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沉香(二)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7 16:53:19 点击:162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个小山村那年他们相恋时他来过一次,记得那一天,漫步在芳草鲜美的林间,细雨如烟飘洒在葱茏的树木上,飘洒在青润的山路上,没有一句海誓山盟,有的只是会心的眼神,契合的内心,愉悦的交谈。然而那些情景却比多少海誓山盟更加刻骨铭心。这些年每当他因红尘纷扰而身心俱疲时,只要一想想当时的点滴,似乎就有了一股疗愈性的清泉从他心里流过,然后渐渐如获新生满血复活。他记得那时她朝露般的笑颜和清澈的眼波,记得那时山风轻舞,落英缤纷,耳畔是天地间的原始音乐,鼻间充盈着鲜润的清香,心底弥漫着甜蜜的激情,甜的整个人似乎要融化掉了,要与周围的大自然融为一体了……

  

  凭着略模糊的记忆,君栋叩开了一家农舍的门。开门的是一位白发初生的阿姨 – “阿姨,这里是叶沉香家吗?”阿姨打量了他一阵,似乎明白了什么,略显忧伤地说:“你进来吧。”随即掩上了门。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就是龙家湾当年考入北大的那个娃吧?”
  “是的,阿姨,我叫龙君栋,和沉香是一中的校友。”
  “我知道沉香和你曾经的关系,这孩子,哎……”沉香母亲欲言又止。
  “她怎么了?”
  “哎,这孩子,性格随她爸,主意大得很,自己决定的事十八匹马也拽不回来,她……”
  “阿姨,沉香她现在在哪里?”
  “她现在后山的妙玉寺带发修行一年多了,是那里的俗家弟子……”
  “……”
  “你现在上山,黄昏时分能到。山比较高,小心爬。寺庙就在山顶,不难找。”

  细雨如梦飘洒在十八年前的小径上,布满苔藓的石板路湿润清幽,君栋沿路拾级而上,林间的鸟雀依旧在吟唱着多年前那些熟悉的小调小曲,时光似乎在这里停止了流转……
  寺庙越来越近,君栋的心跳不由地开始加速。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临水照颜,在一汪山泉里看见自己慌乱的样子 - 澄澈如斯、平静如斯的山泉,却能够照见内心最深处的波澜……
  终于到了。这深山古刹,一接近便在心里催生了一股神秘的力量,至柔又至韧的力量……他浮躁压抑的内心瞬间安静了不少。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8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7 22:11:56
  山风拂来,君栋紧了紧羊毛大衣,轻轻地步入庙内,看见一名身着一袭白裙,浓密的及腰青丝用翠绿缎带扎成宽松马尾的女子,正盘腿静坐在地上一个圆形绒垫上,手执一卷书册在阅 - 那样笃定沉静的气场,让人闻得见清香的眼神,看透了滚滚红尘的淡定悠然。是她吗?是她!不只是她手腕上那个翡翠镯子他认得,更重要的是她的气场他识得 – 那样纤尘不染的容颜,清新澄澈的气质,从容不迫的气息,虽然时隔多年仍是那样熟悉熨帖。
  此刻他迫不及待地想上前追问她,当年为何绝情分手伤他数年。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当年最是情深意浓时的少年,尚且能宽慰自己说不过是一场错爱而已,不想追问,不想纠缠,轻松放手了,现如今已为人夫为人父,接近不惑之年的成熟男子,为何耿耿于怀想要一个答案呢?
  同时他又不敢也不愿意打破她那样沉静幽香的气场。正犹豫着,她缓缓地回过头来,望向他。
  她眼里有惊讶,但更多的是淡定。
  “君栋……你,还好吗?”
  他本来想说,我不好,我的这颗心,这么多年来,始终无处安放!然而他说出来的却是:“沉香,我挺好的!”
  “恩,你好,我就放心了。”她微微莞尔,望着他柔声道了这一句。
  “沉香,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君栋真的不明白,正值最佳入世年华的沉香,为何要息隐山野、敛迹林泉,于这深山寺庙修行?这究竟是为何?
  “我知道你会有诸多疑问。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说来话长。等会用过晚膳,我与你细细道来。”沉香依旧是微笑地跟他说。

