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了一只叫凤凰的麻雀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16 13:27:39 点击:69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个很糟很糟的小孩,不过讲道理现在是一个很糟很糟的大孩子了。不过我一直遇见着很多美好的事情,慢慢改变着我……

  那么,今天这第一篇,我先说我遇见提琴的故事。

  Welcome to there!这里是遇见酒馆,我是老板,江浩然。

  每一段美好的故事,都源于同一个美好的契机,那便是遇见。若千年前汤显祖笔下的穷书生和杜丽娘在一次遇见后便交集出一个叫《牡丹亭》的故事:

  我对你的爱慕,一往情深。

  生可以死,死可以生。

  若干年后,脑洞漫画家新海诚为我们带来《你的名字》,令所有年轻过、钟情过的你们还有我心里引起无数波澜,而且根本笑不出来,而且根本笑不出来。当我随着拥挤的人潮,走出电影院,走进热闹的街上时,我还在想啊,美好的梦中相遇,青春热诚的驱使,最终鼓起勇气的问好,真是,美滋滋。

  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遇见故事。也许是一个百无聊赖的自习课,你接过同桌一个魔方,你可能转几下便放弃,也可能会对其产生浓厚的兴趣。又也许是在电视机前看到库里的超远三分,便开始了一个篮球梦。又或者是遇见了吕子乔B-BOX的骚气桥段,亦或者是看到Faker惊艳了四座的操作。或者像我,普通地收听着普通的电台,却遇见了悠扬的提琴曲。

  听着它们,你会想起无数次在北方厚实的土地上方所飘扬过的雪花。听着它们,你会想起南方淅淅沥沥的雨洗净后青得可爱的青石板。听着它们,你会想起那个与她第一次遇见的那个时刻……
  



  (提琴曲《VivaLa Vida》)

  可是遇见纵然美好,也有褪色的可能。就像那天《你的名字》在大陆首映,把握住当初美好遇见的,在朋友圈里各种秀。没有把握住的,无非灰头土脸像败狗一样在影院里痛哭流涕,感怀当初的当初,那一切都还美好,阳光正好映在桌案前……

  (提琴曲《Faded》)

  “这位妹妹,我们可否见过?”这是贾宝玉遇见林黛玉时所说。“在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到你之后,我结婚就没有想过别人。”这是钱钟书遇见杨绛先生时所说。“请问,现在几点了。”这或许是某个男孩向某个女孩上学路上偶遇的问好。

  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

  我突然想起一个女孩,想着,走了几步回头时,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当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当时应怎样向她搭话。但不管怎么说,那道白实在太长,我笃定表达不好――就是这样,我所想到的每每不够实用。突然想起了树上春树老师笔下的故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

  总之,道白自“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而以“你不觉得这是个忧伤的故事吗”结束。

  很久很久以前,少男算不得英俊,少女也不怎么漂亮,无非随处可见的孤独而平常的少男少女。但两人一直坚信世上某个地方一定存在百分之百适合自己的少女和少男。是的,两人相信奇迹,而奇迹果真发生了。

  一天两人在街头不期而遇。但两人心中掠过一个小小的,的确小而又小的疑虑:梦想如此轻易成真是否就是好事?

  这时命运降临了,战争的爆发让男孩离开。

  “你是我的百分百女孩。”

  “你是我的百分百男孩。”

  后来,战争结束了,男孩头部受了伤,女孩也在寒冷肆虐的凛冬里患了一种恶疾,尽管他们最后都已经痊愈,却均无法想起往日的经历。

  偶然的一天,男孩和女孩在十字街口偶然相遇。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少男为喝折价早咖啡沿原宿后街由西向东走,少女为买快信邮票沿同一条街由东向西去,两人恰在路中间失之交臂。失却的记忆的微光刹那间照亮两颗心。两人胸口陡然悸颤,并且得知:

  “你是我的百分百女孩。”

  “你是我的百分百男孩。”

  然而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几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

  你不觉得这是个令人感伤的故事么?

