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古风-言情-情爱轶事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4 09:58:58 点击:158 回复: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情爱轶事
  文/田润明

  我家在村里的辈分高,爷爷又是个好主持公道且热心肠的人,一到冬季农闲季节我家便是乡亲们聚在一起唠嗑打发时光的场所。儿时的我倚在炕上做针线活的
  奶奶身旁遂成了个小听客。人们最爱讲我村大财主章家的趣闻轶事。

  章家是在清乾隆年间发迹的,那年章家的三子到北京一家绸缎庄学徒,老实憨厚的他虽嘴拙点儿,但聪明伶俐,柜上交办的事从无闪失。慢慢熬到二掌柜,一次去江南进货,正赶上白莲教闹事,进货的客商听说有生命危险纷纷逃出险地,赶往他处进货。张家三子扮成乞丐混进城里,没想到白莲教并不扰乱商家,可进货的客商大部分转往外地,货源堆积价钱一落千丈,让他捡了个天大的便宜。货物运回北京,别家的货还没到。这时京城早已谣言四起,说江南白莲教烧杀抢掠,绸缎的货源断了,大户人家纷纷抢购,一进一出他立了大功。也是天意使然,东家膝下只有一女,便招他入了赘。后来经他手绸缎庄的买卖越做越大,分号开遍了大半个中国。章家从此跟着发达起来。

  到了清朝末年,章家良田百倾买卖分布各省,成了我村首富。

  一九00年元宵节,子时,耍龙舞狮欢乐了一晚的村子静了下来,庄稼院里人人进入了梦乡。章家大院里的红灯笼却一个也没熄,人们进进出出忙碌着洋溢一派喜气。正厅里端坐着章家大爷,他今年四十岁,黢黑油亮的大辫子拖在脑后,颌下一缕山羊胡子,白净面皮国字脸,剑眉杏眼。两眼炯炯有神让人不敢直视,显出一家之主的威严。他名敬贤,号玉麟。敬贤的父亲是章家的独子,年轻时好舞枪弄棒不喜读书误了正途,遂发愤让儿辈读书。可三个儿子在功名上都不得意。二子敬行爱好书画,整天在外游山玩水结交些洒脱无用的朋友,三子敬义虽读书上进被公派日本留学,可参加了孙中山的“同盟会”被政府除名,活活气死了父亲,长子敬贤三十岁才中了秀才,一直到清政府取消科考再没能上进。只得花钱捐了个七品知县装点门面。

  最让敬贤烦心的是已经娶了第三房姨太,只生了三个女儿,如今大太太又怀胎十个月将要临盆,不知能否给他添个大胖小子。别看他端坐在太师椅上,心里比谁都急,可又怕生出来再是个女儿,心里真是七上八下不得安宁。条案上的自鸣钟忽然敲响,把闭目养神的章老爷惊醒,原来他竟一迷糊梦见院里的荷花池里一条硕大的鲤鱼窜出水面,跃过了龙门。正在此时屋里传来婴儿的第一声啼哭,紧接着丫鬟来报:“恭喜老爷,太太生了个少爷!”敬贤喜出望外,三步并做两步奔进屋,只见太太喜笑颜开抱着长子。红烛光下,婴儿白里透红,微闭双眼,似笑非笑,煞是让人喜爱。敬贤赶紧把刚才梦见鲤鱼跃龙门的事告诉太太,说此子将来必跃过龙门,前途不可思量。遂起名文儒,号翔跃。

  没想到此子一生,二姨太和三姨太接连生了次子文祥和三子文辉,第二年三姨太又生了四子文强。

  两年之中接连添了四个儿子,章老爷甚是欢喜,便很少出门,在家细心教育儿子们。那时的买卖全由掌柜的打理,根本不用东家操心。自家种的地雇有长工,有长工头安排农活和招募短工。佃农们交来租子有管家和账房先生按账本收取。家里的琐碎事情有管家按祖上的定规办理,如果东家事事插手反而乱了套。

  儿子们四岁起中过秀才的父亲便按自己幼时读私塾的规矩教育他们,没想到个个聪明伶俐,一学便会,令父亲欣喜不已。转眼到了七岁,哥四个入了县里的学堂。有几年私塾垫底,都成了优秀生。高小毕业全考入了保定中学学堂。

  这时封建王朝已被推翻,翻手为云复手为雨的袁世凯做了大总统。章家的三爷敬义做了国民党的议员,令大哥敬贤欢喜异常,心想:朝里有人好做官,如今三弟在大总统身边做议员,将来四位儿子读完书做了官有三叔的提携定能步步高升。

  章老爷敬贤心情舒畅便想到京城看望三弟,顺便看一下在保定读书的儿子们。

  到了保定自家开的布庄,大掌柜知他进京顺便看望儿子,便吩咐伙计叫来四位少东家和老爷相聚。见过面,嘱咐几句便连夜赶往京城去了。 

  见了三弟,看他整日忙得不可开交,夜里还有人前来密谈,知他忙于国事自己也帮不上忙,便住到自家在京城开的绸缎庄,白天逛逛街下下馆子,晚上到风月场中销一销魂或是到戏园子听戏自得其乐。

