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青春言情-梦中的婚礼(编号:009)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3 11:45:22 点击:4326 回复:87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9 下页  到页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邹文俊被内定分配到医学院附属医院,消息传出的第一天,纪波和尹杰都向他祝贺。虽然早吃过了散学宴,但同寝室的好友直接被分到这个省城的大型医院,他们由衷为邹文俊高兴,要他再请一次客,在奔赴各自的工作岗位前几个好友单独聚聚,在他们看来,那也是必须的。

  同窗七年,他们三人一直同住一个宿舍。似乎从大三开始,纪波和尹杰就看出,邹文俊喜欢上了临床外科教授刘镇博的女儿刘筱婷。

  刘筱婷虽然脸型并不是十分精致,单从容貌上,很难让人联想到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样的形容词。但她属于耐看型的女孩,且身材一流,自有一股无人能及的独特气质及无以言表的亲和力,所以也成为众多男生倾慕的对象。不过刘筱婷似乎对男生们的追求绝缘,不管是谁,除了该有的自然接触,她对所有追求者一律免疫。

  邹文俊人如其名,长得白白净净,斯文儒雅,并且学习成绩特好。记得第一次上解剖课,很多同窗都被福尔马林泡过的标本恶心得直吐,邹文俊却没有一点反应地用戴着橡胶手套的双手,仔细研究着人体的每一个器官。从这开始,邹文俊就获得了刘镇博教授的好感,之后不管是在医院见习,还是亲自动手解剖标本分离器官,邹文俊总是站在离刘教授最近的地方。

  几年下来,作为刘教授最青睐的学生,邹文俊也多次去过刘教授的家,被他们家热情招待,却从没有在感情上被刘筱婷接纳,这让他极度痛苦,也极度失望。

  三人在校内的餐厅点了满桌的菜,喝着啤酒,述说以前在学校里度过的每一个快乐时光,以及对未来的期望,还有分别的怅惘。

  情到深处,纪波突然离席跑出餐厅,好一阵才回来,手里拿着两把木吉他,一把递给邹文俊,自己调了调音,做好了随时弹奏的准备,对邹文俊说:“文俊,来,今日难得一回醉,不知哪日再相聚。让我们对酒当歌,再和凑一曲。”又对尹杰说:“你和我们一起唱。”说罢起了个音头,琴弦随之发出清冽的响声: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无声无息的你,
  你曾经问我的那些问题,
  如今再没人问起,
  分给我烟抽的兄弟,
  分给我快乐的往昔,
  你总是猜不对我手里的硬币,
  摇摇头说这太神秘,
  ………………。

  面对离别的惆怅,多愁善感的大男孩们,泪流满面的大声唱着,让这高亢激昂的歌声,穿出包厢,回荡在整个餐厅。好在这是毕业季,餐厅老板也见怪不怪,早已了。

  一曲唱完,沉默了好一阵,尹杰擦了擦眼角道:“纪波,你好歹和文俊在同一个城市,想要相聚,不过只要花上一小时车程,我却……。”

  尹杰在他父母帮助下,进入另一个城市的机关单位,在卫生局当了个小科员。

  纪波的眼角还挂着尚未干涸的液体,却对尹杰打趣道:“在我们这三人中,估计只有你最有前途,说不定啊,以后我们还要靠你发达呢。”

  尹杰装了个蔑视的表情:“就你们这两个家伙,以后没混出点名堂来,千万别说和我是同窗哦……。”

  三人哈哈大笑,轻快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时光如梭,转眼大半年过去了。作为毕业没多久的临床医学毕业生,邹文俊需要在每个科室轮转,再过几天,就会轮转到泌尿科。

  没出邹文俊预料,刘筱婷也被分配到这家医院,只不过她似乎有意在躲避自己,连轮转的科室都刻意与他错了开来。

  有时,邹文俊会特意到下班的点,等在医院门口,手里拿着玫瑰,想一搏刘筱婷的欢心。或者每个节气,都会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探望刘教授一家。只可惜,除了该有的几句只言片语般的客套,刘筱婷似乎并不愿对他敞开心扉。

  刘母可能早就知道了邹文俊对女儿的心意,在一次拜访后离开不久,刘母专门给邹文俊打了个电话,约到医院旁的茶楼见面。

  这次的见面,终于让邹文俊明白,刘筱婷为什么不愿接纳自己。按刘母的说法,刘筱婷曾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友,在她大四时,那男孩出国留学了。照说他们的关系应该非常牢固,之后也一直都有通讯往来,所以刘筱婷一直在苦苦等待,结果是那男孩为了拿到绿卡,在刘筱婷毕业之前,和当地一位华裔女孩结了婚。这让刘筱婷失望之极,也对爱情丧失了信心,自然不肯接纳任何异性。

  都说天下父母心,刘母之所以约见邹文俊,也是希望他能帮她走出困境,重建刘筱婷对爱情及婚姻的希望。

  这次的谈话,让邹文俊期望值剧增的同时,也觉得想要打开刘筱婷受过伤的心灵,难度非同小可。不过他有这个信心,他绝不希望看到心爱的女孩,为了一个能舍弃至爱而不择手段的渣男,而继续排斥接纳深爱她的人。

  还未到泌尿科时,邹文俊就听科室的护士传言,泌尿科住院部新来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病人,只是这病人高冷异常,除了主治医师及女护士,拒绝其他男性医生为她检查身体,否则恶语相向。

  邹文俊刚听到这话时,觉得这病人挺搞笑,心想不管这女士有多么美丽,可她毕竟还是病人。在现代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封建思想,假如整个医院全是男医生,难不成连会诊都不用做了么?