  我本来应该这样向她搭话的。

  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

  周杰伦把自己在淡江中学那个美丽的遇见,拍成了一个超级长的MV,叫做《不能说的秘密》。

  教室的那一间,

  花落的那一天,

  我怎么看不见,

  记忆里的那场雨,我好想再淋一遍,

  故事中的小黄花,被风,吹得好远好远。

  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

  又何必去改变,已走过的时间。

  你用你的指尖,阻止我说再见。

  想象你在身边,在完全失去之前。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

  或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遇见。

  I just wanna run away with you and only you。

  (提琴曲《LostWithout You》)


  也许最后的最后,你学会了如何拧魔方,如何秀出篮球的crossover,如何用嘴唇摩擦出小鼓的声音,如何用主W的妖姬压制对方。又也许你没有学会,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遇见过,即使很短暂,很平凡。

  人遇见了人,便有了江湖。

  人遇见了江湖,便有了传奇。

  我们每个人都曾以为自己是那个例外,也都在走南闯北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卧虎藏龙。但是我们要有继续遇见的勇气,穿过一切,来拥抱美好,拥抱世界。

  你们以后可能还会遇见钢琴,遇见嘻哈,遇见电音。或者已经遇见了。或者遇见了,又褪色了,又相忘于江湖之中。但是不管怎样,重要的在于我们今后会遇见更多的美好。

  (提琴曲《FightClub》)


  我到底,要在前前前世同你有多少次回眸,

  才能与你在今生美好遇见,

  答案在风中飘荡。

  我是江老板,遇见酒馆今天的营业到此结束,谢谢光临。
  
楼主发言:8次 发图:8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16 13:43:08
  写在开篇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个很糟很糟的小孩,不过讲道理现在是一个很糟很糟的大孩子了。不过我一直遇见着很多美好的事情,慢慢改变着我……

  那么,今天这第一篇,我先说我遇见提琴的故事。

  Welcome to there!这里是遇见酒馆,我是老板,江浩然。

  每一段美好的故事,都源于同一个美好的契机,那便是遇见。若千年前汤显祖笔下的穷书生和杜丽娘在一次遇见后便交集出一个叫《牡丹亭》的故事:

  我对你的爱慕,一往情深。

  生可以死,死可以生。

  若干年后,脑洞漫画家新海诚为我们带来《你的名字》,令所有年轻过、钟情过的你们还有我心里引起无数波澜,而且根本笑不出来,而且根本笑不出来。当我随着拥挤的人潮,走出电影院,走进热闹的街上时,我还在想啊,美好的梦中相遇,青春热诚的驱使,最终鼓起勇气的问好,真是,美滋滋。

  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遇见故事。也许是一个百无聊赖的自习课,你接过同桌一个魔方,你可能转几下便放弃,也可能会对其产生浓厚的兴趣。又也许是在电视机前看到库里的超远三分,便开始了一个篮球梦。又或者是遇见了吕子乔B-BOX的骚气桥段,亦或者是看到Faker惊艳了四座的操作。或者像我,普通地收听着普通的电台,却遇见了悠扬的提琴曲。

  听着它们,你会想起无数次在北方厚实的土地上方所飘扬过的雪花。听着它们,你会想起南方淅淅沥沥的雨洗净后青得可爱的青石板。听着它们,你会想起那个与她第一次遇见的那个时刻……

  


  (提琴曲《VivaLa Vida》)

  可是遇见纵然美好,也有褪色的可能。就像那天《你的名字》在大陆首映,把握住当初美好遇见的,在朋友圈里各种秀。没有把握住的,无非灰头土脸像败狗一样在影院里痛哭流涕,感怀当初的当初,那一切都还美好,阳光正好映在桌案前……

  (提琴曲《Faded》)

  “这位妹妹,我们可否见过?”这是贾宝玉遇见林黛玉时所说。“在遇到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到你之后,我结婚就没有想过别人。”这是钱钟书遇见杨绛先生时所说。“请问,现在几点了。”这或许是某个男孩向某个女孩上学路上偶遇的问好。

  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

  我突然想起一个女孩,想着,走了几步回头时,她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群中。当然,今天我已完全清楚当时应怎样向她搭话。但不管怎么说,那道白实在太长,我笃定表达不好――就是这样,我所想到的每每不够实用。突然想起了树上春树老师笔下的故事,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

  总之,道白自“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而以“你不觉得这是个忧伤的故事吗”结束。

  很久很久以前,少男算不得英俊,少女也不怎么漂亮,无非随处可见的孤独而平常的少男少女。但两人一直坚信世上某个地方一定存在百分之百适合自己的少女和少男。是的,两人相信奇迹,而奇迹果真发生了。

  一天两人在街头不期而遇。但两人心中掠过一个小小的,的确小而又小的疑虑:梦想如此轻易成真是否就是好事?

