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不去的坎

楼主:ty_豆腐脑874 时间:2017-05-20 17:53:25 点击:196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她看见自己泪流满面

  却还对着电话冰冷冷的和他说分手

  不留一点余地

  她看见自己写下满满一页页思念的信纸

  一遍遍看

  然后伴着眼泪 一点一点撕掉

  她看见自己望着天边的云呆呆的想他

  掉着泪还哄自己

  这傍晚的风真是讨厌 吹的人眼睛生疼生疼

  她看见自己深夜缩在被子里

  反复看他发过的信息

  一边笑 一边哭成泪人……

  她总是流着泪

  然后

  她醒了

  依然是流着泪

  十几年了

  各自天涯 各自美好

  却怎么

  也放不下他

  时间显示凌晨两点半 她抵不住悲伤的情绪 打开微信: 老陈 我梦见你了 很难受

  他很快回了过来: 傻丫头

  三十多岁的女人 他却始终喊她傻丫头 有点好笑有点心酸

  今天是五月二十号 他说: 我想你了

  ......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3 09:56:51
  她和他 相识在一个学习班 那天 她坐在那里 边上一女同学凑近她说 你看 那边那个男的好帅!她放眼过去 他低头摆弄手中的笔 微垂着的眉眼 她在心里轻叹:好漂亮的男孩子

  是的 好漂亮 她觉得 帅哥两个字太笼统 漂亮两个字更贴近她所想表达的

  此后的日子 她会有意无意的会多看他几眼 发现他很少说话很少笑 甚至不笑 发现他的眼神里有一种很忧郁的东西 还带着点暗沉 她是个很活泼开朗的姑娘 却莫名的 被这样的眼神给吸引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 她和他搭上了话 早已不记得谈话的内容 只知道 他对她笑了 那个笑容 让她觉得很温暖 很想靠近 他笑的时候 忧郁的眼神变得很深邃 就像望不到底的漩涡

  他们相识了

  她很想抹掉他眼里的 那些阴沉沉的东西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3 10:39:55
  某天 班上的人寥寥无几 只剩她 和几个她走的很近的朋友 当然也包括他 大家突然想着离开这里 另起炉灶 弄一个自己的学习班 讨论的兴致勃勃 都分工好了 只剩下地点 没有一个可以安顿他们的地点 一直不说话的他开口了:我家有个废弃的小房子 可以用...

  一片欢呼声

  之后他们有了一个几乎固定的团体 十几个人 除了双休日之外每天都在一起 那时候年少啊 肩上没有担子 一边学习一边玩 大家的感情也在一天天中累积升华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 她和他慢慢的 开始经常两个人在一起 一到自由时间就凑在一起 说不完的话 聊不完的天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他经常是笑的 不光嘴角 眼里也带着笑 那种暖暖的笑 像冬日里的阳光 照进她的眼里

  大家有时候也开他们玩笑 说他们两老是粘在一起 他不介意 呵 他本来 对很多事情 都是淡淡的 她更不介意 她就是喜欢跟他在一起 自小她家里保护的好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在认识这些人之前 她几乎没有朋友 所以她喜欢这些朋友 喜欢他 只是她不知道 她对他的喜欢 早已不同于对其他人的喜欢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3 10:41:09
  我写故事 仅仅是写故事 如果有看风景的你们路过 勿喷 谢谢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4 10:12:16
  那个冬天的上午 他们在阳台上呆着聊天 她觉得有点冷 拿了外套随意穿上 没发觉外套的领子还塞在里面 他笑着说 这么大了衣服都穿不好 说罢伸手轻轻的帮她把外套领子整理好

  期间停顿了一下 她感觉到了 抬头看他 碰上他的眼神 他的眼神有些迟疑 有些躲闪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只是觉得心里很暖 阴霾的天 看起来都变的那么可爱 她只是冲着他笑

  在他眼里 她单纯到像是生活在真空罐子里一样 他不敢轻易打破罐子 不敢轻易的介入 可就在这天 就是这简单的一幕 让他有了想要照顾她的念头

  ......

  圣诞节来了 他们一群朋友晚上出去吃饭唱歌 散场了 他送她回家 她送给他一个小挂件 可以挂在手机上 进家门前 他说

  你等下先别睡觉 快要十二点了 十二点整 我打电话给你

  她可开心了 忙着做完该做的事 就守在电话边 十二点整 铃响了 她第一时间接起来

  他说

  圣诞快乐!