  说来也巧,一天他信步来到一家新开的风月楼前,见取名“江南玉娇儿”,另写:“玉娇儿”芳龄十八,琴棋书画技压群芳,江南献艺两载,竟无人俘得芳心,今仍冰心玉洁,来京城献艺,搏公子一笑。

  敬贤心动,进得楼来。只见厅堂布置的清新淡雅,墙上的名人字画,透出主人的功底。几盆名贵兰花,飘着淡淡的幽香。

  二

  老鸨让座,丫鬟端上茶来。敬贤呷了一口,品出正宗的“龙井”滋味,忙道:“难得在此喝到贡品‘龙井’。”原来章家在各处开有茶庄,各地的名茶一品便知。老鸨不知就里,忙堆上笑来,殷勤款待。敬贤秀才出身,捐过七品知县,自是仪表堂堂大家规范。

  付过银元,丫鬟领到楼上。只见一娇滴滴美女子迎在门前,自有江南女子婀娜多姿的风采,让敬贤怦然心动。没想到此女乃是“玉娇儿”的贴身丫鬟,敬贤暗想,十块银元值矣!原来十枚大洋只听“玉娇儿”弹奏一曲,敬贤正在惋惜自己的莽撞,如今见了丫鬟便魂不守舍,知“玉娇儿”定是艺貌绝伦,让京城的公子哥们一掷千金的主儿,将来怕是百枚银元也难听上一曲。度进屋来,暗香浮动,心旷神怡,隐隐约约见一窈窕淑女坐于珠帘内桌前,手扶古琴,嗓音如莺婉转入耳:“先生请坐,‘玉娇儿’献上一曲。”

  只见她轻舒玉臂,纤纤玉指交错弹来,似流水似清风徐徐淌来,惬意的很……婀娜多姿的丫鬟端来四盘江南小菜,执一壶绍兴老酒,伺候身旁。一壶酒喝完,一曲正好终了。

  回到住处,敬贤的心却让那位丫鬟搅乱,思来想去终放不下,第二天满脑子是她的身影只得又踱了去。听曲间便和她聊了起来,原来她家祖上本是江南有名的书香世家,祖父因参加革命党被满清政府杀害,父亲从此消沉,除了抽鸦片就是逛妓院再就是进赌场把家业挥霍一空。十二岁那年家中负债累累,父亲被逼无奈只得把他卖到苏州一“教坊”。每天除了学习琴棋书画便是歌伎舞艺,韶华暗度、鞭挞泪流,二年后技压“教坊”被玉骄儿姐姐看中收做了丫鬟。

  一来二去敬贤实在不能自拔只得找一掮客,花两百银元买出纳做四房姨太,生下文凤、文艳、文毓三个女儿。

  三

  转眼长子文儒考入燕京法学系,三子文辉考入北大国文系,四子文强考入清华数学系。次子文祥那年叔父敬义因拒袁世凯贿选,险遭不测逃往香港时路过保定,文祥便随叔父去了香港,后来又到了日本,考入早稻田大学。

  除了次子,三个儿子考完都回到家中,父亲便操持婚事,要他们完婚再去读书不迟。父亲敬贤早已给哥四个定了婚,长子敬贤定的是本县中过举子的段家段老爷之女,次子文祥定的是邻县财主郭家之女,三子文辉定的是本县书香门第祖上曾做过尚书之职的杜家之女,四子文强定的是邻村大地主赵家之女。

  此时新文化运动已经兴起,哥仨儿正酝酿辞去父母包办的婚姻,没想没和父亲谈起,竟要给他们完婚,文强和文辉知定不能说服父亲,便建议逃婚,一走了之。文儒是长子,深知父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封建理念牢不可破。想到父母已是偌大年级,只得牺牲自己,一来孝敬了父母二来成全了弟弟,便和父亲摊了牌。父亲一听大怒,定要绑了文辉和文强也要完婚。两人早已准备好,听见父亲发怒一溜烟跑了。气得敬贤七窍生烟也无可奈何,只得先给文儒办了婚事再说。没想到杜家之女是个烈女,听见文辉逃婚,竟上吊自尽,令章家人感叹不已。父亲敬贤发出话来,文辉和文强胆敢回家定打折他俩的腿。

  段家的女儿知书达礼,人也长的眉清目秀,只是裹过的小脚让文儒看不上眼。可是公婆和众人却对三寸金莲赞不绝口,文儒无奈。

  新娘处处遵从封建礼教,没一点儿活泼气息,令文儒很压抑。三天后回了门拜见过岳丈岳母,他借口寻找三弟和四弟便离开了家。

  新娘叫冉雅,今年刚满十六岁。婚前梦想着婚后夫妻恩爱,养儿育女,相夫教子,将来夫贵子荣,自己也不枉来一世。明明处处小心遵循着三从四德,可丈夫分明显出冷淡,让她不解。

