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言情-马克龙私生活猜想

楼主:潇纵 时间:2017-06-19 21:36:17 点击:10592 回复:57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参赛】-言情-马克龙私生活猜想

  文/潇纵


  1

  “马克龙比他老婆小20多岁!”辛姐一进门就略带紧急的对着屋内感叹。
  她从不饶舌,也极少喜形于色。不过,罕见并未突破静默,紧随其后的仍是鸦雀无声,跟她进来之前没两样,一切都在貌似深刻。
  眼下屋中唯一的活物是我,张哥李妹及其他都出去采访了。
  辛姐显然这是要跟我开卦。
  我压住怒意和反感嗯了一声,照样低头在一张A4纸上画圈圈。
  马克龙?马克龙谁呀?我只听过马应龙,是痔疮膏,可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马克龙。

  “今天你没收到微信段子吗?说今年报考幼教的女生一定多,为什么呢,因为她们计算好了,大学毕业时她们的老公才出生,她们可以从幼儿园开始一路选拔照顾自己老公,直到把老公培育成人,她们也占尽先机完成使命安度晚年了。版本不止这一个,都是从马克龙那儿衍生出来的。”辛姐一路朝我走来一路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想以驴唇不对马嘴打击她,回避我的孤陋寡闻也批评一下她的姗姗来迟,但又不好劈头盖脸,她比我妈还大两岁呢,尊重还是要有的,于是我口气尽量平和的说:“明天要交稿的。”

  辛姐已经走到我桌前,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我对面,把她的包放在脚边的地上,又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然后直起腰,略过一切解释,说:“主任,你说,我记。”
  辛姐是年后刚刚聘来的,是专为我们写短篇系列小说《那些鬼鬼祟祟的爱情》的一批枪手之一,她负责与我共同创作第五部《将计就计》。
  虽然我俩一组,但交流极少,一个老太太不怎么吸引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自己也极其不爱说话,还挺让人讨厌,写大纲时总是坚持她的想法。你说你就一个临时枪手,老给我提意见,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所以每次研讨剧情时我都端着主任的架子,跟她简单交代几句然后掉头就走,免得听她矫情。这样合作了几个月,我连她全名叫啥都记不住,懒得记,也懒得问。
  按我俩的年龄差,我该喊她阿姨,可在工作岗位上不好叔叔阿姨的,好像过家家一般。在我们这里,只要是比自己大,甭管大多少都是哥姐,整齐划一貌似更平等貌似更有凝聚力,人家本人也高兴,显年轻嘛,何乐而不为。

  仅仅是因为今天她很奇怪,我才多看了她两眼。我这才发现,她的容貌其实挺不错的,更主要是她的气质和修养好,好到你一见到她,你就会武断的下结论:这一定是位大家闺秀。
  今天她面容很憔悴,已经不是太多的头发也显得有些凌乱,穿的也不是特别体面,给人大致感觉是她现在的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至于她是只有今天才这样还是平时就一直这样,我真的无据可查,过去对她关注太少。

  “之前写到哪儿了?”我这才停住手里代替思考的笔,再次抬眼看看她,口气极尽力量但又没忍心恶声恶气。维持住一贯刻意打造的不怒自威的装B态度就好。
  “写到江西和乌慈仁牵手,然后进入乌慈仁家。”辛姐面无表情的直视着我,刚进门的莫名其妙已经闪退一旁,取而代之的是全心全意的工作态度。
  “哦,那就让他们感到如同左手握右手,然后分手。”我斩钉截铁的交代。
  我原本就不赞成这个选题,一个23岁的小伙子爱上一个54岁老太太?开玩笑嘛,可能吗?现实中无法兑现的虚构能让人信服吗?读者只能笑我们没口味,都不如口味太重,跟阳痿似的。