  不过想法归想法,作为一个还未取得医师执业证书的新晋医生,每一种疑难杂症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学习样本,都必然引起邹文俊的重视,当然也包括这位患上肾功能衰竭的美丽女士。

  邹文俊是在泌尿科副主任韩娟老师的带引下,见到这位女病人的。从病历上看,她叫侯霞,今年25岁,家庭住址是某个县级市,已经在当地医院住院两月,于前一星期刚转进这个省级医院。

  侯霞的确长得很美,细致白嫩而稍显苍白的脸庞,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唇,长长的睫毛下大大的眼,乌黑的齐耳短发向内微卷。她没穿病号服,而是穿了一身时尚的衣裳,且似乎早上起床后精心打扮过,让邹文俊看她一眼几乎以为不是站在病房,而是哪个时装秀的后台。

  查房时的医生护士较多,与邹文俊一同进来的除了韩娟老师,还有两个负责隔壁床病人的医生,以及几个拿着血压计的护士,一时间把病房的走道塞得满满当当。

  侯霞站在自己的病床边,似乎很排斥这热闹的场面,双眼只看着她的主治医师韩娟老师,谨慎地回答着她的每一个问题,对一旁记病历的邹文俊没瞧一眼。这让邹文俊十分泄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大褂,真怀疑自己还是不是白衣天使了。好在他还记得韩娟老师带他进病房时对他的嘱咐,当着侯霞的面没有说一句话,他可不想惹了这位爱美又冷漠的病人,引来一场让自己不痛快的咒骂。

  回到医生办公室,韩娟老师双眉紧皱。邹文俊站在她身后没有出声,因为从他学到的知识里,假如侯霞的各项检查指标继续下滑,那她的病情不容乐观。估计韩娟老师也是为这个在担心。

  “先继续保守疗法,如果各项指标继续下落,就给她做透析,防止引起其他综合症。”韩娟老师的话语简单有力,她刷刷写下处方,又给邹文俊讲了好些关于此病应注意的事项。

  等护士拿走病历及处方,轻松下来的韩老师开起了邹文俊的玩笑:“小邹,我听说你即将成为刘教授的乘龙快婿,是真的吗?”

  邹文俊尴尬了一阵,和带自己的老师说话毕竟有些拘谨,他呐呐地说:“哎,我倒是想,可惜人家不搭理我,我也没办法啊。”

  韩老师曾在课堂上教过邹文俊他们班内科学,这时却没有一点老师的架子,见邹文俊扭捏,笑道:“别紧张,我们以前是师生,之后是同事关系,弄得这么严肃,以后怎么相处?”

  见邹文俊松懈了些,韩老师叹了口气:“我是看着那两孩子长大的,没想到方国华那小子居然跑国外不想回来,还在那里娶了老婆,哎……。”

  韩老师一句话说得邹文俊心里打翻了调料瓶般,五味杂成。他从没谈过恋爱,刘筱婷是他人生中心仪的第一个女孩。虽然刘母与自己谈过心,让他对获得刘筱婷的爱充满希望,可她有难以舍去的心结,让邹文俊不知该怎么去化解。

  估计是邹文俊的沉默让韩老师觉得所说的话太多,她从抽屉拿了本英文书出来,在翻开前禁不住又对邹文俊说:“筱婷是个难得的好姑娘,谁追到她都会幸福一辈子。文俊,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没,不是的,她一直是我追求的目标,我也不会放弃努力。”

  “哦,是这样。”韩老师笑笑沉默了一小会,把书推了推,让办公桌空出一小块空间,取了一张处方纸,刷刷地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递给邹文俊道:“我想晋高职,还需要几本参考书,你去内一科找高主任,她知道的。”说罢把纸条递给邹文俊。

  不愧是老资格的医师,处方纸上面的字龙飞凤舞,邹文俊一个也没认清,这让他自愧不如,心想以后还得多跟老师练练。心里揣摩着,脚步却一刻也没停。

  高婉萍是内一科的副主任,邹文俊刚从这个科转到泌尿科,自然是认识她的。不过当他一路小跑进医生办公室,赫然发现高主任的身边,站着刘筱婷。

  即便是身穿白大褂,刘筱婷依然显得亭亭玉立,气质优雅。她背对大门,一手拿着病历,一手在病历上指着什么,稍鞠着腰,好像是在向高主任请教她不懂的问题,完全没有注意邹文俊的到来。

  邹文俊等刘筱婷坐回原位,才和高主任打了个招呼,双手把纸条送到高主任面前,又转身对刘筱婷笑了笑,问了声:“你也轮岗到这里了?”

  刘筱婷依然以招牌似的笑容朝他点点头,不冷不热,既没让人觉得太冷淡,也不能让人觉得很热情。对此,邹文俊早已习惯,他曾经千百次的想,让她的笑容变得灿烂些,那样会更美。可惜,他很难得到刘筱婷的热情,更不可能与她来一次促膝长谈以改变这种现状。

  高主任看了看纸条,对邹文俊说:“小邹,你稍等一下,我去拿几本书。”说罢走出了办公室。

  除了走道上的护士还在来来往往忙碌依然,办公室却只有邹文俊和刘筱婷两人。这让邹文俊觉得是个好机会,甚至认为这是韩老师有心替他创造的绝佳良机。

  邹文俊往办公桌边凑了凑,小声对刘筱婷说:“筱婷,这几天新上映了一部美国爱情大片,我买了两张票,一起去看呗。”

  刘筱婷眼盯着病历,头也没抬,直接拒绝道:“我没你那么好的基础,哪有时间看电影?你再找个人去吧。”

  “其实,这段时间在科室,学到的东西比在课堂还多,以后时间还长着呢,有的是机会学习。再说,你也不能一味闷在科室啊,需要劳逸结合不是吗?”

