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都市-心灵之桥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2 10:50:02 点击:4181 回复:20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心灵之桥
  一
  2017年6月的一个上午,刚刚辞职的梦溪来到联通大厅想给自己的手机换个套餐,刚进门便被一组手机号码吸引了:18601090511,哈哈,后面的五位不正是自己的出生日期嘛,这就是自己的专属号呀。
  梦溪一步冲向柜台,手指着号码,对营业员说:“我要这个号。”
  营业员抬眼看了一下梦溪又看了看手指方向,说:
  “这款套餐是刚刚推出的,性价比高,您很有眼光。”
  梦溪心里说着你以为我在幼儿园大班呀。可嘴上却是:
  “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走出大厅,梦溪感觉六月的骄阳都是冰镇的,拥堵的车流都是动画的,这个周末很惬意。
  回到家,梦溪拿出手机,准备登陆微信,可系统提示这个号码已经注册微信了。谁这么不靠谱呀,换了号码也不知道解除捆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让这个烦人的微信号退出了登陆状态,在登陆自己的微信号时系统提示输入验证码,可手机没收到验证码呀。梦溪猛然想起自己解除了原来手机号与微信的捆绑,却忘记绑定新的手机号了。可原来的手机号已经解除捆绑了,为什么还提示输入验证码呀?系统也变得不靠谱了……
  悲催呀,自己这是乐极生悲了,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这个错误的等级是幼儿园级别的,梦溪告诫自己以后犯错一定控制在初中级别,争取小学级别以下的都别犯。
  怎么办呢,微信就是梦溪思维的延长体,离开了微信梦溪真地找不到存在感了。
  上网查查吧。梦溪按照网友提供的方式联系了微博客服,可答复却迟迟不来。梦溪便躁动起来,我倒要看看这个微信的主人是谁,只要我破译了密码,一定让你在微信界找到进入魔界的感觉。
  梦溪开始研究微信号:wym0809,前面应当是姓名,后面应当是生日或手机尾号,手机尾号不对,这个家伙的手机尾号不是4511嘛,那应当是生日也可能是车牌号。
  梦溪在微信密码处输入了wym0809,心里想着,天下第一傻才会把微信号和密码设为一样呢。手机进了一条短信,是验证码,梦溪疑惑了一下,输入了验证码,没想到微信打开了。
  我的天呀,这么简单呀。这个wym0809果然是天下第一傻呀,这种傻人竟然让自己碰上了,弄得自己连点成就感都找不到了。
  “城市套路一点都不深,俺才不用回农村”梦溪哼唱着,找到了“我”,便想点开。就在手指刚要低头的瞬间,梦溪突然感到一丝不安,这样随意进入他人的领地算不算入侵者呀?不对,现在我是手机的主人,我是在打击入侵者。这样一想心里便释然了,轻松地让手指亲吻了屏幕。
  能够合情合理地探究别人的隐私让梦溪很兴奋,但愿里面的内容能让自己更加兴奋。
  “我”的头像是一幅山水画,梦溪放大查看也没认出是哪里,更没办法确定这是“原创”还是“借鉴”。山水画右面有几个字母:wym。这几个字母可以演变出好多中文名,最直接的就是王一曼,这是个女孩?
  按照界面的顺序梦溪先查看了钱包,这是个困难户,一分钱都没有,收藏里面也是空空如也。相册倒是有些内容,但都是一年前的了,而且全部是转发,没有一个原创。
  梦溪大致游览了下转发的内容,多为时下热点,这是个时政控?
  梦溪又点开了通讯录,这里面的人倒是不少,有几十号吧,显然没用备注和标签处理过,显示的都是一些虚无飘渺的网名,想找出老公、姐姐、哥哥之类的真是痴心妄想了。
  群聊里面也是白板一个,也不知道是没添加还是没有群。这年月没微信的是幼童,有微信没群的是怪咖。自己碰到了一个怪咖不成?
  手机的提示音响了,梦溪愣了一下,难道进来信息了?果然“老乡群”闪着小红点。哈哈,这不是怪咖,有群呀,只不过没添加到通讯录里面而已。
  一个叫“思念到永远”的发了一段文字:我没问题,肯定行,我胆子大。我只负责带刀吗?
  梦溪吓了一跳,这是个什么群呀?为什么要带刀呀?犯罪团伙?梦溪瞪大了眼睛盯着界面,一个叫“峰”发的文字跳了出来:就咱们四个人呀?太少了吧?老大怎么没动静了?这不是他策划的吗,掉链子了?
  陆陆续续又跳出了一些文字,都是询问带什么东西,有一个竟然说想带点汽油,被一个叫“远方的山”制止了,说想玩大的以后有的是机会。
  梦溪呆呆地望着被自己抛到沙发上的手机,虽然提示音还在不停地响着,可梦溪却一点看的欲望都没有了。
  过了大约有七八分钟,梦溪的思绪终于从少年等级跳跃至成年等级,梦溪的灵魂也终于附体了。抓起了手机,告诫着自己,我现在是天下第一傻wym,不是梦溪,我怕啥!
  “老乡群”又进来几条信息,是询问集合地点及接人顺序的。最后他们商定凌晨3:00出发,“远方的山”去接他们,一共四人。
  凌晨3:00出发,不是犯罪是什么?
  梦溪想查看一下这四个人的信息,可wym与他们都不是好友。梦溪想了想,便写下了几个字,发了出去:
  “我也想去行吗?”如果这是个犯罪团伙,自己没能力斩草除根,但要做到“打草惊蛇”也行啊。
  立马有人回应:“你是谁?”
  接着便再无声响了。难道打草惊蛇成功了?
  手机的提示音像睡着了一样,再也不响了。