  雨滴轻轻叩击着头顶的屋瓦,有如碎玉的声音,沉香的语调也如同玉石一般温润而平静,像是在讲述着一个久远的与自己无关的故事。从薄暮的黄昏,聊到万籁俱寂的子夜,再聊到青玉色的黎明……十几载的人生、往事、惦念、爱恨、恩怨、取舍……全在一盏青灯、一壶清茶的映衬下,在窗外细雨的滴答声中,一幕幕重现……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8 21:57:14

  时光倒流到2002年,春寒料峭的那个黄昏……
  沉香从一个同学处得知了君栋在京的遭遇,他也是农家湾的,和她聊到了他的车祸、他家的困境,聊到了君栋父母面对天文数字的手术费的茫然、无助、绝望。她的心被震惊和伤痛深深击中,她在想她能做点什么。
  一切似乎冥冥中安排好了似的。彼时恰逢村里许老板替他儿子许富贵来她家提亲。许老板在深圳开服装厂的,赶上了改革开放第一站的大潮,是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他儿子富贵自小喜欢她,逢人便开玩笑说沉香是他媳妇。许老板给他安排了无数次相亲,他就是一个姑娘也没看上,铁了心要圆小时候的梦,非沉香不娶。许家老太太来日不多,心急火燎地要抱重孙,所以明知沉香还在念高中,仍是上门来提亲。沉香父母自是不应允,理由是年纪尚幼,学业未竟。 沉香也是坚决不同意的,二话不说把他推出门外。然而就在门砰然一声关上的那一瞬,她突然想到 – 他的手续费或许可与许家商议……
  你有难,我怎可不救你。你生命垂危,我在心里早决定与你生死相许,我怎可袖手旁观。为了救你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不知道我选择的这条路会将我带到怎样的境地,我只知道,此生,若你安好,便是晴天。沉香在心里默念,心意已坚。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11:16:01
  于是,19岁的她不顾父母的反对,与许家达成协议:她答应暂停学业,嫁与许富贵,以后由许家资助她继续完成自考、函授或其他成人大学学业,许家一次性赠予她完全归女方所有、由女方自由处置的五百万元现金彩礼。
  在沉香绝食数天后,父母在许富贵“爸,妈,您二老放心,我一定会一辈子对沉香好的,她来我们家绝对不会吃一丁点苦的,我事事都将依她!”的允诺声中,含泪答应了沉香和许富贵的婚事。
  婚后她随许富贵去了深圳,与他一起管理经营服装厂。同时一边工作,一边用心攻读,通过自考获得了北外英语专业学士学位。再后来,她利用专业优势,带领许氏服装厂走向了国际市场,最辉煌时年出口额达到500万美元。
  许富贵也的确如他允诺的那样,待她不错,事事对她言听计从,家里的房子车子存款全在她的名下。直到前年,一个偶然的时机在医院查血型时,发现儿子亿东的血型是B型。许富贵当时立马就沉着脸不说话了。沉香和他都是O型血,这一点他们彼此早就知道。两个O型血的父母,只可能生出O型血的儿子,而如今经反复跟医院确认,儿子的血型是B型!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不等富贵询问,沉香坦言相告,亿东的确不是他的亲生骨肉,而是 – 是她高中恋人的孩子。她将过去的种种悉数告知了他,承认了自己的错。许富贵虽然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浸染了那么些年,可他骨子里仍然是中国传统男人的思维,他无法接受自己眼里白玉无瑕的妻子有这么一段刺心的历史,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沉香,我再也无法爱你了,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我不能,你知道吗?!”
  如果只是不爱,倒也无妨,因为她也从未爱过他。但是,渐渐地,他对她的感情由不爱发展成怨,继而发展成恨,他恨她欺骗了他这么些年,恨她把压抑和痛苦填进他的内心。他夜夜笙歌不归家,还迷上了赌博,欠下大量赌债 – 这是她之后才知晓。前年年初,寒凉的早春午后,一群赌徒上门讨债,明晃晃的刀子带着寒意直逼他胸口。“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许富贵大喊一声,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一旁的沉香推向恼怒的债主的刀子……