  “不合逻辑,她们感情很深。”辛姐反驳道。
  “她们的感情是不会牢固的,本来就是件荒唐透顶的事。就这么写,一见面,江西就后悔了,嫌乌慈仁太老。”我坚持。
  你说和她我还需要坚持,我直接命令就完了,摊上这样的下属真特么郁闷。
  “这不可能,她们早就认识。”辛姐说。
  “一切皆有可能。江西那么年轻,想法啊眼光啊什么的受外界影响随时随地可以变,这是正常的嘛。要么你这样,改成江西以前没见过乌慈仁,这次是第一次见面。”我耐着性子说。
  “这个不用再讨论了,江西是接受任务回来的,这些内容天涯那边已经发出去了,改不了。咱们只是讨论下一步怎么写。”辛姐干脆利落的说。
  嘿?反客为主?她居然给我布置任务!岂有此理。
  不过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江西喜欢乌慈仁?”之前的内容我脑子里不很清晰,我讨厌这故事,也讨厌写这故事的人,所以我总是在一旁走神儿不走心。
  “喜欢。”她比江西本人都果断。
  “那就做爱呗,还有啥说的。”我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辛姐脸红了。
  也是,毕竟男女有别,张口闭口就是做爱,是有点那个。
  “不能做。”辛姐只尴尬了一瞬就淡定了,并出乎意料的坚决反对,可是她的眼神一直飘向一边。
  “为什么?不是你非要把她俩写成相爱的吗?相爱的人到了一起那不就是做爱吗?”我把人说得都跟牲口似的。
  “她们的爱是纯洁的,不掺杂任何其他因素,做……爱太龌龊了。”她低头说。
  “不是人!哦抱歉,我是说,你说的那是人对神的爱,不是人对人的爱。是人,如果爱了,都会发展到做爱。每天不相爱的人都没少做,何况相爱的人呢,这是人的动物性,与生俱来,它是人类绵延不绝生生不息的源泉,一点也不龌龊。再说网文你没这些点缀它有人看吗?”我嘴上说得还算彬彬有礼,心里却在骂,你个没葡萄吃的失心疯!
  “她没疯……哦我是说乌慈仁,”
  她好似能看穿我心事一样继续说道:“她只是在江西面前自卑,江西那么年轻而她自己却老了,这一点非常折磨她。在第五章空城计里我安排她唱了一首歌,已经足以表白她的痛惜和懊恼,所以那个……那什么……那种事至少她这边是不会同意做的。”辛姐口气越来越坚定,可表情越来越古怪,眼神也越来越飘忽。
  “她唱的啥呀?”我对我的工作看来真是渎职渎大发了。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人。”她答。
  歌选得还不错,我重新看了她一眼。
  “那你说,往下咋写?”我缓和了一下口气,另外也是让她磨叽得没什么主意了。
  借她低头沉思的当,我点开百度,搜索马克龙,我倒要看看这个马克龙是个什么东西。
  我刚刚输进一个马字,立刻弹出一串提示,什么马克龙简介、马克龙情史、马克龙的外交、马克龙的对华政策、马克龙的老婆……哦,原来这位是新晋法国总统啊,哇,这哥们好帅好年轻啊。接着,我又点开马克龙老婆那条搜索,啊?她老婆……这咋那么老呢?哦,刚才辛姐说过,他老婆比他大20多岁,怪不得连辛姐都八卦起来了,这一对儿真是挺奇葩的。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声提示,我拿过来一看是一条微信。图,图上是两对新人,P图的把特朗普的老婆和马克龙的老婆进行了对调,图下注明,这样看起来顺眼多了。有才,我立马哈哈大笑起来。
  我的突然爆笑显然吓了辛姐一跳,但她没问什么,只是盯了我一眼。
  我忍不住问:“辛姐,你很关心法国?我记得你好像说你儿子在中国呀……”
  别看辛姐年龄大了,但思维非常敏锐,她直接问回来:“你是说我为什么对马克龙和他老婆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对吗?”
  我点点头。
  她沉吟片刻,说:“主任,机会呀,我们押宝押对了!这之后文学会出现一个马克龙现象的。”
  她见我没听懂,又说:“人们看高官养小三、总裁收小秘什么的总有看够的时候吧,我认为马克龙之后,老妻少夫的爱情故事一定会火上一阵子,因为有这么个大名人给免费站台……”
  我好像懂了,觉得她真是有做新闻的天赋,挺佩服的,便高兴的打断她:“好啊好啊,快快把这个弄完,下一步我们就照你这个思路选题。”
  辛姐极其诧异的看了我好一会儿,说:“你智商没问题吧?咱们这部《将计就计》不就是这样的选题吗?咱们已经走在前列了呀!”
  哦?是吗?可不,哈哈哈哈……
  “赶紧,赶紧做爱,尽快发出去!”我才明白辛姐一大早晨为嘛那么激动,我也后知后觉的语无伦次起来,还朝她伸了下大拇指,给了她一个迟来的赞。
  我的鲁莽又把辛姐的脸羞红了,她用笔敲了敲本子,说:“这不仍然是刚才的问题吗,我不同意那么写,那不客观不真实,中国不是法国,舆论会杀死人的。以乌慈仁之前的性格和人品绝不会去做,人物的性格前后要连贯,她自尊自爱,对爱情认真严肃,所以她应该拒绝跟江西……那什么。”