  他们聊了一会 他说

  你知道吗 你送我的那个小挂件 居然是会说话的

  然后 她在电话里听见那个小挂件不断重复着一句话

  I love you I love you ......

  她有点傻了 回过神来忙解释

  我不知道它会说话

  他说

  没事

  然后又说

  你早点睡觉 还有 ...... 我喜欢你

  电话里传来嘟嘟声 她愣了好一会才把电话放下 她发现自己心跳很快

  她 感情上就是一张白纸 虽然身边不乏追求者 她从不为之心动 更不知道心动是什么样的 现在的心跳 就叫心动吗 她打开日记本想写下这个瞬间 一页页翻着 却突然发现这属于她的日记本 不知道何时起已经频繁的出现了他的名字

  她慌了 很慌 她想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她开始害怕 不明所以的害怕 以往遇到追求者的表白 她都会处理的很好 简单 得体 并且直白 眼都不眨一下 现在是怎么了

  她开始躲避 躲避他的目光 不动声色的 小心的保持距离 偶尔不小心迎上他盯着自己带着询问期待的眼神 她打着马虎笑嘻嘻的一瞥而过 心已经开始狂跳

  有时候他不在边上的时候 她看见他的东西在桌上 她会偷偷的把自己的书或者其他物件和他的东西摆在一起 然后偷偷的傻乐

  她还是很希望像以前一样和他无拘无束 但是她觉得 很难了

  他也许是察觉到了吧 话又开始慢慢的少了 笑容也收了许多 她经常看到他微微锁着眉头 她好想伸手去抚平 可是她不敢 她好怕 不知道怕什么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5 08:48:42
  慢慢的 朋友们也看出了端倪 大部分朋友还是和她走的比较近 她没有他那样给人距离感 孤僻感 她一直是那个开朗 爱大笑的姑娘 现在却凭空让人觉得多了忧愁的感觉

  朋友说

  他也许会影响你的 你最近都不像以前那么爱笑了

  但是大家还是经常把他们叫出来吃饭 想要化解尴尬

  一个晚上饭局过后 他摇摇晃晃的出门去 因为喝了很多酒 朋友们叫她跟出去 顺便 把话说开一些

  她跟着他 看见他扶着墙吐了 想给他拍拍背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 什么也没说 推开了她的手 于是她就那样在他身后呆着 她想抱抱他 又不敢 满肚子委屈 看他好了一点 便回头走 朋友出来看情况 撞见她眼里满是泪水 揽她入怀 那是她第一次为他哭 哭的莫名其妙

  他们还是会见面 偶尔也会说话 很少 日子不痛不痒的过着

  新的一年 她和家里说想和朋友去外地游玩两天 家里应允了 她收拾了行李 其实她想要去外面找个工作 她想要一种相对忙碌的生活让自己好受一点 因为那时她已经知道 他就要出国去 去到太平洋的另一端

  快到车站的时候 他打了一通电话 让她去他们经常走过的一条路上等他一下 有很重要的事情 她犹豫了一下去了 其实他已经等在那里 看她走来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淡蓝色的小盒子 很快的往她的包里塞 说

  这个 你拿着

  她推了几下没推开 他按住她的手 坚定的盯住她 不容反抗的说

  拿着!

  然后疾步离开

  她在原地愣了一会 匆忙去赶班车 一路上 手紧紧捂着包 不敢打开来看


  几个朋友合租了一个房子 头一天 她就很顺利的找到了工作 ...... 呵呵 他也来了 在她来的第三天 他说他来办事的 在这里呆两天 朋友留他住在一起 她把那个小盒子还给他 他说

  怎么说大家认识一场 是朋友 我送你个礼物 你不能拒绝

  他的态度让她不知如何应答 更何况 她本来就不太懂得拒绝

  盒子里 躺着一条手链 中间垂着一颗星星 星星的两边簇拥着几颗珠子 那晚她对着手链又哭了 哭的很懦弱

  ......