  刘筱婷终于抬起头来看了邹文俊一眼:“你可以以后学,我不能。等一年后考了证,就是名副其实的医生了,如果到那时候不能独立判断各种病情,不能拿出最好的方案医治病人,你觉得能好意思穿上这身白大褂吗?”

  “这……。你外科不是学得很好吗,实习的时候就主刀做过阑尾手术,二刀做的手术也不少,以后留在外科不就得了。”邹文俊差点被刘筱婷噎得说不出话,好不容易找了个理由,竟有点洋洋自得。

  “照这么说,你还做过胃底切除术的二刀呢,那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即使是这样,难道别的科就得全都放弃?假如在路上意外遇到昏倒的病人,却不能立刻诊断出病情进行及时救治,那对得起医生这个职业吗?”刘筱婷不再理睬邹文俊,低头又继续看病历了。

  邹文俊被刘筱婷噎得哑口无言,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把从高主任那里拿到的书送给韩老师后,邹文俊一直待在办公室里闷闷不乐的研究病历,直到吃午饭的时间。

  住院部是不能没有医生的,恰好今天韩老师值班,她却要给上中学的女儿做饭,只好委托邹文俊,让他多盯着点,有什么事及时给她打电话。

  在住院部的都是慢性病人,一般来说中午不会发生什么事,且医生家属住宅就在住院部后面,离得不是太远,邹文俊爽快的答应下来。对他来说,在科室值班和在单身宿舍睡觉并没有两样,反正都是在研究病历。

  吃过午饭后,邹文俊刚想小咪一会儿,听到病房里传来女人大声的斥责。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立刻跑过去查看究竟。

  病房里,侯霞一张美丽的脸庞扭曲着,正在对护士小丽大声说着些什么,一旁送饭的护工,委屈地傻站着,不敢上前说半句话。
  估计是看到邹文俊身穿白大褂急匆匆跑进病房,侯霞停止了说话,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床上,一滴滴晶莹的泪珠,从细腻的脸颊匆匆滑落。

  “怎么回事?”邹文俊觉得莫名其妙。

  小丽好像找到诉苦对象,看了看呆坐的侯霞一眼,拉着邹文俊走出病房,直到快进医生办公室,才装了个极度委屈的面容说:“那女人,真是不通情理,明明吃不得味道重的食物,偏对护工送的食物这挑剔那挑剔的,搞得像是哪国的公主。”

  “那她吃饭了吗?”

  “没,她不愿吃,尝了一口说没味道。”

  “我去看看,不吃饭哪行?”

  “哎,邹医生,邹医生……。”

  不管是谁,生病住院必定心里不痛快,有情绪很正常,但不吃饭,这反应也太大了点吧。

  邹文俊没顾得上护士小丽的叫喊,转身又返回病房。

  侯霞依旧坐在病床上,眼神呆呆地看着窗外,仍有一滴莹莹的泪珠仍挂在眼角不肯落下。

  邹文俊轻轻的连喊了两声侯霞的名字,直到她转过头来,茫然的看着自己,这才柔声说:“你不是希望你的病快点好么?不吃饭怎么行呢,那只会加重病情,没有半点好处。”

  “你这么年轻,应该只是个实习医生,有什么资格说我?等你真做了医生再来。”对邹文俊的规劝,侯霞并不领情,她的嗓门似乎天生就大,声音也非常尖利。

  邹文俊掏出自己的工作证,在侯霞眼前晃了晃:“我的确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不信你看。”

  “是医生又怎么样,治不好我的病,能管什么用?”

  “谁说你的病一定治不好?只要你坚持治疗,建立信心,就会有希望。”

  “是吗?可我为什么看不到希望,如果有希望,陈旭为什么不来看我?”侯霞的泪滴像廉价的自来水,顺着脸颊汹涌而下。

  “陈旭是谁?他来不来看你,影响你治疗吗?”

  “当然影响……。”侯霞突然变得有些竭嘶底里。

  邹文俊不太会劝慰人,他不知道自己一句话,怎么会引起侯霞这么大的反应。甚至适得其反,让侯霞不再多看他一眼,只顾呜呜哭泣。

  茫然无措的邹文俊,没有想到好的办法劝慰,只能默默站在侯霞病床的对面,不知如何是好。直到韩老师回到住院部,才想办法让侯霞吃饭,从而结束这闹剧。

  晚上下班,正准备回单身宿舍的邹文俊半道被小丽叫住。小丽装出神秘的样子对他说:“你想知道那女病人的事不?”

  邹文俊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对一般的病人,他没兴趣打听。但对侯霞,他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兴趣。他想不明白,一个如此年轻美丽的女孩,为什么对未来如此绝望。

  见邹文俊用疑惑的目光盯着自己,小丽居然有点小得意:“这侯霞,上过大学,不过没读完就辍学了,你知道为什么?”

  邹文俊不喜欢说个话还要曲里拐弯,看着小丽道:“有话直接说不就得了。”

  “她上大二的时候,怀了一个男人的孩子,那家伙是个官二代,和侯霞是老乡。”好像是要考验邹文俊的耐心,更像是想逗起他的兴趣,小丽并没有一口气把话说完,而是抬起头看他的反应。

  看到邹文俊失去耐心抬脚欲走,小丽急忙说道:“别着急嘛,我说不就好了么。”

  侯霞上大二的时候,爱上了一个男同学,这家伙叫陈旭,是他们那个县级市某领导的儿子。侯霞怀了孕,不得不打胎,陈旭在那段时间跟同学发生纠纷,打架致人重伤,不仅面临被学校开除,还有负刑事责任的风险。

