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玄幻-情花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1 18:39:19 点击:3568 回复:7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7 下页  到页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十二莲上玉人下,始知莲花是情花。

  第一节 天劫

  烟雨峰,一片乌云如同锅盖,五彩缤纷的雷线从天心落下,像是狂风中舞动的绸带。
  两道人影,一男一女正在电光中分身错影,婉若游龙,翩若惊鸿。
  男子一袭白衣,身材修长,剑眉星目,手持一把朱红长剑;女子也是一袭白衣,乌发披肩,眉目如画,手持一把粉色长剑。两人站在一圈同心光罩内,挑、刺、撩、点、劈,将那绸带般的电光分成缕划成丝,再任由那些电光游丝水流般漫过自己的身体。渐渐的,两人变成了两个光人,耀眼夺目的光人。
  远处,有飞仙路过,道了一句:“鸳鸯劫!这可是几百年没有的事了!”
  合籍双修的人,可以选择渡鸳鸯劫。一旦成功,渡劫情侣就会被上苍铭刻,生生世世,百转轮回都是恋人。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美字往往与凄字相伴,鸳鸯劫可以让人勿相忘,却也最为凶险,常常应了那句话“鸳鸯劫下鸳鸯散!”
  劫云渐渐消散,电光也渐渐淡去,两人相视一笑,时光定格成画。
  就在此时,一簇水桶粗细的电束突然从天而降,点亮了整个烟雨峰。
  那电光扭转如龙,张牙舞爪,直冲男子脊背。
  “苍天,你言而无信!”男子转身,嗥啸,长发披撒,如同魔神。
  剑,赤红如炬,斩向电龙。
  电龙张开大口,仿佛洪荒之门。
  空间扭曲,长剑崩碎。
  一道倩影掠过,推开了男子。
  “不!”男子倒在风中,眼睁睁看着那电龙贯穿女子的身体。
  “九哥!保重!”女子嫣然一笑,像是一幅丹青被电光寸寸撕裂。
  “灵儿!”男子泣血长啸。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4次 发图:19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ynnghl 时间:2017-08-02 07:24:44
  @木易国强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2 17:36:20
  第二节 魂玉
  他,禅宗天才东第九;她,司花飞天赵灵儿。
  十二莲上,道果盛会,一个男孩邂逅了一个女孩。
  莲花台畔,只那么一瞥,就定了终身。
  他为她蓄发,她为他堕尘。
  他为她写下:“十二莲上玉人下,始知莲花是情花!”
  他为她吹箫,她为他弹琴,他为她长啸,她为他浅唱,他为她执剑舞,她为他执裙舞。
  一百年,真的很快,就像飞鸟掠过天空,就像烟雨化作长虹。
  天空湛蓝如洗,草木青翠欲滴,风轻柔吹过茅庐上的白草,拉出风笛般的乐声。
  “灵儿,你最喜欢莲花,就让这一池莲陪你吧!”东第九双手捧着一枚绯色玉佩,目光中饱含深情,“长则一年,短则一月,我就会回来陪你。若是我一直没回来,你就走吧,不要再等我了!”
  “九哥!”玉佩上,缓缓站起一道乳白倩影,虽然只有寸许,却眉眼清晰,与陨落的佳人一般无二,“你要去哪?”
  人影渐渐变大,除了是虚态,其他与真人一般无二。她抬起手,轻抚男子苍白鬓角。
  “一夜白发!”她的身子微微抖动,像是哭泣。
  这是魂体,不幸中万幸,他用水魂玉保住了她的魂魄。
  “北域万魔窟!”东第九目视北方,声音决绝,“我查过古籍,只要找到幽寂水晶和造化神泥就能让你重生。幽寂水晶就在北域万魔窟!”
  “不!”赵灵儿的声音有些缥缈,却比他更加决绝,“我宁愿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你去那个地方!”
  “我意已决,不会改变!”东第九苦笑,像是无奈,却无比坚定。
  “九哥,让灵儿轮回吧!”赵灵儿目光凄然,声音低沉,“下一世,你再来找灵儿!”
  “傻妹子!轮回之后,一切记忆都会被抹除,人也是另外一个人了!茫茫人海,你又让我去哪找你!”东第九眼角有泪光闪烁。
  “可那地方……”赵灵儿摇头。那是什么地方,三界第一禁地,亘古恐怖之源,神都不愿提及的存在,一旦踏足,莫说全身而退,想死都难。
  “不要说了!等我!”东第九将玉佩系在一株莲上,看着它慢慢浸入水面,背后突然展开一对朱红光翼,直望北方飞去。
  翻过千山,越过万水,云气在脚下瞬息百变,青绿画卷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山黑水。
  青绿与黑白的边缘线上,东第九驻足北望。
  苍白沙丘一望无际,像是白骨堆成,幽暗水泊星罗棋布,像是地狱之眸。
  一条条黑气窜起,在空中织成混乱的云,又幻化出蛇蟒之状,让人不寒而栗。
  “走过去,你一定会后悔!”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呼唤。
  “我不会后悔!”东第九自言自语。
  “什么情,什么爱,那不过是上苍骗人繁衍的阴谋罢了!放弃吧,你要清楚,只有生和死才是最真实的!”
  “如果真是这样,我宁愿死于阴谋!”
  “你会被吞噬,变成魔物身上的一块腐肉,永生永世不得安息!”
  “纵然变成一块腐肉,我也无怨无悔!因为,我去做了!”
我要评论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2 20:17:08
  

