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纪实-厨子唐宁的美好生活

楼主:后唐往事 时间:2017-06-08 02:17:06 点击:1556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人的一生能做好一件事就很不错了,可有人就要挑战这句古训,唐宁就是这样一位。
  这开个小吃店已经不知道是唐宁第几次人生大转身了,上一份工作还是看起来既体面又多金的导游工作。正在所有人都在响应号召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时候,作为B城导游界标杆人物的唐宁突然把旗杆一扔,端起了炒菜锅。专心做起了厨子。
  我们大家对唐宁的印象还停留在唐宁意气风发地穿梭在各大景点、站在给新导游讲课的讲台上,也会想起他和我们一起玩牌喝酒等各种圈内活动,他总是那么一个活跃的一份子,哪里都缺少不了他,同事的聚会,公司的高规格接待只有他出马才是众望所归,也才能皆大欢喜。我认为他只是一时脑热,受点挫折还是会回到我们中间来,毕竟,这行业虽说已经不是那么算高薪职业,但比起一个小店来说,既无亏损的风险也会挣得多一些。那么聪明的唐宁没理由看不到这一层。
  一个常年穿着高档跑鞋,睡酒店吃馆子,在一堆女人里摸爬滚打的男人突然变身成一个满身 油污,一身臭汗的厨子,这落差好比一个漂亮女演员突然被卖到山沟里做了跛脚老汉的老婆。
  唐宁的小吃店开在B城的中山路上,B城最热闹最古老的一条街。
  要说哪个名人最喜欢臭美,在中国估计没有谁能比得过孙逸仙了同志了,几乎每个比鼻屎大点的城市都有一条叫中山路的街道。有些地方除了中山路再来个中山公园什么的才算完成了城市逼格的升华。人物崇拜也许在那个时候到了最顶峰。
  唐宁的小吃店是坐北朝南的一处好处所,店铺不大,方方正正也就六十好几平方的样子,大大小小地摆了七张桌子。这么一间小小的店铺,瘦二居然就心安理得地守着了。任外面的世界如何精彩,他只安心做一个旁观者。
  甚至连旁观都不愿意。毫无先兆地把我们一众天天耗在一起的同行在微信上,QQ里拉黑了个精光。
  中山路座落在城市的北岸,这里毗邻避风港,海边的渔民就是在这里卸渔货挑上岸的,随着码头设施建设的现代化和城市规模的扩大,这里的卸货功能已经退化,慢慢地变成了一条商业街,在它古色古香的老建筑群里,坐下吃点地方小吃成了外地游客和本地居民不错的选项。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中山路聚集了全B城各式著名小吃,这也像是老猫叫春般的一下子吸引了正在发情期的公猫,各地做餐饮生意的也都闻风而来。自然带着自己最拿手的号称各种正宗的能吃进肚子的东西来凑个热闹,顺便挣点小钱养家糊口,做餐饮小店,勤劳点混个温饱没问题,但要是打着发财的目的来做,那就是自讨没趣了。
  B城的名气,是连着B城老百姓的荷包一起鼓起来的,彼时的B城人真的是穷得每天只能吃海鲜,B城人从前吃海鲜特别粗鲁,巴掌大的花蟹,筷条头长的皮皮虾都是清水一煮沸,用框装着摆到桌子上,还特别不好意思地说,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实在对不起。惊得那些北京上海见过大世面的人都找不到下巴了,在他们的记忆里,像样点吃一顿是在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了,当然,手机是肯定记得的,这么重要的事情打开QQ,一定记录了的,有图有真相。再过几十年都是非常温馨的回忆。
  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的B城人人都富了,富得海鲜都不想吃了,偶尔吃一点也是买了几个小不丁点还或许是养殖的海洋生物,各种时髦炒制,摆盘也讲究,然后再用了手机一一消毒完毕,各种晒幸福。生怕没人知道他又吃了一餐叫海鲜的东西。
