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社情-五粮液家的狗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1 12:22:29 点击:2379 回复:45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五粮液家的狗是一朵花儿:头、耳和背及尾巴是偏红的赭石色;背上那大块赭石色如一个地图,中间是黑色;头及长耳朵中间也有黑色,耳尖及耳根处,黑色很纯;黑与红赭石色过渡带还有黑、赭间杂着;嘴巴、四条腿及尾巴尖是纯白色的,嘴巴上的白色延鼻梁一直往脑门、一柄剑般地尖指上去;白嘴巴还有个黑油的鼻子头,两只眼睛也是亮黑的——这般绚烂、艳丽不如花儿般的吗?
  干红看到这狗就笑了,对五粮液男人说,你家狗真好看,是什么品种?五粮液男人也笑,还有些不好意思,说,叫么(什么)逼养的哈利波特。
  干红说,电影里学魔法的那个?他说,是吧,我听是那个。干红心想,莫不是新培养的品种?电影《哈利·波特》才演几年?狗的名字最少也得十几、二十年的吧?过后,干红一查,原来这狗叫“哈利犬”,是英国种,后边没有“波特”,五粮液男人听差了。五粮液男人说,是俺闺女和她妈抱(买)来的,bi养的,能看家吗?看来,五粮液男人不大想养这么个花儿呀朵儿般的狗,他养狗是想看家。想养那种高大、威猛、酷的狗,但是,女人和女儿把哈利犬抱回来了,他也无奈。

  五粮液家,在干红厂子斜对角、正对着米黄色别墅。他家院门朝西,拐出来向东走、再向南、再向东,才能拐出别墅区。这条路是整个别墅区的必经之路,他们家也就等于把着个路口。当时要买下这幢别墅时,五粮液女人就说,把着个路口好么?五粮液男人说,有么不好?五粮液女人说,听算卦的叨叨那么一句,我记不真亮,要不,找人看看?五粮液男人说,你悄悄的吧(别说了),算多少回?有准的吗?怎么睁眼儿的总让瞎子唬着?女人没再出声,他们就把这幢别墅买下了。这别墅实在太便宜了,四百二十多平方,八十万,一平方不足两千元!以后再不批别墅用地了,别再想买这样的别墅了。
  五粮液家买的这幢别墅虽然不是老苗给盖的,但目的是一样的,就是盖上之后,不想住,只想往出卖,质量就不怎么样,楼盖的瓦也风刮雨淋的,往下掉。五粮液家就先把楼盖给换了。换成什么材料的,不知道,是黑色的,一张一卷地往上铺,象油毡纸一样,但肯定不是油毡纸,五粮液家怎么能用那等低廉的材料?而且一弄就是两个多月,肯定是最好的、最新的材料。
  换完了房盖,就安太阳能、空调。只空调就安了四个。同时,修了一个很阔绰的院墙,安上了卷着花儿、欧式的铁栅栏院门。从外面看,除了墙瓷砖和铁栅栏防盗窗没动,剩下的都换了。按理说,他们应该把铁栅栏防盗窗拽下去,重新安上不锈钢管的,那多漂亮?可是他们没动。那防盗窗刷油漆时防锈层没刷好,又时间太久,都锈迹斑斑的了。你如果仍用原来的,你倒是用油漆再刷一遍哪,可他硬是那么斑驳地用着。这个,干红很不解。老姜和干红说,十个工、一桶油漆不就够了吗?上眼皮儿的活儿(面子上的活儿)咋不干呢?
  五粮液家做了一件这里哪家都没做的事,就是在楼的四个角都安上了监视器。最早发现的是老姜。老姜就住在他的后边,推开老姜家的大门就是五粮液家的后窗。那天晚上不是初一就是三十,阴黑的,老姜从家里一走出,就看到五粮液家楼角处有一圆圈儿的小红灯。看那边,也有一个。第二天就问干红。干红看了看,说,监视器。老姜说,监视谁呀?干红说,这是怕小偷来,监视小偷的。意思是你别多心,不是冲着你家就监视你的。
  老姜说,放那玩意干啥?他家有啥怕偷的?
  又隔了两天,大家才明白:人家当然有怕偷的:他们一箱一箱地往车库里放五粮液酒。那五粮液酒多贵呀,一箱六瓶,搬进去百、八十箱,可不怕偷嘛。
  噢——原来他家是经销五粮液酒的,怪不得人家那么有钱,买了这么大的别墅。代理五粮液酒能没有钱?没有钱能代理五粮液酒?大家议论几回,一说就说五粮液家怎么怎么样,以后代指他家时,就说“五粮液家”。
  这时,干红明白了,五粮液男人为什么对他女人和女儿买来的花儿般的哈利犬不满意,他是要养一条吓人的狗,小偷见到就退两步,吠两声就能让小偷心一哆嗦。这狗是啥呀?人一跺脚不夹着尾巴跑啊?指着它看家?花花溜溜的那样子,小偷见了,不得扑吃一声笑了?五粮液女人说,你还能指望狗怎样?有生人来,汪汪两声,提个醒就是了,你还指望它扑上去把小偷撕碎了?
  五粮液男人不语。选这哈利犬,主要是他女儿的主意,小姑娘看着好看、看着可爱才买的。要没这层关系,他早把那狗处理掉,再换一条了。比如换德牧,他最喜欢德牧了。那家伙漂亮,威猛,对他的心思。