  二
  一直到晚上,手机再也没醒过来,大概是冬眠了。
  晚上八点是梦溪和同学聊天的时段,可微信登陆不了,天也没法聊了。不行,得想个办法把这个入侵者打跑,怎么打跑呢?
  正想着,手机的提示音响了。梦溪马上打开看了起来。
  通讯录中一个叫“念”的人发过来一段文字:
  一年了,整整一年了……你在那边还好吗?知道这段话你永远都看不到了,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对你说:忘不了你。
  梦溪再次有了想扔掉手机的冲动,难道这个天下第一傻wym去年就死了?自己用的是“阴界”人曾使用的号码?这个wym真的是魔界中人?
  不行,得赶快把这个入侵者打跑,别让他把自己的生活搅乱了。还没到一秒钟,办法就有了,只不过以后会麻烦点,得用二部手机了。梦溪马上打开抽屉,翻出了一年前用过的手机,找出充电器,给手机充上了电并打开了手机。
  经过提供微信三名联系人等一系列折腾,梦溪终于进入了自己的微信。梦溪又打开了wym的微信,想退出这个账号,还没来得及操作,一条信息便挤了进来。一个叫“平常人”的发过来一句话:
  “我看你在老乡群里说你也想参与他们的活动,我劝你还是别参加了。”
  什么意思?这个“平常人”怎么知道我在“老乡群”里说的话?难道他也是这个群的?果然,在“老乡群”的二十几个头像中,找出了“平常人”的头像,这个“平常人”还是wym的好友。
  怎么办?是退出登陆还是与其周旋?梦溪安慰着自己:即使wym与“平常人”都是魔界之人,他们也没法力从手机中钻出来,怕什么。
  “为什么?”梦溪打出了几个字。
  对方马上回复道:“你就别问为什么了,这是为你好。”
  看来这一定是个犯罪团伙了。梦溪思量了一下,感觉自身的安全是有保障的,探究的欲望便占了上风:
  “你参与过他们的活动?”
  “没有,我可没那个胆量。”
  梦溪确信这个“平常人”对群里的事情是略知一二的,便问道:
  “哦。你同他们熟识吗?”
  “不熟。你同他们熟吗?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同他们也不熟,是朋友拉进来的。”
  “以前怎么没见你说话呀?”“平常人”问道。
  “我是刚进来的。”
  “好长时间没见你上线,挺忙吗?”
  看来这个人不知道wym已经不在了,他们的关系一定很肤浅。想到这儿,梦溪的胆子大了起来:
  “前一段特别忙,所以没上线。对了,你一定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怎么不拦着点?”
  “怎么拦呀?咱又没真凭实据。”
  “可也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呀。”梦溪真地有点着急。
  “看来你也是个热血之人,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以前我参与过一次他们的活动,感觉挺接受不了的,便再没参加过。”
  “你们都干了什么?”梦溪马上问道。
  “还不是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既然你接受不了,为什么不报警呀?”
  “怎么报警呀?让警察到网上抓人呀?那也得先有网警再说呀。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见面都是带头套的,相互都不认识的。”
  梦溪的眼前立马闪出了几个带着头套的黑影……呸呸呸,这怎么还自己吓唬自己呀。梦溪稳了稳神,理了理思路,回复道:
  “有个人不是说在天坛公园附近上车吗,让警察到那里去抓呀。”
  “就是警察去了,抓哪个呀?总不能见人就抓吧。再说他们只是起早坐车,也不违法呀。我本来想跟踪他们的,结果让你这么一搅和,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行动……”
  听“平常人”如此说,梦溪感觉自己有点太冒失了。便道:
  “对不起,我当时只是想打草惊蛇,没想到却是蛇惊打草了。”
  “哈哈,你说话还挺逗的。”
  “那怎么办呀?就这么放弃了?”梦溪有点遗憾。
  “我还是想去看看,正好我明天也没什么事。对了,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多个人多一份力嘛。”
  梦溪心里一惊,为什么让我去?这个“平常人”不会是他们一伙的吧?不会是“天下第一狠”吧?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吗?
  “怎么不说话了?害怕了?”
  梦溪再次确认了自身的安全性,便答道:
  “谁害怕了?去就去。咱俩在哪儿见面?”梦溪想套出他的家庭住址。
  “我开车去接你,你在你家楼下等着就行。”
  坏了,这个家伙知道我家?梦溪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个好玩的游戏,还是赶快撤吧。
  刚要退出登陆,猛然想起这是wym的微信,他知道的也是wym的住址,又不是我梦溪的,我怕什么呀。
  情绪一稳定,梦溪的思路又顺畅了:
  “行,我在小区门口等你,你把车牌号发过来,我别上错车。”梦溪心里想着,只要套出车牌号,一旦明天真的发生了“偷鸡摸狗“之事,自己就马上报警。
  “呵呵,你不记得我车牌号了?坐过好几次也记不住呀?我记得你记号码挺厉害的。”
  “我现在是数字遗忘家族的,你还是发过来吧。”
  “人脸遗忘家族里有你吗?哈哈。”
  “黑天属于这个家族的,白天就不属于了。所以我才怕上错车呀。”
  “放心吧,我可是人脸记忆家族的,确保你上不错车。我二点半到你家小区门口,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
  梦溪退出了微信,心里想着,只有不见,没有不散。看来想充当英雄豪杰也是需要资质的,自己在这条路上就是个“女新手”,还不具备勇斗妖魔鬼怪的法术,还是让那些“老司机”去逞英豪吧。
  刚想睡觉,突又冒出了疑问:如果这个“平常人”真的是去“逞英豪”了怎么办?自己不但放了人家鸽子还会耽误人家扬眉剑出鞘的。怎么办怎么办呀?和谁商量一下呢?自己要是有个男朋友就好了,可现在上哪“孵化”出这个男朋友呀。
  这个“平常人”到底是人是妖呀?自己要是有个照妖镜就好了。哈哈,照妖镜有了。梦溪从床上一跃坐了起来,抓起手机,重新又登陆了微信,打开了通讯录,找到“平常人”,查起了他的相册。咦?竟然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一个朋友圈都没发过呀,这不正常呀。难道这是为了作案专门申请的微信号?看来这是个妖,还是别理他了。
  不行,万一不是妖呢,自己岂不坏了人家大事。还是使用妈妈交给自己的处事法则处理此事吧:认不清的人与事首先选择相信。世间还是好人好事多嘛,那就相信这个“平常人”吧。
  梦溪再次登陆了微信,给“平常人”留下了这样几句话:
  “刚刚接到主管通知,明天要去单位加班,明早的行动参与不了了。”
  不等对方回复,梦溪赶紧下线了,并告诫自己,这个微信号就是“蠕虫”病毒,一定一定不要再碰了。

