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废土科幻小说】《怪兽猎人》大叔加萝莉,一起打怪兽!(原贴闭更)

楼主:走近未来的男人 时间:2017-07-07 15:38:24 点击:2480403 回复:296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30 下页  到页 
  
  怪兽猎人
  核战争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少数存活下来的人们在这片焦灼的土地上努力的活着。他们组成了盟邦,达成了共识,将那些杀伤力极强的武器封存起来,永不再启用。此举换来了短暂的和平,也预示着整个世界又将回到那个蛮荒的时代。与此同时,在某些阴暗的角落,死灰正在悄悄复燃。一群因在战争中受到生化感染而产生异变的人怀着对这个世界的仇恨,密谋夺取那些被封存的武器,妄图彻底毁灭世界。

  第一篇章:零感大叔

  荒原公路上,一辆满载货物的摩托车急速飞驰着,车轮带起阵阵沙尘。
  车上的人,全副武装。老旧而肮脏的风镜后面,一双没有任何情感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
  路边的一块破旧的牌子上,显示着“生化禁区”的标志。
  远处的大地之上,矗立着无数的建筑废墟。
  辛:我叫辛。你也可以叫我零感大叔。因为我对任何事物都没有感觉。在这个尸横遍野的世界活的久了,就会变成这样。我是一名以捕猎变异的怪兽为职业的猎人。在我的世界里,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因为人一旦与孤独相拥,那时间的流逝便会离他而去。末世之中,四季早已不再,整个世界只剩一片焦灼。而在这片焦土之上,我的生活便是每天吃饭、睡觉、捕猎或者杀人。如果你问我在这里生活了多久,我只能说很久,很久,久到足以用喃喃地低吟去风化一座早已被人遗忘的墓碑。

  视野之中,远远出现一顶灰色的篷房。篷房在风沙中摇摆不定,仿佛在下一秒就会被吹倒似的。在篷房的外围,设置着一圈由铁桶、麻袋混合着各种垃圾堆积而成的掩体。掩体的背后,一架破损不堪的自动武器监测站四下转动,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在它的镜头里,一辆摩托车由远而近。
  片刻之后,摩托车缓缓停在篷房前的空地上。
  辛从车上下来,将头盔搭在车把上。然后从后座卸下水桶和口袋,扔到地上。在落在地面的一刻,原本封闭的袋子口突然松开,一只血迹未干的怪兽的手从里面露出来。
  这时,狗狗zuma从远处跑过来,在布袋上嗅了嗅。似乎是气味过于刺鼻,ZUMA恶心的一阵摇头晃脑,厌弃的向后退了几步,然后便转身朝篷房内跑去。

  辛提着水桶走进篷房,来到一个净化装置跟前,拧开阀门,拉开铁盖,将水桶中浑浊的水倒了进去。紧接着净化装置内便传来一阵响动。
  待响动停止,辛拿过来一个杯子,拧开水龙头,几秒钟之后,一股清水流进杯子里。
  辛大口的喝着水,喉结明显的起伏着。
  痛饮之后,辛脱下外套,然后走到货物架旁,在包裹堆里翻出一盒罐头。那是一盒早已不知过期多久的罐头。上面的字迹和图案也模糊的难以辨认。zuma蹲在辛面前,撒娇似的摇着尾巴。辛从怀里掏出一个金属球,启动后扔在zuma面前。
  金属球原地转了两圈,接着便睁开了自己的机械眼睛。它用大眼睛四下张望,突然看见zuma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似乎是看到了自己的天敌一般,金属球发出刺耳的叫声,转身滚着朝屋外逃去。zuma兴奋的一阵狂跳,接着便向金属球逃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辛走出篷房。此时风沙相比之前已经小了很多。辛走到掩体的外侧,靠着掩体坐了下来。他将罐头打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堆发黑的膏状的东西。辛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送进嘴里嚼了起来。而此刻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在这片废土之上,你可以选择的事情并不多。比如吃东西,你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吃腐败的东西,二是吃变异的东西。可怕的是,这两种东西都会要人命,但你还是要选择。于是便有了两种结果,吃腐败食物的人,能活下来的,依旧是人。而吃变异生物的人,能活下来的,却已经不再是人。辛看到过那副景象,知道一旦变异,便会失去很多东西,比方说人心。所以末世三十年之中,他虽然依靠捕猎那些变异生物换取物资,但却从未吃过一口。他明白,有些事一旦做了。就再也无法回头。
  此刻,离篷房不远处的沙地上,一只体型较小的双头蜥蜴从地穴中探出头来,观察着周边的动静。在炽热的阳光下,它那莹绿色的眼瞳中,散发着一丝邪恶的光芒。