  五粮液家把别墅买下来,内外装修还在进行中,只把大院修好,把欧式铁栅栏院门安上,就把花儿朵儿般的哈利犬买来了。
  哈利犬属中型犬,别看它骨骼看上去挺粗大,那只是相对它的身材而言,其实,它的身子并不大,铁栅栏院门挡不住它,它就钻进钻出的。再加上家里没有搬过来,没人专门照料它,装修的人进进出出的,它就里里外外地窜来窜去的,逐渐的就和一些流浪狗搭搭搁搁地往远处遛达着玩儿,到了晚上,或饿了,还回来。
  五粮液男人在这边盯着装修,他并不怎么在意这只狗,反正到它凑近他,他就抓一把狗粮给它,它怎么吃,吃完了又干啥去了,他不大管。只是五粮液的女人和女儿来了,就各处找它、叫它。五粮液男人说,你们不用管它,饿了它就回来了。女人和女儿还是四下里找,找到就把它叫回来。它和五粮液的女人和女儿很亲,见到了,把个白尖儿尾巴转着圈儿地摇,象直升机的罗旋桨。尤其是看到五粮液家的女儿,把尾巴摇得使小姑娘都要上前按住它,样子似如果不按着,它就能象直升机一样升到半空中。
  但家没搬过来,五粮液女人和女儿只是隔三差五地来一趟,大部分时间这只哈利犬就在外边,和三、五只流浪狗在外边自由散漫得不亦乐乎。
  有一次五粮液男人往他正在装修的别墅走的时候,刚上“里百高尔夫练习场”那个坡儿,就看到他家的狗和一群小狗在路边绿地里——他的狗太显眼了,离挺远就看到了,他就骂了一句,怎么跑出这么远来!就把车停在路边,叫他家的狗,可那狗看到了他,非但没跑过来,反倒跑走了,把他恨得不行,说,你这bi养的!我天天喂你,我叫你,你倒象见到瘟神样地跑了!
  说着各处找石头要砸那狗。等找到石头,再去看,那狗已然全无踪影。气得他把那石头砸在人行道上,谁知那石头砸碎之后,溅起一碎石块反弹在他的小腿骨上,把他疼得直咧嘴。
  到晚上那狗回来,他把那狗用一根绳子绑在脖子上,别一头拴在栅栏门上,找一根树枝条子,一顿乱抽,把那狗抽得狼哇地叫。幸好这时他女人和女儿来了,不然,他都想抽死那只狗。
  第二天,五粮液家的那只哈利犬就被一个鲜红的项圈拴在了院里。那只狗在外边跑惯了,冷不丁地把它拴起来就非常不习惯,又叫又跳,拼命地挣,把五粮液男人叫烦了,就去找枝条子抽它。
  项圈儿大约是小姑娘拴的,怕勒着她的宝贝就没系那么紧,三挣两挣地,那狗就从项圈里挣了出来。五粮液男人见了,赶忙去拦,那狗从他胯下钻了过去,就从铁栅栏门钻到了院外。
  五粮液男人去撵,那狗在铁栅栏院门外看着五粮液男人骂了一句,我操你妈的!骂完,撒腿就跑。把五粮液男人气得恨不能手中有一把枪打个连发,把那驴筋(骂人话)的狗,当场打死!

  女儿都落泪哭了,五粮液男人才心软下来,答应女儿不把狗打死或送走,但有一条,他发誓再不管那狗了,爱回就回,爱走就走,他不会再喂它一回。五粮液女人说,哎呀哎呀,不用你啦,我喂我照顾,反正咱也快搬过来了,这些日子我每天来一趟就行了。
  五粮液女人就每天来一趟。她开始把女儿从学校接回来,直接就开到这边,哈利犬若在,她们娘俩儿就亲一顿喂一回,若不在,娘俩儿就开着车串着胡同去找。临走,又把狗拴上。狗还拴不那么紧,依母亲就煞紧两扣省得再跑了,女儿不干,想到如果勒得那么紧,仿佛那项圈儿就勒在自己脖子上似的,喘不上气来。
  母亲勒紧了,女儿又放开了。照女儿的意思,那狗不拴着,就那么放在院子里,或随它的意各处去遛达,才好。有一次,娘俩都上车了,女儿说,妈,你是不勒得很紧?母亲说没有,我象平常拴的一样。
  车都开了,女儿非要下去看一看。母亲说,我拴好了,不紧,保证不紧。女儿不干,非要下去看不可,又流了眼泪。母亲没办法,只好让她女儿下车去看,结果,被女儿又放松了两档扣。从此,女儿再不让母亲拴她的爱犬了,都是她自己去拴,自然如没拴一样,那狗眼见她们走了,挣几挣就挣开了,照样去过它自由散漫的生活。