  三
  早上不到八点就醒了,这对梦溪来说是绝无仅有的。梦溪不想这么早就起床,便又闭上了眼睛。
  手机响了起来,谁这么早打电话呀?梦溪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上海的区号。同学?亲戚?为什么没显示姓名呀?还是接吧。
  “喂,您好!”梦溪倦倦地应到。
  “你好!是小于吧?”一个男低音传了过来。
  “嗯。您是?”
  “你老公睡醒了吧?我给他打电话他……”
  “你说什么?老公?什么老公呀?打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还老公,真是见鬼了,梦溪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本想再睡一会儿,可眼前不知为什么老是闪动着wym的头像,挥不去,赶不走,思绪也像浮云一样翻卷起来,剪不断,理还乱。
  这个wym到底是什么人呀?从网名直译王一曼可以推断是位女性。可女性能参与犯罪团伙吗?女性会对时政感兴趣吗?从“念”发过来的信息看wym应当是位男性。因为在梦溪的概念中很少有男人这么多愁善感的,只有女性才会“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如果“念”是女性,那么wym只能是男性了。
  从他加入“老乡群”可以推断他的年龄应当在20~40岁之间,只有这个年龄段的人才喜欢铤而走险,也只有这个年龄段的人才能让恋人生死难忘。
  可这个wym怎么就死了呢?不会是实施犯罪时被击毙了吧?不对,不对,如果被击毙了这个“老乡群”肯定不会存在了。现在这个群不但存在还能正常运行,说明wym不是死于非命。那只能是自然死亡了,生病?这个年龄段只能是癌症类的疾病才能让人离开。
  梦溪不由自主地扫了一眼手机,这是癌症病人用过的手机?梦溪打了个寒战,不,不不,俩人只是曾经共同拥有过同一个手机号码,手机卡一定是电信部门重新制作的,不可能是别人用过的。
  梦溪长出了一口气。又一个念头冒了出来:wym会不会是自杀的?也不对,如果是自杀应当有些轰动效应的,可“老乡群”里的人竟然不认识他,还问“你是谁”。那个“平常人”也不知道wym死了呀,wym还坐过他的车,说明俩人是有联系的,可“平常人”也不知道wym不在了,说明自杀的可能性不大。
  自己怎么会与这样的人产生了交集呢,还是不想他了。
  可放下了这缕思绪,又一缕思绪冒了出来:“平常人”昨晚去了没有?这个人是“平常”还是“反常”?
  梦溪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摸向了手机,就在打开微信时,又停住了。自己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好这是病毒不再碰了嘛,怎么又想捡起来呢?可不捡起来怎么知道这伙人是人还是妖呀,就当自己是神探波洛,隔空相探总不会有危险吧。
  理由合理了,行动就快速了。梦溪马上打开了手机,一串提示音响了起来。哈哈,有情况呀。梦溪兴奋起来,快速地浏览着。
  先看“平常人”的信息,好多条。从昨晚十点到现在大约发了十多条信息。主要是告诉梦溪昨晚跟踪没有成功,因为老大参加了,老大知道他的车牌号,所以不敢跟的太近,结果便跟丢了。还说这个群的人员挺复杂的,一些人可能是误打误撞进来的,所以不知道他们的暗语。并告诉梦溪这些人都是社会不安定因素,还是退出这个群吧。
  这个“平常人”真去跟踪了还是为了骗自己?骗自己什么呢?让自己相信他是好人?没这必要吧。这个“平常人”80%是好人,梦溪作出了判断。
  “老乡群”有二条信息:
  22:38:“远方的山”发了一条信息:家有急事,位置由老大顶上,已说好。行动依旧。
  02:56:“老大”发了一条信息:燕山之巅,出发!
  梦溪不是在北京长大的,只知道北京附近有个燕山,难道他们去燕山作案?燕山有文物还是有宝藏?怎么会去那里呢?
  还有一条信息是“念”发来的:
  01:39:突然间醒了,感觉你就在身边,可你不在。是什么让我们天各一方?是什么让我们相拥相弃?是什么?是什么??你回答我!
  这个“念”一定深爱着wym,否则不会一年了还深陷其中。
  梦溪梳理了一下思路,感觉疑问挺多,便给“平常人”发了条信息:
  “他们昨晚干成了吗?为什么去燕山呀?那里有什么呀?”
  没过一分钟,就看到了“平常人”的回复:
  “你真不懂呀,那是他们的暗语,也是行话。就是去一个叫燕山的小区。”
  “这个小区在哪里呀?你知道吗?”
  “我要是知道还跟踪什么呀,我从网上查了一下,粗略估计叫这个名的小区得有百八十个,他们去的是哪个就不得而知了。”
  “你还懂他们的暗语?”
  “懂什么呀,都是猜的。他们最喜欢用的就是把行动说成是登山,把作案说成是体验,这些人智商都不高,听多了就猜出来了。”
  “他们这么大胆在群里说不怕别人举报?”梦溪真地挺困惑。
  “怎么举报呀?你知道他们姓氏名谁呀?”
  “查一下ID不就知道了吗?再说他们注册微信不都是用手机号嘛,一查不就查出身份信息了嘛。”
  “我的姐呀,你以为他们和你一样呀,他们的信息都是假的。”
  姐?梦溪一愣,他怎么知道自己是女的?不对,他说的不是自己,而是wym。这么说这个wym是女的?那“念”就是男的了?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
  梦溪感觉自己的智商已回归为零了,便赶快退出了微信,并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梦溪再也不想听到微信的提示音了。
  此刻的梦溪特别需要好好地静一静。

  四
  梦溪静静地躺在床上,思绪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Wym是女性?还是“平常人”仅仅把“我的姐”当成了一种习惯用语?好像不太可能。如果明知对方是男性,交谈时却时不时冒出个“我的姐”,这也太不常态了。如果wym是女性,她怎么会和“偷鸡摸狗”的人混在一起呢?难道她也是个“江湖大盗”?如果真的是那样,她的离去不可能没人关注呀,毕竟物以稀为贵嘛。
  从昨天到现在,wym的微信只有二个人外加一个群有信息,虽然无法推测wym有多少微友,但不可能只有这几位,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群。既然有“老乡群”,就有可能有“同学群”“同事群”,这些群不可能集体冬眠。从昨天到现在没有一个微友发过朋友圈,在这个“狂晒”年代,也很不正常。难道wym把朋友圈都屏蔽了?梦溪马上抓起手机查看了对朋友圈的设置,没对任何人作出限制啊。那么只有一种解释了:wym已经去世一年了,知道情况的人把她从通讯录中删除了,“老乡群”是个特殊群,不需要相互认识,即使她离去了也没必要把她删除。而“平常人”也是这个群的,说明对wym的具体情况是不了解的,所以没把wym删除了。
  Wym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平常人”叫她姐,应当30岁以上了吧,30多岁的女人,有一个痴男为自己难眠,有一堆“偷鸡摸狗”的隐身朋友,这真是个复杂之人。
  刚刚梦溪打开微信查看朋友圈设置时,发现微信闪着小红点,又有微信进来了。还是看看吧。
  咦?自己被踢出“老乡群”了,不不,是wym被踢出来了。为什么呀?难道他们察觉自己的意图了?是不是“平常人”通风报信了?
  “平常人”发来了几条信息:
  “刚刚看你被踢出群了,你没同他们说什么吧?还是你同他们中的人单聊了?”
  “干什么呢?怎么不回话?”
  “喂喂,你没事儿吧?快快回复。”
  “他们有人知道你家吗?你的手机号、ID都处理过了吧?他们中有个人是网络高手,查ID是行家。”
  梦溪看到这,吓出了一身白毛汗。手机号是用身份证登记的,自己的身份证可是真的呀。怎么办呀?他们要是查到了能找到自己的家吗?身份证上的住址是老家的,应当没事的。可通过ID能查到自己的住处呀,这儿虽然是租的房子,可上网是用自己的身份证开通的,怎么办呀?
  马上给“平常人”发信息,看看他能有什么办法。
  “我的手机号和ID都是用身份证登记开通的,我的身份证可是真的,他们能找到我吗?我该怎么办呀?”
  “没事的,没事的。我就是提醒你一下,让你提高警惕。他们既然把你踢出群了,就是放过你了。要不我同那个网络高手通个气,我们关系还不错,一有风吹草动我就立马通知你。如何?”
  “行行,谢谢你了。”
  “对了,你的手机最好保持畅通,别有急事联系不上你。”
  “放心,放心,我二十四小时开机。”
  梦溪马上把手机的铃声调了出来,疲惫地趴到了床上。

