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畅销书悬疑惊险小说《国家之子》(《生死24小时》续)连载10章

楼主:译者穆兰 时间:2017-07-17 22:58:19 点击:1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十章
  第一天:下午6点12分——伊丽莎白

  锡西•帕特米亚被带进房间,伊丽莎白一见到她就想起来了,这个锡西,也进入了假释申请的最后一轮名单,但是她的表现让伊丽莎白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儿。这个女人太谄媚了,似乎随时随地都在打小算盘。伊丽莎白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每次问询锡西,她都感觉自己好像被算计了。不过现在无所谓,她需要的只是信息而已。
  锡西年近三十,是个大美人,柳眉乌黑,金发齐肩,看起来就像是特意做成的利落的波波发型,一枚小巧的龟壳型发夹把一侧头发别在脸颊后。
  她扭着屁股,摇曳多姿地走了进来,如同模特走在T型台上,然后妖娆地回身,眉目含笑地对陪同的狱警致谢。门关上了,托姆斯警官转身靠着门,再次两眼直直地瞪着对面的墙壁,灵魂出窍一般。锡西顺势坐到对面的位置上,满脸堆笑,双脚交叉靠在椅子下面一侧,十指微微交叉端放在面前桌上。
  “哦,天哪,麦克莱恩夫人,见到你好高兴!不过,我好遗憾是在这样的场合,要不然就更好了。”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锡西。我还要谢谢你答应来谈话。”她补充道。一边落座,一边在公文包里翻出一本记事本,放到桌上。
  “哦,相信我,这没什么,麦克莱恩夫人。只要能帮上忙,我都乐意效劳。”
  “我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
  锡西打断了她说:“呃,你知道,我有的是时间,麦克莱恩夫人。所以不用担心这个。”她的笑容稍稍黯淡了一点,伊丽莎白不由得怀疑这话里藏着某种嘲讽的意味。
  她没有理会,开门见山:“斯特西为什么要违背誓约逃跑,你知道原因吗?我是说,她假释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或有什么特别的细节你记得吗?”
  锡西往前欠欠身,降低声音说:“我倒真记得几个月前发生过一件事,只是我以前也没想那么多。”说着,她稍稍皱了皱眉头。
  “什么事?”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天花板想了会儿:“我想想看,有了。我正在洗手间里,就是B区餐厅外面的那个。应该是早上六点左右。我们这些顺利进入班组工作的人,每天都是五点半就起床了,从无例外。”她解释道,“你可以想象,如果有人大清早的活还没干完,就跑到这个地方来磨洋工,会怎样,只有祈求老天开恩了。并不是我有意,不管怎样,不过——”
  感觉锡西东拉西扯个没完,伊丽莎白打断她说:“锡西,抱歉,我们可以直接点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锡西把手放在胸前连衣裤上,低头停顿了一下。“哦,实在对不起。我正要说到这里。总之,我正在卫生间隔间里,你知道,正坐着,突然间我听到卫生间门打开了,斯特西•梅和艾米进来了——我知道是她们两个,我听得出她们说话的声音。卫生间另外还有一人。我不知道是谁,因为她在我旁边隔间里。然后,我听到了冲水声,你懂的。奈拉在我的隔间外面说话,大概是:‘你在看什么?’之类。然后艾米说,‘没看什么。’好像她被吓到了——她那样的反应很正常,因为奈拉这个人靠不住。总之后来,斯特西告诉奈拉‘不用担心’,诸如此类的话,听起来就像她晚点会再告诉奈拉,不过我觉得这只是敷衍而已,斯特西从来都是守口如瓶的主。谁都知道这点。”
  伊丽莎白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锡西一手食指放到嘴唇上,想了想,眼睛眯得更小了:“我想是在艾米嗑药过量的前一天。或者也可能是再前一天。但是我有印象,就是在那天之前,因为我们有一箱货到发货期了,我记得他们谈过这件事。”
  这个信息和伊丽莎白之前了解到的截然相反。“那么你是说奈拉和斯特西的关系正常咯。”
  锡西爆发出一阵几乎失态的狂笑。“关系正常?”她说着又咧嘴笑了,“她俩就那样,”她说,抬起交叉的手指,“总是粘在一起,头挨着头,嘀咕来嘀咕去。要问我的话,不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你懂的。不过在这里这事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她补充说着,一面将面前桌上的什么东西拂到地板上。
  伊丽莎白在椅子上挪了挪,努力把得到的新信息与之前掌握的统一起来:“我听说斯特西和奈拉打过架,最终以斯特西断了肋骨收场,她们还被安排在不同的宿舍和班组了。”
  锡西嘴角往后一抿,露出会心的微笑。“对,每个人都这么说——干架,闹得天翻地覆。不过我听到的完全不同。我听说那不过是一出大戏而已。这事之前她们是朋友,之后还是朋友。”
  “她们为什么要演这么一出打架的戏呢?我相信是奈拉提出俩人分开的。”
  “对的。这招对有的人有用。不过对我不灵。”她说着,把头歪到一侧。
  “那么斯特西和艾米在卫生间说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斯特西要我出去。我猜想那是因为她和艾米有话要说。哦,我和任何人一样有权待在卫生间里,所以我只是不慌不忙地享受轻松时光。不过,在我看来,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因为斯特西威胁我,如果我不出去,她会给我好看。”
  伊丽莎白眉毛一抬:“她威胁你?”
