20:04:06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29 21:32:22
  看望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30 10:09:04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9)

  此时,曹梦、玄小星、两名少年剑客、那黄衣人、老掌柜的都围了上来。

  老掌柜的特意上前,细瞧了老道士一眼。

  “胸口还有热气,谁有药?”老乞丐有些惊喜地叫道。

  “我这有‘血参丸’”。美妇人接口道,说着取出一粒龙眼大小的药丸,递了过去。

  老叫花子捏着老道士的两腮,将药丸送了下去。只见老道士苍白如纸的面容微微变红。

  过了一会,老道士眼皮一阵颤动。老叫花子一喜,大声叫道:“大哥,你快醒醒”。

  颤颤巍巍地睁开苍老的眸子,看了老乞丐一眼,老道士嘴角微带笑意:“二……二弟,你……

  妙颠和尚性子急躁,嚷道:“大哥是谁害了你?你叫兄弟们到这里来有什么事情?”

  浑浊的眸子看了他一眼,老道士眼中放射光芒,喉咙嘶哑:“杜……

  只说了一个字,老道士脖子一挺,就此与世长辞,带着他半世的辉煌,半世的落寞。

  残阳如血,大漠苍茫,黑暗渐渐笼罩着大地,天地间立刻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悲凉肃杀之意。

  “风雷剑”已经从老道士的背上拔出。他的身体已经被抬入客栈,平放在两张并拢的桌子上,脸色惨白而狰狞。

  “风雷剑”本是他仗以成名、横行江湖的利器,而如今他竟然死在此剑之下。这真是一个讽刺,一个笑话,一件他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事。

  天色已完全黑了,晚风的寒意更浓。

  客栈里掌了灯,婆娑的灯影里,“蓬莱七子”的脸色均是极为难看,就像罩了一层寒霜。

  “妈的,谁杀了大哥,我要给大哥报仇”。妙颠和尚一怒之下拍碎了张桌子。

  无声地叹了口气,农夫语声呜咽:“大哥约咱们到这里来,到底因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这句话,这个疑问随着老道士的离去,永远成为了一个谜团。

  老乞丐深邃的瞳子瞧了一眼老道士的尸体,那里还有个漂亮的女捕头。

  借着婆娑的灯光,曹梦正在翻检老道士的遗尸,她眉头深锁,检查的很细致,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线索和证据。

  “那小丫头在做什么?不能让她乱动大哥的尸体”。妙颠和尚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老乞丐阻止道:“她是公门中人,不过在例行公事”。

  “一个小丫头,能查出什么,难道还能帮咱们找出凶手?”。妙颠和尚一声冷笑,坐回凳子。

  “既然知道她帮不了咱们,让她检查一下,又有什么关系”。那农夫神态落寞,淡淡道:“大哥的尸体我和二哥已经检查了三遍,却是一点线索也没有。那女捕快也不过走走形式而已,这是公门中的规矩,咱们干嘛拦她”。

  老乞丐显是心中沉闷,不停地喝酒。

  老驼子脸色憔悴,坐在柜台边,呆呆出神,偶尔向老道士的尸体看上两眼。

  “我很奇怪,以大伯父的武功天下间谁能杀得了他,难道他真是死在自己的‘风雷剑’之下?”温如玉悠悠道。

  “鬼才知道”。妙颠和尚咒骂了一句。

  突听一个清脆的声音道:“这位道爷的致命伤不是剑伤,我在他心口发现了一个极其细小的洞,像是被暗器打中,又像被毒蛇咬中,这才是真正致其死亡的原因”。

  说话的正是曹梦。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30 12:27:18
  曹梦,曹雪芹《红楼梦》,哈哈
  
  • 王者之风lll: 举报  2017-03-30 13:51:29  评论

    封侯兄有文化,这都被你发现啦,这个系列故事主人公的名字都能找到名人和名作
我要评论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30 14:42:06
  我说怎么看曹梦这两个字有点眼熟
  
作者:一样秋花 时间:2017-03-30 16:26:08
  支持朋友,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caniforget999 时间:2017-03-30 20:25:28
  厉害了,我的王者之风兄。还能写武侠!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30 20:31:41
  加油哦!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30 20:33:24

  
作者:atong2439 时间:2017-03-30 20:48:58
  @王者之风lll 2017-03-23 09:06:49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2)
  (二)
  烽雲客栈。
  方圆几百里内唯一的一家客栈。在这大漠苦寒,风沙苍凉之地,有这样的歇宿地方,足以安慰旅人孤寂凄凉的内心。
  掌柜的早早就起来啦,他的年岁已不小,两鬓已斑白,是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几十年的生命轨迹已把他打磨的成熟、冷漠、淡然。佝偻着腰,高高的背驼起,他的身材魁梧,纵使驼着背依然不显得矮小。
  原本......
  -----------------------------
  好!不一样的武侠小说。。。。
我要评论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3-30 20:54:03
  好贴,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30 21:03:54
  顶顶顶顶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3-30 21:46:44
  支持新帖!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3-30 21:46:57
  @王者之风lll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3-31 02:48:07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31 09:28:37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10)