  刀子距离沉香心窝只偏差了3公分,她当场晕倒在地。败也萧何成也萧何,在医院抢救了几天几夜,沉香始终昏迷不醒。一众医生束手无策,亲人心急如焚之际,被愧疚和悔恨包围着的许富贵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在她耳畔一声声地呼唤着:沉香,我是君栋,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他还从家里翻出来当年君栋写给沉香的一叠情书,一遍遍地读给病榻之上的她听,读腻了就换成讲述昔日往事--沉香坦诚相告的那些往事,他都记得相当清楚,因为于他而言是刺心的,越是刺心越是难忘。那天清晨,当他又一次读到:“芦苇河畔初相遇,一遇沉香误终身”时,沉香湿着眼眶睁开了双眼,抱着他哭着叫:“君栋,这些年我真的很想你!”男儿有泪不轻弹,而那一刻许富贵的眼泪簌簌地往下掉。他终究是爱她的,恨得越深,也是爱得越深。他在那一刻彻底明白,这些年她心里的故人始终未曾减轻分量,他一直占据着她的心,而自己,是从不曾,也不再可能得到她的心。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12:46:19
  沉香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遭此大变,身体留下医学无力回天的一些后遗症,身心俱疲,一时间整个精气神都黯然削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思量着回忆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她想这是她自己做的孽,一切都是命中该有,逃不过的,这一刀是上天在惩罚我,也是她偿还许富贵的。也好,从此后不欠他的了。
  沉香把名下所有的财产都给了许富贵,帮他还清了赌债,他答应她改过自新,重新再来。离婚是他提出来的:沉香,我们已经走到尽头了,分开吧,希望你以后忘记我这么个人。孩子就跟着你吧。对不起。保重,再见。
  尝过刻骨铭心的味道,经过痛彻心扉的情劫,阅过世人趋之若鹜的繁华,历过凤凰涅槃般灾难的她,在那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逃离。离开万丈红尘,离开被命运捉弄得如此支离破碎的岁月,逃往清净的世外。
  于是就有了妙玉寺的清修生活。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14:10:35
  君栋 – 这个经过风霜、见过世面、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中年男人,此时脸上满是泪水。
  “沉香,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是我的错,若不是因为我,你的人生不会如此坎坷……”
  “为什么我父母没有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他们只是说钱是设法借来的,我从来不知道原来是你作了这么大的牺牲……”
  “是我求他们保守秘密的,别怪他们……”沉香的脸上仍是淡淡的神情,却掩不住眼里的深情,“我这样做,只是忠于我的内心,你知道,人无论何时都要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对吧?我以前也曾质疑过自己的选择是否是错的,这些日子来,在这安静之地完完全全放下一切纷扰,我仔细地审视和询问自己,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的选择是否会不一样 -- 答案是,当年的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你恨许富贵吗?”
  “不恨。这一年多的清修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易经的能量说和佛家的因果说都告诉我,所有的遇见都不是偶然,所有出现在我们生命里的人,都是来帮助我们更好地修行,更好地提高我们的能量等级的。很多因是自己种下的,很多果是注定的,所以没什么可怨恨的,唯有惜取当下,好好修行,才能慢慢修得圆满的内心、富足的内心。”
  “我懂你,但是我终究难辞其咎,我要赎罪……”他轻轻拥她入怀,“我想和你一起在这里清修。我也要做这里的弟子。”
  “如果你是因为要赎罪,刻意做出这个决定,我不赞成。如果是你的内心告诉你,你该在此停留、修行,以求得心中无缺,心底安宁,我支持你。”
  “我不是刻意的,我一来到这里就感受到此处至柔至韧的气场,它强烈地吸引着我,我十分愿意在此停留。”
  “你是否还记得那年你写的那句,‘一遇沉香误终身。’居然真的是因为我入了寺庙。”
  “不是误终身,是念终身。”