  她总共只在那里呆了一个多星期 就不得不辞去了工作 因为家里的原因 省略 那几天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 她只记得他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坐在阳台 她偷偷的看着 还有一次 忘了什么原因 她下班的时候和他一起搭公车 车上很挤 他护着她挤到角落 然后双手撑住旁边的椅背 给了她一个小小的空间 谁都碰不到 她知道他的眼光一直落在她的脸上 但是她不敢看他 只能一路盯着窗外

  ......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7 10:33:10
  他走了 在三月份的一个下午 几个朋友去机场送他 朋友说 他在机场不时的四处望 似乎在找什么 大家都知道他在找什么 事实上 朋友在去送他之前 已经先找了她 那天剩下的几个朋友都在一起 送机的朋友苦口婆心 想要带她去机场 可是她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啊 让人寒心的脸 最后 朋友愤愤的离开 呵呵

  她就那样笑着 无所谓着 嘻嘻哈哈闹着 ......

  回家了……关进自己房间 她崩溃了 她知道自己舍不得 知道自己一定会难过 可是没想到 不明白 怎么会那么那么伤心 仿佛心都碎了

  两天后 她接到了他的电话 她整个人雀跃起来 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简单寒暄 一边默默流着泪

  之后几天 他天天打来电话 经常是在她的晚上

  某天夜里他电话打来 她迷迷糊糊的应着 记不得谈话内容 迷迷糊糊的睡了 第二天一早 他又打进电话 问她起来没有 他说

  昨晚的话 你不许反悔

  她懵了 天知道她在夜里犯困的时候有多迷糊 谁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自己说了什么

  他说

  你不会这么快不认账吧 ...... 你答应要做我女朋友的 不能反悔

  她听出他语气里的忧愁 不知道怎么办 他轻声说

  我们试试 好吗

  她脸上划过泪

  好...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8 04:33:55
  突然觉得自己写这些好作好无聊 哈哈哈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8 09:49:27
  就这样 两个人开始了所谓的异地恋 她戴上了那条垂着一颗小星星的手链

  他每天必定都打电话 有时一次 有时两次 有时更多 他的夜晚是她的白昼 颠倒的时差 浓浓的爱恋

  那个时候 手机上还没有QQ微信这样便捷的聊天工具 最频繁的联系方式只是电话 他们也写信 很多话她说不出口的 都写在信里寄给他 隔一些时候 也会在电脑视频 但是生活不同 时间对不上 视频的次数很少

  那段时间 她每天傍晚都爬到天台上 看着远处的天 看着天边的云 看着成群飞过的鸽子 脑袋里满满的都是他 她会呆上两三个 甚至三四个小时 直到深夜满天繁星 她躺在天台上看着那些星星 想着他 她终于知道 原来想一个人的时候 真的可以在星空里看到他的眼睛他的脸 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每天的那个时候 她都很想接到他的电话 很想 可是那个时候 他还在睡梦中未醒

  他很喜欢她 也许应该说很爱她 每次电话里的声音都是满满的宠溺 他怕失去她 不知道怎么才能牢牢抓住她 他开始一再要求她去见见他在老家的家人 她的身边也多了很多她不知道的眼线 以至于她每天的生活 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和谁在一起 他基本都会知道 她不知道他通过谁了解到的 也不想去知道 她开始觉得这份感情有点沉重 有些压力 只是她始终想着 会好的

  有另外一个女孩 是他们共同的朋友 机缘巧合 在他出国后没多少日子 也出去了 那个女孩很喜欢他 在家里时就很喜欢他 只是他的眼里始终只有她 女孩到了国外 联系上了他 也开始了和他频繁的通话 经常很巧的会在他和她讲电话的时候打过来 她经常在电话里听到第三线电话进入的信号声 他有时候不理会 有时候让她等等 他转过线应几句就回来了 每次 他都会告诉她 是那个女孩来的电话 他也告诉她 他对那个女孩无感 电话也只是礼貌性的敷衍一下

  可是慢慢的 她变的患得患失 变得忧郁 她开始怀疑自己 她怀疑自己是在和他谈恋爱还是在拖累着他 她觉得他可以有更好的人选 她觉得那个女孩更适合他 她逃避每一次他提出让她去见他家人的话题 她纠结每一次第三方电话进入的信号声 她很无助 很不坚强 不知道怎么办

