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纯文学-儿孙福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09 23:31:27 点击:75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孩子

  孩子与父母的情感,是在耳鬓厮磨中油然而生的,没有孩子的时候,也许许多的男人女人都会说自己不喜欢孩子,特别是男人,因为没有撕心裂肺的痛楚经历,对于从天而降的孩子,会有一种莫名的生疏,没有几个人一看见马上就会升起那种狂热的喜欢。
  孩子和大人的情感,是在接触和抚摸中油然而生的,人并不是没有孩子的时候就会喜欢孩子,没有孩子的时候顶多也就是想要一个孩子,有了孩子,抱在手里,拥在怀里,人与人之间的情愫自然而然的就融进了心里,这才看着喜欢,抚摸起来爱,这时候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孩子是自己的。
  小孩子很小的时候都是很乖的,柔嫩的肌肤,白皙的脸蛋,轻轻的抚摸,舒适柔滑的肌肤激起了你爱怜的柔情,再心肠如石的人,也会被这新生的生命打动,心里也会油然生出温馨来,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也就自然而然的滋生了。
  孩子是你要他,而不是他要你!孩子是他需要你,而不是你需要他!孩子需要你的关爱,方才能竹笋般的破土而出,方能逐渐的长大成才!
  人们常说:“一乖、二巧、三嫌、四不爱……”意思是孩子一岁乖、两岁巧、三岁四岁就调皮捣蛋惹人嫌弃……其实这是对孩子的偏见,只要你有爱心,只要你引导得当,孩子一直都是很乖很可爱的。这得看你站在那个角度看问题了?
  有人对孩子的期望值高,孩子达不到大人心中的标高,忽视了孩子好玩好动的性格,稍微有点天性侨情流露便认定孩子不听话来,这无疑是当大人的对幼儿太过于严苛?
  孩子正看电视,母亲说:“你看了这么久了,别看了,继续看对眼睛不好,长大了会成近视眼!”孩子说:“就这一集,看完马上关机!”
  有的大人会容忍孩子把这一集看完,有的大人会强迫孩子立即关机。
  其实孩子是听话的,只要他说看完这一集就立马关机,只要他看完了这一集立马就关机离开,这应该就是一个听话的孩子。
  孩子想买什么东西吃,大人说:“不买,家里有!”孩子二话不说继续走路,店家喊:“小朋友,来呀,这个好吃哦!”孩子边走边说:“我们家里有!”
  这样的孩子你会说他不乖不听话吗?
  可这样的孩子就有人说他不乖不听话!
  孩子小,认知有限,及时长成了四五岁的儿童,懂得的道理还是很有局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得当大人的善意的引导。
  比如孩子有意识或是无意识的打你一下,你就认为很受委屈很伤面子,甚至对孩子恶言相向,这样做的结果对孩子有害无益,无论孩子是有意识或是无意识,都只能循循善秀而不能恶言相向,更不能严厉惩罚!如果你无所顾忌的那样做的话,效果会适得其反。
  别人为孩子是你的,你对他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其实你错了,孩子是人他有至高无上的人格,大人该当尊重他的人格。
  有时,大人的一次错误,孩子会嫉恨你一辈子。
  孙子七八岁时,找外公要一元钱买冰糕,外公不但不给钱还恶狠狠的说:“哪个喊你来的,各人不回你家里去!”也许外公是无意识的斥责,斥责外孙放了学应该早早的回家,然而事与愿违,外孙记住了外公的话,从此不到万不得已,外孙绝不独自去外公家,外孙如今二十岁,外公还一无所知,外公并不知道曾经的一句话对外孙造成的伤害。
  许多大人对孩子都爱高声的斥责、大声的吼喊、时不时流露的都是高八度的声音,其实你不知道,你每次的这样的言行,对孩子都是伤害,虽然那种伤害是无意识的,甚至还是善意的,然而伤害留下的后遗症却是无法弥补的!
  这也是许多大人没有意识到的。
  可当你意识到时,伤害成了一个结,淤积在了孩子的心中。

