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罪案-救赎(编号:015)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0 13:29:29 点击:913 回复:8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救赎

  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划破宁静,挑起居民好奇的欲望。一辆警车疾驰而来,车子还未挺稳,几名刑警拉开车门迅速奔进楼道,拨开拥挤的居民走进301室的门。

  客厅的地板上,俯卧着一具赤裸的女人尸体,漆黑的长发散乱的遮挡住脸部,周围扩散出一片暗红色的血迹,一直蔓延到卫生间的门口,她纤长的手指五指撑开,沾满了鲜血,僵硬的抓挠在地板上,留下几道深深的抓痕。法医和勘察人员正在对尸体进行拍照取样,寻找蛛丝马迹。咔嚓咔嚓的闪光灯刺得刑警老魏抬起手掌遮在眼前,鹰一般锐利的双眼扫过女尸头部的位置,一滩不大不小的圆形血水痕迹。

  面对这样的血腥现场,沉稳老成的老魏已经司空见惯,他的助手杨杨是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实习警擦,刚踏进客厅,立刻被屋子里恶臭的腐尸气味呛得干呕不止。老魏瞥了一眼这个白净的徒弟无奈的摇摇头,“发现什么线索没有?”老魏戴上鞋套走进客厅,下意识的从衣兜里掏出香烟,见勘察员抬头望了一眼他手里的烟盒,又重新揣了回去。

  “死者女性,大约三十二岁,独居,死前正在卫生间洗澡,身体没有外部伤害,死亡时间推断为四天前,卫生间确定是第一案发现场!其他线索需要进一步调查……”

楼主发言:5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书之声 时间:2017-06-10 13:38:12
  画面感真强烈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0 13:53:18
  @书之声 2017-06-10 13:38:12
  画面感真强烈
  -----------------------------
  谢谢捧场,初次写罪案类,还请多指教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0 17:03:04
  法医范贤明蹲在女尸身边,伸出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拨开披散在死者脸部的长卷发。老魏不由的暗吸一口寒气,死者的侧脸血肉模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范贤明示意老魏一起把尸体翻转过来,老魏接过捂住鼻子的杨杨递来的橡胶手套,仔细戴好,拖住死者的双脚,把尸体翻转过,杨杨顿觉胃里翻江倒海,捂住嘴飞奔了出去。范贤明和老魏对视了一眼,没有理他。

  视线聚焦在死者狰狞的面孔上,死者的整张脸皮不翼而飞,惨白的博脖颈处和胸口大面积被抓伤,血肉模糊已经结上暗红色的痂。

  范贤明凝神望了许久,伸出手指在死者的脸部按了按,血水从腐烂的肉里隐隐渗出,发出腥臭难闻的气味。“带回局里解剖!”范贤明站起身退后几步,整理自己的工具箱。

  老魏眯起双眼巡视着房间内的每个角落,踱步走到卫生间门口,浴缸里的水不断的溢出来,流的满地都是,拖鞋和浴巾於在下水道旁边,最后,他的视线落到了垃圾桶里的一只化妆品的包装袋上,袋子丢在垃圾桶里,上面没有任何垃圾覆盖,看来是最后被丢进去的,老魏伸手捏出包装袋交给勘察员。

  所有的房间除了卫生间的镜子和客厅地板上有血迹外,都是整洁干净的。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0 20:05:17
  收拾好器具的范贤明接到一个电话,脸色立刻凝重起来,“远郊河滩又发现了一具男尸,死者被人沉在河底溺水了,据说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今天撞什么邪了,我得过去看看!”

  老魏凝神望了他一眼,继续在房间里寻找蛛丝马迹。


  杨杨回到现场向老魏汇报,“ 据了解,死者至今未婚,男友在国外,邻居称死者是一位安分守己为人温柔文静的中学老师,邻里关系相当融洽。因没有向单位请假,无故矿工,单位拨打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才派人到她家查看。而且四天前的傍晚,邻居听到死者在家中发出凄惨的尖叫声之后再无动静,所以和学校的同事喊来物业打开死者的家门,发现了死者拨打了报警电话!”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06-11 06:55:30
  支持作者,棒棒哒
  
我要评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1 14:14:41

  老魏微微点头,勘察员已经把现在收集到的所有物品装进物证袋,于是挥挥手,示意收队。回到警局范贤明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老魏接过报告仔细看了一遍。

  死者除了脸部,脖颈,胸部有明显抓痕外没有其他致命伤,面部皮肤是在生前被人硬生生揭掉,腹腔没有中毒现象,死因尚不明确。

  尸检报告上没有更多的讯息显示,老魏随手翻动着样样抱过来的物证箱,里面都是死者的随身物品,手机,钱包,工作证,卫生间里的洗漱用品,牙膏牙刷,香皂浴液,毛巾,空的面膜包装袋,还有只包装快递专用的塑料袋!


  伸手拿出香烟,老魏贪娈的抽着烟草,陷入沉思。杨杨见师傅在思考问题,趴在桌边挨个翻看物证袋,拎起装面膜包装袋的物证袋,自言自语的说道:“救赎?这个牌子没听说过,名字好特别啊!”

