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言情-迷茫之女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3 17:09:08 点击:5067 回复:68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迷茫之女

  从国外回来没几天,一个十几年未联系的小学同学辗转找到了我,说要同我聊聊。
  在一个幽静的咖啡厅见到了这位小学同学。如果不是在约定的座位上看到有人站起来并喊我的名字,我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个凸凹有致、优雅时尚的女性同我记忆中那个瘦小枯干的女孩对上号的。
  “你是诗锦?怎么一点也不像小时候呀?”我忍不住问道。
  “不像小时候吗?我怎么感觉自己和过去没什么俩样呀,只不过是更老了,更丑了。”她幽幽地说。
  看来兴致不高,我又得为他人排忧解难了。有时我真的很后悔学心理这个专业,弄得很多人都来找你倾述他们的烦恼与忧伤,让你也时常陷入烦恼与忧伤中不能自拨。真是找不到支点,却偏要撬起地球,自不量力呀。
  “你怎么样呀?十几年没见了,你变化太大了,都把我震着了……”
  没等我说完,她就打断我问道:“听说你在国外主要学习心理学,这个专业都能做什么呀?”
  “我学的是应用心理学,虽然顶个硕士帽子,但学的内容很有限,只能给学生讲讲课或是作个简单的咨询,复杂的就不行了。”我认真地说。
  “这也行呀。我急着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我是不是心理有问题了。”她急急地说。
  “你想咨询呀?那我可能不是你最好的人选。你最好找一个专业的机构,由专业的从业人员进行。”
  “你不是专业人员吗?”她疑惑了。
  “我虽然学的是这个专业,但咨询经验很有限,加之我们又是同学关系,可能会影响咨询效果。”我解释道。
  “同学关系怎么就不能咨询呢?我们相互了解不是更好吗?再说我同你说说心里话会更方便呀。”她还是疑惑。
  “正因为我们是同学,不同于陌生人,所以感情的成份可能会大于理智的成份,这是咨询的大忌。”
  这回她好像明白了,低着头不再说话,只是用勺子一个劲地搅着咖啡。看着她无助的样子,我试探着说:
  “你看这样可以不,我们随便聊聊,如果我能帮到你,那更好,如果帮不到,你也别怪我,好不?”
  她的神情马上明亮起来,一个劲点头说:“好的好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开始漫无边际地说了起来,足足说了一个多小时。主要是说她每天无所事事,心灵空虚,活得百无聊赖。
  从她的叙述中我知道她在一家政府机构上班,属于那种每天没什么事,却很有尊严及权力的岗位,丈夫是一家外企的老总,新婚不久,还没有孩子。
  这么好的工作、生活环境还百无聊赖真是有病呀。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赶紧给压了回去,理解万岁呀,要理解,别嫉妒。
  在诗锦诉说的过程中我发现她的眉头紧锁,表情僵硬,随着诉说的延续这种表情一点也没有缓解。我知道,她说的都是一些皮毛,实质性的问题根本没涉及。
  我决定给她点牵引:“你希望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呢?”
  “我希望丈夫对我关心、体贴,我能对他的工作有所帮助。像其他家庭一样,有个小宝宝,我们平平静静地生活就行。”她快速地说。
  这可能是困扰她的问题所在。但这是一多么普通、平实的诉求呀。对于她这种既有姿色又有品味的人来说是易如反掌的事呀。
  “你和你老公是怎么认识的?”我为了快速地了解她的问题结症,直接抛出了问题。虽然是闲聊,可我还是控制不住地按照正规的咨询模式运行。
  她的眼睛明显地亮了起来。
  “他刚从国外回来,要开办一家文化传媒公司,有些政策他不太清楚,就到我们部门咨询,我们就认识了。”
  “他哪些方面吸引了你?”我问。
  “我看到他第一眼时就感觉他与众不同。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也是一个举止高雅的人……”说到这,诗锦明显地停顿了一下。
  “原本我是有一个男朋友的,我们都快要结婚了,是他的出现让我感受到了真爱是什么,也让我知道了什么是一见钟情。我感觉他就是我一生要寻找的人,可找到了又不是那种感觉了。而且我感觉越来越有点怕他,有时都不敢见他,可不见又很想他……”
  诗锦叹息着,无助的眼神让我很心痛,如果我是一个男的一定会好好地爱她,多好的女孩呀。
  “是他追的你吗?”为了更快地进入实质性问题,我问了一个封闭性问题。
  “不,是我追的他。”诗锦答道。
  这让我很意外,我的直觉是像诗锦这种女孩是很高傲和矜持的,主动去追求他人好像不是她的风格。
  “这是我惟一追求过的人。过去都是别人追我,从上初中起就有人给我写信,每个时期都有人追我,但却没有一个让我动心的。我也同其中的几个人处了一个时期,但都没能坚持下来。直到他的出现,让我知道了什么叫魂牵梦萦,什么叫一日三秋。那时我总想见到他,可他对我却没什么特殊印象,所以我只好时常给他注册的公司制造点小麻烦,让他主动来找我,后来我们就好了起来。那段时间真是太幸福了,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一起听音乐……那时真好呀,我要是知道结婚以后是这种状态,真的不如永远相恋,只做恋人,不做夫妻……”诗锦不停地诉说着。
  我只好在她停顿的瞬间,提出问题:“结婚之后他有什么变化呀?”我真的怕错过了这个问话时机,诗锦就没有说的欲望了。
  “要说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也不是,但我总感觉他不应当是这样的。”
  “他是什么样呀”这是想我知道的。
  “就是每天回家都很晚,时常出差,好像每天都很忙。关键是他忙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他不同你说吗?你也不问他?”
  “我能不问吗?但他说工作上的事不想让我分心。有时看他太忙,很想帮他分担一下,但他都说用不着。”
  “他对你的工作关心吗?”我问。
  “不关心,从来都不问。他说他在国外呆的时间太长了,对国内的人际交往不太懂,所以也就没有发言权。”
  凭我的直觉,这一定是非常理性的人。
  “那你们平时都聊些什么呀?”
  “结婚以后好像都没聊过什么,到是打电话时多一些。因为他时常在外面吃饭或晚回来,打电话告诉我一下。”
  “那就是说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
  “也不是。除了出差他基本上晚上都回来,但他回来时我都睡觉了,所以也没时间聊。”诗锦不停地搅动着那杯一口未喝的咖啡。
  “就因为这个你感觉百无聊赖呀?”
  “我总感觉家庭生活不应当是这样的,感觉是那种相濡以沫、举案齐眉、其乐融融的。除了告知式的交流再无其他这叫生活吗?”
  “我的大小姐呀,你要想嫁个事业有成的人,就得过这种形影相吊的日子呀,这你不知道呀?”我真的很惊讶。
  “不应当是这样的。我父母事业都很成功,但我们家里非常和谐,非常温暖,我父母一有时间就在一起海阔天空地聊,没完没了的。这才像个家庭。”
  “你们家也不能说是普遍现象,也可能是个例外呢。”我说。
  “对呀,我就是想问问,别的家庭是不是都像我们家那样呀?有像我这样的吗?我知道你接触的人多,而且一定有许多家庭有问题的人找你咨询,有没有我这样的呀?”诗锦急切地问。
  “像你这样的大有人在。一般都是你这种情形的,老公都很优秀,所以也就无暇顾家。妻子呢就想入非非,胡乱猜疑,制造了许多矛盾。”我介绍说。
  “是呀,独守空房是容易胡思乱想的。”她叹息着。
  “所以呀,现在健身俱乐部、美容美体呀到处都是,就是供这些人消遣的。你应当多到这种场所转转,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宣泄方式。要不,我给你推荐几个吧。”
  “也行呀,我真得给自己找个放松的地方了,要不都快崩溃了。”她放下了搅动的勺子,看了我一眼说。
  这好像是从我们见面到现在她第一次在说话时同我对视,我感觉她多少有些轻松了。