  “我发现你这人他怎么那么轴呢?她啥性格也不影响做爱,只要她是人!再说了,她这样贞洁烈女的为什么不去修道院不去姑子庙啥的?为什么还要去挑逗人家江西?她这不是坑人害人吗她?这种道德品质没什么值得歌颂的,也不配做主角!哦对爱情认真严肃就不做爱了?这两者是一体、是表里、是分不开的好不好?大姐?”我有些来气了,谁的忍耐都是有限的。
  “主任,你的观点我不反对,但咱们要从咱们这个故事、咱们故事里的人物出发客观分析。乌慈仁爱江西是自然而然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不存在谁欺骗谁,谁挑逗谁。爱情来了可能就是一秒钟的事情,她自己是掌控不了的。感情这东西十之八九是莫名其妙的,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它找上谁谁也是无法抵御的。可悲的是,丘比特的箭总是跑偏,他射中的往往是人的大脑而不是心脏,造成的直接恶果就是先智商下降,之后爱情才款款降临。那么,当爱情走到……做爱这一步时,像乌慈仁这种人她拒绝也很正常,就因为她的道德品质好才把这种事看得很严肃很神圣,她不会那么轻率。其实,她死活不愿意和江西做爱应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那就是女人的爱情观使然。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你听说过吧?给你出一个脑筋急转弯吧,在挚爱面前,女人在什么情况下宁可痛苦也要逃离?”她看着我,等我回答。
  我?你以为我答得上吗?我直接就气愤的说:“不知道!”
  “女人如果不能把最美丽的一面展示给爱她的人,她宁可放弃这段爱情,这就是女人的爱情观。”辛姐近乎凄然的说。
  “你把女人说的也太不可理喻了,有那么悲壮吗?美不美的男人自己不知道吗?他既然爱了那就是不嫌弃,说放弃就放弃你就不考虑男人的感受?太自私了吧你们这些人?”我生气,觉得她这是瞧不起我极其袍泽。
  “你们不自私吗?那我再给你出一道,你们男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放弃爱情选择逃跑?”她可真不会看眉眼高低,我都气成这样了,她还敢考我,太拿我不捋须子了。
  “非要让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相爱的是你,爱了,又非要守什么清规戒律不让她们享受爱情的还是你,你怎么那么残忍?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咱们这是写小说不是给你写自传!你自知之明一点好吗?人家马克龙的老婆就能活得温温润润的,这乌慈仁咋就不行呢?”我真是给她气着了,从来没对她说过这么严重的话。
  话一出口就有点后悔,毕竟人家算是长辈。于是我又缓和了一下,退半步,说:“要不然还是让她们分手吧,整出点意外情况来,比如江西与前女友孟星舞死灰复燃,或者乌慈仁的那个飞行员初恋又活过来了,或者干脆乌慈仁这些年根本就是有家庭的,只是江西没搞清楚情况。”
  辛姐没有计较我的态度,仍一副那该死的认真样说:“你说的办法不是不可以,重大逆转往往是故事架构中的神来一笔,但我觉得在故事性上它不如两难选择来得耐人寻味。我们不只是在讨论故事情节,我们也是在讨论人性、讨论女性。前后矛盾这就是真相,这就是生活本身,它不同于下象棋,走第一步时就能看出之后五六步。生活在尘世中干扰素和常变量很多很多,变是正常的,但以不变的人性应对万变的人心才是值得我们推崇的态度。”
  我张了几次嘴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来,最后居然冒出一句软话:“咱们俩就不能融合一下?”
  “融合不了,你说的是生理,我说的是心理,两回事。”她说。
  “心理和生理怎么不能融合了?他不都是在一个人身上并存的吗?难不成一个人要么有生理要么有心理?必须二选一?就不能自我协调统一行动?”我又压不住了。
  “能啊,咱们俩这不正在为她协调吗?”辛姐极其气人的挑了一下眉,盯着我说。
  “我不跟你协调了,我只要生理!社会、读者、男人都需要生理!就这么定了,去写吧!”辩论失败让我恼羞成怒,我一边拍桌子一边瞪眼一边站起身,做愤然告退状。
  辛姐也站起身,一边弯腰拿她的包一边说:“写成动物世界得了。”
  她这态度我怕她笔下有误,我又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补充道:“她俩必须做,还得轻松加愉快甚至搞笑。”
  我离座朝门口走去,我今天不在这儿待着了,我怕她一抽风又来找我磨叽。
  临出门,我甩下一句对乌慈仁的极度不满:“那么大岁数了还谈什么恋爱?老不正经!”
楼主发言:17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潇纵 时间:2017-06-19 22:07:58
  2