  唐宁的小吃店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应运而生了,田螺这种生物以前在B城的菜市场是很少见的,主要消费群是来自周边的L城和G城的移民,这些人偶尔怀念故乡时喜欢用这个家乡特产助兴。说白了就是借这个多灌几杯啤酒。
  吃惯海鲜的B城人接受不了那个泥腥味,别说田螺,哪怕是淡水鱼类,B城土著连喂猫都不用它,我就是生活在B城的G城人,老丈人家就是B城土著,现在孩子都十几岁了我硬是没在家看见过我年少时抓过的鱼和摸过的虾,餐桌上的鱼虾从来没断过,B城土著号称无腥不揭锅。只是许多人的家里已经从刚开始的生猛海鲜变成了现在腌制的或者冰块冰着的而已。
  认识唐宁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从旅专毕业后我来到了正大力开发旅游资源的B城,算是科班出身的我认识了半路出家的唐宁,如果说有一种职业是最不需要专业学习的,应该就是导游了,我发现我四年的大学生涯所学到的东西在半路出家的唐宁面前没有半点的优势,当我把好不容易背下来考了高分的各地的风土人情,气候、景点在唐宁面前聊起来时,他总能在最后补充一下,除了这个景点还有哪里也值得一看,还能告诉我当地的小吃在哪条街,几点最热闹,说是上次去的时候就住在那附近,这一度让我非常沮丧,后来总算在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祖宗曰。唐宁在入行之前是大公司的业务员,脚步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偏偏还是个热衷于口舌之快的好食之徒。
  如果说有些习惯是很难改的话,行走算一种,这就不难解释许多人一段时间不出去晃一下就魂不守舍了。唐宁原来服务的公司倒闭了,我们身边每天倒闭和新开的公司层出不穷,唐宁公司倒闭的理由没有人去在意,只有唐宁感觉到了迷茫。正年轻力壮的时候,准备大干一番,为自己和家庭争个脸面什么的。这回有力无处使了。
  唐宁继续在各个公司游走了大概有半年,希望能继续找一个能够全国各地跑业务的工作,工资和出差补助哪怕少点也行,只要业绩提成高就好,唐宁对自己的业务能力是有信心的,所以他在找工作时最在意的就是业务绩提成。结果,半年下来,面试没少,居然没有一家能够谈得拢的。
  而此时B城的大开发正火热进行中,B城的名气如日中天,嫣然一副横空出世的架势。各地来投资的和旅游的人们霎时间挤满了城市的各个大大小小的宾馆。旅游这个新兴的产业也就开始在这种城市风声鹊起。
  唐宁心里一动,这个职业不正好是我想要的吗?做个导游,扛个旗子,背个包,满世界就可以跑了,一边玩着一边把钱赚了这简直是和站着还把钱赚了有异曲同工的美妙之处。据说收入也是看业务能力,听说,国家刚开放旅游市场,那些扛着旗子走世界的,装钱都是用麻袋装的,不仅是当时最大面值的十元大钞,时不时还能为国家创汇,拿它几刀美钞压压钱包。
  唐宁就是在这样一种对旅游一知半解当中加入了申领导游证的行列当中。
  唐宁跑到旅游局看报考条件,高中才能报考呢。这对于时下这些揣个双学位满世界找工作的人当然不是事,可对于唐宁来说,这门槛都进不去。
  这可让唐宁花了几分钟懊恼自己怎么读书的愚笨,初中毕业后就考不上高中了,他倒是用功的了,可天道酬勤这句话对读书有时真不管用,他见过比他懒得多的人都考上很厉害的高中,三年不行我就四年,按后来唐宁自嘲的说法,老师特别喜欢他,又专门留他读多了一年初中,但是一参加中考,还是离最普通的高中分数线有一巴掌那么远的距离。正当他怀疑人生的时候,国家开始改革开放了,满大街都是新开的公司,走在大街上的总经理和老板就更多了,用当时的说法,大街上掉块大石头,压死十个人有九个是老总,还有一个是副总。做老总的自然需要个跑腿跟班的,就这样,唐宁进入一家卖纸的公司,那时他名片上打着:三龙纸业集团唐宁,名字后面职务是销售经理。
