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社会/言情-云殇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2:39:19 点击:608 回复:9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大学毕业以后我便毅然决然地加入了失业大军。
  我是一定要回到那个小城的。
  燕子打电话来。她是我从小到大的死党,她问我,你真的决定那样做了?
  我说:是!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件事吗?
  她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但我知道,她会竭尽全力的帮我。


  我站在自家的院子外,透过铁栏杆向里看,灯光还是一样的灯光,只是年久失修,栏杆已经生锈了。
  母亲在世时规矩很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出门进门都要报门。母亲说,家该有个家的样子。
  我摸着粗糙的栏杆,轻声说:妈妈,我回来了。
  天上的月亮静静看着我,发出无悲无喜的光。
  我知道,母亲不会再迎上前来,用了宠溺的语气回答我:我的小云儿回来了!


  呆在家里,继母的脸色一日比一日难看,我明白,让她供我读大学已经非常不易,若非父亲坚持,我早就已经被换成了彩礼。好在我在这一带算是个有点名气的美人,如今大学毕业,身价也倍增。否则早已不知被赶去何处栖身了。
  我现在是待价而沽的商品。
  我早有心里准备。


  母亲死的时候,用那双眼睛怨毒地看了我半天,最后却只是流泪。我常常梦见的那双眼睛,困惑了许多年我才想明白,母亲那怨毒的神色,是因为我长得实在太像父亲,母亲到死都恨着父亲。 她最后流下泪来,是担心我以后怎么办?
  她在为她唯一的女儿担忧。只有我的母亲会为我的未来真正担忧。
  只有她一个人。


  继母干别的不行,倒是很有一帮臭味相投的三姑六婆。一放出风声说要为我相亲,很快就把消息传播到了小城的各个角落。

  继母坚持要我每个傍晚,在院子里洗衣服。我这算是当众展览?来显示我的贤淑能干,我这样想着,有点哭笑不得。
  夕阳的余晖,落在院里的桂花树上。
  这还是当年母亲移来种下的,是一株金桂,母亲说图个好兆头。
  这些年没人打理,桂花却年年按时开落,自己活的热闹。
  我抬手拢了一下掉下来的散发,不由得想起母亲的话,母亲说我头发像她一样的黑直亮,母亲说我总捡父母的长处来像,是个有福气的女娃。
  我怔怔想着,光便在手臂上铺了一层浅浅的华泽,像细腻的白瓷被上了一层粉釉。
  我好像听到了拍照的声音,循着声音回过头,正看见有一男子立在夕阳里望向我。

  我不由得轻叹,我这继母也真是成了精了。夕阳搅扰了视线,人看着都分外妖娆。继母要人看的只是这个。
  不过想想也是,若非如此,怎么可以轻易击败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那种好强的人。
  从前我家也是富过的。那时,看别人外贸做的风生水起,母亲便辞职跟人合伙办了个玩具加工厂,专接外贸订单。母亲肯钻研更肯吃苦,我家出的东西样式特别、质量好,又赶上好时候,所以生意发展得不错。
  好景总不长,有点钱的父亲不知怎么的就跟一风流寡妇勾搭上了,这便是我的继母。
  父亲,除了长相尚可以外,其他其实一无是处。
  钱都是母亲没日没夜的辛苦换来的。长期过度的操劳,加上丈夫外遇的刺激,母亲一病不起,没过几个月母亲便离去了。
  办完母亲的丧事,只一个月,父亲就把继母接进了门,父亲对我说她的肚子不能等了。
  厂子里的事一直是母亲照看,母亲一去,合伙人都不认父亲的帐,最终厂子全归了合伙人,只象征性给我家些钱,家道便这样中落下来,最后只能开个杂货店来维持生计。
  其实这样也好。


  我要相亲的风声传到旧日同学那里,便陆续有同学提醒我小心我的继母。
  我都开着玩笑挡了他们的关心。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熟悉的电话号码,是高叡,是他家的固话,隔了四年的大学时光,我居然还记得这样清楚。
  他约我去喝茶。地点是在“吹雨轩”。
  多好听的名字,记得那时他说,愿一生一世陪着我并吹红雨,同倚斜阳。是纳兰容若的句子,可惜她妻子死的早,并不知道她的夫君对她是何种深情。
  我抿紧了嘴,却还是有叹息溢了出来。
  想起那时我临去上大学,给他打电话接通了却没人搭话,电话就那样一直被放在桌子上,我听到他母亲,我市法院院长夫人说:“让她打就是了,反正又不费我们钱……”
  他告诉我,传言北城王家已有人悄悄去相看了我。王家门下现有一子一侄,都未婚配。
  “只是那个儿子26岁了却连一个女朋友都没交过。”
  他平而长的眉皱起来倒比从前多了几分刚毅,“知道内情的都说他是性取向有问题,所以王家才一直急着为他物色一个女人。你继母是要把你给卖了。”
  我低下头,茶烟袅袅,想起高中住校时为了考大学,大家每天都挑灯夜战,熬不了的时候,都靠黑咖啡提神。那时候我基本处在缺衣少食的环境,哪里有钱买咖啡,都是他一瓶瓶带给我。
  想不到现在他改喝茶了。
  看我不说话,他急声说:“云儿,我给你打电话,我去你的学校找你,你都躲着,你还在生气?”
  “现在我在法院已经立足了,我有能力了,我不会再受她们掌控了,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了……”
  我的手里握着一枚小小的雨花石,上边的图案仿佛祥云。这是高三的他送给高二的我的生日礼物。记得那日他说:谢嫣云,你听好了!云是你,我做石,我一定会保护你。
  石头握久了,也是有温度的。
  我伸出手,慢慢打开把石头推到他面前,说:“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楼主发言:37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2:40:07
  请问怎么加进那个参赛的链接啊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2:53:53
  二、