  这一天我过得很惬意,之前同学约我好几次了我都说走不开,今天与他们敞开肚皮喝了大半天。
  次日早,我第一个来到办公室。
  走到桌前,我看到一张字条压在我的茶杯下面,拿起来一看,是辛姐的笔迹:“主任,写好发你邮箱里了,就这一稿,不用提修改意见,我辞职了。”
  啊?我继续往下看:“我之前做过一项社会调查,更年期以后的女人非常不容易。其他逐渐消退的认同就不提了,说起来话太长,只说说荷尔蒙问题吧。闭经就是女人的结束,从此她们便丧失了女性资格。在现实社会中,‘不再是女人’的定位如同咒语箍紧她们的头,然后她们的情感需求就被全盘忽略,只有等同于太监才是她们的正确归位,于是,丧钟在夕阳美景中敲响。我本是想写个符合真实生活的故事,也算是提醒人们都来关心和关注这个群体的心理健康,但你无视真理,我们无法共事。恕直言。”

  我傻愣半天,消化了一会儿,然后打开电脑,点开邮箱,急切的看辛姐笔下的乌慈仁和江西到底如何做爱。

  这段继续以江西为第一人称讲述:
  我们手牵手进了屋子。
  巫师(乌慈仁)的家我是头一次来,果真如梁雄所说,情调满满,整洁非常。如果回到初识那会儿,我又会恍然以为这是舞美和布景特为我们制造的浪漫氛围。
  巫师像牵着个盲人似的将我引到客厅,再按着我的肩膀,将我安顿在双人沙发上。
  这时身后的孟星舞蹿上来,瞬间占满了我旁边的余位,搂住我的脖子,说:“江西,我好想你!”
  我不便翻脸,只是不冷不热的对她说:“说说吧,怎么到这儿来了?你们俩,”我指指巫师“是怎么认识的?”
  孟星舞噘着嘴没回答。
  一边的巫师也还是什么话都不说,你也看不出她吃不吃醋,
  她就是一趟一趟的为我忙活。先是用热毛巾替我仔仔细细擦了一遍手,我呢,平伸着双手任由她擦,擦完了,我还像幼儿园小盆友一样很乖很乖的把两只手举到她眼前让她检查,嘴里说:“江西讲卫生,有小红花吗?”
  巫师笑了。
  孟星舞不失时机的挖苦道:“你们娘俩还真挺逗的。”
  巫师没理她也没理我,什么情绪也未露,她转身又到厨房给我榨果汁去了。
  我问孟星舞:“这些年你都干什么了?你们,”我用头示意了一下厨房,继续道:“怎么认识的?你是来找她还是来找我的?”
  孟星舞的头在我肩上用力蹭了蹭,大声说:“找你呗,那还用问吗?二国说你认了干妈,我就到这里来问,老太太就把我留下住了,我也没客气,就这么简单。”
  接着她又贱声贱气的问我:“那你呢,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
  我把她的手和头统统拿开,也大声的说:“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是探亲,回家看看。”
  厨房里突然静了片刻,而身旁的孟星舞却如一个气功师一样,把她手里攥着的一束本是我要送给巫师的玫瑰折在手里揉碎了。玫瑰的刺扎得孟星舞双手血红,恰在这时巫师从厨房里端出一杯翠绿的果汁,我没有去管那边的红,却捧住这边的绿不撒手。
  巫师白了我一眼,慢慢抽出被我包裹在杯子上的手,朝孟星舞努努嘴,示意我关心一下她。我也觉得我的激情戏演过头了,我们三个都没有按照第三方的推演来,有点儿乱套。
  我不敢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怕孟星舞把它摔碎。我喝了一口就把杯子还给巫师并让她拿远一点,然后我对身边低头继续揉搓玫瑰的孟星舞说:“让我看看你的手。”
  “滚!”孟星舞说着忽地站起身,跑去她的房间,还把门关得震天响。
  清场了,舞台只留给了我和巫师两个人。

  夜色深深。我没有要走的意思。孟星舞不会感到奇怪,因为她不知道我和巫师的关系以前是一尘不染的,在她眼里这种糜烂反而是正常的。依据刚才的行为推断,估摸她只会气得暴跳如雷而不会狐疑满腹。至于我,暂且无心揣测她一身的醋酸是陈年佳酿还是现场勾兑,没兴趣,现在只要不引起她的猜疑就好。
  然而对于巫师来说,我的行为是史无前例的,应该对她震动不小。她并不知道我任务在身,她大概只以为我一下子变得这么狂放是“久别胜新婚”的效应在作怪。
  她迟疑的看着我,那双早已不再年轻但依旧美丽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问我:还不走?你睡哪儿啊?
  我直接答回去:“我睡你屋里。”
  巫师家是两房一厅,巫师自己睡一间,书房里住进了孟星舞,不算厨房和厕所,就只有客厅能住人了,可客厅里最大的沙发也只是个双人的,根本躺不下。假如我愿意将就其实也可以睡客厅地板,但我怕半夜孟星舞出来骚扰,也怕她气急了去害巫师,所以唯一的选择就是这最香艳的举措。
  我打我的算盘,就让巫师惊慌失措去吧,嘿嘿嘿嘿……其实这不也是早晚的事儿嘛,对吧,爱人?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19 22:09:34
  支持兄弟,又新开一帖?
我要评论
作者:冰封着的雪 时间:2017-06-19 22:15:02
  支持佳作,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潇纵 时间:2017-06-19 22:17:43
  巫师拿起睡衣往门口走,我猜她要到厕所去换,我上前拦住她,说:“帷幕交给我亲手来拉,好吗?”
  她低头,把衣服抱得更紧了。
  我伸手去抓她手中的睡衣,又说:“让我做你的衣服,让我把自己穿到你身上,好吗?”
  巫师打了我手一下,说:“下辈子吧。”
  我说:“这辈子和下辈子我都要了。不过,请遵从时间顺序好吗,咱们必须从这辈子开始。”
  巫师马上扭过身,后脑勺对着我,说:“好好好,那我也遵从劳动顺序,不换衣服了,我先去给你铺床。”
  说着她翻箱倒柜找出两套被子放在地板上,故作严厉的说:“你睡床上,我睡地上。不许再闹了。”
  “都睡床上嘛。”我嘟起嘴反抗。
  “你没见是单人床吗?半夜里还不挤掉地下一个?别捣乱,都累了一天了,乖,啊。”她不看我,假装很忙很忙的样子鼓捣地上的被子,但我看得出,她的手几次都连被子也抓不住。
  我从后面一把将她拦腰抱住,动情的说:“你就是我的床,宽窄都没关系。”
  她好久没动也没说话,我将她扭转过来,见她已是满脸泪痕。
  我捧起她的脸,柔声问:“怎么了?”
  她抽噎着说:“我……给不了你什么,咱们别这样,好吗?”
  我把脸贴在她脸上,说:“我不要什么,我什么也不要,有你就够了。不哭了,嗯?”
  我将她拉到床边坐下,我坐在她身旁,肩并肩,我们俩手都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感觉就像老照片里发黄的结婚照一样。