  大约过了二个多月吧,我在一家美容院遇到了诗锦。她依然美丽、端庄。从她的表情上看心情应当不错。
  正好我们都做完了美容,想放松一下,便在附近找了个茶馆坐了下来。
  “你怎么样呀?还百无聊赖吗?”我开了句玩笑。
  “还行吧。现在我的闲暇时间基本上就是美容、健身、回父母家,这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生活吧。”她笑着说道。
  “是呀,生活本无常模,是我们给附加上去的,只要自己不随意粘贴,生活就是常态的。”
  “真是学心理的,说话就是与众不同……对了,上次净说我的事了,也没来得及问你,你的工作找好了吗?”
  “工作还在找。现在找个理想点的工作真是不容易,我还以为像我这种情况的能好找一些呢,不管怎么说也算个小海归吧,学的专业又是热门的,但真找起工作来,还真不容易。早知这样还不如继续在外漂呢。”
  我们正有一搭无一搭地瞎聊呢,就见一位男性从对面的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我们面前,使用了一个典型的疑问句:“你们是实验二小毕业的吧?”
  望着这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我打开了记忆频道开始搜索:小学同学?凭感觉比我们至少大十岁呀;当年的老师?好像当时也没几个男老师呀,更没有能同他粘贴在一起的模板呀;高年级校友?只有这一种可能了。我关闭了引擎,等着他自报家门。
  看着诗锦疑惑的眼神,我就知道她也没想起来这个“肥男”是谁。
  “肥男”一脸的兴奋,一屁股坐到了我的身边,热情无比地说:“我一进来就感觉有点事情要发生,我正琢磨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一抬眼就看到了你们,越看越觉得眼熟,就听了几句你们说的话,一听这声音,我操,这不是我小学的两个大美女吗。”他粗大的嗓门立马辐射到了整个茶馆。
  看着诗锦就要花容失色,我转过身来面对这个“肥男”刚想说话,没想到这个“肥男”依旧大着嗓门说:
  “别告诉我你是谁,让我想想,名字就在我嘴边了,我想想、我想想……我操,你是那个夏冬雪,对不对?”
  在我一愣神的过程中,他马上面对诗锦喊起来:“你不是那个有个当官的爹的陈什么来着?你看我这脑袋……”
  “肥男”拍打着自己的脑袋,终于又叫了起来:“陈诗锦,没错吧?我还记得你爸开小车接你放学呢。”他得意地说。
  就在我俩面面相觑的瞬间,他冲着诗锦问道:“听说你爸的官越当越大了,你可是我认识的人当中唯一的官二代呀。这次你可跑不了了,说说你的电话,我给你打过去,这回我得记牢了。”
  他拿出手机,等着诗锦告诉他电话号码。诗锦显然对这种情景缺乏处理能力,在她无助地望着我时,我终于抢到了说话的机会。
  “对不起,您是哪位呀?好像我们没请你过来吧?”望着这位言语低俗、脑满肠肥的“恶男”,我冷冷地问。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真的是我们小学的同学,哪怕是当初“同桌的你”也让他赶紧消失。
  “你看看,你看看,把我当坏人了吧。我这个人猛一看可能像坏人,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纯爷们一个。你们还记得不,咱班那个瘦猴,被高年级的同学给劫了,还是我把那帮人给打了一顿,不记得了?”
  看着我俩都没什么反映,他嗓门又高了起来:“我说你们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呀?你们这小学怎么念的呀……对了,我说的这件事你们一定能记得,就是教咱们音乐的那个老师,给人当小三,让正房给打的鬼哭狼嚎的,记得不?”
  这件事我还真有印象,看来这个“肥男”还真是我们同学。
  “你叫什么名字呀,我还真想不起来了。”没办法,硬赶可能也赶不走,还是问问吧。
  “李德胜呀,不记得了?老师还说我这个名字和毛主席的一样呢。”
  李德胜,一个鼻涕满脸、矬粗短胖的影子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是他呀,记得当时老师还说这个名字用在你身上真是糟蹋了。
  “这回想起来了吧,要说忘了别人也不应当忘了我呀。说说你们怎么凑到一起了?在一起说老公的坏话呢吧?”他得意地笑着。
  诗锦终于说话了:“对不起,我还有点事,以后有时间再聊吧。”
  李德胜马上不干了:“干嘛呀,干嘛呀,还没说几句话就开溜呀?”
  “我们真的有事。”我坚定地说。
  “你们是不是想逛街呀,这逛街得有个男人陪呀,我今天奉陪到底,谁让咱们是同学呢。”
  我们正不知道怎么摆脱这个“肥男”呢,正好他的手机响了,我们马上说:“你忙你的,再见呀!”
  就在服务员过来结账时,他一把抓过单子,大声说:“我买单,我买单。”我们只好随他去了。
  我俩仓皇地逃离了茶馆,确认后面没有追兵才回过神来,不禁大笑起来。
  笑声还没落地,就听一个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转眼就到了跟前:
  “你俩属兔子的呀,也不知道等等我。想去哪里,我开车送你们,今天真是巧了,我约的那个哥们有事过不来了,今天我就陪你们了。”
  真是让我们哭笑不得。好在这时诗锦的手机响了,响的太是时候了。
  诗锦对李德胜说:“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必须要办。今天让你破费了。再见了。”
  “真有事呀?那我送你吧。”
  我赶忙说:“我们都是开车过来的,就不麻烦你了。”
  “哈哈,都有车呀。也是,像我这样的都开上车了,你们还能没车。”他举起肥胖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就在我们要各自上车时,他又拿出手机说:“把你们的电话留下来,以后我们好常联系。”
  就在我们面面相对时,他竟然笑了起来:“放心吧,我不会晚上给你们打电话的,不会给你们老公添堵的。”
  没办法,我们只好把电话留给他。上了自己的车,我真的有点找到了49年的感觉:解放了!