  老魏斜眼白了他一眼,“女孩子用的东西你也懂?”
作者:鲤鱼被清蒸 时间:2017-06-11 14:55:42
  还有吗?很吸引人啊……
我要评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1 15:49:42
  “呵呵,师傅,谁规定面膜只能女孩子用,男孩子也可以啊……”

  杨杨边说边摸了摸自己白净的脸颊。老魏的心里愈发的郁闷,上头新分给他的徒弟是个毛头小子也就算了,为啥偏偏是个还有几分‘娘’的毛头小子?老魏的香烟吸到烟蒂,丢进烟灰缸,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杨杨又眼色的立刻拿起打火机准备帮师傅点燃,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重重的推开。

  “老魏,又有一起新案子,死者是女性,死在家里四天了,范法医和勘察科的人已经先过去了,据说和刚刚发现的现场同出一辙!”


  警车拖着长长的警笛声驶进一片单身公寓区,楼下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老魏一路无语直接踏进事发现场。布置整洁,格调优雅的一居室一打眼就知道是个品位不俗的女孩子住处。范贤明从卫生间里一边往外走,一边摘下手上的橡胶手套,瞥了一眼老魏身后的杨杨,“老魏,你的小徒弟中午没吃午饭吧?”他脸上讪讪的笑容让老魏更增加了几分郁闷感,瞪了他一眼没有搭话,直接朝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里,勘察员已经对尸体现场做完技术取证,老魏扫视几眼,现场确实跟上午的现场迹象同出一辙。死者面部朝下,俯卧在地砖上,血迹迸溅的到处都是,已经干涸发黑。无意间瞥到卫生间的垃圾桶里,一只很眼熟的包装袋子,刚想走过去查看。杨杨从背后跑过来,一巴掌拍在老魏的肩膀上,老魏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师傅,局里来电话了,又发生一起案件……”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1 20:01:09
  老魏看到杨杨夸张的表情就明白,又是一起类似案件!杨杨望了一眼地面上已经被翻转过来准备封装的女尸,面部裸露出鲜红的肌肉,丝丝渗着血水,双眼没有眼皮的遮挡,突兀怪异的向外胀凸着,洁白的牙齿上沾染着血污显得更加惨白,不由的干呕几声,察觉到师傅正在看着他,只好强忍着憋了回去。

  老魏朝勘察员喊了句,“把垃圾桶里的包装袋带回去!”勘察员应声抬头,公寓里已经没有了老魏的影子。

  第三起案件现场,果然和头两起极为类似,只是这起案件的死者是年约四十五的已婚女性。报案的是她的丈夫,死者丈夫四天前送他们准备考艺校的女儿去面试,返回家中,发现妻子已经死亡。

  老魏站在门口,向出现场的其他刑警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心思沉重的离开现场坐回警车。杨杨不解的追问师傅为什么不进去查看现场,老魏紧锁着眉头,沉声催促他开车回警局。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2 11:32:19
  送上周一的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2 18:50:15
  夜幕已经降临,华灯初上,老魏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闷声吃着盒饭,杨杨望着餐盒里的红烧肉怎么样下不了筷子。

  一天发生三起类似案件,实在少见诡异,三为死者之间似乎没有任何联系,可是同样的死亡状态和死因,又把这三起案件紧密的联合在一起。杨杨没有胃口吃饭,索性把个部门上报的案件报告念给师傅听。

  “第一起死者,赵曼,女性,32岁单身,某中学老师,在单位和邻居的印象里口碑很好,近期未跟任何人发生冲突口角。第二起死者,林玛丽,女性,23岁,某公司高级白领,群众口碑一般,独来独往,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第三起死者,张娟,女性,47岁某工厂人事部负责人,老实本分工作尽心尽力,家庭和美!三起案件,死者死因和现场几乎完全一致,都是发生在五月十四日傍晚独自在家离奇死亡!”

  杨杨把报告上的信息简单的念完,坐在老魏的身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五月十四?母亲节?这个日子是不是太……”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2 20:47:05
  “太什么?你对这个日子印象很深啊!”老魏丢掉餐盒,抽出香烟点燃。杨杨嘿嘿一笑,“是啊,五月十四那天我陪我老妈在商场买母亲节礼物整整转了一下午,把我累的不行!”

  老魏站起身指指门口,“去物证室看看有什么新发现!”说完出了门,杨杨放下手里的报告,再次朝餐盒里的红烧肉看了一眼,胃里又是一阵恶心,快步追了上去。证物室里并列摆放着三只箱子,分别标注上死者的名字。

  老魏戴上橡胶手套细心的翻看,翻看完三只箱子,他眯起双眼,手不由的伸向裤兜,这是他多年办案养成的习惯,每到要思考问题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想要吸烟。杨杨了解他的嗜好,轻声喊了声,“师傅……”双眼望向墙上禁止吸烟的标识,老魏干咳两声踱步走出物证室,站在走廊里点燃香烟,朝门里吩咐道:

  “找出三个箱子里有关联的物证!”老魏刚刚翻看物证箱的时候总是觉得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杨杨虽然长得‘娘’可是他的心思却极为细腻,老魏相信他一定能帮自己找出那个不对劲的地方。

  “师傅,我找到了!”一根烟的工夫,杨杨兴奋的喊道,老魏丢掉烟蒂快步走进室内。一张空的放桌上,并列摆放着三堆同样的快递包装袋,还有同样牌子包装的面膜空袋子。老魏拿起面膜袋子,“救赎”这个词做面膜的牌子的确很特别。袋子的封口已经撕开,里面连一丝残余的液体气味也没有。

