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灵异玄幻悬疑类小说】《玉魂》(治愈向)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3 18:00:40 点击:168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章 风雨欲来

  “什么?张天师竟敢忤逆皇的旨意!”一个身着绯衣的女子皱着眉头,下面整齐划一的跪着一排黑衣人。

  “属下们也劝了张天师,可张天师就是不肯听,一定要让皇宽恕北星宫,赦免他们的罪行,玉简都已经恐怕呈到皇的纳简室去了。”黑衣领头人着急道。

  “不行,此事非同小可,张天师有恩于我,这次皇是真的很震怒,恐怕这次递玉简的张天师也会受到牵连,何况北星宫与张天师的关系又众所周知,快,快!马上用灵铃告诉张天师一家快离开锦都城!我去拖延一下。”绯衣女子下了命令说完就奔出了府邸。

  这片大陆在五百年前就已经统一,国号为东巫,人们称统领者为“皇”,因为这世上有灵和灵气的存在,为达到人与环境的平衡,经过了几万年漫长的摸索,便有了武修者和修灵者的存在,在这个世界里,还存在着守护灵,守护灵是具有灵气的魂体,他们守护着自己所在乎的东西,一千多年前,整个大陆发生了大家都知晓的大事——魔灵之战,讲的是邪灵统帅大军想要攻占大陆,最后终于被消亡,邪灵之主被封印的故事,我们的故事现在要从里面的主力军张继云后人张天师讲起。尽管张家后人因为那次大战被每朝每代都挂上国师名号,但那也就是名号而已,在强胜者不断迭出的时代,徒有名号也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开始议论张家的后人自张继云后便没了能人,有了第一个便有了第二个,渐渐的,张家便成了人们膳后的茶谈,可每朝每代依旧给张家挂号“国师”,这一词后面便变了味道,甚至权力者让它成为了独例,可能是想以此来显示权力者的功劳和权利。

  但再怎么样,国师也有最基本的谏言权,这不,张家这一代后人张天师为了报当年北星宫掌权者上官砚在迷雾森林的救命之恩,不惜在自保都不及的官位上用了他可贵的谏言权,本来皇想着张家功劳之大,暂且宽恕他一回,可这玉简都递上去了,想再翻起个浪来难啊!加上张家世代是个痴情的人,子嗣极为单薄,这一代也是只有张子楚这么一个儿子,这也可能是历朝历代依旧愿意给职位的原因之一吧!好养活!尽管资质依旧平凡,但模样可是俊俏得很!上官砚的女儿上官幽若小时候就喜欢他,十岁那年更是扬言非他不嫁,上官砚知道张家是个痴情种,希望最小的女儿幸福,也默许小人儿的来往,可张子楚不喜欢,每次都躲着上官幽若,可他不知道这反而更增加了对方的好感,上官幽若的明目张胆可是传遍了宫室,自此上官和张天师的关系不言而喻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1张 | 更多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3 18:06:16
  第二章 灾祸降临

  要说北星宫是犯了什么大罪吗?是的,一直寄放在北星宫的持灵棍不见了,可不是大事嘛!虽然是叫棍子,可那棍子可是神秘巫氏一族的镇灵宝!持灵棍所在之处方圆千里的低等邪灵不敢踏入!可是却必须要寄放在北星宫的寒潭里才可保持灵棍不消,因为那棍子必须每月吸取巫氏一族巫长的一丝血,才可以不消散,棍子里面可是整个巫氏一族的守护灵,其力量可想而知,巫氏一族早已在魔灵之战之前就已神秘失踪,留下这一镇灵宝,引起历代皇室的重视,毕竟是事关都城锦都城的安危!