  巫师坐到床边后一直没说话,也不看我,低着头摆弄自己手指头,就跟犯了错的小孩子等老师惩罚一样。
  咋办呢,其实面对她我也挺打怵,因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首先她不是个小女孩儿,你不能像和小女孩那样激情迸发就随性翻滚。她性格沉静、稳重、内敛,她可能根本就没那么疯过,会不会反感我不确定;然后是她的年龄,我们俩相差29岁,(主任,相差29岁是有点太大了,如果有机会修改,可以把江西的年龄提高几岁)平时总是她一本正经的管束我,我对她的依赖真的有一大部分像恋母,这猛一下子升等,我也有点放不开;最后就是我们俩的欲值差较大。对,欲值,我发明的,就是指所有与性爱有关的行为的欲望值。我总是欲望高,她总是欲望低,或者说,表面看她几乎就是无欲的。可能是年龄原因,她在我面前很自卑,这我感受得到,故此她矜持,她克制,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俩的思维总是不同步,我的欲望值飙升快,她的欲望值总是不温不火。这个问题也是有渊源的,原本,她真拿我当小屁孩儿的,从没把我提到男人的高度去认识。我猜,那次接尿,才刚刚给了她一个强化启蒙。我与她不同,我一开始就是把她当成女人看的,不把她当女人,我怎么施美男计呢呵呵,但确实经历了从反胃到暖心的过程,决定这个过程走向的第一要素就是她的人格魅力。
  说来说去,症结都在年龄相差太大这一点上,可以说,就是它,造成阻力重重。然而,这一点也是强烈吸引我的地方,事情总有正反两个方面。自私一点讲,我觉得她对于我利远大于弊。她高度成熟于那些小女孩,各个方面都是宠得我没边儿,只有我想不到的,没有她宠不到的,这种情况的结果就是我再也不想费心去宠别人了,只想偎在她的翅膀下尽情享受被爱,一种来自于你钟情的那个女人骨子里的爱,她的爱与众不同,她是恋爱中有仁爱,性爱中有慈爱,情爱中有母爱,在这各色挚爱的层层包裹下,我能怎样,我只有幸福得只想把生命交给她,然后自己融化到她的血液里,与她共生共死。这种感受之美妙,是同代人之间相恋绝对体会不到的。

  我又蠢蠢欲动了。我是男的,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角色就是主宰,义务就是主动。
  我拉过她的一只手,然后接替她摆弄她的手指头。
  她没反应,还是那么直挺挺的坐着,但她并没有把手抽回去,看来我可以得寸进尺了,嘿嘿嘿……
  “你不心疼儿子也就算了,就不能心疼心疼你孙子吗?”我有意无意的将她的手导引到我已经翘首以待的部位。
  她挣扎着拼命往外抽手。
  我换了个调调,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脸上摩挲着,说:“告诉我,你都是怎么想我的?我今儿就照着去做。”
  她羞得无地自容。
  我放下她的手,像当年她把我的头扭出阑尾炎时一样把她的头扭向我,她的头顺从的转了回来,但她的眼没看我,一直看着地面,一脸的难为情。
  害羞真是撩人的顶级妙药。
  我受不了了,我的双手在她的两腮较了一下劲,使她的头微微仰向上方,被迫让她看着我。开始她的眼还是倔强地费力地看向下方,造成个眼珠要掉在地上的三白眼。在我略微失望的瞬间,她一下把眼珠子对向我,那么大那么黑的一双眼睛,就像两门大炮突然瞄准了我一样,吓了我一跳。我的手在她脸颊上大概是微微颤了颤,她一定感觉到了,然后她噗嗤一下笑了,同时脸蛋儿绯红。
  据说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了,我一下子把她压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吻她。
  她身体很僵硬,嘴唇紧闭着,眼睛微合,眼皮在猛烈的颤抖着。我瞬间有些不知道往下该怎么办了。
  我也算是情场老手,可面对她我真的也紧张,紧张极了。
  我想起我对自己的承诺,我要给她一个女人所能享受的一切,让她体会做女人的快乐。
  我不能气馁。
  我想轻松一下气氛,打破这尴尬的僵局,于是轻声对她说:“借用用,别那么抠门儿。”
  她又噗嗤一声笑了,我马上将舌头顶进她咧开的嘴里,同时把手伸进了她的上衣。
  顷刻,我的心几乎是一顿,好像停跳了半拍。她的胸部平平,你几乎什么也抓不起来,原本应该能手拿把掐揉在掌心的软软的那团脂肪已经四散流淌,那里犹如泄空了的气球,气体跑光了,原址上只残留一张松弛的皮囊,皮囊平摊在胸上。
  她一定是敏感的,她感到了我的震惊。我把手从她衣服里抽了出来,用双手固定住她的头,更热烈的亲吻她,想告诉她,我不在乎这些。
  我感到手有些湿,是她哭了,泪水像从没关紧的水龙头里一串串冒出来一样,顺着她两边的眼角淌到了我两个手心里。
  我把她的头抱紧,把脸贴在她的脸上,在她耳边细细的说:“不哭不哭,没事的没事的,放心吧,你能给我的已经够我受用了,用不了的用,一次用不完,我还要打包留着以后一点一点的用慢慢的用呢。生活好了也要懂得节俭是不是?再说了,你以为我不自私吗?帅哥我也怕呢,村上龙说过,男人都是消耗品,我不想早早被送4S店大修,你说如果那样的话我得送去修多少回呀?还不提前报废了呀?那咱们下辈子咋办?没车开了呀!”
  巫师再次破涕为笑,我抬起头看着她,看得她又不好意思起来,她用手把我端详她的脸狠狠压在她的胸膛上,不让我再抬起来。这结果你们大概猜都猜得出来,是了,我趴在她身上又一次美美的睡了一觉,而她,还是那样,一动未动,直到天荒地老。
  ……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潇纵 时间:2017-06-19 22:22:03
  3