  “南城王,北城梁,官家也要把道让。”
  南城王,说的就是他们王家。
  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女子怎么能惊动他们家。
  我觉得高叡真是多虑。


  然而是我想错了。
  王家真的约了日子相看我,且日子一到便派了车来接我。
  继母一遍遍叮嘱我,这可是天上掉馅饼,不,是金山,千万千万要把握住机会。
  我不想招惹王家更不想嫁进去,便打定主意做一场“三不”的演出:不讨好、不表现、不情愿。
  车子停在一处独立的院落,北门正对着护城河,两栋独立的二层小楼,朱红色仿古的建筑,就着河旁的百年老树,倒真显出些古色古香。
  南城这一处百余年的风景就这样被金钱圈入了王家的府邸。


  一个男人把我们迎进左侧一楼的会客厅,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我未来的公婆和丈夫。
  王伯伯很瘦却精神矍铄,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天上的鹰隼,老更弥辣。
  王伯母倒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冷淡,不过上下打量的目光像量体裁衣的卷尺一样围着我紧紧绕了个圈。
  那个面无表情的就是他们的独子,王世安,一世安康,是个好名字。
  我虽然就是来应个卯,但也不太好太明显,便装了文静的样子只盯着对着大门那方寿山石的摆件看,看久了,觉得那石头偃卧在紫色的托架上宛如卧虎将起,十分形象生动。
  老人便问我怎么样?看出什么了?
  我脱口而出:“觉得像卧虎将起,很有气势。”
  老人看了他老伴一眼,凛冽的眼神里竟然泛出丝笑意。

  继母全没了平日的巧言令色,一直欠身坐在那里,又谄媚又拘谨地唯唯诺诺。
  如果是我的母亲,一定不是这样。她一直事事妥当,纵然是为了我,她也不会怯场。我的心又一痛。


  我的母亲本来可以不死,我的母亲是心痛死的。
  那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继母。
  在医院熙攘的人群里,一个三十多岁穿着花枝招展的孕妇装还化着妆的女人,本能的让我讨厌。

  那时我的母亲还在病床上,她跑来对我母亲说她怀孕了,b超显示是个男孩。
  父亲一直想要一个男孩。

  等我跟燕子到的时候,母亲正呆呆地看着窗外,一只手抚着胸口。
  看见我和燕子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出惊喜的光,本来现在我们还应该在上课。
  她便开始喋喋不休的说话,说的都是我们家的从前,都是我小时候怎样的可爱。
  母亲一向不是多话的人。
  母亲的眼睛一直看着我。
  母亲说:“燕子,你以后要帮阿姨多看着点我家小云,我的小云是个傻孩子呢。”
  她忽然问我:“你爸呢?”
  我赶紧给父亲打电话。

  母亲却没等到父亲。
  我后来才知道,那叫回光返照。
  我后来常想,如果我和燕子早一点到,能把那个女人赶走该多好。
  十七年的婚姻葬送了母亲的一条命。
  那年我十五岁。
  我摸着母亲已经冰冷的身体,我看着她已经紫黑色的嘴唇,那里吐出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相信男人。
  那时我知道了什么叫心痛。
  原来心痛是这样密密麻麻的,是无一刻可以停歇、无一处可以安顿的。
  所以母亲才会按住了胸口,才会一直一直诉说从前,因为心太痛吧。
  我要他们也尝尝这味道。
我要评论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3:17:44

  三、
  我其实很同情母亲。父亲这个人文不成武不就的,一辈子没做过一次像样的事情。记得小时候,我们刚搬到这里时,邻居欺生,零零碎碎给了我家不少气受。这些琐事都是母亲去处理,父亲却躲在家里。
  我不知道母亲为什么为这样一个男人毁掉自己的一生。就像现在,家里的一切,都在继母的掌握之中。连帮我议亲这样的事情,都是继母一个人包办。
  不过我还要感谢父亲,如果不是他,我不会长这么漂亮。