  “师傅,怎么没发现面膜呢?”杨杨不断的在物证箱里翻看,狐疑的问道,这个问题对于老魏这样的大老粗是回答不上来的,“什么没有面膜,这个不是吗?”扬了扬手里的包装袋反问道。杨杨扭头解释,“你那个只是包装袋,面膜是一层薄薄的纤维纸,上面浸满美容精华液,敷在脸上有美容补水……”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7-06-13 00:36:13
  顶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3 13:09:34
  继续前来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3 19:50:57
  “说重点!”老魏厌烦的打断他的话,杨杨哽了一下,继续说道:“按理说有面膜袋子丢在卫生间的垃圾桶里,说明死者生前应该是使用过同一个牌子的面膜,可是现场并没有发现使用过的面膜,而且……”

  “而且她们的致命伤都是在脸部,脸皮都不翼而飞……”老魏斩钉截铁的说出杨杨想要说的重点,杨杨肯定的点点头,老魏对这个很‘娘’的徒弟投去赞许的目光。

  转身又抓起桌上的快递袋子,三只袋子是同一家快递的包装,袋子上只有收件人信息,却没有发件人的任何相关信息。三件快递里又是同一款面膜,看来三起案子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

  “去查查这些快递是哪个快递员负责投递的!”老魏兴奋的拿着袋子快速走出物证室,直奔快递公司。快递公司已经下班,值班人员翻看了快递登记表,并没有发现这三件快递的信息。老魏凝神望着墙上的员工联系栏上的照片,“这三个地址的范围归哪个快递员负责?”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3 20:24:45
  值班员从电脑后面探出头,看了一眼员工联系栏,指着其中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说道:“那个长得黑了吧唧的张飞,单子上的地址在他负责的区域内!”

  老魏仔细的看了一眼张飞的照片,确实很黑,但是小脸小鼻子小眼睛,跟张飞这个名字很不搭边,“他现在在哪,我要见他!”

  “前天回老家了,说家里给他发短信让他回去相亲!”值班员收回脑袋,继续整理自己的工作。老魏的视线依旧注视在张飞的联系资料上,杨杨走到他的身边,轻声说道:“这个时候回老家,是不是太巧合了?”

  “给他打电话,就说单位工作忙需要人手,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老魏走到值班员面前,值班员不情愿的停下手上的工作,拿起电话拨打出去。半天工夫电话接通了,“张飞,你丫的在家当新郎了是不是,什么时候回来工作,我们都忙飞了!”电话里传出一阵嗡嗡的说话声,值班员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说不知道是谁跟他开玩笑,家里根本没发短信给他,他还说他老妈身体不舒服,单位要是忙不开,他明天就回来上班!”值班员不耐烦的说道,起身翻找身边的快递单子。老魏跟杨杨对视一眼,“他回来立刻通知我们,还有,我们来过的事情不要对他提起!”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3 21:22:25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值班员随手把快递单子重重的丢在办公桌上,埋头工作。老魏朝杨杨使了个眼色,相继走出快递站。

  “师傅,回警局还是……”

  “回警局!”

  老魏说完钻进警车,杨杨发动车子回到警局,空荡荡的警局物证室里,老魏盯着桌面上几十张现场照片一一比对,挑出其中三张有疑点的照片放在一起,三个死者的脸侧都有一个圆形或大或小的透明印记。老魏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杨杨捧着三部手机走到老魏的身边。

  “师傅,三部手机的微信上都有同一个账号,但是没有聊天记录……”杨杨排列开三部手机,指着微信上名字不同,头像却是同一个暗黑色的动漫人物的背影。

  “你认为不是巧合?”老魏故作质疑的问道,杨杨点开她们的朋友圈,都没找到这个账号的朋友圈动态,而且他确定,对方已经删除了三位死者。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4 20:13:44
  “肯定不是巧合,给我一点时间,我试试恢复聊天记录!”杨杨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拿走三部手机,坐到沙发上,仔细研究起来。老魏斜靠在另一侧的沙发上,举着照片看着死状狰狞的死者,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老魏醒来的时候发现杨杨不在物证室,起身打着哈欠走出警局,想去附近吃点早餐。一边走一边思索着案件,忽然被迎面跑来的一个男人撞个满怀,老魏趔趄的退后几步,小个子男人连声几句对不起,便拔腿就跑。老魏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胸口,身边跑来一个气喘吁吁的人朝他喊道:

  “师傅,那个人是张飞,快抓住他!”

  话音刚落,杨杨眼睛跑出去十几米,老魏是多年的老刑警,追捕嫌犯是家常便饭,三步两步就超过了年轻的杨杨,弯腰拾起地面上的一只剩了半瓶饮料的瓶子,用力朝张飞的腿弯处砸去,张飞哎哟一声,扑倒在地。杨杨一个跳跃,单膝压在张飞的后背上,对着师傅翘起大拇指,手腕上来悬挂着一只装着小笼包的塑料袋。

  两个人押着张飞回到警局准备审讯,杨杨摊开包子袋子,“师傅,先吃饭吧,看来案子要告破了!”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4 20:45:48
  老魏捏起一只冒着热气的包子,咬了一大口,含糊着教训道:“你还是没有学到一点皮毛,想的太简单了!”

  杨杨若有所思的望着师傅的背影,快速的吃掉两个包子赶去审讯室。张飞坐在审讯椅上,耷拉着脑袋,一副怯懦心虚的样子。老魏啪的一声拍响桌面,“张飞,交代一下吧!”

  张飞斜着眼偷偷望了一眼面色严肃的老魏,小声嘟囔着,“我啥坏事也没做啊,交代什么,要不您给个提示?”

  老魏灼灼的目光发出不可抗拒的锐利光泽,声色俱厉的问道:“啥坏事也没做,你跑啥?”


