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清欢》——原创古言第二章更新

楼主:东子里 时间:2017-08-12 23:37:29 点击:40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建兴十六年,北汉皇后薨,国丧。
  一道快马加鞭的圣旨,将我从远离朝堂的云居寺召回宫廷。
  三年前,皇后病重,太子妃林氏请旨入云居寺为皇后静修祈福,得世人一片赞许。当然,这是外界流传的说法。
  而我,正是这位传奇的太子妃。当朝宰相林秦的长女,镇北大将军林斯年的长姐——林清越。
  三年后,我又回到了东宫这个看似繁华富贵的地方。
  只是我再见到的东宫,却与我离别前相差甚远。宫人皆素衣免冠,整个宫廷似在诉说着不可名状的悲凉。
  我入宫见到的第一个人物,不是我的夫君,而是淑妃宋氏。
  她一袭白衣,青丝半挽,面带愁容,我见犹怜,与三年前那个华服盛装的淑妃亦是变化了许多。
  她向我行了大礼,才小心翼翼地抬眼望我,“姐姐清瘦了。”
  我抿了口茶,道,“寺中日子比不得宫中,虽然清苦了些,倒也落得悠闲自在,何来清瘦之说?”
  宋氏垂下眼,“姐姐受苦了。”
  我心下暗自叹息,这宫廷里的日子,其实不比寺中。这儿的每一个人揣着各自的心事,面上却又带着另一副虚伪的人皮面具,让人好一番揣摩。
  她继续道,“两年前,皇后娘娘已是卧病不起,东宫事务无人主持,殿下便交由婢妾打点。现如今姐姐回来了,宫中主事大权自当尽数交还于姐姐。”
  我心下冷笑,面容却不得不表现得宽厚仁德,“此事须由殿下做主。”
  宋氏作礼,“此事,是婢妾唐突了。”
  过了一会儿,我方知晓了她此行的真正目的。
  “殿下是去了中宫吗?”我不过随意一问。
  她面上的愁容竟是更甚,“殿下应该是在秋水殿。”
  “里面住的是何人?”
  “梁国书竹长公主的婢子卿舒窈。”她低声道,“三年前,殿下南访梁国时带回的人,不日便封了奉仪。”
  我既知道了想知道的,亦是不愿与她多做周旋,“一会儿本宫还要去向皇上太后请安,就不留妹妹了。”
  她也是自讨没趣,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妙仪看着离去的淑妃,在我耳畔道,“娘娘三年未归,自当小心这宫里的人才是。”
  我抚了抚眉,“三年未归,我这昭台殿倒是没什么变化。”
  妙仪笑道,“太子殿下心头有娘娘,让我们每日都来清扫,一切保持原样。”
  “原来如此。”我应付着,却尽量不去提及太子,“让辇驾准备准备,去清宁宫吧。”
  “娘娘一路风尘,不去梳洗一番吗?”丹云不解地问我。
  “现在是国丧,正是这风尘,方显得娘娘的有心。”妙仪不愧是宫中老人,一语道破我的心思。
  许是三年前的那场劫数,让我如今身处这宫中,也多了一分小心谨慎。而现下的我,也不得不表现出与三年前截然不同的谦和。
  从清宁宫出来后,我遣了辇驾先行,让妙仪随我走路到长秋宫去,也当是熟悉熟悉宫中环境了。
  却不想,行至途中,天竟下起了雨,我便与她择了就近的一个亭子避雨。
  亭下有个人影,青衫玉冠,楚楚而立。清瘦的背影竟像极了女子!他望着湖面出神,应该并未察觉到有人来。
  妙仪为我拭去脸上的雨水,笑言,“这伏月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娘娘且先在这儿休息休息,这雨,也权当洗去路上的风尘了。”
  我亦舒展开来,“就你嘴能,你也坐下歇歇。”
  那青衫男子闻言,身子竟是微微发颤,他徐徐转过身来,向我行了个礼,“娘娘。”
  声音温润如玉,如春风细雨,让人听了没来由的舒服,正是他没有错!
  我让妙仪扶我起身,笑言,“不知世子在此,真是有失仪态。”
  眼前这人,是大皇子贤王的嫡长子刘子衿,与我同岁。我与他还有太子从小一起长大,太子身份尊贵,我便与他更为亲近一些。奈何造化弄人,我被皇上许配给了太子。听闻当夜他心有不甘,欲到他皇爷爷面前理论,却被他父王喝回,闭门数月不出。当然,这毕竟也只是听闻来的事情。
  再见到他,是三年前,我请旨为皇后祈福出宫的那天。没料到的是,他也向皇上请旨,护送我入云居寺。
  那时候,我坐在轿里,他骑马走在前面,路上不曾有过言语。我看着他那消瘦的背影,心中甚不是滋味。
  直到最后临别时,他唤退了旁人,问我,“清越,你对我,可曾有过半分留恋?”
  我没有答话,抬头仔细看着他,明明是精致的眉眼,奈何却有散不去的愁怨呢?
  见我如此,他心中有了结果,却又从衣袖里拿出一块素锦包裹着的东西给我,嘱咐一定待他走后再打开,我也只有应许下了。
  他注视着我良久,道,“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明明是温润如玉的声音,却包含着无尽的愁苦与无奈。
  他转身离去,我打开素锦,方见一只小巧的碧玉镯子,在阳光下散着青色的透亮的光,纯洁得没有一丝瑕疵。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我又岂会不晓他的心意。
  三年后,他又站在我面前,一袭青衫,人更是清瘦了不少,“早已听闻圣上拟旨召娘娘回宫,殊不知,今日是归期。”
  我也只是清笑,眼角不自觉瞥到了湖中盛开的莲花。
  “这涟鸢池里的并蒂莲开得最是好看,只是娇养在这深宫中,没了自由散漫的性子了。”刘子衿向这湖望去,轻叹道。
  “泥下连理枝,水上并蒂莲。既是同根同存,那便是缘分了。”我望着湖面,心下却是另一番悲凉。
  好在,雨很快就停了,我与妙仪向他辞了行,匆匆向长秋宫赶去。倒不是时辰催人,却是岁月辗转,让我狼狈不已,顾不得端庄体态。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lynnghl 时间:2017-08-13 15:36:51
  好故事,期待继续!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