  我也笑了,也哭了。
  辛姐写得真好,真的把我们俩的观念调和了,而且调完的色调那么美。
  我有把辛姐找回来的冲动。可冷静下来又一想,找她回来干嘛呢,她该写的已经写完,原本合同签的也就是这部作品完稿就解约。
  这时,其他同事都陆续到了。
  小王过来神神秘秘的问我:“主任,你把辛姐怎么了?”
  “我?没怎么呀,我能把她怎么,那么大岁数了……她怎么了?”我这一句话,语调几度转折,就像山路十八弯,令小王有些诧异。
  小王探头来我脸前细看,鼻子都要撞到我鼻子了:“转变风格了……我是说,她昨天一直写东西一直哭,是不是你批评她了?说得太狠了吧?”
  “是吗?我没说什么呀,其实一直都是她批评我,我还没哭呢她哭什么呀?”我抓抓头皮。
  小胡也凑过来:“她昨天写的部分是什么?”
  “马克龙们怎么做爱。”我恢复了我的语言风格,简单明了。
  “哇!”大家一起欢呼起来。
  小胡说:“当初我就想进你这个组,写《将计就计》,可主任你非把我分到《恋上ID》那个组去,你看,效果出来了吧,明显没有你这个组火。”
  回头看了一眼老张还空着的位子,小胡做了个鬼脸,声音放低了继续说:“那个老古板,就像我写的古心田她爸一样,不开化,这不让写那不让写,否则……”
  我换上主任的嘴脸,及时制止她,说:“当初不让你进《将计就计》就是考虑你太年轻不适于写主角是一个老太太的故事,你不会了解一个老太太的心态,写不好。”
  小胡抢白我:“那你为什么让老张主持《恋上ID》?他年轻吗?《恋上ID》那可是写年轻人的故事啊!再说了,《将计就计》的绝对主角是江西,江西不是年轻人吗?主任你的说辞十分的不合逻辑,我不服。”
  这丫头,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有她你甭想安静。
  “让老张和你搭是为了尺度,你太激进。最后你们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很好吗?这就证明每个组的搭配都是科学的。”我说。
  一边半天没出声的小王对小胡说:“别再挑逗咱们主任了,激将、撒泼都不管用。告诉过你一百遍了,我爱听,你冲我来。主任不会吃你这一套,主任喜欢的是男人。”
  “去去去,都给我滚回去,都给我赶紧麻溜的写,天涯这几天搞征文大赛,你、你、你都得给我拿出一份去参赛!”
  大家散了。
  那边远远的一直没参与的丁宁在大家趋于平静后,悠悠的说:“辛姐一定是有与乌慈仁相同的经历才会一边写一边哭。”
  “哇,还得是才女来扣题。”大家再度兴奋起来,呜啦哇啦的各种跃跃欲试,仿佛这个话题如果八卦得好能让他们拿诺贝尔奖似的。可想而知,接下来,关于辛姐的过去现在及将来立马出现了N多版本。
  我没有插话,也一反常态的没有制止,我静静的在圈外听着。
  我脑子有些乱,对于那边七嘴八舌的内容越来越理不清,我只真切的听到这么几个点:辛姐目前有家庭;有没有爱情不知道;她不快乐……我注意这些干嘛?跟我有关系吗?不能做爱的人我是不会爱的,哪怕她是王母娘娘。哦我明白了,辛姐不是还考了我一道脑筋急转弯吗?说在挚爱面前,男人会因为什么逃避?因为不能做爱嘛,我找到答案了!对,这一定是最佳答案,你试想啊,哪个男人不做爱?男人跟男人做、男人跟女人做、甚至男人跟自己做,反正都没闲着,闲着受得了吗?受得了他就不是男人了!哦光跟你逗壳子,说爱可以,说做爱就吓跑了?这不纯粹有病吗这个,对,辛姐一定有病,心理疾病。
  我是不是该把她找回来帮她瞧瞧医?啊呸,我找她干嘛呀,我不是救世主,我也没有恋母情节,我喜欢的是男人。啊呸呸呸,我才不喜欢男人呢!让那些个破孩子把我都带沟里去了。
  怎么今天脑子这么乱?
  ……
  马克龙!
  对了,马克龙是最现实的好例子,你看人家过得多幸福,这就说明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的呀,辛姐她昨天早晨兴奋成那样,不光是为《将计就计》赶一把时髦,更主要应该还是她找到了同类,找到了说服世俗坚定自我的理由。这么说来,辛姐她也是可以幸福的不对吗?我要不要到法国找马克龙咨询一下,看看他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给辛姐……人家辛姐有老公,我算干什么吃的!