  “我的健康状况已到了很糟糕的地步,具体你可咨询协和医院的孙主任。我生命中最后的时间,希望可自由安排。公司的事你和Jack全权处理吧。”
  翌日清晨,君栋给飞燕发了条信息。
  佛前燃起冉冉长香,空印大师给他作了剃度。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18:40:12
  第二日正式开始了妙玉寺的清修生活。

  5:00打板起床(晨钟);
  5:30上早殿(做早课):全寺僧众每天清晨齐集大殿诵经,有心经、涅槃经、妙法莲华经、宝箧印经、楞严经、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楞严咒、十小咒、大悲咒、忏悔文、普贤菩萨十大愿、蒙山施食仪、韦陀赞、佛说阿弥陀经、往生咒等。功课念诵开始和结束时,都配有清净和悦的歌赞。

  6:30 早斋(早餐):早斋要依《二时临斋仪》,以所食供养诸佛菩萨,为施主回向,为偷生发愿,然后方可进食;饭前饭后都有唱念,吃饭实行分餐,不许出声,不许浪费。

  11:30 过堂(午餐):午斋和早斋同。

  16:30上晚殿(做晚课):傍晚集体上殿,时间是一个小时左右;晚课分为三堂——诵《阿弥陀经》和念佛名为一堂,礼拜八十八佛和《大忏悔文》为一堂,念诵《心经》为一堂;

  17:30 药石(吃晚饭):晚饭,由于佛原制定过午不食,因为社会发展和饮食习惯的变化,现在僧众晚上也进食,但不须念供。一律进素食。

  21:00打板熄灯休息(暮鼓)。

  寺庙的一天中,上午和下午是工作时间,一些僧人会被安排看护殿堂、接待香客游人等,而其他僧人则可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在自由支配的时间里,僧人会从事以下活动,如拜佛、诵经、读书、坐禅、习练功夫、学习书画、品茶等,有时寺院还会为其安排一些文化课。
  在自由时间里,君栋和沉香还有其他一二僧友会一起看看亨利·戴维·梭罗的《瓦尔登湖》,有时也会去寺庙外面锄地种菜。
  晨钟暮鼓,佛香冉冉中,时光悄然如白驹过隙般流走。他的心也一天天沉静安宁下来,体会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悠然。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18:43:56
  
  第二日正式开始了妙玉寺的清修生活。

  5:00打板起床(晨钟);
  5:30上早殿(做早课):全寺僧众每天清晨齐集大殿诵经,有心经、涅槃经、妙法莲华经、宝箧印经、楞严经、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楞严咒、十小咒、大悲咒、忏悔文、普贤菩萨十大愿、蒙山施食仪、韦陀赞、佛说阿弥陀经、往生咒等。功课念诵开始和结束时,都配有清净和悦的歌赞。

  6:30 早斋(早餐):早斋要依《二时临斋仪》,以所食供养诸佛菩萨,为施主回向,为偷生发愿,然后方可进食;饭前饭后都有唱念,吃饭实行分餐,不许出声,不许浪费。

  11:30 过堂(午餐):午斋和早斋同。

  16:30上晚殿(做晚课):傍晚集体上殿,时间是一个小时左右;晚课分为三堂——诵《阿弥陀经》和念佛名为一堂,礼拜八十八佛和《大忏悔文》为一堂,念诵《心经》为一堂;

  17:30 药石(吃晚饭):晚饭,由于佛原制定过午不食,因为社会发展和饮食习惯的变化,现在僧众晚上也进食,但不须念供。一律进素食。

  21:00打板熄灯休息(暮鼓)。

  寺庙的一天中,上午和下午是工作时间,一些僧人会被安排看护殿堂、接待香客游人等,而其他僧人则可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在自由支配的时间里,僧人会从事以下活动,如拜佛、诵经、读书、坐禅、习练功夫、学习书画、品茶等,有时寺院还会为其安排一些文化课。
  在自由时间里,君栋和沉香还有其他一二僧友会一起看看亨利·戴维·梭罗的《瓦尔登湖》,有时也会去寺庙外面锄地种菜。
  晨钟暮鼓,佛香冉冉中,时光悄然如白驹过隙般流走。他的心也一天天沉静安宁下来,体会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悠然。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18:46:01
  
  第二日正式开始了妙玉寺的清修生活。

  5:00打板起床(晨钟);
  5:30上早殿(做早课):全寺僧众每天清晨齐集大殿诵经,有心经、涅槃经、妙法莲华经、宝箧印经、楞严经、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楞严咒、十小咒、大悲咒、忏悔文、普贤菩萨十大愿、蒙山施食仪、韦陀赞、佛说阿弥陀经、往生咒等。功课念诵开始和结束时,都配有清净和悦的歌赞。

  6:30 早斋(早餐):早斋要依《二时临斋仪》,以所食供养诸佛菩萨,为施主回向,为偷生发愿,然后方可进食;饭前饭后都有唱念,吃饭实行分餐,不许出声,不许浪费。

  11:30 过堂(午餐):午斋和早斋同。

  16:30上晚殿(做晚课):傍晚集体上殿,时间是一个小时左右;晚课分为三堂——诵《阿弥陀经》和念佛名为一堂,礼拜八十八佛和《大忏悔文》为一堂,念诵《心经》为一堂;

