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土匪故事

楼主:黎黎纸上 时间:2017-04-05 07:48:00 点击:1021 回复:19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我不知道为何要写这篇文章,可能是为了纪念我生活的地方的血雨腥风,也可能是我要写人的心理丑恶。可能这是一本历史书,也可能是一本笑话全集,也可能是一本行为处事的字典,也可能它就是一团垃圾。总之,我写出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读出了什么。

  这一件件事情都是我远房的长辈和我说的,光是跟我讲就讲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我和这位饱尽沧桑的前辈聊天的话题从来没离过这段往事,所以在说这个故事之前我要介绍一下我的这位长辈。

  他叫张逍,如果他活着,今年得有九十了。我应该叫他九太爷,我记忆中和他在一起只有三个月,我记得他左手只有三根手指,他说这是在他二十岁那年一个土匪头子打下来的,就是他当土匪的那年。

  那是一九三九年东北的冬天,我九太爷花光了补丁缝着补丁的裤子的兜里的最后一个袁大头,他什么都没有了。他饿了好几天,终于他想了一个适合现在自己的职业__要饭,,

  我九太爷做了很长一段思想斗争,当时他想能不要饭就不要,但找工作又找不到,找到了也是淘大粪级别的工作。在当时当个看门狗都要找关系的,都说现在就业紧张,那时候比现在严重的多。

  终于他还是拿定主意,去要饭!他还是很要面子的,即使要饭也不在本地要。万一碰到认识的人多没面子啊!于是他远走他乡,到了一百公里外的地方去工作了。一路走一路要饭,时刻不忘自己的职业。

  这天,他来到了一个叫河坎镇的地方,这里穷的很,按理说要饭应该找个富地。谁不想啊!可是大家别忘了,那是1939年的东北,小日本正嚣张的时候,富的地方全是日本鬼子。穷的地方呢?没日本鬼子,但全是土匪!可土匪是中国人啊,所以要饭的同仁,大多数都到穷的地方,要饭是次要,关键能保住命。

  我九太爷张逍在河坎镇要了一天饭,一个子儿也没要着,虽然他有了几天的要饭经验,可是他依然改变不了他的强脾气,比方说要饭要语气平和吧,他偏不,“给点钱”带着”滚犊子”的语气说出来。你说有几个人能把钱给他!

  快天黑了,他心想河坎镇这儿没有市场,我还是走吧,东北的冬天异常的冷,年轻时的张逍一个人走在布满积雪的大道上,衣裳单博。冻得他连颤抖的力气也没有,哪有力气去发泄心中的不满!就在这时从他身后传来一声马嘶,张逍一回头看到两匹马从大道中间跑过来,马上的人都穿皮袄子。张逍刚要躲,两匹马已经过来了,差点没把张逍闯倒了。这还不算。两个人骑着马都过去了,可能是后面的那个骑马的人看张逍不顺眼,从腰里掏出一把盒子炮,照着我九太爷腿下就是两枪,啪,啪

  吓了张逍一跳,他一下子蹦起来。但还是吓得呼呼喘气,不用说,那俩人就是土匪!

  开枪的那个人看了张逍的傻样大笑了几声,他可能想张逍会一声不吭的走了。可谁想到冻的连嘴都想不开的张逍竟然回了一句:“有个破枪就他妈装啊!” 要知道那时候百姓看到土匪都走不动路,别说土匪朝自己开枪了。人家我九太爷还骂了一句,可见他的胆子有多大!

  那骑马开枪的人听见了先吃了一惊,可能他用过同样的方法愚弄过别人,那人肯定吓得不行。他勒住了马绳子,片腿下马。前面的人一看他停下了问:干啥啊?下马的人一笑回答:三哥,没事。我看刚才要饭那小子啥意思? 前面的那个人也笑,下了马说:你小子一天总整事!

  两个人都朝我九太爷走过来,要换个人早跪地下了。张逍却一动没动,他心想”这俩土匪咋这么没有职业道德呢?你强你的钱我要我的饭!干啥朝我开枪啊?”