  张飞一下垂下头,喃喃说道:“我交代,我交代,我为了报复他们俩老欺负我,把自己的单子塞给我做,才偷偷扎破他们的快递车车胎的,我怕单位知道了会处罚我,就谎称家里让我回去相亲,其实是在附近找了个送外卖的活先干着。原本打算单位要是知道了,我辞职也不至于失业,谁知道昨晚单位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上班,我想既然没被发现,送完今早的外卖就回去上班,没想到被你们抓了……”

  杨杨跟老魏对视一眼,杨杨起身走出审讯室拨打了快递站的电话,片刻工夫回到审讯室,对老魏点点头。老魏靠在椅子上,从衣兜里拿出香烟,刚想塞进嘴巴,看见张飞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手里下香烟,随手丢了一支过去。杨杨走到张飞跟前,帮他点燃香烟,张飞憨厚的连声道谢,贪娈的吸着香烟,嘴里还不断的嘟囔着,“好烟啊,就是好抽,可惜太贵,呵呵!”

  老魏看着张飞忠厚朴实的模样,沉声问道:“本月十四号你送过三件快递,上面没有发件人的信息,你还记得吗?”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4 21:42:07
  “我记得,我送件的时候发现多了三件,以为是经常欺负我的那俩人故意塞给我的,所以才扎了他们的车胎。可是后来我问我们的接单员,他说没接过那三个件,我就纳闷了,不是我们站的,那是谁放我快递车上的?”

  张飞的话说的很诚恳,老魏朝杨杨挥了挥手,自己走出审讯室。杨杨拉起张飞,“你可以回去了,有事我们会再找你!”

  张飞眨了眨眼睛,满脑子浆糊的走出警局。老魏陷进沙发里,闭上双眼。杨杨从办公桌上拿起物证袋,坐到他身边,“师傅,别灰心,聊天记录我已经恢复了!”

  老魏缓缓张开眼睛,抬起手把手里的空烟盒朝他丢了过去,“你师傅什么时候灰过心?快说说聊天内容!”


  “三个人的聊天记录大体一致,对方似乎是一个微商,专门推荐一款叫‘救赎’的新型面膜,但是通过记录我发现,他选择客户的条件要求很高,符合条件的免费试用,不符合的花多少钱他不卖!”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5 08:00:34
  顶起
作者:安娜PARKER 时间:2017-06-15 08:04:04
  @沙清1977 2017-06-10 17:03:04
  法医范贤明蹲在女尸身边,伸出戴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拨开披散在死者脸部的长卷发。老魏不由的暗吸一口寒气,死者的侧脸血肉模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范贤明示意老魏一起把尸体翻转过来,老魏接过捂住鼻子的杨杨递来的橡胶手套,仔细戴好,拖住死者的双脚,把尸体翻转过,杨杨顿觉胃里翻江倒海,捂住嘴飞奔了出去。范贤明和老魏对视了一眼,没有理他。
  视线聚焦在死者狰狞的面孔上,死者的整张脸皮不翼而飞,惨白的......
  -----------------------------
  好文,拍成电影就更好了。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5 13:49:48
  再顶佳作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5 22:36:58
  “呵呵,有意思!”老魏对微商变相的直销方式引起了极大的兴趣,“说说看,什么条件?”

  “客户必须是女性,而且是从未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情,对美容产品有独特的鉴赏能力,敢于尝试,并且有信心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缺乏自信者不符合试用条件!”杨杨认真的复述了微商的试用条件,老魏嗤笑一声,“这个微商也算是奇葩了!”

  杨杨赞同的点点头继续说道:“她们三个都附和条件,得到了一次试用的机会,对方要求她们在收到面膜的第一时间内即刻使用,因为这款面膜是新研发产品,有时间上的限制,属于保鲜产品!”

  杨杨说完,老魏再次陷进沙发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案件有眉目了,这些聊天记录是重大发现,三个死者之间终于有了关联,杀人工具就是‘救赎’面膜!立刻查查对方的来路!”

  “是,师傅,我现在就去!”杨杨收起物证袋,匆匆离开警局。老魏重新坐回沙发,盯着案发现场的照片和面膜包装袋沉思。

  微商,面膜,丢失的人脸皮,死亡原因,老魏的脸上呈现出欣慰的笑容,看来案子侦破指日可待!杨杨很快折返回来,从营业厅查到了微信绑定手机号码的主人注册信息,通过户籍筛查,最终确认,韩致远,男四十七岁,已婚更重要的是,他是某家化妆品研发公司的研发员!

  杨杨激动的拉着老魏冲出警局直奔韩致远上班的公司,公司上下口径一致,都说韩致远已经好多天没有来上班了,电话也打不通,不知去向,打电话到他家,他爱人只是回答,不知道!公司的人事负责人递给老魏一只文件夹,说是韩致远留在公司办公室里唯一的一件私人物品。

  于是二人又赶往韩致远家,敲开韩致远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个眼神闪烁的中年妇女,相貌憔悴,消瘦,拉开门缝,得知老魏和杨杨的来意,打开房门把他们让进屋里。客厅很宽敞,布置也很有现代感,只是缺少了点人气,偌大的两居室,只有她一个人居住。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6 08:10:15
  支持沙青老师
我要评论
作者:安娜PARKER 时间:2017-06-16 10:44:51
  @沙清1977 2017-06-11 15:49:42
  “呵呵,师傅,谁规定面膜只能女孩子用,男孩子也可以啊……”
  杨杨边说边摸了摸自己白净的脸颊。老魏的心里愈发的郁闷,上头新分给他的徒弟是个毛头小子也就算了,为啥偏偏是个还有几分‘娘’的毛头小子?老魏的香烟吸到烟蒂,丢进烟灰缸,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支,杨杨又眼色的立刻拿起打火机准备帮师傅点燃,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重重的推开。
  “老魏,又有一起新案子,死者是女性,死在家里四天了,范法医和勘察科的......
  -----------------------------
  晚上不敢看这篇文,害怕。
我要评论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7-06-16 13:06:47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6 22:28:46
  老魏踱步在客厅里来回巡视,杨杨对韩致远老婆何丝丝进行询问,“韩致远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他很少回家!”