  干红的三只狗象五粮液男人一样,很讨厌那只哈利犬,看它那身花里胡哨的皮就想上前去咬几口,心里想看把你得瑟的,你当你是希拉里呀,穿那么俗,还满世界去跑?!所以,除了不着它边儿,着它的边儿上去就咬。好在那哈利犬是只母狗,干红的狗一冲上去,它先夹着尾巴堆缩了,所以,每次都不太狠地咬几口就作罢了,加上有干红在后边吆喝着,也就没怎么着那只狗。
  五粮液家内、外装修好了,家搬了过来,五粮液女人和女儿就把哈利犬看了起来。他们把铁栅栏大门的空子用铁网子拦住了,使哈利犬再也钻不出去了,这样,也不用拴它了,就那么放在院子里。
  哈利犬从此还有了脾气。干红早晚出去遛狗,三只狗就跑到五粮液家大门口和哈利犬隔着欧式铁栅栏门对咬起来,哈利犬咬得还挺凶,尾巴水平地挺着,背毛乍撒着竖了起来。五粮液男人在阳台上看着他家凶起来的哈利犬,一脸嘲讽的笑意。
  这么门里门外地咬了几次,干红的狗和五粮液家的哈利犬就咬出仇来了。一次,五粮液女人开大门往出倒车,那只哈利犬就跑了出来,正赶上干红遛狗回来,干红的三只狗就逮住了哈利犬,上去就下死口咬,把哈利犬咬得狼哇地叫。
  干红就赶,五粮液家的女人也跑出来赶,才把干红的三只狗赶跑了。五粮液女人大光其火,冲着干红大喊大叫,说,你看看你家的狗!看把我家狗咬的!看都咬出屎来了!干红一看,可不是咋地,哈利犬被咬得大、小便失禁了。哈利犬肛门处是雪白的毛,被脏唧唧的大便糊成了屎黄色。好家伙,这哈利犬身上本来就多种颜色,这回又加了一种屎黄色,够花花的了。
  五粮液男人又出现在阳台上,一脸坏笑。他手把着阳台的扶拦上,干红看到他右手少两根手指。

  干红以为是看花了眼,近距离的、看五粮液男人搭在方向盘上的右手,的确少了两根手指,少食指和中指,大拇指也少了一截。
  干红说,你这是咋弄的?五粮液男人说,别提了,车床子车下去了。干红说,你在工厂干过?五粮液男人说,从学徒算起,干了九年。干红说,因为受的这个伤才不干的?五粮液男人说,不是不干,是干不了了,少了两根指头、拿不了活儿了。厂子要安排我干点儿别的,我一想算了,出来自己干吧——那时正兴自己干,还给补了些钱,我就用这些钱干起来今天这一摊儿。
  干红说,你这可真是动“老本儿”了!五粮液男人说,那是啊,两根半手指头呢——“老本儿”?“血本儿”!干红说,不是谁肯花“血本儿”就能干你这么个摊子。威海的五粮液都是你总经销吧?五粮液男人说,威海?烟台也是我的,我叫烟、威地区总代理,烟台四区七县、威海三区三县的五粮液都由我总代理!
  干红说,那大扯(很大)了!五粮液男人说,大扯?我以后还想把胶东半岛、以至于山东省的总代理都拿下来呢!干红说,五粮液那么贵,还有那么多人喝那种酒吗?五粮液男人说,有便宜的,五十度开瓶乐,十二元,给打工族喝的。干红说,打工族也喝五粮液?五粮液男人说,喝!现在工地的力工每天工资都是一百五十元,十二元一瓶的酒,他们喝不起?
  干红说,五粮液家想得可是周到。五粮液男人说,周到,最周到了,没有哪家能比五粮液的,结婚的,有“婚宴酒”、六十六元,也不高吧?孩子上大学请客的,有“金榜题名”酒;谁出门办事,饯行的有“马到成功”酒;老板请客、或请老板的,有“商务专用”酒、“王者风范”酒、“彰显尊贵”酒;过生日的,有“祝君隆福”酒。还有“荣华富贵”酒、“一帆风顺”酒、“富禄寿禧”酒、“六百岁古飘香”酒、“福中福”酒,“五粮醇”、“五粮春”、“元曲”、“万事如意”、“百鸟朝凤”。
  干红这时截住了五粮液男人的话,问,“百鸟朝凤”是什么场合喝的酒?五粮液男人说,哎呀,这酒有讲,这是一帮情妇请原配时喝的酒。干红哈哈笑,说,还有这种场合?“原配”和“情妇”还能坐在一起喝酒?五粮液男人说,能——,咋不能?明知道男人在外边有一帮子,也不放声(不吱声),甘当个大老婆,没有啊?大有人在!知道了男人有外遇、有情人,就闹,末了(最后)弄个鸡飞蛋打,还不如想自己个儿(自己)生在一百年前一夫多妻的年代,坐在大堂上让“百鸟朝凤”来得自在!
  干红哈哈大笑,笑过,忽地想起来了,说,你都给我拉哪儿来了,过了!
  五粮液男人这才想起来,说,可不是过了,光顾说话了!就停下了车。干红要开车门下车,五粮液男人说,别动别动,我给你送回去!干红说,就这么几步路,我走回去吧。五粮液男人说,送回去送回去!说着,在路上就拐弯。干红说,这便车搭的,成专车了。