  夜晚,骄阳退去,黑暗而阴冷的荒原之上一片静寂。偶尔几声野兽的嘶吼从远处传来。ZUMA警觉的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发现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便俯身继续趴在地上。在它身旁不远处,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篝火。
  篝火旁边,辛的身影躺在那里,嘴里不停地发出鼾声。
  而在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已经空了的酒瓶。几滴残酒从瓶口处滴落,在下方的地面上形成一块深色的印记。
  辛:人类诞生至今,发明创造无数,但最有价值的,还是酒。活着的人总喜欢给死人倒杯酒,因为死人喝了酒,就会忘掉自己已经死了。我也喜欢喝酒,不是因为酒好喝,而是它可以在不知不觉中,在没有任何肉体疼痛的情况下,轻易将你击碎,碎成一滩烂泥。那一刻,你不会思考,更不会强颜欢笑。你只能看到你想看到的,听你想听到的。然后便是紧紧抱着他们,仿佛再也不会离开。

  黑夜过去,此刻的世界,已是一片光亮。
  一只手掌般大小的甲虫从辛身上爬来爬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辛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在他的眼前,ZUMA正欢快的摇着尾巴,似乎在庆贺着自己的主人又一次从黑暗中醒来。
  辛伸手摸了摸祖玛的脑袋,然后便起身朝屋内走去。不消片刻,辛便已经换好了衣服,全副武装的出现在屋门口。他将空了的水桶和袋子重新挂到摩托车上,检查了一遍装备后,便发动摩托车。一阵轰鸣声响起,辛看了一眼正摇着尾巴望着自己的ZUMA,接着便猛地加大油门,朝远处驶去。身后,留下一阵烟尘。
  zuma朝辛远去的方向追跑了几步,便停下来站在那里,摇着尾巴,望着远去的辛。此刻,ZUMA的眼神,仿佛在目送着英雄远去。
楼主发言:28次 发图:1张 | 更多
楼主走近未来的男人 时间:2017-07-07 16:51:39
  第二篇章:万福萝莉