  那天晚上,我梦见我见到马克龙了,马克龙说,提高生活品质并不是花钱,而是怎么样在最有限的物质条件下最大化的创造精神快乐。爱情也一样,完美的爱情不是条件般配,而是在彼此能够满足对方需求的同时达到最大程度的心灵契合。
  说得真好。
  我把这段话发给了辛姐,不久,得到辛姐冷漠回复:“爱情容不得不平等!”
  没管用。我觉得马克龙骗了我。我追打马克龙,结果被他的保镖把腿打折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我发现腿被压麻了,躺了半个小时才能下床。
  我混混沌沌的来到办公室,又拿起辛姐留下的纸条琢磨,突然发现背面有一行小字:故事再烂也得有名字,叫《狗改不了吃屎》《最丑不过夕阳绿》或者《动物都没有的世界》都可以,只是不要再找我来写!
  我叹口气,打开电脑,在辛姐昨天写好的文章前加上《马克龙私生活猜想》的标题,发了出去。【尾】
作者:何不去 时间:2017-06-19 22:22:32
  为什么重发呢潇纵兄?
  • 潇纵: 举报  2017-06-19 22:25:16  评论

    何老师,原来那个字数没算好,呵呵,不够一万!又重写了,凑了点字数。
  • 何三刀: 举报  2017-06-19 23:09:45  评论

    原来如此!给追求完美的人点赞!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19 22:29:04
  加油!必能成功!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19 23:14:31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19 23:18:14
  周一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6-20 07:24:24
  @潇纵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龙七少爷 时间:2017-06-20 07:54:56
  好
我要评论
作者:atong2439 时间:2017-06-20 08:10:17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0 12:24:32
  支持佳作,问候朋友!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0 12:44:30
  
我要评论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6-20 13:05:31
  看贴顶贴,无上美德。嘿嘿嘿嘿
我要评论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7-06-20 16:39:38
  大力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6-20 18:43:19
  好好看看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20 21:43:11
  周二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20 21:44:50
  @潇纵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0 23:11:02
  早上我竟然找不到这帖子了。这是我最早一口气读完的帖子之一,相信作者的实力,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0 23:33:36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6-21 04:44:34
  @潇纵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周易取名字 时间:2017-06-21 07:43:39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1 07:56:09
  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中山有秋池 时间:2017-06-21 08:37:48
  真心喜欢你的构思。那么多的参赛小说,我看完的很少,这一篇我看早看完了。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7-06-21 09:24:49
  那天晚上,我梦见我见到马克龙了,马克龙说,提高生活品质并不是花钱,而是怎么样在最有限的物质条件下最大化的创造精神快乐。爱情也一样,完美的爱情不是条件般配,而是在彼此能够满足对方需求的同时达到最大程度的心灵契合。
  说得真好。
  我把这段话发给了辛姐,不久,得到辛姐冷漠回复:“爱情容不得不平等!”
  没管用。我觉得马克龙骗了我。我追打马克龙,结果被他的保镖把腿打折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时,我发现腿被压麻了,躺了半个小时才能下床。
  ;;;;;;;;;;;;;;;;;;;;;;;;;;;;;;;;;;
  好文,潇纵大师很可能是中国推理小说之王呀!!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1 11:12:10
  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樟 时间:2017-06-21 13:26:52
  好文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刘绪国 时间:2017-06-21 13:50:13
  [xyc:威武霸气]
我要评论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7-06-21 14:41:58
  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浅水横疏影 时间:2017-06-21 15:39:17
  好文章必须顶起,支持潇纵!
我要评论
作者:刘少言 时间:2017-06-21 16:55:11
  ZC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6-21 17:36:46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6-21 18:12:04
  文风好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1 20:49:14
  继续支持兄弟!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1 21:35:01
  前来支持楼主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1 22:13:26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21 22:16:43
  周三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2 08:11:53
  欣赏佳作,支持文友!
我要评论
作者:长源山月 时间:2017-06-22 10:37:33
  支持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2 19:35:41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2 21:35:39
  顶起潇纵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2 21:49:20
  等我顶一圈,你已沉了哈哈,加一个顶!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22 22:05:37
  周四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6-22 22:51:39
  好文,赞赏。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3 09:57:08
  支持潇纵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atong2439 时间:2017-06-23 10:31:27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3 11:14:26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3 12:02:27
  顶
  
