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社会-白肉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3 15:09:22 点击:1096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白肉
  王翠花硕大的身躯在王强身下颤抖,每次抽动她那一身花白的肥肉便不可抑制地乱颤,这场景每次都让王强一阵恶心,但他不能停止自己欲望。
  时钟指向十七点三十一分,王强丑陋的欲望终于得到了解脱,他摊在那堆肉上剧烈地喘息,等待平静后抽出小弟弟转过身去穿衣服。
  王翠花像只死猪一样伸展四肢仰在床上,杂乱毛发下的私处一览无余,王强胃内一阵翻腾,匆匆走出理发店,骑上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骑出这条街,他忽然丢下自行车跑到墙角吐了起来,脚边都是中午吃的猩红的西红柿稠粘的滥渣。
  屋子里,丑陋肥胖的王翠花默默地穿好衣服,将床边王强抽剩的半支烟点着。烟气将她视线中的狭小阴暗的房间变得模糊不清,不一会儿,她抽完烟,打开矮小的窗户,冲对街小卖部的老纪妩媚地一笑。
  老纪咧开那张缺了门牙的嘴暧昧地笑了,十分钟后,王翠花又露出那一身花白的肉躺在了床上。床上铺着粉红色碎花图案的被单,老旧而干净。

  王强把自行车支在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沉重的铁锁,拎着猪头肉刚进门就被一个尖锐的声音惊的小跑起来,他进了屋子看见地上都是花盆的碎片,儿子小东站在碎片旁,恐惧的瑟瑟发抖,王强这时闻到一股骚气,他看见小东的裤子已经被尿液浸湿,尿液继续向下经过他脚上的锁链滴在地上。
  王强没有发火,走到里屋放下肉找出扫帚开始清理碎片,然后掏出身上另一把钥匙,弯腰将小东脚上的锁链打开,小东听到“啪”的一声,恐惧的神情立马变得激动起来,他用力地推开王强跑到了最里面的房间,关门时的震动令老房子狠狠地晃了晃。
  屋外的王强知道,他一定又躲在黑暗的床底下继续发抖。
  小东今年二十一岁,本来已经考上了重点大学,却在接到录取通知书那晚发了疯,这实在太过讽刺,王强至今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王强坐在饭桌边,面前是一盘切好的肉,左手边是倒满了白酒的杯子,右手边放着桌上唯一的一双筷子。他塞进嘴里一大块吃不出味道的肉咀嚼,咽下之后喝了一大口辛辣的白酒,酒精穿过肠道带来一阵应激反应,他突然将酒杯往地下一摔,趴在桌上呜呜哭了起来。
  只有去找王翠花的时候,他才会一天哭两次。

  两天后傍晚,老纪穿着肥大的背心和裤衩来到王强家,手里捧着半个西瓜。
  王强跟老纪穿的差不多,只多套了双高腿袜子,老纪来时他正坐在院子里发呆,手里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
  老纪过来问王强肯不肯娶了他的寡妇妹妹,王强冷笑着摇头,告诉他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不娶那个骚婆娘。
  老纪听了也不恼,苦哈哈地笑。小镇的人都知道,她妹妹是被捉奸在床气死了丈夫,好歹没有娃,时常在他店里照看,一来二去便看上了常找王翠花的王强。以他来看,王翠花远赶不上自己的妹妹,但这话他可说不出口。
  其实老纪是嫉妒王强的,就像小镇每一个去找王翠花的男人一样,他嫉妒王强可以不花钱白干。
  这件几乎引起众怒的事惹的王翠花冷冷一笑,不满意哦,那就不要来了嘛。但男人一边厌弃却也舍不得那一团团花白的肉,于是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只是王强有好一段时间不肯去找王翠花。
  王翠花不忙的时候王强都在厂子上班,所以王翠花是推了生意去找的王强,她说王强,你别他妈的犯贱。
  王强正在收拾被小东砸掉的饭桌,满地的米粒剩菜,一听王翠花这话就火了,冲上去抽了她两个耳光,王翠花不可置信地呆住了,然后含着眼泪扭动硕大的身体跑了,但那之后王强反而隔三差五地去王翠花的挂羊头卖狗肉的理发店。
  他们谁都没提过那两个耳光的事,王强心里想,他是在犯贱。

