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言情-穿透红尘的琴声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1:17 点击:5045 回复:11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穿透红尘的琴声
  粟子珍

  到后来我才明白,当初离开香薷,是我这一辈子来,所犯下的一个最大的错误。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从一所中等专业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了一个贫困县,去其最偏远山区的一家供销社工作,专门负责物价的制订和管理。
  供销社的区机关,是在一座小镇上。那里群山环抱,小镇分为新街和老街两个部分。新街,是由后来新建的区政府机关、供销社、区医院、食品站、银行、电影院、学校等组成的,在前面的山坡上,光供销社的生产资料销售部、工业品副食品销售门市部和农产品收购部等,就占了半条街。
  老街,则在后面的洼地里,街道逼仄,房屋矮小,大多是木制的两层、或三层楼房,街面是由青石板砌成的,只能通行人和马车,进不了汽车。但我们在老街上也有一座专门供应日用品和副食品的门市部。
  那时候的乡村,工业品的供应和农产品的收购,是由供销社独家经营的,没有其他的人可以插手。各地的供销社以区为单位,进行独立核算,统辖着各乡的分社和各片区的分店,所以,一家区供销社,其实是一个庞大的单位,有种类齐全的直属门市部,有几十个分社分店,数百名的职工。而区供销社机关,除设有办公室之外,还有功能各异的组室,如业务、财会、人事、保卫、生产、物价、统计、基贸等,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从字面上就基本可以明白它们的职能。唯一较难理解的就是基贸。所谓的基贸,其实就是基层贸易,专门负责审批和管理供销社的延伸单位代销点的。那些代销点必须从供销社进货,供销社对其实行一定的优惠,同时帮助供销社代购力所能及的农产品。那些代销点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不纳入供销社的核算范围。但那些代销点开设与撤销的决定权,都在供销社。供销社管理基贸的干部,就是可以决定他们生死的太上皇。
  所以,供销社不但是一家商业机构,而且是具有官方性质的农村商业管理机构。就如我所从事的物价工作,全区所有的工业品销售和农产品收购的价格,都必须由供销社的物价部门根据国家规定和当年政策制定,任何不符合供销社所制定出来的价格,都是非法的,供销社的物价部门有权进行干预。实际上起着代表国家制订、稳定整个市场物价和行情的作用。
  在区供销社的机关里,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有办公楼和宿舍,有机关食堂,有公共浴室,有水泥修砌的洗衣台,还有一个篮球场。机关员工每天八小时按时上下班,下班之后的傍晚,可以打打篮球,然后到公共浴室那里洗澡洗衣。所以,每天傍晚的时候,浴室和洗衣台那里,是很热闹、也很快乐的,尤其是夏天,人们聚集在这里洗衣服,说笑唱歌,有时还会打闹一番。
  财会室有四个人,一名组长、两位会计、还有一名出纳。所以,他们合在一个专用大办公室办公之外,还各有自己的住房。带有家属的领导和机关工作人员,还有专门为他们修建的家属楼。像我们这样的组室只有一个人,又是单身、或者家属是农业户口的,就是分一间房子给我们,既做办公室,又兼住房。
  那时候修造的都是那种筒子楼,就是中间一个过道,两边是房间,我的办公室,与财会室门与门相对,而且正对着柳姨的办公桌。
  柳姨是一名老会计了,四十出头,身材不高,但单单瘦瘦,留着齐耳短发,人很精致,说话轻声细语,态度和善,为人十分亲切。
  而我刚分配到那里时,年龄还很小,才刚满了十七岁,简直还是一个孩子。柳姨亲切温和,所以,我自然就对她感到特别亲近。
  正是这样,我到供销社上班不久,就认识了香薷。
  香薷是柳阿姨的小女儿。她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和大女儿都已成年。很不幸,她的大儿子患有先天性的癫痫,常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作,倒在地下直抽搐,口吐白沫。柳姨需时时提心吊胆,偶尔一听到动静或人声呼喊,就要冲出去,看到是儿子病情发作了,在旁照看着,搂着儿子,就会泪水满眶。所以这大儿子都年过二十了,还没有安排工作。柳姨的大女儿,刚满了十八岁,被安排在下面的一个分社做营业员。
  香薷当时十三岁了,正准备上小学六年级。
楼主发言:409次 发图:4张 | 更多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2:31
  我到单位报到上班的时候,正值八月份的暑假期,香薷常常到她妈妈的办公室来玩耍,撒撒娇,我的房间正与柳姨的办公桌相对,所以,我们很自然就认识了。
  那天,她穿着一袭月白色的连衣裙,坐在她妈妈对面的藤椅上,对她妈妈有说有笑。我见到她们母女那么亲热,我不免走过去打一个招呼:“哇,柳姨,这是您女儿呀?好可爱的孩子!”柳姨忙对女儿说:“是呀!这是新分配来的宿同志,你叫——叫哥吧!”
  她非常乖巧地叫了一声:“小宿哥哥好!”但又调皮地在我姓的前面加了个小字。
  香薷与我一见,便非常投缘,有时到她妈妈办公室来时,顺步就到我的房间兼办公室走一圈,打个招呼。这样,慢慢地我们就很熟了,常常上班不能离开时,就托她去买个电影票什么的。有时她故意卖关子不肯去,就得好言哄劝半天,最后当然高高兴兴地去圆满完成了任务。因为那时候,小镇上除了有一家电影院,晚上不学习不开会时可以去看看电影外,就没有什么娱乐消遣。那时候看一场电影也所费极其低廉,就一毛或一毛几分钱,去晚了就买不到好的位置。
  香薷是那种到哪里都如鹤立鸡群、非常叫人心生喜爱的孩子。她不但在那些同龄的孩子中鹤立鸡群,即使在那些成年的大女孩子中,也显得鹤立鸡群。她小小的年纪,个子就已经很高了,十三岁的个头就高过了妈妈,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更是高出一截。不但个子高,她还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胎子,容貌姣好,气色红润,身形翩翩。
  关于香薷的身世,我后来听到过一些隐秘的传言,说她不是她父亲的亲生女儿。她父亲年轻的时候当兵,后来复员安排在了遥远的东北工作,那时节的人,工作都是积极分子,路途遥远,他就很少回家。有一次回来探亲,进家门的时候,正赶上柳姨的单位开批斗大会,斗争的就是柳姨和被抓了现行的另一个男人。香薷的爸爸扭头就走,再也没有回来过。当然,那时候香薷还很小,什么都不知道。
  人们怀疑的一个证据,就是香薷自身,她的个头和气质与家里其他的人截然不同。香薷和她的哥哥姐姐的面容都像妈妈,但是,她父母的个头都不高,她的的哥哥和姐姐,也像他们的父母一样,个子矮小,貌不出众。唯独香薷这孩子,却脸容特别精致,身材绰绰约约,气质别样地鹤立鸡群。
  她的可爱到什么程度呢?我到那里工作的第二年,暑假的时候,香薷小学毕业了,她的妈妈就安排她一个人,到遥远的东北去探望十年没回来了的父亲。香薷去的时候,竟然被她爸爸留在那里玩了一个月才回来。也就是说,连被众人怀疑身世不明的这个孩子,她爸爸也不忍拒绝,而且爱怜充溢,舍不得让她离去!
  香薷就是这样和我结识并相伴着长大。她十分明显地喜欢黏我,喜欢拿学习上的问题来请教我,喜欢跟我借书阅读,有什么都喜欢跟我说。她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孩子,参加学校的很多文娱活动,她都喜欢就那些节目来与我探讨。而我也会就她的朗诵、歌唱、舞蹈等方面的内容,提供自己的看法。
  我会告诉她自己唱歌的心得:必须以丹田之气,蓄满全身,甚至直达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喷薄而出,冲破喉咙的玄关,使声音达于声带之上,进入口腔。这样发出的声音,才中气充沛,高亢明亮,能够自如地表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样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气息是流水,声音只是流水上带出的花朵,这样的声音才美、富于弹性和表现力、而又不伤害声带。
  我也告诉她自己对于舞蹈的理解:舞蹈是我们的另一种语言,只是用肢体来表达而已,所以,舞蹈并不属于你,而是属于舞蹈所要表达的作品本身。这样,你就要完全理解每一个舞蹈作品的内涵,形成自己独到的理解,产生出感情,然后让这种感情和理解,贯透自己的肢体,形成语言与语气。这样的舞蹈,才是生动的、有灵魂的,才会让你的肢体和舞蹈本身,都熠熠生辉。
  我会和她共同探讨那些朗诵的发声、语气和节奏,纠正她一些发音的瑕疵。
  她还喜欢把自己写的作文和日记拿给我看,让我给出评点。当然,凡是有她喜欢的东西,也会拿来跟我分享。
  • sdhzdmhfszcb: 举报  2017-06-09 09:29:52  评论

    那些代销点必须从供销社进货,供销社对其实行一定的优惠,同时帮助供销社代购力所能及的农产品。那些代销点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不纳入供销社的核算范围。但那些代销点开设与撤销的决定权,都在供销社。供销社管理基贸的干部,就是可以决定他们生死的太上皇。======垄断
  • sdhzdmhfszcb: 举报  2017-06-09 09:32:36  评论