  为了逃避刑罚,陈旭跑到南方躲了起来,深爱着陈旭的侯霞,拖着病体与他一起逃往,至此,两人全被学校开除。

  陈旭的父亲通过多种关系,使陈旭免于刑罚,并赔偿了受伤同学大笔的医疗费,让这件事不了了之。

  但当侯霞跟陈旭回家后,陈旭的父亲不肯认这个儿媳妇,他认为如果不是侯霞,自己的儿子不会胆大妄为到这种程度,因而极力反对他们两人在一起。

  那时的陈旭,可能对侯霞还是真有点感情,也或许依然贪恋侯霞的美貌,和家人大闹一场,带着侯霞在省城打工同居。

  如果一段时间后,两人的坚持能得到父母的谅解,那未尝不是一件美事。然而他们两人没有等来父母同意婚事的好消息,侯霞却患上了如此恶疾,走投无路的两个人不得不又回到老家。

  侯霞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承担不了这巨额的医疗费用,为女儿的病扯了一身债,可惜仍填补不了这么大的缺口。侯霞确诊后,当地医生极力要求他们转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医院,只因为医疗费用所累,始终不能成行。

  想不出其他办法,侯霞父母到陈旭家作揖下跪,希望他父母看在自己女儿跟了他们儿子一场,能拿出些钱来,好使侯霞早日进省城大医院。

  陈旭父母好歹是有头有脸的国家干部,这样的折腾,也许让他们觉得有失身份,僵持了一月余,终于同意为侯霞承担医药费。

  这时的陈旭,除了刚进当地医院时去探望过侯霞,其后再也没去过。自然,侯霞被转院到省城,陈旭再也没来探望过一次。

  这个故事有点传奇,也有点狗血,让邹文俊唏嘘不已。假如那陈旭对侯霞依然不离不弃,邹文俊会敬他是条汉子,只是如今这状况,这家伙无疑比那个叫方国华的小子更渣。

  可这就是现实,谁也不能改变,邹文俊只能哀叹,没有丝毫其他办法。

  紧张的工作和学习,让邹文俊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是不经意间,他已经转到了外二科,如果不出意外,这将是邹文俊轮转的最后一个科室,并将留在这里,做一名神圣的外科大夫。

  不出意料的,刘筱婷也到了外一科,估计这也将是她最后一站,不会再转到其他科室了。

  这期间,邹文俊会时常去看望侯霞,看她的病历,留意她的病情变化,或者给她带点水果,想帮她走出人生最低谷。只可惜侯霞并不买他的帐,与刘筱婷一样,邹文俊很难看到侯霞出自内心的笑容。

  随着病情继续加重,侯霞开始做肾透析,原本美丽的脸庞,因水肿而变成椭圆,脸色也更加苍白,而且脾气也随着病情更大了些。对于邹文俊的关心,她并不领情,甚至有时会对他大发脾气。

  偶尔,邹文俊会在泌尿科遇到匆匆而过的刘筱婷。听小丽说,她也很关注侯霞的病情,只是每次来,都会与邹文俊错开。

  自从对邹文俊讲过侯霞的经历后,小丽似乎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时会约他看电影,或者想请他吃饭。可惜邹文俊放不下刘筱婷,对小丽的示好一直持婉拒的态度。

  这天下班后的黄昏,纪波到邹文俊这里做客。同学相聚,免不了各自发出对人生的感慨,既有走上工作岗位后对未来的期许,也有对婚姻生活的向往。

  当听完邹文俊讲侯霞的事,生性爽直的纪波差点当即赶到侯霞的老家,想把那个叫陈旭的家伙痛奏一通,以便为侯霞讨个公道。好在邹文俊及时阻止,不然纪波真就会这么干。

  初夏的夜晚,华灯初上,整个医院都笼罩在璀璨的灯光下。

  两人拿了吉他,在绿化带边的水泥墩坐下,轻轻弹唱以前曾唱过的歌谣。谁也没有注意,侯霞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后,听他们唱了多久的歌。

  直到又一曲唱完,侯霞热烈的鼓掌,并轻轻说:“你们唱得真好。”

  邹文俊站起来,为侯霞介绍了纪波,又为纪波介绍了侯霞。当纪波知道眼前的女人就是刚才说的女病人,上前一步,想握住她的双手。

  侯霞往后退了两步,笑了笑,看得出,这笑里有数不清的无奈以及些许的苦涩。

  “你们接着唱啊,很好听的。”

  “你想听什么?”

  “我啊……。”侯霞沉思了片刻:“你们会谈《梦中的婚礼》吗?”

  “我会弹,我会弹。”纪波连忙回答,双手也立刻忙活起来:“这首《梦中的婚礼》,特献给美丽的侯霞小姐。”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侯霞的问题并没有阻拦住纪波温婉的琴音,随着音乐声,侯霞慢慢沉浸在自己的遐想里,没在意纪波是否回答了她的问题。她似乎在想象着,自己已经穿上了洁白的婚纱,在《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声中,与那个她苦恋的,致死不愿放手的男人,踱步于神圣的婚礼殿堂。

  邹文俊站在一旁,一直注视着灯光下侯霞那略显臃肿的脸庞。在那脸上,一会儿有甜蜜的微笑,一会儿会闪现令人揪心的悲伤……。

  纪波也关注着侯霞的面容,他不想打断她的遐想,所以这曲《梦中的婚礼》没有结尾,被他循环往复,弹了一遍又一遍。
楼主发言:82次 发图:2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3 11:47:13

  这晚之后,侯霞似乎不再排斥邹文俊,会在他的劝慰下,吃下清淡无味的特餐。偶尔侯霞来了兴致,会脱下病号服,努力穿上以前漂亮的衣裳,连声问他:“你看我美吗?我漂亮吧。”得到邹文俊肯定答复的侯霞,会高兴得连转几圈,让腰下的裙摆,随之荡漾起来……。