  “可恶!上官砚是干什么吃的!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弄丢,真是反了!这个张国师也是,没能力也就算了,吾给他留着位置已经是吾的仁慈,竟然还想给上官砚求情!真是想结亲家结疯了!吾成全他们,竟然要死,一起死好了!”桌上原本整齐的玉简被一只宽厚的手“唰唰”推翻在地,皇怒了!一旁的灵侍者见此忙跪倒在地,“陛下息怒”。

  “陛下息怒!”皇闻声看向门口来人。
  “怎么?吾的长灵使也要向上官家求情?”皇的眉毛一挑,轻蔑的看向绯衣女子。
  “长灵使玉荣参见我皇!”玉荣行了个礼。

  见此,皇的面容要稍稍舒缓一点,“虚礼就免了吧!可也是为给上官家脱罪一事而来?若是为此,长灵使还是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吧!”语气慢慢平和下来。

  “回皇,玉荣不是为此前来,不过也与这也有点关系。”玉荣面色淡定道。
  皇瞧不出端倪,只好问道“什么事?”。

  “皇,我奉玉简调查持灵棍失窃一案,发现了一点眉目,就立刻来见皇!”玉荣恭敬的回答,正待继续说,皇打断了她的话。
  “停!发现一点眉目就来见吾,吾要的是结果!持灵棍找到了吗?”皇一脸不耐烦。
  “还...还没有”,玉荣纠结着。
  “找到再来见吾!别没事就来找吾!”皇烦躁的一挥袖,示意玉荣退下。
  “可....”不待玉荣说完,

  “来人!传吾旨!上官家因守护持灵棍不力,株连两族,嫡系儿女贬为平民,除守持灵棍奴仆外全部充军,守持灵棍奴仆全部斩杀!”皇狠狠的念道。

  “另,治张徐文张国师一家包庇袒护罪人之罪!本因株连两族,念其张继云国师子孙单薄,赦免张子楚,但今生不能在朝!削其继承职位之权,贬为平民!”皇前思后想,最终还是下了决定。

  此令一出,玉荣庆幸皇还算仁慈至少没危机到后人,担忧的告退离开,灵侍者们告退,下去传令去了。

  而张天师还在为上官担忧,全然不知自己也早已大祸临头!
作者:mx沫夏 时间:2017-08-14 07:06:25
  赶紧更新啊!等得花都谢了
我要评论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4 08:31:42
  第三章 全然不知
  熙攘的人群里,远远的看见一大堆官兵往国师府去。
  “罪臣领旨”上官砚仿佛一下苍老了许多年一样,瘫软在地,此结果上官砚早已猜到,诺大的上官府里,只少了自己结发妻子所生的两个孩子,上官若熙和上官幽若一儿一女嫡系孩子。
  “竟然领旨了,我们灵卫使也就不为难上官大人了,按旨,请上官大人和上官老人和我们走吧,其余除了看守持灵棍的全部充军,守持灵棍的没有线索的一律就地斩杀!”灵卫使平淡的说出旨意,不禁让上官老人面如死灰。随后身后传来凄惨的哀嚎和哭泣声,一些忠心的奴仆在临刑前甚至还来拜别他们的主人,含泪离开。
  要说上官幽若和上官若熙在哪儿呢?上官砚在猜到旨意后早已哄骗两孩子去了南方遥远的钟鼓楼城,不知两孩子在路上收到消息后会是如何。
  另一边,张国师府。“皇为什么会这样?我这一定有冤情!让我见皇,我要见皇!”灵卫使一念完旨意,张天师便像个小孩子一样闹了起来。
  “竟然如此,别怪我们灵卫使不客气!来人,把张国师给押主了!”灵卫使一脸的嫌弃。
  如此,张天师也一下焉了,只得满脸悔意的对身旁自己最爱的妻子韩云儿忏悔道“云儿,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不住的摇头叹息。
  “不,夫君,妾身愿意和夫君一起死!”韩云儿也满脸泪痕。
  “放心,少不了你!这次可是株连两族”灵卫使眼神蔑视的看了眼两人。
  由于张天师的父亲和母亲都不是长寿之人,早已先去,实际也就死的是他二人,二人身后的宅子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经历了这么些年,早已显得陈旧,只有些地方看着新,因为张家后人人实在太少,国师府邸又实在太大,便空了许多的屋舍,仆人更是只有十来人。张子楚不知道早上到哪里去玩去了,家里发生的一切变故全然不晓。
  长宁街上,张子楚正慢悠悠的逛着,看这模样也就十五六岁,从小宠溺的原因,性格也比较傲慢无礼,喜欢捉弄人。来到自己是孩子王的地盘上自然大摇大摆,之前仗着自己一张俊美非凡的脸,俘获了不少小弟,“筷子!往哪儿看呢?集中精力,想想看今天玩儿什么!”张子楚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把身边的小弟筷子拉回神来。
  “不是,老大,我刚刚看到一个好漂亮的姑娘啊!”筷子口水都掉了下来,嘴里说着,眼神可一直盯着一个背影瞅着,那眼神可以烧出洞来。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4 17:07:17
  第四章 调戏不成