  回去见了父亲,继母还在惊诧王家的豪华,末了说不知道他们看没看上你女儿?要是看上了,彩礼怎么着也有个百八十万吧!
  王家怎么可能会看上我们这破落小户?除非那个男的有问题。父亲说。
  继母没接话,看着破旧的窗帘,皱眉说现在咱这房子又老又旧学区还不行。上次咱们一起去看的楼盘,就是那个学区是一中新校区的那个,我听讲今年下半年一定开盘。
  咱们的儿子马上上小学了……

  我盯着父亲,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父亲却躲着我的目光。
  我转身进了北屋,我的屋子。
  这里和七年前一样。
  我拿出一个精致的梳妆盒,盒子散发着淡淡香气。盒盖上面镂刻着祥云的图案。
  这是我13岁那年母亲送我的生日礼物,是母亲专门托人在老家打造的,用的都是上好的樟木。
  母亲说在她们老家,女孩子成人都要有一个好的梳妆盒。
  母亲实际上是个老派的南方女人。她尽心尽力的安排妥当家里的一切。
  这个家里现在用的所有家具都是母亲亲自设计了图纸再找来木工打制的。
  那时候母亲一边要照看厂子一边又要关心着家具的事,终于因为太辛劳昏倒了,被机器压断了一个手指,是右手的无名指。
  我记得那断指上包着纱布,渗出的血凝成暗红色,就像是我们家家具的颜色,是母亲喜欢的紫红色。
  母亲的一生心血都在这个家里耗尽了。

  我打开梳妆盒,盒盖内侧嵌着一面镜子,盒子里面是母亲的照片。
  母亲平时不太爱笑,照片里的母亲此刻却温柔的笑看着我。我摩挲着盒子。有泪掉下来,落在母亲的笑容上。

  几天后,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自称是王家的侄儿,王宇翰,他说,我们见过的,约你是有要事相商。

  我给燕子打了电话,她说王家来头太大,得罪不起,原计划肯定不行。
  她说,他这样自小就在大家族里长大的 ,心思都比旁人重,你要小心。
  我也隐约不安,可转念一想,我小心什么呢,我本就一无所有。
  也许我们目标相同呢?

  我如约而至,到了一个包间,很大。
  窗帘是米色的,金线绣花。
  繁复的花纹遮挡了外面的视线,光线却不显得阴暗。
  桌子上也铺了米色的桌布,面对面设了两个咖啡色的沙发,还摆了麻将桌椅。
  这里让我觉得安全。
  这个男人这样细致,不可小觑。我心中暗想。
  看到他时,我一愣,果然是见过。他就是那天夕阳下我看见的人。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4:08:08
  四、

  他站起来便有了笑意:“你好……”
  “直接说吧,”我打断他,“你什么目的?”
  他清俊的眉毛一扬,那眼神跟他大伯还真是像。
  “假使我是你未来的堂弟媳妇,于情于理你现在私下见我都不对。”我说,“假使王家没看上我,你便不会来找我。更何况你说有要事相商。”

  他示意我坐下来,笑意便加深了:
  “你还是我挑的呢。大伯母发动所有的亲戚朋友给我那堂弟介绍对象。要求就两点第一是很漂亮,第二家世清白简单,当然最好是大学生。这一两年来,她们也陆陆续续见了不少,都不满意。我一看到你,我就知道我找到了。你不知道,大伯说你灵慧,说能一眼看出卧虎的必有福运。……”

  我挪过去,坐下始终不接话。
  他问:“你不愿意?”

  我看了看他,没回答。
  他不在意也没有显示出惊奇的表情。

  按下服务灯,他转头低声对我说:“我已经安排好了,待会上了你再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

  “你要什么?”我反问。
  他一笑,那细长的眼睛便像要挑入了鬓角,便显出点无奈的样子来。

  他不紧不慢的安排好吃食,拿了个樱桃递到我手里,说:“那本来就是我父亲创下的家业,若不是他去的早,母亲又改嫁,根本轮不到他们来接管。现在他们只叫我当什么市场部经理。当初在我父亲临终前明明承诺过是等我成年便分我一半的……”

  他是图财。
  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这样坦白。
  也就是说他不怕我会说出去。
  可是他怎么能把控我?
  我想着,却感觉右手被轻轻握住了,原来我已经把樱桃掉到了咖啡杯里,手却还一直维持拿着的姿势。
  他的手很干燥,慢慢加了点力气握着我,嘴角却漾出浅浅的笑意。

  我看着溅出的污渍在米色的布上晕开。我想,皎皎者易污。
  我抽回手,盯着他:“那你找我做什么?”