  同李德胜分手后,他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都没接,通过短信告诉他我正在听课或咨询之类,总之是不方便接电话。我们虽然都是平头百姓,但生活的状态及方式差距是很大的,已经没办法找到我们都能聊的话题了。

  诗锦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我正在准备到一所高校的试讲,所以就问她过几天行不,她语气很坚定地说:“就今天吧。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见一面。”
  踩着金黄色的落日,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才来到约定的饭店。北京的车真是多呀,有人说北京在上下班高峰就是个大停车场,我还觉得夸张,现在看来比停车场还停车场呀,停车场还能自由进出,这可倒好,有时是进也进不了,退也退不出,郁闷呀。
  诗锦看起来情绪不佳,躲在昏暗的灯光下,身体缩成一团,好像很冷的样子。
  我赶忙让服务员把灯光弄亮些,一问才知道连菜还没点呢,我胡乱地点了二个,就把服务员打发走了,望着诗锦,等着她开口。
  等了有一分钟,她一点反映都没有,像个木僵式地一动不动。
  “怎么了?我的大小姐,这回真的百无聊赖了?”我开了句玩笑。
  她缓缓地叹了口气说:“是呀,不仅仅是百无聊赖,而且是病入膏肓。”
  “你可别吓我呀,我胆小。”
  诗锦是个慢性子,也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但思维比较细腻,感知也很丰富,这种人对情感的需求是强烈的,内心世界是风起云涌的,甚至是惊涛骇浪的。
  “你到底怎么了?快说呀,不想说我可走了。”看着她侧向窗户的脸,我真的急了,一点心理咨询师的感觉都没了。
  “怎么说呢,要说怪,这事只能怪我自己。是我弄巧成拙了。”她带着哭腔说。
  我明显地感到事态严重了,便给她倒了点饮料,让她慢慢说。
  “也怪这个李德胜,都是他把事情搞糟了。”
  这怎么还有李德胜的事呀,诗锦怎么还同他有联系呀。
  “李德胜到我们家给我送花,让我老公看到了……”
  “什么?什么?李德胜给你送花?这是个什么情况呀?你过生日?你们?”我惊讶万分。
  “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让他送的。”诗锦还是慢慢地说。
  “你让送的?为什么呀?”我真的想弄明白。
  “我老公对我很冷漠,我有点受不了了。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才让李德胜给我送花,本想刺激刺激他,没想到……”诗锦哭了起来。
  我坐到她的身旁抱着她的肩膀说:“你又不是真和他怎么样了,不就是个道具吗,解释清楚就好了,你老公也不是个小气之人吧?”我劝道。
  “可他要和我离婚……”诗锦又哭了起来。
  就因为这个事也要离婚,这个男人不是心理有问题就是另有原因。
  哭了一通,诗锦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开始了断断续续地诉说。
  他们虽然结婚快一年了,但共处的时间并不长,晚上虽然俩人共居一室,但基本处于无肢体交流也无语言交流的状态。
  为了改变这种状态诗锦想了许多办法,让自己衣着艳丽、让自己学会风骚、让自己学会主动……但依然是涛声依旧。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你感觉是他对你不感兴趣还是对女人不感兴趣?”我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生活实践,只好从理论上分析这件事。
  “我也说不好,但他和我说过,要给他一段时间,他要慢慢适应。”
  我迷惑了,适应什么?适应夫妻生活?这需要适应吗?这不是人的本能吗?当然,在心理咨询的案例中需要适应还是大有人在的,这就是生活的千奇百怪。
  诗锦见我直直地望着她,就解释说:他老公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了英国,当时是住在亲戚家,上中学后就住在合租的公寓里,那时,为了寻求保护他接受了一个英国男孩的要求,但他不是主动方,从心理上也很拒绝,但还是接受了。慢慢地也就习惯了。后来他去了美国,虽然脱离了这个男孩,但其心理影响还是不小的,所以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学习上,男女朋友都没有,就这样,一直到回国遇到了我。他原以为结婚后就能习惯夫妻生活,可他还是不太习惯,更习惯于自己独处。
  这是在李德胜给诗锦送花后,她老公提出了离婚,并说出的离婚理由。
  我哑然了,我真的不知道是劝诗锦离婚呢还是维持现状。
  “那你怎么想的呀?”我问诗锦。
  “我不想离婚,我就想这么过,可我父母时常问我你们什么时候要小孩呀?不要等得太晚呀,年龄大了生小孩是有风险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种日子想想也很可怕,可我真不想离婚呀,我真的爱他,他就是我一生要寻找的人。”
  我有一个问题,本不想问,可感觉不问还是没办法帮诗锦:“那你们从没在一起过……”还没等我说完,诗锦就说,也有过,只不过次数不多。
  诗锦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我知道有些事你也不懂,但事到如今也只能跟你说说。”
  停了停她接着说:“从结婚到现在虽然我们在一起没几次,但我能感觉到他不是没有欲望,我总感觉他是在控制自己。”
  “那你准备就这么和他过下去?等他有所转变?”我问。
  “我是这样希望的。可他坚决不同意,说他自己清楚,这种状态还要持续相当长一个时期,他不想让我们俩个人都痛苦,离婚对我们都是解脱。”
  “我感觉他说的有道理,这样生活毕竟不是常态,分开对你们双方都好。你还这么年轻,应当有自己更好的生活。”我客观地说。
  “可我怎么同我父母说,怎么同同事说呀?再说我真不想离开他,万一他变好了呢……”
  也是,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同诗锦一直聊到了午夜时分,也没理出个头绪,她见我也帮她分析不出个子丑寅卯,也失去了说的动力,我们分手了。
楼主发言:70次 发图: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3 20:42:41
  同诗锦分手的第二天,李德胜就给我打电话。这次我没像以往那样以短信的方式告知我没时间,而是马上接了电话。
  李德胜的大嗓门马上就传了过来:“不管你今天有事没事都得和我见一面,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说我在家,并告知了我家的地址。
  我刚到楼下,一辆北京现代就冲到了我面前,一个圆圆的大脑袋在半开的车窗前放着耀眼的光芒,就听李德胜说:“快上来,找个地方告诉你件事。”
  不到五分钟,我们来到了一家小饭店。一进包房,李德胜便对服务说:
  “过半小时再点菜,不喊你别进来呀。”
  还没坐稳,李德胜告诉我:他闯大祸了,不知道该如何收场,让我给帮个忙。
  我知道他说的是诗锦的事,就等着他说。
  “你这个人可真是的,一点都不像陈诗锦,人家有事都知道让同学帮忙,你可到好,让你给我帮个忙,你连问都不想问。”这个李德胜竟然埋怨起我来了。
  “好好,我错了,你说吧,让我帮什么忙。”我赶紧说。
  他竟然沉思了一下才说:“这个事同你说合不合适我还真不知道,但不同你说我又找不到说的人。但你得保证这个事你对谁都不能说。”
  “好的,我不说,打死也不说,行了吧?”
  李德胜开始诉说事情的经过,加之以前诗锦跟我说过的一些,拼接起来就是这样一种情形。
  李德胜同我们意外相见后就分别给我们打过电话,想约几个同学聚聚,我老说没时间,开始诗锦也说没时间,后来李德胜一朋友到诗锦他们单位办事,李德胜也去了,他们还在一起吃了饭。诗锦告诉他们有事可以直接找她,这让李德胜感觉很有面子,吃完饭非得拉着诗锦去歌厅,没办法,诗锦只好给她老公打电话让他来接她,说家里有事,这样李德胜就同诗锦的老公认识了。李德胜是那种感观失调之人,察言观色能力极弱,不顾诗锦老公的冷漠与寡言,硬是要了人家的名片,说要经常联系。加之李德胜那个朋友同诗锦的老公都是做传媒公司的,他那个朋友也想多交几个朋友,就在一起坐了坐。
  这事过去有一、二个月吧,诗锦忽然给李德胜打电话说要见个面,想让李德胜帮个忙。
  诗锦就把送花这件事说了,诗锦当时的解释是想让他老公有点危机感。李德胜还给她出主意说最好找个小白脸,多找几个也行,这事他包了,诗锦说你就行了。当时的设计是李德胜在诗锦老公要回家时来到她家,俩人不要碰面,多抽几支烟,留下些烟味,再带来一大束花就行了。原本也是按照这个运行的,可李德胜下楼后觉得还不够劲,觉得诗锦的安排有点轻描淡写了,就自行续写了脚本。
  李德胜来到楼下后没有走开,而是坐在一楼大厅里等着诗锦的老公回家。一见到诗锦的老公推开大厅的门,他就假装在同诗锦通电话,什么以后我要天天给你送花呀,忘不了咱们在一起的时光呀,还怕诗锦的老公注意不到他,故意同诗锦老公打个照面并急忙挂了电话。
  李德胜以为自己的表演很到位,感觉应当收到实效。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给诗锦打电话,可电话关机,去单位说没上班,去家里没动静。没办法,李德胜只好按照诗锦老公留下的名片地址去找诗锦的老公。
  “诗锦老公怎么说?”这个情况可能诗锦也不知道。
  “他说我们已经决定分开了,这和你没有关系。我怎么解释他都不把话收回来,我这不是把诗锦害了吗,这小子也太不爷们了,就这点事也要离婚,我真想揍他一顿。”
  “你也别太自责了,他们想分开可能真的跟你没关系。”我安慰着他。
  “怎么能说没关系呢?要不是我搅和这么一下子人家还过得好好的呢,现在我也找不到陈诗锦,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她没事,你放心吧,我昨天还见过她。”我只好实话实说。
  “你们见过?那她的事你都知道了?我还担心说给你听陈诗锦会不会跟我急,这我就放心了。”他终于平静了。