  前面的那个胡子啦查的,到张逍面前一句话没说,上来就是一拳,正打到张逍下巴上了。一下子把他打趴下了,张逍一天没吃饭了,那禁得起这么打!那个叫三哥的只是在一边看着,一动不动。打人的人刚要上去再来一脚,张逍竟然一下子站起来了,没等那人这脚踢出去,张逍就抡拳打那人后脑上。给他打眼前一黑,向后退了几步,他万万没想到这个人能还手,他有心思掏枪,刚反应过来,张逍上来又是一脚。张逍用尽了全力。那个人倒了,张逍一下子扑过来,骑在那个人身上,一通拳头,这是小孩子打架的常用战术,但张逍骑在这个人身上是因为他没有站着的力气了。一个要饭的把土匪干了!那个三哥只是在一边看。他们两个人开始在地上轱辘,一边轱辘一边骂。

  最后也不知道那土匪怎么弄的,胡乱出枪,胡乱开枪。啪,这枪打到张逍手上了。手指炸掉两根,这才停了手。

  接下来的事很老套,那个三哥看重了张逍的胆子给了他很多钱拉他去入伙,我九太爷一看自己真过不下去了,没办法!当土匪吧!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黎黎纸上 时间:2017-04-05 07:54:58
  高一写的想想都幼稚→_→
  
作者:海之声黄石 时间:2017-04-05 14:31:57
  家乡的土匪故事
楼主黎黎纸上 时间:2017-05-01 09:42:52
  第二章

  我九太爷张逍当了土匪之后才知道,他最大的胡子头(土匪头)就是当时全省著名人物_大土匪田三馗。1939年的田三馗已经八十来岁了,身体依然硬朗。他有三个儿子,我九太爷在他三儿子底下把事。九太爷没见过田三馗几次面,但田三馗也给他一个硬气的形象。幸运的是,我九太爷看到了田三馗死的那天的样子。他跟我说田三馗要死的那天早上,田三馗拎着大刀到山里的树林子拣上了。

  腰挺的溜直,一边练刀一边放声大笑。把张逍看的呆了,他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凶猛的刀法!好像整个树林都在颤动,别说是八十岁的老头,就是正当年的小伙子也不能练到这种程度。

  田三馗练了得有现在的半个小时,也笑了半个小时。他走了,就这样他回去了。不到一个时辰之后,山寨里便传来了一声“老当家的西逝了”接着整个山寨就是一阵哭声,,

  介绍了本省的大土匪是怎么死的之后,顺利成章我要介绍一下他是怎么来的。

  大约是在1860年左右,在离河坎镇远处的一个二十多户人家的山村里,有一户人家,姓田,户主的名字叫_田永山。当时田永山已经四十多了,依然没有子女。不是他没有媳妇儿,也不是他们夫妻二人不孕不育。而是田永山出了名的“克子”。结婚二十多年,第一次生了个丫头,田永山不是很满意,重男轻女嘛,在那个社会可以理解。田永山养了这个女儿六年,第一个闺女被他克死了!当时死一个闺女儿子都不算什么,再生。

  第二个又是一个闺女,同样,到了她七岁的时候,死了!死一个闺女不稀奇,但连着死两个还是少数,老田家少不了村里人的热议。

  田永山心说:我他娘的不能没后,媳妇,来,再生! 终于过了几年后,田永山的媳妇又生了,这次生出的是个雄性的,好不容易整出个男孩。把田永山乐坏了,心想:这下好了,是儿子,这回不能死了。 可谁想儿子还不如闺女呢!刚生一年就死了。

  这下田永山克子的名声一下子传开了,河坎镇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有一个老田家的田永山不能养儿子。

  按理说,在那个封建迷信的年代,夫妻连死了三个子女说什么也不敢再生孩子了。可人家田永山还生。

  在多年以后,他妻子又生了,接生的那天,田永山满村子找接生婆,那个年月没有医院,接生婆的生意很火,很有市场。全村就一个接生婆,正巧这天接生婆出门做生意了,这种情况这几十年都没有。偏偏让他赶上了,他满村找会接生的,结果一个帮忙的都没有。有人还开玩笑说:“生下来是死,不生也是死,都一样,你急什么?”

  急得满身冒汗的田永山听了这话,顺手抄起石头,一下子砸那人脑门上了。十九世纪的石头可比现在的板砖硬多了!一下子把那人拍晕了!嘻笑的人再也不敢说话了。

  田永山后来淡定下来,说了一句“我自己来”然后回到家里。到了屋里,他媳妇正疼的直叫呢,田永山骂了一句“叫什么叫,我给你生!”

  拿了一锅水,给妻子接生,他媳妇疼的快晕过去了,终于在若干个时辰以后,一个新生儿降生了。

  ”是个男孩” 田永山抱着满身是血的大哭着的孩子大喊。

  田永山乐了一阵,才想起媳妇来,这时才反应过来,媳妇早就晕过去了。

  田永山接生出的男孩正是前面提到的田三馗。当时给孩子请名时,田永山按家谱来的,起名叫田占元。至于后来改名叫田三馗是因为绿林中人都以为他有三个脑袋,所以土匪们帮他改名叫田三馗。

  可能是因为田永山接生时用力过猛,她媳妇一个月后就死了。

  事实证明真正克子的不是田永山,而是他媳妇,因为他媳妇死了之后,田占元很好的过了下来,一直活到了死。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