  温如玉、老乞丐、美妇人都走过去,顺着曹梦纤白如玉的手指,见到老道士的心口果然有一个小洞,周围的皮肉微微发黑,洞口极小,彷如针孔,若不是细细检查,绝对不会发现。

  “若说是被毒蛇咬中,道爷身上并没有中毒的迹象,若说身中暗器,我也没有找到,真是奇怪”。曹梦秀眉微蹙,嫣然说道。

  温如玉目光一闪:“江湖上有一种针形暗器,可以顺着人体血脉流入心脏,致人死命。难道是这种暗器?”

  美妇人收起了风骚脾性,缓缓道:“白眉针、弹指飞针以及我的芙蓉金针,都是属于这类暗器,然而白眉针的伤口发红而不是黑,弹指飞针的伤口又不会这样细小,我的芙蓉金针别人也不会用。难不成是黑血魔针?”

  她悠然说来,头头是道,俨然一个暗器的大行家。

  曹梦心下一动,暗道:“原来她就是‘芙蓉仙子’花青紫”。

  花青紫在“蓬莱七子”中排行第五,因擅用“芙蓉金针”,外号“芙蓉仙子”,在江湖上声名卓著。虽是女子,其威慑力丝毫不亚于“蓬莱七子”中的六名男子,甚至犹有过之。

  灯烛已将燃尽,老掌柜的走过来换了一根蜡烛,便站在原地没有动。

  谁也不会注意到一个老态龙钟的驼子。

  “不对”。曹梦眉头皱的更紧,含笑道:“黑血魔针的伤口虽是黑色,然而,这位道爷却不是针类暗器所伤。黑血魔针、芙蓉金针等暗器随着血脉运行,直入心脏,立死无疑,断然不会回光返照的”。

  听她说的有理,花青紫瞧着她,面露赞赏之色。

  微微一笑,温如玉问道:“依姑娘看,我大伯父是被什么暗器所伤?”

  曹梦沉吟半晌,面露思索之色:“这个还不好说”。

  这姑娘虽然只说了几句话,蓬莱七子已不再轻视她了。

  老叫花子一直没有说话,目中寒光闪烁,忽然问道:“插在我大哥背上的风雷剑又怎么解释?”

  “风雷剑已不见了剑鞘,说明道爷曾用这把剑与凶手搏斗。真正的致命伤在心口那个小洞,因此可以推断,这柄剑是凶手将道爷打伤后,插在背上的”。曹梦淡淡道,声音中不带丝毫情感。

  “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妙颠和尚问道。

  温如玉接口道:“凶手的意图很明显,让我们误认为大伯父是死在自己的‘风雷剑’下,便再不会探查大伯父的死因,也就不会发现那个小洞。便抓不到真正的凶手”。

  “因为这个小洞,最可能暴露凶手的身份”。美妇人拍掌笑道。

  他们都是极聪明的人,经曹梦一点,顿时明白了这其中的原委。

  “凶手让马拖着大哥的尸体来到客栈,又是为了什么?”老叫花子白眉紧皱,他实在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节。

  “道爷已经没了大半条命,自然不会自己上马。是凶手故意这么做的,故意把尸体放在马上,故意让你们见到道爷的尸体”。曹梦神色平淡,缓缓道。

  “故意的?凶手知道我们在烽雲客栈?”那农夫脱口问道。

  曹梦点点头:“据我推测是这样的”。

  “凶手因何要这样?”美妇人也有些想不通了。

  “他想让你们看到道爷的尸体后惊慌失措。要让你们以为道爷这么好的武功都死了,你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如果我推测的没有错,他还会向其他人下手”。曹梦语气沉着冷静。

  这时的她,给人的感觉不再是一个小姑娘,而是一个自信机智沉着的女捕快。

  这时,人们的目光才离开那张美艳如画的脸,注意到那身捕快劲装。

  众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曹梦说的没错,那么他们的生命正面临着极大的威胁。

  老掌柜的老眼中不易察觉的有寒芒闪过。
作者:不觅封侯 时间:2017-03-31 10:29:14
  渐入佳境
  
我要评论
作者:atong2439 时间:2017-03-31 10:38:30
  @王者之风lll 2017-03-23 09:06:49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2)
  (二)
  烽雲客栈。
  方圆几百里内唯一的一家客栈。在这大漠苦寒,风沙苍凉之地,有这样的歇宿地方,足以安慰旅人孤寂凄凉的内心。
  掌柜的早早就起来啦,他的年岁已不小,两鬓已斑白,是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几十年的生命轨迹已把他打磨的成熟、冷漠、淡然。佝偻着腰,高高的背驼起,他的身材魁梧,纵使驼着背依然不显得矮小。
  原本......
  -----------------------------
  这里的几位看来都是高手。。。。
我要评论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7-03-31 13:16:13
  拜读大作![d:赞]
我要评论
作者:逍遥的丰 时间:2017-03-31 14:14:07
  来做客了,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31 14:14:51
  好帖!
  