  
作者:lynnghl 时间:2017-08-02 22:47:08
  @木易国强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0:16:23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49:06
  第三节 魔域

  呼唤、尖叫、呻吟、诡笑、哭泣,黑气里一张张脸生生灭灭,像是嘲讽,像是引诱,也像是恐吓。
  东第九没有回头,朱红长翼一夹,穿过扭曲如麻的黑气丛林,直奔正北。
  突然,一只触手从下面的黑水池中探出,抓向了东第九的身子。
  东第九一个盘旋,躲过触手,手中长剑一挥,劈空就是一道匹练似的赤红剑罡。
  触手被斩断半截,再次没入黑水。
  下一刻,一个十丈大小的狰狞黑影冒了出来。
  这是一只似鸟非鸟、似豹非豹的怪物,背后拖着三个千疮百孔的翅膀,翅膀上长满肉瘤。每个肉瘤都是一个人头,或笑或哭,龇牙咧嘴,若是常人,只要看上这一眼,定然也是肝胆俱裂!
  “蛊雕!”东第九眉头皱起。
  魔物厌光,一般昼息夜出,但十分容易受到惊扰。那些黑气就是它们身上的魔息,只要触碰到半点,就会唤醒一头魔物。东第九万般小心,却还是触碰到了某根魔息,召来了此等恶物。而且这恶物还不是一般魔孽,乃是大魔蛊雕。
  蛊雕一声尖叫,身边突然腾起十多条碗口粗细的黑气。黑气扭动,如同蛇蟒,直接卷向了东第九。
  一旦被魔息沾染躯体,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魔化,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妖孽。
  东第九身边立即荡起一圈朱红光晕,手中长剑更是一连斩出数十道剑罡,这才勉强化解对方的魔息缠绕。
  就在此时,一条漆黑触手抛了过来。事实上那是一条尾巴,长三丈,水桶粗,最后面一截像是强行粘在一起的,断面明显是错开的。
  “断肢再续!”东第九面色大变,长剑一荡,吐出丈许剑芒。剑芒耀眼夺目,只一划,再次将那触手斩成两段。
  残肢掉落的瞬间,白沙中立即窜出一群异形。这些东西生吞活剥,一眨眼功夫就把那触手给吃了。
  “嘶!”蛊雕翅膀一扇,扑向了那些小怪物。
  “走!”说时迟那快,东第九一低头,身边光罩突然幻化成贴身光衣,整个人像利箭一样穿梭而去。
  光色越来越暗,黑气越来越乱,即便开启了天眼通,东第九也越来越难以分辨了。在这黑暗丛林中,他越来越像一只没头苍蝇。
  窸窸窣窣的声音此起彼伏,沙丘里,黑水中,开始冒出一个个扭曲、残破、腐朽的怪物,眨眼间就是黑压压一片。
  “我以为信念可以战胜恐怖,却没想到这恐怖连信念也可以吞噬!”
  绝望之下,东第九完全放开光罩,整个人燃烧灵气,像是一根烛天之蜡。哪怕魂飞魄散,身化灰灰,他也不愿葬身魔物之口。
  下一刻,成百上千道黑影扑了上去。
  千钧一发,一座“小山”突然冒出。那是一个蟾蜍模样的怪物,背上长满了人头疙瘩,嘴巴张开有十多丈,只一口便将上千魔孽连同东第九卷进了腹中。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52:25
  第四节 执念