  那些人真的能找到自己吗?他们能分辨清自己是梦溪而不是wym吗?要是他们中间有人认识wym就好了。不对呀,他们要找的是对他们构成威胁的人,而自己就是那个危险源。可自己一没跟踪,二没报警,对他们也没什么威胁呀。是不是“平常人”小题大做了?
  不就换了个自己心仪的手机号嘛,怎么惹出这么多麻烦呀,难道自己的出生日期是大凶?用过这个号的wym死了,自己才用了二天,险情已超过了二十年的总和。明天还是把这个号换了吧,不行呀,这二天发的求职信可都是留的这个电话呀,那就等工作找到了马上换号。
  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梦溪刻不容缓地打开了手机。是“念”发过来的信息,梦溪打开一看,是一张照片。
  这是两个年轻男女的合照。目光还没把男子的信息扫描完,梦溪的心便飘了起来,好帅气的男士。男的浓眉大眼,五官凌骏,就是眉头微蹙,面带忧伤。女的小巧玲珑,面目清秀,笑意满脸。这两个人放到一起感觉一忧一喜,太不协调了。
  为什么发这个呀?呀,不会是“念”与wym吧?梦溪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还是问问吧。
  “这是你和wym吗?”刚要发送,猛然想起此刻自己就是wym,这个问题是万万问不得的,否则还不得把对方吓出心脏病呀。
  梦溪感觉自己的小脑瓜真的玩不转这种身份转换,这份刺激不是什么人都能享用的,还是乖乖地做回自己吧。
  又进来一条微信,还是“念”发来的:
  “想想当时多幸福呀,为什么会孔雀东南飞?”
  果真是“念”和wym。这个小鸟依人的女孩就是wym?从这张照片上看身体很健康呀,可“念”为什么眉头微蹙呀?难道是为wym的病情担忧?一定是的,这么一位重情义的男子真是“奢饰品”呀。Wym真是没福气,这么好的男人却无缘“消费”。
  又进来一条微信,梦溪以为还是“念”发来的呢,没想到却是“平常人”发来的。
  “我刚同那个网络高手聊了一下,他说近期群里挺安静的,没有需要清查的克格勃,他都感觉英雄无用武之地了。因此,我确定你是安全的。放心吧,该吃吃,该睡睡,别为此事担忧了。”
  “嗯。那谢谢了。”
  该死的“平常人”真是小题大做了,差点没吓死小主。