  五粮液男人姓高,干红听去他家的人,都叫他高总高总的。他的派头也拉得很大,但对干红却不,总那么谦和、热心的,如果干红在路口等车去市里,或他在市里看到了干红,一定停下车来,非要捎着干红。你不开车门坐进去都不行,他就停那儿不走了。
  五粮液家的车多,他一辆,他老婆一辆,他儿子一辆。还有商务车、货运车、小面包车等等,他自己开的也不止一辆,今天开“尼桑”,明天开“福特”,后天可能要开“现代”。晚上回来,他家的车能把他们那趟街都占满了。为此,干红问过他,他说,车和女人一样,看着都是车,但开着感觉不一样。干红心想,有这番体会,足见他“阅色”不少。但五粮液男人说,开个玩笑——我这车,有的是顶帐的——你没看,有北京的牌子,有太原的牌子,还有石家庄的牌子吗?
  干红未语,再不能往下问了,他如果肯说,你不问他就会说顶什么帐,怎么顶的帐;他要不肯说,你问也没用。再说,创根问底儿的,不象南边郝老婆似的吗?
  五粮液男人不再往下说了,做了个不值得一提、不值一说的表情,又挥了一下右手。五粮液男人真爱做这么一挥手的动作。干红看晚报有他的一张新闻照,也是那么一挥手。但那手被虚下去了,可能是他那断了两根手指的手有碍观瞻才虚的。不知情的人以为他那手挥得过快才使之然。他总在晚报上打广告,看局面是广告大户。所以,晚报搞个什么活动就经常请他去,你经常能在晚报上看到他公司及他的名字,他叫高惠民。

  春天的时候,五粮液男人做了两件事,一是在他家院里几乎是正中间种了一棵大树。看来他不知道他院中种树的“困”字典故,或他知道了并不在乎。
  这棵大树有六、七米高,枝枝桠桠的,树冠的半径也有四、五米。这棵树肯定花了不少钱,是用吊车吊进来种在他家院里的。树返过魂儿来,生出树叶,后又长出由绿变黄的果子,人们才知道,他移栽来的是一棵杏树,就是那种很大、浅黄色的太阳杏。
  那杏很甜,吃几个心情很愉快。不仅吃着树的果子好,这树还能遮荫,他家的院子也不小,有了这棵硕大的杏树,把院子都遮住了。从干红院里往他那边看,见他在树下放个小桌,桌上有茶具,他坐在一只折叠椅上喝茶。过不多久,那桌换成了一个石桌,四面有四个瓷质的鼓型凳。石桌的茶具也不是简单的壶和杯了,而是一方很不错的根雕茶盘,上边是锡镶茶具。后来又换成紫砂茶具了,这回瞅着顺眼、配套了。
  关于种这树,有一点外人不知,就是当初买这套别墅时,他们家的院儿正对着路口,五粮液女人听哪个算卦的瞎子说这不好,要找人看看,被五粮液男人给拦住了。但女人还是悬着那份心思。到底找人来看了,那人说,犯“冲”。女人说,怎么能解一下?那人说,有“冲”,你就“挡”一下。女人说怎么“挡”?那人说盖个起脊的房,或种一棵大树。
  盖个房子,五粮液男人不干,说那不象老家那海草房的院子了吗?还有个“小下屋”?多土?种树吧。就种了这么一棵杏树。“杏”,也与“兴”谐音。
  五粮液男人在春天里做的第二件事是在他家院墙的东边用铁条焊了一长溜的狗室。女人问他,咱就这么一只不大的狗,你焊这么长一溜儿弄么(干什么)?他说,养那么一只狗顶什么用?女人说,你还要养?他说,不养怎么办?女人不语。女人知道,他看不上家里的哈利犬。心想,他要养就随他去吧,再多一只也无所谓,没看这里的人家,一养都养好几只吗?
  第二天,五粮液男人就用车拉回一只硕大的纯种德国牧羊犬,这么纯这么大的没个三万四万的,买不来。这狗刚来时,还有些眼生,对五粮液家的人躲躲闪闪的,对此处的环境也感到陌生,这闻闻那闻闻,翘起后腿在杏树下尿了一泡之后,回头逮住院里的哈利犬就下死口咬。五粮液家吵成一片去打那只德牧,德牧哪里肯松口?不一会儿,就把那只哈利犬咬得满身是豹花点儿。
  这时就听当的一声大响,德牧才受了惊吓,放开了那只哈利犬。有人说那一声大响是鞭炮,有人说是枪声。说是枪声的人的理由是,怎么那么便当就能有个鞭炮? 那是五粮液男人带在身上的枪。而说是鞭炮的人则说,私自持有枪支是违法的,他敢有枪?说是枪的人则说,违法?违法的事多着了,只是不为你所知而已。这话是干红说的。

  德牧来了不久,哈利犬不见了。是被德牧咬的,不治而亡,还是送人了,就不得而知了。
  这只德牧别看块头不小,但是个刚长成的狗,而且毫无训练。它见个人影儿,听到点儿动静就一连气儿那么叫,五粮液家的人也不吆喝、管一管。
  五粮液家西边、北边都是路,东边还是个路口,它听有人有车一过就叫。尤其东边路口——别墅区的、东边居民楼的,想出去,几乎都从那里走,人来人往的不间断,一有人走,它就叫。那里晚上十一点多、早上三点多钟都有人走,它也叫,闹得四邻不安。
  那狗还爱管闲事,干红住在他们西边,干红在阳台上走一走,它见了也叫个不停,吵得心真烦!干红几次想过去和五粮液男人说一说,让他吆喝一下那狗。想一想,没有过去。它吵别人,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家自己,他们离得近,哪一天烦了,自然就出来管了。过去说,说中听不中听的,何苦呢?
  五粮液男人自有了德牧,早晚也出去遛狗,有时和干红碰到,干红就赶紧拦自家的狗,怕把人家的狗咬坏了,但五粮液男人误会了干红的意图,以为怕他的德牧咬了干红家的狗呢,还扯着狗链子连连地说,不怕不怕,我牵着它,它咬不着。干红说,我怕我家狗咬你家的。当时两家狗都叫,五粮液男人没听清干红说的话。
  一天晚上,干红遛狗回来,正赶上五粮液男人往出走,在他家拐弯处碰到了,五粮液男人心中没有准备,他的德牧一挣,就把链子挣脱手了,冲着干红家的狗就扑了过去。
  干红家的狗,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哪里怵它?又是三条狗,就一拥而上,使德牧首尾不能相顾,刚一接触就吃了大亏,撒腿就跑。干红的两条公狗,哪里肯放过它,奋力去追,把那德牧咬得一个跟头一个前扒的。
  干红和五粮液男人同时追出去。
  五粮液男人弯腰拣起老大的石块打干红的狗。干红一看他这样,就停了下来,心想,你打吧,有本事你把我的狗打死!两家的狗打架,就象两家小孩打架一样,当大人的,劝开就行了,怎么大人也掺和进去,还打别人的“孩子”?这类人,干红都划在“不懂人味儿”之列的,如北边的郝老婆一类的人。