  17:30 药石(吃晚饭):晚饭,由于佛原制定过午不食,因为社会发展和饮食习惯的变化,现在僧众晚上也进食,但不须念供。一律进素食。

  21:00打板熄灯休息(暮鼓)。

  寺庙的一天中,上午和下午是工作时间,一些僧人会被安排看护殿堂、接待香客游人等,而其他僧人则可自由安排自己的时间。在自由支配的时间里,僧人会从事以下活动,如拜佛、诵经、读书、坐禅、习练功夫、学习书画、品茶等,有时寺院还会为其安排一些文化课。
  在自由时间里,君栋和沉香还有其他一二僧友会一起看看亨利·戴维·梭罗的《瓦尔登湖》,有时也会去寺庙外面锄地种菜。
  晨钟暮鼓,佛香冉冉中,时光悄然如白驹过隙般流走。他的心也一天天沉静安宁下来,体会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悠然。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19:01:26
  可能是系统的原因,发重复了,不好意思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22:26:38
  日子如细水潺潺流过,转眼间两年过去了。这一日,君栋告诉沉香,飞燕要来访。
  “恩,来吧,该见见。”
  翌日上午,两人驱车至机场接飞燕。
  沉香看见人群中有个高挑的女子,利落的短发,时尚的金色大圆圈耳环,大红色的连衣裙配白色皮草外套,左手拧着金色手提包,右手推着拉杆箱,和裙子同色系的琉璃猫眼石美甲,10公分的细高跟,每走一步都气场满满,心想应该就是她了。果然,她看见了君栋,朝他挥手。
  除了客气的寒暄,一路基本无话。
  回到妙玉寺时已是下午时分。
  一起吃饭时,飞燕盯着沉香的眼睛说:“一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为什么输了。你和他才是一类人。眼睛不会骗人,你们的眼神是一样的。”
  “飞燕,对不起,你听我解释……”沉香满是歉疚,急于解释说她和君栋之间没什么。
  “不用解释了,都没有关系了。我这次来,就是要当面告诉一下君栋,”飞燕望向君栋,“我们把手续办了吧,我要和Jack飞澳洲定居了,他要去打理父亲的房地产公司,我……对不起现在才告诉你。孩子跟着我吧,那边环境好些。我们会经常回国看你。你……你们保重。”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祝福你!你也保重。”君栋起身轻轻抱了一下抽泣的飞燕。

  所有手续办完后,君栋重回寺庙,更加心无旁骛地清修。以前在都市的时候,总觉得刚需很多,现在才发现,人的必需品其实很少,比枝头鸟雀的需求也多不了多少,很多幸福都是可以从大自然免费获取的。听溪流,听雨,闻花草,看云朵,触清风,简单舒心又安宁。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19 22:26:54
  日子如细水潺潺流过,转眼间两年过去了。这一日,君栋告诉沉香,飞燕要来访。
  “恩,来吧,该见见。”
  翌日上午,两人驱车至机场接飞燕。
  沉香看见人群中有个高挑的女子,利落的短发,时尚的金色大圆圈耳环,大红色的连衣裙配白色皮草外套,左手拧着金色手提包,右手推着拉杆箱,和裙子同色系的琉璃猫眼石美甲,10公分的细高跟,每走一步都气场满满,心想应该就是她了。果然,她看见了君栋,朝他挥手。
  除了客气的寒暄,一路基本无话。
  回到妙玉寺时已是下午时分。
  一起吃饭时,飞燕盯着沉香的眼睛说:“一见到你,我就知道我为什么输了。你和他才是一类人。眼睛不会骗人,你们的眼神是一样的。”
  “飞燕,对不起,你听我解释……”沉香满是歉疚,急于解释说她和君栋之间没什么。
  “不用解释了,都没有关系了。我这次来,就是要当面告诉一下君栋,”飞燕望向君栋,“我们把手续办了吧,我要和Jack飞澳洲定居了,他要去打理父亲的房地产公司,我……对不起现在才告诉你。孩子跟着我吧,那边环境好些。我们会经常回国看你。你……你们保重。”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祝福你!你也保重。”君栋起身轻轻抱了一下抽泣的飞燕。