  这时命运降临了,战争的爆发让男孩离开。

  “你是我的百分百女孩。”

  “你是我的百分百男孩。”

  后来,战争结束了,男孩头部受了伤,女孩也在寒冷肆虐的凛冬里患了一种恶疾,尽管他们最后都已经痊愈,却均无法想起往日的经历。

  偶然的一天,男孩和女孩在十字街口偶然相遇。四月一个晴朗的早晨,少男为喝折价早咖啡沿原宿后街由西向东走,少女为买快信邮票沿同一条街由东向西去,两人恰在路中间失之交臂。失却的记忆的微光刹那间照亮两颗心。两人胸口陡然悸颤,并且得知:

  “你是我的百分百女孩。”

  “你是我的百分百男孩。”

  然而两人记忆的烛光委实过于微弱,两人的话语也不似几年前那般清晰。结果连句话也没说便擦身而过,径直消失在人群中,永远永远。

  你不觉得这是个令人感伤的故事么?

  我本来应该这样向她搭话的。

  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

  周杰伦把自己在淡江中学那个美丽的遇见,拍成了一个超级长的MV,叫做《不能说的秘密》。

  教室的那一间,

  花落的那一天,

  我怎么看不见,

  记忆里的那场雨,我好想再淋一遍,

  故事中的小黄花,被风,吹得好远好远。

  你遇见了谁,谁又遇见了你。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

  又何必去改变,已走过的时间。

  你用你的指尖,阻止我说再见。

  想象你在身边,在完全失去之前。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

  或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遇见。

  I just wanna run away with you and only you。

  (提琴曲《LostWithout You》)


  也许最后的最后,你学会了如何拧魔方,如何秀出篮球的crossover,如何用嘴唇摩擦出小鼓的声音,如何用主W的妖姬压制对方。又也许你没有学会,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遇见过,即使很短暂,很平凡。

  人遇见了人,便有了江湖。

  人遇见了江湖,便有了传奇。

  我们每个人都曾以为自己是那个例外,也都在走南闯北之后,才发现这个世界上卧虎藏龙。但是我们要有继续遇见的勇气,穿过一切,来拥抱美好,拥抱世界。

  你们以后可能还会遇见钢琴,遇见嘻哈,遇见电音。或者已经遇见了。或者遇见了,又褪色了,又相忘于江湖之中。但是不管怎样,重要的在于我们今后会遇见更多的美好。

  (提琴曲《FightClub》)