  有一种相遇,叫做偶然。犹如流浪许久的蒲公英,遇到了阻挡它去路的那片土壤。
  此刻,荒原公路,烈日当空。
  辛驾驶着摩托车一路狂奔,车后沙尘漫天。
  在路旁的废墟中,不时的出现一些人或动物的干尸和骨头。
  就在这时,辛突然发现远处的废墟之中,一股黑烟正袅袅升空。他下意识的调转方向,向黑烟升起的地方驶去。
  在靠近废墟之后,辛将摩托车停在路边,而后便拿着枪小心翼翼地朝黑烟所在的地方走去。只见在废墟的边缘处,一辆满是涂鸦的破旧汽车撞在一块巨大的断墙之上。汽车的车头已经被撞的瘪了进去,而那些黑烟正是从车头的机箱盖中冒出来的。
  观察片刻,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辛向汽车走去。当他走近汽车时才发现,这辆车的车窗已经破碎,而透过破损的车窗可以清晰的看到,车内驾驶和副驾驶位置各坐一名打扮十分怪异的光头男人。只是他们此刻满脸血渍,早已没了呼吸。
  是收割者。辛自言自语道,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辛打开车门,伸手开始检查两名收割者的的尸体。他发现,两个人都是被人从后面用枪爆头而死,子弹穿过他们的头颅,打在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因此挡风玻璃上此刻除了弹痕之外,便是喷溅的到处都是的血渍。
  检查完尸体,辛开始查看后座。另辛感到意外的是,他在后座的下面发现了一个背包。当他打开包以后发现,里面竟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脏兮兮的满是污渍的玩具娃娃。
  就在此时,辛似乎发现了新的线索。一丝血迹从车内朝远处延伸出去。伴着血迹,一串模糊的脚印出现在眼前。
  辛小心翼翼的沿着印记走了过去。不远处,一艘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废旧的铁皮破船斜插在沙土中。而那些脚印,一直延伸到船体的后面。
  辛端起枪小心的向船后靠近着,就在他走到船后的一瞬间,突然举枪瞄准。
  辛就这样举着枪,一动未动。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倒在地上的小女孩儿。
  女孩儿约莫十三、四岁的年龄,粉红色的蘑菇头,上身穿着深灰色的卫衣,外加一件粉色小马甲,下身蓝灰色的牛仔裤,脚穿一双黑色磨旧的马丁靴。值得注意的是,在女孩儿的左手上,带着一只老旧的黑色皮手套。而此时在她的左腿上,有一个一寸多长的伤口,似乎有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流出来。
  辛从呆愣中缓过神来。他将枪背在身上,然后便快步走到女孩儿跟前。由于刚才和女孩离的太远,辛无法探查女孩是否还活着。现在靠近了女孩,辛蹲下身子,伸出手在女孩鼻下探寻起来。在意识到女孩儿还有呼吸之后,辛试图将女孩儿侧翻的身体扶正。就在女孩儿的身体被扶正的一瞬间,她突然睁开眼睛,一只手猛然伸向辛的脖颈。
  阳光下,一根针头刺入辛的脖颈之中。女孩手里的针管之中,还残留着一丝液体。
  就在辛想要反抗的一瞬间,眩晕与无力感涌上心头。突然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我要评论
作者:最爱转身淄 时间:2017-07-07 21:20:24
  强贴!
作者:yppqxu13782 时间:2017-07-08 10:33:32
  不错,
楼主走近未来的男人 时间:2017-07-08 14:13:51
  生命中有很多的事情,你无法选择它的到来或是离开。就像人的记忆,有时候你越是想忘掉的,却越是形影不离。此刻,在黑暗的深渊之中,辛静静地躺在那里。耳边,似有人在低吟,在歌唱。渐渐地,出现一道光亮。再之后,人影开始清晰。那是一个小女孩儿,她站在光亮之中,轻轻地哼着歌。突然,女孩儿的周身出现了火焰。女孩儿的歌声变成了哀嚎。看到此景,辛痛苦万分,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无论怎么努力,身体都动弹不得。辛开始大叫,而此时的女孩儿,已经被火焰完全吞没。辛再也无法承受眼前的景象,一声惨叫,撕心裂肺。