  懊恼了几分钟后,唐宁荡到公交车站,随便扫了一眼,撕了一张小名片,就你了,今天就照顾你的生意了。这事碰到唐宁这样的真没辙,有些人是货比三家,找出几个来一一打电话问谁家便宜点,做工精致点以及发货快点什么的,唐宁只挑一家,一是相信办事要顺利,越简单或许越顺利,二来他知道,这些人的电话不管是哪个,说不定办事的就同一个人。毕竟,工艺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只是推销的手段和人有区别罢了。
  “大专两百、大学五百”电话那头的接线员明显的外地口音。
  “大专就好了”唐宁其实高中就可以了,但作为本地土著,办个高中的说不定碰到传说中的校友,反而容易尴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来个大专。
  “函授的就好了,法律专业就不错”对方给唐宁提着建议。
  “和我想的一样”唐宁说。
  一张照片两百元钱,半天时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唐宁拿着烫金的大红毕业证,唐宁摇身一变从初中生变成了大专毕业了。就这样,唐宁算是把报考导游门槛给跨进去了。
  报考填表的那天,唐宁将各种身份证、毕业证、照片,由于心虚,他把毕业证放在最底下那层,可是接受报名的老师却看都不看一眼放在最下面的红本子,就刷刷几下把报名表格给填好了。然后就把所有证件退回给了唐宁。
  唐宁亲眼看见这位老师压根就没打开过毕业证,那怎么能这样?难道这两百元钱白花了?唐宁觉得很心疼的。他都宁愿自己被认真的查一次。这不是形同虚设吗?也罢,单位要创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以后就是绵羊一只了,以后没事来个培训来个管理再来个年审什么的,哪一样不是需要你交个几百大洋,那个时候的各个事业行政单位能挣钱的领导,能给下属挣多些外快是当做本事的,当然,除了给下属挣钱,也顺便给自己挣它个不清不楚。像唐宁这种举着钱包求进的一般是不会有人拒绝的,唐宁想想,仿佛一下子明白了许多,那么多台上讲话的人,明明和他一样,几年后到了报纸公告,不是博士生导师就是经济管理专业硕士博士,这出处和他应该没多大区别。要说唐宁买了个文凭就看不起他,觉得他没什么真材实料,那你就错了,这唐宁写得一手好文章,卖给一类刊物的《读者》也卖过一块钱一个字。搜索一下那文章后来的结集出版,在一起的都是些耳熟能详的大家。
  唐宁倒不是觉得有这张证能说明什么,相反,他觉得在后面的自我学习和总结,比死读书强,真材实料比一张文凭更令人信服。
  进得去是本事,出得来更要能力,我的好多大学同学四年时间都出不来一个导游证,这事,说难真难说容易他还真是容易。学校是要严格要求的,无论努力还是不努力谁都能混到这个证那么学校就没法管理,老师说什么都不再有人听了。
  但此时的B城不同,导游需求的缺口大得离谱,只要是条件合适报了名,你把培训费一交,几个月的速成理论培训,强化上岗训练,几乎都是可以拿到一张导游证,至于以后你混得好不好,自然是丛林法则,优胜劣汰,有市场在调剂着呢。
  这不得不让我和我的同学有些愤愤不平,这也太不公平了,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绝对的公平,这也是故人说的时势造英雄了。
  进到同一平台后,没有了理论优势,我才发现,我们这些书生气十足的科班生根本不是这些久处江湖的同事对手。当我们还在傻傻地每天去到办公室背着导游词,等待公司经理分配跟师傅实习的时候,唐宁便以一个新人的姿态邀请所有办公室人员和老导游吃饭去了,说是作为B城土著,公司新人一定要带大家到最地道的渔民家吃个海鲜,体验一下地道渔民生活。这可是没有办法拒绝的邀请,无论从公从私,于公,作为导游,了解当地渔民生活的第一手资料自然对提高大家的业务水平有很大的帮助,于私,嘬一顿用框装的海鲜大餐当然是件特别爽的事情。