我要评论
作者:找点事坐 时间:2017-03-31 16:17:50
  好文采
  
我要评论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3-31 19:23:40
  古龙已逝,金庸已老,但是。。。还有你,你王者之风。得意得意。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3-31 21:22:03
  周五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31 21:46:49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3-31 22:07:13
  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4-01 01:12:34
  好文采!
我要评论
作者:atong2439 时间:2017-04-01 07:59:59
  @王者之风lll 2017-03-31 09:28:37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10)
  温如玉、老乞丐、美妇人都走过去,顺着曹梦纤白如玉的手指,见到老道士的心口果然有一个小洞,周围的皮肉微微发黑,洞口极小,彷如针孔,若不是细细检查,绝对不会发现。
  “若说是被毒蛇咬中,道爷身上并没有中毒的迹象,若说身中暗器,我也没有找到,真是奇怪”。曹梦秀眉微蹙,嫣然说道。
  温如玉目光一闪:“江湖上有一种针形暗器,可以顺着人体......
  -----------------------------
  这个凶手果然是高人。。。。
我要评论
楼主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4-01 09:45:16
  《潇逸隐》系列之一《烽雲客栈》连载(11)

  喝了一杯酒,老叫花子脸色阴沉道:“我还是想不明白,大哥没有毙命,临死前又对我们说了话,凶手这么做,不怕暴露了自己吗?”

  “也许百密一疏,也许这也是凶手计划的一部分”。曹梦淡淡道。

  妙颠和尚双手握拳,手指深陷肉里,悲愤道:“然而大哥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凶手算是赚了”。

  “不”。那农夫道:“大哥说了”。

  “杜”。温如玉道。

  老道士临死前只说了一个字:“杜”

  他到底想说什么?

  杜,代表什么意思?凶手的姓?还是凶手的名字?或者其他的什么?

  妙颠和尚一拍桌子,冲过去,抓住老掌柜的衣领,喝道:“老驼子,这店里的客人有没有姓杜的?”

  老驼子查了一下,还真有个客人姓杜,叫杜青山,是一个商人。老驼子说杜青山是个马商,是这里的常客,每次到关外贩马,都会住在他这店里。

  依着妙颠和尚立刻就要去找杜青山,被老叫花子拦住。

  老叫花子低声吩咐农夫:“七弟,你去盯着点杜青山,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那农夫去了。

  夜色已浓,浓如墨。

  秋风荒草,白杨枯树,一轮冰盘般的明月刚刚升起。

  晚风中,曹梦一个人走出客栈,手里拿着一杆烟袋锅子。仰头望了望苍茫的夜空,她峨眉蹙的更紧。

  以她多年的办案经验,老道士的死绝不会那么简单,这也许只是一个开始,这里面定然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有些事情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想通,老道士心口的小洞,若不是针类暗器打中,还能是什么?若是针类暗器,为什么找不到这件暗器呢?

  曹梦摇了摇头,走到不远处的一座沙丘,坐了下来。她微微苦笑,自己本是来缉拿日行千里、夜盗百户的大盗玄小星,却无意间在此遇到这件大案。

  “蓬莱七子”的老大“风雷剑”康云山被杀的消息,若是传扬出去,定然会引起江湖上的一阵轰动。

  玄小星呢?难道曹梦不怕玄小星跑了吗?

  不怕,曹梦办案多年,还从没有人能从她的手里逃脱。

  突然玉手握紧烟袋杆,曹梦一声清斥:“谁?”
作者:湖畔非淩烟 时间:2017-04-01 10:30:55
  夜色已浓,浓如墨。

  秋风荒草,白杨枯树,一轮冰盘般的明月刚刚升起。 楼主描写景色好美,文笔精炼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4-01 10:37:42
  单位真搞笑,通知我去上班,今天是周六,以为我不知道是愚人节,开玩笑,果断不去,我真是太聪明了。哈哈。
  还有,刚刚和楼主聊天,他说今天将更新两万字。并且偷偷告诉我,每一个顶贴的朋友,发10元红包,记着顶贴。[zc:邪魅一笑]
我要评论
作者:逍遥的丰 时间:2017-04-01 14:06:06
  王兄,节日快乐哈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