  诗锦告诉我,在她老公的坚持下,这份婚姻还是没能存活,虽然她已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这个曾经给过她许多梦想的婚姻还是解体了。
  又过了一个多月,李德胜忽然给我打电话说诗锦家里出事了。
  诗锦的家里出大事了,她父亲自杀了。
  李德胜告诉我,一次他同一些朋友在一起吃饭,他吹牛说他认识部里的高官,别人就问他认识谁,他就说了诗锦父亲的名字。一个朋友马上问他,你同他没什么牵连吧?他刚刚自杀了。
  “我吓了一大跳,马上给诗锦打电话,可电话关机了。我去了她家,不像有人的样子,我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了,只好又找你了”。李德胜说。
  我也吓了一大跳,这怎么可能呢?为什么会这样呢?
  李德胜目前也就知道这些。
  这事是真是假还有待核实。我马上告诉李德胜,我们分头打听情况,有了消息要及时沟通,最主要的还是要联系上诗锦。
  回到家我马上打开电脑查找诗锦爸爸的信息。她爸爸最后一次信息是半个月前参加一次会议并讲话。近半个月就找不到任何信息了,可诗锦爸爸所在机关却有许多新闻,但都没有她爸爸的名字,看来凶多吉少。
  我又让我爸爸找些机关的熟人问问诗锦爸爸的情况。爸爸告诉我诗锦的爸爸确实自杀了,好像是因为巨额受贿遭到举报而自杀的。
  李德胜的消息也没比我多多少,只知道诗锦的爸爸是从自己家跳楼自杀的。据说诗锦爸爸的秘书给他打电话,说部里领导要来看看他,因为他请病假在家休息。部里的人刚到他家楼下,还没按门铃,她爸爸就从楼上跳了下来。据说当时还有意识,还能说话,只说了句对不起大家。
  等诗锦的妈妈赶到医院时,她爸爸已经离开了人世。
  诗锦的手机永远处于关机状态,单位说她请长假了,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
  就这样,诗锦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对于她,除了记忆,就是记忆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3 20:46:46
  自从诗锦出事以后,我和李德胜到时常见面,聊的主要话题还是诗锦,我们都想从对方的口中知道诗锦的消息。
  有一天,李德胜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
  我们刚刚坐下,李德胜就告诉我,他的一个朋友被检察院的人找去了解诗锦爸爸的情况,这个朋友就是同诗锦的前老公有一面之缘的那位。
  “检察院的人找你朋友了解什么情况呀?你朋友认识诗锦的爸爸?”我不明白。
  “我也不明白呀,我朋友也纳闷呀。检察院的人问起了一笔贷款的由来,这是我朋友通过诗锦那个老公给贷的,一共贷了伍佰万,我朋友给了那个混蛋50万。现在不就是这样吗,当时那个混蛋让我朋友写个收条,证明收到四百伍十万,并属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解释说这钱他也是过手,他要交给真正给他办事的人,这样可以证明他没从中多拿钱。我朋友听了这话,还以为那个混蛋嫌自己白忙乎了呢,忙说他的早有准备,可他说我朋友误解他的意思了。后来我朋友给他伍万他确实没收,我朋友还直说这个人真办事呀。”
  我疑惑了,凭我对诗锦前老公的了解,他不应当对诗锦的同学这么热心呀,更何况是同学的朋友。