  “这个手机号码是不是他本人使用的?”

  “是,好像是吧,他个人的东西我很少看!”

  “照片上的三个人你是否认识?”

  “不认识,没见过!”

  “你儿子呢?”

  “不知道,整天神秘兮兮的,搞些女人用的东西,看来跟他老爸一样不是省油的灯!”

  “韩致远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

  “哼,女人?哪个女人敢勾搭他,就应该为不要脸的事情救赎!”

  老魏听到何丝丝的话,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独自起身朝卧室走去。主卧,挂着韩致远和何丝丝的照片,床头柜上放着凌乱的药品瓶子,床上随意丢着很多女人衣物,老魏走进卧室,拿起床头柜上的药瓶看了一眼,很生僻的药物名字,随手放了回去。

  床头柜的抽屉半开着,伸出手想要拉开,可是发现抽屉卡死了,拉了几下也没拉动,从缝隙处看到里面印有保险字样的纸张。巡视一圈,并没有发现跟面膜有关的东西,于是踱步走到另一间卧室。

  次卧里,收拾的很整洁有序,跟主卧杂乱的情景有着天壤之别。墙壁上花花绿绿的照片,多数是一个男孩子的照片。想必是韩致远儿子的卧室,只是卧室布置的风格和颜色显得灰暗低沉,不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该有的喜好。

  老魏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回到了客厅。何丝丝一脸冷漠的说儿子刚找到新工作,晚上要值班,所以也经常不在家。韩致远是做研发的,经常出差,也很少回家,家里大多数时间,只有她自己。

作者:重庆姐儿2016 时间:2017-06-17 01:17:48
  救赎,和我长篇同一个名字。想到一块了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7 08:19:50
  姐儿周末愉快
作者:工器 时间:2017-06-17 08:20:51
  好,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安娜PARKER 时间:2017-06-17 19:23:05
  支持佳作!万事如意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7 21:39:44
  做完笔录,杨杨叮嘱何丝丝,韩致远一旦和她联系,立刻打电话通知警局。两个人离开韩家,一边深思何丝丝的话,一边朝停车位的警车走去。刚走到警车旁,就听见有人在喊他们。

  “魏警官,杨警官,你们怎么在这?不会是我扎车胎的事情案发了吧?我已经坦白了……”张飞一脸无辜和紧张的表情让老魏觉得好笑,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那算不上案件,你怎么在这?送快递还是送外卖?”

  “都不是,我住这,哝,我在这里租了间地下室住,环境不错吧?”张飞指了指对面楼座下的一扇小窗,老魏忽然想到了什么,拉上杨杨跳进警车。

  “放心,你扎车胎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警车疾驰着飞出小区,老魏靠在车椅背上,伸手摸了摸空荡荡的裤兜,香烟吸完了,还没来得及买。杨杨看到师傅这个习惯性的动作,就知道他又发现了什么。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7 22:05:29
  “说说吧,师傅!”

  老魏用手指点点杨杨的头,呵呵的笑着,“还算你小子了解我,张飞和韩致远住在同一个小区……”

  “所以,张飞投送的快递很可能是韩致远悄悄放在他快递车上的!”

  “嗯!”老魏再次赞许的望着杨杨,

  “他不会畏罪潜逃了?”杨杨发动车子,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老魏摩挲着双手,沉思片刻,“据他的同事反应,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来上班了,而案件是五天前发生的……”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8 10:37:44
  沙清老师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冰封着的雪 时间:2017-06-18 12:57:44
  支持佳作,实际行动顶帖
  
我要评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8 18:42:55
  说着话,他的视线移到了膝盖上那只文件夹,随手翻看。里面只是一些电话本,便签纸,电话本上记录的大概是他业务往来的客户联系方式,便签纸上记录着一些重要日子的提示,上面大致是,

  “记得还房贷,儿子生日准备礼物,陪老婆去看医生,妈妈生日,你要早点回家,爸爸我想你,等等!”

  最后的两张不是便签纸,而是银行的汇款单,上面接收汇款的名字让老魏眼前一亮,神采奕奕的扬起两张汇款单,朝杨杨说道:“有新发现了,韩致远的确跟死者有联系!”

  回到警局,老魏把两张汇款单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喊隔壁同事帮忙买包烟。杨杨拿起汇款单仔细查看,一张是八年前打进第一个死者赵曼账户里的一万块钱汇款的单据,第二张是去年打进第二个死者林玛丽账户三万块的汇款单据,果然,韩致远是这起案件的直接嫌疑人,案件此刻应该升级为,谋杀案!

  老魏吸着烟在办公室里缓慢的踱着步子,思索着韩致远的杀人动机和他为什么要给两名受害人汇款,而且打款给第一个受害人的时间竟是在八年前。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8 19:17:47
  老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韩致远是‘救赎’面膜的研发者,看来他跟三位受害人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杀人灭口?不至于吧,就因为他老婆发现了他出轨?再说他是怎么杀害三位受害者的?受害人是死在家里,现场并没有发现韩致远去过的痕迹,而且死因是什么现在还不清楚……”

  杨杨提出质疑,老魏赞同的点点头,“问题一定是出在那款面膜上!走,去技术科问问面膜包装袋的化验结果!”