    香薷与我一见,便非常投缘,有时到她妈妈办公室来时,顺步就到我的房间兼办公室走一圈,打个招呼。这样,慢慢地我们就很熟了,常常上班不能离开时,就托她去买个电影票什么的。有时她故意卖关子不肯去,就得好言哄劝半天,最后当然高高兴兴地去圆满完成了任务。=========活泼、调皮、可爱。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3:36
  有一个秋末冬初的日子,她已经读初中了,傍晚放学回来,兴冲冲地来找到我,递给我一张纸,那是她手抄的一首日本歌曲《北国之春》的简谱。她说,她听到了别人唱那首歌曲,感觉实在是太美太美了,就抄了那张简谱回来,与我分享,并要我教会她歌唱。
  我对着那简谱一哼唱,她就在旁边头点得像鸡啄米,连忙说:“是的是的,正是这样!”我后来教会了她唱那支歌曲,还能吹着笛子给她伴奏。
  我非常喜欢文学和音乐,因为没有钱,买不起别的乐器,我就自己学习吹笛子,从小就胡乱地吹,基本能把一支乐曲吹成音调。一根竹管,一块笛膜,那其实是最廉价但又最美妙的一种乐器。
  有一天傍晚,我们离开人群,到一片山谷里的树林畔,我坐在岩石上,香薷立于旁边,面向山谷,我们成功地合作了那首歌曲。一曲既罢,香薷喜不自胜。然后,我们准备起身离去时,我拿着笛子,立在那一块岩石上,香薷也爬上来与我并立着,我们一起观赏着山谷的景色:林寒涧肃,斑斓的秋林已经阑珊,偶尔尚有残叶从风中飞过,暮霭渐渐升起,有蓝色的轻烟在林际缠绕、飘荡……香薷突然眼里染上泪花,对我说:“哥,你看,我从来没有注意到,冬天也有这样美……”
  那时候我们下面的分社分店,都得到区社仓库来运货,所以都要雇请当地的农民,作为专门的搬运工,拖着板车运输货物。有一次,一个偏远分店的搬运工到区社来运货时,找到了我,那是一位皮肤黝黑、被风雨洗涤得滑不溜秋、满身风霜的近五十岁的老农,看起来老实木讷。他期期艾艾地对我说:“同志,听说您们管物价的领导换了同志,您给我算一算我们那边的运费吧,太低太不合算了,您可怜可怜我路途那么远那么辛苦。”那时候,无论是商品价格还是运费计算,国家都规定了统一的公式,统一的费率、差率和单位收费标准,并且印发有统一的里程表,我根据当时的里程和单位收费标准,即使按县里到各乡镇的二级路面计算,也没有付够给他,如果按照乡村路面付费,更是远远不够。为考察他们那边的里程和路面,我还专门到那个分店去了一次,路途确实十分遥远,坐县城下来的公共客车到乡政府所在地下车,还要走很远的路途,而且那乡间的马路十分崎岖,多上山下岭的路段,路面很难行走。那里程应该与规定是相符的,但是路面和单位收费标准,肯定是克扣了那位搬运工。于是,我就下发了一个纠正错误、提高付费标准的通知给那一个分店。但是后来,那位帮运工又来找到我,说,那个通知并不算数,分店还是按原标准付费给他。我打电话过去问那分店负责人,说关于付费的事,他们必须请示财会,财会不同意他们无法执行。后来我又去问财务负责人,他说:“你办事稳重一点吧,不要不向领导反映,就私自更改付费标准。这不是一个小事,一旦提高一个地方的付费标准,牵一发而动全身,全区都得乱套!”
  我意识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在他们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小孩子闹的笑话,而自己确实也是莽撞而幼稚的。
  但是我情绪还是略有点激动,对那位财务负责人说:“可这是违反政策的,是地地道道的剥削农民,那搬运工风里来雨里去,每天山路颠簸,多辛苦呀!那些山路上下坡危险,也许连命都要搭上!”
  那位财会负责人也翻了脸:“你算什么?你嚷嚷嚷?!你吃单位的喝单位的,发的是单位的工资,却不知天高地厚!你这是吃里扒外!”
  从财会室出来,我还是感到心里很是郁闷,不愿待在办公室,就怏怏地走出来,想到老街上的门市部去,帮助他们调整几个价格。刚走出大院的大门,就碰到了香薷放学回来,那天学校因为有事,提前放学了。香薷问我去哪里,我告诉她去老街。她眼睛一转说,刚好她也要到一位同学家有点事情,就跟我一起去吧!见我一路上有点闷闷不乐的,就问我:“哥,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摇头说:“没什么,你不懂。”她说:“你瞒不过我的眼睛,说说吧,是什么事情?”我迟疑了一下,就边走边把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然后我也心有踌躇地问她:“薷儿,你说,哥是不是又做错了事情?”香薷立即回答说:“哥,你没错!你说的那搬运工多可怜呀,他们欺负农民才可恶呢!不过,你以后与他们在一起办事,也学着长几个心眼吧!”
  快到老镇的门市部时,香薷说她同学的家就在附近,她先去同学家,待会儿来这路口等我,再一起回去,就走开了。我办完事情,刚走出门市部,就看到香薷从那边小巷里走出来,好像无意碰上我的一样。我知道她小小的鬼头里,是不愿意让别人、尤其是不愿意让本单位门市部的人看到她跟我在一起。然后她在我的身旁,蹦蹦跳跳着,像一条撒欢的小狗,我们一起走过那乡间的小路。
  一般来说,没事的时候,单位的领导不喜欢看到我们待在办公室,而是希望我们多去下乡,或在门市部待着,帮着营业员们做一些事情,或做一些自身业务的监督管理。过了两天,我到副食门市部去看看。副食门市部是独立于中心大百货门市部之外的一个单独的门市部,有两位营业员,但当时只有个头矮小却伶牙俐齿的曾小红一个人在。她见我走进柜台,就笑眯眯地涎着脸说:“欢迎大领导来检查工作!”我则回敬一句:“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她眨眨眼睛,然后有点诡秘地对我说:“喂,你那位小情人真不错哟!”“小情人?”她盯着我不解的样子,然后“噗嗤”笑出声说:“就是香薷呀,我们柳会计那位二小姐!”我向她挥起了拳头说:“行了,你积点德吧!人家一个小孩儿家家的,这样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她说:“小吗?是小了一点,但人家人小可心不小!你不懂女孩子,人家真的是心里有你了耶,我们作为女孩子,是明眼人,旁边一眼就看出来了!她都为了你与别人吵架了哦!”
  啊?吵架?看见我一头雾水的样子,然后她就告诉我:昨天星期天下午,她到那边中心门市部有点事,没事的时候,那些营业员就喜欢聚在一起家长里短、说东道西,她们可能议论到了我,什么幼稚啦,工作经验不足啦等等。当时香薷正好从门市部经过,听到了她们的议论,就对她们发声:“你们什么都不清楚,也不懂别人的心思,就不要乱议论人!”当时,门市部的那些人中,就有人和她怼上了:“哟,小蹄子,是你什么人呀?你倒是很懂人家的心思的!”那小丫头刹那间满面飞霞,一脸怒容:“哼,你管不着!”又羞又急地甩袖而去。
  由此,我知道了她已在背后与人抗争,维护着我了。但她却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
  • sdhzdmhfszcb: 举报  2017-06-13 10:39:26  评论

    我非常喜欢文学和音乐,因为没有钱,买不起别的乐器,我就自己学习吹笛子,从小就胡乱地吹,基本能把一支乐曲吹成音调。一根竹管,一块笛膜,那其实是最廉价但又最美妙的一种乐器。========深有同感。
  • sdhzdmhfszcb: 举报  2017-06-13 10:40:39  评论

    香薷突然眼里染上泪花,对我说:“哥,你看,我从来没有注意到,冬天也有这样美……”=======境由心生,是因为心里感觉美。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4:34
  有一段时间,她很少来办公室,也不再找我,我看她上学放学都来去匆匆的,见了我能不打招呼就不打招呼,我们变得好像很生疏了。
  人家学习忙嘛,我也没有理会。
  那时候,我们农业生产资料中的化肥,是实行双轨制的,就是对每一户农户核定一定数量的平价肥料,然后再由他们出高价购买一部分,以补充不足。因为这个额度难以掌握,卖农资的门市部,为了避免造成亏损,就有意多卖高价肥料,却减少售卖平价肥。这一情况,被政府的物价部门开展检查时发现了,就勒令我们向农户退款,否则多收的价款要予以收缴,还要罚款。我只得下到乡下各分社分店,发出通知,让那些农户拿着购肥发票,到门市部来由我们甄别认定后,再予以退款。这事很忙碌,地点又多,所以,我就常常一个星期、十天都不回区机关。
  像这样一个星期或十几天都不回区机关,在农产品收购季节也有。我们那个区,以产辣椒著称,蜚声遐迩的宝庆辣椒,我们那里就是主产地之一,一到秋天,收购部的门店里和仓库,红艳艳的辣椒堆积如山,地坪里则晒满了还没有干透的辣椒。我们区社的管理人员,都会被分配到固定的分社分店,去帮助收购。如果机关没有特别的事情,我们一去就往往很长时间不会回来。那些年,对于辣椒收购的质量判别、评级,我也是一个行家里手。因为各等级的收购价、调拨价也是由我计算制定后下发的。
  有一次,我居然在我下乡的地方,发现了香薷。她说是到那里来走亲戚的,并不知道我在那里是偶然碰上的。然后,她把叫到外面说,说:“哥,你给我一个钥匙吧,我有东西要放到你房间里。”我二话也没说就给了她一把钥匙。
  过两天后我回去,她把我留在房间里的衣服洗干净了,房间也整理得很整洁,还留下了两个西瓜,她留言说是从乡下的亲戚家里带回来的。
  渐渐地,我们又亲密起来。我不在的时候,她就经常到我房间里呆一呆,看书学习,给我洗衣整理房间,有时还给我留下好吃的东西,包括以密封的瓶子装好的、她妈妈制做的坛子菜,如泡菜、剁辣椒姜丝蒜米什么的,能较长时间收藏,又很下饭。我悄悄说她,不许她不经妈妈同意拿东西给我,可她总是大咧咧地说:“没事,你放心吧,我妈妈都知道!”
  后来有一次,她在我房间里留下了一封信:

  哥:
  我实在忍不住要跟你说了。此刻,我流着眼泪告诉你:哥,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你一定要等我,等不了多久的,我不打算上高中,更不想上大学,我只想初中快点毕业,然后考上一个中专,早点出来工作,那时,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害怕会失去你!有很多女孩子会喜欢你的,到失去了你的时候,我再来痛苦与后悔,那我岂不是太愚蠢!
  哥,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我喜欢黏你,已经引起了别人闲话,妈妈都警告我好几次了,责骂我注意检点!
  我试着疏远你。可是,我总是感到心里空落落的,我终于发现,假如没有了你,我的心就像被摘去了一般。
  在那些你下乡、长时间不在家、我看不到你的日子,我就像丢了魂,简直要疯狂了。
  那次在你下乡的地方碰到我,其实是我打听到你在哪里下乡,故意以去亲戚家为名,去看看你的。你不在家,我就是在你的房间里呆一呆,也是感到多么亲切,是多么大的安宁呀!我真是庆幸鼓起勇气向你要了这把钥匙!
  哥,你记住,一定要等我,切切!
  妹:香薷
  X年X月X日

  看到这封信,我的心里的震撼,就像一枚原子弹爆炸,或者像地震引发了海啸一样,心潮翻滚。平心而论,我的心里是狂喜的、甜蜜的,与香薷生活在一起,我绝对一百个愿意,好像我们生活在一起,这本该就是天经地义的。可是,狂潮过去,我又明明白白地知道一个事实,甚至感到自己的可耻:我在干嘛?人家就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什么都不懂,还要上学,有锦绣前程!我怎么能够毁了人家呢?!
  于是,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心理,我留下了一封莫名其妙的短信,放在了她留信的地方:

  香薷:
  傻妹妹,我首先要批评你,这么小的孩子,不专心读书,心里怎么会有这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呢?
  以后不许再有这些胡思乱想!
  你不用担心,我们不是一直生活在一起吗?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生活在一起,这是理所当然的!
  专心读书,你如果再是这样不懂事,哥哥以后就不理你了!
  记住这个日子吧,哥和你一起记住!
  哥
  X年X月X日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是某一个秋天、公历的九月九日。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5:15
  我们不用传信,她有我的钥匙,所以,当我不见那封信的时候,就知道是她取走了。
  有一天,我洗过澡后,正在洗衣台上刷洗衣服,她从澡堂出来,经过我的身边,见周围无人,轻轻说了一句:“半个小时,我在大门外等你!”就匆匆离去。
  她已经很久不跟我在一起洗衣服了。以前,她会在洗衣台这里,跟我一起洗衣服,假装没带肥皂,要共用我的肥皂,然后赶开我:“去去去,笨手笨脚的,为报答你的肥皂,我帮了你吧!”连我的衣服也一起洗了。那时还会说笑、唱歌,有时还会在水龙头前互射水柱、打打水仗。
  我叹了口气,然后匆匆洗完,晾了衣服,就赶到大门外去。
  她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见我出来,扭身就往坡上走,那是一条公路,通到本区的另一个乡,然后可以到达另一个县。
  那时候乡下的车子不多,公路这时候都是寂静的。一路走到坡上没有人的地方,这时暮色已经降临,远处的人已经看不见我们,她等着我靠近,然后就挽起我的胳膊,我们在那路上散步,心里是万分的温柔、欢融和亲近。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时对方身上的那种微微的颤栗和气息!
  我们一直散步,在坡上走了几个来回,然后在一个水泥修造的氨水池顶盖上坐了下来。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农村还使用过氨水作为化肥,那种液体有很大的呛鼻的气味,而且具有腐蚀性,也是由供销社经营的。后来不卖这种肥料了,但废弃的池子却一直留了下来。
  朦胧的月光照着大地,四周一片寂静,有夏虫鸣叫的声音。
  香薷突然靠过来,搂住我的头,把她的脸紧贴着我的脸,轻轻摩挲着,幽幽叹了口气,然后说:“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而且非常害怕,你会离开我!”
  我只是安慰与批评她,不要胡思乱想,一定要专心学业,小小年纪,不许有这些不该想的东西。后来她答应我专心读书,我则答应她不会离开她。
  我们起身回去,走近院子的时候,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兽,我感觉到她全身的警觉都在竖起,蹑手蹑脚。我让她先进去,我在后面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了,才跨步走进大门。此后,我们有很长时间不再联系,好像她真的一心一意扑在学习上了。
  后来有一天傍晚,我正在打篮球。以前我打篮球的时候,香薷会在旁边观看,而且会给我拿拿手表、衣服等东西,并给我加油。后来,我打篮球她已很少来看了,即使来了,也不会那么欢闹、给我加油,看一看无声就走了。我们打得正欢,有一位女孩,那是车站的一位售票员,走过来叫我。尽管她比香薷大几岁,但仍然是香薷的好朋友。她把我叫到一边,说:“香薷在我那里哭呢,你去看看吧!”我匆匆交代一声有事,就跟着她走了。
  我走进那位售票员的单身宿舍时,香薷正面向里躺在床上。听见我进来的声音,她哪里在哭,我明明瞥见她的脸上简直已经笑开了花。但我假装没看见,只是轻声地呼唤她,然后问她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一忽儿爬起来说:“我当然心里不舒服,我就是想你了,心里难过嘛!”
  然后招来的是我的一顿批评!
  我现在回想,觉得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平淡太无趣太乏味了,也许我这样的人就不该得到那些美丽的女孩,根本配不上那些人间的精灵吧。
  我只是一阵批评,说她不听话、不专心读书、不该这样杂七杂八心有旁骛,再这样下去,我真不理她了!她一边笑靥如花,一边点头如捣蒜,说接受我的批评!
  然后我说,没事吧?没事了那我就走了。我走出门,向那位女孩致了一个谢,让她有什么事多照顾着她点,实在是太小还太不懂事了。她点头答应着,送我出门。
  这是我在那里时,与香薷的最后一次相处。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6:09
  不久,县社人事股来了一个人,我认识那是一位副股长。他跟我商量,说有一位跟我不同学校但同一专业的毕业生,比我晚一届,分在了遥远的异乡,想调回自己的故土,我能不能同意跟他对调?
  我通过仔细思考,觉得人家想回自己的故土,我应该同情他、玉成他。而且,我也忧虑,香薷这个样子,在这里继续留下去,多好的一个孩子,恐怕真会毁了她!于是,我一咬牙,就果决地答应了对调。
  调令很快下来了,元旦节前单位就派车把我送到了新的单位。离去的时候,后来我一辈子漂泊,走过许多地方,从来没有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有那么伤感。我一路的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有时甚至呜咽出声。那位司机也是三年的老同事了,只是不停地温言安抚我:“没事呢,不要紧,以后想念大家了,就来走走吧!”
  我没有告诉过香薷,走之前也没跟她有任何告别。我不知道当她知道我已经走了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那以后的日子她是怎么走过来的。
  那时,我二十岁了,香薷应该是才十六岁。
  第二年暑假刚一到来的时候,香薷长途跋涉,找到了我新的单位,但是,我恰好出差去了。我单位的一位女同事接待了她,留她吃饭,还留她住宿。当时她们说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但她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封信,告诉我来看我没有遇上,然后就是谴责我,说大家都告诉她我花心花肠,一大帮女孩子围着我转,但我却不确定一个目标,跟所有的女孩子玩爱情游戏,她都知道了;年轻人或许不可信,但老同志也是这样告诉她的;然后她说:哥,你改了吧,要不然会影响你的工作!
  那信并没有封口,就是一张纸折叠成燕子形,我估计她也是考虑到别人会拆开看,有意写给大家看的。
  但从此我的花名却传开了,说我在原来的单位勾引了一位如花似玉一样的女孩子,他们都惊为天人,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而我却抛弃了人家。
  我当即回了一封信,告诉她一切冤枉,没有别人告诉她的那些事,难道连她还不相信我吗?
  但信发出去后,石沉大海,她从此也没有回过我的信。
  一切都是天意吧!如果那一次她来,我正好在家里,我们相逢了,我相信事情一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即使她还小,也许我也会下定决心,我们确定生生死死都在一起。但偏偏我不在。我写去的信她不理我,我也就正好不去打扰她,让她安安心心地读书、成才吧!
  直到过去了许多年,大概十五年以后吧,那时,我也已经下了岗,四处漂泊为生,尘土满面。只能说是感谢老天,它真正是开了眼吧,我居然在外地的一座城市里,突然碰上了她——香薷!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6:59
  她依然还是那样,即使显得有些落寞、寡欢,但在人群中还是高高挑挑、如鹤立鸡群般,一眼就能看到她。她正与她的姐姐并肩而行,迎面向我走来,她的姐姐只有她的肩头那么高。
  我们突然都看见了对方,然后眼睛都一亮,同时叫出了声:“香薷?”“哥?!”
  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上,陡然间焕发出光华来,好像光彩熠熠,瞬间就换了一个人。
  她的姐姐也是我们同单位的老同事了,一直对我非常好。记得那时,我下乡到他们分社去时,只有她肯让出自己的香闺给我留宿,她自己则到门市部去守货房。
  香薷心里对于我的事情,可能只有她的姐姐知道的最多。
  她姐姐一见是我,跟我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有意托故就走开了,把时间留给了我们。
  我与香薷在街上走着,非常亲近自然地,她就挽上了我的手,抱着我的一只手臂,就好像回到了当初的孩提时一样。她在我的耳边喁喁细语着,告诉了这些年来我不知道的许多事情。一切是那么沧海桑田却又令人悲伤,叫我的心里酸酸的直想流泪:她的哥哥已经去世了,她妈妈后来给他娶了一个农村没有工作的女孩,所以留下了寡嫂和一个侄儿;母亲已经退休,身体尚好,可以自理,父亲后来也调回来与母亲团聚了,目前老夫妇与寡嫂一起抚养着侄儿;姐姐谈了一次恋爱,没有成功,后来就一直单身至今。
  至于她自己,说起来当然就更加话长。
  我想找个地方,叫她姐姐过来一起吃点什么。可是,她说:“哥,这么多年了,我有太多的话要跟你说,吃饭不算什么,而且那根本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就陪我散步、说说话吧!”
  所以,我们就一直在街上漫无目的踱步,走走停停,有椅子的地方就坐下来休息一阵。后来,我们就走进一个公园,在一处僻静的树荫下的椅子上坐下来,那里临近一个湖。人们在远处水深的地方乘小船游玩,我们的近处,则有两只白色的天鹅,在水滨处漂浮、伸出长颈潜进水里,搜寻着什么。
  然后我渐渐明白了,当初家里唯一支持她与我好的就只有姐姐。她的母亲一直反对,原因当然是她还太小,不能过早考虑这些东西,另外我是外地人,来去无根,并不可靠,而女孩子一旦因为谣传坏了名声,那会毁了一辈子,她妈妈自己就深受其害,造成了一辈子的不幸。姐姐曾经反复地询问她:“你真的喜欢他吗?你自己下定了决心吗?”看看妹妹坚定的表情和态度,她就理解并支持着妹妹。那一次路途迢迢、经过多次转车来找到我的新单位,就是姐姐给她打的掩护,对母亲说在她那儿呢!
  至于我问她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她说,根本就没收到。自我不声不响调走之后,她心里明白,我是为了爱护她,怕她还小,会影响她的成长所以走开的。她就下定了决心,不论多远,她都要找过来。可是,母亲更加反对她对我的感情了,为什么呢?因为母亲猜疑我的不告而别,是因为我在那里时听到了关于母亲不利的传闻,嫌弃她们。当然,只有她坚信我不是那样的。我写去的信,母亲在办公室最先收到,不给她看就毁掉了。这是母亲后来看到她人生的不幸,对她歉疚后悔了,才告诉她的。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8:33
  之所以后来放弃再来找我,香薷是这样对我说的:“自我一到那里,你那位女同事代替你来接待我,我感觉她就像是一位嫂嫂,接待自己亲爱的丈夫的亲妹妹一样。我一看那光景,就明白她也是喜欢你的。她不声不响,说话轻声细语,待人周到细致,温柔贤惠。我一刹那就感觉自己完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发现她是一位非常柔弱的女子,谁也不能硬起心肠来跟她争夺!我就想,没有了你,我是一个性格强大的人,怎么我都可以生存下去,不过是一辈子人生,我都可以豁出去!可是,感觉如果没有了你,那位柔弱的女子可怎么办呀!而且我最了解你了,依你那种个性,一旦知道她对你柔情深种,只要我不来纠缠你,你一定不会拒绝她的,绝不会丢下她不顾!所以,我一狠心,就算是我抛弃了你吧!但是,今天我要对你说清楚,绝不是我不爱你呀,哥,而是我太爱你、太懂你了!”
  香薷说到的最后几句话,我就像是遭受到了雷击!真的,这太透心透肺了,她完全就是我的灵魂,是我生命的另一个翻版!
  而这时我也完全理解了,相爱的人,只要有了这种懂得、知心知肺,他们在这个世界里,遥相呼应、相互支撑、互相理解着,这就够了,比什么都更重要、更幸运,为什么一定非要生活在一起呢?!只要知道他(她)还活着,这就足够了,那就是比什么都更重要、更强大的力量!
  只有当有一天,知道了一方已经不在人世时,那才是最重大的打击,足以致命,并且构成空前绝后的孤独吧!
  香薷接着告诉我,初中毕业后,高中没有读完,她就不想再读了,央求妈妈给自己找一个工作。本来已经安排一个姐姐进系统工作了,再安排一个进来是有很大困难的。但是,妈妈有一个美貌女儿,这已早就名声在外了,县里的领导也都知道。有一个掌握实权的领导就提出来,只要我答应给他做儿媳妇,招工的问题包在他身上。那时候,我已经觉得嫁给谁都是一样,没什么区别了,为了免得妈妈为难,我一口就答应了。
  后来就订婚、上班、结婚,而且生了一个儿子,但是那个男人除了有一个能干的老爸外,什么本事也没有,上班打卯之后,就是与一帮公子哥儿喝酒瞎混,还在外面拈花惹草。本来我就瞧不起他,所以,果断地就与他离了婚,儿子他父母不肯给我,就交给他们老人家照看吧!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2:59:29
  后来,我就离开了单位,跟着我一个早年的同学,那是一辆大货车的车主,就是我现在的丈夫,我们开着车,到处跑货运闯江湖为生吧!他一直对我有好感,离了婚更是主动来关心我,我觉得这种不受羁束的飘荡,也符合我的性格,就跟了他!这不,这一次我把姐姐也叫出来了,一起来散散心。
  故事讲完了,我陪着她从公园里走出来,她不肯去那些店子里吃饭,我们就走到一个路边的食摊上,去吃烧烤、喝牛奶。她叽叽喳喳,显得身轻如燕,谈笑风生,好像居然有说笑不完的话题。
  然后她的说笑突然戛然而止,阴云罩上了她的面颊、我们的心头!我们知道,我们该告别了。但是,又好像有千言万语,不知道怎么启齿。无论如何,离别这么多年,相见却这么短暂,是叫人恋恋不休、依依不舍的。
  从食摊上起身,我们正在街上逡巡、游移不定,谁也不能启齿来说出告别这个词。突然有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扛着葫芦架从我们身边走过。香薷看了我一眼,再看看葫芦架,我就明白了。我叫住了那卖葫芦的人,买下了一串冰糖葫芦,递给香薷,然后突然又加了一串,再递给她。她又破颜为笑了,接过那两串冰糖葫芦,那一刻,我们恍惚又回到了那遥远的岁月,依然是两个年少无猜的少年,仿佛她在撒着小贪婪的娇!
  她突然说:“哥,谢谢你,我们一直就是这样心灵相通,到今天还是这样!我深深地感谢老天,让我碰见了你,无论怎样,让我在心里拥有了你,这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运!我有时想想都害怕,假如没有你,我这辈子的人生该会是怎样的?那该是多么恐怖的黑暗呀!”
  然后,她笑了一下,眼睛里已经是满眶的泪花。她说:“哥,老天让我们今天又遇上了,这已经够了,我不敢奢望太多!天下没不散的宴席,我们就此别过吧,只有有缘,我们再相聚!”
  她突然就恢复了自己的一种性格,拿出了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勇气,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而且我们的分别方式,又是这样的奇特,犹如神龙突现,然后又踪迹全无:我们都不留电话,而且没有任何的联络方式。
  我盯着她的背影,她回头又向我挥挥手,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我看见她踉跄了一下,然后稳住自己,似乎在擦着眼睛里的什么东西,又快速离去,她似乎在努力坚持着,不让自己跌跌撞撞!
  直到那一刻,我眼睛里的泪水才潸然而下!我突然明白到了,自己这一辈子,犯下了多么严重、多么巨大的错误呀,而我无论怎么后悔,都已经晚矣!
  但是,我们又知道,我们就是对方的一种琴声,因为有了这种琴声,我们的生命才那么浪漫,浮光焕彩,得到升华,有了灵魂,矗立得那么高贵,那么华美。
  这种琴声,时时刻刻,那么美丽,那么温柔,那么缠绵、那么忧伤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穿透了岁月,穿过了风雨,穿过了漫漫红尘,始终陪伴在对方的身边,有时是那么缥缈,有时又是那么清晰,缠绕不绝,悱恻不尽,直到自己的生命消失的那一天……
  (完)
我要评论
作者:梦落花香2017 时间:2017-06-05 13:13:08
  二花兄 你慢慢更新就好了 我也是才想起来的 他说是短篇 咱们都是可以连载慢慢发的 一下发完不太好 不过也没事 都这样 我也是发完之后 才想到的 啊呀