  耀眼的白光冲入了黑暗的深渊。辛从梦中惊醒,此刻的他,浑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他不停的喘着粗气,好似刚刚做完剧烈的运动一般。就在这时,一张人脸映入眼帘。辛努力想看清面前那人的模样。可试了几次,眼前的景象依旧模糊不已。
  喂,大叔,你刚才叫的好惨啊。要不是我好心扇了你几巴掌,估计你现在都会死在梦里了。万福突然说道。
  辛没有说话,继续喘着粗气。
  我很好奇,你到底梦到了什么啊?能跟我说说么?
  稳定了片刻之后,辛眼前的景象变得清晰了一些。他终于看清了面前人的长相,正是刚刚害他昏迷的那个女孩儿。辛挣扎着想要起身,可试了几次,身体却无法动弹。
  万福:喂,大叔,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躺在那里,我的药可是很厉害的,乱动可是会死人的呦。
  汗水已经不停地从辛的身体中流出。辛环顾周身,下意识的寻找自己的武器和身上的装备。
  万福:不用找啦大叔,都在这呢。
  万福说着晃了晃自己手里提着的一堆东西。那正是辛的武器和装备。
  你想怎样?辛努力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
  万福:大叔,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不在家好好待着,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散心么?看你刚才痛苦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跟本小姐说说,说不定我能帮你解忧呢。
  辛:把东西还给我。
  说着,辛再次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可试了几次,依旧没有成功。
  万福: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会为难你。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过你知道么大叔,我本来可以杀了你的。
  那你为什么没动手?辛说话仍是吃力万分。
  万福:所以啊,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没杀你,就是救了你一命。所以呢,为了报答我对你的不杀之恩,你就要听我的话。
  辛:怎么听你的话。
  万福:当然是回答我的问题喽。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然……
  辛:不然怎么样?
  万福:不然,我就再给你打上一针,让你重回你那可怕的梦中,继续惨叫!
  听到万福的话,辛原本已经支撑着坐起来的身体突然再次无力的倒下。是的,他曾一次又一次的进入到那个黑暗的空间,一次又一次的看到那团火焰。他想去救,却从未成功过。可他不愿放弃,因为他不愿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事情,是我们假装不知道的。真相,早已封存心底。而活着,依靠的竟是幻象与虚无。
  来吧,再给我打一针。辛无力的说道。
  万福:喂,大叔,你搞什么啊!再打一针可是真的会死人的。
  辛:无所谓了。有些人,早就该死了。
  万福:你真的不怕死?
  辛轻轻摇了摇头,然后便闭上眼睛。
  万福:你好怪啊大叔。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想要求死的人。万福边说边做出不离可思议的表情。
  那好吧,那我就成全你。不过你要是到了那个世界,可别怪我啊!是你自己要求的。万福边摆弄着针管边说道。
  你是变异人吧。辛突然问道。
  你……你说什么?听到辛的话,万福突然变得紧致起来。
  你的左手,应该是发生变异的部位吧。辛继续问道。
  就在这时,万福突然将针管抵在辛的脖颈处。
  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万福突然狠狠的说道。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曾见过一个和你一样的女孩儿。她也是左手发生了变异。她觉得那样很丑,于是她就带了一只手套。
  和我一样的女孩儿?万福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有些惊讶的说道。
  辛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闭着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万福将自己送入另一个世界。
  那她,还活着么?万福突然问道。
  听到万福的话,辛的身体突然轻微的震颤了起来。他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哦,那太可惜了。如果她还活着话,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万福有些伤感的说道。
  她叫什么?万福问道。
  此刻,辛突然睁开了眼睛。阳光依旧刺眼无比。可辛却丝毫都感觉不到。他就那样有些呆愣的望着太阳,仿佛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兰。辛喃喃说道。
  什么?万福似乎没有听清辛的话。
  她的名字,叫兰。辛的声音开始清晰起来。
  兰……万福重复着这个名字。
  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辛依旧目不转睛的望着天空,而万福则是捡起一块石头,在地上写着兰的名字。
  喂,大叔。我看你不像是坏人。所以呢,这个针,我就不给你打了。不过作为再次救你一命的报答,你要老实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的?万福扔掉手中的石头,突然说道。
  听到万福的话,辛渐渐回过神来。他看着万福,仿佛要从万福身上看出什么。
  万福:喂大叔,你看我干吗?是因为我太可爱了么?说着,万福做出一个萌萌的表情。
  你们俩很像。辛轻声说道。
  很像?和谁?谁有我这么可爱?
  你和兰。
  又是兰。看来你和这个叫兰的女孩儿关系不一般啊。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阵阵汽车的鸣笛声,随着声音望去,只见荒原上已是烟尘滚滚。
  看到此景,万福原本平静的心情突然变得躁动不安。她开始迅速收拾东西,似乎准备离开。而就在此时,逐渐恢复体力的辛硬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他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眉头也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是收割者。辛自语道。
  喂,大叔。本小姐就先走一步了啊!咱们大难临头各自飞。你的东西就在那里,保重!
  说着,万福转身就要走。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扭头说道:和你聊天很高兴!
  看着万福离去的背影,辛的内心之中,似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冲撞了一下。那是如此相似的场景,女孩转身离去,那一抹笑意,那一丝天真。而结果,却是从此阴阳相隔,再无相见的可能。
  喂!辛突然大喊了一声。
  听到辛的喊声,还没走太远的万福停下脚步,转头看向辛。
  辛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说道:你要去哪里?
  万福:当然是逃命啊!
  辛:我是问你去哪里。
  万福:不知道。跑到哪儿算哪喽!
  辛:按照你现在的速度,十分钟以后,就会被他们追上。你杀了他们的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万福:原来你都知道啊大叔!
  辛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万福:我怎么知道安不安全啊!
  辛捡起自己的武器和装备,然后便开始朝自己停靠摩托车的方向走去。此时的万福正目不转睛的望着辛,似乎在等着辛的回话。在辛与万福插肩而过的时候,辛看着万福,说道:要不要去,你自己决定。说完,辛边继续朝摩托车的方向走去。
  喂!大叔,我那么对你,你还要救我啊!万福朝辛喊道。
  辛没有理睬她,继续前行。
  喂!大叔,你不会把我卖到部落里当奴隶吧!万福边说边朝辛的方向跑去。