  技术科里,检验员拿出报告讲解给他们听,“包装袋里只有少量的成分残余,通过取样化验,只能检测出是一些常见面膜的基础原料,但是不排除里面掺有易挥发的其他不明成分!最好是找到面膜贴,可以进一步分析问题是不是出在面膜贴的使用材料上。”

  案件再次进入僵局,使用过的面膜贴还未找到,还有三位受害人的脸皮……心事重重的走回办公室,发现隔壁刑警正在热烈的分析案情,爱凑热闹的杨杨过去打听了一下,回来说是在远郊的河滩里发现了一具腐烂的男尸,隔壁警员已经出完现场了。杨杨端起桌上的茶杯准备喝水,老魏一把拎起他的肩膀,“走,过去看看!”

  刚走进隔壁办公室,墙上的幻灯片播放的是一具轻度腐烂的男尸,不同角度的照片,老魏仔细看了一眼,让他不由的寒气倒抽,死者虽然泡的面目全非,可是他还是依稀辨认出,死者就是韩致远!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8 21:00:13
  案子更加扑索迷离了,警局里,法医范贤明提交来一份尸检报告,死者是被人用重物砸重后脑,然后在衣服里塞进石头沉到河底溺水而死的,死亡时间推测是在七天前!又是凶杀,死者七天前已经死亡,那么514案件不可能是他所为,凶手另有其人,两起案件之间会不会有某种联系?

  “韩致远的家人什么反应?”

  “他老婆儿子确认过尸体了,而且我听隔壁组的同事说,保险公司的人打电话也过来确认死者身份信息了,何丝丝在一个月前给韩致远购买了一份大额的人身意外险!”

  老魏听到这个消息盯着杨杨的脸出神,杨杨耸耸肩,“何丝丝有当天不在场的证据,她跟邻居吵架,还是她儿子回来拉开的!”

  说话间,办公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隔壁办案组的同事打开房门,“老魏,我们正在分析韩致远溺水案,你要不要过来听听,他跟你们的案子不是有牵连?”

  老魏二话没说,跟着同事走进隔壁办公室,办公桌周围坐着正在分析案情的刑警,桌子上散乱的丢着几张案发现场的照片。老魏坐到椅子上,拿起照片仔细查看。照片上有凌乱的脚印,带血的碎石子,浮肿的尸体和随身物品,还有一支签字专用的碳素笔。老魏挨张看过,随手放在桌面上,溺水案的初步断定是谋杀,凶手从背后突然袭击打晕死者,随后沉河溺死。

作者:爱你一生和一世 时间:2017-06-19 13:03:28
  很不错的,就是为什么没写完啊,不是参赛么?难道还要拖更?
我要评论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9 15:00:21
  办案组在韩致远的衣兜里发现了他的手机,虽然开不了机,但是通过技术恢复,找到了手机卡上的短信信息,韩致远是接到514案的第三位受害人张娟的短信,才会到案发现场见面!”

  新消息并没有让老魏阴郁的心情缓和,这个消息只能证明韩致远跟张娟的确有某种关系,也可以假设是张娟杀死了韩致远,可是现在张娟也死了,现场没有找到任何跟张娟相关的物证,死无对证!

  “师傅,勘察科的人刚才找过你,说在第一和第三位死者家里的地板上找到一滩化学成分的液体结晶!”

  走到门口的老魏立刻掉头朝检验室走去,检验员正在收拾器具,见到老魏,用下巴指了指放在办公桌上的检验报告,老魏拾起报告迅速的扫了一眼,急匆匆的冲出检验室找到杨杨,“我知道凶手是怎样杀死受害人的了!他是在面膜上动了手脚,这不是一款普通面膜,应该是面膜的基础成分里添加了某种特殊药水!”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9 17:02:18
  “药水烧伤皮肤,巨痛使死者自己揭下面皮,可是特殊药水从肌肉组织渗入体内,中毒死亡?”


  “嗯!”老魏郑重的点点头,现在作案工具有了,可是到底是谁,他对化学成分又很了解!

  “等等,我在韩致远儿子的卧室的墙上看到一张照片和一张奖状,是一张《化学小天才一等奖》的奖状……”

  老魏突然迸出的话让两个人眼前一亮,一同挤出门口,招呼几名刑警一起跳上车赶往韩致远家。开门的正是韩致远的儿子,韩小伟,当他看见门口老魏等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随意的笑笑打开了房门。老魏带着人走进客厅,“韩小伟,我们怀疑你涉嫌三起凶杀案,现在带你回警局做笔录!”

  韩小伟出奇的平静,暗淡的双眼扫了一眼墙上的挂表,“我妈去看医生了,我想等她回来她说一声……”

  老魏没有说话,示意杨杨抓人,韩小伟纹丝不动的看着杨杨给自己戴上手铐,声音低沉的说道:“我承认,人是我杀的!她们做了不要脸的事情,还留着一张漂亮的面皮有什么用?”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9 21:27:41
  在场的刑警都惊愕了,他居然这么快就认罪了?韩小伟走进卧室,随即又走了出来,手里捏着一张照片,杨杨接过照片,老魏不用看也知道,那双一张初三学生的毕业照,站在学生当中的女老师正是第一个受害人,赵曼!