  你妈妈生你不容易

  曾经我为母猪接过生,那是我值夜照看庄稼,猪场的饲养员彭万兴说:“母猪要下小猪儿了,你帮我看到起,生出来了你就用稻草把小猪儿身上的脏东西抹干净,而后帮我把小猪儿放在这个箩兜儿做的窝窝里。”
  彭万兴离去了,我就守在母猪圈里,昏黄的煤油灯下,母猪一动不动的躺着,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动态,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可不能丢下母猪离开,原本我就是在值夜看护庄稼,原本生产队就会给我记工分,我也就只有蹲在母猪旁边耐心的等候。
  没有听见母猪哼也没有听见母猪叫唤,只看见母猪的肚皮不停的蠕动,突然一个东西从母猪的屁股彪了出来,我捡起来一看,一只肉赳赳的小猪儿不停的蠕动,我赶紧抓起旁边的稻草,揩干净小猪儿身上滑唧唧的脏东西,而后把小猪儿放进猪圈旁准备好的萝兜窝里。
  没有听见母猪哼,也没有听见母猪叫唤,只见母猪的肚皮蠕动了几下,只见又一只小猪儿从母猪的屁股彪了出来……没有听见母猪哼,也没有听见母猪叫唤,没有多长的时间,萝兜窝里就有了七八只小猪儿……
  原来生命来到这个世界竟然这般的容易?
  做梦都没有想到女人生孩子那么的艰难。
  七十年代的农村人,每一天的收入仅只有几分钱,无论难产顺产都不可能去医院,生孩子的前几分钟,许多的女人都还在干活儿,许多的女人也就把自己的孩子生在了田间地头。
  大儿子出世的那一天,生产队的活儿是挖红苕。老婆挖几锄歇一歇,又挖几锄又歇一歇,实在受不了才停下来蹲一会儿。
  孕妇蹲在地上更难受,不得不硬撑着继续挖。
  孩子没有出世以前,是不可能不去出工干活儿的,不出工干活儿没有工分不说还有可能因为旷工被扣口粮,那时候没有几个女人会去作产前检查,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生孩子的预产期。
  整个下午干活儿肚子都隐隐作痛,老婆觉得孩子可能要出世了,那时候的农民没有星期天,那时候农村也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无论气候多炎热还是天气多寒冷。每个人每天都必须去集体的土地里干八个小时的农活儿。生病请假得出示医院医生开具的病假条,任何人都没有例外,无故旷工有可能会扣掉你的基本口粮。那时候的人也不可能无故旷工,农民靠工分吃饭,没有工分就没有收入。除非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在家里休息。
  老婆预料孩子快出世了,收工以后赶紧去堰塘洗衣服。果不出老婆所料,刚把衣服洗回家来,肚子变发作了。
  目睹老婆生孩子,我才深切领悟当母亲的不容易。
  老婆肚子痛痛的喊天喊地,老婆肚子痛痛的在床上滚来滚去……没有人能够替代,没有办法为老婆减轻疼痛,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丁点办法为老婆分担苦痛……
  许多年以前,这是女人的一个生死关口。许多女人没有熬过这个关口命丧黄泉……那时候的农民,没有钱去医院,即使是难产也只有在家里忍受煎熬。曾有孕妇难产,孩子的脚出来了身子出不来,接产的接生婆拉住孩子的腿使力拼命的拖,儿生娘死的悲剧时有发生……
  我的儿子我是亲眼看见他从娘肚子里出来的,先露出一点黑,我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孩子的头发,那点黑约为增大,突然一下子,孩子彪了出来,那情景与小猪儿彪出来没有多少区别,然而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当父亲的我却无从感受!
  更让我触目惊心的是缝针,不知道为什么不打麻药,只见接生婆拿起缝铺盖的大针,这边一针,那边一针,而后拉拢来结成死疙瘩……
  只听老婆痛苦的喊:“哎哟!轻点!哎哟!轻点!……”
  当家才知柴米贵,养儿方知父母恩!
  孩子啊,你妈妈生你不容易!


  幺儿吃点晒

  二儿子出生的时候,大儿子已经一岁零九个月了。
  一岁零九个月的孩子懂什么?也许什么都懂一点儿,也许还是什么也不懂。
  大儿子聪明伶俐,说话和走路都有点早,一岁零九个月,就到处跑,也什么都会说。
  “黄丝黄丝蚂蚂,请你嘎公嘎婆来吃嘎嘎,坐的坐的骄骄,骑的骑的马马……”大儿子会摇头晃脑的唱这童谣,也会用饭粒逗引蚂蚁。
  “叮叮猫,红爪爪,大哥起来打嫂嫂,嫂嫂哭,回娘屋,一碗豆花两碗肉……”儿子唱这首童谣的时候,是回击邻居的大春哥哥。大春哥哥比儿子大五六岁,大五六岁的哥哥时常戏谑欺负小弟弟,有人就教了这首童谣给儿子,每当被大哥哥戏谑欺负时,儿子便用这一首童谣回击。
  大春哥哥是我堂姐的儿子。我老婆生儿子的时候,还多亏堂姐来帮忙打理,儿子生出来滚落在床上,我束手无策,老婆说:“赶快去喊幺姐来!”
  堂姐来了,寻来破布烂衣服,三下五除二的拉起孩子来,擦揩干净儿子的身子,而后把儿子放在床边等待接生婆来。
  二儿子出生的时候,大儿子满院子跑了,大儿子去的最多的地方还就是幺姐家。一岁零九个月的孩子嘴馋,幺姐嫁的是工人阶级,生活条件比我们农民好得多,不像农民只有逢年过节才有猪肉吃。幺姐的家里时常飘出来猪肉的香味儿,每当飘出猪肉的香味儿来时候,大儿子就会窜进门去,甜甜的说:“嬢嬢,幺儿吃点晒!嬢嬢,幺儿吃点晒!”
  有一段时间,幺姐家飘出肉香味儿来的时候,儿子却只站在远处远远的观望。
  老婆见着颇感意外,问儿子说:“你朗格不去了呢?”
  儿子喃喃说:“哥哥关门,嬢嬢抽!(推)”
  听儿子这么说,老婆自然吩咐儿子别再去幺姐家要吃的,这个年月谁都不富裕,你去吃了别人一口,别人就要少吃一口。
  儿子对那嬢嬢关门哥哥抽并没有忌讳多久,闻见肉香还是经不住诱惑,还是时不时的往幺姐家里窜。
  那时候我和幺哥的关系不错,幺哥是工人阶级,那时候工人阶级抓革命促生产,幺哥上班也只是去工厂打一头就回来了。那时候的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夜晚休闲时一般也就只是凑在一起打扑克。
  我和幺哥扑克牌原本就打的不错,后来邀约踩起点子打,用暗语告诉对方自己手上有些什么牌。红桃就说红太阳,黑桃就说黑帮,梅花就说运气撇,方块就说副统帅。
  这样一来只要打牌对手几乎都是输。
  每次打牌的对手几乎都是大七哥和老五。大七哥和老五输了自然不服气,打一个通宵没有赢几盘不服输,白天再继续打我母亲会来干涉。
  “夜晚打一个通宵不睡觉,白天还要继续打,不上班迈,你几个想死是不是……”
  有时幺哥熬不住夜去睡觉了,接手继续打的是幺姐,幺姐也懂暗语,幺姐赢的兴趣正浓,母亲来干涉幺姐自有怨言,牌局打不成散了时,我大儿子正巧来了,幺姐就对我大儿子说:“去!去喊你婆婆,武工队!武工队!……”大儿子追着老母亲:“武工队!武工队……”而后跑来幺姐家,说:“嬢嬢,我喊了的!我喊了的!……”
  七十年代的重庆空气质量差,那时候城市里到处烟囱林立,那时候几乎所有的家庭都烧煤炭,那时候我家的桌子,只要你一天不用抹布擦洗,上面就会掉落很厚的一层灰,你用手指母在桌子上画,还能够写出字来。
  那时候的蔬菜上都掉满了灰尘,烧汤的时候不注意清洗,烧出来的菜汤里面,你仔细看还能发现碗底积淀的有尘沙。
  就因为空气质量差,就因为天空飞扬的灰尘,我母亲就时常在头上缠上一张白毛巾。
  母亲在头上缠白毛巾的模样儿,很有点像地道战中的武工队。
  老母亲见孙子追着喊,瞪了孙子一眼说:“喊嘛,喊了回来不拿饭给你吃。”
  幺姐说:“幺儿乖,幺儿乖,又喊又喊,你婆婆不拿饭给你吃我拿饭给你吃!”
  幺姐吃早饭了,喂一口在我儿子嘴里,我儿子就又去追着婆婆喊武工队,老母亲不理我儿子了,仅他喊不张识他的。
  我儿子去给幺姐说:“婆婆不理我了。”幺姐问:“你妈妈还没有起来迈?”儿子说:“妈妈生弟弟了,在床上躺着没有起来。”幺姐说:“你去喊你妈妈起来,你妈妈不起来你就说,大天白亮催猪起床,我来看猪,猪儿还在床上”我儿子说:“幺儿吃点晒。”幺姐说:“你去喊了回来我给你吃。”儿子跑到妈妈床边,大声喊:“大天白亮,催猪起床,我来看猪,猪儿还在床上。”儿子说完就往门外跑,妻妹脚跟脚出来看,只见我儿子对幺姐说:“嬢嬢我喊了的,嬢嬢我喊了的,我喊了大天白亮催猪起床的,我喊了我来看猪猪儿还在床上的,嬢嬢幺儿吃点晒……”
  妻妹回来把自己看见的告诉姐姐,老婆闻言忍俊不禁说:“这孩子,怎么成好吃狗了!”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迎飞画室 时间:2017-08-10 09:36:28
  支持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11 16:27:00
  岁月流