楼主发言:24次 发图:4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2 10:51:11
  五
  转眼一周过去了,梦溪忙着面试,渐渐地对那个wym也失去了热度,但wym的微信梦溪一直挂着,梦溪总感觉这件事会有下文的。
  这期间“平常人”有时会发些信息询问一下基本情况,梦溪采取了简洁应对的方式,能用表情表达的绝对不用文字,能一个字说清楚的绝对不写两个字。
  梦溪真想和有关wym的一切说再见了,自己就是个简单之人,虽然好奇心强,但复杂的事情真是hold不住呀。面对复杂多变的局面,自己的智商也就是“小蚯蚓”的水平,要想变成“曲妖精”,最少也得修炼一千年。可人真是奇怪,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这种心理状态真是说不清。
  又是一个周末,梦溪懒懒地躺在床上,翻看着手机。
  手机铃声大作,让梦溪的懒意消退了些。来电显示是上海的号码,梦溪感觉这个号码有点眼熟,便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
  “请问是于梦溪吗?”一个男低音传了过来,怎么感觉有点耳熟呢,但一时又想不起声音来自何人。
  “对。您哪位?”
  “我叫王一民,你现在用的手机号是我以前用的……”
  “什么?你什么意思?”梦溪没明白。我现在用的手机号是他以前用的?不是wym以前用的吗?难道wym使用之前是他在用?
  “我是说这个手机号我用了一年多,一年前才注销的……”
  对方还说了什么梦溪已经听不见了,脑子里只转着一句话“一年前才注销的”,他就是wym?wym不是死了吗?难道大变活人了?不仅仅把死人变活了,连性别都改变了?这是怎么回事呀?
  梦溪尖叫一声扔了手机。只听对方还在喊着“你怎么了?没事吧?你……”
  梦溪从卧室跑到了客厅,满屋的阳光让梦溪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思绪也缓缓地运行了。
  Wym是男的,叫什么来着?王一……对了,王一民。这个王一民没有死,刚刚就是这个活人给自己打的电话。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为什么要给自己打电话?关键的问题是自己的名字他是怎么知道的?这是真人吗?不会是个妖吧?
  梦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什么呢,自己又没在悬幻小说中漫游,现在的客厅可是洒满了阳光。
  梦溪的思绪又漂动起来。王一民是男的,那么“念”就是他的女友,他加入“老乡群”一定是为了“偷鸡摸狗”。他应当是很长时间都没参与过行动了,否则不会群里的人不认识他。可他为什么给自己打电话呀……他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知道自己的姓名,查到自己的住处应当不难了吧?从目前的态势看自己在明处,他在暗处,形势不妙呀。梦溪打了个寒战,要想改变这种态势,只能是背水一战了。
  在梦溪胡思乱想的时段,手机的铃声此起彼伏,梦溪都没去管它,现在梦溪终于有了看手机的勇气。
  三个未接电话都是人妖不清的王一民打来的。还有一条短信,梦溪马上查看起来。这条短信也是王一民发来的: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不至于为了区区几百元钱就玩消失吧?我还以为用过同一组手机号的人心灵有些相通呢,现在看来是南辕北辙了。”
  什么意思?什么几百元钱?自己欠过这个人的钱?不可能呀,几百元?自己从没借过钱呀,怎么会欠别人几百元呢?突然,一个信息从脑中闪现:淘宝卖家。对,应当是淘宝卖家。前几天梦溪从淘宝上买了一件连衣裙,452元,收到货后感觉色差太大,便申请了换货。由于是同城换货,梦溪提出对方能否先发货,对方同意了。可前天卖家却说没收到梦溪退回去的连衣裙,要求梦溪付款452元,等于再买一套连衣裙,梦溪没有同意。难道是这家店主?不在淘宝旺旺上说,还打上电话了,还使用了一个外地号,可真够逗的。自己怎么和这种人使用了同一个手机号呀?真是对不起自己的出生日期了。
  梦溪马上拿起手机,把电话打了回去:
  “喂,你好!不就几百元钱嘛,我不是说了嘛,快递正在查找,如果真是邮丢了,我肯定是要负责的……”
  梦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你说的什么呀?什么连衣裙呀?打错了吧……”
  梦溪隐隐约约感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却找不出头绪,便挂了电话。
  梦溪的思维快速地运转起来。淘宝卖家知道自己的电话、姓名、住址,给自己打电话叫出自己的名字就不奇怪了。难道wym是开网店的?可刚刚为什么说自己打错了?
  梦溪马上登陆了淘宝,找到了卖连衣裙的店铺,电话、姓名都不对,不是淘宝店主。可自己没欠谁钱呀,刚刚那条短信是什么意思呀?还有,那个上海的电话号码有点眼熟呀。
  梦溪马上打开了手机,找出了通话记录,系统显示一周前这个号码给自己打过电话,通话时长10秒。
  自己和这个人通过电话?梦溪想起来了,这个电话就是那个问自己老公睡醒了没有的男人,难怪感觉声音有点耳熟。
  梦溪感觉自己的思维都要乱码了。还是别分析了,越分析越找不出头绪,越分析可能离真相越远。梦溪知道人与人之间只所以产生了许多怨恨与误会,许多就是凭借自己的主观分析造成的。
  可以确定的是自己从没借过钱,也从没做过伤害别人的事,有什么好怕的。
  梦溪给自己打着气,深吸了一口气,拨通了电话:
  “你好。我是于梦溪……”
  还没等梦溪说完,王一民马上说:
  “我知道,我知道。我正犹豫要不要给你打电话呢……”
  “请听我把话说完,您给我发短信说我欠您几百元钱,我什么时候找您借钱了?”
  “是这样,这样的,你不是用了我的手机号嘛,算了,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咱们能否面谈?”
  “我感觉没必要面谈。只要你说清楚钱的事就行了。”梦溪坚定地说。
  “好吧。我原来的手机号里面存了大约500元钱吧,当时销号的时候把这个事忘记了,后来买东西才想起了这笔钱,但用户名又忘记了,这笔钱应当还在手机里。但我给你打电话真的不是要这笔钱……”
  “等等,你的手机里面存了钱?可微信钱包里面什么都没有呀,我查过的。”
  “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你在网上买过东西?是用微信支付的还是用支付宝?”
  “支付宝。”对方马上答到。
  淘宝的登陆设置要比微信简单些,所以梦溪用自己的账号登陆成功了,便没再想过wym是否用过这个账号。
  “对不起,我登陆不了您的账号,这钱还属于您自己的,您自己想办法吧。”梦溪简洁地说。
  “登陆不了我的账号?不可能吧?嘿嘿。”王一民的笑声让梦溪心头一震,难道他知道自己登陆了他的微信?呸呸,自己刚刚已经不打自招了,告诉人家微信钱包里面没钱。这到底是人还是妖呀?
  “怎么不说话了?咱们还是见面聊聊吧,你要是有什么疑惑我一定知无不言。”王一民又说道。
  梦溪的疑惑太多了,可见面却不是明智之举。
  可能见梦溪没有回应,王一民又说道: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明一下的?嘿嘿,不会是怕了吧?我对你可是充满了好奇……”
  梦溪不想再听下去了,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再答应见面。便说:
  “让我想想吧。等我想见你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
  “那你得快点想,我明天就回上海了。”
  “好吧。”

  梦溪真地特别想见见王一民,但在人妖不清的情况下确实没有胆量。这和打电话发微信不一样,那都是隔空相望,可见面就是真真切切了。
  手机进来二条短信,都是王一民发来的。这个家伙又要干什么?
  梦溪查看了起来。
  一条短信写了这样一句话: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只有拨开迷雾才能见到曙光。
  另一条短信写着:时间、地点你定,我随时待命。


我要评论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2 10:52:22
  六
  一股强烈的探究欲望冲击着梦溪,这股巨浪都要把梦溪的思绪撞散了。
  梦溪好不容易拾起了零碎的思绪,为自己排列组合起来。
  自身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探究真相只能排第二了。有多大安全隐患呢?显性的隐患是几百元钱财,隐性的隐患就不清楚了。可总不至于把自己绑架、暗杀吧?那就去探究真相?去就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梦溪马上给闺密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对方兴奋不已,马上与梦溪策划起来。
  最后她们选定了一家商场的图书屋,这是闹中取静的地方,既有利于观察又有利于撤退,还不至于被跟踪。时间定于下午二点。

  梦溪和闺密不到一点便来到了商场。图书屋里面的读者寥寥无几,她们选择了一处能观察整个商场的位置坐了下来。
  虽然手中的杂志被翻来翻去,但两个人的心思都没在杂志上。
  “这都快二点了,怎么还不来呀?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先逛逛商场呢。”闺密嘟囔着。
  见梦溪没有回应,只是两眼直直地盯着滚梯,闺密忙问:
  “来了?”
  “嗯。”
  闺密马上望向了滚梯,滚梯上站满了人,但闺密还是在众人中扫描出了照片上的影子。
  “比微信上的照片还帅气,就是有点中年大叔的感觉呀。”
  闺密不等梦溪回应,马上起身到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梦溪感觉王一民要下电梯了,但低下头翻起杂志来。