  他道:“我那个堂弟确实是个同性恋,他们二老又盼着他能回归正常,能传宗接代,若不是这样肯定是要门当户对的。二老的意思必须得结婚生子才让他接管家业。我跟他商量过,先假结婚,稳住二老。孩子可以人工授精,悄悄做。”

  “直接找个代孕不就好了。”我说,“何必这么复杂。”
  他拿出一份协议书,推给我:“你觉得什么人都能入了我们王家的眼还是老狐狸这么容易上当。”

  按照协议,只要我配合,我可以获得很多钱,等王世安完全掌控公司,就可以解除婚姻关系,还我自由,只是孩子必须留在王家。

  我按着协议书,状若无意:“这个他自己可以跟我谈。”
  他拿出一枝黑色的笔,慢慢把玩着:“他有很多东西在我这里。”
  我心一凛,他拿住了王世安的把柄。
  “那你有什么好处?”
  “总经理。”他若有若无的一笑。
  总经理,我重复了一下,心道果然是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位置,嘴上却说:“为什么是我?”

  他坐直了身子,那姿势便成了俯看:“因为能让我让二老同时看上的只有你。”

  “何况,你本就不是想嫁人的。你那个好朋友杨燕燕在郊区租了个房子。一个本市人在本市上班,要那个房子做什么?按照她租房的时间推算,是为你!”
  “你想干什么?”
  这样肯定的勇气,我知道是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我知道太多,已骑虎难下,我还是想脱身:
  “我不愿意!我不想欺骗伤害别人。”
  我把协议书推给他,“我只不过想给我母亲讨一个公道,你们王家的事情不是我能掺和的。”

  我直视着他已带了点哀求,他的眼神淡淡瞟我了一下,继续把玩他手里的笔。
  沉默了一会,他问:“你打算怎么做?”

  “他们想买个新房,已经看好了一套,等他们一收了彩礼,必定会去付首付。我就拖延婚期,等他们花了钱,就逃跑。如果跑不掉就把事先准备好的跟人那个的假照片发给男方家。务必让他们来闹退婚,最好再要求赔偿……”
  我抬头,正对上他啼笑皆非的神色,显然在笑我太冒失太简单。
  我的脸慢慢红了。

  他的神色却渐渐严峻起来,就显示出有点迫人的气势来:
  “你就没想过你会被抓会被打,还有你把自己名声搞坏了,以后怎么过?”

  “干什么事情应该先要自保。”他说,“其实你有很多机会的 ,你们住在一起。”
  “我只是想让他们尝尝我母亲的痛苦。”我轻声说,“那个毕竟是我弟弟。”
  他忽然一笑:“其实你可以让他不是你弟弟。你那个高叡就是法院的。弄个假鉴定书不难。而且这样解决起来最有效。”
  他果然把我摸得一清二楚。
  其实我也想过这样,只是高叡,我不想拖累他。

  “让我考虑考虑,好吗?”我低低问他。
  他斜了眼望着我,倒显出一副睥睨的神色:“你觉得王家看上的媳妇,还有谁会再上门?”
  这才是他的本性吧。
  只是,这便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你不过比原计划多生个孩子。我给你的足够你风风光光的过一辈子。”
  他说,“我能帮你。”
  “我其实不需要这些。”
  他问,“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那个老房子,我要把妈妈的骨灰接回来,我不要我妈妈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外面。那是我跟妈妈的家!”

  临走时,他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你太善良了。如果你决定做一件事,就必须什么都不顾及。”
我要评论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4:11:21
  第一次写,新手,希望能够有人给点意见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2 14:24:02
  文笔不错,很细腻。故事好没结束,后面呢?
我要评论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8-02 14:40:14
  还没有更完啊?继续啊。细腻却又悲伤,不错^_^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5:12:25
  五、
  我风光大嫁。
  我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跨出门去,还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看。
  十月的天这样清朗。
  继母穿着一件黑底红花的旗袍,风吹过,那红花仿佛要被撑着开出黑色的底布。
  她身边跟着我的弟弟,小脸上写着的是茫然。
  父亲在人群中用力冲我笑着着,眼睛却已经泛红。父亲老了,这些年日子过得叮叮当当也并不如意。那曾经乌黑浓密头发现在已经是白多黑少,面色也显出老年人特有的黑黄。那样好看的眉眼都只剩了风霜。
  我的心像被下到了酸菜鱼的锅里,又酸又辣,泪便浮了上来。
  这个害死我母亲的男人,他也是我的父亲。
  我转过了头,我低低说:妈妈,我走了。

  挨过一天的喧嚣热闹,终于迎来了静寂的夜。
  这样宽敞的屋子,这样宽敞的床,我坐在床上,像是坐进了一个红色的海里面。让我觉得空落落的。
  我不由得握紧了拳头。有硬硬的东西硌得有些疼,我看了看,是一枚亮闪闪的戒指。
  母亲总说,我的小云儿握拳的时候大拇指都是握在拳头里面的,是个这样敏感的孩子。孩子,妈妈在,你怕什么呢?为什么总想着把自己藏起来呢?叫妈妈怎么放心把你嫁人呢。
  妈妈,我害怕。