  如今丈夫走了,只得谨慎小心,除了早晚对公婆的请安便很少出门。躲在自己屋中读书作画打发时光。原来她是段家的幺女,自小父母疼爱,父亲闲来无事教她琴棋书画,她心灵手巧一学便会,只是外人不知罢了。有时闷了便焚香抚琴自得其乐。

  那时文凤六岁,听到琴声便领着三岁的文艳跑来嬉闹,那时文毓还没出生。冉雅喜欢孩子,一来二去姑嫂成了玩伴。除了教两个小姑识字、写字、作画便到后花园赏花捉蝴蝶荡秋千,看起来到也轻松自在。可一到夜晚寂寞独处那些描写独守空房思念丈夫的古诗词就浮现在眼前不免泪湿巾。

  有孩子牵线,四姨太和冉雅便也来往的勤了。冉雅本瞧不起四姨太的出身,可她年轻貌美是公公的宠爱不敢得罪只得处处以晚辈敬她。接触后才知她不是持强跋扈的小人,知书达礼性格温顺且琴棋书画在冉雅看来已是无人能及两人遂成了知己。

  四

  冉雅的父亲段老爷听说女婿回门后便走了,很是生气,可女儿是泼出去的水成了章家的人他不能多说什么,但把女儿接回家住些日子想必亲家不会驳了我这张老脸,便吩咐下人套车自己亲自去接女儿。

  段老爷比章老爷敬贤大十几岁,膝下无子只有三个女儿,幺女冉雅是他五十岁时出生的,自然倍加疼爱。敬贤见亲家公亲自来接女儿,知他对文儒婚后三天便离家不满,自知理亏没有阻拦。冉雅拜过公婆辞过四姨太欢天喜地随父回家去了。

  来到家中见表哥杜维站在大门前迎接,冉雅更是高兴。原来她和表哥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自表哥到保定陆军士官学校上学已一年不见。今见他又长高许多,更加眉清目秀,那有不欢喜的道理。匆匆见过母亲便去和表哥叙悄悄话。

  杜维是段老爷的外甥,杜家也是大户人家,没想到段老爷的妹子嫁过去才知杜维的父亲自小顽劣,不喜读书只好舞枪弄棒。生下杜维那年他把家产卖了组建了义和团杀洋人去了,后来“老佛爷”下旨镇压义和团母亲只得带杜维来到娘家避难。不久杜维的父亲被砍头,消息传来杜维的母亲一病不起死去。那年杜维才两岁冉雅刚刚出生,两人如亲兄妹一起长大。段老爷本想把杜维过继到膝下可受到族人的阻挠,兄弟几个差点翻脸,最后过继了冉雅的堂兄才算了事。

  儿时的杜维和冉雅亲如兄妹,杜维大两岁处处知道照顾小妹,冉雅自懂事起便感到哥哥的体贴入微,在遇到堂兄弟欺负时杜维的挺身而出为她挨揍却受到舅舅的训斥他自己委屈承担绝不拿她挡驾时,心里便甜丝丝的感到舒服极了。冉雅记得十岁时表兄从学堂回来送给她一个里面有五彩花纹的玻璃球,高兴得她爱不释手;拿着找堂兄弟们臭显摆,被堂兄骗走,她找表兄哭诉,杜维二话没说只身一人不但要回玻璃球还把堂兄打伤。叔叔找上门来大骂杜维是“拳匪”,气得父亲把杜维打了个半死,急得冉雅哭了半宿,从此两人更加亲密。

  冉雅曾听见父母议论过要招杜维入赘的话,自情窦初开便把杜维装在了心里。可事不如愿不但自己嫁到了章家杜维也早早离家到保定读书去了。

  杜维的心里也只装着如花似玉的表妹,原想毕业后到部队谋了官职再风风光光的回来娶冉雅,没想到突然听说冉雅嫁到了章家,急得大病一场。刚刚恢复又听说冉雅婚后三天丈夫便离家而去便不顾军纪跑回,正赶上舅舅接回冉雅,只得谎称学校放假住了下来。心里编算着探一探冉雅的心思,如果她心里有我便随我远走高飞,如果没有自己回去安心读书将来出人头地再回来报答舅舅的养育之恩。

  五

  冉雅虽受封建礼教的束缚,但婚后三天丈夫便离她而去,一个破了身的女人对男人的思渴、煎熬只有过来人知晓。如干柴没有烈火兴许能让封建礼教束缚,如碰到烈火势必轰然烧起,生命都将置之脑后,还管什么道德礼教。

  自表兄杜维表白了心思,令冉雅即高兴又不安,高兴的是自情窦初开就装在心里的他终于知道也一直心里装着自己;不安的是真跟杜维远走高飞将把年迈的父母置于何地?封建礼教是能杀死人的。

  然而到了夜晚偌大的房间只剩冉雅一人时,尤其是从夫妻交媾的梦中醒来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煎熬只能用手指的自卫来解除。然而,自卫时杜维的身影便复现在眼前,他如果真在,不要说和他远走高飞,即便一同去死也在所不辞。