  二花兄一直文笔不俗 描写细腻 走心之作。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北立 时间:2017-06-05 15:08:13
  文字平实、情感真挚。虽然没有较为冲突的情节,但纯以细节取胜,稍加修改,获奖没问题。最后落脚点是两串冰糖葫芦,与情呼应,与题则没有呼应。如果两者能呼应的话,就会产生余音袅袅的感觉了。
  • 雪花与火花: 举报  2017-06-05 17:40:58  评论

    谢谢兄弟!兄弟的评论,基本上是中肯的!我的原意,也不是要设计激烈的情节冲突,而是撷取一些片段,制成一种像小提琴般的音乐性的东西,它的题目就是《穿透红尘的琴声》嘛!最后的冰糖葫芦,就是乐曲上的一种回旋,让我们再恍惚回到少年时心灵相通、两小无猜的情景,然后赞美再起,主题升华……
  • 流尘壹壹: 举报  2017-06-10 17:33:35  评论

    好评!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沧海凤舞 时间:2017-06-05 15:14:31
  支持好文,顶!
我要评论
作者:沧海凤舞 时间:2017-06-05 15:22:19
  所以,供销社不但是一家商业机构,而且是具有官方性质的农村商业管理机构。-
  -------
  供销社,那是我太熟悉的地方了,谢谢雪花为我们留下曾经的农村商业身影,宝贵的历史描写!赞!
我要评论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17-06-05 17:03:19
  支持雪花,支持参赛作品。
我要评论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5 18:31:46
  关于《穿透红尘的琴声》,我想说两句。
  这是一个有点唯美、忧伤的爱情故事,这也几乎是带有作者年轻时的自传色彩的一种东西。它的取名《穿透红尘的琴声》,作者写作的时候,就是希望当作一种琴声般的音乐性的东西来写的,所以,就是撷取一些生活片段,加以回忆与感念,抒发一种如音乐般的怀念和赞美。希望读者朋友们从这个方面去理解,并希望大家能感应到。
  说来也奇怪,这个作品我早就想写,题目许多年以前就拟定了,然后丢在文档里,一直没有来真正动笔,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来写它的!
  这一次天涯和天津群众艺术馆,举办这样一次活动,我突然就觉得,该是来写这个作品的时候了,于是我找出了那个只有题目、没有正文的存档。
  说来也奇怪,我只花了三天的时间,第一天仔细构思,开了一个头,第二天,我马不停蹄,连续写作十个小时——这在我以往的写作中是从来没有过的,居然没有半点疲倦和滞涩,一口气如行云流水就写出了作品的主体,然后第三天阅读修改!
  写作的过程,之所以速度较快,是因为我不必虚构情节,只是选取那些岁月中的片段,那些更主要、更具有代表性,但又要故事完整,不超过参赛的文字数量规定!而在行文的过程中,我是极深地沉入到作品中的,因为这段经历,我以往不愿过多地来想它,那是会极其痛苦的。而这次的写作,也确实如此,写到后面,我的心里极其地憋闷和难受,写到后面那一次重逢时,思究自己很可能犯了人生最大的错误,在那种痛苦里,我不敢再回首去回思和触动前面的内容,觉得自己很可能就会在那一种憋闷中死去……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只要这个作品终于诞生了,我就如释重负!
  我相信,如果上天有眼,这一次的大赛活动,就是老天专门为其设计的!
  这一次大赛属于她,属于那位我一辈子不能忘怀、为其终生感念的女孩子!
  而这一个作品,也属于这个大赛!
  愿她们互相辉映、流芳人间!
  愿天佑善良!
  谢谢!
  • 雪花与火花: 举报  2017-06-05 21:41:24  评论

    错了一个字:“那些更主要、更具有代表性”,应该是:哪些更主要、更具有代表性。
我要评论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17-06-05 19:02:50
  感动!
我要评论
作者:焱炎鑫鑫 时间:2017-06-05 19:12:16
  新人前来拜读,喜欢这类贴近现实的回忆类小说!
我要评论
作者:潇纵 时间:2017-06-05 19:23:14
  支持雪花老师
我要评论
作者:七色格 时间:2017-06-05 19:47:05
  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05 19:56:10
  支持雪花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cbb11 时间:2017-06-05 20:25:20
  学习佳作,赞叹楼主,周一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05 21:06:57
  得告诉二花,我非常认真地读完了这篇文字。我还想告诉你,三刀一般不读言情的文,因为很多言情的东西,写的真是太假,作者心中无情,嘴上有爱,读的有什么意味呢?
  读你这文,我常常想起自己,你把我带回了那个时代。估计也是文中男主那个年纪,大约还小点吧,我应该有十五六岁了,偶然间读了川端康成的《伊豆的歌女》,那种弥漫在字里行间的忧伤、优美的意境和少男少女朦胧的情愫,让我坐在山头,怀想了整整一个下午。是的,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到现在我还觉得,川端康成能拿诺贝尔文学奖,那真是实至名归的,人家靠的就是对读者心灵的穿透力和感染力。艺术无国界啊。
  参赛,有勇气就好,拿不拿奖,不是你我说了算。总体来说,你就暂时别奢望以这小说拿诺贝尔奖啦,至于天涯拿奖,那还是可能的哈,一切皆有可能嘛!
  读二花的作品,我们老朋友都读出经验了,欣赏的就是个意境,享受的绝对是诗意,这个就不多说了。该文我觉得还有可商榷之处,主要问题点在结构上。前面的铺叙、点染,非常到位。中间的重头戏,来的稍微逊色:一是作为“我”的心理和行为,笔墨欠缺;二是女主的表露之前,还可再铺垫一点。感觉这里应该有个爆发点,力道还不够,没把读者的感情引爆。而后面的部分,只需一带而过,有点人生不完美的小悲剧感最好。
  千言万语一句话,作品很成功了,但离诺贝尔还有一截差距,差在:平均用力了。来个凤头、猪肚、豹尾吧!
  我没能力写好的短篇小说,所以我敢大胆地评论短篇小说。说错了无所谓,反正一转身,我又去码字啦哈哈!
  • 雪花与火花: 举报  2017-06-05 21:21:37  评论