  一只金色的天鹅挑起了一盏灯高傲的昂着头,好像只想把光洒在沙发上。
  我的丈夫正坐在灯光里,一脸尴尬地望着我。其实到现在为止,我才第一次认真的看看他。他胖乎乎的,还挺可爱的样子。
  他用手指了指,我看见两杯交杯酒正被一根红线牵扯住,立在红木的茶几上。
  他做了付视死如归的表情。我不知怎么的就笑了,也就不害怕了。他也冲我一笑,竟然有点孩子气。
  我从镜子里瞥见一个黑影,若有若无的。果然有人监视,我这样想着,赶紧用眼神示意他外面有人。
  剧本已经事先设定。我们只需要照做。
  黑暗中,我能听到两个人急促的呼吸,原来他也很紧张。
  只是换了一张床还多了一个人,我这样安慰自己。
  他翻了个身,摸索着把被子盖到我身上。
  他其实也很善良,只是个被惯得任性了些。
  我的心有点难受。
  我想今晚该有很多人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去左楼一楼的饭厅用早餐,然后去客厅认人立规矩。
  黑压压一群人里,王宇翰冲我微不可见点点头,我知道那是让我放心,依计行事。

  婆婆一直盯着我,我摇了摇头。
  海棠树的叶子在风中婆娑,婆婆的脸被摇动的阳光照得忽明忽暗。
  立了良久,她终于开口说:“阿安不成器,你多担待一些。”
  我心想,幸好是我,并不需要一个真实的婚姻,要不然不就把别人的一世幸福拿来做了遮盖家丑的帘幕。
  我装了害羞不答话。
  婆婆叹了气,又说,“你要主动些。”

  我的公婆,大概是因为愧疚,便下了力气把我的回门礼办的盛大。
  不管怎么样,现在我也算是王家人,要去他们那里尽个孝道个谢。
  我端着一盘水果,上了左二楼。刚准备敲门,却听见里面婆婆的声音:
  “本来以为只要找个漂亮点的媳妇,上了床就好了,目前看来还没什么效果。不过阿安倒不排斥跟她同床共枕,应该还是有希望的。”
  公公说:“等等看吧。我就不信,这么漂亮一媳妇总不能天天光看着吧,叫媳妇主动点。”
  婆婆说:“幸好只是小门小户,到底好控制些……”
  我立在门外,眼泪却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一切都按王宇翰的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一周后,我们启程去度蜜月。最主要的是要在蜜月之旅完成人工授精。路线是王宇翰规划的,为了掩人耳目,我们要去四个地方。

  第一站就到了云南。做完像二老报备的工作,王世安对我说大哥明天到,后面的事情他会安排,你在酒店呆着别乱跑。然后竟然自顾自玩去了,看来演了几天的戏,他憋的厉害。

  临睡时,我听到门咔的一声响,然后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我暗叫不好。
  “晨羲载曜,万物咸覩”。
  只是这里的晨曦这样的耀眼,足够清晰的看见一个男人修长的手正握着我的胳膊。
  我一惊反应过来,却不敢看是谁。
  不想听到他戏虐的声音:“醒了?这个时候不是该大声呼救或者哭闹吗?”
  我一转头就看见了王宇翰毫无愧意的脸:
  “你马上就要去人工受精去生孩子,总不能还是个处子之身吧!”
  他说的理所当然。
  我回答不上了。
  我与他便这样对视着。
  有风,吹动了窗帘。
  他忽然搂紧我,翻身上来,把头俯在我的脖子里,轻声说:“不要担心我会安排好一切。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我没有担心,我只是恍惚。
  他咬着我的耳垂,慢慢用着力,“我会娶你,我会给你一个家。”
  我的泪慢慢溢了出来。

  在昆明呆了快一周。
  世安与他男友倒玩的开心,都快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我坐在一株古树下,仰头看天上的云,正想着。
  “看什么呢?”
  还没等我回答,一双手已经环了上来,正压着胸,滚烫的唇也滑进衣领里。
  我有些倦,便回身低声说:“让我歇一天好不好?”
  他只将嘴角微微一扯,便有邪邪的笑意落下,落向我的胸口。
  他的声音自下而上的传来,听着也变得闷闷的:“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我想:没有那么多时间,什么时间呢?
  我被抱起的时候,从树的缝隙往上看去,云停在那里,好像被困住了。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02 15:35:48
  写的很扣人心弦,好文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书之声 时间:2017-08-02 15:49:07
  写的真好,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6:01:52
  刚来天涯没几天,正好看到征文大赛,鼓足勇气写了。这是我的处女作,献给天涯了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2 17:05:27
  看了很多文学影视作品,常常把婚姻变故后的视角放在当事人身上,写这个是想展现家庭变故对一个孩子的伤害。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2 18:25:49
  我说这两天怎么不写诗了,原来在这里参赛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3 09:22:33
  还没写完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8-03 09:31:09
  早上好,期待下文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3 10:19:19
  怎么还没更新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3 11:05:06
  争取今天写完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3 13:51:33
  六、