  一天,两人再也煎熬不住,说好夜里冉雅在房间等他。

  半夜,狂喜了一天的杜维终于盼来这一时刻。翻过二门围墙顺着回廊进了内宅,他心跳激烈喉咙发干浑身火烫站在了冉雅的窗前,他屏息确认院内无人后做了个深呼吸借以平定心中的波澜,便轻推开窗子飞身跃进。他感到心中气血翻滚,眼前浮现了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冉雅那他勾画了无数遍的一丝不挂雪白、阿娜、柔美、销魂的身子。床帷里传出冉雅的一声咳嗽,他感到胸膛都要炸了,心到了嗓子眼,呼吸窒息,是梦中情人的咳嗽近在咫尺。他屏息进了床帷,迫不及待去脱她的衣服,然而他摸到得是冉雅一丝不挂的身子,喜的他双手尽情摸遍她的沟沟坎坎这才剥尽自己的上衣伏下身去,边吮着她那坚挺的乳头边脱去自己的裤子。冉雅哪受过这等刺激,早已痒得再也矜持不住,双手攥住杜维那早已雄起硬梆梆的下身热泪盈眶娇滴滴叹道:“你把奴家害了多少个死去活来……”两人终于紧紧缠在一起颠倒鸳鸯销魂一刻……
楼主发言:20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4 10:09:22
  六

  两人如胶似漆几个来回已经鸡叫三遍,杜维不敢久留只得依依不舍离去。一来二去两人更加胆大,有时晚上关门前杜维趁人不备溜进冉雅的房间躲到床下夜深人静销了魂再走。几次杜维提出两人远走高飞,可冉雅顾及年迈的父母承受不住打击。那年头儿,女儿私奔不用说大户人家即便是小门小户几辈子也要让乡亲们耻笑的抬不起头来。

  两人以为做下的事密不透风,谁知段老爷过继的儿子冉雅的堂兄早在两人眉来眼去之时就已看出。原想冉雅已是有夫之妇断不会做出苟且之事,杜维到了假期回校冉雅回了章家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两人不顾廉耻居然勾搭在了一起。想起父母当年曾想让杜维入赘之事,怕他俩真闹得有了孩子,冉雅再回夫家万万不能。父母自然护着亲生女儿,即便不把自己赶出,偌大的家业也要分掉一半那能心甘。思来想去又不敢亲自捅破。一来怕弄巧成拙真的成全了他俩;二来怕坏了冉雅的名节事小坏了段家的名声事大。找自己的亲生父亲一商量,父子俩密谋了一条妙计。

  这天杜维故伎重演关闭二门前躲进了冉雅的房间,早已被暗中监视冉雅的哥哥看见,他照样按平日插好二门禀报过父亲便回了自己的房间熄灯睡了。算着亥时将过他起身从旁门来到前院,嘱咐值夜的家丁今夜要格外小心,睡梦中好似听见有动静怕是进了盗贼。吩咐两位强壮的家丁躲在二门的围墙下,如有盗贼跃出务必拿下,如让跑了必严惩不贷。见少爷亲自半夜来安排谁敢怠慢,都加了百倍的小心。他原路返回锁好旁门嘱咐好妻子,拎上早已备好的污人赃物悄悄躲到二门的黑影里……

  鸡叫两遍他已等了多时正在烦时只见一条黑影从冉雅的房间窜出,知是杜维立时打起了精神,等他刚刚窜上墙头便大喊:“捉贼呀!捉贼呀!”随手一把将包好的五十块大洋砸向要跃下的杜维,正好不偏不倚砸了个正着随杜维落下墙去。外面的家丁赶紧按住捆了起来。

  屋里的冉雅听见喊声知事情败露急忙穿好衣服要弄个清楚,刚一开门便被等在门前的嫂子推进屋内,说:“你哥哥捉了个蟊贼,怕你害怕我来陪你。”冉雅心中明白,哥嫂为了我的名节出此下策也只能听他们摆布等父亲发了话再说便没出门。

  这里冉雅的哥哥开了二门,家丁已把杜维捆将起来。他抓起地上的赃物前去禀报段老爷。此时段老爷听到喊叫声已经点灯起来,冉雅的哥哥捧上赃物说:“父亲,这是我昨天收来的账款共计五十块大洋,还没来得及向您禀报,刚刚被杜维盗走。幸亏我发现的及时追出,家丁已把他擒住捆起。”段老爷气得吹胡子瞪眼,颤声怒道:“好一个不争气的孽子,我把你养大供你读书,竟恩将仇报胆敢在舅舅家偷盗。拉下去打死拉倒!”杜维心想:自己色胆包天闯下大祸,如今能保住冉雅的名节已是万幸虽死无憾了。打了个皮开肉绽并没吱声分辨。这里的冉雅那里坐得住,几次要冲出去救杜维都被嫂子按住。嫂子说:“你答应我坐在这里不动,我去求父亲放了杜维。”冉雅无奈只得点头,救命要紧。嫂子锁了门到公公面前求情:“父亲,看在死去的姑姑情面放杜维一条生路去吧。”段老爷这才发话:“轰出门外永远断绝关系。”