  王翠花年轻时是出名的美人,许多小伙抢着送殷勤,她谁都不看,只跟王强好。王强个高,宽脸盘,她说顶像个男人。
  王强肯吃苦,浓眉大眼,口才还好,哪里都不错,唯独家里兄弟多,没钱拿彩礼。王翠花总跟王强说她啥都不要,就要你这个人。两人在野地里一阵温存,王强内疚极了,向她发誓以后给她做饭洗脚。
  王翠花乐意,可她爹妈不乐意,她妈说她要是跟了王强,自己就上吊。王翠花没法,只好断了念头。
  但说到底王强是恨上她了。
  两人年轻时这么一段也不是什么秘密。但看后来事态发展,王翠花的母亲差点悔断了肠子。
  王翠花的丈夫本来是国企的小领导,工资说得过去,后来厂子倒闭,他也跟着下岗,觉得自己好歹也是当过干部的人,不能去干出苦力的活,于是在家蹉跎了许久都没找到工作。加之王翠花给他生了丫头,他看着没把的闺女整日长吁短叹地,糊涂地就没了命。
  两人结婚时没买房子,说要等单位分房,这一下房子和人都没有了,王翠花也下了岗,还要带着孩子,没辙回到了娘家。
  她妈搂着孙女唉唉叹气,他爸天天晚上吃完饭就在院子里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嫂子整日对她横眉竖眼,王翠花心里一横,就搬了出去。辗转就开了这家理发店。

  王强的经历比她复杂多了。跟王翠花分手后,好不容易相上了对象,没几天就结婚了。不久便知道这个女人精神有些不正常,平时还好,就是受不得刺激。
  王强没有钱,能娶上个母的就认了,他脾气好,女人跟他磕磕绊绊也过来了,还生了个儿子,就是小东。
  小东不像他妈,打小就聪明,王强常常摸着儿子的大脑袋骄傲地说,这可是清华的苗子。
  小东她妈结婚后唯一一次受了刺激是在王翠花死了丈夫以后,王翠花那时还没胖成现在这样,只是有些丰满,依然很漂亮。她去找王强,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时候要去找他。她对王强说她还喜欢他,要是他愿意,以后可以常常去找她,她不会告诉他妻子。
  王强还没搭茬,他媳妇就冲过来扯住王翠花的头发又打又踹,活像个疯子。王翠花一点还不上手,疼的哎呦哎呦直叫。男人都是向着弱者的,即使对方是他妻子。
  王强上前一把将妻子推到在地上,就这一把,人就真疯了。他可以忍她痴傻疯癫,唯独不能忍她一丝不挂地上街乱窜。王强用一根粗重的铁链将妻子牢牢困住才去上班,每次小东都老实地看着这一幕,一声不发。
  王强发现自己失去了聪明开朗的儿子。他更恨王翠花了。

  王翠花做人肉生意不久后开始发胖。胖让她的生意惨淡了不少,她一度要减肥来着,但这个念头在老纪那个丑陋的玩意进入身体后就消失了。老纪说,胖点手感更好。
  于是她身上所有花白的肥肉在男人的手心里开始松懈。
  王翠花的女儿很小的时候就要去课后班,她不愿意女儿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这个小镇有什么秘密呢。她十岁时候就知道小东将她当做仇人。
  她妈害他妈发了疯,像匹骡子一样被锁链锁住,非要将碗里的饭扣在地上吃,吃完在原地大小便……
  这样也就算了,可她有一天竟然挣脱了锁链跑到了外头,镇上的男人女人都指着她笑,她害怕极了就开始乱跑,男人坏笑追着她不放,后来她跳到了河里,再也不需要王强的锁链了。
  小东那时看了不少金庸古龙的电视剧,有一天他提着木棍将王翠花的女儿堵在胡同,说要替天行道,对她实施了复仇计划后的得意洋洋地走了。
  王翠花看着女儿细白的皮肤上青一道紫一道的淤痕气的头皮发麻。她找到王强理论,看见王强老了不少,王强不愿意搭理她,叼着烟说,你欠我儿子的,你女儿还也行。
  王翠花不知怎么就来了一句,我欠就我还,你来找我,我不收你钱。
  王强嗤笑着走了,王翠花以为事情就这样了,没辙,只好教导女儿以后看见小东撒腿就跑。后来有一天,理发店的门开了,王翠花往门口一站,看见了王强。
  王强说,操,你还吧。
  那天气温很高,王翠花只穿了一件轻纱连衣裙,硕胖的身体津津出汗,王强一把将她推倒在里屋床上,衣服也没脱,掀起裙子就干上了。
  他一边叼着烟一边动,没看见王翠花肚子上乱颤的肥肉,他不愿碰她,嫌她脏。但又忍不住在她身体里射了出去。
  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在王翠花肥胖的身体里慢慢地在流失。