  没过几天,五粮液男人,又弄回来一只成年德牧,这只也纯也大,看样子是两、三年的狗了。这只受原先的那只影响,也是见影就咬,见声就叫。原来一只狗闹得周围邻居都有些招架不住,这回两只了,更受不了了。大家就议论纷纷的,帕金森老王不在这块儿住,但他给出主意,说,这样事就得找派出所,打110了,别人管不行,别人管,他家也不会听。
  有一段时间干红就琢磨,院里有那么大的两只狗几乎日夜不歇地叫,他们家能睡着觉?他们怎么就不管一管?干红这回更不能和五粮液男人说了,因为那一次两家狗咬起来,两人弄得都不咋是心思,虽然见面还是点头打招呼,但还是有股隔路(特殊)的劲儿。
  一天早上,干红晨练领着狗回来,快走到益海路和远遥墩路交叉的T型路口,和干红一起晨练的中学生小风都拐向路北要往家走的时候,干红忽然看见五粮液男人和他的两只德牧在道南的三角花园里。干红就赶紧叫他的狗回到道北来,小风看了说,叔叔你怎么又过这边来了?干红还未答话,五粮液家的一只德牧就冲了过来。从另一只没动的情况看,跑过来的,是不知道干红家的狗厉害的、新买的那一只。
  干红的两只公狗一个叫“大昆”,一个叫“布莱尔”。它们俩就象整天寻衅闹事的混混儿(流浪)一样,看有架要打了,立刻来了精神:大昆先接仗,然后,佯作败阵逃走。那德牧不知是计,就追了上去,它一追大昆,“后队”就暴露给布莱尔。布莱尔忽地冲了过去,德牧听到身后有风声,就扭头去看,大昆又叫着冲了过来,德牧去迎大昆的刀枪,布莱尔已然到了德牧跟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好汉布莱尔的两只前腿向前只一扑,就把德牧扑倒在地,上去一口就掐住了德牧的脖子。
  真得说这只德牧见过阵架,又体壮力大,硬是没让布莱尔缓一口,如果缓一口,咬得再深一些,就把那德牧的喉管咬断了——干红经常说他的狗布莱尔有不出三代的狼的血统,它咬和它差不多大的狗,都直奔喉管而去,一招致对方于死地,绝不拖泥带水,婆婆妈妈的。
  ……把狗撵回去,放进院里,干红可不又出去干什么,走到五粮液家东墙根下,听五粮液男人在院里说,这个奖励你的,你很勇敢!
  噢——干红明白了,那只德牧之所以冲过来,是五粮液男人驱使的,他是小声地向他的狗发出进攻指令让他的狗来咬干红家的狗!
  嗨呀,他这人,手残了,心思也有些残。