  杜维拖着伤体回到学校已被出名,不得已闯了关东。

  七

  冉雅回到章家,婚后十二个月生一女孩,取名学敏。三岁时发现是一弱智,人们这才释然,晚了两个月才出生哪能不弱智?现在人们才知道,近亲才生弱智。

  冉雅生下学敏正赶上暑假,文儒本不喜欢冉雅今见孩子晚二个月出生自然怀疑她不贞,吵了次嘴愤然离家而去。

  说来也巧,四姨太正好生下文毓,两人一同坐了月子。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初,正是军阀混战百业萧条之时,章家的买卖大多处于艰难之中。大哥敬贤便把二弟敬行三弟敬义叫回家中商讨。三弟敬义本不关心家里的产业,如今在香港做了几年的寓公,虽无时不在关心着国内的时局,可连年的军阀混战着实让他看不到希望。现在大哥为了家业让他出招便静下心来琢磨着国外国内的时局想出一个赚大钱的办法——他要大哥卖掉章家所有产业把家搬到上海,然后用巨资囤积钢铁等待时机必赚它一大笔。这种投机的买卖敬贤那里肯做,是要冒倾家荡产的危险。最后下了狠心,答应敬义卖掉经营不下去的买卖,让他一人赌一把。

  虽然各地的买卖不大,可加在一起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因为开店铺的房产是值钱的。敬义又把在香港的资产抵押给银行,贷了一笔款子;从亲戚朋友处借了一笔便在香港的期货交易所干起了买空卖空的交易,几年后发了大财,便在香港办了实业。让章家欣喜不已。

  二爷敬行是个放荡不拘的主儿,哪有关心家里产业的心思,见大哥的四姨太貌美又出于勾栏且琴棋书画颇精,不免想入非非……

  敬行此时在书画界也已名声鹊起,自是一表人材风流倜傥。四姨太和冉雅幕二爷的名声让他指点一二,正中二爷的下怀。一来二去三个人吹拉弹唱玩棋作画乐在了一起。

  四姨太被敬贤娶进家门的第一天,看见二爷风流倜傥,俊逸非凡就已暗恋在心,只是二爷成年飘忽在外,即便回来几天碰了面根本没注意过她那期暧的眼神。

  她只有在自己的房间里为他抚琴,为他低吟,为他伤神,为他流泪……偌大的房间空荡荡,似乎有绝妙的回声回荡,仿佛加了他的美丽的和声,轻轻的伴着她的青春寂寞。

  她只有在梦里伴他游山玩水,嬉笑打闹;为他研墨,看他作画;为他宽衣,颠倒鸳鸯……醒来徒留惘然和腮边流不尽的泪痕……她知道自己就像枝下的落花,还没让人来得及看清自己美丽的光泽和颜色便被永远的遗忘了。

  如今他就伴在身边,让她心中渐渐淡去的波纹又起波澜……然而,想到自己已是有了三个女儿的残枝败柳荡起的波澜只得不情愿的压住。

  八

  二爷敬行虽形亥放浪但也是儒家学子,自家嫂子说笑可以,越了雷池是要遭天遣的。可她的一颦一笑硬是留在心坎挥之不去,每天不知不觉便踱到了她的房间,着了魔似的。

  当年的二爷敬行可是洒脱得很,那年他二十岁,几位朋友到江南游玩。一位大一点儿的朋友看上一名小伎,可人家卖艺不卖身。银子花了无数可连一个手指也没摸到,一天借着酒劲便要硬上弓,没想到小女子练过拳脚他不但没占了便宜反被羞辱出来。

  敬行气不过,定要羞辱小伎一番。那位被羞辱的朋友也是个挥金如土的主儿,见能找回面子便掏出银票任凭敬行处置。敬行先雇来一个聪明伶俐的小厮扮作书童,主仆二人定做了几套华丽的服装,敬行扮作进京科考的举子住进了最豪华的店家,吃过晚饭敬行吩咐书童前去探问店主本地有何好玩的去处,知离此店不远有一“潇湘馆”歌伎“小黛玉”远近闻名——倾国倾城貌且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只卖艺不卖身。主仆二人遂打扮齐整踱了过去。

  敬行自小就有“潘安”转世之称,如今锦衣盛服活脱脱“贾宝玉”在世。

  进了“潇湘馆”惹得众人瞩目,书童大声唤来老鸨,说:“我家少爷进京殿试路过此地想找个乐,吩咐‘小黛玉’伺候。”老鸨接过银票喜笑颜开,忙吩咐带路的丫鬟将敬行领上楼去。见了面敬行也不尽暗暗赞叹“小黛玉”的貌美,心想:难怪赵兄心神颠倒花银无数,得此女销魂一夜也枉风流之名。然已夸下海口,只得静下心来倾其所学,搏“小黛玉”一笑。