  浑浑噩噩,东第九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的身子没了,只有一颗头镶嵌在那只蟾蜍的背上。事实上,从他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一个长满狰狞头颅的“山坡”。离他最近的一颗头颅是一颗三角蛇头,它吐着黄绿色的毒液,一条腥臭的蛇信还时不时舔舐东第九的脸。
  “这就是爱的下场吗?”
  “我早警告你了!你不听,后悔了吧!”
  “不,我不会后悔!灵儿,我尽力了,奈何天不佑我!”
  天地突然翻转,东第九这才发现自己的寄身,那只蟾魔正在被人提起,向着一个黑洞洞的嘴巴里放去。
  被吞噬的瞬间,他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全貌。
  这是一个人面鸟身的怪物,身子竖起来足有百丈,两只耳朵上各盘着一条巨蟒,脚下踩着一只巨龟。
  禺疆,这竟是传中的魔王禺疆。
  这一次,东第九的头出现在了禺疆的脸上。他的意识越来越混沌,心里却仍旧放不下一个人。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睁开眼,却发现周围漆黑一片。
  这种黑,不是黑夜的黑,是绝对的黑,没有时间,没有空间,只有黑暗。
  一团血光缓缓飘来,像是一团星云。
  血光中是一具诡异骸骨。骸骨人首蛇身,精英剔透,像是赤钻,尤其是那颗头骨,红的璀璨夺目。
  映着血光,东第九这才发现骸骨周围乌压压伏拜着一片山岳般的魔物。禺疆排在最后面,显然是喽啰一个。
  “咦!”骷髅头中突然有声音响起,“竟然还有一个独立魂体!”
  那声音沙哑而妖异,让人不寒而栗。
  “小虫子,你叫什么名字?”那声音问道。
  虽然距离很远,但东第九知道对方这是在跟自己说话。
  “东第九!”
  “连禺疆都被不能吞噬你,你的魂体应该很特别!来,来,让我看看!”
  下一刻,东第九只觉得整个人掉进了某个无底黑洞,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灵儿,再见!”
  “灵儿!看来你心中的执念很不一般!”那声音再次响起。
  时空定格,无底黑洞变成了一个匣子。
  “你为何而来?”
  “为了幽寂水晶!”
  “看来你想让一个人重生!是那个灵儿吧!”
  “是!”
  “他是你的恋人?”
  “挚爱!”
  “挚爱,嘿嘿,为了所谓的爱,永堕魔域,你后悔吗?”
  “没有后悔,只有遗憾!”东第九慨然长叹,“我只遗憾没拿到幽寂水晶!”
  “即便有了幽寂水晶,没有造化神泥,你也不可能让她重生!”
  “只要能拿到幽寂水晶,我就能拿到造化神泥!”
  “你可知道造化神泥在哪?”
  “死星太牢!”
  “你敢去死星太牢?”
  “当然敢!”
  “好!”那声音朗声大笑,“就凭你这份胆气,我决定帮你一把!”
  那声音刚落,东第九的身体就开始慢慢从禺疆脸上抽离。
  手还是那双手,脚还是那双脚,身子还是那身子,衣服还是那衣服,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现在突然醒了。
  • 网络写手我第二: 举报  2017-08-18 15:48:12  评论

    “好!”那声音朗声大笑,“就凭你这份胆气,我决定帮你一把!”--感动,读过一些武侠故事,多数是争霸主,找密藉,千篇一律了,只有楼主的文字感人至深。好文。
我要评论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53:05
  第五节 叛乱

  天庭,凌霄殿,一串晨鼓过后,昊天玉帝登上了至尊宝座。
  文武朝臣站成两列,手持玉笏而立。
  “众卿可有启奏?”玉帝凤眼一抬,龙威乍现。
  “启禀陛下,昨日下界有名东第九者,举旗叛乱,还妄言杀上天庭!”托塔天王李靖上前奏禀道:“臣已将他拿下,还请陛下发落!”
  “杀上天庭!”玉帝微微一惊,“他有多少人马?可有漏网之鱼?”
  “就他一个!”
  “一个?”玉帝笑了。
  “压他上来!”
  片刻后,东第九被两个金甲武士扭上大殿。
  “你就是东第九?”
  “正是!”
  “为何叛乱?”
  “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好个狂徒!”玉帝勃然大怒,“太白,你执天条,来告诉他叛乱该当何罪!”
  “天条十八,乱世者,永堕太牢!”太白金星上前宣示。
  “东第九,你可有悔?”
  “无悔!”
  “好!那朕就罚你永堕太牢!”昊天玉帝右手一台,当空祭出了一方玉印。那玉印滴溜溜一转,放出一道华光正罩在东第九大椎之上。
  这就是苍天帝印,隔绝人天的禁锢神器。
  “啊!”东第九一声惨叫,响彻凌霄。
  一叶竹筏划过长空,落在一颗孤悬太虚的星子上。
  所谓太牢,并不是一个牢房,而是一颗孤悬太虚的星子。这颗星子,名叫死星。之所以叫死星,是因为它上面没有一丝灵气,只有遍地毒瘴秽物、洪荒凶兽、极恶大囚。
  永堕峰上,东第九刚刚吸了一口气,就猛烈咳嗽起来。这里的空气简直污浊到了极点,让他这真人之躯一时都无法承受。
  朱雀之翼展开,他一纵而下。
  地面上到处都是荆棘毒葛,让人无法落脚。蒸腾的瘴气,更是让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他盘旋了几周,最终还是掠过这片山谷,向着东南方向飞去。
  除了荆棘就是沼泽,除了毒瘴就是秽物,这片土地看不到头望不到边,只有让人窒息的绝望。
  他一连飞了一天一夜,依然没有找到那传说中的太岁神泥。
  突然,半空中飞来一条黑影,一口就吞向东第九。
  东第九暗道一声不好,一个凤舞九天,直向天心窜起百丈,这才看清对方的模样。
  这是一条独角怪蛇,水缸粗细,十丈长短,整个身子笼罩在一团毒瘴中,扭转百变,眨眼间就冲到了东第九身前。
  “龙蛇!”东第九大惊。他没想到刚踏上这死星就碰上了此等洪荒戾物。
  “斩龙!”
  没有剑,他只能以手为剑。一道朱红灵芒从他掌心、五指间喷薄而出,华光烁烁,足有丈许。
  随着一个漂亮的挥斩,龙蛇的独角直接被削去了大半。
  “嘶!”龙蛇一声怪叫,身子迂回卷曲,再次发动猝然一击。
  这一击可谓电光石火,连尾迹都出来了。
  这时候,东第九突然身形一晃,化作七道残影。七道残影分别出现在龙蛇身子前后左右,各持利芒,同时斩落。
  再见那龙蛇,直接就被斩成了八截。残肢一截截掉落,刹那间污血漫天。
我要评论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55:12
  第六节 死星