  所有手续办完后,君栋重回寺庙,更加心无旁骛地清修。以前在都市的时候,总觉得刚需很多,现在才发现,人的必需品其实很少,比枝头鸟雀的需求也多不了多少,很多幸福都是可以从大自然免费获取的。听溪流,听雨,闻花草,看云朵,触清风,简单舒心又安宁。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20 13:31:20
  沉香本以为一切都好起来了,但是谁也未曾料到,天有不测风云。一天他们一起去山中采摘中药草时,她不小心受伤,君栋急忙往她这边跑,没想到他脚下一滑,跌落山崖……君栋就这样突然走了,任凭沉香如何淡定,她仍是失声痛哭,直到哭得晕过去不省人事。
  此后的日子里,沉香更是看淡红尘,沉默寡言,把所有的痛苦和思念转移到修炼中来。

  有一天清晨,她在打坐时感觉到一股热量从头顶流到脚尖,然后又从脚尖上窜至头顶。整个身体似乎要被融化掉一样,但又感觉很舒服。她没有惊慌,仍旧笃定地静坐。随后,这股热流逐渐冷却,在后背上下流动。她仍是静观其变。这时,她突然感觉到后背与肚脐眼相对的位置有一种奇特的清凉、润透感,紧接着一股异香入鼻……沉香起身对着大镜子一照,惊异万分地发现:背上与肚脐眼相对的地方竟然长出来一只眼睛!水汪汪的闪烁着万般灵动与清逸。
  

  她正惊愕,此时比这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她只轻轻地摸了下那只眼睛,似乎就触发了一个开关一样,顿时她看见一个个不同颜色的屏幕在眼前交织出现----当然是背上那只眼所见。 其中,背景色为黄色的屏幕上,她看到很多人在倒立行走,轻盈而速度奇快;而蓝色的屏幕上,所有的人脚底都踩着两个轮子前行;灰色的屏幕上,人们都长有翅膀,可以飞来飞去,也可以双腿走路。 她正眼花缭乱之际,黄色屏幕上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那不是去世多年的爷爷吗?他正倒立地前往一幢大楼……然后蓝色屏幕上出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那是外婆!只见她正坐在藤椅上慢悠悠地织毛衣,织着织着站起来踩着轮子去厨房泡茶……然后,灰色的屏幕上,出现了日思夜念的君栋----是的,是他,化成灰她也认得!虽然他穿着很奇异的服装,肩上还多了一对翅膀,但他的容颜没有改变!他端坐在书房看书写字,很安宁的样子。

  沉香拍拍自己的头,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确定这不是梦境。然后,她分别一边呼唤着他们(君栋、外婆、爷爷)的名字,一边去温柔地触摸他们。可是,他们完全听不到她的呼唤,她也什么都摸不到,就像无形的空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21 12:55:16
  她带着满心的疑虑跑到山中,想要静一静。那些屏幕还是不断地交织出现在“眼”前。

  跑到山林深处,她弯腰掬泉水喝时,发现水中出现一个老者的倒影。站起来一看,入目一位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手捧一个白色小瓷瓶,正飘然立于山泉旁的石头上,微笑地看着她。