  懵懂岁月

  母亲总是嘱咐儿子:“好生读书。”儿子总是爽快的回答:“我晓得。”
  80年代初期,教授的工资不如杀猪匠,工程师的工资不如剃头匠,读书无用论在许多人脑海里盘旋。
  我和妻子,都还是巴心不得儿子多读点书,不说读书读出来了有出息,至少书读得多的人会聪明一些。
  站在我家房屋墙角边,就能看见儿子上学的路。每当儿子去上学,妻子都站在墙角边观望。一直目送儿子,走过那一段二百来米的铁路桥。
  日复一日的注目,观望的时间多了,也许就没有那么目不转睛了。突然一天发觉,怎么儿子在铁路桥上的走着走着,怎么突然一下子就不见人影儿了?
  儿子是怎么走不见踪影的?妻子想不明白?只后来才知道,原来儿子是从桥墩上溜下桥面去了。
  铁路桥面是两块巨型的水泥块组成,两块水泥块中间有一条缝隙。孩子从桥墩上溜下去,脚踩两边水泥块的棱边,一步一步的移动到另一个桥墩。桥面离地面三十多米高矮,失足掉下去可不得了,儿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么做有多危险。
  妻子问儿子,“怎么走了走的就不见人影儿了?”儿子自然不会实话实说,从此妻子不放心,从此妻子就送儿子过桥,甚至一直送拢学校才转回家来。
  应该说妻子对儿子读书还是尽心尽力了的,那晓得儿子还是出了事儿。
  儿子不知道怎么跑去了天星桥中学,儿子在天星桥中学周边溜达玩耍,中学的老师看他在学校周边溜达,误认为他是自己学校的学生。
  学生上课时间不进教师?你在学校周边溜达啥?于是来把他喊进办公室。儿子说自己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儿子说自己还在读小学。
  儿子个子高,看摸样儿不像小学生,打电话询问核实,这一下班主任也怀疑起他的年龄来,问妻子说:“你是不是把他的年龄搞错了哦?”妻子说:“我生的娃儿还有搞错了的吗?”
  儿子原本学习成绩就不怎么好,这一下老师有借口了,非要妻子为儿子办理转学。
  妻子不愿意为儿子办理转学,学校来电话通知我去。
  那一天,供电公司来安装高压电线,我陪同来的客人喝了不少的酒。
  班主任的第一句话就惹我生了气,“你的儿子各人转起走!”我说:“我们找不到另外的学校,你让我们把他转到哪儿去嘛?”班主任说:“我管你转到哪儿去,你的娃儿非转不可,恁么高的个子读书不得行,莫把我们班的同学全都带坏了,你的孩子必须转学!”我的火气涌起来了,我说:“你是不是嫌你教书的工资低了?要不要我每个月给你补助50块钱嘛?”班主任也火了,一下子就和我吵了起来,我就说班主任是嫌自己工资低不好好教书想下海去经商,我就说如果你嫌你的工资低我每个月可以补助你50块钱……
  吵架声惊动了校长,校长喊我去自然还是劝我另外找一个学校吧孩子转起走,校长也说你们是不是真的把孩子的出生年龄搞错了,说许多已经读初中的孩子身材都没有你的娃儿恁么高。
  这一场吵闹没有结果,我们坚持不转学老师也没有办法。虽然没有转学,可儿子却逃学了。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儿子会逃学。那一天妻子回老家去了,儿子喜欢吃血片,我还专门去划了两斤黄鳝。心想平常人多,今天人少,血片可以让儿子尽情的吃个够。
  哪知道黄鳝炒好了却不见儿子回家来,心想儿子也许随母亲去了外婆家,也就没有在意。
  没有想到一个星期以后,妻子从娘家回来了,却不见儿子的影子,我这才知道儿子失踪了。
  妻子喊我去找,我去哪里找?那几天生产又忙,只一天从岩口路过,突然看见路旁有一个孩子像儿子,赶紧让司机停车去看,结果不是的。
  又过了一个星期,儿子炎赳赳的回来了。
  问他晚上在哪里过夜,他说在死屁眼山,我连死屁眼山在哪里都不知道。
  问他你不上学白天在干啥?他说白天就去看皮匠补皮鞋。
  没有办法在红槽房小学继续读书了,妻子只有让他去长寿老家,只有让孩子去长寿老家继续求学。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11 16:27:44