  东第九落地,整个右手臂鲜血淋漓。这不是龙蛇的血,而是他东第九的血。
  “没想到我竟弱到了这种程度!”东第九苦笑。
  修行者有两大境界,灵境,真境。灵境施展的神通完全取决于个人精气神,真境神通则可以借助天力,两种神通的威力不可同日耳语。苍天帝印就是隔绝人天,让人无法借助天威。若是没有这该死的封印,这一斩他东第九绝对毫发无伤。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感觉到了苍天之重。他的脊背不觉间弯了一些,像是不堪重负。
  他落下,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一个山洞躲了进去。
  一天一夜的飞行,再加上刚才这一场恶战,他的灵气消耗很大。这地方没有灵气补充,如果一直这样耗下去,即便是不死,也会堕凡。
  他打坐,慢慢稳住气息,这才发现身边围满了一片色彩斑斓的条形物。这是剧毒蜈蚣,每一条都有数尺长,密密麻麻扭在一起,其中几条已经爬到了他的腿上。
  东第九一阵目眩,当即掌心一托,生出一朵莲花模样的赤红火焰。
  这是佛心莲灯,专门克制一切毒物戾物。
  果然,蜈蚣纷纷退去,眨眼间踪迹全无。
  “灵儿,我们到死星了!”东第九取出玉佩,深情凝视。
  “九哥,你这是何苦!”赵灵儿的身影再次浮现。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魂体在慢慢消散。
  “灵儿,快进水魂玉!”东第九连忙将玉佩贴在胸前。
  他只知道这死星不通轮回,却没想到这死星还噬人魂魄。
  “九哥,我觉得我快不行了!”水魂玉中的声音像是游丝。
  “灵儿,你要坚持住!不要让我一个人终老死星!”东第九的声音微微颤抖。
  “这造化神泥到底在哪!”东第九苍然泪下。经此变故,赵灵儿的魂体更加虚弱了。第一次,他感到了害怕,他害怕时间不等人!
  “不行,我不能在这浪费时间,找,对,现在就去找!哪怕是把这死星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把造化神泥找出来!”这一刻,他无比坚定。
  一个人,身披蓑衣,脚踏草鞋,穿过荆棘,越过山谷,趟过沼泽,与洪荒凶兽搏斗,与虫蝥蛇蝎为伍,与毒瘴秽物同眠,在风雨雷电中前行,在漆黑暗夜中摸索。
  一眨眼,就是小半年。他终于遇到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老头,背驼的很厉害,一脸胡子几乎挨着地面。
  “老丈,您可知道造化神泥在哪?”东第九问。
  “小伙子,你是新来的吧!”老头驻足,十分费劲地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从气息上来看,这人身上没有半点灵气,反倒一身死气,绝对一凡人。
  “是,老丈!您知道造化神泥在哪吗?”
  “造化神泥呀!咳,这个我知道!”老头气喘吁吁,“它在末日山谷,十年前,不,应该是三十年,我去过那。记得那时候,我还很年轻……”
  “老丈,您可以告诉我末日山谷怎么走吗?”东第九迫不及待。
  “告诉你你也找不到,这样吧,我带你去吧!”老头站起来,领着东第九颤巍巍向前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着他年轻时候的故事。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56:05
  第七节 青龙