  回来的飞机上却只剩了我们夫妇二人。
  远远望见两栋小楼的时候,我与世安对看了一眼,我们都知道又要开始演戏了。

  确定我怀孕时,已经快入冬了。
  院子里的“金玉满堂”,除了金桂还好些,其它早已经被秋风吹得没剩下多少叶子,依然下了劲在摇着。其实金桂不开花的时候,也不过像棵冬青树。母亲却很在意,总是说家里的一草一木都要照看好,一个家能不能兴旺看着它们就能看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时,两个老人面面相觑,显然不敢相信。
  到底是公公先回过神来,他如释重负的长出了口气。
  我看着他,好像又老了些。
  婆婆反应过来就开始一边吩咐厨房准备各种汤药,一边打电话找相熟的医生絮絮叨叨问些注意事项。
  看着她忙进忙出的样子,我有点后悔了。
  连我的丈夫,也蹭到跟前,看了看我,又小心翼翼地摸了摸我的肚子。
  新的生命让每个人都欢喜。
  我也慢慢开心起来。
  只是我还有些担心,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第二年的秋天,我生下了一个宝宝。护士长抱着他走过来,已经洗了澡:“这小子,生下来还不肯哭,叫我打了一屁股,才象征性哭了几声。快看看。”
  我不敢去抱他,他那样小,在一个白色的小包被里不哭也不闹,我觉得一切都有点不真实,我伸出手试探着想摸摸他,我的手指触摸到他的脸,软软的暖暖的,我的心怦然一动,我有儿子了!
  妈妈,你看,我不是一个人了。

  我抬头,世安立在那里,一下看我一下又看儿子,手足无措,脸上竟分辨不出是什么表情。
  护士长便笑了,说:
  “没见过你这样当爹的,还傻站在那干嘛?你媳妇给你生了个儿子!过来看看啊。你这儿子生下来就这样齐整,就等着长大给你惹麻烦吧。”
  公婆经过几天几夜的奋力争吵终于统一了意见,为我的宝儿取名王家宝。

  秋风渐渐有了凉意,我抬头,一片落叶在窗前打了个旋飘走了,低下头就是宝儿熟睡的脸,看得我心满满当当的。
  这一年多我的日子过得这样的平静,平静的我都不习惯,平静的我都以为我真的有个家了。

  直到那天,王宇翰递给我一份报告。
  是我弟弟的鉴定报告。
  真的不是我父亲的亲生儿子。
  我的手一直抖一直抖。
  我看着他:“你调查过,你早知道,你早就知道!”
  他点点头,欺身上前,像要将我挤进树立,他把头扎进我脖子上里:“我其实提醒过你,暗示过你,只是你不愿意连累你那个高叡。”

  我推开他,连身子也开始抖起来:
  “王家宝根本不是世安的孩子,他是你的,对不对?你那日说没有多少时间,就是为了赶在我接受人工授精前让我怀上,对不对?”
  他又点点头。
  他说:“我怎么能让你为别人生孩子。”

  我靠着树,低下头,看见几片叶子落在我的脚下,有泪想泛上来,我的声音听着也涩涩的:
  “我也是你的棋子,对不对?你早就预谋好了。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明明知道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他张开双臂死死抱住我,说:“不,我们没有伤害谁,你相信我,我不过是让他们兑现了当初他们自己许下的承诺,他们依然还可以做公司的董事,他们还是锦衣玉食啊。”

  我抬了头,泪便滴滴答答地打进衣服,慢慢湿了,那样凉,我说:“你明明知道他们多看重宝儿。”

  “这个世界上我一直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我以为你明白我的。”
  “你从来都不是我的棋子。”
  他的吻铺天盖地地下了来,我转了头。
  他便用双手箍住了我的脸,说:“我说过我会帮你。我已经为你做到第一件事。你想要的我都会帮你办到。”

  他的样子浮在我的眼泪之外,泪一落,就渐渐清晰了。
  我闭上了眼睛,却能听见自己精疲力竭的声音,像另外一个人在说话:“宝儿的鉴定书你是不是也准备好了,你打算怎么做?”

  他慢慢把我搂进怀里,让我的脸停放在他的胸口,他说:
  “我等了这么多年,安排了这么多年,可是我现在等不了了。”
  “我想堂堂正正的拥有你和宝儿。”
  “你要的我都会给你,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家。”
  “云儿,其他的事情你不要想,也不要管,我会安排好。”
  他喃喃重复着:
  “我要你。我也只要你。”
  他的泪也打在了我的衣服上,在白色的布上慢慢下沉。
作者:蕾蕾今天不在家 时间:2017-08-03 13:53:38
  王者荣耀 被坑就送钱!
  遇到神坑队友输掉比赛
  一局送10元!