  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到了我手机上,我一看是东北的一个城市的,这个城市没有我认识的人,便没接这个电话。过了一会儿,来了一条短信。我一看,差点叫了起来,她说她是诗锦,想求我点事。
  我马上打了回去。
  诗锦告诉我她同她妈妈在一个亲戚家,过的都很平静,请我放心。
  “你不是在美国待过吗,发动发动你在美国的同学给我查个人,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查清楚这个人的底细。一会儿我把名字发到你的手机上,有消息了你给我发短信,你会同你联系的,平时我是不开手机的。”
  Lijiafan,这应当是一个名字的汉语拼音,我奇怪为什么不写汉字呢。诗锦只告诉我此人可能在芝加哥的一所大学读过书,至于读的什么专业,什么时间读的都不知道。
  只要他在芝加哥读过书,就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只是诗锦为什么要找这个人呢?我想一定同她爸爸的事有关。
  半个月后,美国的同学给我发来了这个人的简历。
  李家凡:男。1976年出生于中国河北荣城。
  1991年到美国西部的一所中学读书。
  1996年考入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专业。
  2003年在美国注册了一家融资公司,经过几年运作,效益颇丰。
  2009回大陆投资,公司易手。
  最近又返回美国,重开了一家融资公司。
  同学还附了一张李家凡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很年轻,棱角分明,表情严肃,目光深邃。
  我忽然打了个寒战,这个人是不是诗锦的前夫呀?
  我赶紧给诗锦发信息,希望她能给我打电话。
  诗锦只是给我发了条短信,给了我一个邮箱,让我把资料发到这个邮箱里面。
  任凭我怎么给诗锦发信息、在邮箱里写留言都没了诗锦任何信息,她好像又一次从人间蒸发了。

  就在我快要忘了这件事的时候,诗锦忽然给我打来电话,约我见面,说她在北京。
  已经有大半年没见到诗锦了,我急切地想见到她。我还想告诉李德胜,真想让他也见见诗锦,因为他和我一样地关心着诗锦。可我没敢告诉他,怕诗锦不愿意。
  诗锦明显地憔悴了许多,也瘦了许多,脸色惨白,目光呆滞。
  见到我,脸上放出些笑意,这才感觉面前不是祥林嫂,而是诗锦。
  “我让你调查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前夫。”诗锦平静地说。看来经过重大磨难之后她对于这个前夫已经平静了许多。
  “李家凡这个名字还是从你给我发的邮件中才第一次知道。以前我只知道他叫黎嘉凡,我是和一个叫黎嘉凡的人生活了一年,我们还登记结了婚。”诗锦毫无表情地诉说着。
  看着我惊愕的表情,诗锦竟然笑了笑说:“奇怪吧,还有更奇怪的呢。我按照黎嘉凡提供的身份证号码到公安部门去查找,被告之是个假身份证,和我生活了一年的黎嘉凡是人是鬼我都不知道,你说可笑不?”诗锦还是笑着说,其表情就像诉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我的心里却像开了锅一样,思绪翻涌,热血冲冠,一大串问号直敲脑门,我真的有点歇斯底里的感觉。
  “为什么呀?这是为什么呀?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呀?竟然还被你撞上了,你怎么这么倒霉呀?这人怎么这么阴险呀……”
  诗锦在我的叫骂中依旧平静,脸上还挂着一丝笑意,让我忽然有种恐怖的感觉,诗锦不会精神出问题吧?
  我怯怯地问:“你还知道些什么呀?”
  “我爸爸的自杀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从美国回来就是为了这个结果,我成了他实施计划的最大帮凶。”说到这里诗锦的眼睛明显有了泪光,看到泪光我的心里感觉温暖了一些,诗锦还没有被事情压垮,她的情感系统还能运行。
  “你为什么这么说呀?”我觉得这个事情太重大了,这可不是感情用事的事。
  “我爸爸的事情已经有结论了,是畏罪自杀。虽然人已经没了,但涉案人员还是要处理的,所以调查、了解了许多人。有些人曾是我爸爸的老部下,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告诉我事情都是李家凡干的,他找我爸爸给各种人办事,先后把收取到的好处费交给我爸爸,每笔款项都有当事人亲笔写的收条。这些收条最后都由李家凡交到了检察院,办完这些事后,他就和我离婚回美国了。”
  我想起了李德胜朋友求李家凡办事写收条的事,看来这应当是真的。这个李家凡也太阴险了,没有血海深仇是不可能这样的。我马上在脑海中搜索极端的心理问题个案,还真没找到因为心理冲突而采取这种阴险方式的,这人不应当是心理有问题,应当是另有隐情。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诗锦望了望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和妈妈也说起过这事,妈妈也没有头绪,爸爸又不在了……”诗锦又难过起来。
  “要不我再找找我在美国的同学,看看他们能找到李家凡不?”
  “这几个月,我也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他的情况,有些人也能接触上他,知道他工作的地点,但他闭口不谈此事,说过去的事,他不想再说了,他只是做了自己应当做的事。为此我还专门去了一次美国,可他拒绝见我。”
  看来诗锦太想知道事情真相了,这事放到谁身上都是这样。
  “那你有什么打算呀?”
  “今天找你就是还想请你的美国同学帮帮忙,能不能再了解些更详细的情况,像家庭成员、国内的亲属等情况。我想从他们家的其他成员身上找找突破口,别的办法我也没有了。”
  “好的,有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诗锦告诉我,北京的房子她已经卖掉了,工作也辞了,不打算再回北京了。她在东北那个城市买了房子,找到了一份还可以的工作,照顾好妈妈是她现在最大的心愿。