  一个人走到了梦溪的面前,轻声说:
  “梦溪你好。我是王一民。”
  不知为什么,梦溪的紧张感竟然消失了,抬起头说:
  “坐吧。”
  王一民从包里拿出了几个证件放到了梦溪面前:
  “这是我的身份证、工作证、驾照,随身携带能证明我身份的目前只有这些了。请审查。”
  梦溪首先拿起了工作证。上海大学?他是大学老师?又扫了一眼身份证,签证机关是上海浦东公安分局,出生日期是1983年8月9日。多少靠谱,梦溪便抬起了头。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梦溪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嘿嘿,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还有你的照片。否则我怎么会一进来就直奔你呢?”
  见梦溪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王一民笑了起来:
  “这很简单的。我知道你的电话,到网上搜一下就什么都有了。你最近在找工作吧?看看这是你吧?”王一民把手机举到了梦溪的眼前。
  真的是梦溪工作简历上的照片。自己的求职信息网上能查到呀?以前还真不知道。
  “你认识我老公?”梦溪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我哪知道你有没有老公呀,更别提认识了,当时不就是顺嘴一说嘛。算了,不逗你了,我都告诉你吧。”
  王一民说,一年前,他在北京的一家研究所工作,后来因为和女友分手便去了国外,也就是那时注销了手机号码及与北京的一切联系。三个月之后便回国了,只不过没回到北京,而是选择了上海的一家高校。一周前,突然发现以前在北京用过的微信号在“老乡群”里出现了,感觉特别奇怪,便把微信的名字改成了“平常人”与梦溪聊了起来。在聊天的过程中感觉这个“冒充者”很有趣味,便想知道其性别,于是,就给梦溪打了电话。因为王一民知道,接电话的人一定使用了一年前自己的手机号,否则是进入不了微信的。这周王一民正好到北京出差,便想见见这个“继任者”,这才给梦溪打了电话……
  也就几分钟,王一民就把经过讲完了。可梦溪的眼前还是云雾缭绕,沙石满天。
  “没了?就这些?”梦溪问道。
  “没了,就这些。但欢迎提问。”
  “‘念’是你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哦,是我过去的女朋友。”王一民有点发愣。
  “你告诉她你得重病了?还是告诉她你在国外见上帝了?为什么要骗她?”梦溪为这个痴情女子愤怒起来。
  “什么呀?你认识她?她说我得病了?”
  “对,我认识她,她说你病入膏肓了。”梦溪恶狠狠地说。
  “她要是这么说我也不怪她,毕竟是我提的分手,伤害了她。我们是一个研究所的,是她追的我,这是第一次让别人追,当初的感觉挺好的。可后来整个感觉全错位了,她再也不是那个温情知性的小女子了,变成了一个蛮横邋遢的小妖婆了。我实在是无力招架了,只能分手。为了分手,我辞了职,跑到国外待了三个月……既然你认识她,就应当知道实情呀。”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念”是在微信上复制“黛玉葬花”的桥段呢。现在想想“念”确实没说王一民去世了,是自己的思绪长了翅膀了。
  “好了,这个问题算通过了。下一个问题,你既然找到了我的求职材料,我的基本情况你都知道了,为什么还给我打电话说认识我老公?”
  “那时我真不知道你是男是女,确实是想确认一下。是确认后我才上网查的。”王一民心里说:你要是男的,我才不查呢。
  “既然没查,你怎么知道我姓于?这恐怕解释不通吧?”
  “我那时真的不知道你姓于呀。哦,我想起来了,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看邮件,是一位姓徐的学生发过来的,就顺嘴说了句你是小徐吧?你不会听成了小于吧?哈哈,真是歪打正着呀。”
  梦溪想了想,这个问题也只能算通过了。
  “还有,你参与过‘老乡群’的活动?”
  “当然参与过,不参与加入群干嘛。”王一民看了一眼梦溪,哈哈大笑起来:
  “你知道吗?我就是被你的率真吸引住了。群里的人都是喜欢登山的老乡,而且都是攀登那些没有路径的山,需要一些专用工具,这就让你误会了。当时就是想逗逗你,和你开个玩笑,便顺着你指的路搭了个梯子,为了多和你聊聊,又把梯子撤了下来……”
  “什么意思?”
  “我让群主把你踢了出来呀,要不你看到大家发的照片不就真相大白了……那咱们还有的聊吗?怎么,不相信?那你查看微信好了。”
  梦溪接过王一民的手机真的查看起来。
  “老乡群”的聊天记录果真和王一民说的一样,看来是王一民为自己制造了“月黑风高夜”。虽然梦溪有种被玩弄的恼怒,但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想了想,梦溪又提出了问题:
  “你从不发朋友圈吗?”
  “发呀,但把你屏蔽了,就是怕你从朋友圈中发现些蛛丝马迹。不但如此,我还群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原来的微信号让人盗用了,请大家快速把其删除,否则后果自负。哈哈,我这是未雨绸缪呀,有战略家的胸怀吧?”王一民得意起来。
  梦溪也笑了起来。
  “我还得声明一下,你支付宝上的钱我真没动。”
  “这我相信,从你的眼神中我就知道你是个坦诚的人。还有问题要问吗?”
  梦溪想了想,一时真想不起来有什么要问的了,最想知道的都有答案了,其他的好像都不重要了。
  “如果你没有问题要问,我可发问了。”
  “好,你问吧。”
  “在发问之前我郑重向你道歉,是我的玩笑让你担惊受怕了,当时只是想对随意进入别人微信的行为来点小惩罚,没别的意思。现在问问题:你是怎么进入我的微信的?看样子你也不像个网络高手呀。”
  梦溪哈哈大笑起来:
  “我碰到了天下第一傻呗。”
  “几个意思?没明白。”
  “一个意思,把用户名和密码设为一样的就是天下第一傻。”
  王一民也哈哈大笑起来。
  “设一样了?密码我都忘记了,你竟然能进去,咱俩还能聊起来,真是神奇呀。”
  “想想是挺神奇的。一个手机号码把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连接到了一起,还演绎出这么多插曲,真是没想到呀。其实,我来见你一直挺紧张的,真怕你是个恶魔而我又没有驱魔的法术,一不小心再被妖魔给收了去。可不来一大串问号又无人能解,只能铤而走险了。”
  王一民真想说我能把你收了去吗?可没敢出口。
  “呵呵,这个手机号真像一座桥梁,在我的眼里这是座彩虹桥,在你眼里可能就是一座摇摇欲坠的危桥。只有踏上了桥面,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它的本质属性。祝贺你成功地踏上了危桥。”
  “这本不是一座危桥,是你把它变得摇摇欲坠的。”梦溪不服气地说。
  “哈哈,和沈括有交集的人说话就是不一般。”王一民由衷地说。
  “那当然,要不也不敢叫梦溪呀。”
  “好好好,我承认,是我把桥弄成危桥了。为了改正错误,请加上我的微信,我好随时为你架桥。”

  一切云开雾散,梦溪突然想起了闺密。回头望去,早已没了踪影。不会吧?这还没险情呢,就逃之夭夭了?
  “看什么呢?”王一民问道。
  “我闺密……”
  “找我呀?我在这呢。”梦溪的身后传来了闺密的声音。梦溪一转身,发现闺密正背对自己坐在身后。
  “你什么时候跑这儿来了?”
  “在你们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我便成了倾听者。这位帅叔叔,听你们聊了这么半天,早听饿了。没点什么物质奖励?”
  “哈哈,有有,我请你们吃饭。准确地说是叔叔请你们吃饭……不是,我有那么老吗?”
  “你不老,刚过不惑之年。”
  梦溪的笑意布满了书屋。