  “年轻人,你走慢点,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老头叫苦不迭。
  整整一天,才走了最多五里路,要是这样走下去,这要猴年马月才能走到千里之外的末日山谷。
  东第九皱眉,看了看老者,无奈叹了口气。
  毕竟别人是在帮自己,而且他这身子板确实折腾不起。
  “老丈,这样吧,我来背你!”
  “这,这怎么好!”
  “好了,别说了,走吧!”东第九背起老头就走。
  三天三夜三百里,纵然真人之躯,东第九也有些吃不消了。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放慢脚步继续向前走。
  烈日当头,毒瘴氤氲如画。抬头的一瞬间,东第九突然有些眩晕。
  这时候,老头的手突然动了一下,五指之上登时生出一道贼亮寒光。
  电光石火,东第九缩骨收筋,一个金蝉脱壳从对方的缚龙锁中抽出了身子。纵然如此,右颈之上还是鲜血淋漓。
  “嘿嘿,好身手!”那人诡笑,直起身子,扒掉了脸皮。他根本不是什么老头,也不是什么驼子,而是一个身材高大、目光阴鸷的青年男子。
  “找死!”东第九朱雀之翼展开,整个人化作一团赤红火云卷向了对方。
  那人纵身而起,半空中抽出一对青色光翼,十指电光缠绕,恍若裂天雷线,向着火云就扑了过去。
  两个人,一个似凤凰浴火,一个似苍鹰击天,直打的木摧石裂、天昏地暗。
  “小子,你的确很有本事,可你的血总有流完的时候!”久战不下,那人也着了急,开始进行心理攻击。
  这家伙说的不错,大量的失血,已让东第九油尽灯枯。现在唯一支撑他的,就是最后一口气。
  “我死,也要拉上你垫背!”东第九仰天大笑,灵气燃烧,整个人像是烈日。
  就在此时,丛林中突然卷起一阵狂风,腥臭之气铺天盖地。紧接着,乌压压的蛇蟒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为首一条磨盘粗细,拱起身子有十多丈,三角头颅像是小山,上面站着一个高大身影。
  “青龙!”阴鸷男子面如土色。
  映着日光,东第九看的很清楚。这是一个精瘦男子,身高丈二,眉含神威,目转青萍,应该是一位龙族大高手。
  “又是两个肉灵芝!今天收获不错,哈哈!”龙族男子朗声大笑,“孩儿们,带他们回妖谷!”
  东第九这才发现一些巨蟒身上还卷着人,总数不下三四十,从气息上来看,都是修行者。
  一群巨蟒迅速围了过来,吐出了长长的芯子。
  “小的裂空,拜见青龙大人!”阴鸷男子五体投地,恰好露出颈部几片褐色鳞片。
  “你是蛟族的人?”
  “是!要不是遇到青龙大人,小的早就被这蠃虫给害了!”
  “额,抬起头来!”
  “大人天威在上,小的不敢仰视!”
  “抬起头来!”龙族男子的话不容置疑。
  “是!”裂空这才十分不情愿的抬起头。
  “黑白眼!哼,你竟敢骗我!”龙族男子勃然大怒。
  “小的没骗大人,小的确实有四分之一蛟族血统!”裂空头如捣蒜。
  “一个孽种,也敢冒充我神族!带走!”龙族男子鄙夷。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56:47
  第八节 妖谷

  裂空一咬牙,两脚一蹬拔地而起,化作一道青光直望西北遁走。
  “想跑!”龙族男子冷笑,右手一伸,隔空探出一只青鳞龙爪,只一下就将裂空抓了下来。
  再见东第九,周身笼罩在一个赤红光罩内,如同烈日。光罩外,还有两条匹练似的星环,纵横轮转,斩杀巨蟒一片。
  “想自燃,没那么容易!”龙族男子又是隔空一抓,将东第九摁在了地上。
  某处洞窟,东第九被穿了琵琶骨钉在石壁上。
  那叫裂空的就在他旁边,鼻青脸肿,灰头灰脑。
  洞窟很大,足有百丈,像他们一样被钉在石壁上的还有好几百号。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真境,也有灵境,但所有人无一例外,都是奄奄一息。
  “兄台,高姓大名!”裂空扭过头来。
  “卑鄙!”东第九不屑一顾。
  “卑鄙,在这个人吃人的鬼地方,卑鄙就是赞歌!”裂空苦笑,接着一声叹息,“说起来,我也是冤大头,如果没碰到你,我也不会去乌木林,也不会遇到妖谷围猎,更不会现在陪你一起等死!”
  “说说妖谷!”东第九不愿听他瞎扯。
  “这么说吧,整个死星上的大妖基本上都在这!”裂空声音颤抖,“记得几十年前还有几个人族山头,现在都被灭了。妖族的体质太强横,我们人族太弱了,只能沦为食物!”
  “你不是混血吗?”
  “鬼才是混血!老子是纯纯正正的人族!”
  “为了活命,你还真是不要脸!”
  “如果是在外面,老子头掉了也不会眨下眼睛,可在这地方,人死灯灭,啥都没了!谁不怕!”
  “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
  “你没听见那狗东西叫我们肉灵芝吗!”裂空骂骂咧咧。
  “什么意思?”
  “你看中间那个笼子,里面那头凶兽是他们蓄养的灵珠兽,等我们这一身灵气被它吸走,这身子也就是它的口中食了!”
  东第九打眼看去,果然发现洞窟最中间、雾霭迷蒙处有一个玄铁笼子,里面卧着一头披毛带角、利爪獠牙的恶兽。那恶兽口中含着一颗人头大小的五彩灵珠,随着它大嘴一吸,整个洞壁上立即荡起一片缤纷烟霞。烟霞飘飘渺渺,最终慢慢汇聚在那珠子中。
  这一刻,东第九只觉得丹田之内翻江倒海,灵气像是决了堤的水,透过周身穴窍倾泻而出。
  “犼!”东第九大惊。
  “不是吼,是年兽!”裂空语出惊人。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穷山恶水出凶兽,当年能生出一头,现在也能!”
  年兽,那是何等存在,上古五大凶兽之首,以龙凤虎鳌为食,一旦出现,足以祸乱天下。
  但事实就事实,眼前这头凶兽就是亘古以来第二头年兽。至于这年兽为何会诞生,又是怎么诞生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57:20
  第九节 抉择