  我到底,要在前前前世同你有多少次回眸,

  才能与你在今生美好遇见,

  答案在风中飘荡。

  我是江老板,遇见酒馆今天的营业到此结束,谢谢光临。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16 13:45:04
  新人前来报到,刚刚加入天涯,希望各路大佬多多指导!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16 21:48:08
  我想了很久很久,不知道怎么开头,但是,总是想写出来点什么,那就随意地从我最近的生活写起吧。
  这个世界给我感觉就是很大很大,一辈子很短很短,不到处蹦跶蹦跶,感觉就是一种荒废,那种赢牌强行打输的难受。于是我遇见了很多人,很多人也遇见了我。
  “你还要不要去旅游?”
  “不去,最近累嗨我。”
  我每年都要出去转转,这年暑假,我突然安静下来了,我妈倒是略有诧异。也没什么好说的,我高三了,分班考试还一踏糊涂。本来一心踌躇满志地要再回湖南找回自己当年叽叽喳喳的青春,认为什么都不可能阻挡我高中生涯这最后可以放松的旅程。
  结果,还是被现实打了脸,湖南又浩浩荡荡下了一波大雨,一波洪水也顺势走起。好,好,我不去了,我不找了,我好好学习。
  那年我还在上初二,来到了风景优美,民族气息浓厚的张家界。我这个人,不正经不听话好像特别严重,至少不爱听导游的话。
  “她在说什么呀,人这么多,声音好小……”
  “这语速,哇塞,好强……”
  “诶,你说这山像什么采药老人,我还没看出来呢,你就让我下一个景点,喵喵喵?”
  于是,我就开始了一个人的旅程。听起来是超级刺激炫酷的那种,说走就走,爽!
  爽你妈嗨,路上不知道怎么走了,突然心里有些白烂的情景描写,遇到了什么值得吐槽一下变成段子的时候,能瞬间体会到一种孤独。
  孤独这东西真是奇怪,有时候能让自己感觉是一个高傲的王,这个世界无人能懂你;有时候就感觉自己是个小孩子,捂住双耳,不愿意听来自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任何喧嚣。
  什么远方、诗歌、田野,我不开心,我很孤独,我什么都不想要。我要是在孤独下,就会想起一个又一个自己经历过的故事,遇见过的人,就又会忽然想起自己当年蹦跶过的远方,吹过的田野风,以及那些吟唱过的白烂诗歌……
  那次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出门,也不是我第一次脱团单独走,我轻车熟路地下火车,然后买好大巴,来到了,那个已经等了我千年的凤凰古城。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拿这个故事当开篇,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还对那个地方念念不忘,我这样的人,就是执念太深。
  失眠对我来说,像个朋友一样。我借着这个时间,闭着眼,想着美好的故事,想着如果,如果,很久,很久这些字眼。当然,往往结束语都是,这难道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吗?
  就像一个作家,决定要写一个悲剧的时候,他开始写啊写,忽然觉得自己把这个故事写得太对不起主角了,于是他开始反复挣扎,但结果,没错,答案你已经知道了,还是个悲剧。
  这个故事在我无数次失眠的夜晚,来来回回地徘徊,淡入淡出,终究走不远。
  那座古老的城,总是伴随着烟雨,充斥着一种好像女孩子脸上画得妆一样的美丽,好看但是就是不能碰,碰了就会发现,诶,变丑了。不过,被雨洗刷过的青石板,尽显可爱,顺着起伏的地势,仿佛就是女孩子新画的月眉……屋檐下的铁马,被风吹过后,边四向晃动,边低声吟声。以为一般只有在武侠电影里特地放置才会出现的红色长灯笼,也会在一些吊脚楼上挂着,她们一直飘扬着,不愿意安分,想一个个年轻的孩子,渴望着一次又一次闯荡的机会。
  也许会碰得不像个样子,也许会被很多人觉得不可理喻,但,毕竟也许会有美丽的遇见。
  我记得我当时,从路边大爷手里买了一把竹伞,人家还塞给我点茶叶,说赶完路,记得喝下去。
  竹伞哪里像大侠手里的那般潇洒,踏马打着伞,雨还是会突破一些空隙打在我脸上,好 像是为了让我记住什么,记住女孩子生气之后的不温柔吗?
  我很讨厌下雨,有一段时间,即使外面有雨,我也不得不出去赶路,所以即使我现在处于一个根本不会被淋到的地方,看着外面瓢泼的大雨,身上也会有一种潮湿的感觉。潮湿,还是孤独呢?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记忆里,我踏着一个又一个水花,终于见到一家客栈,也是高高的吊脚楼,仿佛自己走进去就要横抱竹伞对着掌柜抱拳打一个江湖手势,不然就要被人家看低,半夜杀了埋山上。
  我还没开口,就紧张得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摔地上,完了完了,这半夜绝壁从我开始抢,然后杀掉再埋了。