  一天晚上,狗狂吠,干红走出去,扶着东院墙往下看,就有一束手电光束照在他脸上,干红急了,说,谁!怎么往脸上照!那光束移到别处,下边有人说话,说,干经理,我呀,我是小张。
  有狗叫声,干红听不大清,问了一句,那人往一辆小面包车上照一下,干红才看清是一辆警车。就说,怪不得呢,警察才能用手电筒照人的脸!那人听到了干红说的话,便说,哎,对不起呀,干经理,你出来一下,有事跟你说。干红把狗轰回了窝,就走下台阶、开门出来了。
  干红走出去,拿手电筒的人照一下自己的脸,干红看清是派出所的小张,就说,是你呀,有事吗?小张说,你得把你家的狗处理一下,不能这么叫,邻居有反映了,这么叫,影响别人休息。干红说,影响邻居休息的,不是我家狗,你知道,我搬过来五、六年,始终养狗,你以前还听到有人反映吗?
  小张说,还不影响?现在你听,叫得这么凶,还不影响?干红说,有人来,狗不叫那还叫狗吗?等我家狗不叫了,你再听。干红厉声制止了自己家的狗,狗不叫了,就传来了五粮液家两只德牧的叫声。干红对小张说,这回你听到了吧?我们在这边,隔一趟房,他家的狗听了都叫,几乎是整天整夜地叫,周围五百米内有人它都叫。
  小张听了听,说,他家怎么没人?干红说,那就不知道了。小张想走,回头还是对干红说,市里不让在居民区养大型犬,你的狗也得处理一下,说完就走了。看车灯,拐向了五粮液家那条胡同。
  这件事发生没几天,晚上干红遛狗回来,在五粮液家路口,五粮液男人拦住了干红,说,你家狗总去我家大门那咬,派出所直劲儿找我!
  五粮液家养了两条德牧后,不拴,就放在院子里,早、晚干红出去遛狗,干红的狗都冲到他家的大门口,象和他家原来那只哈利犬一样,隔着门,里外对着那么狂吠。
  但是,干红出去遛狗时,都不在别人休息时间,晚上是六点钟左右,早上是五点多钟,有时干红醒早了,也在屋里挨着,看五点多了才出去。就是自己的狗不和五粮液家的狗隔门对咬,这周围的狗听到有动静也叫,五点多大家一般都醒了,能影响谁?
  派出所找你关我家狗什么事?干红就说,并附带说,你家狗叫得也太不象话了,我在我家阳台上它都叫,甚至大道上跑一辆车它们都叫!你那狗是纯种狗,你怎么不管管?它乱叫,你吆喝它几回就好了,怎么吵个四邻不安,你都不知道?
  五粮液男人说,那么说是你告到派出所的?干红说,我管那鸡巴事儿!我家也有狗,我告到派出所,派出所找你就不找我?!干红的这句话是为了说明自己不是告发者,但有一句“鸡巴事儿”,冲着五粮液男人了,他说,你跟谁说话鸡巴鸡巴的!就用手去捅干红的肩头。他用的是右手,他右手中指、食指都断了,拇指也少了一大截,好象是无名指捅的干红,有些力气,干红都觉得疼了,就用手使劲地推他一下,推得他都有些踉跄了。五粮液男人又来伸手推干红,被干红在半空中把他的右手腕擒住了,用上了力气,他就挣,说,你想弄么(干什么)你想弄么?!
  五粮液男人满嘴酒气,不知道喝的是五粮液的哪一种酒。
  五粮液女人出来了,挺老远就“老高老高!干经理干经理”地叫。干红甩开了他的手,指着他说,你喝酒了!找个地方睡觉去!别出来耍酒疯!
楼主发言:97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1 12:23:51
  五粮液男人软了,又踉跄了两步站稳了身子,指着干红说,干经理,我不怵你!干红说,涉及不到谁怵谁,你好好管一管你家的狗,就完事了!五粮液男人说,派出所老找我……我也不知怎么管?我头一次养狗……。

  干红说,那狗乱叫乱咬,你就教训它一下,再它就不敢了,省得它狂得不行!干红这话实际也是给他听呢,他没明白,他妻子听出来了,连忙过来劝干红,说,我们家老高喝酒了,干经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过后,五粮液男人拦住了干红,堆着满满的一脸笑说,干经理,你看那天我喝了点儿酒,你是老大哥,别往心里去。干红说,没事儿没事儿,谁都有喝醉失态的时候。
  两个人又交流了怎么样养狗、训狗的方法。果然,以后经常能听到五粮液男人大声斥狗、扔东西打狗的声音。但他的狗仍是改不过来,他就把两条狗关在装满酒的车库里。可那狗隔着车库的铁门听到外边有动静也是吠叫不止。声音还是不小,两条狗有时同时叫,有时轮班,你叫完,我叫。这就不仅是听到什么动静才叫的问题了,还有把它们关在封闭的车库里、而且那里边肯定充满五粮液酒味的缘故。狗不喜酒。后来,五粮液男人不知把其中一条狗怎么处理了,剩下一条母狗,这还好一些。
  五粮液男人还把他东院墙的铁栅栏护栏用塑钢板挡上了,把留下的那条母狗关在了他焊的狗室里。他拿着个家伙在院里足足看了那狗有一个星期,那狗一乱叫,他就用手里的家伙敲打狗室的铁栅栏吓唬它,那狗乱叫的脾性改了许多,能让周围的邻居睡着觉了,邻居也就不和派出所反映了。

  夏天,开窗户、门的时节,五粮液家传来了钢琴声。
  五粮液家有两个孩子,大的是儿子,已经结婚住在高区,不和他们住在一起;小的是女儿,在初中二年级,弹钢琴的就是这小女儿。钢琴是她十二岁生日时,她爸送她的礼物。
  初始,照着谱子断断续续地弹个歌儿,也觉得挺好玩的,可是她妈却让她正了巴经地学钢琴。初中二年级,课程就有些紧了,作业也多了,送到辅导班里,就算让她妈车接车送,也得两个小时,就请来个教师在家里辅导。
  这教师是音乐学院刚刚毕业的女学生,要的辅导费不高,每小时五十元,一天教一个小时。但没多久、也就一个月就不教了。一是,女儿不爱学。钢琴课就不能胡乱弹了,要练指法什么的,枯燥无味的曲子反复地没完没了地弹,一般的小孩子都烦,这小女孩儿尤其烦。二是到月底给钢琴教师工资时,应该给一千四百五十元,五粮液男人却给了人家两千元,说凑个整,有么道道(有什么关系)。
  他妻子瞅了他一眼、又瞅他一眼,趁他没注意瞅他第三眼。第二天,女钢琴教师就不来了。五粮液男人问,老师怎么没来?女人说,人家上班了,没空来了。男人说,去哪儿上班了?女人说,学校,经区的哪个学校,我也没问。男人说,当教师也有空啊,下班就来呗。女人说,闺女也不爱学。课程紧了,以课程为主,别落下就不好撵了。全市有多少练钢琴铁琴的,能从那条道上出息的,有几个?男人盯着女人看了一会儿,说,bi养的,你就捣鼓(捣鬼)吧!
  钢琴练习曲停了下来,偶尔有些绊绊磕磕的用钢琴弹出的歌曲传出来。再后来,就一点儿钢琴的动静也没有了。小姑娘连那钢琴碰都不碰、看都不看。钢琴原来在她的卧室里,后来她跟她妈说,(钢琴)太占地方了,我的屋本来就小,搬出去吧。就搬了出去,搬到二楼大厅里。
  女人收拾屋子嫌钢琴碍事,还得天天擦一遍,就跟男人说要把钢琴卖了。男人说,卖它弄么?当一件家俱摆着吧。女人笑了,说,当家俱?是能装啥还是能挂啥?男人没吱声,女人也没说什么,再就不说钢琴了,就把钢琴那么摆在那里。