  一连几天敬行已博得“小黛玉”的欢心,见她打发人来店家打问自己的虚实,知火候已到便到湖上雇了一条画船,摒弃其他人只留艄公。见天色已晚来到“潇湘馆”交给老鸨一张银票请“小黛玉”陪自己到湖上的画船一游。妓院的妓女陪客人到湖上的画船寻欢作乐是常有的事,便吩咐院里的轿夫准备轿子。敬贤亲自到楼上搀下“小黛玉”扶进轿子,欢天喜地随敬贤到了湖边。雇来的画船早已灯火通明,扮作乐手的敬贤几位朋友见轿子来到急忙吹奏起来。敬贤吩咐轿夫早晨来接小姐,一双来到船上坐稳,只见桌上时鲜水果、美酒佳肴摆满,扮作招待的朋友手执酒壶站在一旁。敬贤吩咐开船,船缓缓离开了岸边。到了湖心敬贤佯装酒醉,叫乐手们过来喝酒便都凑了上来。一开始还都斯文,渐渐酒喝的多了开始动手动脚起来。此时“小黛玉”一看到那位曾被她羞辱出“潇湘官”的人,心里明白已经着了道,可如今在深夜偌大的湖面上游船已是寥寥无几只得强装笑脸敷衍。可这几位浮浪子弟哪容她的敷衍七手八脚脱光了她的衣服尽情调笑起来。

  船到了对岸几位抢了她的衣服欢笑着上岸去了。自此“小黛玉”销声灭迹,“潇湘官”也改了名称。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4 10:11:35
  九

  一天午后,天高气爽。二爷见花园里的秋菊已开招来群蝶上下飞舞,煞是好看。心中一动便去喊文凤文艳来捉蝶。掀帘进了里屋只见四姨太正敞怀给文毓喂奶,窗子泄进来的阳光正照着雪白的丰乳,敬行见屋里再无别人,心中窃喜,原来他在门外已喊过文凤和文艳,这不明摆着嫂子喜欢自己。他抬眼望去,只见她双腮绯红,一双水灵的杏眼直勾勾的望向他,昧、美、媚、魅、让他不能自持,心里荡起一股巨大的冲动要把她拥在怀里……然而正在此时门外传来冉雅的喊声:“园子里的秋菊开了,咱们赏花扑蝶去,回来作画一幅题诗一首。”
  二爷吓了一跳,急忙迎了出来,说:“我正和四嫂说叫上你一同去园子里赏花你倒来的快。她要把孩子交给刘妈才能脱身,你去喊刘妈吧。”

  二爷自识字后看的第一部小说便是“石头记”,那时还小最让他不能忘记的是贾链和鲍二的媳妇偷情,尤其是那句“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如今亲身体验确有别样滋味在心头。

  二爷这位风流少爷一生游遍大江南北,各式各样名妓见得多了也玩腻了,如今和嫂子偷情便要偷出个花样来。

  三人赏花归来便作画题诗。二爷胸有成竹静下心来一笔一画工笔重彩绘下了后花园夜色全景,十五的圆月淡淡的撒下银光,一切都在朦胧之中,二爷自己背对画面正在赏花。右上方题诗一首:

  月夜赏花

  夜色深不测,花香袭人来。
  云霭露明月,清光尤为君。
  山亭宿花影,独自暗相思。
  余要谢时去,弄影成四人。

  今天正好十五,月升中天已是半夜时分,二爷来到后花园,踱上假山坐到亭下,专等佳人前来相会。四姨太是何等人物,哪能看不出二爷画上的意思,可真要弄巧成拙事情败露大爷敬贤还能容的下她吗?她如热锅上的蚂蚁转来转去,心里七上八下不得安稳。晚饭时她痛下决心,如果今夜大爷不来我这里过夜冒死也去和二爷相会。花前月下情人相会是她情窦初开就已向往的事情,可如今青春已失,再不抓住时机恐怕今生今世只能在梦中去会情人了。

  她正暗自伤神哀叹命如纸薄空有姿色先被败家的生父卖于“教坊”后又入勾栏,年级轻轻又被大自己几十岁的大爷敬贤花钱买下纳做四房姨太。如今似守活寡在章家大院里熬日子,二爷就像救命的稻草,哪能不牢牢地抓住。没想到大爷这时掀门帘进了房间,四姨太只得笑脸相迎,心中却慨叹自己命薄,今夜二爷算是白等了。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4 10:12:32
  十

  二爷刚落座亭下忽然一声孤鸟的哀鸣打破了夜的宁静,敬行心中一颤,忆起了去年的扬州遗梦。

  去年三月敬行踏进扬州城,正是“烟花三月里,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已在画坛名声鹊起的风流才子来圆他的魂牵梦绕的扬州行。十里秦淮,六朝纸醉金迷,浸满粉黛香脂。

  进得城来天色已晚,来不及会友人便急匆匆直奔瘦西湖。比起杭州的西湖果然瘦了许多,然而瘦得妩媚瘦得妖娆,湖水粼粼,杨柳依水,垂柳青青,柳絮漫漫,正是“多情最是扬州柳”。遥想隋炀帝赐垂柳杨姓,莫不是美女堤岸牵船隐约于垂柳间这才让帝王见了隐约之美,龙颜大悦,赐了帝姓?