  “那,我们这儿今天客满咯!”
  估计主人看我这个怂样子,也就是个穷逼。
  “你往那边向山的路一直走,会看见一个吊脚楼,也是我们家的,自己挑个阁子住,走的时候给那的娃子钱就好。”他估计知道我是外面旅游来的,刻意地说着蛮正经的普通话。
  我心里想着多谢不杀之恩,于是开始继续踢着水花赶路。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17 22:57:26
  我就这样一直踏着青石板上的水,其实被雨淋什么的,一点也不慌,就是,就是可惜我那双鞋了。
  讲道理,要是鞋子会说话,他跳起来打我膝盖我都能原谅他,青石板一路向上,我不使劲抵着地,根本踩不稳。
  “摩擦,摩擦。”
  “摩擦,摩擦。”
  路边来来往往的老婆婆还有小孩子披着蓑,穿着草鞋,站在两边屋子牌匾下,笑着。
  “Mdzz,我要是也有一座吊脚楼,轮到你们笑?”不过,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滑稽哦,走一步还要低下头端详一下我的运动鞋湿成什么样子。
  我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一个很久很久以前,也一路不回头这样一直走的人。他的身影好像就在我前面,挑着一杆花枪,挂着只花葫芦,脚下踢着一片碎琼乱玉。不知道当时他赶路的时候,天有没有这样下着雨,我只不过在寻一处躲雨的地方。他却在寻找这冷漠的世界中,那一方有稍微容你我流泪的温暖的天涯海角。
  Every single thing is feeling right,
  I don't really think that we should fight this,
  What if we don't stop until it's light?
  Are you down, d-d-down, d-d-down, d-d-down, down, down?
  你会失落吗?你会沮丧吗?
  无非看见的,消散了;消失的,记住了;我站在,天涯海角;听见,土壤萌芽;等待,风吹麦浪……
  诶,我又开始自己给自己讲白烂的话了,我这个人无聊的时候,脑子里上演一段又一段这样戏剧文学性的桥段。
  天渐渐暗下来了,老板,你指的路还真有点远。妈的,这鞋跟了我算是倒了霉了。那把竹伞不停地漏雨,真的是,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后来啊,我就这样一边吐槽着,一边顺着老板指的路走到了另一座吊脚楼前,不过,没有好看的文艺灯笼。木制的楼梯,咿呀作响。待会可不能再踏马被木槛拌到了,哦呦,怎么这楼里漏雨?换一间看看,诶,床上都没有几层垫子,睡得肯定很难受,你们就这服务还要钱?
  我就这样在楼上一间一间看,哦呦,这见才像点样子,桌子上放着一盆长嗨了的文竹,一张单人床上有着好几层厚厚的垫子,床头前有一扇木窗用棍子支着,我知道,归人不归,窗户便不会落下,我说怎么楼里没有人。
  很多很多年前,男孩也和现在的男孩子一样,相往外面花花绿绿的世界,他们背上行李骑着骏马,说着,我要征服世界。女孩子在梳妆台前一遍又一遍贴着花黄,端详着自己的脸,归人不会嫌弃吧?一遍又一遍升起炊烟,怕人离开家乡太久,忘了当年承载梦想与诺言的小楼。
  “等我。”
  “好。”
  我觉得这便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情话。马蹄踏着青石板会声传千里,我在这里说的情话,你能看见吗?
  我放下我的旅行包,一个简简单单的书包而已,里面有一个游戏本,一套睡衣,一套换洗衣裳,还有一双鞋。
  总是背着太多的东西,还没有开始旅行,心就会累。背得东西越多,说明担心就越多,担心的多了,受到的束缚就会越来越多。有些人其实十七岁那年就死了,无非等到老了才埋到土里,每天数着过着日子,忙忙碌碌,仿佛末日的钟声,垂老的临界点,边城的地平线,对你说,也对着我说,It’s time!
  可惜了,这就是时间。
  有人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有种叫命运的东西,灰头土脸的败狗就是败狗,你现在什么样子,以后也就这样了,败狗。
  然后,然后,我把他打了。
  好像故事的最后,我还没打过他……
  你相信命运吗,对我好,我就信;不好,那不好意思了,我可去你妈的吧。
  命运这种东西,生来就是要被我们踩在脚下的……
  如果你还没有等到机会,那么请怀揣着青春的热诚,等待着,思考着,当命运降临的时候,嘶吼着属于自己的爆发,也许最后,自己还是条败狗,至少是条有理想的败狗。
  你说,对吗?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19 17:21:58
  我一直奉承着一个原则,下雨天就要老老实实瘫在床上睡觉。