  五粮液家留下的那只德牧是一条母狗,它发情了。母狗发起情来,闹得厉害,非要公狗配上才算完事儿,要不寻死觅活的。五粮液男人就把它关在铁条焊的狗室里,任它怎么闹也不放它出来。母狗发情不是吠叫,而是在嗓子眼儿里那么呜咽地哼着,象是在说,我好难受啊,我欲火中烧啊,吕不韦呀,快给我找个人儿来吧!
  五粮液家只是不理。
  第五天头儿上,一早起来一看,那只德牧扑倒在狗室里,叫也不应,用棍子敲狗室的铁条,它也不动,打开狗室的门一扒拉,那德牧已经硬了——死亡多时了。

  五粮液家又去狗市买狗,这回是汉子、女人和女儿三个人一起去的,选了一个多小时,女人和女儿看中的,汉子看不中;汉子看中的,女人和女儿看不中。这么僵持着,走到一只大白熊犬跟前。三个人一同停了下来。
  大白熊犬,出自法国,身高近八十公分,重量能达到一百二十斤!它的头如一只雌狮子那么大。大白熊犬威武、高雅,充满王者之气,这一点五粮液男人喜欢;同时,大白熊又温柔和善、漂亮,两只眼睛象会说话一样,又是一身女人差不多都喜欢的纯白的毛色,五粮液的女人和女儿也喜欢。
  五粮液男人问卖主,多少钱?卖主说五千元。五粮液男人摇了摇头,那卖主赶忙说,要诚心买,还可以讲。五粮液男人只管走。那人又说,三千元,三千元买不买?五粮液男人头也不回地走了。那人以为五粮液男人嫌要价太高而不买呢,可是,恰恰相反,五粮液男人嫌他要价太低了——要得这么低,肯定不纯,要买就买个纯的。
  五粮液一家三口,最后花了五万元买了两只成年大白熊犬,一公一母。他们用商务车拉着狗的主人和狗一齐来到家里,因为这么大个儿的狗,原主人不来,五粮液男人怕自己扤拉(摆弄)不了它们俩。尤其那狗看人爱搭不理的样子,让五粮液男人心里没底。
  这两只大白熊犬在原主家受到良好的训练,起码不瞎咬,只有外人接近五粮液家院儿的时候,才膛音很重地吠起来。这么大个儿的家伙,谁敢轻易着它边儿?
  五粮液男人很欢喜。五粮液女人和女儿也很欢喜。
  周围邻居也再没意见了。
  天下欢喜、太平!

  这一日傍晚,五粮液男人回来,看到自己家那条胡同停着一辆车,几乎是堵在他家大门口了,他心里还骂,这他妈的是谁呢?!就下车,向那辆车走去。没等他走近,从那辆车下来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了中间。
  五粮液男人吃了一惊,说,你们是谁?!想干什么?他右侧的那人拿出了工作证给他看,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你跟我们走一趟,调查了解一件事。五粮液男人平静了下来,就跟那两个人向那辆堵他家大门的车走去。到车门跟前,五粮液男人挣了起来,他身边的两个人迅速擒住了他的两只胳膊。五粮液男人说,不是!我给你们看!说着,就把他那少两个半指头的右手给公安局的两个人看,说,你们看到了吧,我这手是残疾,那件事儿不是我干的!
  两个公安人员也被刚才他那么一挣惊了一下,这会儿平静了。看了看他的右手,两个人又相互看看。右边那个人说,到局里去说吧,我们重事实,讲证据。五粮液男人只好跟着那两个人走了。
  这一情景被在五粮液家后边住的老姜看到、听到了,他学给干红,并说,公安局啥事抓他呢?啥事和他的残疾手有关呢?干红说,是他那手残疾了,他就和什么无关了。老姜说,对,那啥事呢?干红笑而不语。老姜说,看样子你猜到了!干红说,我猜到了?我猜到什么?我和你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其实,干红心中真有点谱儿。