  纪波也来的勤了些,每次都会带来一些新鲜水果,帮侯霞剥掉皮后,看她大口吃完,看她露出高兴的笑脸,看她转眼之间又沉入忧伤……。

  再过一个月,邹文俊就会被确定留在外二,这是刘教授亲自确定,并亲口告诉他的。他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郁闷。这么长的时间里,无论邹文俊做出什么样的努力,刘筱婷似乎从未被他感动过,依然是一张习惯性的笑容,对他不冷不热。如果刘筱婷一直这么对他,邹文俊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留在这里工作。他慢慢打起了退堂鼓,甚至开始考虑,与其留在这里接受感情的煎熬,还不如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邹文俊给远在另一座城市的尹杰打了个求助电话,希望能帮他留意一个合适的单位,假如再做最后一次努力失败后,他要结束这段从未开始的恋情,然后远走异乡。

  这夜,邹文俊值夜班。其实外科住院部的夜晚,除非出现意外情况,一般都比较清闲。值班医生可以看书,研究病历,也可以和值班护士闲聊家常。

  小丽不知从哪里打听到邹文俊值班,没到九点,便跑进外二的办公室,说也在值班,闲得无聊,与他扯东拉西,掰扯了好半天。

  在邹文俊看来,小丽是个比较活泼的姑娘,善解人意,体贴入微。只可惜他还没有最后放弃对刘筱婷的希望,因而不能答应她的追求。

  小丽倒是不以为意,热情的帮他倒了杯水,说声明天见,走出邹文俊的办公室,又回泌尿科护士值班室去了。

  深夜,各个病房果然没有任何事发生,邹文俊放下正看的书,想躺到值班室的床上休息。还没等他完全脱下衣服,一阵急促的电话铃使他清醒过来。电话那头,传来刘晓玲焦急甚或有点惊慌的喊声:“邹文俊,立刻到门诊外科急诊室,快……快。”

  来不及细想,邹文俊麻利穿上衣服和白大褂,往门诊楼飞奔而去。刚进入门诊楼,便看到尚未散去的其他科室护士正小声议论着什么。邹文俊没顾得上听她们议论的内容,跑过大厅,赶到急诊室。

  外科门诊刚收治了一位腹部受了刀伤的青年病人,被送进来的时候刀还插在腹部没拔出来,显得异常血腥。这也难怪刘筱婷会稍有惊慌,不过此刻她似乎已经冷静下来,只是邹文俊看不清她口罩之后的表情。她一边给病人做清创止血,一边不断口述药方,在还未得到病人的血型结果前,让护士先给病人补充血清,电解质,以尽力避免病人出现失血性休克。

  “病人需要马上手术,我已经通知了一号手术室,也通知了刘教授,他很快会到,请你也做好术前准备。”见邹文俊进来,刘筱婷匆匆对他说道。

  护士拿着化验单急匆匆进来:“刘医生,病人血型是RH阴性,我们血库刚用完,从血库中心调也需要时间啊,怎么办?”

  “那先抽我的,我正好是这个血型。”邹文俊想都没想,挽起了胳膊上的衣袖。

  刘筱婷稍作迟疑:“那先抽400cc,等会儿你还要上手术台,不能抽太多。”

  抽完血的邹文俊喝了一杯饮料,稍事休息了片刻,立刻赶到手术室。洗手,消毒,正在准备的刘筱婷帮他系上无菌衣的后带,戴了无菌橡胶手套。

  虽然在手术预备室,医生之间相互帮助很正常,但刘筱婷的举动,还是让邹文俊莫名的感动,他似乎觉得这一举动,表示刘筱婷已经接纳了自己。

  手术室里,病人已经做好了术前的一切准备,麻醉师正一边稳定病人的情绪,一边准备给他做吸入式全麻。

  刘筱婷默默站在邹文俊的右手边,把二刀的位置让给他。

  “可以了。”麻醉师轻声说道。

  “报血压心率。”

  “心率120,血压95/70。”手术室的护士训练有素,及时回答刘教授的问题。

  “开始。”……。

  一场手术下来,邹文俊浑身疲惫,好在病人没有伤及腹主动脉,要不然,手术的复杂程度会超出他体力的承受范围。尽管如此,他依然稍感兴奋,就因为刘筱婷在消毒间的那个小小而又不经意间的举动,他想趁热打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3 11:47:30
  刘筱婷作为接诊医生,手术后回到门诊,正在给病人开处方:止血药,抗生素,电解平衡液,一并刚从中心血库调回的鲜血。

  等刘筱婷稍空闲了些,邹文俊上前轻声说:“我请你吃宵夜好吗?”

  “你觉得这时候说这个,不嫌闹得慌?”

  刘筱婷似乎没有领情,她甚至连头也没抬,忙着补充完善刚才那人的病历。

  邹文俊的心像是从高处坠入深渊,满腔的热情顿时像被冰块冻结。迟疑了片刻,他走出门诊,再一次,觉得无比绝望。他想找人倾诉,他想起了小丽,因为这个夜晚,她也值班。

  泌尿科和外科的住院部同在一栋大楼,只不过楼层不同。当邹文俊到泌尿科的护士值班室,发现小丽没在,以为她在处理病情,又往走道深处走去。

  在走道的尽头,邹文俊隐隐听到喘息声,还有小丽轻轻的说话声:“王医生,你就不能轻点么?”