  于是,我老老实实换上我经常更新但是同一款的史努比睡衣。我家楼下那家店,这么多年了,换了不知道多少款衣料和样式,老板却总还记得有个少年就是喜欢史努比、加菲猫还有小熊维尼系列。

  好像也没几年……在外面飘,没有家的味道要是想入睡真的是很难很难的一件事,后来我天才般地发现裹一身睡衣,迷迷糊糊会有一种家的感觉。

  那天真的是好累好累,好在带着嘻哈帽头发没有湿,包很小,手拎着,也没有出多少汗,于是一个后仰瘫在那张反正看起来绝对不会舒服的单人床。

  南方夏天的气息,有着一种缠绵,也许只是因为多雨。

  我睡呀睡呀,梦到了什么班里长得好看的女生过来找我借手机,梦到了什么初中的时候和宿舍长打了一架,还有和一哥互相抢对方饭吃……睡觉少的孩子,总是喜欢莫名地突然笑。爱笑的孩子,当然不只是运气好,他们还会想着各种各样的美事。比如,我有一天会不会像美国队长一样帅气还能打,某一天会不会突然有一只蜘蛛过来咬我一口,可是很显然我并不在英雄行列之中。

  于是,我开始四处踏上征程。与其说是旅行,更多的是心随光明的律动吧。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那年K1尽管我只是八强,但我靠着爱笑的样子以及年龄的优势,受到了一些观众和媒体的称赞,原来每个人都是一位英雄,无非有些人是骚操作的英雄,有些人是学习的英雄,有些人是唱歌跳舞的英雄。也无非你的意中人,是别人的盖世英雄。

  后来,我记得我醒的时候,随着雨得逐渐变小,天边现出一团又一团绚烂的云彩。我总是喜欢一个人躲在我的小屋里,安安静静望着窗户外面,当然,我家住得蛮高,视野蛮开阔。肯花时间,说明你对他,她,它感兴趣。很小很小的时候,在乡下,我找不到我喜欢吃的一种是由酸奶冻成的冰糕,一家小卖铺没有,我就会找另一家,总之,就是要花上很久很久的时间,才有机会找到那种冰糕,找不到就会伤心很久,然后回家。现在长大了,可能就学会了将就,吃着自己明明不喜欢的雪糕。

  恩?窗户?窗户!窗户有一扇落下了木棍。

  床头边上的梳妆台上有刚刚放下的银饰,上面还带有外面的雨滴。所以,这种屋子我自己还要找把锁吗?emmm......

  后来,这间屋子的主人,一位小女孩,我总觉得比当时的我大,坦然地背着大竹娄进来了。我想过很多描写的话语,细节,想要展现出来。可是,仔细回想,她就是那么很自然,很自然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然后笑着,把头扭向我这边。

  “我,我是来住店的。”

  “但你选的是我的房间呐。”

  “???”

  她说话带着一种尾音。我心里想着,我说怎么这间看起来还想个旅店的样子,原来是人家自己住的屋子。

  “你吃饭吗?”

  哎呦?不该是先让我抱着包和帽子鞋子滚出去吗?姑娘你台本走错了。

  “吃!”说着我也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笑,大家同龄人,说不定人家看我饿着肚子也不好赶走我呢。

  然后我记得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傍晚,她大大方方地要我去给她劈柴。电视里也不都是骗人的,至少我知道柴要竖着劈这点还是看电视上知道的。

  突然想起海子说过自己想从明天开始,关心蔬菜和粮食。劈柴,盖楼,喂马and so... La, di, da, di, di...然后我第一天出乎意料没有继续吃辣鸡泡面,而是吃到了美美一顿炒鸡还有糙米饭。

  “你这么会做饭?”

  “不会做,饿死呐。”

  “饿死???”看来她估计从不吃泡面这东西。

  “普通话说得真好听!”突然飞来一句夸赞。我脸上又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人夸好开心的吧。

  “这顿饭,多少钱?”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

  “什么多少钱,我不也在这跟你一起吃呐。”

  恩?还真不是黑店,老板,谢谢你呀,这还真不错,哈哈哈。心里狂笑不止……

  “那我换个房间住吧,我是真的不知道诶。”

  “不用,别的都好久没修过了,平常他们看店,还有他们的一间不错的屋子,但是只能是我去住呐。”

  “好好,那位老板说让我给你钱来着。”

  “我喜欢你的帽子呐!”美丽的女孩子是不是都总是带着笑意呢?

  “好啊,送你啦!”我也开始笑得有些自然了。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20 23:19:22
  湘西的风景很美,只是,很多故事有很美的开头,却没有很美很美的结尾。

  你们可能会想着,童话里的故事,可惜,我过得是现实。

  我现在回想那段日子,都仿佛不在我的生命中,更像是我做过无数个梦中的其中任意一场。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不知道她在我最后要走的那一天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更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那么匆匆忙忙……

  最后,我要走的那天,她要我一起去隔壁寨子,他们要唱苗歌。我虽然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些活动,不过我来的这几天,我倒是知道这里的人非常豪爽,动不动就搬一坛子酒喝起。