  “你可有什么疑惑?”
  “为什么我可以看见已经逝去的亲人和朋友?”
  “逝去的挚爱亲朋其实只是在你的空间消失,他们并未消陨,只是到了别的空间去了,正常情况下,他们的空间与你的空间是互相绝对隔离的,所以彼此无法看见,更无法交流。但你天赋异禀,自带一股真灵气而降生,又诚心修炼,加上你们的旷世奇缘难断,所以,你修得了一只天眼。 有了它,你才可以看见你目前三维空间以外的空间,比如,四维、五维、六维甚至更多的空间。功力越高,可看见的空间越多。”
  “哦,难怪,他们听不到我的呼唤,我也摸不到他们,完全无法交流……”
  “是的,因为你们所处的空间完全不一样,完全不在同一个能量振频上。 他们看不到你,也无法接收到来自你的任何信息,就像你去触摸电视或电脑里的人一样,他们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触摸到他们?或者和他们讲话?”
  “除非你能进入到他们的空间。”
  “怎么样才可以?请您帮帮我。”
  “能量不会凭空消失,也不会凭空产生,只是互相转换。你想去别的空间,那你就要在目前的空间里消失。”
  “那我以后想回到现在的空间,怎么办?”
  “这个不能保证,很多东西是要看机缘的。也有可能你永远也回不来当下这个空间了,一直在别的空间,或者在不同的空间之间轮回,但究竟何时轮到你现在这个三维空间,没有人可以保证。缘来缘去,一切看冥冥中的能量循环。”
  “我明白了,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能让我亲身触摸到牵挂的人。”
  “你虽然能看见三个不同的空间,但你现在只能选择去一个空间。不可能同时去往不同的空间。”
  “我选择背景色为灰色的空间,就是人们长有翅膀的那个。”
  “那个是四维空间。我手中的这瓶天水,就是渡你转换空间的。你喝下后,会全身剧痛,然后化作一缕青烟,遁入你想去的地方。 由于你功力尚未达到至高境界,所以你到了那个空间以后,暂时不能拥有人形,换句话说,你只有灵魂,没有肉体,你的灵魂必须暂时依托在某个物体上,等着和你缘分未断的人为你驻足,并为你流下一千滴泪水,如此经真情之泪的滋养,你方可拥有肉身。”
  “我的模样会改变吗?他还会认得我吗?”
  “不会改变。但是他不会认识你,因为你的空间是他的前世,基本上没有人会记得前世的人和事。 但是,如果前世的惦念太深,深到可以超越时空的转换,可以在轮回变迁、记忆殒灭与重生中,在心底仍旧残留隐隐的微弱痕迹,那么,当他靠近你,他的心会隐隐作痛,一种心疼的感觉会将他围绕,甚至,他会流泪。”
  “那,我自己也一样吗?我还会有这个空间的记忆吗?”
  “你现在和普通人不一样。我想你应该会保留相当部分较深的记忆。但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你,无论你记得多少,切记,不能跟他提起这一世的事,以及多维空间的存在,还有你是如何进入到他的空间的。这一切都是天机,万万不可泄露,如果你不慎泄露,那么,你会在那个空间消失,并且万年难有轻松的灵魂……”
  “记住了。那我可以跟他说我的名字吗,如果我到了那边还能记得自己的名字。”
  “你光说名字无妨,只要不提前尘往事。你一定要表现得从未认识过他。”
  “好,多谢点化。我知道该如何做了。大师,您等我几天,我把这边的人事安排好,三日之后在这等您。”
  “切记,今日所有天机不可对任何人泄露一个字。否则,万劫不复。”
  “放心,牢记在心。”

  
作者:春樟 时间:2017-06-21 13:28:57
  好文顶起!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21 20:04:37
  @春樟 2017-06-21 13:28:57
  好文顶起!
  -----------------------------

  多谢您的肯定与支持!
作者:江水滔滔淘尽英雄 时间:2017-06-21 21:15:23
  很多文字写到心里去了,好文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21 23:34:11
  《遇沉香》第一节发在另一个帖子里,链接贴给大家。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08793-1.shtml.
楼主疏影横斜_水清浅 时间:2017-06-26 12:11:33

  
  沉香怀揣着天大的秘密和心事,表面仍笃定的样子,至少脚步是沉稳的,面容是沉静的。她回到寺庙,跟师傅说自己要下山,修炼了几年也该去接触外面的世界了。回到家,她跟双亲说,自己要出国工作,朋友的公司在海外设立了办事处,她要过去帮忙拓展市场,拜托父母务必照看好亿东这个孩子。
  “我不在的日子,就让他代我尽孝吧。您二老保重……”三日后,沉香别过父母孩子,义无反顾地走了。

  还是那幽深的山林,白发老者如约而至。沉香毫不犹豫地拿过来小瓷瓶,闭着眼开始喝……
  神秘的天水有着快速而神奇的效果,她喝下后,炽热的火苗立刻开始焚烧这一世的肉身……身体有多痛,决心就有多坚,缘分就有多奇……
  烈火焚身若等闲,只因心有故人念。
  青烟袅袅逐渐淡去,玉魂遁入另一个空间,这一世尘缘已尽……
作者:江水滔滔淘尽英雄 时间:2017-06-26 13:43:09
  烈火焚身若等闲,只因心有故人念。看的落泪......
作者:江水滔滔淘尽英雄 时间:2017-06-27 10:36:49
  大家可以扫描二维码关注本人微信公众号,我的小说都会第一时间更新在微信公号里,谢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