  王强觉得自己像儿子一样在替天行道,却没发觉小东慢慢在变化。
  小东依然追着王翠花的女儿不放,王翠花的女儿云朵却不再逃跑了。她的后背贴着胡同的冰凉潮湿的墙壁上,任小东将她的唇啃的通红。她说,你爸是个孬种。
  小东扬手扇了她一个耳光,云朵被扇的偏过头,低声讽刺:孬种的儿子,也是孬种。
  小东气得将她重重推在墙上,却不忍心再动手,他有些心疼地看着云朵白皙的脸蛋上五个清晰的指印,一口又咬住她薄薄的嘴唇。
  他胡乱地啃,偶尔把舌头伸进她嘴里,伸进去又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又含住唇。
  云朵觉得这是一个无限循环的病态行为,每次小东放过她之后,她就跑到曾经看到的王强吐的地方也去吐。
  看着脚下的土地上覆着的吐出来的肮脏的胃液和食物残渣,她就感到一阵快感像闪电一样穿透她的身体。

  云朵的身体开始发育那年,王翠花给她买了个乳白色的胸罩,她在班级是第一个穿胸罩的女人,单薄的胸变得异常动人起来,她却拼命低头要将这动人的地方隐藏起来。
  小东是世上第一个摸上她胸脯的男人,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身体某处也在随着云朵变化。可云朵愿意贡献嘴唇,却不愿意贡献身体,她双手挡在胸前,后背在墙壁上剧烈扭动,引来阵阵疼痛,可这疼抵不过好似与生俱来的耻辱。
  小东对云朵本来就极少的耐心用光的时候,他斗大的拳头就如暴雨一般袭向云朵,每当这个时候,云朵便像行驶在暴风中的小船一般飘摇无依。而事后,小东看着云朵的满身伤痕眼里就会淌出眼泪,然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抱着云朵不断地说对不起。
  云朵被小东抱在怀里的时候,能真切地感觉到他少年特有的滚烫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她便会轻轻回抱小东。
  他还是个孩子呀。她想。

  云朵补习班的老师有一天家里有急事,就给她们提前放了学。云朵走在小镇充斥着烦躁和不安的路上,看见了一块用过的卫生巾,它正挥动翅膀随风摆动。这东西她昨天在王翠花那里见到过,但王翠花是绝对不会让它们刮到这里来的。
  云朵轻轻越了过去,回到家里,心里有些轻松。这几天,她都不会在家里见到对面老纪那口恶心的黄牙了,也不用听他闺女闺女地叫自己,更不用承受他若有如无的落在自己胸脯上的视线。
  老远,就看见理发店破旧的门紧紧关着,门边支着一辆二八自行车。炎热的夏日里云朵的心开始变得寒冷,又热又冷,热的是怒火。
  门被云朵用力推开,发出巨大的响声,惹来老纪妹妹几记白眼。云朵迈开大步走进店里,硬塑料制的凉鞋发出嗒嗒的声音。
  内室的门虚掩着,里面发出几声低微的声响,云朵的身体发颤,踩着沉重的脚步走到门前,透过门缝,她看见王强坐在床上,满脸欲望弛张的丑态,他伸出一只手掌按住王翠花的脑袋,王翠花硕大的身体跪在他的面前,不断地伸手拉扯,但一直处在下方,云朵透过王翠花宽厚的后背,忽然明白了什么。
  王强走的时候路过理发店的椅子时,头一次认真地看向了安静坐着的云朵,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忙地推着自行车走了。
  云朵透过镜子看到王强的侧脸,和瘦的像麻杆一样的胸膛。
  王翠花走出来的之后擦擦这里,弄弄那里,问云朵吃没吃饭的时候也不看她,云朵却转过脸,认真地打量这个一身白肉的,让她受到小东侮辱的,讨厌的女人,泪流满面。