  “我从来不喝酒啊,好辣的,我真的是一口都喝不下去。”这几天,她一直用异样的眼光对待我没有百事可乐喝的时候,宁愿喝水,也不喝她家酿的酒。

  “那你可以听我唱歌呐。”有一次她要上山去采蘑菇,然后回来吃蘑菇火锅,我说我跟你一起去好不好,她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说好啊。我开始还在疑惑为什么,难道山上真的会不小心遇见传说中的湘西赶尸,然后我这样不懂规矩门道的就会怎样怎样?结果一上山,我就理解了,我的体力只够跟着她不被落下,根本没有余力去踩蘑菇,一路上她一边唱着歌故意放慢走在前面,我在后面一边吐槽着WTF一边使劲跟着她,后悔着当时图一时英雄。不过那她唱苗歌真的好好听。

  “哪里好听呐?”她带着笑意,歪着头问我。

  我当时累得气喘吁吁,随便说了两句。

  “特别有欧美范,就是那种我听不懂,但是就觉得超级棒那种!”我现在想想都超级尴尬,我好像就是有一种特质,叫尬聊不会死。

  当时她执意要我也去那边的寨子,我穿着林肯公园的T恤衫,还有路边摊子上几十块一条的七分裤,然后混在一片穿着黑红相间的,都带着银饰的,感觉像大家都和我一样大的男男女女里面。他们人人操着一口,好好听但踏马就是听不懂的口音,有人指着我向她说着什么,然后她听了忽然,眼睛微微一瞪,逼着那个指着我的女孩喝酒。

  你看,真的,她们也动不动说喝就喝。男孩们四处搬着桌子,酒坛,乐器,还有?还有竹竿?等等,你们搬东西就搬东西,喝酒就喝酒,为啥还时不时看我一眼?

  后来,这个男孩,走过来,礼貌性的向我示意,好像要我展示我的Freestyle,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往着他们脸上友好的笑容,起身,真的不是因为他们健壮的肌肉,真的!我接过话筒。

  “大家好!我是栈儿姑娘的朋友。”她家开的客栈远近闻名,偶尔山深处寨子的人出来,天气不好,都会跑她爸妈天天看的那家客栈去住,于是我见人们都喊她栈儿。

  “可是我不会唱歌,更别说唱苗歌了。”我说着一口普通话,有几个女孩又忽然笑着喊什么,可惜我还是听不懂。那个时候的我,好像除了打电动,拧拧魔方,唱唱简单的小节奏别的什么也不会。栈儿姑娘也跟着笑,还拉住她身边几个想要救场的姑娘。诶,大佬,你不该这样的,我好慌的。我看见旁边的鼓了,大大小小有那么几个。

  “我会敲鼓,我会敲鼓!”于是我一边就着麦克风唱着我当时会得那几个节奏音,然后不会的就敲鼓和鼓边,如果算是,那便是我的第一段Freestyle,也是我最好的Freestyle。后来大家惊呆了,我觉得蛮正常,嘴巴里发出既不是嗓音,也不是普通话的时候,谁都会感觉很神奇,就像我最早最早看着电视上别人手里的Yo~Yo在绳子上飞上飞下的时候一样。

  等我安静下来的时候,大家一拥而上,又是开开心心地喝酒,喝酒,喝酒。我接过一碗,递给栈儿一碗,接过一碗递给栈儿一碗,再后来我都不知道递给的是不是她了……然后有很多男生愉快地蹲下身子架起了竹竿,诶,这个,我真的混不过去啊。心里默念着几位大侠动竹竿的时候轻点,脚或者脚脖子要是肿了,明天可就走不了了啊。然后突然围着我的人们在两旁唱起了苗歌,栈儿说要教我简单的走位,至少不会被夹或者被挤到。然后就是,我一边喊着疼,大佬,不跳了,真的是,跳不起,跳不起。她在那边开开心心地跳着,你根本不是教我好吗,你是故意拉我上船啊!喂喂喂,你们怎么还越唱越开心了,你们不唱就结束了啊,看我俩跳舞多没意思啊,你们都不跳的吗。

  后来终于结束了,她们一共唱了三段,竹竿摆的方式,也变了三次,我的脚脖子和脚背也被吊打了三次。栈儿倒是很开心,又有许多她的姐妹簇拥着她叽叽喳喳,哈,我当时就叽叽喳喳不起来了,看着她们不停地勾栈儿鼻子,时不时地看我。