  “谁叫你喜欢那个外科的小邹了,就得用力惩罚你。”

  “你都结了婚,我能嫁给谁……。”

  ……。

  这一夜,回到外科值班室的邹文俊彻夜难眠。

  侯霞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听韩老师说,如果她的家人拿不出钱来换肾,治愈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是,近一段时间,侯霞的父母也很少露面了,也不知道是去筹钱,还是完全抛弃了他们的女儿。只不过住院费还稍有剩余,不至于断药而已。

  那晚被急救的病人,反倒恢复的很快。当他听说是邹医生及时为他输了血,居然买来很多贵重的礼品及一笔感谢费,从外一住院部下来,打算送给邹文俊。

  邹文俊哭笑不得,竭力推辞。哪想这家伙像块橡皮糖,粘着不放。邹文俊只好对他说:“医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如果以后有机会,你再还我个人情不就得了。”

  这家伙像打了鸡血般兴奋:“我叫韩立龙,以后你邹医生不管叫我做什么,我万死不辞。”这口气完全像是黑社会的混混。

  邹文俊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不会再在这家医院呆下去,每天看着刘筱婷在他面前走过,自己对她而言不过是个外人而已,这让他即心酸又难以接受。他把一年积攒下的绝大部分工资,全替侯霞交了住院费,打算等尹杰那边有了消息,他立刻就辞职。

  这天的下午微风徐徐,邹文俊轮休。早上看望了侯霞,她的病情的确不容乐观,不仅腿部水肿,连脸上也虚胖苍白了很多,以前俏丽红润的面容,似乎一去不返消失无踪。见邹文俊来,侯霞非常高兴,她站起来,想换上以前那能显露苗条身材的漂亮衣服,可惜她再也穿不上了,她……,太胖了些。

  说了很多安慰的话,侯霞的心情才平缓下来,勉强吃了点特餐,又吃了个他为她削了皮的水果,这才躺在病床上休息。她太虚弱了,连走几步路,也变得气喘吁吁。

  邹文俊坐在绿化带的石凳上,手拿吉他,不知道弹什么曲儿好。作为一名医生,他见惯了死亡,甚至有一次,一位经历几次手术的十二指肠癌症患者,还在手术台上,生命就消失,那时他没觉得有如此多的感慨。

  可侯霞不一样,不在于她以前美丽与否,也不在于她还那么年轻,谁得了难以治愈的病,谁也逃不过死神的降临。问题是,那个叫陈旭的家伙,自侯霞转院以来,从未见他来过,哪怕差人送来一枝代表心意的花或传来只言片语,也不曾有过。

  不说侯霞在那家伙最艰难的时候对他不离不弃,就说两人在一起这么些年,难道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绝情的人?

  邹文俊没想通,心里却无比忧伤,不知道是为侯霞,还是为自己。他轻轻拨动琴弦,一曲《丁香花》从他嘴里轻哼出来: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

  “你能帮我再弹一曲《梦中的婚礼》吗?”侯霞不知道什么时候挪步到他身后:“我昨晚梦见和他结婚了。”

  侯霞穿了一身大号的病号服,每走一步似乎都非常吃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从住院部走到这里来的,这段距离对平常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她,却很难很难。

  邹文俊扶她坐下,轻轻弹起了这首悠扬却有些忧伤的曲儿。

  “你知道吗,我以前也喜欢听别人弹吉他。同寝室有个女生,也弹得特别好,我本来想跟她学的,可惜……。”

  “是吗,那以后还有机会学的,我肯定,你学会后一定会弹得特别好。”邹文俊不太会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脑筋急转弯般挤出了一段话,却不敢让她在微风中久留:“我送你回病房吧,外面风大。”

  “你说他会娶我吗?他为什么不来看我?”

  “他一定有难言之隐,不能及时告诉你。”

  “哦……,邹医生,你真好。”

  似乎随便一个牵强的理由,也能让侯霞轻信。可邹文俊早已从她同乡病人的口中,得知那个叫陈旭的家伙,已经准备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了。但这些事,显然不能告诉侯霞,不然,她会失去继续坚持下去的所有信念。

  邹文俊以为,侯霞能独自走这么远的距离,一定会坚持一段时间。他甚至觉得,只要侯霞能继续坚持,医学技术日新月异的进步,会找到彻底治愈她病情的办法。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3 11:47:46
  可惜第二天一早,小丽特意到外二办公室,告诉邹文俊侯霞已经离世的消息。一并告诉他的消息是,医院给侯霞的家属打了电话,却没有一个能来,只好派了救护车,把她的遗体送回到家乡。

  这个消息对邹文俊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让他瞬时对人间所有的情感全部失望。他不想在这家医院留下去了,一天都不能。但在离开之前,他想为侯霞做点什么。

  邹文俊推开仍嗲着嗓音在他面前絮絮叨叨的小丽,通告了一直记挂侯霞的纪波一声,直往外一科住院部走去。

  韩立龙果然十分守信,听完邹文俊的讲述,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答应下来,随即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告诉邹文俊说,那个叫陈旭的家伙,明天将举办婚礼。韩立龙的想法是,明天趁那婚礼,他的朋友们将在那家酒店举行一场隆重的葬礼,所有费用及人员不用邹文俊操心。

  邹文俊希望自己到现场看到这场闹剧,他想亲眼看看那个陈旭,在曾经山盟海誓的侯霞身体前,会不会有一丝懊悔,一丝歉疚,会不会因此而暂停婚礼,含着眼泪为曾经的爱人献上一束最亮的白玫瑰。

  纪波匆匆而来,对邹文俊的想法大加斥责,这不仅影响工作,弄不好还有进警局的危险。这家省级医院不是想进就能进,当初要不是邹文俊学业好,得到刘镇博教授的赞耀,很难进入这家医院。如果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以后将很难在医院立足。作为他最好的朋友之一,纪波当然会竭力阻止。

  “我决定了,会离开这里,尹杰已经帮我找了工作,这件事之后,咱再吃个散伙饭吧。”邹文俊没有动摇,也不会动摇他的想法。在这么个地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

  “那也不用你去,我去更合适。我在那家市级医院早待厌了,且我也非常同情侯霞的遭遇。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别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到时候后悔会来不及。”纪波依然希望邹文俊能考虑清楚。

  “是不是我也要去?”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刘筱婷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病房门口:“我也很同情侯霞,咱一起去大闹一场,然后……,然后我们一起进局子待上几天?”