  唐宁找了家有船的亲戚,带领大家到船上取海货,那时的物流还不是特别发达,除了深加工后的外运而外,B城渔民的海鲜基本还是本地消化,菜市场里价格也是很便宜的,因此在船上的海鲜捞上几框也花不了多少钱,但大家都是高高兴兴地,唐宁早年出社会,各地跑着,带给亲戚的东西也不少,在亲戚面前都有着很大面子。这家亲戚更是淳朴的可爱,见了这么多衣着光鲜的俊男美女来到自己家船上,恨不得把舱底全打开,一大锅的虾蟹螺贝在大铁锅里一焯,原汁原味就都端了上来。
  一边吃着喝着,一边听唐宁介绍各种海鲜的味道,如何捕捉,顺便再讲讲出海捕鱼的艰辛与快乐,讲他听到的关于渔民的故事,让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
  就这样,新到公司的唐宁第一天,当他几乎不认识老前辈的时候,公司上下几十号人已经无人不识他了。而我们这些人一个月后还有人把我“李官博”叫成“那个林什么”。
  最让我嫉恨他的这唐宁还是个特有心机的人,他居然在席间敬酒时,把个我们公司最出名的大师姐灌得晕乎乎的,这在当时她
  还可是我们膜拜的对象,夸她是什么B城旅游界的标杆啦,公司大姐大了,这大师姐太享受这大庭广众之下的恶狠狠的奉承,立马主动开口收他为徒。这种郑重其事的收徒和被公司安排才肯带着实习几天的徒弟待遇和效果是大不相同的,按唐宁当时的话说“我一定好好学习,不给师傅丢脸”,换做他师傅就是:“我得好好带着,给他铺好路子,混不好我都没面子了”
  公司各部门经理自然是顺水人情,一来大师姐在公司有很大的话语权,二来带新人这活没人做,就算带了也心不甘情不愿的,不教真功夫,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了。新人只能靠自己一边做一边悟,公司一面需要高素质的导游,一面业务素质好的老导游不肯好好教新人。这回有人主动带。当然乐见其成了。

  这样,我们大部分新人还在办公室继续背资料,背得大家心里都要长满了草泥马的时候,唐宁已经跟着他的师傅走遍了本地和周边几条线路的沟沟坎坎。其中还跟着通过他师傅引荐的两位师兄跑了几天,以他师傅的话说:这叫多学点不同风格,形成自己的风格。让我们羡慕得牙齿都痒痒了。
  而当我们还在享受办公室凉爽的空调时,唐宁已经在开始自己带团了,这是在旅游界推崇的不公平,团队要优先交给业务能力强的人去带,这是写在教科书上的,恐怕是出题老师担心我们对此持不平态度,考试还专门出题让我们加深认识了,况且应该是每个人都答对了。而我们就算自信业务能力强,没人见识过呀,换了业务经理说的就是,餐厅和景区的大门往哪边开你都不清楚,业务能力能好到哪里?
  唐宁会在旅游界有个美好的人生,我们都坚信,凭他的情商在这个情商决定一切的行业里混,出头是一定的事情。事实和我们预想的一样,做了导游的唐宁一直过得顺风顺水的,钱也挣得不少。他是我们公司一群同事里最早玩车的,也是最早住上别墅的。
  挣钱吃饭逛酒吧,这是在导游圈里的规矩,但凡谁出了大水,也就是挣了大钱的时候,挣了钱的那个请大家吃个饭,喝个酒这样的,打土豪分田地,或者说劫富济贫,我们的心理就是这样,这些年的旅游,在中国,说是一帮败家子打着员工福利的名义糟蹋国库一点都不过分,法不责众,谁也不能免俗,作为单位管事的,别人家出去个两次,一长一短。你不跟上甚至超过他都不好交代。以后各种评选和民意调查,你得分是不会高的。
  长线指的是出国,讲究点的出个欧洲六国。最起码也来个东南亚的新马泰。短的就是指国内的各大名胜。这些硬讲究是少不了的,不能让别人把自己比下去。至于为人民服务,至于清廉这些事情,在当时是没有人去顾及的。从众,这是大多数的人无法逃避的性格弱点。整个社会都认为这件事是件很普通的事情时,它的存在就合理了。
  出去旅游这件事是硬性的,但出去后的一路行程安排讲究得去了,就好比乞丐赤脚端钵从东走到西,人家驾着豪车搂着小蜜的也从东走到西,那待遇才是最能体现不同的地方。
  福利好的单位往往是团队里有个领导带着,一个财务跟着买单。
  吃海鲜,一桌下来万儿八千的都太简单了,这是我们挣钱的路子,餐厅只需要买回些谁都没见过的物种往鱼池里一放,刚下得车来的游客往往会兴致勃勃地问,这是什么,鱼池边上负责给人点单的人,看起来一副质朴得比渔民还要渔民的人,他会耐心地告诉你,这是什么,那是什么,还会告诉你这个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只有在我们这你才能吃到。