  “是的,夫人。我害怕极了,一点也没敢耽搁就出来了。”
  “她们说什么你一点儿没有听到吗?”
  “没,夫人。在这地方你只要受到威胁,可都不敢大意。我走开了,斯特西还在从里面偷偷监视,生怕我没有走。我也想过溜回去偷听,但是老实说,不值得。”
  在伊丽莎白看来,她并没有害怕的样子。但是毕竟是四个月之前的事了。
  “谢谢你,锡西。你说的这些很有用。”伊丽莎白说,虽然她其实并没有什么头绪。
  “夫人,如果你不介意,我多说两句,我觉得这个项目对于年轻妈妈来说是非常棒的机会,可以弥补她们的罪过,全身心地照顾留在家里的孩子。我希望不会因为斯特西的愚蠢影响到这个项目。我可是为你着想。”她补了一句,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谢谢你,肯定不会。”
  伊丽莎白刻意伸手拿起公文包,将记事本放回去,表示她们的谈话结束了。
  但是锡西继续说:“我好崇拜州长。您知道,大部分政客都忙着把更多的人关起来,而不是尽量帮助他们回到正常的生活。很难得有人会想到首先把导致犯罪的社区问题给解决了,更别说把他们放出来。”
  伊丽莎白站起身,锁上公文包,拿起来夹在身边。“再次谢谢你,锡西,见到你很高兴。”
  就在伊丽莎白转身的瞬间,锡西隔着桌子伸出一只手搭在伊丽莎白胳膊上。俩人都低头看着那只手,锡西才放开。
  “麦克莱恩夫人,我想再次申请这个项目,这对我很重要,我希望您能了解。”锡西站起身来,急切地说,生怕对方不明白,“我进了最后一轮名单,我完全符合申请条件。而且我不会逃跑。您完全可以相信我——”
  伊丽莎白打断她,说:“抱歉,我现在无能为力。你只有通过恰当的途径重新申请,锡西。再见。”
  她正要抬脚离开,锡西再次一把抓住了她,这一次,锡西将她扳转身来面对自己。
  “出去的早就该是我。是我就不会逃跑——”
  伊丽莎白板着身体说:“放开我。”
  崔西•托姆斯已经朝锡西冲过来,手持警棍,喝道:“坐下,锡西!”
  崔西一手从锡西肩膀上绕过,锁住她的头把她往后拖:“我叫你坐回去,锡西,马上!”
  锡西挣扎着想要摆脱崔西的螂臂,但被崔西牢牢地钳住。“臭婊子!”锡西冲着伊丽莎白尖叫着,“你过了河就拆桥!CAO你妈的,伊丽莎白•麦克莱恩!我咒你永远也找不到斯特西•梅•查姆斯,我咒你下到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门猛地开了,凯西•雷诺兹警官冲进来帮忙,托姆斯警官已经将锡西摔倒在地,单膝压在她背上,她挣扎着又踢又踹,口中不停地叫骂着不堪入耳的话。
  “麦克莱恩夫人,请您离开这里好吗?”雷诺兹警官说着,和托姆斯警官合力把锡西死死压在地上,一人压着一头。
  话音刚落,伊丽莎白已经溜出门去,一手按在胸口,背靠外墙,好半天,才听不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缓过气来。
  她拿起电话——没有信号。她暗暗骂着,开始沿来路往回走,突然意识到,从她跨进第一道门开始,她就成了不折不扣的囚徒,和这里的犯人们其实没什么两样。在她身后,两名警官将锡西扭送出门,仰面朝天一路拖过走廊,锡西双脚拍打着地面,一路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威吓,逢人就开骂。
  “就在那儿等着,麦克莱恩夫人,”托姆斯警官回头大声说,“这儿很安全,我稍后就回来。”
  “不用急。”伊丽莎白有气无力地说。她再次走进刚才就座的房间,一屁股坐到塑料椅子上,盯着窗户上的栏杆,尽力使自己平复下来。尽管走廊上灯火通明,说话声和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沿着一旁通道回荡;尽管保安系统戒备森严,狱警或钢门护卫四周,伊丽莎白仍然惶恐不安,这样糟糕的感觉即便是在她最黑暗的日子里都不曾有过。
  ————————————————
  连载平台:新浪博客“译者穆兰”、 天涯论坛“译者穆兰”、微信公众号“译者穆兰”、微博“大雄贝尔”、豆瓣“大熊贝儿”
  ————————————————
  购书链接:
  https://www.amazon.cn/dp/B073TS93ZS/ref=sr_1_2?ie=UTF8&qid=1499689405&sr=8-2&keywords=%E5%9B%BD%E5%AE%B6%E4%B9%8B%E5%AD%9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