  张子楚顺着筷子的眼神瞅去,只见一个曼妙的女子在前面走着,一袭蓝衫,墨黑长发如瀑的飘扬,一根白玉簪子斜插在发髻上,恍如仙子。张子楚也不禁咽了下口水。

  “筷子,这次品味不错啊!可以啊!”张子楚一手拍着筷子的脑袋,“走,这次弹子和狗子扮坏人。”抬手又把一旁的两人招呼着。

  弹子和狗子闻言,“好嘞!老大,看我们怎么欺负她,好让老大英雄救美”两人狗腿子似的向着那女子走去。

  “老大,老大!那我呢,那我呢?”筷子巴巴的望着张子楚。

  “等着吧,一会儿和你楚哥我一起英雄救美去!”张子楚说完撩拨了几下头发,帅气的扬了扬头。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筷子窃喜道。

  弹子假装从蓝衣女子身边走过,脚步停顿一下,蓝衣女子没注意就撞了弹子一下,反应过来,正要道歉,“对不......”。

  弹子没等她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小娘子撞的我好疼啊!”一脸猥琐的样子,想要去拉女子的手。可蓝衣女子不会让她碰,撤后几步,眼神不善的看着弹子。

  “是想找茬?”挑着柳叶眉。

  “什么!找茬?狗子,这姑娘撞了我,我还没说话呢,她竟说我找茬!”弹子向狗子说道。

  狗子附和大声道,“是啊,是啊,天底下我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女子一听,脸都青了,见有不少人也向这边看了过来,又开口道“那你说怎么办?”

  “嘿嘿,好说好说,我见你手挺漂亮的,借我摸摸就没事了!”弹子一脸好色的盯着女子,狗尾巴狼似的。

  “好啊!”那女子闻言嘲笑道,两人一听总感觉不对。

  果不其然,女子说完,嘴里念道“以我之灵,寄我之身,血脉一成,魂灵,祭出!”说完,女子像变了个人似的,双腿扫过弹子和狗子,两人躲闪不及,摔了个大跟头!

  “哎哟!痛死老子了,我的屁股啊!”弹子叫的最惨,女子见二人摔倒在地,一脚踩着狗子的手,一手握住着弹子胸口的衣襟,俯下身来,和弹子脸对脸。

  “还摸不摸了?”女子淡定道,举手间仿佛不费吹灰之力。

  嗅着女子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好闻的体香,弹子可再不敢乱折腾了,以为女子是个普通人,没想到和老大一样是个修灵者!“求姑奶奶饶命,我再也不敢了!”弹子不争气的告饶道。

  “不敢?我看你胆子挺大的嘛!”说着,脚踩着狗子的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惹得狗子哎呀呀的叫。

  “真的,真的,我再也不敢了!小的就是一时迷了心窍,见姑娘长得花容月貌,又那么的闭月羞花,这才起了心思,求姑奶奶饶命啊!”弹子见狗子痛苦的叫着,心里更添了几分害怕。

  “真的?”女子听见弹子说她长得美,心里也喜欢,可是转念一想。

  “你也不敢了?”扭头向狗子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求姑奶奶饶命!”狗子忙不迭点头,心里却郁闷,怎么光打自己啊!

  那边,张子楚没想到,对方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修灵者,不禁想要撤回迈出去的的步子,可又一想到自己可是老大,不能怂,于是硬着头皮上前。

  “这位姑娘,还请手下留情!”