  断线的风筝

  没有几个孩子愿意离开父母,儿子去长寿读书也是迫于无奈。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大地。工程师的工资不如理发师,教授的工资不如杀猪匠,读书无用的言论到处蔓延。城市里的游戏机五花八门,严重的影响了不谙世事的孩子。为了孩子多学点知识,不得已把孩子送回了长寿老家。
  每个月给孩子邮寄去50元生活费,那钱只是直接邮寄给了孩子的舅舅。
  一直等到春节放假空闲,妻子这才抽出时间前去看儿子。
  舅舅说:“你二娃读书得行,只要用功的话还是读得出来的。前段时间听说你们工厂生意不好,二娃读书还是很用功的。班主任说他的成绩比以前好得多了,只是他太肯长了,不晓得朗格长这么高,比同班同学要高出一个脑袋。”
  舅娘说:“二娃乖,二娃读书就读书,上学就对对直直往学校走,放学就对对直直往家里走,平常哪里也不去,也不和农村的娃儿裹起耍,如果你在地坝晒粮食,你喊二娃照看到起别被麻雀和鸡来吃了,二娃就端一根板凳远远的坐着,哪里也不去。”
  “二娃不像他哥哥,他哥哥在这儿读书的时候,夏天不是老起竹竿去打叮叮猫,就是打起光胴胴下田去抓黄鳝。他哥哥一个夏天晒得黑黢黢的,二娃一个夏天过去了还是白生生的。”
  “二娃也不和他的同学裹起耍,不像他哥哥在这儿读书的时候,他哥哥在这儿读书的时候,那点好耍就跑到哪儿去耍,经常去同学家不回屋,甚至还去同学家里过夜,有时候我们还要到处去找他。”
  舅舅和舅娘都说二娃乖,都说二娃如果用功读书还是读得出来。
  二娃不想在老家读书,在老家读书每天都要走二十多里路。天晴还好一点,下雨天的田埂路更难走。二娃说:“口渴了只有喝水田里的水,有一次刚喝完水田里的水,抬起头来就看见水田里有一堆牛屎……”二娃说:“当时就恶心想吐……”
  母亲说:“哪个喊你在屋头不好生读书的?我也不想把你挵到这儿来读书,可是有啥子法,一个人还是多读一点书的好,你看你大舅舅,如果你大舅舅没有好好读书,他有可能去教书么,你看你二舅舅,他如果不好生读书他会到船上去工作么,你二舅舅如今当大副,关饷的工资很高很高的,你二舅舅小时候一心想读书,那些年晨我们家穷,甚至连早饭都不吃你二舅舅就往学校跑,早晨跑去学校了要晚上才回家来,你二舅舅一天就只吃一顿饭,不然你二舅舅也没得今天!你还是就在这里好生读书,一个人一辈子还是多读一点书的好。”母亲总是这样的耐心的开导劝说二娃。
  母亲也知道农村的生活没有城市里好,这里是什么出来吃什么,包谷出来就天天吃包谷,红苕出来就天天吃红苕,洋芋出来就天天吃洋芋,不像城市里天天有白米干饭吃,説其天杵其地还是怪你各人自己不好生读书,不然也不会让你来农村老家。
  母亲知道农村的生活不怎么好,临走给了儿子五十块钱,那时候的五十块钱,相当于一个工人一个半月的工资。
  谁都没有料到,母亲兄长的儿子,见二娃得了钱,立马就找二娃借钱。二娃也没有多想,顺手也就借给了表哥二十块钱。
  那晓得这二十块钱,表哥借去了就借去了,表哥也一直也不谈还。
  表哥的父母就在表哥身边,表哥随时随地都可以找父母要零花钱。二娃的父母远隔千山万水,二娃一年就只有这么五十块钱。
  没有想到表哥借去了钱就不归还,二娃一直有点耿耿于怀,二娃又不好说出来。
  得知这情况的母亲,知道二娃的这二十块钱,表哥借去了不归还,二娃有多心痛。
  一年母亲才给他五十元钱,你一下子就借去二十元钱?借去了你还不归还?二娃这一年想吃冰糕无钱买?想买一分钱一杯的老阴茶,二娃也拿不出钱来?二娃如何不心痛?二娃如何不耿耿于怀?
  二娃口渴了只有去喝水田里的水,刚喝进肚子里去抬头就看见水田里一堆牛屎……
  那一段农村里的生活,给二娃留下的记忆深刻。直至今日,二娃对红苕和包谷都不感兴趣。