  我见过一种美人鲍,刚开始几乎每桌都会点,后来就有一次,身边有人估计以前吃过了,全国旅游资源共享,套路相同,所以也常有在其他地方上当过的,即使这样也不怕,买单的是公家的钱,无所谓的。这个老兄就说:“这个叫砗磲,有毒的,不能吃的”这人不仅上过当,还回去做过功课,这种有心计的客人是最难对付的。
  点单的人什么没见过?“我们这小地方没那么多学问,我们都叫它美人鲍,我们婚宴上都要摆上这道菜才算是档次高”我听了就想笑,这东西往上摆那可真够土的了,不是漏字,豪子在这里确实没有。
  不过,没有人可以反驳他,这里没有婚宴,你无法说他的话有假。就算有婚宴,一句档次不够也足以打发了。
  “来一只吧”负责给客人点单的男子问身边另一个看起来像领导的人。这里学问大,要察言观色几年还要有天赋,你才能在一众人里面找到可以做主的人,找到能帮上忙的人。
  “多少钱”
  “卖给别人一斤八十,卖给你们我只收一百六十”谁叫你们看起来很清廉的样子,这潜台词你要会意会。
  “试试,其他人都没吃过”这就是套路。不能因为你吃过,其他人就不吃吧,而正是因为你吃过了,大家才更应该吃。好吃与否不重要,吃了这么个新奇的东西是重要的,猎奇,本来是旅游的一部分。
  只要卖掉这么个美人鲍,基本算大功告成。问你一声要不要来一个是因为吃定你了,你一定会点这道菜,有些时候,那是根本不问的。捞起来就一刀插进去,然后问还点什么?客人会着急,我没说点这个菜的。
  点单员会告诉你:“刚才你们那么多人在指着这个这个地叫,怎么现在不认账了”
  这个的问题就出来了,说话不严谨走到哪里都要吃亏的,文科专业的人也会着道。
  “看,这个”“这个很好看”你想要表达的应该是这些内容,但理解成吃这个也没有问题。实在讲不过去,也罢,半价吧,剩下的我自己掏钱包赔老板好了,点单员可怜巴巴的。这下你都不好意思欺负“贫下中农了”。不就一百多元吧,试试就试试吧。
  如果你认为就是一百多元就解决掉了,你也太看不起“贫下中农了”
  酒足饭饱,买单的出来了,一看,美人鲍一百六十元乘以十五斤,“我的乖乖,这道菜两千四百元,”
  这可做不了主,马上回去问带队的。
  “才两千四,没事,给他们”这叫气派,也叫气场。这种作风的领导是最受人爱戴的,下次还有人喜欢跟着你一起出来。
  这道菜的几个关键,一是你吃到的是从另一种贝类身体里取出来的肉,美人鲍的肉是真的有毒,谁敢给你吃?借个壳而已,是不是很高大上?这与股票里的借壳异曲同工。 好吃与不好吃都与美人鲍无关,只与你的心情和气氛有关。
  第二,这钱有一大半是要到导游的手中的,别看他忙前忙后为你讨价还价,其实,价格他说了算,你的消费档次和消费习惯在他那里早已有了判断。
  当然对于这样的肥羊,这只是开胃菜,我们来钱的地方是各种宝贝,玉器啦珍珠啦这些。
  对于这些客人,无论是来自银行的还是保险的,也或者是公安还是法院,利益均享呗。你拿你的回扣,我拿我的玉石。
  当然如果讲究点的人,一旦知道了自己身上的这块玉石或珍珠的真正品质,估计就没那么热心配合了,就算到手,也会直接扔掉。
  每人一块玉,每人一条珍珠项链,只要最后到了店家那里,领导甩出这么一句话,你这次的一路奉承就值了。我为什么要奉承你,我只是奉承钱而已,前辈这样教训那些看起来觉得委屈的后生。清高,在这里格格不入。只有八面玲珑的人,才能既把钱挣了还让客人给了好评。我们好多人都是这样的人。
  唐宁和我们每一个一样,都在这个圈子里,但不一样的是,他请的次数明显比我们多了许多。
  我们都享受这种轻而易举的成功,国库里的钱本来就有我们的份,既然他们可以花销,我们截留一部分也未尝不可,我们这样安慰自己的良心,如果说还有良心这个东西的话。 我喜欢那点家乡的味道,所以带着我的儿子去过几次唐宁的田螺馆,我们开始有了一些聊天的机会。而关于从前的那段时光,唐宁闭口不提,有时我失口讲到这个话题也会被他强行岔开。这让我十分好奇,到底是怎样的遭遇让他对旅游如此深恶痛绝?