  闻言,女子转头看向张子楚。
作者:mx沫夏 时间:2017-08-14 20:57:08
  哇哇。又更新了,好棒啊
我要评论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5 11:36:44
  第五章 得知出事

  “留情?你眼睛是瞎的不成!刚才这两人明摆着是想欺负我,你不帮我就算了,怎么!还想阻止我不成?”女子本想收手放了二人,可张子楚出现的不是时候,再次惹怒了女子。

  “这位姑娘,你说他们欺负你,欺负你成功了吗?你现在仗着自己是修灵者就随意的欺负普通百姓,这可不好!”张子楚一副劝诫,我很善良的样子说到。

  “你!”女子堵的哑口无言,愣了一下道“谁说我欺负他们了!我就是教训教训他们,万一下次他们欺负的不是修灵者而是普通人,岂不是他们就要为所欲为了!大家说是不是啊!”女子高声向看热闹的问道,周围人应声附和。

  女子见此,又狠狠地加重脚力,狗子又开始惨叫,“姑奶奶饶命!姑奶奶饶命,我狗子下次再不敢了!再不敢了!”嘴里告饶道。

  “是啊,是啊!我们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那位善良的公子,这位姑娘教训我们是对的!是有理由的!我们应该的,应该的!”弹子暗暗叫苦。

  “那这位姑娘,你看他们都知错了,就饶了他们这一回吧!”张子楚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

  女子见二人吓得够呛,看着也不像大奸大恶之人,便挪了脚,拍拍衣裳,“那好吧!饶了他们也行。但你俩记住了你们今天说的话!”转头又向弹子和狗子警告道。

  “小的记住了,记住了,多谢公子,多谢公子”两人忙站起来,拔腿就跑。

  看着二人狂奔的背影,女子一头黑线,吼道“谢他干嘛!不是该谢谢本姑奶奶我吗!”只见二人奔跑的速度更快了。周围的人见没热闹可看了,便也都散了。

  女子扭头看向张子楚,“你也是修灵者?”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转的可圆了。

  “在下可不是什么修灵者!姑娘误会了,刚才多谢姑娘手下留情,有缘再见!”张子楚否认道,自己可才是灵阶三级,再普通不过了,甚至在如今世界中算得上是差生中的差生,最多也就在普通人面前耍耍威风,刚见这女子行动如风,举手投足间的淡定,肯定不一般,还是不招惹的好。

  “你是普通人?”女子疑惑道,自己明明感觉得到张子楚身边有着灵气围绕着,但也不想深思。

  “再普通不过了。”张子楚回道。

  “那好吧!有缘再见。”女子问完便转身离开了。

  待女子走后,筷子拓了口口水,“没想到是个铁娘子!真倒霉,老大我们还要调戏姑娘吗?”

  闻言,张子楚瘪了瘪嘴,“下次看清楚点再下手!走了,真怕再遇到这种女子,我这么点三脚猫,只有被打残的份儿!”

  “老大,您太谦虚了!您在我们眼里永远是我们的老大!庙里的孩子们可喜欢你了,别气馁,大不了还有上官姑娘给你当老婆呢!哈哈!”筷子不要脸的笑到。

  张子楚看着筷子天真的笑容,随即释然,捏了捏筷子的鼓起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点不安。

  “走了!接着!”张子楚向筷子扔了几锭银子,悠然离开。

  筷子在后面,接过银子,对着张子楚的背影笑到“谢谢老大!谢谢老大!”。

  听着后面筷子的声音,脚步更轻快了。可不知他回家见到的一切,让他沉重了。

  一走到国师府门口,就听见有人的哭声,张子楚心里纳了闷了,调笑道“谁在哭,哭的这么伤心,要不要本公子抱抱啊!”,接着迈进了门。

  “公子,您还有心思开玩笑,大事不好了!老爷他们都被抓走了!”老管家老泪纵横的说到。

  听完,张子楚脸色惨白,急切的问道“怎么,怎么一会事?快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了!出了什么大事?”双手抓紧老管家的肩,使劲儿的摇晃着问道,晃的老管家一时不能开口。
作者:mx沫夏 时间:2017-08-15 13:02:43
  哇⊙∀⊙!又更新了,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5 16:37:04
  第六章 解救方法