  脚下的路

  我喜欢读书,做梦都想读书,因为穷,无奈何放下了书包。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连环画,稍大一点儿就喜欢上了小说,曾经为了看少年报上的一篇连载故事,不惜用一毛钱一张去换弟弟的旧报纸,只因为报纸上登载了一篇“铁血少年”。
  辍学回家的我,路上看见一张旧报纸,都要捡起来看一阵,如果有故事情节,便会折叠好,拿回家仔细阅读,没有想到儿子会不喜欢读书。
  1992年,二儿子从长寿回来了。二儿虽然是在长寿读书,还是可以回城市里面来参加考试,只可惜还是没有考上高中。
  二娃没有考上高中,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只对他说一个人一辈子只能靠自己,父母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任何人都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只有你自己才能给自己创造美好的生活。
  这一年我有幸有了读书的机会,那是公社为培养乡镇干部举办的企业管理学习班。
  没有想到我出门,二娃跟在了我的后面,我不由得问:“你跟到我一路去哪儿哦?”二娃说:“我去上班。”“你才十七岁,你到哪儿去上班哦?”二娃说:“我到公社办公楼旁边的那一个汽车修理厂去上班,是同学帮我联系的。”
  二娃性格孤僻,不善交往,二娃是在背篼里长大的。
  老母亲隔一个月来我家生活,自然帮我家料理家务和带小孩。我弟弟的家就在我隔壁,弟弟的家里喂养的有母猪,老母亲不但要帮我家煮饭料理家务带小孩,老母亲还要帮隔壁的弟弟家料理家务,老母亲就没有多少空闲的时间来照顾二娃。
  老母亲就把二娃丢在一个大背篼里。大背篼的背系绳子套在一块大石头上,二娃在背篼里爬不出来,流屎流尿了老母亲还是会给二娃换裤子。二娃在背篼里睡着了,老母亲还是会把二娃挵到床上去睡。
  二娃蹒跚学步了,二娃迈开脚步满地跑了,老母亲要去经佑弟弟的母猪下小猪儿,老母亲还得会把二娃丢在大背篼里面。即使二娃在大背篼里哭,即使二娃在大背篼里闹,老母亲也不得去管他,只有二娃流屎流尿了或者是二娃睡着了,老母亲才会把二娃从大背篼里拉出来。
  二娃的不善交往,不善动的孤僻性格就是这样养成的,没有想到不善交往的二娃,居然还自己去找了工作了。
  我和二娃是在天星桥分的手,二娃去了汽修厂,我进了公社的办公大楼。
  参加培训学习的人很多,真正每天来坚持学习的人并不多。
  每天来参加学习的人寥寥无几,尽管每天来参加学习的少,来执教的老师还是认真授课,政治经济学、心理学、语文、市场营销……老师还是认真的布置作业……
  教室在三楼,进教室的时候我就在三楼的窗口观望了一阵汽修厂。老师来了我只有离开窗口,离开时就远远的看见二娃在一辆汽车旁边忙碌……
  四十五分钟一节课,下课了我就来到窗口边,只见二娃站在汽车上擦拭车窗玻璃,又四十五分钟过去了,我又来到窗口边,我看见二娃还是在那辆汽车上擦拭车窗玻璃。
  四节课上完了,我要离开办公大楼了,离开的时候我还是走到窗口边去看了看,只见二娃还是在那辆汽车的上忙碌……
  十七岁的孩子,有这样的工作态度,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不知道二娃能不能持之以恒?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11 16:29:35
  参赛作品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上传,如果错了请指正,谢谢了。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11 16:52:58
  原来超过时间了,无所谓,我还是会把这一篇发完,后面还有三个小故事。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3 14:39:37
  写作不易,顶
我要评论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15 09:37:20
  心态平和可无忧