    感谢刀爷不惜耗时费力泼洒笔墨大段地留下墨宝!说的都有道理!不过,文无第一,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切交给读者吧!
  • 望舒amy: 举报  2017-06-06 11:44:06  评论

    心中无情嘴上有爱,这句经典。所以很多言情文看不下去,又假又空,跟人民*报的社论一样,奈何就是读者买单。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寒烟若黛 时间:2017-06-05 22:58:30
  这种琴声,时时刻刻,那么美丽,那么温柔,那么缠绵、那么忧伤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穿透了岁月,穿过了风雨,穿过了漫漫红尘,始终陪伴在对方的身边,有时是那么缥缈,有时又是那么清晰,缠绕不绝,悱恻不尽,直到自己的生命消失的那一天……
  最喜欢这段文字了,琴声和师傅的文字一样具有穿透力,好美!
我要评论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6 00:06:52
  各位晚安!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6 00:07:15
  各位晚安!
作者:cbb11 时间:2017-06-06 05:20:06
  学习佳作,赞叹楼主,周二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cbb11 时间:2017-06-06 05:21:37
  学习佳作,赞叹楼主,周二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06 08:19:08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骑墙摘红杏ABC 时间:2017-06-06 09:32:46
  好文采,好文章。
我要评论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7-06-06 10:13:59
  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望舒amy 时间:2017-06-06 10:55:19
  支持!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望舒amy 时间:2017-06-06 10:55:47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6-06 11:00:33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长源山月 时间:2017-06-06 11:23:02
  拜读前辈短篇,真的写得很精彩,值得学习。
作者:长源山月 时间:2017-06-06 11:46:06
  新人也不自量力写了一篇言情参加,《秃头的秘密》。恳请前辈指点一二。
我要评论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7-06-06 12:00:05
  必须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06 12:03:16

  
我要评论
作者:梦落花香2017 时间:2017-06-06 14:09:45
  二花兄好 顶上
我要评论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06-06 14:48:57
  前辈,棒棒哒,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6-06 16:05:42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6 16:34:56
  顶起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06 16:48:38
  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06 16:52:01
  顶!
  
我要评论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7-06-06 17:15:15
  支持兄弟。
我要评论
作者:沧海凤舞 时间:2017-06-06 18:53:45
  穿透红尘的琴声 ----仅这标题,就惊世骇俗,学习大作,祝成功,!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17-06-06 20:06:55
  [xyc:赞]
我要评论
作者:潇纵 时间:2017-06-06 20:20:18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cbb11 时间:2017-06-06 20:20:18
  学习佳作,赞叹楼主,周二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寒烟若黛 时间:2017-06-06 21:27:39
  继续欣赏,给师傅请安
我要评论
作者:北立 时间:2017-06-06 21:59:09
  继续支持! 投票算我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06 23:48:03
  力顶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cbb11 时间:2017-06-07 05:42:59
  学习佳作,赞叹楼主,周三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07 06:19:01
  支持朋友,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不去 时间:2017-06-07 08:49:14
  代表三刀前来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沧海凤舞 时间:2017-06-07 08:51:26
  来听琴声!
我要评论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7-06-07 08:51:40
  支持雪花兄!
我要评论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7-06-07 10:40:27
  今年在关注女儿考大学,几乎不来天涯,今天第一时间看到亲的文章,顶起来!祝大顺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07 11:49:07
  支持朋友,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望舒amy 时间:2017-06-07 12:21:58
  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周易取名字 时间:2017-06-07 12:34:48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07 12:50:00
  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07 16:28:14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梦落花香2017 时间:2017-06-07 16:33:38
  二花兄下午好 顶帖
我要评论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07 17:21:02
  看完。很感动!
我要评论
作者:老邪8 时间:2017-06-07 17:48:26
  美文,力挺!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望舒amy 时间:2017-06-07 18:24:22
  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望舒amy 时间:2017-06-07 19:37:26
  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cbb11 时间:2017-06-07 20:11:42
  学习佳作,赞叹楼主,周三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银露梅 时间:2017-06-07 20:43:02
  唯美的爱情最动人!
我要评论
作者:潇纵 时间:2017-06-07 22:16:11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06-07 22:53:28
  写得真好,雪花前辈,看好你哦
  
我要评论
作者:望舒amy 时间:2017-06-07 22:58:58
  赞
  
我要评论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6-08 00:52:33
  顶起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cbb11 时间:2017-06-08 06:27:26
  学习佳作,赞叹楼主,周四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7-06-08 09:35:50
  支持雪花兄!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6-08 10:11:22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6-08 10:23:03

  
我要评论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6-08 10:23:24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7-06-08 10:32:26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08 11:43:34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32:12
  这几天,我一直在反复阅读,修订了几处文字,并仔细回想了当时的一些细节,略做了一
  点添加。值此翻页之际,我决定重发一次。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33:49
  穿透红尘的琴声
  粟子珍