  “公子,你还是先看看这份旨意吧!”老管家含泪的递过一份玉简。

  张子楚接过玉简着急的划了个符号,玉简浮出皇谕,看完后,不禁流泪,“怎么会?怎么会?”喃喃道。

  待张子楚平复一下心情,忍住眼泪,“刘伯,上官伯伯家如今也?......”张子楚忍不住再次流泪,话哽着说不出来,看着刘伯。

  刘伯也猜到张子楚想说什么,错开张子楚的眼神,默默点了点头。

  张子楚眼神里的希望渐渐熄灭,朝堂上的人都不愿与张家来往,除了上官家,几乎就没见过其他人踏进过国师府,可以说张家根本没有靠山,而且对政事了解甚少,局势更是不晓,上官的北星宫也就是一个普通再普通不过的地方了,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寄放着的持灵棍,那里有重兵把守,所以皇才不屑一个上官家,现在张家是孤立无援。

  “公子,我们去求人吧!说不定锦都城还有人愿意帮咱们。”刘伯抹着眼泪,安慰着张子楚。

  “对,我们可以求人,刘伯,我们现在就去吧!”张子楚眼睛亮了起来,两手擦净眼泪,拉着刘伯的手,强自欢喜道。

  刘伯看着一直无忧无虑的自家公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只觉得现在公子以后是一个人了,明知道求人没用,但还是说给公子听,至少要让公子心存希望。“好嘞,公子,刘伯现在就去准备东西。”准备了各种金银财宝装上马车便出门了。

  马车上,刘伯见公子一脸茫然,知道他从没心思了解过这些,“公子,我们先去周呈府吧!周呈是朝堂最大的文官职,与他并着的是司呈,两个官职的立场不同,其他都是依附两党的,然后去找灵界堂,这是个差不多中立的,再然后我们再去找和老爷有点关系的吧!”经过刘伯的大致讲解,张子楚马马虎虎懂了,灵界堂他知道,毕竟是修灵者必须知道的。

  灵界堂里全是能人异士,要知道加入灵界堂对于一个修灵者可是一种荣耀,可惜张子楚资质平平,甚至下成,而且因为祖上是张继云,几乎没人愿意收,怕教不好坏了名声,教好了也是为张家血缘打广告,本来以前有不少张家后人拜到师门了的,可是都学艺不精,自然后来渐渐的越来越多的门派不愿收,张天师幸运的师从重丘门,但张天师在里面受的白眼和欺负对重丘门是又爱又恨,反正世代世袭国师一职,不愁吃不愁穿,于是舍不得张子楚再去受那等罪,都是张天师自己教的张子楚修灵法,请的文教老师也都是请到国师府里来单独教,又被张天师和韩云儿宠着,让张子楚养成了骄傲顽皮的性子,学的也是一塌糊涂,自然,张子楚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后来结识的一群小弟。

  “张公子!我看你还是到别处去吧,我们赵周呈都说了不会见你,让你别求他,您这么尊贵,这太阳烈这呢!万一跪死在我们周呈门口,那可就晦气了!”一小厮放肆的嘲讽道。

  周呈府,张子楚在门外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他哪里受的了这等苦,又想着要救父母,咬着牙坚持着,不理会小厮的嘲讽,一旁跪着的刘伯,一边心疼着自家公子,一边祈求着周呈能接见他们,可等了两个多时辰周呈都似乎没有要见他们的意思,明白已是无望,想劝说张子楚,可又怕他伤心,欲言又止。

  张子楚那傲慢的性子何尝猜不到对方不想帮他们,可又抱着一丝希望,看着刘伯欲言又止的眼神,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想着后天就是行刑的日子,不能光在这里耗着,于是起身。

  “刘伯,我们走吧,去下个地方。”起身瞬间感觉全身软绵绵的站不稳,看着这样的公子,刘伯心里也不是滋味,忍着腿麻忙搀扶着自家公子坐上马车。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5 17:32:11
  谢谢各位看官的支持!本文比较慢热,还请各位保持耐心哦!Y(^_^)Y前段时间出去旅游拍了张非常美的照片,放这里给大家欣赏下(^_^)

  
作者:mx沫夏 时间:2017-08-15 23:47:14
  @繁华轻言 2017-08-15 17:32:11
  谢谢各位看官的支持!本文比较慢热,还请各位保持耐心哦!Y(^_^)Y前段时间出去旅游拍了张非常美的照片,放这里给大家欣赏下(^_^)
  