  1买两百斤米来胀死你

  二娃还是聪明能干的,至少我当父亲的这么认为。
  1993年,为了二娃有一技之长,我让他去学习车工技术,仅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他便一鸣惊人。
  精度要求高的机械模具,一同去学习车工技术的十多个人,唯有他能按照图纸要求车加工出合格的产品来。
  那精度要求高的机械磨具,公差不得超过两丝,这难倒了同去学习车工的伙伴们。
  二娃最擅长的还是开汽车,1994年,我们有了第一辆加长东风货车。
  那时候二娃刚从驾校考得了驾驶证,那一年的二娃,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从江北两路把汽车开回梨树湾,仅用了45分钟,熟悉路段的老驾驶员都说:“二娃不晓得开得好快!”。
  二娃把车开的有多快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汽车开回厂里时,汽车上的许多零件都不见了踪影,连汽车尾灯也不知道掉落在了哪儿。
  如今说起那一次开车来,二娃说:“那时候年轻,一点不晓得害怕,如今年龄大了,开车技术也过硬得多了,如今反而不敢开那么快了!”
  人生无常,一个人一辈子,有日子过得无忧无虑的时候,也会遇上这样那样的坎坷。
  一个人只要在陷入低谷的时候,还能昂首挺胸的站起来,也许才算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二娃最热衷的工作是当教练,二娃一干就干了二十年。
  二娃不善交往,更不善吹毛求疵的讨人欢心,二娃只是一个有实干精神的莽夫。
  二娃教学员认真负责,许多从他车上下来的学员,许多不找人陪练便可以直接上路。二娃当教练名声在外,就有人直接点名要上他的教练车。
  就这样惹来同行嫉妒,2000年在复原驾校当教练,不晓得哪一个缺德鬼,夜晚故意把屎拉到二娃的教练车上。
  二娃人耿直,讲交情重义气,堂弟邀约几个大款办驾校,堂弟让二娃去帮他。
  不知道多少人劝说二娃别去,“你在这个驾校干的好好的,待遇也不错,他那个驾校才开张,鬼晓得以后效益如何?”
  许多人劝二娃,连复原驾校的校长也劝二娃别走!
  二娃还是去了,意料不到的事情果然接撞而至……
  堂弟的驾校管理不善,收费比其他驾校贵,来报名的学员寥寥无几。
  堂弟让二娃带自动挡,教自动挡的教练有三个。学员来了先满足那两位,那两位是这个驾校校长的熟人。
  那两位满足了剩余的才安排给二娃。
  分派给二娃的学员,不是年岁大的阿姨,就是那两位教练带过一段时间的学员。
  分派给二娃的学员,有几次考试都不合格的学员,几次考试都不合格的学员,有人就认为这样的学员有点笨。
  这些学员上了二娃的车,不知道怎么就不那么笨了,这些学员在二娃的指导下,还有多长的时间就拿到了驾驶执照。
  不知道二娃带学员有什么窍门,二娃曾对我说他写了一本小册子,他想把这一本小册子印成书,把自己的一些经验体会传授给学员,让每个学员能很快的掌握驾驶技术,让每个学员都能够尽快的拿到驾驶执照……
  二娃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却出了一件不该出的意外……
  二娃的女儿学舞蹈,每个星期要接送一次,驾校的教练都是把教练车开回家里去。教练车每个月的油费都有明文规定,超出规定用油教练都是自己掏腰包。
  二娃没有汽车,接送女儿自然只有使用教练车。
  女儿学舞蹈的地方二娃没有去过,没有去过对道路自然不熟悉,谁知道几个月后驾校收到了几十张违章通知单。
  这一下问题来了,罚款数千元,扣分几百分……
  二娃是有错,可驾校也脱不了干系!交通违章第一次,违章通知交通管理部门会用微信等方式通知车主……因为驾校管理不善,因为来的学员寥寥无几,驾校为了节省开支……停止了这类似的服务。
  二娃闯的祸二娃自己去了,罚款自己去交,分自己找人去扣,没有想到堂弟还是把二娃开除了。
  二娃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如今被驾校开除了就失业了。
  堂弟一直都是把年轻的学员安排给校长的熟人,二娃带的几乎都是年岁大的妇女,还有的就是那些数次考试都通不过的学员。
  驾校的收费标准比别的驾校高,招生也就比别的驾校困难。有时学员招收不齐,连岁数大的和数次考试通不过的,也被堂弟安排给了校长的熟人。
  二娃的学员经常断档,没有了学员教,二娃就没有收入,没有收入的二娃并没有怨言,二娃是自觉自愿随堂弟去的,并没有谁强迫他去,没有收入的二娃也怨不得谁。为了兄弟情谊去的,为了兄弟的情谊二娃还是苦苦的支撑……没有想到堂弟还把他开除了!
  二娃被驾校开除了,二娃的生活陷入了困境,二娃只得另谋生路。
  失业的二娃想去买一部好一点的汽车,二娃想去开网约车当滴滴司机,二娃也想去开出租车,二娃还和出租车的老板联系过,老板也愿意让二娃去开他的出租车。
  二儿媳妇不同意二娃不当教练了,二儿媳妇不同意二娃去开出租车和网约车,二儿媳妇说二娃的身体不好,二娃的腰杆时常痛,开出租车和网约车都很累,你根本就受不了。
  儿媳妇不同意,连丈母娘也反对,其理由是当教练有人给你买养老保险和医保。二儿媳说驾校买社保医保,你当网约车没有人给你买社保医保。
  二儿子固持己见,二儿媳妇坚决反对,夫妻俩经常为此争论的面红耳赤。
  丈夫被开除了,媳妇只有又去求原来的那个驾校的老板。
  原来的那个校长还算好,最终还是同意了二娃去他那里上班。
  二娃的母亲说二儿媳妇还是好,尽管二娃如今被驾校开除,尽管二娃当教练找不到钱,二儿媳妇从来没有怨言过二娃,二儿媳妇从来没有埋怨二娃找不到钱,二儿媳妇还一直劝二娃不要着急,二儿媳妇劝二娃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母亲知道二娃也苦闷,找不到工作二娃也着急,母亲经常见二娃夜晚睡不着觉,经常见二娃半夜了还在客厅里转来转去……
  母亲无不为二娃的处境担忧,谁知道二娃却对母亲说:“妈妈,你不要管,你也不要把你的钱拿出来,吃饭咯嘛,花不了多少钱,买两百斤米涨死你们……”
  闻听老婆的转述,我无话可说,但我还是相信,只要努力,一切都会好的!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15 09:38:37
  2一碗水难端平