  “妖谷有四个大王,分别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都是真境中期的大高手,抓我们的那位就是青龙,排名第二,战力你也看到了,绝对不是我们人族可以抗衡的!”
  “想当年,我们人族也出了几个真境中阶的高手,可惜身子太弱,根本就是送上嘴的菜!”裂空唏嘘不已。
  这时候,两个竖瞳大汉走了过来,拖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扔进了铁笼子。
  “啊!”惨叫声刚响起就没了,接着是一串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看见没!这就是我们的下场!”裂空闭上眼睛,身子微微抖动。
  洞口的光亮了又暗,暗了又亮,东第九越来越虚弱,最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被掏空了吗?”浑浑噩噩中,他自言自语。
  “兄弟,看来你是要先走一步了!”裂空气喘吁吁,却还在笑,诡异的笑,“留个名吧!”
  “东第九!”
  还是那两个竖瞳大汉,还是同样的动作。
  铁链在地面上哗哗作响,像是树叶在风中剥落。
  东第九被高高抛起,落向那血盆大口。
  这一刻,他闭上了眼,仿佛又回到了烟雨峰。
  阳光洒在莲尖的露珠上,散出一串玲珑珠晕。
  他仰首,天空湛蓝如洗。
  他闭上眼睛,深深呼吸,再睁开眼,却发现苍穹如同血窟,一篇神秘文字渐渐浮现。
  这是一种炼体奇术,甚至可以说是邪术。
  寻常炼体术都是以灵气锤炼躯体,佛门七宝身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种。此类法门修炼起来极其困难,甚至可以说是龟速。东第九修炼多年,琉璃身连最初级的开光都没达到。
  而眼前这种炼体术却是化血为精,具体来说,就是噬人之血化成自身精气,噬一虎则有一虎之力,噬一龙则有一龙之力,眨眼间就能让人脱胎换骨、蝼蚁成象!
  噬人之血,这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禁忌。莫说他东第九佛根深种,便是常人也不敢轻易张开这嘴。
  “我佛慈悲,在下就是葬身兽腹,也绝不会修炼此等邪术!”一个声音道。
  “这世间那有什么邪和正,有的只是强和弱!你不噬它的血,它就噬你的血,这很难抉择吗?”另外一个声音道:“别忘了,你可不是一个人,你还有灵儿!”
  电光石火,东第九豁然睁开眼睛,一口咬在了年兽的舌尖上。
  下一刻,紫红血浆喷涌而出,直接灌入了他的喉咙。
  东第九连忙运转噬血功,将那紫红血浆化成一缕紫气吸入口鼻。
  再见那大头年兽,竟是一改狰狞,眼睛眯起,像是进入了休眠。
  “天珠怎么样了?”一个紫衫女子走了进山洞。酒红长发华丽束起,好似翎羽,两只眸子宝光流转,宛若火晶,身子丰腴饱满,凸凹有致,面容也算姣好,只是表情有些僵硬。
  此女就是朱雀,妖谷四王之中排名第四,也是唯一的一位女性。
  “回禀四大王,这几天年兽一直没有动静,应该是天珠圆满了!”
  “弹指百年,这时间过的真快!”朱雀唏嘘,“你们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
  朱雀身子一晃,人就消失在烟霭朦胧的山洞。
  也就几百丈的山洞,此时在她眼中却仿佛万里之遥。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展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7:57:55
  第十节 桃花