  小镇的人们很少谈爱这个字眼,因为不好意思,因为矫情。
  王强年轻时和王翠花在一起的时候总说爱她,王翠花每次脸红捂住耳朵说不听,其实心里是极愿意听的。
  然而中年的王翠花和王强在一起时只做不说
  感情与物质相比总是弱者。
  王强把被小东砸碎的饭碗扔到门口垃圾桶里,坐在门槛上读小东的日记。
  日记泛黄,自小东疯以来再没有更新。上面的字迹凌乱,不像他外表看来老实。
  小东说爱上个女孩,但总克制不住欺负她,母亲在他心里留下的阴影,让他既敏感又自卑,他对心爱的女孩讨好,却又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他写道,他大概也会疯掉,像母亲那样,死于疯魔。
  王强每次看儿子的笔记时都会流下眼泪,以致于笔记本上积攒了厚厚的一层纹络和褶皱。
  他怨憎命运,怨憎老天不长眼睛,怨憎可以埋怨的漫天神佛和云朵的母亲王翠花。
  他无法怨恨云朵,那个瘦弱的,看着进入自己家门的每个男人颤抖的像是天使一样的女孩。
  王翠花默默忍受王强的恨意,就像云朵默默忍受小东纠缠不清的爱或恨。
  女人在忍耐力这一方面是远远超过男人的。但不代表她们会一直忍耐。
  高考填写报名表的时候,小东一把将云朵那张涂成跟自己一样的,云朵低着头没有抗拒,小东在放学时将她抵在角落的墙壁上啃咬,双手不停揉捻云朵已经发育的胸脯。他的下体抵住云朵的下体不停摩擦,云朵隔着裙摆和长裤也能感受到它跳跃的活力。
  作为高中生的小东,已经很明白男人和女人身体上的不同,他逐渐成熟,也渴望更多,但云朵第一次拒绝他,她说,等毕业。
  毕业太遥远,小东要些补偿。云朵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苍白的笑脸刷地一下红了,小东嬉笑着亲她的嘴,并将自己湿腻的舌头伸进云朵的嘴里。

  云朵知道,只要她在这个小镇,她就无法拒绝小东,他们之间的纠葛那么深,深到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罪孽深重。
  直到收到录取通知书时,小东才知道,云朵在第二天借着送作业本的名义离开小东的视线,找到老师改了报名表。
  云朵被录取的那所学校,离他们所在的城市千里之遥,离他的学校,几千里之遥。
  如果她不愿意,他不去追,他们可能一生都不会再见面。
  小东疯了一般将云朵困在角落撕扯她的衣裳,他说,你不是说毕业后么,不用等你做好心理准备了,我们现在就做吧。
  他不断啃咬她的身体,这一次像是用光了全身的力气,在她身上留下紫青的痕迹。
  云朵的裙子被撕成两半,她抽气冷笑,小东却没有看见,或是他明白却装作没有看见。
  他不愿相信一直告诉自己的,云朵是喜欢他的念头,只是自欺欺人。
  小镇上没有人知道云朵在那天的傍晚发生了什么,只是很多人看见,那个路灯刚刚点亮的时候,她慢慢从阴暗的胡同里走了出来,嘴角淤青,身上破乱地不成样子,裙子混乱地系在一旁……
  小东在当晚被五个还是六个民警押进了派出所,他一路低着头,任凭王强喊叫,始终一言不发。
  王强在派出所听到儿子成了强奸犯的消息,腿一软,几乎歪在了地上。
  妻离子散,他脑袋里不断旋转着这四个字。

  出人意料地是,警察在审讯小东的时候,原本一言不发的小东忽然像个孩子一样笑了。
  年长的警察猛地拍向桌面。笑什么笑,老实交代问题。
  小东脸涨得通红,笑得更厉害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还在笑。
  年轻的警察说,不会是疯了吧。
  年老的说,装的,见多了这样的。
  小东还在笑,这时两人才无奈地发现,他失禁了,混黄散着臭气的液体在他脚下慢慢散开。

  王强觉得是王翠花在报复他。更恨她了,恨到极致却不会打她,只是在上她的时候告诉自己在上一头猪。
  王翠花看向王强的目光却越来越温柔,她觉得王强除了自己一无所有了。她忘了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小东才会被抓紧派出所,才会疯。
  她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劝说令云朵改了口供,才让小东从监狱里出来。王强理应为此感激自己。
  王翠花将世界想的纯净美好,她的未来都是王强。
  她有时甚至会忘了云朵去了那一座城市。但她不会忘每周去看一次小东,给他带最喜欢的糖果。
  她也会在床上对老纪说,你妹妹配不上王强。