  唐宁更喜欢和我聊他现在的生活。我问他怎么就选择做了厨子,唐宁说,只有这个行业的门槛最低,我又问他做得这么好,以前你是不懂炒菜的?唐宁问我读过水浒吗?记得程咬金的三板斧是怎么学到的吗?我和他一样,只不过我拜的师傅是我的加盟商,我到了现在除了炒田螺也不会炒其他菜。
  唐宁说他是个善于在弯道超车的人。就我这三板斧已经把好多老厨师杀得甘拜下风了
  做餐饮是很累的,唐宁没有否认这个说法,唐宁说:“如今这年头做点生意,上要知天文下要知地理,中间还要懂人情世故,夹缝里还要学点阴阳八卦,没事积点阴德。早上采购,你要拣好的,还要价格不贵的,这是矛盾,做餐饮的老板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解决得好,你赚钱养家,解决得不好,你关张走人。
  做了几个月的生意后,唐宁发现这采购门路大了去了,厉害的角色,是人家卖菜的巴结你,把好的原材料留给你,还打折,有些还负责送货上门,偶尔来提一次货,人家还会好茶好烟伺候着。这是买方市场,采购量大的主有这个资本。
  唐宁津津有味地聊起这些,神情像极了以前和我们讲关于工作的各种门道。这个时候唐宁的风采才是我们熟悉的样子。
  唐宁说,他最开心的事情是听到客人说,今天的菜真好吃,最喜欢看客人把点的菜吃得干干净净,这说明自己的厨艺得到客人的认可。
  他说起最辛苦的事情是恶劣天气送外卖,越是恶劣天气,愿意出来消费的客人就越少,都窝在家里打个电话叫外卖,忙不过来的时候,就一次拉够三四个单子的食品区派送。有一次,在送到第一单时就把后面几单的食品摔了,汤汤水水洒了一地,车身上下也都粘上了,不得已只好回去重做,再次一份一份送到客人手上的时候都过去三个小时了。但经过解释,客人都理解了,然后小电驴不理解,它闹起了情绪,直接罢工了。因为跑太远没电了。他就那样在暴雨和狂风中推着小电驴走了三公里。回到家全身都浇透了。但尽管这样,他还是开心的,他觉得这样自己心里舒坦。
  我说这当然,做哪行都有哪行的窍门。哪行都有哪行的艰辛。都说现在旅游难做,好多人闲在家里都发臭了,你唐宁忙得一个月没有一天能够休息。
  唐宁说,不要谈以前,这个话题不谈。
  我说,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犯不着把自己人生那么一大段经历都否定了。
  唐宁不再争执,但眼里是茫然的。
  喝酒一直是我们导游这个群体消遣的一个主要项目,无论在酒吧或者排档摊上,只有在醉眼朦胧间,身心所遭受的碾压才能暂时没那么痛。做这一行,讲良心的没有办法挣钱,昧着良心挣钱自己又难过,挣了钱难受,没挣着钱更难受。导游这个行业的生态已经被严重破坏。大家发这些牢骚,第二天醒来该怎么干还得怎么干,一个个体要对抗整个行业,被淘汰的只能是自己。
  唐宁有时也过来喝两杯,不参与我们的话题,直到有一次我们一个新人大谈特谈他刚结束的一个团队行程。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后唐往事 时间:2017-06-08 02:24:59

  小女生说,我最讨厌这些贱人了。在国内不花钱,到了境外就大卖特卖,还真他妈以为外面的东西好,还不都是Made in china。
  B城离东南亚的一个小国很近,大部分的客人过境旅游都是需要在B城组团,B城的导游许多时候的业务就是作为国际领队带着客人过境旅游。
  “你这个团杀了多少”这餐酒是这位新人请的,自然是出了大水,挣得不少,但到什么程度大家也都很少遮着掩着。
  “这个数”小姑娘当着大家的面晃了晃两根手指。一脸得意的样子。
  “客人买了三十万的红木,两件中华香烟。”小姑娘继续炫耀着自己的成绩,因为酒喝多了,声音特别大,引得旁边的一桌的客人一直偷瞄这边,露出不屑的眼神,虽然人在B城,旅游圈的事情也都大致有所耳闻,但这样引以为荣的谈论却也是不多。
  “你这是汉奸,为了赚这点钱伙同外人骗自己国人。”唐宁的声音这个时候从大家身后射过来。特别刺耳。
  满桌的人都很尴尬。不知道怎么说好,小姑娘不服气:“你别清高,你以前和我们一样,你做得比我们都多”
  “走,走,你们都走,以后都不要再来这里了”唐宁黑着脸下了逐客令。
  事已至此,大家只好不欢而散了,“神经病”“五十步笑百步”同行中有人对唐宁不理解,有人对唐宁嗤之以鼻。