  “四妹!等一等!”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朱雀驻足,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气。
  “三哥,你也来了!”朱雀转身,甜甜一笑。
  “是啊,天珠计划事关重大,我也过来看看!”来人是一位魁梧青年,身高过丈,头似笆斗,两只眼睛紫光琉璃,一身筋肉金刚匹灿。
  此人乃是白虎,妖谷三大王。
  一百年前,妖谷四王合力擒获了一头年兽。这年兽有吞天之赋,对灵气的汲取速度还在神兽百倍之上。于是,天珠计划诞生。
  他们把年兽锁在玄铁笼中,又抓来一批批修行者,让年兽汲灵成珠,并称之为天珠。一颗圆满天珠足以让真境中阶直接晋级真境巅峰。
  天珠计划原本安排有四轮,每轮一百年,这是第一轮,天珠理应归属大大王玄武。至于后面三轮,天珠依次归属青龙、白虎、朱雀。
  一百年可以等,两百年也可以等,三百年、四百年就太久了。而且眼下,四人都是真境中阶,实力相差不大,这才能平起平坐,他日若是有人进阶巅峰,这天珠归属恐怕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两人表面上同心协力,心里却是各怀鬼胎。
  “怎么回事!”
  两人的目光落在中央囚笼上,登时惊的三魂出窍。
  眼前的年兽虽然依旧高大如山,却两眼无光,毛皮干瘪,俨然一具僵尸。
  “天珠!”两人同时飞身而起。
  这时候,一道人影从年兽口中跳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白虎大惊。
  “东第九!”
  “别跟他废话,天珠一定在他手里!”朱雀火翼一扇,就向东第九卷了过去。
  “星尘爆!”白虎双拳破空,登时打出一片钻石流影。
  火焰与流钻汇聚在一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东第九。
  电光石火,东第九身边突然荡起一圈朱红光罩。光罩之外,还有一纵一横两条耀眼夺目的星环。
  星环一闪,直接将朱雀、白虎当空抹杀。
  妖谷之中,无数熊罴鼋龞、鹰隼蛟蟒上蹿下跳,一片大乱。
  朱红光罩像是烈日,两条星环更是展开百丈,所到之处血雨纷飞。
  “找死!”云丛中,突然探下一只青色龙爪。
  龙爪当空一抓,便将那朱红光罩捞在手中。
  星环交错轮转,瞬间割下对方四根爪子。剩下的最后一根爪子,又被东第九双手扣住。
  “给我出来!”东第九一声大吼,竟硬生生从云层中扯出一条百丈青龙。
  “尔敢!”青龙咆哮如雷,大嘴张开,想要一口吞掉对方,不料整个身子完全失去了控制,重重摔在旁边一座山峰上。
  这一刻,所有人都傻了眼,包括那些没有灵智的荒兽。
  百丈龙躯被一次次高高抛起,一次次狠狠砸下,哪还有什么龙的威严,简直就是一条任人宰割的死鱼。
  突然,一座山峰掀到,冒出一只百丈巨鳌。
  “是你偷走了我的天珠!”巨鳌口吐人言。
  “是又怎样!”东第九丝毫不惧。青龙被他扔在山坳里,奄奄一息。谁曾想,前些日子还威风八面的他,眼下却只剩下苟延残喘的份了。
  “那就得死!”巨鳌四脚一蹬,腾空而起,百丈腹甲泛着苍白寒光,遮住了小半个天空。
  随着它张口一呼,一派幽绿邪光密布虚空。绿光中,霜刀雪刃呼啸而下,恰似千军万马踏碎星河。
  刹那间,整个山谷冰晶如刺,草木山石尽被折摧。
  再见东第九,护体灵罩早已千疮百孔,周身上下紫血淋漓。
  “嗷!”东第九一声长啸,拔地而起。
  天空尽头,一点赤光落下,瞬间变成了一个百丈大小的手掌虚影。
  玄武一声惨叫,整个身子被那手掌硬生生按进了地面,龟甲四分五裂,六窍血如洪流。
  桃花树下,一座茅庐凌乱风中。
  佳人抚琴,玉郎吹箫,琴箫和鸣,云天杳渺。
  远处,一群人五体投地。为首者,正是那大难不死的裂空。
  “九哥,你真的决定了吗?”赵灵儿抬头,一双眸子落在东第九脸上。
  东第九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天空。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8:00:06
  故事到此为止!

  前两天太忙,今天总算把稿审了下,一口气都发出来了。

  希望大家喜欢。
我要评论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3 19:14:34
  借个美图

  

  
作者:欣雨ws 时间:2017-08-03 19:23:12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8-03 23:17:48
  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04 05:33:35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8-04 06:06:30
  支持佳作
作者:有田无篱 时间:2017-08-04 10:01:29
作者:七勿莲 时间:2017-08-04 11:37:24
  为什么爱情总有等待
  
作者:zy巫山云雨 时间:2017-08-04 11:50:26
  云雨携原创诗词来顶
  鱼玄机
  文/巫山云雨
  常怨女儿身,怀才复思春。
  宴前游恣态,月下乞怜人。
  抚额无官冕,开囊有俸银。
  姓名终照世,一半落风尘。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8-04 13:38:10
  周五来问候,请慢下忙碌的脚步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8-04 14:48:22
  好文采!支持楼主!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4 15:53:02
  @七勿莲 2017-08-04 11:37:24
  为什么 爱情 总有等待
  -----------------------------
  没有风雨哪有彩虹,平淡的日子总有一天会把爱情消磨殆尽,桃花树下一千年,估计九哥也要发疯。文字世界是唯美的,现实却是荒芜的。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8-04 22:32:48
  开头便吸引人,鸳鸯劫下鸳鸯散。好悲催的故事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8-05 04:55:44
  支持佳作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05 06:50:44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5 08:25:12
  @海上的一滴水 2017-08-05 06:50:44
  http://static.tianyaui.com/img/static/2011/imgloading.gif
  -----------------------------
  多谢支持!
作者:大国文子 时间:2017-08-05 08:57:23
  继续顶
作者:玄佛心易诀 时间:2017-08-05 10:30:49
  精彩,支持楼主!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8-05 10:54:33
  送上周末的问候

  
作者:lynnghl 时间:2017-08-05 11:08:58
  @木易国强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lynnghl 时间:2017-08-05 11:09:40
  来顶佳作
作者:zy巫山云雨 时间:2017-08-05 11:21:29
  云雨携原创诗词来顶
  戏说画梅墨少价高
  文/巫山云雨
  到手横枝三两条,
  铺笺尽看雪花飘。
  君心应比梅心傲,
  何不同梅担寂寥。
作者:guaerjiakang 时间:2017-08-05 11:23:48
  周末问好,支持美文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8-05 11:30:28
  周末快乐,顶起来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8-05 11:41:41
  望溪新诗:
  [d:调皮]
  骑上母猪痛饮浆糊去远征
  仿佛伟大的蚂蚁追求永恒的无知
作者:欣雨ws 时间:2017-08-05 13:03:17
  周末顶文,顺便问候朋友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5 16:38:05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05 17:38:54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5 20:21:52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8-05 21:22:11
  @木易国强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8-05 21:23:53
  顶起佳作!
  