  (全文完)
我要评论
作者:青竹斋09 时间:2017-07-12 11:49:36
  支持好友新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2 13:32:37
  顶起佳作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7-13 04:14:25
  给您送去黎明前的问候,祝您早安!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3 07:40:24
  冬雪这篇新作写的悬疑氛围浓郁,逻辑清楚,读来妙趣横生,相当吸引人,我认为是成功之作,值得推荐和期待。大鼎!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7-13 09:44:26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3 12:22:49
  来给夏冬雪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7-07-13 21:24:40
  写得真好,想象力不错,赞一个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7-14 08:06:37
  支持冬雪佳作!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4 08:59:18
  @青竹斋09 2017-07-12 11:49:36
  支持好友新作!
  -----------------------------
  哈哈,看到老朋友的身影特别高兴,一切可好?
我要评论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4 09:15:57
  @三刀五花肉 2017-07-13 07:40:24
  冬雪这篇新作写的悬疑氛围浓郁,逻辑清楚,读来妙趣横生,相当吸引人,我认为是成功之作,值得推荐和期待。大鼎!
  -----------------------------
  谢谢您的评价,让我有点找不到北了……北在哪里呀?呵呵……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4 09:48:12
  强烈支持冬雪佳作,大鼎!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4 12:40:25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4 12:41:18
  三伏天注意休息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4 13:17:18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7-14 16:42:20
  支持文友!送去问候和爽意。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7-14 16:47:58
  问好,顶帖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4 19:06:02
  回来了,继续支持夏冬雪~~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7-15 04:14:24
  在黎明前,我把问候和祝福送达您的身边!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5 09:05:35
  @春光辉耀 2017-07-15 04:14:24
  在黎明前,我把问候和祝福送达您的身边!
  
  -----------------------------
  起的好早呀!谢谢!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5 09:20:12
  @zgsxsltsj 2017-07-14 12:40:25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朵 鲜花 (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 我也要打赏 】
  -----------------------------
  特别感谢您的赏金,我又打不了赏了,说密码错误。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5 10:08:04
  给楼上的朋友送上一杯冷饮,祝写作顺畅!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5 10:08:52

  
我要评论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5 10:20:29
  用心来学习,真心来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5 12:53:01
  顶贴不仅是一种责任,也可以算是一种美德,重要的,它是一种友情和温暖,甚至是感动。支持夏冬雪!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5 13:08:46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7-07-15 13:56:48
  向高产朋友学习,您的大作细细读来,今日先支持来着。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7-07-15 13:59:09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7-07-15 15:54:19
  顶起佳作!问候!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5 18:38:53
  继续支持佳作!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7-15 22:03:52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美女!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7-16 07:47:13
  不支持一下,心里总是过意不去!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6 08:52:18
  @周涛1115 2017-07-15 13:59:09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朵 鲜花 (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 我也要打赏 】
  -----------------------------
  谢谢老朋友的赏金,收下了。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7-16 09:04:11


  看望老朋友O(∩_∩)O~

  
作者:棒槌鸟456 时间:2017-07-16 09:10:52
  夏冬雪好久不见!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6 09:11:42
  @周涛1115 2017-07-15 13:56:48
  向高产朋友学习,您的大作细细读来,今日先支持来着。
  -----------------------------
  我这是有量无质,纯属凑热闹。您近来可好?有新的写作动态吗?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6 09:32:05
  强烈支持,坚决顶起!希望冬雪这篇作品一炮打响!
我要评论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7-07-16 10:46:53
  支持老友!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7-07-16 11:41:55
  @周涛1115 2017-07-15 13:56:48
  向高产朋友学习,您的大作细细读来,今日先支持来着。
  -----------------------------
  @夏冬雪2011年 2017-07-16 09:11:42
  我这是有量无质,纯属凑热闹。您近来可好?有新的写作动态吗?
  -----------------------------
  谢谢朋友的关注,我的另一部小说《狼》在天涯博客发表,请支持,链接: http://blog.tianya.cn/post-7286751-124004576-1.shtml
我要评论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6 14:01:28
  倾情一顶!去打麻将~~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6 14:14:33
  @周涛1115 2017-07-15 13:56:48
  向高产朋友学习,您的大作细细读来,今日先支持来着。
  -----------------------------
  @夏冬雪2011年 2017-07-16 09:11:42
  我这是有量无质,纯属凑热闹。您近来可好?有新的写作动态吗?
  -----------------------------
  @周涛1115 2017-07-16 11:41:55
  谢谢朋友的关注,我的另一部小说《狼》在天涯博客发表,请支持,链接: http://blog.tianya.cn/post-7286751-124004576-1.shtml
  -----------------------------
  为什么没在舞文中发呀?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6 14:15:21
  @三刀五花肉 2017-07-16 14:01:28
  倾情一顶!去打麻将~~
  -----------------------------
  哈哈,是赢五花肉吗?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6 14:48:23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7-16 15:03:09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7-07-16 18:27:17
  欣赏佳作!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7-16 19:01:26
  真是好文!顶一个!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7-16 22:55:44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7-16 23:00:52
  佳作!欣赏,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7-07-17 05:13:41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7 07:43:00

  
  强势围观!
作者:宜丰人2012 时间:2017-07-17 08:17:13
  @夏冬雪2011年 2017-07-12 10:51:11
  五
  转眼一周过去了,梦溪忙着面试,渐渐地对那个wym也失去了热度,但wym的微信梦溪一直挂着,梦溪总感觉这件事会有下文的。
  这期间“平常人”有时会发些信息询问一下基本情况,梦溪采取了简洁应对的方式,能用表情表达的绝对不用文字,能一个字说清楚的绝对不写两个字。
  梦溪真想和有关wym的一切说再见了,自己就是个简单之人,虽然好奇心强,但复杂的事情真是hold不住呀。面对复杂多变的局面,自己的智商也就是......
  -----------------------------
  好文章是一定要顶的!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7 08:55:19
  @夏冬雪2011年 2017-07-12 10:51:11
  五
  转眼一周过去了,梦溪忙着面试,渐渐地对那个wym也失去了热度,但wym的微信梦溪一直挂着,梦溪总感觉这件事会有下文的。
  这期间“平常人”有时会发些信息询问一下基本情况,梦溪采取了简洁应对的方式,能用表情表达的绝对不用文字,能一个字说清楚的绝对不写两个字。
  梦溪真想和有关wym的一切说再见了,自己就是个简单之人,虽然好奇心强,但复杂的事情真是hold不住呀。面对复杂多变的局面,自己的智商也就是......
  -----------------------------
  @宜丰人2012 2017-07-17 08:17:13
  好文章是一定要顶的!
  -----------------------------
  谢谢老师的鼓励!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7 08:56:09
  @三刀五花肉 2017-07-17 07:43:00
  
  强势围观!
  -----------------------------
  这个图片太可爱了。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7-17 09:49:39
  看望冬雪,学习、支持。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7-07-17 10:00:33
  支持佳作!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7-17 10:27:51
  楼主好文采!顶起!
  