我要评论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1 12:24:24
  (全文完)
作者:曳午纤纤 时间:2017-06-01 17:35:45
  沙发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1 19:54:23
  @曳午纤纤 2017-06-01 17:35:45
  沙发
  -----------------------------
  觉得怎么样?
作者:ty_yan106 时间:2017-06-03 14:37:50
  mark
作者:快乐的哈宝 时间:2017-06-03 20:58:33
  最终谜底是什么?他到底干啥了?人家干红心里有谱,我没谱啊~~~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4 09:10:44
  @快乐的哈宝 2017-06-03 20:58:33
  最终谜底是什么?他到底干啥了?人家干红心里有谱,我没谱啊~~~
  -----------------------------
  再看一遍……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4 10:26:47
  支持!顶起好作品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6-04 11:07:15
  比武逞英豪!支持好文笔!
  包袱埋得有点深哦
我要评论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4 12:14:10
  @吴乾文 2017-06-04 10:26:47
  支持!顶起好作品
  -----------------------------
  感谢书友支持!周末好!
作者:用户名是什么ty 时间:2017-06-04 14:26:01
  不错!看完了!
作者:用户名是什么ty 时间:2017-06-04 14:27:41
  为什么被抓呢?想不通。
作者:春江沐雨 时间:2017-06-04 14:47:02
  没有看出来五粮液犯什么事儿被公安局带走的。理解不了。
作者:hale11 时间:2017-06-05 20:58:55
  也许干红也不知道真正原因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6 08:22:54
  欢迎各位,畅所欲言哦
楼主鬼典子 时间:2017-06-07 08:39:16
  五粮液男人去撵,那狗在铁栅栏院门外看着五粮液男人骂了一句,…
作者:ty_yan106 时间:2017-06-11 08:26:19
  顶好文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2 11:35:23
  送上周一的支持
作者:mumu798 时间:2017-06-13 15:56:13
  沙发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3 17:39:31
  再顶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3 20:39:13
  [d:赞]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4 07:52:55
  [d:赞]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4 21:40:33
  主题切入角度别致,文字接地气,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5 08:09:17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15 11:43:17
  写的很从容、细致、平稳……但究竟是什么事公安局抓人,恕我愚笨,真的没看出来……楼主可否指点一下?
作者:焱炎鑫鑫 时间:2017-06-15 15:00:04
  顶文友佳作!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6-15 16:48:17
  我并非盲目的跟风,无病呻吟的支持,我顶的贴子,至少在我认为是比我优秀的!
作者:长源山月 时间:2017-06-15 17:04:07
  拜读,支持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5 20:08:39
  [d:鼓掌]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6 08:16:20
  点赞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6 09:00:05
  [d:赞]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16 09:43:08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16 20:25:50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17 06:22:55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7 08:13:39
  周末愉快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6-17 13:52:17
  [xyc:顶]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17 15:59:34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7 23:31:27
  好故事,支持。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18 06:46:42
  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8 08:58:45
  好文要顶起来!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8 10:15:51
  看望朋友,周末愉快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18 17:39:01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9 01:00:53
  [d:赞]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19 07:55:23
  大鼎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9 07:57:32
  顶佳作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9 07:58:22
  [d:鼓掌]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19 17:47:13
  @焱炎鑫鑫 美女是俺刚结识的一位红颜知己,可是,她却说压力太大了,要离开天涯,一去不回了!俺大感遗憾,要对美女说的是:放松,放松,美女,到天涯来就是游玩而已,不必弄得弄么紧张兮兮的;来,留下来,放心玩、纵情玩,一笑解千愁吧,朋友们图的就是互相高兴而已!!
  特作此一词,以纪念这位知己,并呼唤她留下来、或快点回来!

  偶向人间陌上逢
  流闪秋波
  笑靥春浓
  似曾相识大千中
  一见而欢
  两下情同

  失落红尘类卷蓬
  寂寞难排
  来去逐风
  雪泥从此结双鸿
  细语呢喃
  笑傲苍穹
  ——一剪梅·赠鑫鑫知己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0 05:37:06
  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0 08:42:11
  好帖必须支持!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0 08:42:34
  好帖必须支持!
作者:奇门天叔 时间:2017-06-20 10:14:15
  文字细腻,顶,看来天叔败下阵来了,后生可畏,努力,这个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归根究底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得像你们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0 10:21:35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6-20 13:17:11
  看贴顶贴,无上美德。嘿嘿嘿嘿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0 19:41:05
  [d:鼓掌][d:赞][d:得意]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1 05:38:38
  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1 09:06:52
  [d:赞]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1 21:07:04
  我安安静静地读完了这篇小说,给鬼典子一个佳评:好!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2 05:38:39
  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2 07:11:08
  [d:憨笑]
我要评论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6-22 10:14:09
  @鬼典子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长源山月 时间:2017-06-22 10:36:41
  支持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zy巫山云雨 时间:2017-06-22 15:36:22
  @鬼典子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2 19:14:58
  顶大作。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2 20:49:25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2 21:45:52
  顶起鬼典子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3 05:35:29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3 11:23:11
  @鬼典子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3 16:36:26
  顶上去!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3 19:39:23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4 05:19:36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4 09:02:08
  写狗即写人,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4 13:47:55
  使劲顶上去!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4 19:02:07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4 21:00:59
  力顶!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5 05:38:35
  大鼎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5 05:42:55
  大鼎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5 20:53:47
  支持佳作,周末愉快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5 21:29:50
  好作品顶上去!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5 21:44:56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6 10:55:57
  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6 17:00:42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6 19:00:08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6 21:03:33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6 21:11:21
  顶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6 21:55:51
  使劲顶啊!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7 05:37:55
  大鼎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6-27 08:13:28
  前来学习取经,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7 13:21:14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7 17:49:00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7 20:44:46
  [d:花]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28 05:39:25
  支持佳作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 时间:2017-06-28 08:41:09
  顶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8 11:53:27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8 13:04:27
  送上周三的问候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8 14:20:51
  顶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