  “赵曼是我初三的班主任,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实验室偷偷的做化学实验,烧毁了实验器具,赵曼是刚从师范毕业到我们学校的老师,特别较真,说我的行为恶劣,非要开除我。我爸为了给我求情,在她回家的路上拦住他,我看见他们在墙角拉拉扯扯的,举止很暧昧,后来赵曼不追究这事了,我也顺利毕了业。可是我听说她跟我爸的关系不一般,我爸给过她一万块钱买礼物!所以,我用我爸的微信加了她,推荐她使用我自己研制的杀人面膜,救赎!”

  韩小伟说的轻描淡写的,仿佛是在给大家讲一段他看过的凶案小说。老魏也不急于带他回警局,坐到沙发上吸烟,“林玛丽呢?”

  “哼,她?她就是一个婊子,我爸推荐我去公司应聘,在公司楼下我不下心撞到她,她的超短裙被我文件夹上的金属刮破了,她揪着我说我是耍流氓,要报警。正巧我爸担心我过来找我,跟林玛丽解释半天,她们似乎很熟,林玛丽勾着我爸的脖子说要赔她裙子才罢休,我爸让我先去面试,他带着林玛丽去买衣服,她勾引我爸,诬蔑我,就该死!”

  “至于张娟,他是我妈的同学,嫉妒我爸娶了我妈,就处心积虑的接近我妈,破坏他们的婚姻,后来被我妈发现了,她才跟我爸断绝了来往!如果不是她们,我妈不会一直不开心,病情也不会越来越重,也不会一直不爱我……”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19 22:22:31
  又发现有错别字了,很抱歉,请各位见谅!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0 10:04:46
  故事就快结束了,初次写罪案悬疑类的故事,实在有点勉强,还请各位看官多多指点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0 20:27:28
  韩小伟说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神态似乎轻松了许多。老魏丢下烟蒂站起身,朝刑警使了个眼色,两名刑警按住韩小伟的肩膀走出韩家。杨杨靠近老魏,“师傅,我看这小子的神态不对劲啊!这么容易就招供了?他杀人的动机也太牵强了!”

  老魏眯着眼看着韩小伟的背影,慢慢走下楼梯,塞给杨杨一张病历单,“他有轻度精神分裂症?”杨杨惊诧的高声叫道。

  老魏没有理他走出楼道,当他的脚刚跨出楼道的时候,看见韩小伟甩开刑警的束缚,朝一辆疾驰的轿车迎面撞了过去。老魏连喊都没来得及喊,韩小伟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刑警跑过去查看,拨打了救护电话,老魏跑到韩小伟的身边蹲下,韩小伟的脸上露出解脱般的笑容,艰难的张开双唇,“她们该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救赎,我也会重新得到妈妈的爱!妈妈,送你的母亲节礼物你喜欢吗?”

  远处传来社区幼儿园小朋友放学的吵闹声,父母拉着孩子的手,一路飘荡着欢声笑语,韩小伟听着那天籁般的童声,微笑着闭上双眼。

  “唉,这孩子命苦啊,从小是在打骂声中长大的,爸爸不疼妈妈不爱,作孽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微驼着背,从刑警身边走过,边走边擦眼泪。老魏懊恼的吐出一口沉重的叹息声,坐到警车上,吩咐杨杨彻底搜查韩家。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0 21:14:21
  坐在办公室里吸了半包烟的老魏,想到自己上高中的女儿,自己好像有几个月没有看见她了,心里泛起一阵酸溜溜的感觉。

  “师傅,找到了,在韩小伟的床下找到了制作面膜的所有原料,还有韩致远的一部手机,推荐面膜的信息就是这部手机上的微信账号!”

  老魏依旧沉默的吸着烟,杨杨看出师傅心事沉重,轻轻的坐到一边,“师傅,是不是可以结案了?”

  老魏没有回答,靠在椅背上闭上双眼,忽然又一下睁开,死死盯着杨杨,“韩小伟最后说了句什么话?”

  “他,他好像是说,她们该为自己做过的错事救赎,我也会重新得到妈妈的爱!”

  “不是这句,他是不是说,妈妈,送你的母亲节礼物你喜欢吗?”

  “对,就是这句!”老魏慌乱的打开香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三起案件都是发生在五月十四那天,你说过那天是母亲节!”

  杨杨腾地一下站起身,“对,按理说,韩致远婚内出轨的话,何丝丝不可能一点不知情,可是我讯问他是否认识三位受害人的时候她矢口否认,张娟可是她的同学,她居然肯定的回答说不认识,我觉得何丝丝肯定也有问题!”

  “走,再去一趟韩家!”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1 12:13:37
  案件即将结束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1 20:25:17
  老魏丢下烟蒂脚步飞快的走出办公室,车子发出一阵警笛声,再次赶往韩致远家,房门大开着,门口围了一堆看热闹的人。老魏拨开人群走进客厅,何丝丝披头散发的陷在沙发上,全身颤抖,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上。她的身边蹲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在安慰她,何丝丝拼命的晃动脑袋,“我不信,我不信,他就是个混蛋,背着我在外面搞女人,还把我的孩子弄死,换成他跟张娟的孩子给我!”

  “表姐,你误会表姐夫了,他在外面没有女人,他整天不回家是因为他在努力工作,想多赚钱给你治病……”

  “我没病,我没病,你们才有病,你们都有病!”

  老魏站到客厅中间,中年女人站起身,无奈的摇摇头,“我表姐有家族遗传精神病史,经常出现幻觉!”