  老纪的妹妹,二十来岁成了寡妇的时候还没有孩子,这样的女人怎么说也不该嫁不出去,可是她当真就耽搁了这么些年,不说别的,光看那猪胆鼻下一双厚厚的大嘴唇和突出去大龅牙,男人下身的那玩意就壮不起来。
  这话是老纪说的。
  后来这话传到王强耳朵里,王强冷冷一笑,将叼着的烟头使劲吐得老远。那烟头轱辘一阵,就滚到了王翠花店里的椅子下面,钻进一堆碎头发里面不见了。
  王翠花是真的会剪头,只是剪的不好,也只有那些一脚踏进棺材的糙老男人才能忍受带着一顶长短不齐的草根招摇撞骗。
  前提是没人给钱。
  男人们掏着口袋说,都给你了,这还要钱?
  王翠花每次都要想很久,然后说,不行,下次带来。
  真到了下一次的时候,王翠花依然忘了伸手要钱。
  她这样的一个女人,胖的让人发指,其实却连一点肉腥都不沾,对旁人说了,没人相信。有一次她跟王强说,王强听了习惯性地冷笑一声,从她身上翻了下去。
  王翠花说,要是吃肉杀生,佛祖就不会保佑我了。

  谁都没想到,王强钻进碎发中烟头结束了王翠花的理发店。
  那晚,理发店着起的大火将晦暗的小镇映的红霞漫天。王翠花站在街道上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家慢慢消失,她圆胖的手中还拎着个破旧的脸盆,盆里的水大半撒在了路上。
  她也曾呼喊让人救火,可没有人来,只有老纪看着乱窜的火苗对她说,别难过了。没了再盖就是。
  其实王翠花伤心的是,王强头也不回的背影。
  自从理发店成为灰烬,小镇上的人再也没见过那个胖子王翠花。有人说她去找女儿了 有人说她跟了别的男人跑了,总之,她消失了。就好像从没来过一样。

  王强觉得自己真他妈贱。
  那人在时恨的要死。她不在时,自己竟然十分想念。世上所有人都可以骗他,唯独他的心不能。
  他现在越来越不记得他们年轻时候的模样,反而王翠花那一身白肉成了他唯一的记忆。
  没了恨,他才感觉到,自己是真的老了。头发都变成了灰色,蹬自行车的腿也疼得他夜夜睡不着觉。
  她去哪了呢?
  王强有时会站在新盖起的饭店前默默地猜想。
  老纪有时与他搭话。他看着老纪焦黄的板牙一声不吭,推着自行车就走了。
  有一次,老纪问他是不是想了,便随口跟他提了个地址。
  王强去了,也是个理发店,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风韵犹存,热络地招待他。他却飞似地走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理过老纪那张肮脏的笑脸。