  妻子对女儿一直心怀愧疚,女儿是一个不该出生的人。那年月,生三胎在城市里根本就不可能,别说生,只要怀上了被人察觉,你就会被强行送去妇幼保健站引产。如果你敢反抗敢拒绝,那后果你是承担不起的。
  那一年,我正和别人一起承包企业,一旦被人察觉,我就很有可能失去承包企业的资格。
  女儿是在妻子的老家出生的,女儿回重庆来时已经半岁了,对人谎称是半路捡来的。
  女儿自幼离家读书,女儿去儿童体校读书时还不足七岁。
  孩子都不愿意离开父母,女儿哭、女儿闹、女儿不愿意去,但还是得去,那时候孩子的母亲也和我正一道艰苦创业。
  那年月,正值城市里的工人大量下岗待业,农民想进城市里去打工更是难上难,那时候还没有私营经济,个体户那时候还不受青睐,无论干什么都还得以集体的名义,承包企业、承包饭店、承包商场……那时候的我只会种飘儿白……那时候的我只能把心思放在自己承包的企业上。
  那一年,为经营企业借了十多万借款,那时候连万元户都还是凤毛麟角,那时候的我因为承包企业已经丧失了土地,如果企业经营不下去,十多万借款无法归还,一个没有任何保障的农民,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妻子愧疚没有照顾好女儿,女儿在歌乐山读书,没有去歌乐山租一间房子照顾女儿。
  女儿在凤鸣山中学读书,女儿提出来可以去天星桥租一间房子,那样的话女儿可以少转一次车。
  在那艰苦创业的时候,这些不算很高的要求,那时候我们都难以办到。
  妻子无不为这些此感到愧疚。
  如今女儿的婚姻也无不让母亲牵肠挂肚,如今女儿独自一人生活。
  二儿媳妇生了二胎,母亲不得不去为二娃带小孩子,妻子时常对我念叨:“还是该去和女儿住在一起,给她收拾一下屋子,帮她买点菜煮点饭,让她回来有一口热饭吃……”
  妻子很早以前就想帮女儿一把,妻子对女儿说:“你去选一套房子,我们给你付首付,以后你自己供月供……”
  女儿说:“我自己买房子我自己晓得,用不着你操心。”
  妻子说:“还是去选一套吧,如果以后我没得钱了,你想我帮你也没得办法了。”
  女儿说:“你们的钱最好还是留着你们养老吧,如果你要把钱给谁,我也没得意见得,你们的钱,你们要给谁那是你们的权利。”
  我和老婆经营企业三十年,要说没有找钱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相信,可我和妻子都不善于理财,谁想要钱就给谁,甚至主动的给。
  妻子有一个记账的习惯,谁要钱或者把钱给了谁随手就记在了本子上。
  没有想到2012年8月10日,居住的房屋被融汇捣毁,随手记账的本子也被掩埋在了废墟中,更没有想到掩埋在废墟中的本子还被清理了出来。
  随手记账的本子落到了儿子的手上,儿子看了并没有在意,儿子还笑了笑说:“妈给了二娃恁么多的钱。”大儿媳闻听一把抓过去,一算三十多万,这一下大儿媳妇不依教了,妻子问我怎么办,这时候的我们拿不出来三十万块钱来了。
  房屋被捣毁了,我再也拿不出三十万块钱来了。
  我实话实说了我自己的打算。二娃很久以前就表态不愿意经营工厂,可我却不能不管二娃的工作和生活。
  二娃想教自动挡,建议校长二娃买一辆自动挡的车,驾校的校长害怕买自动挡的车承担风险,就说二娃你自己买一辆自动挡来挂起入股。
  听二儿媳妇这么说,我想这也可以为二娃铺一条路,于是就拿了十万块钱让二娃去买车。
  没有想到车买回来以后效果好,来学自动挡的学员多,驾校的校长不但自己去买了两辆,还想把二娃的车也原价收购,说如果二娃你不愿意,你的车就不可能再挂靠在驾校了。
  二娃和二儿媳妇无可奈何,只有同意把车卖给校长。
  车款如数退回来,二娃把车款拿来还我,我说:“你们一个家庭,自己一点存款也没得,这点钱你也别还我,自己拿去存起吧,如果要急用,也方便些。”
  二儿媳妇曾经去开服装门市,需要启动资金,妻子也拿了五万块钱给她,后来二儿媳的服装生意没有做了,二儿媳也把五万块钱拿来还,那时候二儿媳新婚刚来,妻子也就没有要二儿媳还来的钱。
  二娃早年娶过一房媳妇,那一房媳妇与二娃离婚时,挵了我家不少的钱走。
  妻子的本子里,也记下了二娃前妻的花销,我认为不该把二娃前妻的账,计算在这个媳妇的头上。
  这个媳妇与二娃结婚,也用了些钱,具体数额我不知道,可拿钱给二娃买车,的确是想为二娃铺一条路。
  二娃很早就对我说,他对经营工厂不感兴趣,我也觉得一个工厂不能让两个人来经营,艄公多了打烂船,两个人都来当老板早晚会出事情,我原打算为二娃买车铺路,就是想让大儿子来接手工厂。
  这一下大儿媳找上门来,我也只有实话实说,把工厂交给大儿经营,如果你不服,我们再来仔细算账。
  大儿媳听我如此说,也没有辩驳,也没有反对,而后偃旗息鼓也没有再说什么。
  没有想到事后不久,大儿媳竟然对女儿说:“我没有用你们家一分钱……”
  不知道大儿媳对女儿说了些什么,惹得女儿对母亲耿耿于怀……
  不知道大儿媳对女儿说了些什么,差点让女儿和我们反目成仇……