  老魏立刻想到曾经在何丝丝的卧室见过一堆的药品瓶子,确信眼前的女人说的是实情。女人接着说道:“我表姐夫一直托付我照顾表姐,他工作忙经常不在家是因为他知道我姐的病需要很多钱治疗,可是,表姐怀疑他是在外面有女人了,所以两个人经常吵架,最苦了我外甥,我表姐生完孩子就出现了幻觉,认为小伟是我姐夫跟张娟生的孩子,所以一直不喜欢小伟,这孩子从小缺少父爱母爱,性情越来越不正常,这不今天他……”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1 20:53:14
  女人开始哽咽的说不上话来,何丝丝跳下沙发,扯着表妹的衣领大声吼道:“小伟不是我的儿子,他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的野种!我让小伟帮我杀了她们,这样我才会爱他,认他!哈哈,哈哈,她们都死了,都死了,我的母亲节礼物,我好开心啊!”

  何丝丝甩开表妹,在屋子里又唱又跳,又哭又笑,表妹嘶声裂肺的喊着,“表姐,你清醒一点吧!”

  老魏拖着沉重的步子和杨杨一起回到警局,杨杨趴在办公桌上望着师傅,“师傅,好好的一家人就这样毁了?”

  “小子,记住师傅的话,亲情是要维系的,无论你多忙,多爱家人,都要互相信任,互相理解,多沟通,不要把爱藏在心底,多陪陪他们!”

  “嗯,记住了师傅!”

  案子似乎已经真相大白了,何丝丝幻想韩致远和三位受害人有不正当关系,其实只不过是韩致远想保护儿子,又担心何丝丝不能受刺激,所以花一万块贿赂赵曼对韩小伟的过失不予追究,又花了三万元赔付给跟自己有业务往来的林玛丽,张娟确实曾经爱慕过韩致远,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私下聊的话题,多数是何丝丝的病情,张娟一直在精神上给他支持!

  可是这一切都被何丝丝误解,对儿子小伟更加是恨之入骨,不是打骂就是关小黑屋,韩小伟从小心灵和精神上饱受摧残,为了博得母爱,他策划了这场杀人事件,最终赔上自己的性命!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2 20:47:58
  几天后,案子结案了,杨杨收拾着桌上的卷宗,老魏躲在窗口给老婆打着肉麻的电话。杨杨撇了一眼,酸的牙疼,“师傅,你说韩致远是不是张娟杀害的?”

  老魏揣起手机,听到杨杨的话,扬起脸看着他,“不好说,溺水案还没结案,嫌疑人已经死亡,现场被大雨淋过,什么证据都没有!”

  “唉,韩致远的赔偿金今天就能到账了,可惜他老婆完全疯了,那笔钱只好留给她去住疯人院了!”

  忽然,咕噜噜一声,一支签字用的碳素笔从桌面上滚落,杨杨忙抽了一张纸巾把碳素笔拾了起来。

  “等一下,那是什么?”

  老魏目光锐利的盯着杨杨手中的笔问道,杨杨抬了抬手,“笔啊,签字笔,是在何丝丝卧室的床头柜里找到的!”

  老魏上前一步抓住杨杨的手,清晰的看到笔杆上写着某保险公司的名字,他的脑海里立刻浮起出一张签字笔的照片,那张照片是韩致远凶杀案现场的取证照片,老魏当时隐约看见笔杆上已经被磨损的字迹似乎就是有个险字!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2 21:10:17
  “去查一下,韩致远的保险金现在是否还在她的账户里!”

  老魏接过杨杨手中的碳素笔,催促杨杨立刻去银行。自己拿着笔到物证室翻找溺水案的现场照片,果然,两支笔的样式和字迹吻合!这时,他的手机铃声急促的响起,是杨杨打来的电话,银行传来的讯息是,何丝丝名下的巨款被一个神秘男人全部取走了!

  “去保险公司查找帮何丝丝办理意外险的业务员!”

  老魏冲出物证室,跳上警车飞奔出警局,一路朝保险公司开去,十几分钟过后,杨杨再次打来电话,“师傅,那个保险员刚刚辞职了,有同事说他走之前收到了机场送来的机票!”

  “去机场,务必拦住他,溺水案一定跟他有关系!”

  偌大的机场,几名刑警押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西装男走出候机厅。案件终于大白天下,吕迪,心理医生,兼职某保险公司保险推销员,是何丝丝的心里疏导师,曾在何丝丝病发时听到她所有幻想情节,于是鬼迷心窍,诱导何丝丝为韩致远购买了高额意外险,并且以张娟的名义约韩致远到案发现场见面,趁河边没人,从背后用石头袭击了韩致远,并且弃尸河底。以此,诈骗保险公司的赔偿金,并从何丝丝手上拿走了她的银行卡,取走全部巨款。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罪孽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老魏陪着女儿老婆漫步在公园里,杨杨也回家陪父母吃饭。老魏望着湛蓝的天空,轻叹一声,“人和人之间应该少一些欺诈,亲人之间应该多一些信任,沟通是维系亲情的最好办法,不要让猜忌毁了一个家!”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3 11:27:15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3 18:26:44
  全文完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4 22:03:13
  力顶,周末愉快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6-26 12:39:12
  周一,来顶一个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6 16:58:08
  

  
作者:秋千度bm 时间:2017-07-05 16:44:01
  拜读 学习 问好
楼主沙清1977 时间:2017-07-05 21:15:53
  @秋千度bm 2017-07-05 16:44:01
  拜读 学习 问好
  -----------------------------
  谢谢来访,共同学习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06 11:50:27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