  
作者:黄石海之声助听 时间:2017-05-28 09:53:21
  思念是痛苦的,又带有一丝甜蜜
我要评论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28 10:29:07
  夏末的某一天早晨 她写了长长的一封信 那天她发烧了 她可是从来都不发烧的人 莫名其妙的那天发烧了 也许生病的时候人总是很脆弱吧 她已经记不得信里写了什么 只是清楚的知道 她说要和他分手 她想着 会不会分开了就会开心一点呢 会不会分开了会轻松一点呢 会不会分开了 对他更好一点呢 她磨磨蹭蹭的 穿鞋出门 磨磨蹭蹭的溜达到邮局 磨磨蹭蹭的贴邮票 磨磨蹭蹭的犹豫不决 终于 还是把信塞进了邮箱 她觉得自己又要哭了 强打着精神回了家 呆呆坐在床头 ......

  窗外一声刺耳的汽车笛鸣 她抬头 已经坐了一个多小时 她突然起来 奔下楼穿鞋直奔邮局 她听见她的妈妈在喊她 可她停不下来

  下雨了 她跑到邮局时头发已经湿了 她问工作人员想要回那封信 可工作人员说 信件半小时前已经运走了 邮车已经到下一个邮局点了 她知道那个点 以前她和朋友散步的时候去过 走路大概一个小时 邮局的人看着她狼狈的样子说 应该来不及了 别追了 只是话没说完她已经冲进雨里

  那时她的家乡是一个未开发的小镇子 长长的一条街 没有机动车辆 她从未觉得这路像今天这么长

  不知道跑了多久 终于到了

  现实总是戏剧化的 一点不意外 那里的员工很讶异的看着她 同样告诉她 车已经走了 应该已经出岛了 追不回来了

  她呆着直到工作人员过来问她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她摇着头转身离开

  雨小了很多了 可她已经湿透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家 脱了鞋回屋 也没有理会妈妈的责备 把自己反锁在屋里 她安慰自己 追不上了 也许这是老天在告诉她 分手是对的 可又忍不住想 那封信 要是寄丢了 该多好啊……
  
作者:黄石海之声助听 时间:2017-05-28 15:03:33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30 10:09:45
  一封信 寄到太平洋那端 需要近两个星期的时间 这十多天里 她总是跟自己说 这是注定的 是老天让她追不回那封信的

  当然 也许 这样想只是为了让自己好受一点

  他的电话依旧每天来 他察觉到她的态度有所转变 询问原因 她只是说

  过几天你收到信就知道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呢 他知道她想他想的辛苦 正如自己想她一般 他怨自己不能陪在她身边 在她需要的时候守着她 给她一个怀抱

  信收到了 完好无损的收到了 他看了 看到她的忧伤 看到她的无奈 他心疼她 拨通她的电话 说

  我收到信了

  她已经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这个时刻 云淡风轻的说

  收到了... 那就这样吧

  可不可以再试试

  他挽留着

  她除了沉默 就是冷冰冰的应上几个字 她不敢多说话 眼泪早就泛滥了 她怕一说话 他就听出她的哽咽 僵持了不知道多久 他松口

  那 就分手吧

  明明是她提出来的分手 现在从他嘴里说出来这两个字 她心里居然如刀割般疼 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轰塌了一样 她努力平复心情 留下一句

  你说的

  然后挂断了电话

  她蹲在阳台的角落 抱着自己哭出声来 心里好疼

  手机再次响起来 她紧紧抓着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着跨洋号码 泪水一遍遍模糊了视线 然后拼了命的往下掉

  铃声断断续续响着 近百个未接来电 她断断续续的哭着 手机握在手里紧紧的 她安慰自己说 会难过的 分手都是会难过的 过几天就好了 也许自己并没有那么喜欢他 只是突然失去他了不习惯而已 过几天就会好的 只要自己不拖泥带水 快刀总能斩断乱麻的

  他的心痛不亚于她 他说完那两个字下一秒就后悔了 可是她却不再接电话了 他失眠在每个凌晨 可是他还要生活 还要工作 在这一片异乡国土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蔓延伤悲 每个夜里相思成灾 拨打着那个熟到不能再熟的号码 希望她能回心转意