楼主彭乾尧 时间:2017-08-15 09:42:58
  3 小棉袄

  我也觉得我们有点亏欠女儿的。
  两个儿子和女儿,女儿的花销应该是最少的。
  女儿没有读书了,就自己出去找工作了。女儿自己出去挣钱了,也就再也没有向我们要过钱了。
  女儿还接受了我的提议,让大儿媳与她一道去做服装生意,大儿媳也因此找了不少钱,这样的结果,无不让我感到欣慰。
  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儿了,那时候女儿正与别人一起合伙做服装生意。
  女儿有一天对我说:“我们商场有一个角落,那个角落可以租下来做一点小生意,我想喊我的同学彭玖去把那儿租下来。”我说:“你大嫂如今在屋头耍起的,你喊你的同学去,为啥不可以喊你大嫂去呢?”女儿说:“喊大嫂去当然可以,只不晓得大嫂愿不愿意去。”我说:“如果你大嫂不愿意去,你再去喊你同学也不迟嘛。”
  我的这一次建议,促就了女儿和大儿媳合伙做生意。大儿媳去了,也让女儿的荷包里逐渐的积淀起了钞票。
  女儿能挣来钞票,还与大儿媳的去休戚相关。
  大儿媳没有去之前,女儿名义上是与人合伙做生意,实际上还不如帮人打工。
  帮人打工别人会按月支付工资,女儿与人合伙也就只是混一碗饭吃。
  男人追求女儿,女儿与男人在谈恋爱,男人邀约女儿一起做服装生意。
  女儿是一个马大哈,该进货去进货,该销售去销货货,女儿从来不过问钱,从来不过问钱的流向,男人也从来不把钱交给女儿掌管。
  女儿从小就不缺钱花,女儿读小学的时候,是班上最有钱的学生。女儿进公园去玩,我就买一把游乐园的票拿给她,任由她去儿童乐园里逍遥。女儿要骑马,我就包一匹马让女儿骑一个够。一次为女儿买小食品,我花了一千八百块钱,买的东西请了四个棒棒军才挑回家来……那是1992年,女儿七岁,那时候我们有钱了。
  与女儿谈起她读小说的时候,女儿说:“那时候,我是我们班上最有钱的学生!”
  母亲每个月给女儿四百块钱的零花钱,那时候工人阶级的工资,一般也就只有100元钱。
  从小不缺钱花的女儿,对钱的兴趣并不浓厚,从来不管钱也不过问账目,女儿只管进货销货做生意。
  大儿媳租的角落生意做不走,我给女儿提议让大嫂和她一起合伙做,女儿耍的男朋友坚决不同意,可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女儿同意了大儿媳妇就进去了。
  大嫂进去合伙了,大嫂把账目建立了起来,大儿媳妇不但建立了账目,而且还把钱管理了起来,收进发出还得有凭据有依据。一次女儿的男朋友卖了一件服装没有上账,大儿媳妇追着喊他拿出来,弄得女儿的男朋友很是尴尬。
  大儿媳妇振振有词,“在一起合伙做生意,就是要账目清楚!”
  大嫂的介入导致女儿与男朋友分了手,大嫂的介入导致女儿的荷包里也逐渐的积淀起了钞票。
  2016年,女儿决定不做生意了,女儿决定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大儿媳妇回来买了一辆小车,又拿出几十万给儿子还了贷款,还去进购了数台机器设备。
  我问儿子大儿媳拿了多少钱给他,儿子说:“总有七八十万嘛。”女儿和大儿媳到底找了多少钱,没有人告诉我,我也不想过问。
  我暗地里想总还是有几十万吧。
  没有想到大儿媳居然对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来:“我没有用过你们家一分钱!”
  大儿媳1992年来我家,许多年没有工作,在我家二十几年,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女儿转述大嫂的话,母亲有些愤愤然,自然对女儿道出记忆中的数据,“你大嫂自己对我说的,他做游戏机我给了她八万!你大嫂买映泉花园的房子,我给了她六万……”
  母亲最后总结说:“认真算起来。你大哥和你二哥花的钱都差不多……”女儿问:“那我呢?难道你们就不管我了吗?”
  老婆一时语塞,回答不出话来了。
  我说:“前几年你妈妈说给你买房,我们给你付首付你自己去供月供,是你自己不愿意……”
  老婆说:“你们花的钱,我全都记得有账,原本记起来就是看你们谁用了多少钱,原本记起来就是打算那一天来平衡一下,用得多的就算了,用得少的再给点,如今房子被挖了,账本也被你大哥撕掉了,厂房被捣毁后,生意也做不出了……”
  女儿说:“反正你们的钱不能再给大哥二哥了,你们得留点钱来养老。万一有个啥子啷格办,大哥二哥拿得出钱来迈……”
  我无话可说了。
  原本以为这一场风波会留下后遗症,没有想到张律师要诉讼费,大儿子听说后立马给我送来了5000块钱。
  没有想到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我打电话让大儿开车来送我去,大儿忙生意没有来,大儿让孙子开车来送我去,孙子来了拿出500元钱来递给我。
  我说:“你拿钱来给我干啥。”孙儿说:“老汉说你去开庭需要用钱,让我拿来给你!”
  没有想到儿子会让孙子拿钱来。
  女儿每个月都给我1000块钱,也给她母亲1000块钱,女儿还说让大哥二哥也每个月给500,我们没有去向大儿二儿转述女儿的意思,女儿也没有介意大哥二哥拿没有拿钱给我们。
  我以为这场风波会给我们的生活留下阴影……
  女儿去杭州找工作去了,女儿给母亲打去电话说:“我在枕头下放了2000元钱,你和老汉自己去拿吧……
  儿子还是儿子,小棉袄还是小棉袄,没有想到儿子和女儿的心里,还是记挂着我们……


  最近忙着写完长篇小说《这是爱情不是》,很少在网上流连,偶尔看见参赛征文,这才写一篇奉上,不想超出了时限,但我还是写完这一篇小说传上来,权当凑个闹热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