  还算温和的唐宁这么粗暴地干涉别人的聊天,这显得十分反常。我自信对他了解比较多,这一定是发生过什么,或许这件事直接导致他离开旅游界。我本能地想。
  发生这件事后,大家都不太好意思再光顾唐宁的小吃店。时间过得不紧不慢,无论你生活在煎熬中还是风光里,它都没心没肺地悄悄来静静地走。
  我与我的同行们仍然每天行走在国内和邻国的各个景点里,带着老老少少的客人卖真真假假的玉器珍珠……领着抽烟的不抽烟的去“抢”“他国领袖最爱抽的限量级香烟”。再从邻国的同行手里分几张大大小小的纸币。
  每一个人都麻木了,谁都要生存,有些时候我对着突然跳出来的良心说: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选择这个行业。
  再次碰到唐宁是在一个凌晨了,航班晚点,客人都已经很疲惫了,我把客人安置好在酒店,自己也出门准备搭个摩的回家,在门口碰到他。
  唐宁告诉我他送外卖到酒店,看见我在,专门等着我好送我一程回家。
  唐宁说借我的嘴,和大家说声抱歉,我问唐宁是指那天的事情吗?唐宁说他其实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他那天本不该发那么大火。
  我说,其实你没做错,我有时也反思自己,我是不是已经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唐宁接着说,你知道我当年给公司老总写得辞职信说了什么吗?我只写了五个字:我不要做汉奸。
  唐宁说他以前和大家一样,也觉得反正是做一份职业,到哪里都要挣钱,只是后来有一次被客人骂汉奸后,自己才警醒过来。为了几斗小米,伙同外国人坑蒙自己的同胞和以前的汉奸没有区别。
  我竟然无言以对,唐宁默默地送我回到我的住所。
  告别的时候,我叫住了他:“拉我入伙,可以吗?”
  那天开始,B城的中山路又多了一个厨子,帅也可以做厨子,这是我对生活的新的领悟。
  这时的唐宁已经做了我的老板,每日里穿着干警整洁的T恤,开着豪车去旗下的各个小吃店查看一下账目,没事请几个朋友喝酒言欢,这一局,唐宁又赢了。
  我问他,你又做好了一件事了,下一步,你还会有什么想法呢?
  唐宁不无得意地说:去找个支点,把地球撬起来玩玩就很好。
  我说,那我得走远的,离你太近,危险,地球滚下来把我压死了不值得。
  唐宁说,有工仔在,还需要我做老板的出力?你快去给我压撬棍去。

楼主后唐往事 时间:2017-06-08 12:35:50
  往上顶顶露个脸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08 14:30:06
  何三刀同志偶然路过,拜读了这个帖子,觉得能吸引他读完很不容易,于是留下了三个字的墨宝:喜欢,顶!
楼主后唐往事 时间:2017-06-08 16:02:33
  向三刀同学问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08 16:10:56
  路过,问好
楼主后唐往事 时间:2017-06-08 16:13:57
  常来串门
作者:唐家宁 时间:2017-06-08 23:23:58
  有点意思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5 13:55:55
作者:三千世界2018 时间:2018-12-06 19:39:04
  人的一生能做好一件事就很不错了(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是的,做好一件事,一直做好,真的很难
作者:三千世界2018 时间:2018-12-06 19:53:50
  彼时的B城人真的是穷得每天只能吃海鲜,B城人从前吃海鲜特别粗鲁,巴掌大的花蟹,筷条头长的皮皮虾都是清水一煮沸,用框装着摆到桌子上,还特别不好意思地说,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实在对不起。(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穷的只能吃海鲜充饥,那样的日子无法重来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