  -----------------------------
  很有意境~文章也写得美,故事曲折动人,引人入胜~支持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5 23:48:14
  哈哈!谢谢Y(^_^)Y晚安
作者:mx沫夏 时间:2017-08-16 23:05:05
  还没更像哪!F5都按烂了
我要评论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7 20:53:58
  第七章 再寻他人

  周呈府里,“张家小子还在外面跪着吗?”赵周呈停下手中的笔,仔细的欣赏着自己的画作,端起一旁小厮手中高高举着的托盘上的茶。

  小厮见赵周呈要喝茶,忙说到“这是皇上次赏的山雾茶,老爷请慢用。”

  “我问的是人不是茶!”赵周呈漫不经心的说。

  “张公子跪了两个多时辰,已经走了。”小厮颤颤的回到。

  赵周呈见小厮颤颤的样子,眼睛蔑视了一眼,“我很可怕吗?”看似无意的问道。

  “没,没......老爷......我没......”小厮忙放下手中的托盘,跪下,语无伦次道。

  赵周呈厌恶的别过脸,继续欣赏他的画,不理会背后小厮的回答。“下去吧!”

  小厮闻言,“是”,忙捡起地上的托盘,匆匆的告退。

  “不过是没落了的家族而已,这么多年都没出现过强者,还自不量力的去谏言,早该废了!翻不起浪的人,救了干嘛!”赵周呈拿着才画好的画,像是自语道。

  里间慢慢浮现一团浓浓的黑雾,渐渐的聚成一个人形,靠近赵周呈,抚摸着赵周呈的脸,“周呈说的是,眼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寻到持灵棍,要知道离了寒潭,除非有巫氏后人的血,持灵棍可在这世上存不了一个月。”

  “浓月,你可有线索了?”赵周呈不理会在他脸上抚摸的雾气。

  雾气一散,在屋子的另一角,出现一个妖冶的身着黑衣羽衣的男子,“没意思,还能有什么线索!我的虚体都在寒潭附近转了几次了,一点线索也没有。”浓月抱怨道,说着抢过赵周呈手中的画。

  “这画画的不错!可惜这树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浓月一览手中的画。

  “有缺才有余,太过完美了也不见的好,拿去送到太渊书屋裱了吧!”赵周呈意味深长的说道,说完背过手,悠哉悠哉的出了书房。

  走在去李司呈的路上,车轱辘嘈嘈的响着,天色也渐渐黑了起来,路旁的行人也渐渐少了起来,倒是一些铺面关了一部分又开了一部分,甚至有些人家把灯都准备出来了,只是差个时机点燃罢了。

  “公子,别气馁,李司呈和赵周呈经常意见不同,说不准愿意帮咱们。”刘伯鼓励的说道。

  “嗯”,张子楚淡淡地应道。

  很快便到了李司呈府邸面前,李司呈的府邸看着比赵周呈的府邸简陋的太多了,张子楚有点诧异正考虑还要不要进去,毕竟看着没什么优势。

  刘伯看出自家公子的惊奇,也仔细看了看李司呈的府邸,很快便看出了端倪,提醒到自家公子,“公子,你可别小看了这府邸,看着简陋,这些木头确是上上之品,还记得我们府里的床用的什么木材吗?那可是金竹溪山木,现在是按重量计价,每斤价值十个蓝星币,再加上这些精湛的雕工,怕是比赵周呈府邸还要奢华,虽看似简陋,却更显大家风范啊!”说完刘伯眼底也显出尊敬之心。

  “哼!欲盖弥彰,一个屋子都有这么多弯弯肠子,说明此人心机之深!”谁知张子楚竟然不屑一顾,不想一语中的,很多有城府的人都没看出来的,却被毫无心机的少年看出来了,当然,这是后话。

  刘伯见此也无奈,提醒道“公子,咱们去请见吧!”

  随即张子楚又沉默了一阵,“走吧!”眼底显出坚强,说着向守门的侍卫走去。
楼主繁华轻言 时间:2017-08-17 20:58:36
  不好意思,楼楼上班,明天发福利,更三章
作者:mx沫夏 时间:2017-08-17 23:31:38
  哇塞!终于更新了~支持!
作者:mx沫夏 时间:2017-08-17 23:32:04
  等着亲的福利哦O(∩_∩)O哈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