  水中画舫轻荡,石桥横卧,亭台楼阁依山傍水直到山,端的是人间仙境。过了玉板桥便是五亭桥又名莲花桥,五座亭子连起恰似莲花。到了九曲长廊上远远望见月色下的二十四桥,敬行喜出望外,正是为它而来——“长夜冷月波中荡”。敬行扶栏而立,古人咏二十四桥的诗句纷涌到心头。

  古人赞扬州诗词无数大多落笔美女,名妓李师师便出自扬州。二爷心中一荡,信步来到岸边一亭正是画舫停靠的去处。心想有离去的客人或是有晚来的画舫,坐船游于湖中,有佳人美酒相伴,不枉今夜月色美景。便坐于亭下靠在栏杆上,许是赶了一天的路程累了竟不知不觉迷迷忽忽睡去……似睡非睡之间一绝美娇娘立于画舫上招他上船,二爷睡意顿失,急忙起身下了岸边的台阶,登上船去。缓缓离了岸只见那位娘子娉婷立于灯下,一袭丝绸旗袍,绣花缎托,杨柳蛮腰,齐眉的刘海,妩媚的杏眼,挺直的鼻梁,樱桃小口,似笑非笑活脱脱是大哥的四姨太立于眼前。惊得二爷抬手柔眼,忙又打量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自己睡的迷糊,看走了眼,只是神似罢了。

  游完整个月色瘦西湖,两个人都醉了。只见那位绝色娘子褪去旗袍,一身白色细纱的素衣,灯光一照,玉体朦胧,勾勾坎坎,时隐时现搅得敬行那还有喝酒的心思,一把拽过搂进怀里手已进了她的怀里,两只丰乳柔在手中美不胜收。娘子呻吟不已,伸手去解敬行的腰带……两人颠倒鸳鸯云雨一番恰似鲍二媳妇那无骨的身子绵软如棉销魂得很……二爷站起穿衣不禁大吃一惊,怎么在自家的花园假山的亭子里,眼前赤身裸体的娇娘明明是嫂子四姨太……惊诧中醒来,那里是自家的亭子,眼前瘦西湖月光下波纹缥渺,原来是南柯一梦。自此嫂子四姨太便装在了二爷的心中。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4 10:13:09
  十一

  敬贤坐了一会儿,逗了逗襁褓中的文毓便离开了。四姨太这才放下心来,依在炕上想着今晚到后花园和二爷偷情不禁笑出声来。没想到冉雅掀门帘进来,忙起身让座。冉雅笑着拿一本书递到面前说:“四姨娘,这本《西厢记》不知你看过没有,比戏上演得好看多了。”四姨太接过笑着说:“想文儒了吧。这孩子也是,回来没几天就跑了,撇下美娇娘独守空房也不怕和张生跑了。”

  冉雅羞红了脸娇斥道:“我好心好意拿来让你看却拿我开心,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好了,真要是跑了我上那再找一个像你这样可心的人做伴。咱们娘俩是惺惺惜惺惺。”说着眼圈便红了。

  冉雅只得好言相劝。两人说起了戏文,讲到伤心处不免都红了眼圈。冉雅退出回自己的房间伤神去了。四姨太更坚定了去后花园会一会二爷的决心。

  转眼亥时已过,四姨太梳理打扮一番蹑手蹑脚出了房间直奔后花园。心吓得“砰、砰”直跳却也洋溢着别一番滋味,酸甜苦辣搅在了一起,说不清道不白然而一丝甜甜的滋味涌在心头感到无比的舒坦。推开虚掩的园门,只见月色下的园子一片朦胧,从不敢一个人来后花园的四姨太,如今却嫌月光太浓让外人撞见。

  到了假山脚下,早被等在那里的二爷一把拦腰抱住,立时瘫软在二爷的怀里,心里美美的甜甜的荡起满腔的情丝……恨不得把两人永远缠在这黢黑的山洞里终此一生。

  二爷吻遍她的脖颈,颤栗的她已不能自持,没想到舌尖已捅进她的樱桃小口,她的舌也被搅动起来交缠在一起,巨大的快感涌遍全身竟如此的美妙……什么礼教、什么三从四德早已随着巨大的快感灰飞烟灭……哪里还记得来之前的恐惧和犯罪感……

  二爷喘息着粗暴地剥去她层层包裹的衣服,让她享受着从没感受过的男人迫不急待想要得到她而给她带来的快感……她伸手去解二爷的衣服,没想到他只穿了一件睡袍,刚一拉开带子挺直的下身已坚硬地顶在她的小腹,她颤栗着双手攥住朝思夜想的它一阵晕旋……

  二爷双臂一顺袍子落下,紧紧抱住赤裸的颤栗的光滑柔软的美娇娘只一句:“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已让她从腾云驾雾中跌进了温柔之乡享受之极。

  两人同时迎来性高潮……抱着大汗淋漓的二爷四姨太第一次享受了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性高潮——做一个敢爱的女人真好。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4 10:13:48
  十二