  活着的岁月像是那晚那场张牙舞爪的大火一样慢慢成为了回忆。
  王强老到已经蹬不动自行车了,他把它扔在院子的角落,自己时时坐在门口发呆,有时,小东会和他一起发呆。
  他浑浊的目光落在儿子的侧脸上,轻轻叹息,然后看着漫天的霞光落到墙壁那边。
  他觉得自己两条腿都要迈进棺材的时候,一个女人踩着高跟鞋来到他的面前。他抬起眼认了半天,笑了,说,云朵。
  云朵将烫成大波浪的长发塞到耳后。
  叔,你还怨么?
  王强摇头,问,你妈呢?
  云朵轻轻一笑,说,死了。
  王强的唇张了张,没蹦出一个字。
  云朵又说,理发店烧了,她去我念大学的城市找我,我们租了间小屋子,她一边打工一边念叨,要攒钱回去盖房,可钱还没攒够,她就回来了。
  王强有些着急,直摆动手指,他是真的老了。
  云朵眼光一黯,接着说,汽车在半路出了事故,当时就没了。
  啊……
  王强点了点头。
  难怪她没有回来。她那样的人,怎么会扔下他不管。
  王强沾着眼屎的双眼刷地淌下泪来。
  云朵嗓子发苦,早知如此,何必蹉跎了年岁。
  她要走的时候,小东突然从屋里冲了出来,拉着她的手不放,嘴里不断地支支吾吾。
  云朵没有挣开,任他将自己的双手抓的通红。
  后来王强操起一根木棒将他打的嗷嗷嚎,他才松开满院子跑走。
  王强推云朵出门,云朵抓住王强的手说,叔,你怨吧,怨她,怨我,可别这样憋屈。
  王强重重地叹了口气,抹了一把眼泪,闺女,看在叔这一把年纪还要伺候个小子的份上,告诉,叔,当年,小东是不是真欺负你了。
  云朵看着他轻轻一笑,您放心,等您动不了的那天,我会照顾小东的,就当还您这么多年对我妈的念想,但说到底,我们两家,谁也不欠谁。
  王强看着云朵纤细的背影钻进一辆黑色的轿车,轿车在前面路口转了个弯,消失了。
  王强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3 15:27:00
  苏姑有空便来看她,断断续续对她说宫廷的变化,那个偷宠上位的宫女即使被封嫔位,依然逃不了福薄的命运,小皇子被寄养在华雀宫段贵妃膝下,段贵妃派苏姑去照料皇子,她身上空闲的时间越发少了。
  直到有一次,小破提起自己的下身在出血,苏姑才“啊”了一声,“小破长大了,姑竟忘了这件事情。”
  第二天,她给了小破些女人用的东西,并交代她月事期间注意不要着凉。
  其实这些凌向天曾红涨着脸对她说过,只是没有苏姑说的详细,她不太明白羞耻之心是什么,也就不甚在意。
  半年后,小破的身后越来越好,主要体现在轻功上,她不久前发觉自己越过池塘时已不用借力,她越加像风一样飘荡在夜半无人的皇宫的各个角落。
  甚至,她开始出现在人群之中。
  黑暗锻炼了她的目力,她能轻易望见远处的东西,有几次她走的远了,赶上皇宫夜宴,贪图个热闹,便栖在隐秘的角落中。
  她远远望着人群最中央的地方,那里坐着几个男女,女人们都花枝招展地穿着绫罗绸缎,唯一的居中的一身明黄的男人正是皇帝陛下了,他一把络腮胡子,身躯高大,神情欢愉。
  小破目光变得森冷,她忽然将手放到了背后的剑柄上。
  无人发觉她的杀意。除了凌向天。
  同样隐蔽的凌向天几乎暴露自己地来到她的身旁。一把按住了缓缓抽出的剑。
  小破猛然回神,看见他严厉的神色望着自己。
  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跪在凌向天面前,凌向天哈哈大笑,“这算个啥,你要是有本事在千军万马中取了敌方的首级才算厉害,宫中这些匹夫们哪个都不如你,你就放心玩。可是杀皇帝,小破,你怎么能全身而退?莫说为师,就那千名御前侍卫你要怎么斗?你真要为了莫须有的仇恨毁了自己?”
  谁曾料到一语成谶。
  仇恨是真实的,怎么会莫须有?凌向天不能明白她的恨,她恨自己没有父母,没有爱。她恨带给她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3 16:14:31
  好文,爱恨纠葛的故事,顶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7-08-13 16:16:19
  标题不太突出,少了点吸引力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7-08-13 17:30:27
  一口气读完,不错
作者:云石胶 时间:2017-08-13 18:44:21
  支持好文![xyc:顶]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3 22:07:14
  善恶,美丑的界限在哪里?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8-14 06:13:25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7-08-14 09:56:58
  纠结得心裂,心裂得滴血,残酷的爱恨情仇!好文!
我要评论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4 14:01:44
  白肉 白肉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4 14:17:17
  求你,别像一个孩子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4 15:51:23
  ……
作者:jqbwqlj2014 时间:2017-08-14 16:58:36
  怎么两个故事?
作者:书之声 时间:2017-08-14 17:02:44
  挺棒的。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5 06:55:20
  @jqbwqlj2014 12楼 2017-08-14 16:58:00

  怎么两个故事?
  —————————————————
  另文 《河生图》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5 06:56:10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5 12:22:29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5 15:20:08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7 23:05:23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8 16:47:54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8 18:26:36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19 05:35:25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2 22:58:42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3 06:10:15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3 11:02:00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3 18:35:41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4 19:00:49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5 15:42:35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7 20:57:25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29 10:44:08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31 16:14:10
  :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8-31 17:00:36
  是不是明天就不可以发了
楼主秤砣gd 时间:2017-09-06 16:18:58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