  后来回到我住的地方,已经是很晚,很晚。我举着一个男孩递给我的火把,身边是栈儿,两人翻着一座山走着。

  “这不是咱们来的时候的路吧,这么远?”我当时走了有一段子了,却根本望不见吊脚楼。

  “不是呐,不是呐。我认错路了吧……”她语气说到最后的时候,一缓一缓的。

  逗我?mmm???你认错了路,诶,打死我都不信诶,栈儿也很机灵,别看递给她那么多碗酒,我可是也注意到了,她从喝了大概第8、9碗的时候,就不断地放下或者给姐妹。

  后来,我们一直走,走到一个悬崖边上,她开始大声喊,大声喊,过了这么多年,我还记得当时从两耳旁刮过的风,以及她高兴得又蹦又跳的身影,她后来还说,也想和我一样走出去看看,还想以后再也不是一个人走山路,还说想要有机会和我跳完第四个样式的竹竿舞。

  但故事的最后,最后。

  “要走了呐。”那是个滴着小雨的清晨,很早很早,那条我来的时候的青石板路上,肯定一个人也不会有。

  “对啊,我要回去了呀。”我收拾着我的包。

  走的时候,她还在笑,只是,有着少有的勉强,我开心地给她戴上我的嘻哈帽,然后抱着我的竹伞。

  后来走到街上,我才摸到竹伞柄的上方几扎的地方刻着栈儿。以至于后来在四川陪着不同的人吃着麻辣火锅的时候,人们说我,凭什么再去找的时候,我说,就算被大雨淹没,我给她的帽子,肯定还在。为什么?因为我现在还记着那个刻着的字,栈儿。

  其实,好多年过去了,我不愿去相信一些更说得通的可能,我就是想一直活在梦里,别叫醒我,我可能会很气。

  去年的我,站在繁华未央的古城前。也许你会猜到,那个地方。

  这座城为君等了千年。

  屋檐下的铁器被风吹着,时时发出低吟的响声。

  地上的青石板被雨水洗刷着,地下的忠烈骨被时间消磨着。

  月光洒落在青石板上,映着忠烈骨的冥影。

  古千万人,俱往矣。今千万人,也终亦如此。

  ”人生五十载去事恍如梦幻,天下之内,岂有不死之人?“这是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决战留下的辞世词。

  蓦然的淡定,

  古千万人,俱往矣。今千万人,也终亦是如此。

  古城,在这之后,传说的冠冕为你永存。

  就这样吧。

  今天我的话好多,写了也好多,如果你耐下心,看完了我又一次睡不着觉的白烂文章,那么,谢谢你,恩!That’s all.My friends,and just have a good night!
楼主Alen寒梦 时间:2017-07-21 18:55:51
  写在结尾
  最后,我现在是个很孤独的孩子,捂着耳朵不愿意听这个喧嚣的世界一丝一毫。我不愿意去相信,真的,不愿意就会去努力,努力就有可能拥有,可是这拥有,这拥有就会失去,然后我就会一个人很伤心——譬如友情,譬如另一种奇妙的感情。

  伤心就对了,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伤心……

  网易云里有这么一段话,我觉得比我的白烂诗歌美得多,那我不如分享给大家。

  我看你眼里有整个宇宙。我觉得应该有山川百陆,有花开水流,有四季过往日月更迭,有星河灿烂,应有万千星光,把我的整个世界闪烁明亮。我觉得,我想,我一厢情愿,我自演自戏,我自己狂欢。在我眼中,你是最夺目的,一眼万年,那万年里应包括了日子的点点滴滴。但都没有我。只有在我眼里,你最特别。

  如果,是你,我们真的有缘,你会看到的,只有你知道,是不是你。我从未沉溺于过往,我只是偶尔想想那段美丽的时光,在我眼里,只有现在的你。

  一个人走在黄昏下的城中,背着包,踩着自己最喜欢的运动鞋,穿着LinkinPark,嘴里还嚼着泡泡糖,在转口的街角遇见了一直白胡子的小猫,流浪者在教堂前的广场上拉着手风琴,一对老夫妇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神色安详。灯火渐渐点亮,下个城市在不远的远方。

  我是Alen寒梦,我们下一个城市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