  
我要评论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3 14:42:25
  他的样子浮在我的眼泪之外,泪一落,就渐渐清晰了。

  感觉作者细节雕琢的真好。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3 15:01:10
  我被抱起的时候,从树的缝隙往上看去,云停在那里,好像被困住了。

  是写一个被困住的云的故事。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3 15:26:31
  怎么还没更新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3 20:06:22
  七、

  我坐在宝儿的床边,听到晨起的鸟儿用了婉转的声音叫着,窗户渐渐透出鱼白色的光。
  我的宝儿正睁着细长的眼睛盯着小夜灯在看,他的眼里有亮晶晶的光,像就要升起的太阳。
  我用手轻轻拍着宝儿。
  晨光里,我好像看见了母亲的手,十指尖尖的细长而白皙。母亲的脸有点方,不笑的时候看着有点严苛的样子,可一双手却少有的漂亮,而且很灵巧。我小时候穿的毛衣全是母亲亲手为我织的,母亲总会选了毛与棉两种线,然后洗干净配在一起,这样织出的每件毛衣都是柔顺的,不会刺挠的皮肤不舒服。

  宝儿哭了起来。
  我抱起他,轻轻拍着。他的小脸贴在我的脸上,我们母子俩个便都满面泪痕。
  我轻声说:“宝儿,不要哭。你有人心疼的。可是你外婆,她只有我!”

  我穿上了母亲最爱的紫红色的衣裳。
  我在自家的门外踯躅良久。
  我终于踏进门。
  继母一摇三晃的迎了上了:什么风把我们的云儿……
  我跨过她,走向父亲。
  这一天,我等了七年!
  妈妈,你一定要看着我,你的小云终于可以为你讨回公道了!

  我把报告甩到父亲的面前,我准备了很多很多的话要替母亲说。
  父亲不解地抬了头,看着我。
  那曾经黑白分明的眼睛怎么已经浑浊不堪。
  怎么有那样多的老年斑布满了父亲的脸,让沉沉的暮气包围着这个男人。
  他已经不是那个曾经把我举得高高的在阳光下大笑的男人了。

  我的心空了下来。

  我想了七年的话只剩下一句:
  “爸爸,你后悔吗?”

  我踉踉跄跄走出来,身后是父亲的怒吼,继母的哭喊……

  原来这样简单,这样简单。
  我为什么不早点去做。
  我的眼泪忽然就泄下来。一滴滴打到衣服上,那红色便更深了,仿佛是我的血从身体里渗了出来然后一点一点的干涸。

  我觉得世界都变得软软的,像是已经撑不住我,我开始慢慢往下滑,有个胳膊扶住了我。
  是燕子,她赶来了,陪着我。
  我漫无目的地跟着她走过我家门前那条街,像小时候母亲牵着我一样。
  我听见有人在议论我,他们说:看,就是那个,那个,谢家的闺女,嫁到北城王家了。
  麻雀变凤凰呀!而且一生就生了个儿子。福气啊……
  你看她穿的,戴的,啧啧,一辈子不愁了……
  可惜她妈妈不在了,要不然得多高兴……

  我对燕子说,你看,多少人羡慕我。
  燕子却哭了,使劲抓着我的手说:
  收手吧!
  你不能永远停留在十五岁。
  无论你怎么做,阿姨都回不来了。
  你有宝儿了,你还有一辈子的路要走啊!
  ……
  燕子,你觉得我现在还能怎么做?
  事情早已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我出门时,婆婆正在指挥人往各处摆放菊花,她笑着说:
  “年年都是随便爬爬山就算过了重九节,这两年家里喜事一桩接着一桩,今年要大办一下。家里也得布置布置。”
  婆婆平时很在意形象,此时裤脚已被露水浸湿,手上也沾了泥土,却笑得这样灿烂。
  她们还什么都不知道,她们还在预备过重阳。
  不知道她们以后会怎么样,我一阵心酸,嗫嚅了半天,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坐在河堤的一棵老树下。这棵不知道年岁的树,树干上的皮龟裂着,青绿的苔藓填补了进去,斑驳陆离的显出些狰狞。天只一味阴沉着,风也住了。
  天地间都静寂了,仿佛只剩了我一个人。
  一切都那么像我5岁那年。
  那时候我也是这样坐在一棵大树下,那时的我又累又饿又怕。
  因为我是女孩,奶奶和外婆都顾着自己的孙子,没人肯来带我。母亲还在厂子里上班,每天来回要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平时上幼儿园还好,一到放假,就只能把我托给邻居照看。
  终有一日我走丢了。
  邻居说是我哭着喊着要找妈妈,一不留神就让我跑了出去。
  母亲找到我后便一直紧紧把我抱在怀里不肯松手,母亲的身子一直抖着。
  母亲说:“云儿,不要怕,妈妈带你回家。妈妈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

  我渐渐沉入了水底。
  我在心里说:妈妈,我回来了。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3 20:10:59
  怎么这么多广告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3 20:22:29
   
  尾声

  今天是我们这南城王家儿媳妇的祭礼,城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看着三个苍颜老人和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送行的每个人都唏嘘不已。

  河水缓缓地流淌着。一个小男孩在河边玩耍,他妈妈在背后拉着他。
  “乖,千万不要在这里玩,没听说前两天城里有个女的不慎掉河里淹死了。听说可是个特别漂亮的小媳妇,又刚刚生了个儿子,婆家可珍惜着嘞。哎!这是命薄啊!……”