我要评论
作者:刘绪国 时间:2017-06-23 14:12:02
  [d:坏笑]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6-23 16:00:57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7-06-23 17:02:17
  问候,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7-06-23 19:04:40
  大力支持潇纵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龙七少爷 时间:2017-06-23 21:03:41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3 21:13:31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棒槌鸟456 时间:2017-06-23 22:25:44
  [xyc:顶]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23 22:49:23
  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7-06-24 07:14:24
  楼主:潇纵Lv 21 时间:2017-06-19 22:07:58
  2

  这一天我过得很惬意,之前同学约我好几次了我都说走不开,今天与他们敞开肚皮喝了大半天。
  次日早,我第一个来到办公室。
  走到桌前,我看到一张字条压在我的茶杯下面,拿起来一看,是辛姐的笔迹:“主任,写好发你邮箱里了,就这一稿,不用提修改意见,我辞职了。”
  啊?我继续往下看:“我之前做过一项社会调查,更年期以后的女人非常不容易。其他逐渐消退的认同就不提了,说起来话太长,只说说荷尔蒙问题吧。闭经就是女人的结束,从此她们便丧失了女性资格。在现实社会中,‘不再是女人’的定位如同咒语箍紧她们的头,然后她们的情感需求就被全盘忽略,只有等同于太监才是她们的正确归位,于是,丧钟在夕阳美景中敲响。我本是想写个符合真实生活的故事,也算是提醒人们都来关心和关注这个群体的心理健康,但你无视真理,我们无法共事。恕直言。”
  ;;;;;;;;;;;;;;;;;;;;;;;;;;;
  潇纵大师是推理情圣呀!
我要评论
作者:骑墙摘红杏ABC 时间:2017-06-24 08:07:07
  支持!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6-24 08:47:56
  周末吉祥
我要评论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6-24 08:57:59
  佳文必顶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4 10:59:22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4 12:24:18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4 12:28:26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24 15:43:48
  我觉得你写的不错,加油啊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雾都前路漫漫 时间:2017-06-24 16:26:09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4 18:13:01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游戏风尘2018 时间:2017-06-24 19:06:50

  
我要评论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6-24 20:36:37
  五花肉前来欣赏,学习,和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4 20:42:10
  力顶!周末愉快
  • 潇纵: 举报  2017-06-26 12:22:12  评论

    一直也不知道您的名字怎么叫,只好道一声朋友,谢谢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6-25 03:49:03
  @潇纵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5 06:50:10
  欣赏佳作,支持文友!
我要评论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7-06-25 08:41:42
  马克龙!
  对了,马克龙是最现实的好例子,你看人家过得多幸福,这就说明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的呀,辛姐她昨天早晨兴奋成那样,不光是为《将计就计》赶一把时髦,更主要应该还是她找到了同类,找到了说服世俗坚定自我的理由。这么说来,辛姐她也是可以幸福的不对吗?我要不要到法国找马克龙咨询一下,看看他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给辛姐……人家辛姐有老公,我算干什么吃的!

  那天晚上,我梦见我见到马克龙了,马克龙说,提高生活品质并不是花钱,而是怎么样在最有限的物质条件下最大化的创造精神快乐。爱情也一样,完美的爱情不是条件般配,而是在彼此能够满足对方需求的同时达到最大程度的心灵契合
  ;;;;;;;;;;;;;;;;;;;;;;;;;;;;;;;;;;;;;;
  潇纵很可能是创立“爱情悬念推理派”的开宗立派祖师爷呀!
我要评论
作者:中山有秋池 时间:2017-06-25 08:55:27
  去年获奖的作品人气也不怎么样,看好你。
我要评论
作者:刘绪国 时间:2017-06-25 11:54:47
  [xyc:威武霸气]
我要评论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25 14:52:57
  支持纵纵
我要评论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7-06-25 15:49:3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游戏风尘2018 时间:2017-06-25 16:43:12

  
我要评论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6-25 20:01:08
  前来学习,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5 20:34:20
  支持佳作,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6-25 20:41:02
  大师文字,别具一格!点赞!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5 21:32:41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25 22:18:59
  周日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26 08:26:43
  结结实实顶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夜青灰 时间:2017-06-26 08:43:22
  路过必顶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6 09:55:17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6 12:56:17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棒槌鸟456 时间:2017-06-26 14:01:23
  新的一周,朋友们事事如意!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6 15:35:52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6-26 16:25:49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7-06-26 17:25:01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6-26 19:05:17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沂涟漪2017 时间:2017-06-26 20:15:44
  赞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6-26 20:37:52

  
我要评论
作者: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7-06-26 20:56:28
  帘外杏花微雨斜飞,恼恨东风,惊扰浮生醉梦短。
  枯木残叶,卷愁入樽,谁与狂歌共醉?一声叹!
  惜半纸凌乱,难赋此生初见。

  继续开心题图中,远离疯狗远离垃圾人!把好心情和好运带给天涯所有的好友们![d:花][d:花][d:花]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6-26 21:02:58
  顶!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6-26 21:43:55
  周一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7-06-26 21:52:18
  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棒槌鸟456 时间:2017-06-26 22:03:38
  [xyc:顶]
我要评论
作者:会飞的鱼cM 时间:2017-06-27 04:35:54
  @潇纵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