  四姨太回到自己的房间急忙脱衣躺下,突然发现腕子上没了玉手镯。立时吓了一跳,怕是丢在假山山洞里,让人捡去传了起来可不坏事。又一想可能是二爷偷偷顺手褪了拿走留做了情物,可他为什么不说一声呢?思来想去总是不踏实,起来炕上炕下找了几遍不见。那只翠绿的玉手镯还是那年大爷在北京送给她的定情之物一直带在手腕上,昨天晚上毓儿用小手抓住它便褪下让她拿着玩儿了,不记得后来戴上。她又翻遍了毓儿的襁褓还是不见踪影,只得作罢。

  天一亮她佯装剪花来到洞里仔仔细细翻遍没找到,问过二爷说没见便丢在了脑后。

  她那里知道,大爷敬贤在她怀上文毓之时就和村里一位绰号“美狐精”的小寡妇勾搭上了。此女和冉雅一村,嫁过来后经常来串门找冉雅玩,时间一长和四姨娘也熟起来三个人经常聚在一起打发时光。自守寡后不再来往。

  谁知她早已看中四姨太手腕上的玉镯,自把敬贤迷在手中每次撒娇总要吵着要一只和四姨太一模一样的翠绿色的玉手镯。

  昨天敬贤不知怎么鬼迷心窍竟然在逗毓儿的时候看见玉镯掉在襁褓中,鬼使神差褪进了手里送给了“美狐精”。干出如此下贱的勾当敬贤很是后悔,可看到心上人高兴的向他媚态撒娇,为他尽兴承欢心中便也释然。

  一来二去二爷和四姨太不免露出破绽,流言蜚语传到二爷太太的耳中不由怒火中烧——在外面风流快活我眼不见心不烦,如今闹到家里,人们传得沸沸扬扬,我的脸往那儿搁。勾栏出来的骚货、小蹄子看一看老娘的手段!

  已燃起的情爱烈火一时半会儿哪能熄灭,早让俩人蒙了心。冉雅几次旁敲侧击提醒两人可谁能听得进去,要不古话就说,“色胆包天”真是一点不差。

  这里二爷的太太买通了一位夜里护院的家丁。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欲火中烧的俩人半夜相约到了销魂的山洞。没想到那位家丁早已看在眼中悄悄的通知了二爷的太太。二爷的太太唤起大爷的太太,领着几位家丁直奔山洞。俩人一丝不挂正在高潮将临之时四姨太正大声地呻吟着迎接最后的销魂一刻,众人闯进按在洞中。

  大爷的太太吩咐去叫大爷,没想到天亮之时才在小寡妇“美狐精”家里找到。大爷一听家里出了如此丑事,立时怒火中烧赶回家中。二爷此时早已溜之大吉,游山逛水风流去了。

  这下可苦了四姨太一人成了众矢之的。为了平息此事,大爷敬贤不顾襁褓中的毓儿和文凤文艳,把四姨太远远的卖到上海的一家妓院。可怜的四姨太又入了勾栏。
作者:而经市手论 时间:2017-06-14 22:45:17
  不错支持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5 08:10:14
  作者:处出心 时间:2017-06-14 18:29:14
  哈哈,说的对。
  感谢处出心文友顶贴!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5 22:28:02
  作者:而经市手论 时间:2017-06-14 22:45:17
  不错支持
  感谢评论和支持。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6 06:58:19
  可怜的四姨太又入了勾栏。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6 07:50:33
  支持田老师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7 07:07:14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6 07:50:33
  支持田老师
  感谢支持,问好!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7 11:24:09
  。可怜的四姨太又入了勾栏。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8 07:44:40
  月夜赏花

  夜色深不测,花香袭人来。
  云霭露明月,清光尤为君。
  山亭宿花影,独自暗相思。
  余要谢时去,弄影成四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8 10:24:54
  田老师好。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8 17:15:24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18 10:24:54
  田老师好。
  您好,谢谢!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9 07:47:33
  月夜赏花

  夜色深不测,花香袭人来。
  云霭露明月,清光尤为君。
  山亭宿花影,独自暗相思。
  余要谢时去,弄影成四人。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6-19 09:19:43
  呀!楼主棒棒哒!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19 17:06:49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6-19 09:19:43
  呀!楼主棒棒哒!
  感谢吹捧!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6-19 21:33:23
  好看,话说我是从最后倒着向前看的,呵呵
  
作者:冰封着的雪 时间:2017-06-19 22:18:14
  支持佳作,加油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20 07:55:57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6-19 21:33:23
  好看,话说我是从最后倒着向前看的,呵呵
  感谢评论,问好!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20 16:47:48
  作者:冰封着的雪 时间:2017-06-19 22:18:14
  支持佳作,加油
  感谢支持,问好。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21 07:26:17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6-19 21:33:23
  好看,话说我是从最后倒着向前看的,呵呵
  感谢评论,问好!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21 17:28:40
  去年三月敬行踏进扬州城,正是“烟花三月里,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已在画坛名声鹊起的风流才子来圆他的魂牵梦绕的扬州行。十里秦淮,六朝纸醉金迷,浸满粉黛香脂。
楼主田润明 时间:2017-06-23 07:57:12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