  邹文俊和纪波闻言目瞪口呆。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刘筱婷幽幽走到邹文俊身前:“你说要再换家医院工作,那家医院的妇产科还招人不?我想换个科室。”
  ………。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3 13:42:26
  精彩,欣赏,支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3 16:01:28
  @吴乾文 2017-06-03 13:42:26
  精彩,欣赏,支持!
  -----------------------------
  谢谢支持。这篇小说中的女病人,真有其人。只不过为了方便描写,所以稍改动了些。这是我亲眼目睹,上个世纪末的事。
  假如有雷同的故事,请不要主动往上靠。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3 22:48:33
  继续支持!
作者:夜黑了夜 时间:2017-06-03 22:51:04
  是参赛作品吗?如果是,站短我重新改名,如果不是,我会移出此版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4 00:32:00
  @夜黑了夜 2017-06-03 22:51:04
  是参赛作品吗?如果是,站短我重新改名,如果不是,我会移出此版
  -----------------------------
  是的,已经站短了!谢谢!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4 10:22:03
  支持!顶起好作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4 11:49:35
  @吴乾文 2017-06-04 10:22:03
  支持!顶起好作品
  -----------------------------
  谢谢支持!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04 16:53:15
  顶起作品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4 18:48:37
  果然不错,顶起来,大家看!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4 21:21:44
  @醉卧少女峰_骁然 2017-06-04 16:53:15
  顶起作品
  -----------------------------
  谢谢支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4 21:23:28
  @潇潇雨雨2015 2017-06-04 18:48:37
  果然不错,顶起来,大家看!
  -----------------------------
  以前打算以此为题写个中篇的,不过一直没时间写,正好借此机会写了,就是写得太简单,人物描写不生动。谢谢老哥支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4 23:14:58
  顶起好作品!支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01:15:43
  @吴乾文 2017-06-04 23:14:58
  顶起好作品!支持
  -----------------------------
  谢谢!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5 03:30:07
  大作有品位!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5 03:30:34
  获奖必须的!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05 09:24:57
  来自少女峰的问候,妙笔生花。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5 09:32:29
  佳作!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10:26:42
  @潇潇雨雨2015 2017-06-05 03:30:07
  大作有品位!
  -----------------------------
  谢谢夸奖,谬赞了!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10:28:29
  @潇潇雨雨2015 2017-06-05 03:30:34
  获奖必须的!
  -----------------------------
  没想过真获奖,就想借这个机会把这故事讲出来,免得总记挂着闹心~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10:28:47
  @醉卧少女峰_骁然 2017-06-05 09:24:57
  来自少女峰的问候,妙笔生花。
  -----------------------------
  谢谢!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10:29:28
  [xyc:兰州烧饼]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5 11:31:59
  顶起好作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5 11:32:24
  祝福马到成功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12:47:42
  @吴乾文 2017-06-05 11:32:24
  祝福马到成功
  -----------------------------
  谢谢支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17:19:58
  [hu:求围观]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5 20:33:56
  [zc:邪魅一笑]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5 22:53:52
  欣赏,支持,学习!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5 22:54:17
  顶起好作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6 10:30:57
  @吴乾文 2017-06-05 22:53:52
  欣赏,支持,学习!
  -----------------------------
  谢谢支持!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06 10:59:21
  少女峰前来请安,同时带来新帖请支持,【纪实】台湾神霄派掌门访谈实录 http://bbs.tianya.cn/m/post-16-1682075-1.shtml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06 11:47:36
  顶起好作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6 12:22:31
  好作品,顶起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6 12:22:51
  必须支持!力顶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6 12:41:09
  ?

  邹文俊没想通,心里却无比忧伤,不知道是为侯霞,还是为自己。他轻轻拨动琴弦,一曲《丁香花》从他嘴里轻哼出来: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

  “你能帮我再弹一曲《梦中的婚礼》吗?”侯霞不知道什么时候挪步到他身后:“我昨晚梦见和他结婚了。”

  侯霞穿了一身大号的病号服,每走一步似乎都非常吃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从住院部走到这里来的,这段距离对平常人来说不算什么,但对她,却很难很难。

  邹文俊扶她坐下,轻轻弹起了这首悠扬却有些忧伤的曲儿。

  “你知道吗,我以前也喜欢听别人弹吉他。同寝室有个女生,也弹得特别好,我本来想跟她学的,可惜……。”

  “是吗,那以后还有机会学的,我肯定,你学会后一定会弹得特别好。”邹文俊不太会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脑筋急转弯般挤出了一段话,却不敢让她在微风中久留:“我送你回病房吧,外面风大。”
  ————————————————————————
  很精彩!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6 13:57:14
  祝:马到成功!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6 14:38:54
  @潇潇雨雨2015 2017-06-06 13:57:14
  祝:马到成功!
  -----------------------------
  谢谢老哥!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6 22:50:33
  好作品,必须支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6 22:50:58
  如此佳作,必须力顶!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6 22:51:37
  祝一举夺冠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7 08:42:49
  @吴乾文 2017-06-06 22:51:37
  祝一举夺冠
  -----------------------------
  夺冠是不可能的,哈哈,不过我想有时间了把这篇写长一点,故事讲得更动人一些![xyc:3分闪人]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7 09:19:03
  具体获不获奖,就尽人力凭天命吧,老弟这个态度很好!