  她有时也会接听 每次接通他都会很高兴 就像中了头彩一样 但是每次她的声音都冰冷冷的 陌生到心寒 话少的可怜 经常都是沉默到沉默不下去了挂了电话 再也没有之前那个有时可爱 有时腻人 有时蛮横 有时让人心疼的声音 他只能用工作麻木自己

  她呢 说好了不接他电话的 可有时候真的是很难过呀 很想听听他的声音 只能深深呼吸把自己武装好了再接起电话 然后几句话就沉默 挂断 她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没未来的 那个女孩才是适合他的 异地本来就不大有结果的 更何况是隔了一个太平洋的异地恋 她想 这是为了他好

  当时的她 伟大的可笑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31 09:41:33
  他的来电 断断续续持续了两三个月 这两三个月 她经常往外跑 手机放在家里 一个人出去毫无目的的到处乱走 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 走累了 到点了 才回去

  开始的那几天她经常哭 但是只是几天而已 之后就不再掉眼泪了 好像心里有个什么撑着她 甚至她都没有太多情绪上的起伏 然后 终于 他不再打来电话

  她摘下了那个垂着星星的手链 细细的收藏好 她知道 结束了 可是难过的是 她发现 自己错了......

  她总以为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喜欢他 依赖他 在一起的时候 他无数次让她说一句 我喜欢你 都很难 关于爱这个字 她几乎从未说过 可是如今 一个季节已经过去 她心里的伤痛并没有好转 她才知道 其实自己很在乎他 或许 是很爱 很爱他 超过自己的想象 只是在他之前 她从未经历过情爱 她不懂

  她的朋友们也知道了他们的事 有时打电话来喊她出去 想她开心一些 她都拒绝了 她不想和外界有任何接触 她又开始给他写信 满满的满满的一页一页 只是写完后不再装进信封 而是慢慢撕掉 撕的细碎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5-31 10:20:09
  某一天 朋友们找上门来 征得她家人同意后软磨硬泡 把她带出了家 她想既然出来了就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些 朋友们带她去海边吹风 带她去唱歌 她也嘻嘻哈哈的 最后带她去吃饭喝酒 从头到尾 没有人提及他

  她能喝一些酒 也是朋友们教会的 酒品不差 酒量也不差 最多走路有点晃 那天喝的并不多 但是几杯下去她突然控制不住的掉眼泪 压抑久了吧 然后放声大哭 把朋友们都哭傻了 呵呵 ......

  第二天在自己房间醒来的时候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有多么失态 怎么回的家

  朋友们心疼她 此后隔三差五 就来找她 吃饭唱歌到深夜 只是上次以后 她每次酒劲上来 就总是哭

  在家的时候 她依然是一个人锁在房里 无限循环一首歌 没有任何情绪 她也不愿意想多 不愿意再去天台看云看星星 她怕悲伤一开始 就会停不下来

  彼岸的他 仍旧寄托于日复一日的工作 他还是时不时的可以得知她的消息 只是 他得到的关于她的消息是 她现在过的很洒脱 夜夜笙歌 成天到处玩乐 日子过的不知道有多惬意 他有些无奈 几次想联系她 又告诉自己

  既然她现在过的很开心 我为什么还要打扰她 还有什么理由破坏她的生活

  慢慢的 朋友们和她聊天也不再那么戒备 他们半开玩笑的说她最近变了很多 说她皮笑肉不笑 说她自闭 他们说 他们还是喜欢以前的她

  这样的日子过了快一年 某天还是饭后 她喝了酒晃晃的开始发脾气 一个朋友拉起她上了摩托车 留给其他朋友一句 我送她回家 然后奔驰而去

  天微微黑 她还在闹脾气要求下车 车开的飞快 没有悬念的 出车祸了 好在车子冲进了树旁的一大片芦苇丛里 厚厚的芦苇很大程度上保护了他们 她吓醒了 她喊着朋友的名字摸索着 朋友没有回应 她怕极了 其余的朋友很快赶来 检查一番 她手肘破了一点皮 开车的朋友暂时晕了过去 很快也醒了过来 只是胳膊和眉角都擦破了 流了不少血 看起来有点吓人