作者:灵石的诗 时间:2017-07-17 11:42:17
  顶!
作者:jqbwqlj2014 时间:2017-07-17 11:55:21
  赞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7 12:39:58
  哈哈,再来围观!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7 13:07:45

  
作者:鬼典子 时间:2017-07-17 17:24:04
  支持楼主佳作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7 18:39:46
  再来看看。。。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7-17 22:17:12
  好作品,欣赏,佩服!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7-17 23:21:41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7-18 07:55:10

  
我要评论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8 08:52:35
  @三刀五花肉 2017-07-14 13:17:18
  
  -----------------------------
  每每看到这幅图片便大笑不止,太逗了,哪里找到的?
作者:艾得文 时间:2017-07-18 09:35:26
  好故事,顶了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7-07-18 10:35:34
  支持佳作!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7-18 11:15:28

  
作者:园田梦人 时间:2017-07-18 12:07:53
  支持冬雪佳作!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8 12:46:51
  “现在下午14:12,天气36度左右。我坐在一片小树林的余荫中,等待着剧组的指示。身上早已大汗淋漓,不过我心还算悠然自得。我并不知道接下来还要拍几个镜头,还要拍多久,我处变不惊。我也想我的家,它在千里之外,静静的等待着我,我想了想我的梦想,她爱捉迷藏,戴面纱,我不大能看清她找到她。但我知道,我现在正在这条路上走着,尽管这路有些艰难曲折。
  在剧中,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群众配角。而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的命运舞台上,我就是主角。同理,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努力去扮演自己的角色,人生,就不算平庸。
  银月高悬,幕色浓沉,风凉寂静,闻听蛙虫鸣声。时间来到4:30,楼主拍了整晚夜戏,累虽不累,但连续27小时工作,这眼睑早已疲惫不堪,上下眼皮如磁吸一般,睁不开眼。5点天就要明朗起来,还有最后一场戏。拍完回去休息休息。加油。
  凌晨5点整,收工回家。绚烂的朝霞染红半边天际,鸟儿早醒飞在天空,欢乐歌唱,整个世界生机盎然。记得光明终将驱破黑暗,温暖终究代替寒凉。生命如歌,将他唱响。”
  ——摘自《我在横店当大神》网络分段式直播

  【五花肉评语:一个1993年12月出生的小老乡,跑到横店当群演,为了实现梦想,他日日夜夜辛苦地工作着,有时一天能收入二百来元。我想为奔跑在梦中草原的草根英雄点赞!之所以引用他几段文字来展示,我是想说明,如果不用心码字,我们许多号称有作家梦的写手们,其文字水准还不一定超得过一个路人甲!大家共同加油吧!】
作者:景年流苏 时间:2017-07-18 12:49:43
  支持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8 13:28:39

  
作者:wssdkang 时间:2017-07-18 13:35:40
  @夏冬雪2011年 2017-07-12 10:52:22
  六
  一股强烈的探究欲望冲击着梦溪,这股巨浪都要把梦溪的思绪撞散了。
  梦溪好不容易拾起了零碎的思绪,为自己排列组合起来。
  自身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探究真相只能排第二了。有多大安全隐患呢?显性的隐患是几百元钱财,隐性的隐患就不清楚了。可总不至于把自己绑架、暗杀吧?那就去探究真相?去就去,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梦溪马上给闺密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对方兴奋不已,马上与梦溪策划起来。
  最后......
  -----------------------------
  中国瑞信强势出击
  可在全球带有银联标志的POS机消费
  可在全国任何ATM机取现
  激活当天可购车
  购物无限额
  激活就送手刷POS机 网络POS机
  激活就送小贷办理软件
  激活就申请零首付购车
  正常还款半年后公司负责做出车价5-10倍贷款(不分黑白)
  首次借白条最高使用30000
  循环使用150000
  利息低至5厘
  财富热线 15132152972
  别犹豫 朋友圈证明实力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7-18 14:25:16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7-18 15:34:44
  看望楼主来了!支持哦!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7-07-18 16:17:06
  支持佳作!力顶!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7-07-18 18:38:55
  见过朋友,也献上一份激情!
作者:三刀五花肉 时间:2017-07-18 21:36:50
  成绩上来了!
作者:吴乾文 时间:2017-07-18 22:01:14
  精彩佳作,欣赏!支持![xyc:顶]
作者: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7-07-18 22:43:14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7-19 06:28:12
  支持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9 07:18:57
  @三刀五花肉 2017-07-18 12:46:51
  “现在下午14:12,天气36度左右。我坐在一片小树林的余荫中,等待着剧组的指示。身上早已大汗淋漓,不过我心还算悠然自得。我并不知道接下来还要拍几个镜头,还要拍多久,我处变不惊。我也想我的家,它在千里之外,静静的等待着我,我想了想我的梦想,她爱捉迷藏,戴面纱,我不大能看清她找到她。但我知道,我现在正在这条路上走着,尽管这路有些艰难曲折。
  在剧中,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群众配角。而在我的生活中,在我......
  -----------------------------
  哈哈,这是发现新生力量了?
作者:老邪8 时间:2017-07-19 07:27:35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老邪8 时间:2017-07-19 07:30:56
  美女美文加老朋友,必须力挺!
楼主夏冬雪2011年 时间:2017-07-19 07:38:35
  @老邪8 2017-07-19 07:27:35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 我也要打赏 】
  -----------------------------
  特别感谢老邪的支持,期待能时常在天涯中相遇,哈哈,同是天涯沦落人嘛。
作者:鬼典子 时间:2017-07-19 09:17:18
  力顶楼主佳作
作者:二孛力 时间:2017-07-19 10:33:49
  支持!
作者:我就是来瞎看看 时间:2017-07-19 11:16:02
  支持佳作







作者:菱花舞 时间:2017-07-19 11:41:25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9 13:12:11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7-19 13:12:38
  @夏冬雪2011年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7-19 13:22:14
  顶啊顶!楼主加油!天气炎热,注意防暑降温!
  
作者:衣宝泰 时间:2017-07-19 14:04:29
  支持佳作!
作者:青竹斋09 时间:2017-07-19 14:34:12
  暑假了,要和家人出去走走,等回来再和好友冬雪一起开心!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7-19 14:37:32
  问好,顶帖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7-07-19 17:42:27
  2017年6月的一个上午,刚刚辞职的梦溪来到联通大厅想给自己的手机换个套餐,刚进门便被一组手机号码吸引了:18601090511,哈哈,后面的五位不正是自己的出生日期嘛,这就是自己的专属号呀。
  —————…
  回访冬雪,支持佳作。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