  赞!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07 09:45:32
  支持好帖,早安!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7 10:01:14
  佳作!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7 11:17:53
  好作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8 00:16:19
  顶起好作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8 00:16:37
  支持师友佳作!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8 04:30:22
  万马军中斩上将之首!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8 09:12:47
  支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8 09:14:38
  @潇潇雨雨2015 2017-06-08 09:12:47
  支持!
  -----------------------------
  谢谢老哥的一片心意![xyc:感恩]
作者:老匪2010 时间:2017-06-08 09:50:29
  蛮励志的作品,顶起!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8 09:55:21
  @老匪2010 2017-06-08 09:50:29
  蛮励志的作品,顶起!
  -----------------------------
  谢谢乡下哥哥![d:鼓掌]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08 10:36:14
  支持赞赏!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8 11:47:00
  顶起好作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08 16:20:58
  点赞佳作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08 22:19:22
  好帖必顶,大赞。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9 00:55:59
  非常好的作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9 00:56:15
  顶起佳作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9 09:19:10
  斩将夺旗有剩勇,
  金榜题名倚才学。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9 09:36:45
  吾心自有千秋壑,
  功名该当留新人。
我要评论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09 09:49:21
  少年意气一腔热血万丈豪情不为癫狂,当以之鼓励!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9 09:52:36
  @潇潇雨雨2015 2017-06-09 09:49:21
  少年意气一腔热血万丈豪情不为癫狂,当以之鼓励!
  -----------------------------
  谢谢老哥[hou:打酱油]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9 22:43:33
  继续欣赏,顶起好作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09 23:24:50
  好帖必顶,大赞。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0 01:30:38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9 09:36:45
  吾心自有千秋壑,
  功名该当留新人。
  ————————————————
  勇气可嘉!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0 01:33:53
  斩将夺旗有剩勇,
  金榜题名倚才学。
  ————————————
  当年冠军候霍去病的故事,以激励吾弟!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0 01:35:02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09 09:36:45
  吾心自有千秋壑,
  功名该当留新人。
  ————————————————
  勇气可嘉!

  ——————————————————————
  大丈夫当自强!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0 02:17:53
  三军夺帅!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0 02:18:48
  马到成功!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10 14:05:00
  支持参赛佳作,预祝取得好成绩!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0 18:05:45
  舞文黑马!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0 23:57:46
  好作品必须力顶!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0 23:58:05
  全力支持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11 09:37:44
  @潇潇雨雨2015 2017-06-10 01:33:53
  斩将夺旗有剩勇,
  金榜题名倚才学。
  ————————————
  当年冠军候霍去病的故事,以激励吾弟!
  -----------------------------
  谢谢老哥鼓励!遥想当年骠骑将,八百子弟逐哒掳!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1 12:02:58
  三军夺帅!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1 12:21:07
  顶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11 13:32:47
  笔触细腻,人物形象刻画生动,支持参赛作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2 01:31:57
  好作品必须支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2 01:32:15
  顶起佳作!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2 09:04:41
  劲可鼓不可泄!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2 09:17:16
  男儿当如此!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2 09:18:39
  看望,学习、支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2 11:24:05
  送上周一的支持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7-06-12 11:49:49
  一如既往,支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3 00:20:28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3 00:20:45
  力顶好作品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3 04:24:00
  学作!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3 10:24:19
  佳作!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3 10:27:25
  夺冠!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3 10:45:19
  顶大作,夺大奖!
作者:潇潇雨雨2015 时间:2017-06-13 10:52:41
  学习,看望,支持!
  学习,看望,支持!
  学习,看望,支持!
  学习,看望,支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3 13:02:22
  继续前来支持佳作
作者:楚天雅 时间:2017-06-13 18:27:02
  @欲飞扬2015 2017-06-03 11:47:46
  可惜第二天一早,小丽特意到外二办公室,告诉邹文俊侯霞已经离世的消息。一并告诉他的消息是,医院给侯霞的家属打了电话,却没有一个能来,只好派了救护车,把她的遗体送回到家乡。
  这个消息对邹文俊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让他瞬时对人间所有的情感全部失望。他不想在这家医院留下去了,一天都不能。但在离开之前,他想为侯霞做点什么。
  邹文俊推开仍嗲着嗓音在他面前絮絮叨叨的小丽,通告了一直记挂侯霞的纪波一......
  -----------------------------
  楚凤凰特来支持!文笔真的不错,期待夺冠。
楼主欲飞扬2015 时间:2017-06-13 19:51:51
  @欲飞扬2015 2017-06-03 11:47:46
  可惜第二天一早,小丽特意到外二办公室,告诉邹文俊侯霞已经离世的消息。一并告诉他的消息是,医院给侯霞的家属打了电话,却没有一个能来,只好派了救护车,把她的遗体送回到家乡。
  这个消息对邹文俊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让他瞬时对人间所有的情感全部失望。他不想在这家医院留下去了,一天都不能。但在离开之前,他想为侯霞做点什么。
  邹文俊推开仍嗲着嗓音在他面前絮絮叨叨的小丽,通告了一直记挂侯霞的纪波一......
  -----------------------------
  @楚天雅 2017-06-13 18:27:02
  楚凤凰特来支持!文笔真的不错,期待夺冠。
  -----------------------------
  谢谢你还专门注册来支持!感谢!欢迎你常到天涯来做客![d:憨笑]
我要评论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3 23:31:32
  好作品,顶起来!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3 23:31:49
  精彩纷呈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4 08:16:45
  好帖顶起来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15 00:39:35
  欣赏好作品,支持佳作。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