  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有一个美国的同学给我发来了一个李家凡的博客网址,我刻不容缓地打入进去,足足看了一天。看完之后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李家凡的博客名字叫黑色警戒。全部是用英语书写的,我又用了一天时间把与诗锦家有关的内容翻译过来,复制如下。

我要评论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3 20:48:12
  日志:2002年6月10日
  红色警戒是我一生中唯一玩过的游戏,这款游戏太刺激了,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开通这个博客用什么名字想了很长时间,感觉用黑色警戒是最符合我的心意的。
  今天我终于获得了硕士学位。
  今天我也承担了一个我梦寐以求的任务。
  以往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
  妈妈把关于爸爸的一切都告诉了我,说我长大了,应当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真相出乎我的意料,但愤怒却让我战胜了耻辱,是该血债血偿的时候了。

  日志:2002年10月30日
  事情进展的真顺利,这么快就找到了这个人。竟然还身居高位,这种人也会高升,真是让我鄙视。
  日志:2006年4月5日
  今天是清明节。我不禁想起了爸爸。
  爸爸长的高大英俊,知识渊博。还记得我小时候非常喜欢到爸爸的办公室去玩,爸爸的办公室很大,有许多沙发,我可以在上面滚来滚去……我还时常坐上爸爸的小车到郊外玩,吹着凉风,淌着小河……不想这些了。
  日志:2009年6月27日
  事情终于有了进展,我就要血刃仇人了。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爸爸,等我好消息吧!
  日志:2009年9月20日
  离开这里整整20年了,我又回来了。
  我知道等待的意义、等待的烦恼、等待的艰辛、等待的迷茫……等待已打磨了我的棱角、冲刷了我的激情、埋藏了我的自尊,我不知道我是堂吉诃德,还是基督山伯爵,但我肯定是个战士,是一个披荆斩棘的战士,战鼓已敲响、战旗已飘扬,厮杀就在眼前,狭路相逢勇者胜!
  日志:2009年11月8日
  从现在起,我就是黎嘉凡了,真得感谢汉语拼音的妙处,我在美国的一些证件在这里都畅通无阻,因为名字的拼法是一样的。
  传媒我接触过一些,但不是我的专业,之所以注册了一家传媒公司,最主要的是那个人就是负责这类事务的。我也知道这样的公司在国内有许许多多,资金是制约他们发展的瓶颈,而融资却是我的专长。
  日志:2010年3月5日
  事情遇到了麻烦。按照我事先的预想,我要首先接触上这个人,然后再重金行贿,可以我目前的地位根本接触不上。我把国内的人际关系想的太简单了,以为金钱是能打通所有关卡的唯一武器,看来人脉才是最主要的。
  还有一条通道,就是他的女儿,但难度大些,因为据可靠消息,已处于谈婚论嫁阶段,我还没有足够的自信能打下这一关。
  日志:2010年3月30日
  事情进展的让我瞠目结舌。这真是老天安排好的,不用我有任何动作,猎物就自己上勾了,而且大有“咬定青山不放松”之势。
  日志:2010年5月21日
  一切进展顺利。
  我终于见到了目标。
  现在回想我们见面的那一刻心情还难以平静。这是一张丑陋、臃肿的脸,也是一张签发了死亡通行证的脸。
  我控制着自己的愤怒,死死地看着他。他还自以为是地说:别紧张,别紧张,以后要常来呀。
  我是会常来的,不把你送入地狱之门我是不会走的。
  日志:2010年8月21日
  我做了一件计划之外的事,二个月前用假名字和他女儿登记了。我虽然告戒自己这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也很纠结。
  现在我明白了什么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为了消除猜忌,我给自己带上了一顶“同志”的帽子。
  日志:2011年3月9日
  没想到找我办事的人这么多,这块“女婿”的牌子在国内太有诱惑力了。每天找我办事的人络绎不绝,我呢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我认真地研究了刑法,收取的数额控制在不给办事人带来太大麻烦为标准,但有时也控制不住,有些人的欲念也太膨胀了,那我只好顺其自然了,终归这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
  别老体弱的都是过程,过程不重要,结果是最重要的。
  黎嘉凡已经被埋藏了,新的李家凡要横空出世了,我期待。
  日志:2011年4月5日
  又到清明了。
  爸爸,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他用您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家人应当和我一样承受着岁月的煎熬,这就是生活吗?