  天渐渐暗了下来,送葬的人已经稀稀落落的走了。看热闹的和议论的声音也都已经散尽。
  河水依旧不知疲倦的呜咽着。
  一个黑衣的男子,一直立在那里,看着河水。
  “我说过会娶你,会给你一个家,你是不愿还是不信?”
  他像是在问河水又像是在问自己。
  月亮慢慢明亮起来,依旧是那无悲无喜的光。

  不远处,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地上,他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河水上面传过来:
  “我的闺女啊,我的小云啊,你怎么跟你妈一样傻啊,你叫爸爸以后怎么办呀,爸爸什么都没有了呀……”
  “小云啊,爸爸后悔了呀……”
  声音落进了河水,随着水飘出去很远很远。

  三年后,城里的一处老房子外。
  一个30多岁的男人正立在铁栏杆外望着院子里的桂花树。
  他身边,一个中年人说:“王总,现在老城区没几块地了,这个地只要一开发,那收益不得了。”
  男人依旧看着桂花树,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怕惊醒什么人:
  “我不会开发这里的。我说过,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只并排摆放着两张放大的照片。
  其中一张是个女孩,正在桂花树下微微抬着头,一只手还拢着头发。

  (完)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3 20:27:42
  终于更新完了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3 20:42:00
  认真看完了,觉得很悲凉。
  一个女孩用性命换了背叛母亲的父亲一句后悔。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3 20:55:34
  终于更新完了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3 21:00:16
  很喜欢作者的文笔,帮顶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3 21:53:22
  这个故事其实有两个主人公,一个是小云,一个是她回忆里的母亲。两个人都没有走出家庭变故的阴影。

  我的本意只是希望婚姻里的父母双方为了孩子,一定不要因为一时的放纵破坏家庭。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3 22:01:01
  所以本来有很多情节,写的时候想想还是把情节都弱化了。重点写了人物的心理活动,写了她一直困在回忆里困在过去的伤痕里,最终还是选择了自我毁灭。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4 08:16:09
  帮顶一下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04 08:36:48

  
我要评论
作者:满树果 时间:2017-08-04 08:51:15
  一口气读完,感触良多。作品生动感人!问候妹妹~早上好~开心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8-04 08:52:39
  看完了,一个令人伤心的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4 10:09:03
  终于看完了。
  想问一下,其实小云可以不死的,王宇翰已经承诺娶她了呀
我要评论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4 10:26:15

  天上的月亮静静看着我,发出无悲无喜的光。

  我知道,母亲不会再迎上前来,用了宠溺的语气回答我:我的小云儿回来了!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开篇就被触动了,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懂。
  
我要评论
作者:zy巫山云雨 时间:2017-08-04 11:49:20
  云雨携原创诗词来顶
  鱼玄机
  文/巫山云雨
  常怨女儿身,怀才复思春。
  宴前游恣态,月下乞怜人。
  抚额无官冕,开囊有俸银。
  姓名终照世,一半落风尘。
我要评论
楼主七勿莲 时间:2017-08-04 12:16:49
  小云一辈子都在做两件事,一件为她妈妈讨回公道,一件寻找一个家。

  所以,家对于孩子太重要了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4 14:00:09
  其实时间就是愈合伤口的药
  
我要评论
作者:晓玮2017 时间:2017-08-04 14:55:56
  我看了两遍,挺心酸的,顶!
  
我要评论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4 15:30:08
  我要把我毕生的功力用来顶贴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5 08:55:24
  你这样写不容易吸引人
  应该这样:一个美女为复仇嫁入豪门,引发了一段跟丈夫和哥哥的恩怨情仇

  这样才有人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6 08:23:50
  @七勿莲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6 08:24:11
  [xyc:赞]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6 10:09:14

  “这个世界上我一直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我以为你明白我的。”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所有人都有故事,都有心酸。
  
我要评论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6 10:10:44
  我又来了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6 10:16:16
  一口气读完,结局太凄美,用情之深如此,当真刻骨铭心!
  
我要评论
作者:七夕鹊儿 时间:2017-08-07 16:08:48
  顶起来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8 20:56:31
  顶一个
作者:木易国强 时间:2017-08-08 21:03:41
  [xyc:顶][xyc:赞]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9 14:55:49
  顶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9 14:56:09
  顶起来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09 14:56:47
  顶起来
作者:不虚此生不负我 时间:2017-08-09 20:19:03
  我也来顶
作者:万古一明月 时间:2017-08-11 21:38:06
  顶起来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2 22:39:16
  故事如此精彩,婉转,优美,顶起来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2 23:17:09
  貌似你的小说也没参赛,没加入链接
我要评论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2 23:40:18
  有点古龙的写作风格。结局唏嘘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3 13:42:42
  顶上去,如此文笔可以写长篇
我要评论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3 21:00:51
  项上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