  到后来我才明白,当初离开香薷,是我这一辈子来,所犯下的一个最大的错误。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从一所中等专业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了一个贫困县,去其最偏远山区的一家供销社工作,专门负责物价的制订和管理。
  供销社的区机关,是在一座小镇上。那里群山环抱,小镇分为新街和老街两个部分。新街,是由后来新建的区政府机关、供销社、区医院、食品站、银行、电影院、学校等组成的,在前面的山坡上,光供销社的生产资料销售部、工业品副食品销售门市部和农产品收购部等,就占了半条街。
  老街,则在后面的洼地里,街道逼仄,房屋矮小,大多是木制的两层、或三层楼房,街面是由青石板砌成的,只能通行人和马车,进不了汽车。但我们在老街上也有一座专门供应日用品和副食品的门市部。
  那时候的乡村,工业品的供应和农产品的收购,是由供销社独家经营的,没有其他的人可以插手。各地的供销社以区为单位,进行独立核算,统辖着各乡的分社和各片区的分店,所以,一家区供销社,其实是一个庞大的单位,有种类齐全的直属门市部,有几十个分社分店,数百名的职工。而区供销社机关,除设有办公室之外,还有功能各异的组室,如业务、财会、人事、保卫、生产、物价、统计、基贸等,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从字面上就基本可以明白它们的职能。唯一较难理解的就是基贸。所谓的基贸,其实就是基层贸易,专门负责审批和管理供销社的延伸单位代销点的。那些代销点必须从供销社进货,供销社对其实行一定的优惠,同时帮助供销社代购力所能及的农产品。那些代销点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不纳入供销社的核算范围。但那些代销点开设与撤销的决定权,都在供销社。供销社管理基贸的干部,就是可以决定他们生死的太上皇。
  所以,供销社不但是一家商业机构,而且是具有官方性质的农村商业管理机构。就如我所从事的物价工作,全区所有的工业品销售和农产品收购的价格,都必须由供销社的物价部门根据国家规定和当年政策制定,任何不符合供销社所制定出来的价格,都是非法的,供销社的物价部门有权进行干预。实际上起着代表国家制订、稳定整个市场物价和行情的作用。
  在区供销社的机关里,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有办公楼和宿舍,有机关食堂,有公共浴室,有水泥修砌的洗衣台,还有一个篮球场。机关员工每天八小时按时上下班,下班之后的傍晚,可以打打篮球,然后到公共浴室那里洗澡洗衣。所以,每天傍晚的时候,浴室和洗衣台那里,是很热闹、也很快乐的,尤其是夏天,人们聚集在这里洗衣服,说笑唱歌,有时还会打闹一番。
  财会室有四个人,一名组长、两位会计、还有一名出纳。所以,他们合在一个专用大办公室办公之外,还各有自己的住房。带有家属的领导和机关工作人员,还有专门为他们修建的家属楼。像我们这样的组室只有一个人,又是单身、或者家属是农业户口的,就是分一间房子给我们,既做办公室,又兼住房。
  那时候修造的都是那种筒子楼,就是中间一个过道,两边是房间,我的办公室,与财会室门与门相对,而且正对着柳姨的办公桌。
  柳姨是一名老会计了,四十出头,身材不高,但单单瘦瘦,留着齐耳短发,人很精致,说话轻声细语,态度和善,为人十分亲切。
  而我刚分配到那里时,年龄还很小,才刚满了十七岁,简直还是一个孩子。柳姨亲切温和,所以,我自然就对她感到特别亲近。
  正是这样,我到供销社上班不久,就认识了香薷。
  香薷是柳阿姨的小女儿。她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和大女儿都已成年。很不幸,她的大儿子患有先天性的癫痫,常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作,倒在地下直抽搐,口吐白沫。柳姨需时时提心吊胆,偶尔一听到动静或人声呼喊,就要冲出去,看到是儿子病情发作了,在旁照看着,搂着儿子,就会泪水满眶。所以这大儿子都年过二十了,还没有安排工作。柳姨的大女儿,刚满了十八岁,被安排在下面的一个分社做营业员。
  香薷当时快十三岁了,正准备上小学六年级。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35:04
  (接上)
  我到单位报到上班的时候,正值八月份的暑假期,香薷常常到她妈妈的办公室来玩耍,撒撒娇,我的房间正与柳姨的办公桌相对,所以,我们很自然就认识了。
  那天,她穿着一袭月白色的连衣裙,坐在她妈妈对面的藤椅上,对她妈妈有说有笑。我见到她们母女那么亲热,我不免走过去打一个招呼:“哇,柳姨,这是您女儿呀?好可爱的孩子!”柳姨忙对女儿说:“是呀!这是新分配来的宿同志,你叫——叫哥吧!”
  她非常乖巧地叫了一声:“小宿哥哥好!”但又调皮地在我姓的前面加了个小字。
  香薷与我一见,便非常投缘,有时到她妈妈办公室来时,顺步就到我的房间兼办公室走一圈,打个招呼。这样,慢慢地我们就很熟了,常常上班不能离开时,就托她去买个电影票什么的。有时她故意卖关子不肯去,就得好言哄劝半天,最后当然高高兴兴地去圆满完成了任务。因为那时候,小镇上除了有一家电影院,晚上不学习不开会时可以去看看电影外,就没有什么娱乐消遣。那时候看一场电影也所费极其低廉,就一毛或一毛几分钱,去晚了就买不到好的位置。
  香薷是那种到哪里都如鹤立鸡群、非常叫人心生喜爱的孩子。她不但在那些同龄的孩子中鹤立鸡群,即使在那些成年的大女孩子中,也显得鹤立鸡群。她小小的年纪,个子就已经很高了,十三岁的个头就高过了妈妈,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更是高出一截。不但个子高,她还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胎子,容貌姣好,气色红润,身形翩翩。
  关于香薷的身世,我后来听到过一些隐秘的传言,说她不是她父亲的亲生女儿。她父亲年轻的时候当兵,后来复员安排在了遥远的东北工作,那时节的人,工作都是积极分子,路途遥远,他就很少回家。有一次回来探亲,进家门的时候,正赶上柳姨的单位开批斗大会,斗争的就是柳姨和被抓了现行的另一个男人。香薷的爸爸扭头就走,再也没有回来过。当然,那时候香薷还很小,什么都不知道。
  人们怀疑的一个证据,就是香薷自身,她的个头和气质与家里其他的人截然不同。香薷和她的哥哥姐姐的面容都像妈妈,但是,她父母的个头都不高,她的的哥哥和姐姐,也像他们的父母一样,个子矮小,貌不出众。唯独香薷这孩子,却脸容特别精致,身材绰绰约约,气质别样地与众不同。
  她的可爱到什么程度呢?我到那里工作的第二年,暑假的时候,香薷小学毕业了,她的妈妈就安排她一个人,到遥远的东北去探望十年没回来了的父亲。香薷去的时候,竟然被她爸爸留在那里玩了一个月才回来。也就是说,连被众人怀疑身世不明的这个孩子,她爸爸也不忍拒绝,而且爱怜充溢,舍不得让她离去!
  香薷就是这样和我结识并相伴着长大。她十分明显地喜欢黏我,喜欢拿学习上的问题来请教我,喜欢跟我借书阅读,有什么都喜欢跟我说。她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孩子,参加学校的很多文娱活动,她都喜欢就那些节目来与我探讨。而我也会就她的朗诵、歌唱、舞蹈等方面的内容,提供自己的看法。
  我会告诉她自己唱歌的心得:必须以丹田之气,蓄满全身,甚至直达每一根神经末梢,然后喷薄而出,冲破喉咙的玄关,使声音达于声带之上,进入口腔。这样发出的声音,才中气充沛,高亢明亮,能够自如地表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样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气息是流水,声音只是流水上带出的花朵,这样的声音才美、富于弹性和表现力、而又不伤害声带。
  我也告诉她自己对于舞蹈的理解:舞蹈是我们的另一种语言,只是用肢体来表达而已,所以,舞蹈并不属于你,而是属于舞蹈所要表达的作品本身。这样,你就要完全理解每一个舞蹈作品的内涵,形成自己独到的理解,产生出感情,然后让这种感情和理解,贯透自己的肢体,形成语言与语气。这样的舞蹈,才是生动的、有灵魂的,才会让你的肢体和舞蹈本身,都熠熠生辉。
  我会和她共同探讨那些朗诵的发声、语气和节奏,纠正她一些发音的瑕疵。
  她还喜欢把自己写的作文和日记拿给我看,让我给出评点。当然,凡是有她喜欢的东西,也会拿来跟我分享。
  (待续)
我要评论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36:37
  (接上)
  有一个秋末冬初的日子,她已经读初中了,傍晚放学回来,兴冲冲地来找到我,递给我一张纸,那是她手抄的一首日本歌曲《北国之春》的简谱。她说,她听到了别人唱那首歌曲,感觉实在是太美太美了,就抄了那张简谱回来,与我分享,并要我教会她歌唱。
  我对着那简谱一哼唱,她就在旁边头点得像鸡啄米,连忙说:“是的是的,正是这样!”我后来教会了她唱那支歌曲,还能吹着笛子给她伴奏。
  我非常喜欢文学和音乐,因为没有钱,买不起别的乐器,我就自己学习吹笛子,从小就胡乱地吹,基本能把一支乐曲吹成音调。一根竹管,一块笛膜,那其实是最廉价但又最美妙的一种乐器。
  有一天傍晚,我们离开人群,到一片山谷里的树林畔,我坐在岩石上,香薷立于旁边,面向山谷,我们成功地合作了那首歌曲。一曲既罢,香薷喜不自胜。然后,我们准备起身离去时,我拿着笛子,立在那一块岩石上,香薷也爬上来与我并立着,我们一起观赏着山谷的景色:林寒涧肃,斑斓的秋林已经阑珊,偶尔尚有残叶从风中飞过,暮霭渐渐升起,有蓝色的轻烟在林际缠绕、飘荡……香薷突然眼里染上泪花,对我说:“哥,你看,我从来没有注意到,冬天也有这样美……”
  那时候我们下面的分社分店,都得到区社仓库来运货,所以都要雇请当地的农民,作为专门的搬运工,拖着板车运输货物。有一次,一个偏远分店的搬运工到区社来运货时,找到了我,那是一位皮肤黝黑、被风雨洗涤得滑不溜秋、满身风霜的近五十岁的老农,看起来老实木讷。他期期艾艾地对我说:“同志,听说您们管物价的领导换了同志,您给我算一算我们那边的运费吧,太低太不合算了,您可怜可怜我路途那么远那么辛苦。”那时候,无论是商品价格还是运费计算,国家都规定了统一的公式,统一的费率、差率和单位收费标准,并且印发有统一的里程表,我根据当时的里程和单位收费标准,即使按县里到各乡镇的二级路面计算,也没有付够给他,如果按照乡村路面付费,更是远远不够。为考察他们那边的里程和路面,我还专门到那个分店去了一次,路途确实十分遥远,坐县城下来的公共客车到乡政府所在地下车,还要走很远的路途,而且那乡间的马路十分崎岖,多上山下岭的路段,路面很难行走。那里程应该与规定是相符的,但是路面和单位收费标准,肯定是克扣了那位搬运工。于是,我就下发了一个纠正错误、提高付费标准的通知给那一个分店。但是后来,那位帮运工又来找到我,说,那个通知并不算数,分店还是按原标准付费给他。我打电话过去问那分店负责人,说关于付费的事,他们必须请示财会,财会不同意他们无法执行。后来我又去问财务负责人,他说:“你办事稳重一点吧,不要不向领导反映,就私自更改付费标准。这不是一个小事,一旦提高一个地方的付费标准,牵一发而动全身,全区都得乱套!”
  我意识到了自己所做的事情,在他们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小孩子闹的笑话,而自己确实也是莽撞而幼稚的。
  但是我情绪还是略有点激动,对那位财务负责人说:“可这是违反政策的,是地地道道的剥削农民,那搬运工风里来雨里去,每天山路颠簸,多辛苦呀!那些山路上下坡危险,也许连命都要搭上!”
  那位财会负责人也翻了脸:“你算什么?你嚷嚷嚷?!你吃单位的喝单位的,发的是单位的工资,却不知天高地厚!你这是吃里扒外!”
  从财会室出来,我还是感到心里很是郁闷,不愿待在办公室,就怏怏地走出来,想到老街上的门市部去,帮助他们调整几个价格。刚走出大院的大门,就碰到了香薷放学回来,那天学校因为有事,提前放学了。香薷问我去哪里,我告诉她去老街。她眼睛一转说,刚好她也要到一位同学家有点事情,就跟我一起去吧!见我一路上有点闷闷不乐的,就问我:“哥,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我摇头说:“没什么,你不懂。”她说:“你瞒不过我的眼睛,说说吧,是什么事情?”我迟疑了一下,就边走边把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然后我也心有踌躇地问她:“薷儿,你说,哥是不是又做错了事情?”香薷立即回答说:“哥,你没错!你说的那搬运工多可怜呀,他们欺负农民才可恶呢!不过,你以后与他们在一起办事,也学着长几个心眼吧!”
  快到老镇的门市部时,香薷说她同学的家就在附近,她先去同学家,待会儿来这路口等我,再一起回去,就走开了。我办完事情,刚走出门市部,就看到香薷从那边小巷里走出来,好像无意碰上我的一样。我知道她小小的鬼头里,是不愿意让别人、尤其是不愿意让本单位门市部的人看到她跟我在一起。然后她在我的身旁,蹦蹦跳跳着,像一条撒欢的小狗,我们一起走过那乡间的小路。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38:00
  (接上)
  一般来说,没事的时候,单位的领导不喜欢看到我们待在办公室,而是希望我们多去下乡,或在门市部待着,帮着营业员们做一些事情,或做一些自身业务的监督管理。过了两天,我到副食门市部去看看。副食门市部是独立于中心大百货门市部之外的一个单独的门市部,有两位营业员,但当时只有个头矮小却伶牙俐齿的曾小红一个人在。她见我走进柜台,就笑眯眯地涎着脸说:“欢迎大领导来检查工作!”我则回敬一句:“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她眨眨眼睛,然后有点诡秘地对我说:“喂,你那位小情人真不错哟!”“小情人?”她盯着我不解的样子,然后“噗嗤”笑出声说:“就是香薷呀,我们柳会计那位二小姐!”我向她挥起了拳头说:“行了,你积点德吧!人家一个小孩儿家家的,这样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她说:“小吗?是小了一点,但人家人小可心不小!你不懂女孩子,人家真的是心里有你了耶,我们作为女孩子,是明眼人,旁边一眼就看出来了!她都为了你与别人吵架了哦!”
  啊?吵架?看见我一头雾水的样子,然后她就告诉我:昨天星期天下午,她到那边中心门市部有点事,没事的时候,那些营业员就喜欢聚在一起家长里短、说东道西,她们可能议论到了我,什么幼稚啦,工作经验不足啦等等。当时香薷正好从门市部经过,听到了她们的议论,就对她们发声:“你们什么都不清楚,也不懂别人的心思,就不要乱议论人!”当时,门市部的那些人中,就有人和她怼上了:“哟,小蹄子,是你什么人呀?你倒是很懂人家的心思的!”那小丫头刹那间满面飞霞,一脸怒容:“哼,你管不着!”又羞又急地甩袖而去。
  由此,我知道了她已在背后与人抗争,维护着我了。但她却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0:19
  (接上)
  有一段时间,她很少来办公室,也不再找我,我看她上学放学都来去匆匆的,见了我能不打招呼就不打招呼,我们变得好像很生疏了。
  人家学习忙嘛,我也没有理会,只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那时候,我们农业生产资料中的化肥,是实行双轨制的,就是对每一户农户核定一定数量的平价肥料,然后再由他们出高价购买一部分,以补充不足。因为这个额度难以掌握,卖农资的门市部,为了避免造成亏损,就有意多卖高价肥料,却减少售卖平价肥。这一情况,被政府的物价部门开展检查时发现了,就勒令我们向农户退款,否则多收的价款要予以收缴,还要罚款。我只得下到乡下各分社分店,发出通知,让那些农户拿着购肥发票,到门市部来由我们甄别认定后,再予以退款。这事很忙碌,地点又多,所以,我就常常一个星期、十天都不回区机关。
  像这样一个星期或十几天都不回区机关,在农产品收购季节也有。我们那个区,以产辣椒著称,蜚声遐迩的宝庆辣椒,我们那里就是主产地之一,一到秋天,收购部的门店里和仓库,红艳艳的辣椒堆积如山,地坪里则晒满了还没有干透的辣椒。我们区社的管理人员,都会被分配到固定的分社分店,去帮助收购。如果机关没有特别的事情,我们一去就往往很长时间不会回来。那些年,对于辣椒收购的质量判别、评级,我也是一个行家里手。因为各等级的收购价、调拨价也是由我计算制定后下发的。
  有一次,我居然在我下乡的地方,发现了香薷。她说是到那里来走亲戚的,并不知道我在那里是偶然碰上的。然后,她把叫到外面说,说:“哥,你给我一个钥匙吧,我有东西要放到你房间里。”我二话也没说就给了她一把钥匙。
  过两天后我回去,她把我留在房间里的衣服洗干净了,房间也整理得很整洁,还留下了两个西瓜,她留言说是从乡下的亲戚家里带回来的。
  渐渐地,我们又亲密起来。我不在的时候,她就经常到我房间里呆一呆,看书学习,给我洗衣整理房间,有时还给我留下好吃的东西,包括以密封的瓶子装好的、她妈妈制做的坛子菜,如泡菜、剁辣椒姜丝蒜米什么的,能较长时间收藏,又很下饭。我悄悄说她,不许她不经妈妈同意拿东西给我,可她总是大咧咧地说:“没事,你放心吧,我妈妈都知道!”
  后来有一次,她在我房间里留下了一封信:

  哥:
  我实在忍不住要跟你说了。此刻,我流着眼泪告诉你:哥,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你一定要等我,等不了多久的,我不打算上高中,更不想上大学,我只想初中快点毕业,然后考上一个中专,早点出来工作,那时,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害怕会失去你!有很多女孩子会喜欢你的,到失去了你的时候,我再来痛苦与后悔,那我岂不是太愚蠢!
  哥,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我喜欢黏你,已经引起了别人闲话,妈妈都警告我好几次了,责骂我注意检点!
  我试着疏远你。可是,我总是感到心里空落落的,我终于发现,假如没有了你,我的心就像被摘去了一般。
  在那些你下乡、长时间不在家、我看不到你的日子,我就像丢了魂,简直要疯狂了。
  那次在你下乡的地方碰到我,其实是我打听到你在哪里下乡,故意以去亲戚家为名,去看看你的。你不在家,我就是在你的房间里呆一呆,也是感到多么亲切,是多么大的安宁呀!我真是庆幸鼓起勇气向你要了这把钥匙!
  哥,你记住,一定要等我,切切!
  妹:香薷
  X年X月X日

  看到这封信,我的心里的震撼,就像一枚原子弹爆炸,或者像地震引发了海啸一样,心潮翻滚。平心而论,我的心里是狂喜的、甜蜜的,与香薷生活在一起,我绝对一百个愿意,好像我们生活在一起,这本该就是天经地义的。可是,狂潮过去,我又明明白白地知道一个事实,甚至感到自己的可耻:我在干嘛?人家就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什么都不懂,还要上学,有锦绣前程!我怎么能够毁了人家呢?!
  于是,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心理,我留下了一封莫名其妙的短信,放在了她留信的地方:

  香薷:
  傻妹妹,我首先要批评你,这么小的孩子,不专心读书,心里怎么会有这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呢?
  以后不许再有这些胡思乱想!
  你不用担心,我们不是一直生活在一起吗?无论什么时候,我们都生活在一起,这是理所当然的!
  专心读书,你如果再是这样不懂事,哥哥以后就不理你了!
  记住这个日子吧,哥和你一起记住!
  哥
  X年X月X日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是某一个秋天、公历的九月九日。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1:29
  (接上)
  我们不用传信,她有我的钥匙,所以,当我不见那封信的时候,就知道是她取走了。
  有一天,我洗过澡后,正在洗衣台上搓洗衣服,她从澡堂出来,经过我的身边,见周围无人,轻轻说了一句:“半个小时,我在大门外等你!”就匆匆离去。
  她已经很久不跟我在一起洗衣服了。以前,她会在洗衣台这里,跟我一起洗衣服,假装没带肥皂,要共用我的肥皂,然后赶开我:“去去去,笨手笨脚的,为报答你的肥皂,我帮了你吧!”连我的衣服也一起洗了。那时还会说笑、唱歌,有时还会在水龙头前互射水柱、打打水仗。
  我叹了口气,然后匆匆洗完,晾了衣服,就赶到大门外去。
  她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见我出来,扭身就往坡上走,那是一条公路,通到本区的另一个乡,然后可以到达另一个县。
  那时候乡下的车子不多,公路这时候都是寂静的。一路走到坡上没有人的地方,这时暮色已经降临,远处的人已经看不见我们,她等着我靠近,然后就挽起我的胳膊,我们在那路上散步,心里是万分的温柔、欢融和亲近。也许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时对方身上的那种微微的颤栗和气息!
  我们一直散步,在坡上走了几个来回,然后在一个水泥修造的氨水池顶盖上坐了下来。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农村还使用过氨水作为化肥,那种液体有很大的呛鼻的气味,而且具有腐蚀性,也是由供销社经营的。后来不卖这种肥料了,但废弃的池子却一直留了下来。
  朦胧的月光照着大地,四周一片寂静,有夏虫鸣叫的声音。
  香薷突然靠过来,搂住我的头,把她的脸紧贴着我的脸,轻轻摩挲着,幽幽叹了口气,然后说:“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而且非常害怕,你会离开我!”
  我只是安慰与批评她,不要胡思乱想,一定要专心学业,小小年纪,不许有这些不该想的东西。后来她答应我专心读书,我则答应她不会离开她。
  我们起身回去,走近院子的时候,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兽,我感觉到她全身的警觉都在竖起,蹑手蹑脚。我让她先进去,我在后面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了,才跨步走进大门。此后,我们有很长时间不再联系,好像她真的一心一意扑在学习上了。
  后来有一天傍晚,我正在打篮球。以前我打篮球的时候,香薷会在旁边观看,而且会给我拿拿手表、衣服等东西,并给我加油。后来,我打篮球她已很少来看了,即使来了,也不会那么欢闹、给我加油,看一看无声就走了。我们打得正欢,有一位女孩,那是车站的一位售票员,走过来叫我。尽管她比香薷大几岁,但仍然是香薷的好朋友。她把我叫到一边,说:“香薷在我那里哭呢,你去看看吧!”我匆匆交代一声有事,就跟着她走了。
  我走进那位售票员的单身宿舍时,香薷正面向里躺在床上。听见我进来的声音,她哪里在哭,我明明瞥见她的脸上简直已经笑开了花。但我假装没看见,只是轻声地呼唤她,然后问她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一忽儿爬起来说:“我当然心里不舒服,人家就是想你了,心里难过嘛!”
  然后招来的是我的一顿批评!
  我现在回想,觉得我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平淡太无趣太乏味了,也许我这样的人就不该得到那些美丽的女孩,根本配不上那些人间的精灵吧。
  我只是一阵批评,说她不听话、不专心读书、不该这样杂七杂八心有旁骛,再这样下去,我真不理她了!她一边笑靥如花,一边点头如捣蒜,说接受我的批评!
  然后我说,没事吧?没事了那我就走了。我走出门,向那位女孩致了一个谢,让她有什么事多照顾着她点,实在是太小还太不懂事了。她点头答应着,送我出门。
  这是我在那里时,与香薷的最后一次相处。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2:28
  (接上)
  不久,县社人事股来了一个人,我认识那是一位副股长。他跟我商量,说有一位跟我不同学校但同一专业的毕业生,比我晚一届,分在了遥远的异乡,想调回自己的故土,我能不能同意跟他对调?
  我通过仔细思考,觉得人家想回自己的故土,我应该同情他、玉成他。而且,我也忧虑,香薷这个样子,在这里继续留下去,多好的一个孩子,恐怕真会毁了她!于是,我一咬牙,就果决地答应了对调。
  调令很快下来了,元旦节前单位就派车把我送到了新的单位。离去的时候,后来我一辈子漂泊,走过许多地方,从来没有离开一个地方的时候,有那么伤感。我一路的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有时甚至呜咽出声。那位司机也是三年的老同事了,只是不停地温言安抚我:“没事呢,不要紧,以后想念大家了,就来走走吧!”
  我没有告诉过香薷,走之前也没跟她有任何告别。我不知道当她知道我已经走了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那以后的日子她是怎么走过来的。
  那时,我二十岁了,香薷应该是才十六岁。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3:43
  (接上)
  第二年暑假刚一到来的时候,香薷长途跋涉,找到了我新的单位,但是,我恰好出差去了。我单位的一位女同事接待了她,留她吃饭,还留她住宿。当时她们说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但她走的时候,给我留下了一封信,告诉我来看我没有遇上,然后就是谴责我,说大家都告诉她我花心花肠,一大帮女孩子围着我转,但我却不确定一个目标,跟所有的女孩子玩爱情游戏,她都知道了;年轻人或许不可信,但老同志也是这样告诉她的;然后她说:哥,你改了吧,要不然会影响你的工作!
  那信并没有封口,就是一张纸折叠成燕子形,我估计她也是考虑到别人会拆开看,有意写给大家看的。
  但从此我的花名却传开了,说我在原来的单位勾引了一位如花似玉一样的女孩子,他们都惊为天人,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而我却抛弃了人家。
  我当即回了一封信,告诉她一切冤枉,没有别人告诉她的那些事,难道连她还不相信我吗?
  但信发出去后,石沉大海,她从此也没有回过我的信。
  一切都是天意吧!如果那一次她来,我正好在家里,我们相逢了,我相信事情一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即使她还小,也许我也会下定决心,我们确定生生死死都在一起。但偏偏我不在。我写去的信她不理我,我也就正好不去打扰她,让她安安心心地读书、成才吧!
  直到过去了许多年,大概十五年以后吧,那时,我也已经下了岗,四处漂泊为生,尘土满面。只能说是感谢老天,它真正是开了眼吧,我居然在外地的一座城市里,突然碰上了她——香薷!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4:37
  (接上)
  她依然还是那样,即使显得有些落寞、寡欢,但在人群中还是高高挑挑、如鹤立鸡群般,一眼就能看到她。她正与她的姐姐并肩而行,迎面向我走来,她的姐姐只有她的肩头那么高。
  我们突然都看见了对方,然后眼睛都一亮,同时叫出了声:“香薷?”“哥?!”
  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上,陡然间焕发出光华来,好像光彩熠熠,瞬间就换了一个人。
  她的姐姐也是我们同单位的老同事了,一直对我非常好。记得那时,我下乡到他们分社去时,只有她肯让出自己的香闺给我留宿,她自己则到门市部去守货房。
  香薷心里对于我的事情,可能只有她的姐姐知道的最多。
  她姐姐一见是我,跟我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有意托故就走开了,把时间留给了我们。
  我与香薷在街上走着,非常亲近自然地,她就挽上了我的手,抱着我的一只胳膊,就好像回到了当初的孩提时一样。她在我的耳边喁喁细语着,告诉了这些年来我不知道的许多事情。一切是那么沧海桑田却又令人悲伤,叫我的心里酸酸的直想流泪:她的哥哥已经去世了,她妈妈后来给他娶了一个农村没有工作的女孩,所以留下了寡嫂和一个侄儿;母亲已经退休,身体尚好,可以自理,父亲后来也调回来与母亲团聚了,目前老夫妇与寡嫂一起抚养着侄儿;姐姐谈了一次恋爱,没有成功,后来就一直单身至今。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6:01
  (接上)
  至于她自己,说起来当然就更加话长。
  我想找个地方,叫她姐姐过来一起吃点什么。可是她说:“哥,这么多年了,我有太多的话要跟你说,吃饭不算什么,而且那根本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就陪我散步、说说话吧!”
  所以,我们就一直在街上漫无目的踱步,走走停停,有椅子的地方就坐下来休息一阵。后来,我们就走进一个公园,在一处僻静的树荫下的椅子上坐下来,那里临近一个湖。人们在远处水深的地方乘小船游玩,我们的近处,则有两只白色的天鹅,在水滨处漂浮、伸出长颈潜进水里,搜寻着什么。
  然后我渐渐明白了,当初家里唯一支持她与我好的就只有姐姐。她的母亲一直反对,原因当然是她还太小,不能过早考虑这些东西,另外我是外地人,来去无根,并不可靠,而女孩子一旦因为谣传坏了名声,那会毁了一辈子,她妈妈自己就深受其害,造成了一辈子的不幸。姐姐曾经反复地询问她:“你真的喜欢他吗?你自己下定了决心吗?”看看妹妹坚定的表情和态度,她就理解并支持着妹妹。那一次路途迢迢、经过多次转车来找到我的新单位,就是姐姐资助她并给她打的掩护,对母亲说在她那儿呢!
  至于我问她为什么不给我回信,她说,根本就没收到。自我不声不响调走之后,她心里明白,我是为了爱护她,怕她还小,会影响她的成长所以走开的。她就下定了决心,不论多远,她都要找过来。可是,母亲更加反对她对我的感情了,为什么呢?因为母亲猜疑我的不告而别,是因为我在那里时听到了关于母亲不利的传闻,嫌弃她们。当然,只有她坚信我不是那样的。我写去的信,母亲在办公室最先收到,不给她看就毁掉了。这是母亲后来看到她人生的不幸,对她歉疚后悔了,才告诉她的。
  之所以后来放弃再来找我,香薷是这样对我说的:“自我一到那里,你那位女同事代替你来接待我,我感觉她就像是一位嫂嫂,接待自己亲爱的丈夫的亲妹妹一样。我一看那光景,就明白她也是喜欢你的。她不声不响,说话轻声细语,待人周到细致,温柔贤惠。我一刹那就感觉自己完了!为什么呢?因为我发现她是一位非常柔弱的女子,谁也不能硬起心肠来跟她争夺!我就想,没有了你,我是一个性格强大的人,怎么我都可以生存下去,不过是一辈子人生,我都可以豁出去!可是,感觉如果没有了你,那位柔弱的女子可怎么办呀!而且我最了解你了,依你那种个性,一旦知道她对你柔情深种,只要我不来纠缠你,你一定不会拒绝她的,绝不会丢下她不顾!所以,我一狠心,就算是我抛弃了你吧!但是,今天我要对你说清楚,绝不是我不爱你呀,哥,而是我太爱你、太懂你了!”
  香薷说到的最后几句话,我就像是遭受到了雷击!真的,这太透心透肺了,她完全就是我的灵魂,是我生命的另一个翻版!
  而这时我也完全理解了,相爱的人,只要有了这种懂得、知心知肺,他们在这个世界里,遥相呼应、相互支撑、互相理解着,这就够了,比什么都更重要、更幸运,为什么一定非要生活在一起呢?!只要知道他(她)还活着,这就足够了,那就是比什么都更重要、更强大的力量!
  只有当有一天,知道了一方已经不在人世时,那才是最重大的打击,足以致命,并且构成空前绝后的孤独吧!
  香薷好像是自言自语地叹息了一句:“哎,有谁知道我那些以泪洗面的日子呀,直到现在想起来,我都仍然忍不住泪如雨下!”
  她抬起手臂,拭了拭自己的眼睛和面庞,但是,那泪水却如泉水般地不断涌出来,她又伸出手掌随手揩抹着,满脸淋漓。我忍住心里如刀绞般的疼痛,递给她几张纸巾。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7:14
  (接上)
  香薷接着告诉我,初中毕业后,高中没有读完,她就不想再读了,央求妈妈给自己找一个工作。本来已经安排一个姐姐进系统工作了,再安排一个进来是有很大困难的。但是,妈妈有一个美貌女儿,这已早就名声在外了,县里的领导也都知道。有一个掌握实权的领导就提出来,只要我答应给他做儿媳妇,招工的问题包在他身上。那时候,我已经觉得嫁给谁都是一样,没什么区别了,为了免得妈妈为难,我一口就答应了。
  后来就订婚、上班、结婚,而且生了一个儿子,但是那个男人除了有一个能干的老爸外,什么本事也没有,上班打卯之后,就是与一帮公子哥儿喝酒瞎混,还在外面拈花惹草。本来我就瞧不起他,所以,果断地就与他离了婚,儿子他父母不肯给我,就交给他们老人家照看吧!
  后来,我就离开了单位,跟着我一个早年的同学,那是一辆大货车的车主,就是我现在的丈夫,我们开着车,到处跑货运闯江湖为生吧!他一直对我有好感,离了婚更是主动来关心我,我觉得这种不受羁束的飘荡,也符合我的性格,就跟了他!这不,这一次我把姐姐也叫出来了,一起来散散心。
  (待续)
楼主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08 12:48:09
  (接上)
  故事讲完了,香薷眼睛里虽然还泪水点点,却梨花带雨地冲着我破涕一笑。我陪着她从公园里走出来,她不肯去那些店子里吃饭,我们就走到一个路边的食摊上,去吃烧烤、喝牛奶。她叽叽喳喳,显得身轻如燕,谈笑风生,好像居然有说笑不完的话题。
  后来她的说笑突然戛然而止,阴云罩上了她的面颊、我们的心头!我们知道,我们该告别了。但是,又好像有千言万语,不知道怎么启齿。无论如何,离别这么多年,相见却这么短暂,是叫人恋恋不休、依依不舍的。
  从食摊上起身,我们正在街上逡巡、游移不定,谁也不能启齿来说出告别这个词。突然有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扛着葫芦架从我们身边走过。香薷看了我一眼,再看看葫芦架,我就明白了。我叫住了那卖葫芦的人,买下了一串冰糖葫芦,递给香薷,然后突然又加了一串,再递给她。她又破颜为笑了,接过那两串冰糖葫芦,那一刻,我们恍惚又回到了那遥远的岁月,依然是两个年少无猜的少年,仿佛她在撒着小贪婪的娇!
  她突然说:“哥,谢谢你,我们一直就是这样心灵相通,到今天还是这样!我深深地感谢老天,让我碰见了你,无论怎样,让我在心里拥有了你,这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运!我有时想想都害怕,假如没有你,我这辈子的人生该会是怎样的?那该是多么恐怖的黑暗呀!”
  然后,她笑了一下,眼睛里已经是满眶的泪花。她说:“哥,老天让我们今天又遇上了,这已经够了,我不敢奢望太多!天下没不散的宴席,我们就此别过吧,只有有缘,我们再相聚!”
  她突然就恢复了自己的一种性格,拿出了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勇气,伸出双手,跟我略略拥抱了一下,将脸埋在我的肩窝,语带哽咽地轻轻说了一句:“哥,保重!”然后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而且我们的分别方式,又是这样的奇特,犹如神龙突现,然后又踪迹全无:我们都不留电话,也没留下任何的联络方式。
  我盯着她的背影,她回头又向我挥挥手,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我看见她踉跄了一下,然后稳住自己,似乎在擦着眼睛里的什么东西,又快速迈步,她似乎在努力坚持着,不让自己跌跌撞撞!
  直到那一刻,我眼睛里的泪水才潸然而下!我突然明白到了,自己这一辈子,犯下了多么严重、多么巨大的错误呀,而我无论怎么后悔,都已经晚矣!
  但是,我们又知道,我们就是对方的一种琴声,因为有了这种琴声,我们的生命才那么浪漫,绚光灼彩,得到升华,有了灵魂,矗立得那么高贵,那么华美。
  这种琴声,时时刻刻,那么美丽,那么温柔,那么缠绵、那么忧伤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穿透了岁月,穿过了风雨,穿过了漫漫红尘,始终陪伴在对方的身边,有时是那么缥缈,有时又是那么清晰,缠绕不绝,悱恻不尽,直到自己的生命消失的那一天……
  (完)
我要评论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08 13:45:54
  支持雪花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沧海凤舞 时间:2017-06-08 15:16:48
  这种琴声,时时刻刻,那么美丽,那么温柔,那么缠绵、那么忧伤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穿透了岁月,穿过了风雨,穿过了漫漫红尘,始终陪伴在对方的身边,有时是那么缥缈,有时又是那么清晰,缠绕不绝,悱恻不尽,直到自己的生命消失的那一天……
  --------
  琴声永恒!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望舒amy 时间:2017-06-08 15:18:43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沧海凤舞 时间:2017-06-08 15:24:58
  大爱无尽,生命长春,
  佳作留芳,红尘华美!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08 16:09:06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6-08 17:23:40
  @雪花与火花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6-08 17:24:03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