  不远处的荒原上,烟尘滚滚。已经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万福回头看了一眼,紧张的大喊道:大叔,您老人家快点行不行啊!
  辛依旧对她不理不睬,而是专心发动摩托。
  对了,我还没说我的名字。我叫万福,一万两万的万,祝你幸福的福!记住了大叔!可不要忘了啊!
  就在此刻,摩托车终于发动。万福突然伸出双臂揽在辛的腰上。辛的身体瞬间一震,动作停顿下来。那是再一次的似曾相识。同样是柔软的臂膀,同样是幼小的身体,同样是紧紧地贴在他的背上。就在这一瞬间,荒原上突然吹起一阵风沙。沙土吹进了辛的眼睛,红润了他的眼眶。如果一切可以再重来,你会如何选择?是否依旧离开,或是留下来。如果,没有如果。只有向前走,不停地向前走。不再迟疑,辛猛的加大油门,伴着排气剧烈的轰鸣,摩托车冲了出去,冲向未知的远方。
  辛:生命中被知晓的,皆是那些已经发生的。而面对下一秒,我们总会显得无能为力。渴求一丝光芒的出现,就像一个又一个下一秒,看似近在咫尺,可当你伸出手去,却又仿佛隔着天涯,隔着一段吞噬万物的回忆,隔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明天……
  • 海上的一滴水: 举报  2017-07-27 16:22:53  评论

    所以啊,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没杀你,就是救了你一命。所以呢,为了报答我对你的不杀之恩,你就要听我的话。
我要评论
作者:爱以停机院 时间:2017-07-08 17:03:06
  怎么才更这么一点啊
作者:杰宝只迪 时间:2017-07-08 17:17:11
  多更点吧
作者:8清风8明月8 时间:2017-07-08 17:38:32
  加油,好文。欢迎回访: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992555-15.shtml
作者:yppqxu13782 时间:2017-07-08 18:50:22
  M
楼主走近未来的男人 时间:2017-07-09 09:58:38
  感谢大家的回复点赞!
  今天继续更!
  
作者:杰宝只迪 时间:2017-07-09 15:22:41
  追着看完了,很精彩。楼主继续写呀,不要太监。
作者:yppqxu13782 时间:2017-07-09 15:37:39
  手机党,只看楼主,内容看了好久好久哦,很肥,现在瘦了,追上楼主了,日子不好过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3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