作者:迎飞画室 时间:2017-08-05 21:47:44
  顶帖不含糊!嘻嘻!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06 04:54:11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8-06 05:48:09
  大鼎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6 08:29:36
  @梦蝶的陶渊明 2017-08-06 05:48:09
  大鼎
  -----------------------------
  多谢好友支持,还请多多指导!
作者:七勿莲 时间:2017-08-06 09:23:17
  看着心痛,我从来不知道男子也能深情如此
作者:七勿莲 时间:2017-08-06 09:49:23
  上穷碧落下黄泉,敢负苍生敢负天
  • 木易国强: 举报  2017-08-06 09:54:23  评论

    多谢好友,其实我这文字不为别的,就是想交一些真正的朋友,互相分享自己的另外一个幻想世界。现实在枯燥,理梦想又太孤单。
  • 七勿莲: 举报  2017-08-06 10:34:41  评论

    这样孤傲又这样执着,值得有个红尘知己
我要评论
作者:lynnghl 时间:2017-08-06 11:14:44
  好文佳作,力顶!
作者:guaerjiakang 时间:2017-08-06 12:08:40
  周末好,来支持美文,顶。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6 13:13:55
  @lynnghl 2017-08-06 11:14:44
  好文佳作,力顶!
  --------------------------
  多谢好友支持!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6 13:14:40
  @guaerjiakang 2017-08-06 12:08:40
  周末好,来支持美文,顶。
  -----------------------------
  多谢好友支持![xyc:感恩]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7-08-06 13:37:22
  回访一下,马克
作者:洛塔锁姑娘 时间:2017-08-06 15:20:13
  问候楼主!顶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8-06 16:28:44
  周日下午看望楼主,祝休息日心情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8-06 21:46:15
  @木易国强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8-06 21:46:56
  支持文友!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07 04:41:05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8-07 05:33:20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迎飞画室 时间:2017-08-07 10:16:00
作者:guaerjiakang 时间:2017-08-07 12:13:51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再接再厉,顶。
作者:zy巫山云雨 时间:2017-08-07 12:58:23
  云雨携原创诗词来顶
  见荷开阳台有感
  文/巫山云雨
  清绝一枝荷,泠然楼上哦。
  岂因风劲足,瓦片夺清波。
  • 木易国强: 举报  2017-08-07 14:22:46  评论

    多谢好友赐诗! 昨夜大雨,十年未见,今天见好友妙诗,也班门弄斧吟上两句: 夏晚夜正清,忽有黑云冲,群龙杀远野,剑气贯长空。
我要评论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8-07 13:19:19
  

  
我要评论
作者:欣雨ws 时间:2017-08-07 13:21:15
  佳作顶起,祝好友周一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佛保住 时间:2017-08-07 13:41:33
  问好,支持美文
我要评论
作者:欣雨ws 时间:2017-08-07 19:03:17
  支持佳作,顺便问好~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07 20:08:31

  
我要评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8-08 06:22:34
  支持佳作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8 08:25:58
  @梦蝶的陶渊明 2017-08-08 06:22:34
  支持佳作
  -----------------------------
  多谢好友支持![xyc:感恩]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8 08:26:41
  @欣雨ws 2017-08-07 19:03:17
  支持佳作,顺便问好~
  -----------------------------
  [xyc:感恩]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8-08 09:07:58
  @木易国强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佛保住 时间:2017-08-08 09:08:28
  欣赏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guaerjiakang 时间:2017-08-08 09:54:29
  欣赏精彩佳作,继续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焱炎鑫鑫 时间:2017-08-08 11:40:40
  立秋刚过,还没出伏,天气依然炎热,注意防暑降温。
  我妹妹做的东海特产海石花膏。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8-08 12:59:14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7-08-08 13:14:36
  @木易国强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zy巫山云雨 时间:2017-08-08 14:44:31
  云雨携原创诗词来顶
  夏日拾句
  文/巫山云雨
  乡村老树荫长河,
  光腚童儿比鸭多。
  我欲脱衫相逐水,
  忽惊岁月早流过。
我要评论
作者:欣雨ws 时间:2017-08-08 19:32:00
楼主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8 20:51:55
  @欣雨ws 2017-08-08 19:32:00
  
  -----------------------------
  多谢好友支持!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8-08 20:59:03
  支持文友!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8-08 21:19:10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8-08 21:19:30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