  那晚后 她突然觉得生命好脆弱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花了一年时间去悲伤 她想 一年的时间 祭奠一份手都没牵过的爱情 应该足够了 至少有过美好在心里 不应该再颓废下去 终于她开始重新去工作 重新好好生活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6-01 10:15:53
  两年多以后 她结婚了 结婚的对象正是当初揽她入怀任她哭 和她一起车祸的那个男人 也许是因为认识久了吧 她对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脸红心跳的感觉 男人很疼她 让她觉得很踏实 很安心 婚礼的前几天 她趁着一次去海边看海的机会 把那个垂着星星的链子取了出来 密封在一个小袋子里 里里外外裹上好几层 赶上海水退潮 她踩着泥泞往海里走 走的差不多了 卯足劲把链子往海里丢去 望着满眼的泥泞 眼泪不知不觉掉下来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为你落泪 从此我会幸福 你也要幸福

  ......

  她过上了和所有周围人一样的生活 她很知足

  偶尔还是会想起他 有时候稀稀零零的会听说一些他的事 听说他后来也结婚了 只是对象并不是那个女孩 不管是谁 她都为他高兴 想着从此各自天涯 各自安好 纵使再无交集 只要彼此好好的 都对得起曾经的那份感情

  婚后第四年 她举家移民 来到了他所在的那个国度 也开始了异乡的打拼

  她应该算是一个很知足的女人 不争不抢 感恩她拥有的一切 相夫教子 日子平静如水 她也乐在其中 对她来说 相爱的人在一起 是最重要的 她喜欢这样的生活

  手机后来有微信了

  某一天 她的一个朋友 其实是他的朋友 也不记得是怎么认识的了 他有些朋友知道她 知道他对她的情感 对她也很友好 那个朋友在微信里和她说

  如果可以的话 你能不能找他聊聊 他最近很不好

  她的心就突然颤了一下 朋友不愿多说细节 他们的QQ里早就没有彼此了 她想 这么多年了 也不会怎么样了 还是可以做回朋友的吧 就让朋友把自己的微信号给他让他加上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6-19 10:49:23
  有的人 一辈子 都逃不开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6-19 11:38:31
  简单的寒暄跳跃在手机屏幕上 她已经在朋友那知道了他的一些大概状况 他的婚姻 被背叛了 后来 他也和她讲起了这段被背叛的感情 也许是时过境迁吧 他讲的云淡风轻 但是字里行间 她还是读出了那种哀伤 她有点揪心 她开玩笑说

  你呀 就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

  几次聊天之后就没再联系 她偷偷的把他从通讯录里删除了 想着各自安好吧 还是不要联系的好

  一年多后他邂逅了又一段感情 患得患失 想找人说说 在微信通讯录里翻到她 打了一个字

  在?

  信息发出去却得来一个红色感叹号 他才知道自己被删了 又好气又好笑 发了好友申请给她 她通过后被他劈头盖脸数落了一番 她也不气 傻呵呵的笑着 最后答应他 以后不再删他 他和她讲了自己的苦恼 讲了新感情的女主人 她由衷为他高兴 至少 他还是憧憬着爱情的 只是听罢总觉得这份感情 不是一份适合他的感情 她只能祝福他 努力开导他 她希望他好好的 不要再受伤害


  之后的日子 她确实没有删他 平时依旧不聊天 只是偶尔节庆日的时候 发个简短的祝福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6-19 20:33:41
  不知道过了多久 也许又一年吧 他再度联系了她 正如她所料想 他的那段感情不疾而终 不是谁的错 只是太无奈 很老的桥段 相爱相杀 她很心疼他 不明白为什么在感情这条路上 他会经历这样多的磨难

  她说

  没关系 只是还没找到对的人 会好的

  他说

  我很累了 不想再找了 就这样一个人 挺好

  ......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6-19 22:27:10
  之后的日子 他们时有联系 仅限微信 有时候他会感叹

  如果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就有现在这样的方便的通讯设备 也许会不一样吧

  只是没有如果

  ......

  她呢 她一直告诉自己说 他只是一个多年的老友 偶尔聊天 仅此而已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只要看到他的消息发来 她的心都会为之一颤 会小紧张 像极了当年的心境

  她慌了
  
楼主沼泽地里的猫 时间:2017-06-30 18:13:32
  不写了 弃了

  最好的方式就是互不打扰

  有的人 有些事 无需缅怀 沉淀就好

  心底留一个角落 再次密封起和你有关的点滴

  愿你幸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