  翻译完博客的内容,我感觉不能把所有内容都转给诗锦,那对诗锦的伤害会很大的。我选编了一部分内容,转给了诗锦。
  从4月5日以后,李家凡的博客没再更新过。
  我把我知道的李家凡的情况统统告诉了李德胜,李德胜一直是嘴张的大大的,好像要吃人的样子,直到我说完了也没闭嘴。
  “你倒是说点什么呀?别老张着嘴好不好呀?”我真的有点生气了。
  “我没明白,说了半天,到底是为什么呀?”他终于回过神来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李家凡的博客上留言了,希望他能告诉我为什么,可始终没有回音。”我说。
  “诗锦也没有消息?”
  “没有,我想她会猜出原因的。可她不想告诉我们。”我把我的推测说了出来。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李德胜又开始张大了嘴。
  “我想办法吧。有结果我会马上告诉你的。”
  李德胜疑惑地望着我。

  我真的想到了办法。我记得美国同学给我提供的李家凡的履历中提到他出生在河北的荣城。我决定从这里入手。
  我从网上查阅了诗锦爸爸的工作简历,很快就找了荣城字样。
  诗锦的爸爸于1992年至1994年下派到荣城挂职锻炼,曾任荣城县副县长。
  这就对了,这和我期待的已经不远了。因为我推测死亡的俩个人应当共事过或有某种利益关系。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3 20:52:42
  查找李家凡爸爸的工作简历就不顺利了。首先我不知道他爸爸叫什么名字,再者90年代网络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许多内容在网上是查不到的。但我推测自杀身亡这样的事情在一个小县城应当还是有轰动效应的,有时间应当到荣城去一次。
  李德胜隔三差五就给我打电话问事情的进展情况,我只能如实汇报。他提出要和我到荣城看看,可我正忙于课题申报,事情太多,一时走不开,就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李德胜急约我见面,我知道肯定是与诗锦的事有关。
  刚坐下,李德胜就告诉我他从荣城刚刚回来。
  望着他毫无表情的脸,我心里不禁有些发抖,事情的真相要浮出水面了,李德胜肯定对这个真相有强烈的抵触。
  “怎么说呢,怎么会这样呀,这也太没劲了。真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反正都他妈的不是爷们,净干些不是人的事,真是给我们老爷们丢脸……”李德胜骂起没完了。
  “我可不想听你骂街,到底怎么回事,想说不?不想说我可走了,我还有一堆事呢。”我只好打断他。
  李德胜断断续续说了一个多小时,我理清如下。
  李家凡的爸爸叫李浩,1992年到1994年是荣城县县长,与诗锦的爸爸是同事。1994年有人举报李浩生活作风糜烂,并录制了一张光盘,记录了李浩与风尘女子鬼混的细节。音频效果俱佳的光盘是颗定时炸弹,把所有人的良知都炸醒了,于是群情激奋,挥戈上阵,问题越来越多,罪行越来越重,李浩在双规期间只好谢罪自杀了。据说举报人是诗锦的爸爸,因为只有他当时同李浩住在同一个招待所,也只有他,具备录制光盘的条件。
  李浩自杀后,诗锦的爸爸也很快调离了荣城,来到了北京。
  李家凡是怎么知道是诗锦的爸爸举报了他爸爸这一点无人知晓,因为当时李家凡与他妈妈生活在北京,并没有同他爸爸住在一起,第二年,他们就举家搬迁到了美国。

  我不知道诗锦是否知道是这样一个真相,我真的希望她永远也不要知道。
  目睹人性的低俗与罪恶会让人浑身发冷,思绪木僵。

  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我再次登陆了李家凡的博客,我已有一段时间没登陆了,因为他也长时间没更新了。
  居然有了新的内容。
  日志:2011年10月1日
  这是举国欢庆的日子,可我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对不起妈妈,我让您孤单地面对人生的冷酷,对面生活的重压了。我实在是没有勇气了,我要走了,走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每天与大海、沙滩为伴,吸着海的清香,吻着海的妩媚,嬉着海的波浪……
  完成了使命后,我只有几天的欢乐,以后是长长的恐怖、惊慌伴随着我,作为您的儿子,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但我却迷失了我自己,我不知道哪些是我应当做的,哪些是我不应当做的……
  我忘不了最后一次到他家同他摊牌,我原以为会很刺激、很兴奋,可结果却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把收条的复印件放到了他的面前,告诉他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他慢慢地说,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我说我是李浩的儿子。他还是慢慢地说,这就对了,我一生办了二件错事,一是为了升官用卑鄙的手段害了李浩,二是为女儿搜刮了钱财,我这是罪有应得。我会对你有个交待的……
  我不知道会是这样一个情景,我还以为是求饶、推脱,甚至于杀人灭口……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要走了,大海是我永远的归宿!

  我呆住了,我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上帝对人性的保护,还是对人性的删除,我也迷惘了。

  (全文完)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5 08:11:31
  顶起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5 19:25:08
  @吉奥应注放 2017-06-14 22:15:43
  呵呵,是这样的。
  -----------------------------
  感谢支持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5 20:08:34
  @zgsxsltsj 2017-06-15 08:11:31
  顶起
  -----------------------------
  谢谢!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5 20:18:21
  好作品要顶上去!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6 09:16:42
  @巴山牛_渝 2017-06-15 20:18:21
  好作品要顶上去!
  -----------------------------
  谢谢啦!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6 09:39:05
  [d:赞][d:酷][d:赞]
作者:如诗如梦 时间:2017-06-16 11:34:28
  好文笔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6 20:32:31
  @如诗如梦 2017-06-16 11:34:28
  好文笔
  -----------------------------
  谢谢鼓励!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7 08:29:05
  周末愉快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7 09:56:58
  好长时间没来天涯了,现在连如何回复都忘了,五笔也忘的差不多了。
  哈哈,人真的易老呀。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7 10:49:19
  顶文友的大作![d:赞][d:赞][d:赞]
作者:jqbwqlj2014 时间:2017-06-17 11:39:42
  顶
作者:jqbwqlj2014 时间:2017-06-17 12:07:43
  顶
作者:石中火 时间:2017-06-17 13:31:26
  支持一下。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8 09:03:22
  才女的佳作要顶上去给大家看!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8 10:12:58
  支持才女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18 10:35:27
  支持佳作!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18 16:42:24
  @园田梦人 2017-06-18 10:35:27
  支持佳作!
  -----------------------------
  好久未见了,看到老朋友过来支持特别高兴。
  在天涯结识了一些素昧谋面的好朋友,感觉挺快乐的。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6-18 22:02:30
  素不相识的我也来顶一顶,支持楼主!欢迎围观我的参赛作品,互相勉励!谢谢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9 01:00:07
  [d:赞]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9 07:18:34
  牛儿前来顶一个。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19 07:34:08
  看望冬雪,支持佳作!
作者:冰封着的雪 时间:2017-06-19 07:37:09
  早上起来,顶文友帖,加油!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9 07:41:23
  顶起佳作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9 13:10:13
  火!火!火!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6-19 18:07:02
  楼主加油!来顶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19 18:41:57
  好文必须顶起来!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0 08:07:09
  看望冬雪,支持佳作!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0 08:10:10
  “对不起,您是哪位呀?好像我们没请你过来吧?”望着这位言语低俗、脑满肠肥的“恶男”,我冷冷地问。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真的是我们小学的同学,哪怕是当初“同桌的你”也让他赶紧消失。
  “你看看,你看看,把我当坏人了吧。我这个人猛一看可能像坏人,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纯爷们一个。你们还记得不,咱班那个瘦猴,被高年级的同学给劫了,还是我把那帮人给打了一顿,不记得了?”
  看着我俩都没什么反映,他嗓门又高了起来:“我说你们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呀?你们这小学怎么念的呀……对了,我说的这件事你们一定能记得,就是教咱们音乐的那个老师,给人当小三,让正房给打的鬼哭狼嚎的,记得不?”
  ——————————————————
  人物刻画真生动!学习。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0 08:45:28
  围观!
作者:素眉已成殇 时间:2017-06-20 09:52:54
  支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0 10:41:07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20 15:53:06
  @园田梦人 2017-06-20 08:10:10
  “对不起,您是哪位呀?好像我们没请你过来吧?”望着这位言语低俗、脑满肠肥的“恶男”,我冷冷地问。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真的是我们小学的同学,哪怕是当初“同桌的你”也让他赶紧消失。
  “你看看,你看看,把我当坏人了吧。我这个人猛一看可能像坏人,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纯爷们一个。你们还记得不,咱班那个瘦猴,被高年级的同学给劫了,还是我把那帮人给打了一顿,不记得了?”
  看着我俩都没什么反映,他嗓......
  -----------------------------
  谢谢鼓励!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6-20 16:46:45
  继续来顶!认识友友很高兴!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0 19:39:44
  [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1 09:06:06
  [d:赞]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1 20:46:53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2 07:10:07
  [d:鼓掌]
作者:雷本祖 时间:2017-06-22 08:10:23
  好久不见 文采亦如从前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22 08:29:14
  @雷本祖 2017-06-22 08:10:23
  好久不见 文采亦如从前
  -----------------------------
  是呀,有一段时间没来天涯了。谢谢老朋友的夸奖。
作者: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6-22 10:07:41
  @夏冬雪2011年 2017-06-13 20:42:41
  同诗锦分手的第二天,李德胜就给我打电话。这次我没像以往那样以短信的方式告知我没时间,而是马上接了电话。
  李德胜的大嗓门马上就传了过来:“不管你今天有事没事都得和我见一面,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说我在家,并告知了我家的地址。
  我刚到楼下,一辆北京现代就冲到了我面前,一个圆圆的大脑袋在半开的车窗前放着耀眼的光芒,就听李德胜说:“快上来,找个地方告诉你件事。”
  不到五分钟,我......
  -----------------------------
  冬雪的文笔依旧是那样的清雅脱俗!讲起故事来四平八稳看似没有波澜,实则让你情不自禁地牵挂着……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2 13:02:01
  看望冬雪,支持佳作!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2 19:13:02
  顶才女!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3 11:29:32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3 13:25:02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3 16:35:09
  [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3 20:20:26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23 21:11:55
  @巴山牛_渝 2017-06-23 20:20:26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啦。
  我还没收到过这个呢,这是第一次,真的特别感谢。
  我也能给别人打赏吗?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3 23:09:07
  好帖顶上去大家看!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24 10:48:57
  又开始忙了,不能时常来天涯了。
  多少有点失落……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4 13:46:59
  大力支持!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4 15:00:00
  冬雪周末愉快!支持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4 20:45:29
  力顶!周末愉快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5 03:17:38
  [d:赞]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25 14:53:57
  好久不见夏冬雪 结结实实顶一个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5 21:01:57
  支持佳作,周末愉快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5 21:28:46
  顶起来!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26 08:26:26
  结结实实顶一个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6 12:57:11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6-26 15:02:26
  @夏冬雪2011年 2017-06-13 20:42:41
  同诗锦分手的第二天,李德胜就给我打电话。这次我没像以往那样以短信的方式告知我没时间,而是马上接了电话。
  李德胜的大嗓门马上就传了过来:“不管你今天有事没事都得和我见一面,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说我在家,并告知了我家的地址。
  我刚到楼下,一辆北京现代就冲到了我面前,一个圆圆的大脑袋在半开的车窗前放着耀眼的光芒,就听李德胜说:“快上来,找个地方告诉你件事。”
  不到五分钟,我......
  -----------------------------
  虽然已经退出比赛,但好文章还是要顶!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6 16:27:56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6 21:54:36
  [d:鼓掌]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7 00:11:32
  [d:得意]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7 07:00:13
  支持文友,共同进步!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6-27 08:18:51
  前来学习取经,支持佳作!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7 12:30:16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叶风米米 时间:2017-06-27 12:31:29
  顶一下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7 13:06:56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7-06-27 15:10:10
  [d:赞]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7 20:43:55
  大顶一下!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6-27 22:17:56
  再来拜会夏老师,这名字真美丽!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28 09:17:25
  支持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8 11:52:45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8 13:01:39
  送上周三的问候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8 14:28:29
  酒好也怕巷子深。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8 18:28:42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6-28 22:42:33
  支持支持再支持,学习学习又学习!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29 07:33:40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9 10:34:57
  周四的祝福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6-29 12:28:41
  来给冬雪加把火~~融化成我心底的梦。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29 15:28:46
  @云石胶 2017-06-27 15:10:10
  [d:赞]
  -----------------------------
  谢谢您的支持!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6-29 15:32:14



  谢谢楼上各位朋友对冬雪的厚爱,再次谢谢!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9 18:38:49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6-29 18:51:15
  复仇,报了仇又如何,失去的不会回来,拥有的也会失去。但若不报,天理何在?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6-29 20:18:40
  我又来了,不会厌烦我吧?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7-06-29 21:11:52
  顶啊!顶啊!使劲顶!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06-29 22:12:12
  夏前辈,春秋怎么不要啊?四季如何只取夏和冬呢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06-29 22:12:34
  构思精巧,好文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30 08:07:27
  牛人
作者:姚看江湖 时间:2017-06-30 08:19:54
  支持
作者:雷本祖 时间:2017-06-30 09:09:14
  支持佳作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6-30 10:24:50
  支持冬雪佳作!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